不配3 by 水阡墨

时间: 2019-12-19 02:32:42

【不配3 by 水阡墨】小说在线阅读

不配3 by 水阡墨

   《不配3》作者:水阡墨【完结+番外】

  【文案】

  信念是一剂良药,术后的白惜言一天天好起来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爱的姑娘苗桐。她命令他:活下来,重新追求我。

  他们不惧艰辛,也不奢望祝福。只是变幻莫测的世事让这份爱依然备受折磨,他的对手在暗处伺机而动;而她收养的弟弟,似乎又在复制她和她的故事。

  遍体鳞伤的他们,坚持勇敢地前行着。

  不管前方有多少的艰难险阻,即使赌上这辈子所有的运气,我们也一定要走到一起。

  我要我们好好的,我要我们在一起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一章:她的声音

  【虽然只能勉强看出一个身形,可那身形他如此熟悉,闭着眼都能描绘出来。那是他的姑娘,他的苗桐。】

  1

  2号病房的病人是护士们公认的最省心最听话的病人。

  他是二进宫的换肾手术,术后的排斥反应很剧烈,从上海转回b市的医院时还伴有并发症的白内障。

  护士们见过的重症病人多了,这种情况下能活下来的是少数,在死神面前人都是平等的。她们虽然不说,但是心里并不认为他能挺过去。

  那些零碎的苦头在一点点蚕食着人的意志力,承受这些痛苦并不比死要好受,没有求生欲的人是无法战胜的。可他却在主治大夫都不看好的情况下,一天天好起来了。

  事实上,如今的他并不像个病人,虽然人瘦了些,可下巴光洁,眉目干净明亮,不带一丝病容,硬是把病号服穿出了燕尾服的质感。他是整个病区最好看的病人,小护士们只喜欢他的脸和笑容,并不在意那些关于他的满天飞的花边新闻。、

  白惜言一只手扶着墙壁,走到隔壁的病房门口敲了敲:“月姐,可以进来吗?”

  此时刚过了主治医生查房的时间,每天这个时候,白惜言都会过来跟卓月聊聊天。

  卓月住进来已经有小半个月了,倒也不是大病。半年前她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孩子完全是在意料之外的,可孩子来了,他们夫妻也就坦然接受了。

  她人到中年没想到又做高龄产妇,平日里已经很注意保养身体,可报社里她作为总编也是工作繁重,直到半月前突然有了小产的征兆。送到医院里一检查,不仅血压过高,血糖也高。她的丈夫乔云是康乐医院的医生,索性就把她关在医院的特殊病房里专心养胎。

  “惜言吗?进来。”卓月说。

  他扶着门进去,小套间沙发的位置他已经非常熟悉,闻着屋中鸡汤的香味,笑道:“姐夫过来了?”

  “把汤拿过来就去巡房了。你今天看起来精神不错啊,什么事这么高兴?”

  “哦,过两天我就出院了。其实早就能出院了,是我大姐不放心,这一个月住的实在是冤枉。”

  “那眼睛手术呢?”

  “要再过一段时间。”

  因为眼睛看不见什么东西,所以耳朵就格外的灵敏,白惜言突然听到细微的玻璃杯磕在大理石飘窗上的声音。他没想到屋里有人,一顿,转头朝窗口看去,隐约只有一点光亮,勉强看出个人形。

  “你有客人?”

  卓月笑道:“哦,是社里的实习生来给我送文件。”

  白惜言闻言,冲着那点光源里的人影微微颔首,而后站起身:“既然你有事,那我下午再来看你。”

  “好的。惜言,提些鸡汤回去,乔云做了你的。”

  白惜言没拒绝,提着鸡汤回了自己的病房,把门一关上,他脸上那刻意维持的平和就崩裂殆尽了。他呼吸急促眼前晕眩,把全身的力量都卸到背后的门板上。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卓月才不会留一个小实习生在屋子里听他们谈话。虽然只能勉强看出一个身形,可那身形他如此熟悉,闭着眼睛都能描绘出来。那是他的姑娘,他的苗桐。而此时一墙之隔的苗桐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几乎已经失语。她不知道从何问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久久地站在窗边,及腰的长发垂在手边,阳光明晃晃地落在她的眼睫上,她的眼眶已经红透了。

