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座少女 by 水阡墨

时间: 2019-12-19 00:32:42

【小熊座少女 by 水阡墨】小说在线阅读

小熊座少女 by 水阡墨

   《小熊座少女》作者:水阡墨【完结】

  我来到这个世界上,走走停停,寻寻觅觅,就是为了和你相遇。

  「1」

  窗外的雾气还没有散尽,不远处的梧桐树叶仿佛生长在仙境中。正是浓夏,这样的晨雾已经许久不见。父母在楼下说话的声音很轻,来来去去不过是关于女儿自立门户的问题。春绯索性将行李搬到楼下。

  她一声不吭地坐下将盘子里的蛋黄和蛋白剥离。这样的时候,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似乎说再多都是无力的。

  “吃过饭需要你爸送你过去吗?”

  “不用了,苏镜希会带搬家公司过来。”

  “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懂事。”父亲忍不住责备她,“镜希周末不是要陪他爸妈去上海玩吗?”

  “是哥让他来的。”

  “你跟你哥说搬家的事情了?”母亲一愣,眉宇里随即凝聚起怒气,“你哥在上海比赛,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打电话。电话费不要钱的是吧,整个家就你事多,没点眼色!”

  “你别骂她了,春绯这孩子呆里呆气的,都是被你骂的。”

  “哼,女儿跟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不呆才怪!纯渊长得随我,要是两个孩子都像你,我真是没指望了。”

  父亲不再说话,好像女儿长得像自己也是件天理不容的事。饭桌上只有牙齿与牙齿碰撞的声音,偶尔飘过来母亲发牢骚似的话,又挑食啊你。

  春绯咬了咬嘴唇,觉得今天的早餐真的难以下咽。她从来都不知道苏镜希周末是要去上海的,她也从来没关心过。因为哥哥从来都不会告诉她这些事情,只是尽心尽力的替她安排好生活。虽然那些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

  安阳家住在市中心,学校却在郊区,是所私立的贵族学校。自从她念小学开始,父亲都风雨无阻地开着车接送她上学。春绯一直等待这一天,可以完全脱离每天坐车的苦恼。

  但是真正等待到这一天的时候,她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2」

  这是夏天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时候。

  可以用毒辣来形容的太阳。春绯掐着腰站在大太阳底下,指挥搬家公司的师傅们将行李搬进香海公寓。她觉得自己肯定快要融化了,否则不会两腿发软。

  苏镜希在树荫下拿着冰棍打趣地喊她:“老板,你不热啊?”

  就是在那一瞬间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离她而去。尾音伴随着枝头的蝉鸣,在耳际变成长长的忙音。春绯直直地倒在地上,头脑勺和地砖碰撞的声音吓得苏镜魂飞魄散。

  果然是离这个麻烦精越远越好。

  总有一天会被她害死。

  苏镜希背着面色惨白的春绯走到附近的卫生室时,发现卫生室横七竖八地躺着三四个灵魂出窍的人。戴眼睛的护士见怪不怪地向配药室喊:“小张,挂个盐水,又来个昏过去的。”然后指着空床位对怔在门口的男生说,“把你女朋友放那张床上,往手心额头还有关节处擦酒精。”

  她不是我女朋友!

  还没等苏镜希将这句话说出口,护士又旋风般地卷进配药室。他自嘲地咧咧嘴,认命地为大小姐尽心尽力地擦酒精。

  酒精球划过她因为痛苦而紧皱的眉,苏镜希的思维有一瞬间的断开。认识她多少年了。四年,还是五年,或许更久。从没见过这么要强的孩子,即使在大太阳底下晒得要昏过去,也不肯开口请让他帮忙。

  “苏镜希——”

  “麻烦精啊,你真吓人。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个恋妹狂不把我的皮扒下来才怪。”

  她本来要说的话却在那一瞬间变成盛怒,于是春绯毫不客气地将脸转到一边说:“哎,我记得你会做饭啊。我晚上想吃葱烧鲫鱼,不要煎得太老。还有佳期学园后面聚德忠卖的老面馒头配外婆菜。”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麻烦精,你这个挑食鬼,我祝你十年内没有人追。”苏镜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难看到连嘴角都在抽动。

  “没事,说不定我没人要的话,我哥就会逼着你娶我,你一向都很听我哥的话嘛。”

  苏镜希目瞪口呆,春绯得意地看着他。许久,还是男生败下阵来,翻着白眼往外走。春绯的笑容就那么凝结在脸上。她刚才本来想说,对不起,谢谢你。但是这样一个避她如蛇蝎的人,也没有必要吧。

  “哎呀,你鼓针了!”护士吓了一跳。

  “啊?”春绯也吓了一大跳,低头发现手背已经像半块馒头。护士惊奇地问她:“你没有神经的吗,不觉得疼吗?”

  “嗯,是很疼,刚才没注意。”她老实地说。

  “你刚才在跟你男朋友吵架吧。我跟你说,你现在年纪小,喜欢看帅哥。但是长的好看的男人大多花心,你想想以后大家都死了变成骷髅,那不都一样吓人。”

  “你男朋友——”

  “我没男朋友。哎,追我的那些都长得太丑了,影响食欲。”

  “死了变成骷髅,不都一样——”春绯笑起来,原来这个世界上口是心非的人,不止她一个呢。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3」

  薄薄的光线在飘窗前慢慢地收紧,抓着窗沿,变成模糊的油彩。春绯从床上坐起来有瞬间的恍惚,以后真的要一个人生活了啊。明显感觉到嘴角的弧度在慢慢的上翘,变成月亮的形状。

  她不可抑止地想到重生这个词。

  墙上火影忍者的挂历,离勾了红色圆圈的九月一日,还有四天。

  春绯从未这样期待过开学,往日每次佳期学园的开学日,都是春绯的噩梦。这就意味着,从今以后的半年里,她每天上下学都要有一个半小时在车里度过。运气不好的话,遇见塞车,还会被老师罚站。

  然而那都即将成为过去。

  母亲早上打电话来叮嘱,你哥钢琴比赛回来就去看你,这期间不要打电话给他。还有这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已经打卡里了,不会赚钱就省着点花。

  春绯这才记得还有交学费这件事情。

  街角的银行每次都会大排长龙,好不容易等到晚上没人,她把卡塞进去,等了许久却没见出钞。

  春绯傻在那里。真的太幸运了,竟然会碰见坏的自动取款机。她这才发现旁边很不显眼的地方贴着机器故障的标识。她郁闷地准备取卡走人。

  “哎,同学,那个取款机……”

  春绯头也不回的说,“那个取款机坏了。”

  “同学,你先别走,那个取款机没坏。”是很有磁性的声音,带着坚定。

  春绯回过头去,不知道是这夜晚的灯光太迷人,还是这男生笑得太过好看。深咖啡色的碎发半掩着温和精致的脸。那是一双似乎时刻都在微笑的眼睛,有春风流淌过他的眼底。

  男生走到取款机那里,在出钞口抠了半天,那机器竟然吐出一叠粉红色的钞票。

  “啊?不是坏了吗?”

  “不是坏了,是出钞口粘了口香糖。”男生把钱递给她说,“是最近很流行的把戏,你没看新闻吗?还有,如果是柜员机坏了,会将故障的标识贴在屏幕上,而不是那么不显眼的地方。”

  春绯恍然大悟地捶了下自己的脑袋说:“哎呀,我真笨,我看过那个新闻的!谢谢你啊。”

  “呵呵,下次注意吧,再见。”男生的手上拎着学校发的不锈钢保温水瓶,还印着“佳期”的字样。

  “你也是佳期学园的吧?”春绯挡在他面前,“也是高中部的吧?”

  好像是第一次这样挡在别人面前,张开的手臂像是准备拥抱的姿势。那薄薄的脸皮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

  “呵呵。”男生只是微笑着看她。

  “难道是大学部的……”春绯有点心虚的看着他。只是眼前的男生并没有给她任何的答案,只是微笑着看她。是应该要识趣地离开的,有点搭讪的意味了。本来就是搭讪。春绯脸上有点烧,退开一大步。

  “呵呵,再见。”男生依旧好脾气的样子。

  春绯的脸涨得更厉害,闪开一条路。男生走了两步,却听见背后传来个绵软的女声:“澈!”