  “他的眼睛是术后并发症,做手术就可以好的。”卓月觉得很抱歉,讪讪地说,“惜言他不让我们告诉你,想着等你从国外进修完回来,他的眼睛手术早就做好了。”

  苗桐这趟回来时因为工作,她在国外跟的教授要来中国开个交流会议,因为她是中国学生,就让她做翻译和向导工作。

  她得知消息很仓促,也不确定能不能时间来看白惜言,所以没通知他。总比他知道她要回来,却最终没能见到面要好。

  回国后飞机一落地便是暴雨,许多参加会议的人误机无法及时赶到,主办方临时决定推迟一日。有主办方的接待人员招待教授去当地博物馆,苗桐这才得闲跑出来探望病人。然后她在卓月这里连一杯水都没有喝完,就见到了白惜言,可白惜言并没有看到她。

  却不知他的眼睛雾茫茫地望过去,眼睛没有看到她,可心里已经看到了她。

  “你刚说是实习生,他才不会信。”

  “是啊,眼盲心不盲。”卓月笑了,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小徒弟,“你们啊,太聪明了有什么好,叫人这么难做。”

  “我本想在这里喝口水就去看他的,现在倒不知道怎么过去了。他一定在想,我回来不告诉他,是不想见他。聪明过头了就变成了傻。”

  卓月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赶人:“好了好了,孝心到了,赶快去隔壁安慰你那玻璃心的小哥哥。”

  而此时一墙之隔的苗桐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几乎已经失语。她不知道从何问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久久地站在窗边,及腰的长发垂在手边,阳光明晃晃地落在她的眼睫上,她的眼眶已经红透了。

  “他的眼睛是术后并发症,做手术就可以好的。”卓月觉得很抱歉,讪讪地说,“惜言他不让我们告诉你,想着等你从国外进修完回来,他的眼睛手术早就做好了。”

  苗桐这趟回来时因为工作,她在国外跟的教授要来中国开个交流会议,因为她是中国学生,就让她做翻译和向导工作。

  她得知消息很仓促,也不确定能不能时间来看白惜言,所以没通知他。总比他知道她要回来,却最终没能见到面要好。

  回国后飞机一落地便是暴雨,许多参加会议的人误机无法及时赶到,主办方临时决定推迟一日。有主办方的接待人员招待教授去当地博物馆,苗桐这才得闲跑出来探望病人。然后她在卓月这里连一杯水都没有喝完,就见到了白惜言,可白惜言并没有看到她。

  却不知他的眼睛雾茫茫地望过去,眼睛没有看到她,可心里已经看到了她。

  “你刚说是实习生,他才不会信。”

  “是啊,眼盲心不盲。”卓月笑了,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小徒弟,“你们啊,太聪明了有什么好,叫人这么难做。”

  “我本想在这里喝口水就去看他的,现在倒不知道怎么过去了。他一定在想,我回来不告诉他,是不想见他。聪明过头了就变成了傻。”

  卓月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赶人:“好了好了,孝心到了,赶快去隔壁安慰你那玻璃心的小哥哥。”

  他手术后两人就没见过面,可电话倒没断过联系。她去国外学校报道时他还没脱离安全期,走到重症监护室的病床前命令他:活下来,重新追求我。他没睁眼,却听见了,带着氧气面罩很轻很轻地点了头。

  苗桐在他的门外轻声叹了口气,敲了敲门。里面隔了几秒,才传来白惜言略低沉的声音:"请进。"

  她推门进去,屋子里没有消毒水的气味,是水果和鲜花天然的清香。他陷进沙发里,正望着窗外出神。看着窗外放空是他的习惯,其实除了薄弱的光亮,他根本看不到外头那树婆娑的绿海。

  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他抓住那只手,无奈一笑:"还不至于瞎到这个地步。"

  苗桐心里一酸,半跪着抱住他的腰,毫不吝啬这个拥抱:"刚才就认出来啦?那为什么不认我?"