  “纪薇,你好慢啊。”

  “对不起嘛,便利店的人太多了。”女生撒娇似的挽住男生的胳膊。怕是看到春绯女色狼一样拦在男生面前的模样,于是丢了个若有似无的充满敌意的眼神给她。的确是感觉到了,有种被抓包的感觉。

  “嗯,我们快赶过去吧,不要让大家等太久。”

  果真是名草有主了,女朋友肤白腿长,是个标准的小美人。春绯像是做了错事急匆匆地朝两个人相反的方向走。

  真想哭。

  怎么就能像个女色狼那样拦在别人前面呢。怕算是以后真在学校里遇见那位同学,会窘得连头都抬不起来。

  「4」

  学校每年的迎新大会都特别隆重,欧式铁艺的大门上挂着大红的条幅。九月的枫叶是褪了色的浅红,在阳光下呈现出朦胧的透明感。

  春绯拿着英文课本坐在树下的草地上,却根本记不进去半个单词。灰绿色的蚂蚱从草丛里蹦出来,吓了她一跳。

  “春绯,你窝在这里干吗?”

  “背单词。”

  “我的姐,你正常点行不行!”留着短发的女孩焦急地拖着她,“迎新大会开始了,快陪我去学生会!绝对不会被抓住的啦!”

  “去学生会干吗?”

  “迎新会上都有许多帅哥们做接待的。校长想的这招太绝了!他们有统一的制服,去年我也看过了,真的很帅。”

  终于还是不忍心打击女孩的士气,春绯看着她祈求的脸,思考了半分钟,迎着她的眼睛问:“小彩,真有那么喜欢吗?”

  小彩乍一听有些迷茫,她说话都是缺乏主语,小学部就开始同班。春绯不爱说话,迷糊,发呆的时候比正常的时候多。终究还是听懂她的意思,于是眯起眼睛说:“喜欢啊,可是也只能偷偷看看啦。春绯喜欢的男生是什么样子的?真的没有你喜欢的吗?”

  “喜欢的……我喜欢的……要有咖啡色的碎发……嗯……有春风般温暖的笑容……还有……没有女朋友……”

  “这算什么要求?听来就是在敷衍我!”鄙视的眼神飘过来。

  春绯干笑两声。若是平时拒绝她也就算了,怕现在说不,小彩又要气好几天。校园的操场足够的大,毕竟是贵族学园,停车位不够用就横七竖八地停在操场上。

  小彩拉着她穿过操场,噪杂的人声从礼堂的方向传来,接待室就在礼堂的楼上,穿着宝蓝色制服的帅哥美女们忙着整理送给家长的礼物。

  “哎,你怎么穿我的裤子……”

  “去年的短了嘛!”

  偶尔能在窗外听到这样的对话。小彩捂着嘴巴笑得有点贱,春绯蹲在她身后黑着脸。怎么会来跟着她一起发疯。春绯拍拍她的肩膀,却被兴头上的小彩无视。

  “小彩,我要走了,我可不想陪你发疯。”春绯轻声地抗议。

  小彩用力地扒着窗沿,两只眼睛瞪得像玻璃球。春绯沿着墙根坐下来,干脆帮她把风。玻璃内是另一个世界,那些会发光的人物聚集的世界。像苏镜希就在那个世界里,嗯,还有哥哥也在那个世界里。只是那个世界太狭窄,她用尽全力也挤不进去。

  “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两个漂亮的学姐居高临下地站在接待室门口。被会长遣去搬礼品已经够怄气的,出门却遇见两个偷窥者。

  对于春绯这种完全没危机感,连把风都会走神的外星人,小彩连抱怨的心思都打消。能怎样呢。她只会瞪着眼睛好像事不关己。

  两个又笨又蠢的小鬼头。其中稍微高挑的学姐忽然笑起来:“好啦,学姐有那么可怕吗?不就想看帅哥吗?跟学姐去仓库搬东西,回来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个够。”

  “真的?”小彩的眼睛都绿了,“可以合影留念吗?”

  “可以。”

  得到保证的答案,小彩点头如鸡啄米说,我去我去。春绯掐掐她的腿,反而被踹了一脚。白痴。她心里狠狠地骂,这样就昏了头了,怕是搬礼品会累个半死。

  “我不去。”春绯说。

  “那你的朋友可是要搬两人份的东西呀。”

  “随便。”春绯站起来拍拍校服裙摆上的灰尘,正待离开,手腕却被人抓住,“你这是什么态度,还想不想在学校混了?”