  她真厉害,现在倒学会倒打一耙了。白惜言可不上她的当,微微推开她,摇头:"我眼睛不好,你眼睛却是好的,你都不认我,我怎么认你?"

  “生气了?”

  白惜言不说话。他怎么生气,他现在是追着人跑,哪有生气的资格?

  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苗桐看他干干净净的下巴和唇角,凑上去在嘴边印下礼节般的吻:“你都不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眼睛有并发症,我吓坏了。而且这次我回来是陪着教授来开会的,怕找不到时间出来会让你失望。”顿了顿又说,“我只有半天的假,两个小时后就要走了。”

  以前的苗桐是个够聪明够世故的姑娘,可是偏偏在他面前嘴巴笨。以前只有逼得太紧了,她才会说实话,像这样柔软得像一朵飘香四溢的花朵般耐心地跟他解释,是想也不能想的。

  她越来越成熟了,破茧成蝶,羽翼丰满。他合上手掌怕会握碎了她美丽的翅膀,可不握紧的话,不知道她何时要飞走了。

  “刚来了就要走。”白惜言攥紧了她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才两个小时,这怎么够?”

  是不够啊,满打满算半天的假,还带着来回路上耽误的时间。

  本以为看他一眼,知道他好好的,就能安心在国外把那半年的书读完。可这次见了他,心事又沉重了几分:眼睛看不到东西,就无法阅读,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自理。他说得轻巧,“不过是暂时的”,可即使是暂时,苗桐也无法想象他如何能忍受眼睛看不见东西这件事。

  这一面见得像打仗一样,话都没说到两句,就匆匆告别了。

  一直到苗桐回校,白惜言都没有再见到她,只接到她上飞机前打来的匆忙忙的电话。

  2

  大部分时间,白惜言分不太清白天和黑夜,好在每日医生来查房的时间是固定的,他便以此来判断大概的时间。

  一般来说眼睛看不到的人,都非常的无助和孤单,可白惜言却嫌烦,不让任何人来陪着。他的大姐白素拗不过他的脾气,可还是好奇他一个人怎么度过。有次她悄悄地站在病房门口观察弟弟,发现他一整天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

  白素觉得这样下去,自己弟弟非闷出神经病不可,于是没事就带着年幼的白夏生来医院里看他。夏生现在还是不会开口叫他爸爸,而白惜言也不勉强他,实际上孩子跟他并不亲。小孩子总是最柔软而敏感的,他清晰地感知到大人的亲切与淡漠。

  一只小手放在他的膝盖上,白惜言下意识的覆盖上去。柔软的的小手,在他的掌心里像一个小小的星球,而小星球握着一颗糖,放在他手心里。

  “苦。”夏生的声音像糯米糖,”给你。“

  白惜言握着糖,有些好奇:“糖怎么会苦?”

  夏生把他的手掌合上,表示不会要回来,认真地说:“甜的!”他现在说话还不能连贯成完整的句子。

  白惜言被他左一个苦右一个甜的弄的晕头转向,正纳闷着。白素看到小侄子急得眉毛都皱在一起,笑呵呵地替他解释:“他前两天感冒吃了药,保姆都拿一颗糖给他吃,嘴巴就不苦了。”

  白惜言握着那颗糖,心中叹息着,嘴角却扬起来了。他喜欢这个孩子。

  这个画面被白素收进了相机里。仗着白惜言看不见,他拍了不少父子在一起的照片。

  之前白惜言很抗拒夏生的存在,如今虽然不抗拒,却也失去了最初建立亲密感情的机会。为人父母的兴奋与害羞,他没有过,想起来也是一桩憾事。

  白素想得倒是简单,小孩子长得太快,不想等他长大了连和父亲的合影都没有。

  白素悄悄把相机收到包里,看他们亲昵,也觉得非常愉快,笑道:“都说男孩儿会长得像妈妈,以前我不信这个,我儿子就不像我。可夏生现在越长越像小桐了,说起来小桐的基因也太霸道,尤其是眼睛,带出去都没法作假。”