  “你能去找校长开除我吗?”

  当然不可能去找校长去开除她,也不可能去造成任何的威胁,两个学姐面面相觑,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佳期学园流传已久,学姐可以用抽嘴巴来教训不听话的学妹。她们对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兴奋的表情。

  手心果然是痒得厉害,真的是有点过分,教训下也好。

  学姐的巴掌扬起来的瞬间。

  “呵呵,礼品搬回来了吗?”

  “啊……夏同学……礼品正要去搬……”一个女生陪着笑脸说。另一个女生的手掌尴尬地扬在半空中,她迅速地涨红了脸恶狠狠地瞪了春绯一眼。

  “呵呵,我需要人来帮忙。”声音的主人抬起手指,对着春绯的方向,说,“哎,你来帮我做板报吧。”

  「5」

  走廊里的毛玻璃黑板上写着,欢迎来到佳期学园。粉红色的气球画了一半,男生的手中抱着彩色的粉笔盒,看来是去接待室拿粉笔的时候撞见她。

  春绯有些呆,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转运了,每次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都是在劫难逃。

  只是,好像真的是转运了。取款机诈骗。被学姐欺负。是那个有咖啡色碎发的男生,完全微笑的眼睛,很好看,让她又像女色狼一般盯着他。

  “蓝色粉笔。”男生简单地命令着。

  春绯机械地递过去,男生拿起来刚要补颜色,却又垂下头来好笑地看着她:“是蓝色粉笔,不是黄色。”

  春绯手忙脚乱地在粉笔盒里翻找,只觉得眼前有些模糊,越紧张手都得越厉害。只听见“哗啦”一声粉笔盒掉在地上,各色粉笔滚在走廊里。

  在最不想要出糗的时候。

  春绯低下头捡起一支蓝色粉笔递上去,不敢抬头,应该是那种嫌恶的眼神。

  “是不是有点累,休息一会儿吧。”

  “不是。”

  “呵呵,其实那个女生并不坏,是会长让他们去搬礼品,所以把气撒在你们身上。不用因为这个不开心。”

  “我知道。”她顿了顿问,“夏学长,我是不是很讨厌?”

  他应该是姓夏的,刚才听那么女生是这样叫。黑板报上是铺天盖地的气球,粉红色和粉蓝色。他好像只会画气球,并不是很熟练,连形状都不是很好看。男生手上的活停下来,望进春绯的眼睛说:“不讨厌。”

  仿佛有细小的回声在耳边徘徊。很痒。绝对是想听的答案。春绯却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蹲下身来继续拣粉笔。每个人的嘴巴和心都是对立的,心里说讨厌,嘴巴里也会说不讨厌。她自己也是这样的,口是心非的家伙。

  走廊里只有粉笔与黑板亲吻的声音,还有浅浅的起伏的呼吸。时间仿佛默许两个人这样沉默下去。直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夏森澈,你画好了没有,会长让你去礼堂去发礼物。”

  原来叫夏森澈。随即而来的想法是,很配他。眼角微微地下垂,仿佛有清澈的水纹荡漾在嘴角。是一株绿色无公害植物。

  那天在春绯的脑海里徘徊不止的是他转身要走时,忽然回头说:“谢谢你啊——”以为这是完整的结束,夏森澈的声音却忽然低沉下去,脸上笑纹收紧,如暗夜里墙角滴落的水声,“……安阳春绯。”

  「6」

  食堂的菜单又做了调整,挂牌上最爱吃的铁板土豆已经换成了红烧小土豆。

【小熊座少女 by 水阡墨】(本页完)

《小熊座少女 by 水阡墨》上一篇

[综英美]心理控制 by 蛇苹谨一(完结+番外)--预览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综英美]心理控制
作者:蛇苹谨一

文案:
懂心理学的腹黑蛇精病美少年,在柯南体制附体下,一次次征战真人秀节目,慢慢从良的故事!