  “像她最好。”白惜言补充一句,“她长得好看。”

  白素失笑了,真是傻弟弟,虽然说苗桐也漂亮,但比起外貌自然是他更出色一些。可弟弟情人眼里出西施,自然觉得苗桐哪里都好,在这个话题上跟他争论根本没有胜算。

  “对了,你二姐离婚了。”

  白惜言一愣,不知道接什么话好。

  若不是白素把拿去做试管的换成苗桐的,那么现在二姐白敏多半还在努力促成他和朱玉珂的婚事,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就算是名存实亡的婚

  姻,也要给赵家一个妥当的交代。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又不肯低头同本家道歉,最后闹个离婚的下场也不算亏。

  “以后她的事情不用告诉我。”白惜言把勺子放下,拿起手边的餐巾擦了擦嘴角,“我饱了。“

  “惜言……”白素规劝道,“她毕竟是你二姐。”

  “我不是圣父。”白惜言的眼睛雾茫茫的,没有焦距,“大姐,你也不是圣母。”

  并不是说出于“好意”就可以理所应当地伤害别人,就算是亲人也不行。

  人活于世,儿时依靠父母,长大后就只有靠自己,再亲近的人也无法用你的心去思考你所想、用你的脚去走安排好的路。

  人本身就是孤独的、自私的个体。

  以往眼睛好用的时候,他自以为什么都看的清楚,不过是盲人摸象。如今眼睛看不见这个世界,能在黑暗和孤独中思考,反而每个毛孔都敏感地睁开了眼睛,真正地看见了这个现实的世界。

  弟弟的反应在白素的意料之中,可她还是难过了,怔怔地又重复了一句:“她毕竟是你二姐……你是没见到她那个样子……”

  白家姐妹都保养得好,白敏性子又开朗泼辣,四十多岁的人一点都不显年纪,活脱脱就是一个王熙凤。可前几天她只收拾了简单的行李从上海过来,好似那些岁月一下子重新长回了她身上,干瘪且憔悴,却强忍着。

  白素停了一会儿,这才叹气:“算了,你不爱听,我就不说了。”

  白惜言一味沉默着,半搂着夏生摸索着往他的嘴巴里塞水果,一句搭话的意思都没有。

  他已经铁了心,要自私,为自己。

  一个周五的下午,他照常被护士带去医院后头的绿地晒太阳,说是有助于身体合成维生素d,还能天然杀毒。

  他过两天就要出院了,小护士准备了礼物给他。他握在手里是一个球,很轻,塑料的,大概是超市里十块钱的一个小玩具。

  小护士倒也没觉得礼物轻,反正白先生什么买不起呢,也就是一个心意。

  “那天有几个住院的孩子在绿地上玩这种球,其实医院里的便利店就有卖,八块钱一个,可夏生看到了,站在这里好久没走。白素姐姐好像没注意,所以你带回家给他玩吧,他会喜欢的。”

  “你对小孩子倒是有耐心。”

  “其实我想当幼师,可我妈不准我给人看孩子,非要我考护理专业。”

  白惜言一下一下地抛着球,却精准地重新握住,笑着说:“我原来啊,也想着当画家,到处流浪的那种,我妈倒是同意了,我最后还不是经商去了。”

  小护士捂着嘴,笑着肩膀一抽一抽的:“行了,我走了,护士站的姐姐们说不能跟白先生你说太久的话,会怀孕的。”

  “……”

  “你放心,怀孕了我就生下来!”小护士完毕,捂着脸哈哈笑着跑了。

  白惜言哑然失笑,手一抖,塑料球从手中滚落出去。他忙伸出手四下摸索,触之所及,却摸到了别人的脚。他忙收回手,气定神闲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不见,能帮我捡一下我的球吗?”

  对面的人一言不发,可也没有走掉的声音,白惜言疑惑地皱起眉,只听到粗重的喘息声。

  半晌,白惜言听到一个熟悉的带着哭腔的细腻女声——

  “惜言……你的眼睛……怎么回事啊?!”

  没想到在医院里住了半年,临出院了反而碰上了故人。

  白惜言自然记得她的声音,毕竟他们也曾相爱那么多年,微微一笑:“瑞莎,你怎么在这里?”

【不配3 by 水阡墨】(本页完)

《不配3 by 水阡墨》上一篇

(美综同人)三大真人秀 by 岁寒三友--预览

  《(美综同人)三大真人秀》作者:岁寒三友

  文案

  CP:亚力克x 泰勒。

  标题的三大真人秀指的是:老大哥,极速前进和幸存者,老大哥已完结,极速前进更新中。

  全员原创人物,没有看过的也可以看。

  因为参加老大哥这类关于欺骗和背叛的游戏相识的泰勒和亚力克,从互不信任到互相吸引,最后携手共创辉煌。

  内容标签:英美剧 强强 天作之合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泰勒,亚力克┃ 配角:其他人 ┃ 其它:幸存者,极速前进,老大哥,真人秀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老大哥1

  “全新的房间,全新的变数,保证让所有人今夏都不得安宁。”

  “欢迎收看老大哥的两晚首播,我是主持人,朱莉陈。”

  朱莉陈穿着蓝色的裙子在演播厅对面前的镜头和观众说到,“这将是前所未有的一个夏季,房客们将在老大哥的屋子里度过他们的夏天,最后的胜利者将得到 50 万美元的奖金。”

  “但首先,先来介绍一下我们的房客们。”

  随着朱莉陈的话,镜头转向了屏幕。

  “哇,老大哥钥匙!”先是熟悉的尖叫,然后镜头中才出现了一个年轻女性。

  Vcr1:

  “我叫莎拉,今年 27 岁,我是一名摄影师,我热爱摄影,也热爱大自然,这绝对对我的老大哥之旅会有所帮助。”

  “我热爱锻炼,闲暇的时候我会喜欢打排球,在高中时我是排球队的一员,我可不像看上去的这么柔弱。如果他们低估我,那他们可就完了。”

  莎拉是一个棕色长发的女性,她在 vcr 的最后挥手向自己的朋友们告了别。

  Vcr2:“我的名字叫做妮可,今年 19 岁,我是一名模特儿,也是去年的加州小姐,很多人都觉得金发等于无脑,那他们恐怕就错的离谱了。”

  “我会夺冠,拿到 50 万美元的奖金的,必要的时候,我也不介意利用我的美貌。”

  在最后放了一下她参加加州小姐评选的照片之后,她坐上了车。

  “wow,我要参加老大哥了!”

  Vcr3:

  “我叫马特,我是一个运动员,冬奥会滑冰的银牌得主,虽然老大哥是一个讲究策略的游戏,但是健壮的体能也是不可或缺的。”

  “我绝对有资格赢得老大哥,拿回这五十万的,绝对。”

  Vcr4:

  “我叫安雅,今年 45 岁,看不出来吧,我是一名整容医生,哦,虽然我的脸也适当地动过刀子,但是胸可是真的。”

  “我跟形形□□的人都打过交道,我能一眼看出他们有没有整过容,当然也能看出他们是否对我撒谎了。50 万美元,毫无疑问是我的了。”

  Vcr5:

  “我叫泰勒,今年 27 岁,是一名律师。我是门萨的成员,拥有着高智商,我在大学辅修的是心理学,这让我能够轻易地看穿别人。”

  “最让我为难的大概是我有的时候我更喜欢低调吧,这可能对我的比赛造成困难,也有可能会是我的大帮手。”

  Vcr6:

  “我叫温蒂,作为一个华裔,父母从小希望我将来可以从事医生或者律师这种超高收入的工作,但遗憾的是,这并不是我热爱的。”

  “我是一名小学的数学老师,我热爱数学,也喜欢孩子,我觉得我拥有很好的和人交际的能力,这能帮我赢得五十万的,我保证。”

  Vcr7:

  “我叫贝纳特,很多人可能会被我的外形吓到,觉得我可能是一个拳击教练,其实并不是。”

  “我是一个说唱歌手,我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儿,如果赢得老大哥的这 50 万美元的话,相信对我们将会有很大的帮助。我会为了她赢的。”

  Vcr8:

  “我叫辛西娅,我绝对是一个乡村女孩,在半年前才刚刚来到城市里,但我已经很好的能够适应这里。”

  “如果让那些城市里的人来到我住的小镇的话,他们绝对半年内无法适应的。我所居住的小镇很美,你可以看见到处都是鹿,绝对比人更多,因为小镇上只有 100 多个人,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而老大哥的屋子里只有不到20 个人,我的应付好他们,绝对的。”

  【场景切换:演播厅】

  “欢迎,各位房客,欢迎来到老大哥。”朱莉陈对着面前的八位房客说到。

  “你好,朱莉。”大家异口同声地和主持人说到。

  “我知道你们互相之间都还有很多话想说,但是在进入房间之前,你们不能互相交流。”朱莉陈说道,“欢迎来到我们所说的史上最疯狂暑假,有疯狂,有挑战,还有,荧幕恋情。只要你能够获得最终的胜利,你就能够拿到五十万美元的奖金。现在,你们准备好这一切了吗?”

  “是的,当然。”

  “现在,我叫宣布第一批进入房间的房客。”

  “温蒂。”

  站在前排的华裔女孩在被叫到的时候看上去吃了一惊,张大了嘴。

  “贝纳特。”

  “泰勒。”

  “安雅。”

  在朱莉陈报完四个名字的时候,被叫到的人很兴奋地走进了房间。

  “哇,这是老大哥的屋子,我从没有想过我能到这儿来。”贝纳特大声地叫了一声,然后用洪亮的嗓门来表示出了自己的惊喜。

  【温蒂(数学老师):贝纳特的尖叫似乎太响了一点,我能够理解他的兴奋,但他在我旁边说话的时候,真的快要震碎我的耳膜了,我最吵闹的孩子都没有他这么吵闹。】

  仅仅在第一批房客们刚刚互相拥抱了之后,在房间外的演播厅,朱莉陈又叫了后面四个人一起进入了房间。

  “这意味着,辛西娅,莎拉,妮可,马特你们可以进入房间了。”

  “哇!”等到后面四个人进来的时候,熟悉的惊叫声又出现了。

  【莎拉(摄影师):我一进屋就被叫声吓了一跳,天哪,如果有人在我所住的公寓对面这样叫的话,我一定会怪他扰民的。】

  【泰勒(律师):屋子里还没有人,这是件好事,至少这代表我们是第一批进来的,让我们拥有更多的交流时间,但我也同时很担心,后面来的八个人有没有可能会是全明星,我可不想和已经来比过一次的人在做决斗。顺便说一句,现在是五女三男,希望下一批是五男三女,保持男女人数平衡吧。】

  安雅:“嗨,你叫什么?”

  “我叫泰勒,你呢?”

  “安雅。”

  【安雅(整容医生):这屋子里不少人长了一副好长相,马特当然也很帅,但主要是身材加了分,只论脸蛋的话,泰勒,他真是太帅气了,我真想让他做我们整容医院的形象代表。】

  “现在还只有八个人,肯定还有八个人没有来,我们作为先来的应不应该先结一个盟?”贝纳特先提出了意见。

  “当然。”

  【辛西娅(小镇女孩):八人联盟,这个联盟太大了一些,不会有人真的把它当真的,因为它很快自己就会土崩瓦解的。】

  【马特(运动员):我能够看出贝纳特迫不及待的想要当老大,但他不会如愿的,他看上去健壮且无脑,这儿已经有我一个足够健壮的了。】

  妮可问了一句“嗨,朋友们,你们都看过房间了吗?”

  泰勒回答道:“不,还没有,你们进来的太快了。”

  【妮可(模特):在屋外我就注意到泰勒的脸了,他长了一张很讨人喜欢的脸,让人看了一眼就能爱上,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这是老大哥,如果有一个选手人人都喜欢的话,那他应该趁早被赶走,希望大家都能认识到这一点。】

  辛西娅:“我们应该先去看一下整个房子,天哪,我还是不敢相信,我居然在老大哥的房子里面了。”

  【辛西娅(小镇女孩):我真的不敢相信,我在老大哥的房间里面,我真是太兴奋了,我真的好奇,为什么有的人进来可以那么冷静?马特他甚至没有表现出一点他激动的心情。】

  “嘿,我就睡这张床了。”贝纳特把自己的东西扔到了一张床上。

  【温蒂(数学老师):难以想象,贝纳特将竟然挑选了一个粉红色的床!我是说他长得,你懂的,像猩猩或者熊一样,但他挑了一个粉红色的床,粉红色的!】

  “喔哦!”

  作者有话要说:

  【】中内容代表单独对摄像机的独白。

  《老大哥》是社会实验类的游戏真人秀,一群陌生人以”室友“身份住进一间布满了摄像机及麦克风的屋子,他们一周7天,一天24小时,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将被记录下来剪辑处理之后在电视上播出。选手们在比赛时间内将进行提名,竞赛,投票,淘汰。最终留下来的人将赢得大奖。

  记不住人名没有关系,淘汰几个就能记熟了。

  本章出场人物:

  朱莉陈:节目主持人。

  莎拉:年轻女摄影师。

  妮可:金□□亮模特儿。

  马特:运动员。

  安雅:整容医生。

  泰勒:高智商律师。

  温蒂:华裔数学老师。

  贝纳特:黑人说唱歌手。

  辛西娅:小镇女孩。

  第2章 老大哥2

  进入老大哥的房间的热情还没有完全散尽,但在大家都逛了一圈屋子之后,就又重新坐会了客厅。

  “乘着他们还没来,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泰勒提议。

  “他们还没来?你的意思是还有其他人,你这么确定人数一定会多于八个吗?”贝纳特接着说到。

  【辛西娅(小镇女孩):真难以置信,贝纳特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你能想象吗?我们在老大哥,现在只有八个人,他居然会问出人数一定多于八个吗这个问题,这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来之前一集老大哥也没有看过了。】

  “当然,我以为这是常识?”辛西娅坐到沙发上说道,“先由我来吧,我叫辛西娅,来自田纳西州的小镇,目前还是学生。”

  【莎拉(摄影师):辛西娅看上去就像是小镇姑娘,阳光温暖单纯,希望她是她看上去的那样,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应该是一个盟友的好选择。】

  “我叫妮可,是一名模特。”妮可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摆了一个好看的 pose,然后再坐下去。

  【贝纳特(说唱歌手):妮可长得太美了,这就是我心目中女朋友的样子。】

  “我叫泰勒,是一名小学老师。”

  【泰勒(律师):我并不想告诉他们我是一名律师,万一他们觉得我善于诡辩就不好了,小学老师,这听上去很亲切不是吗?】

  “哎,你是教什么的?”温蒂问了一句。

  “我是教西语的。”泰勒回答到,然后用西班牙语说了一遍。

  【泰勒:我精通各种语言,除了中文,这真的是太难了,到现在我以前学的中文只记得:“你好(中文)”意味着“你好”,“观看(滚开)”是“滚”的意思,好吧,当然我会的不止这些,我还会“肉”,这是我在中餐厅点菜的时候除了图片最需要在意的字了。】

  【温蒂(数学老师):我很好奇,泰勒真的是一名小学老师吗?或许和他结盟,不是个坏主意,我们可以组一个小学老师队。】

  【妮可(模特):泰勒英俊帅气,毫无疑问,他是我的菜。上天真是造孽,我为什么就没有碰上这么帅气的小学老师。】

  “我叫贝纳特,我是一名说唱歌手。”贝纳特现场表现了一下自己的 rap。

  【马特(运动员):(模仿贝纳特)不不不,这个我真的不行,我很少会认输,但我不得不承认这是他的种族天赋。】

  “我以为你会是拳击手或者摔跤手之类的,你看上去非常威猛啊。”妮可说道。

  “哈哈,我习惯了。”贝纳特说,“我经常被错认,有时候甚至会被叫另一个拳击手的名字,因为我的肌肉和他的很像。”

  【贝纳特(说唱歌手而不是拳击手):妮可说我非常威猛,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和他也有可能?】

  “我叫莎拉,摄影师。”

  【温蒂(数学老师):莎拉很文静,在来了之后几乎没说过几句话,也许她是一个好的盟友,但或许,她在酝酿什么坏主意也不一定。】

  “温蒂,数学老师。”

  “你看上去像是亚洲人,你是吗?”泰勒问道,“中国人?”

  “是的,我是华裔。”温蒂回答到。

  【泰勒(律师):我有一个高中同学,他就是华裔,数学,哦棒极了,我一直很好奇他究竟是怎么做到次次都能考满分的。】

  【安雅(整容医生):温蒂的脸,我很难说,她看上去并不像我认识的其他亚裔,她是双眼皮,没有雀斑,而且她长得很高。】

  【妮可(模特):又是一个老师,我觉得她可能会是泰勒的盟友,毫无疑问,泰勒必须第一个离开,如果干不掉他,那干掉温蒂也不是一个坏主意。】

  “我叫安雅,今年 45 岁了,我是一名整容医生。”

  【妮可(模特):45?!这太让人吃惊了,真的吗?不过她是整容医生,也许给自己动过了刀子,也说不准。】

  “嘿,你多大?”泰勒问了一下温蒂。

  “我今年 35 岁。”温蒂马上回答。

  【泰勒(律师):中国人一直都是我最敬佩的,绝对是,他们学习最困难的语言,拥有着可怕的数学水平,而且,还长了一副不会老的模样,太可怕了。】

  “我叫马特,是运动员。”

  【辛西娅(小镇女孩):从马特一进来的时候,我就有观察马特,他看上去格外的眼熟,现在我能够确定了,马特就是我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冬奥会滑雪亚军得主了。】

  【房间外,演播厅中】

  “屋子里面的房客们都在互相了解,而现在,也是时候让我们了解后面八位选手了。”朱莉陈对着镜头说道,然后镜头再次从朱莉陈的身上转到了大屏幕上。

  Vcr9:

  “我们不在乎你会不会赢,但你一定不要受委屈。”先进入摄像头的是一位中年略显肥胖的妇女。

  “我叫苏珊,我非常勤学,现在还在读研究生。我有很多爱好,但绝大多数的都不被我母亲允许在内。她是一位单亲妈妈,一个人将我抚养长大,她虽然很辛苦,但偶尔,我也觉得她是不是管的太多了一些?是不是应该给我更多的自主权?”

  “参加老大哥绝对是我能够独立自主的好办法,如果能拿回五十万美元,能够很好地改善我家庭的生活质量。”

  vcr10:

  “要离开你两个多月了,我可真舍不得啊。”一个女人对着自己的狗说道。

  镜头没有给别人,但是听到旁边有人在说:“哦,得了吧,你从来不照顾你的狗,都是我在照顾。”

  “我叫丹妮斯,我是一名赛车手。人们往往认为女人不会是当司机的好料,更不要说是一个好的赛车手了。”

  “我当赛车手了后很多男性朋友都吃了一惊,他们会惊讶,啊,丹妮斯去做赛车手啦?哦,是丹妮斯那就没问题啊。”

  “我当然觉得我能够赢老大哥,我可以赢,也值得赢,如果说,对于比赛我唯一的阻碍恐怕就是我不是单身了,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她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荧幕情侣,可惜啦。”

  vcr11:

  “我叫查理,是哈佛大学的研究生。”

  “虽然很多人听到我的学校都会下意识地认为哇,那你是个天

《不配3 by 水阡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不配3 by 水阡墨》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