阅读提示:
1.第一人称
2.三观是正正的
3.汤姆苏杠杠的
4.时间线混乱,经不起考据
5.严禁扒榜,严禁转载,严禁拍砖

作者有话要说:
美剧综合三部警匪片,具体靠你猜⊙▽⊙;
真人秀包括全美超模,幸存者,和极速前进。
没看过这些的朋友,也可完全将本文当成原创来看。
真人秀与原创案子双线穿插,同等比重。


内容标签:娱乐圈 英美剧 励志人生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布莱恩摩斯 ┃ 配角: ┃ 其它:娱乐圈;全美超模大赛;幸存者;极速前进

金牌编辑评价:
布莱恩摩斯重生后发现自己附身在高危险反社会人格者上。为了保证自己不会被前身的心理问题影响,布莱恩决心登上银幕,成为一名真人秀明星,让观众的眼睛监督他自己的行为。而身边却层出不穷的出现各种了危机……
作者设定新颖,文笔成熟,将美国大型真人秀节目与原创案件结合起来,双线并进,给单一的娱乐圈文和枯燥的探案文复以新生,高潮迭起,不落俗套。主角使用心理学知识控制自己的同时,也在学着控制他人。从侧写分析到微表情语言,看布莱恩能否在社交游戏中如鱼得水,继续保持本心?
==================

  ☆、序章

  嘈杂的会场里,霓彩的灯光打到舞台上,主持人从台后兴奋的转出去报幕了。灯光全部集中在了他身上,舞台下也安静了下来,观众们都知道今晚的秀总算要开始了。
  然而,与前台有序的组织相比,后台一如既往的一片混乱。舞者们检查着自己的着装,确保发型和衣服都得体,互相压着腿热身活动着。
  我窝坐在椅子上,远离那团混乱,穿着军靴的双脚架在化妆台上,无聊的推了推头上的军官帽。今天身上穿的皮裤似乎小了一号,估计是舞团老板又偷偷换了一条。
  这是一场斗舞大会,而我是一个舞团中兼职打工的爵士舞舞者。商业舞团平日里会接一些电视节目,或者明星演唱会的伴舞工作。参加这一场斗舞大会的理由,也是老板想让舞团赢得大会冠军,增加舞团知名度。
  而我则是想用少时跟着朋友蹭课学会的舞蹈技巧,在课余时间赚些生活费。
  虽然孤儿这个标签听起来可怜又狗血,但最后我还是靠自己考上了一所不算太烂的大学,心理学系。拿着足够垫付自己学费的奖学金。
  比赛开场了,参赛的Hip-Pop舞者们成列而出,主办方邀请了这个舞种的参赛者们为开场热场。因为我的爵士舞是开场后的第一个节目,我也开始站起来热身。
  台前一群穿着各式各样演出服的舞者们,伴随着激烈的舞曲点燃了气氛。我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骤然停歇时出场,军靴踏在舞台上配合着伴奏中的脚步声音效,轻而易举的收获了全场观众的注意力。空旷的回响似乎让整个场面的空气紧缩了起来。
  这是我设计的开场衔接,我清楚的知道怎么样才能更好抓住观众们的注意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个人生活,所以特别需要察言观色。我对人们面部和动作中可能会无意表现出来的情绪和想法变化,有特别的直觉。
  这也是为什么我选择了心理学作为我大学专业的原因。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艰难晦涩的心理学,我却如鱼得水。
  准确的掌控人们的心理,用熟练的舞技挑动这些看客们的感官,我精确而有力的做着早就练习无数次的舞蹈动作。抖动我的腰部和臀部这是相当简单的舞蹈动作,Trekking。却因为动作中带有的性张力而十分的受欢迎。
  我一只手高高扬在空中,另一只手自颚下推下,配合着上半身做出前后波浪,下颚上抬做出吸气的动作,一举一动都尽求刺激所有人的感官。爵士舞是充满动感的多元化节奏型舞蹈,舞步揉合著刚与柔的特性。此时舞曲中也带上了我自己录制的喘息。
  绮伦的乐曲奏响,我跟随着节奏摆动身体。因为爵士舞是需求爆发力和舞蹈的力度的物种,没一会而我就大汗淋漓。小了一号的黑色皮裤紧紧包裹着我的双腿,在灯光下清晰可见的突起和肌肉的线条挑动着看客们的心神。
  台下女人们疯狂的表情让我有些头晕,再加上我性取向为男,舞动着早已排练了千百次动作的我,实在很难在节目中投入心神。我的目光掩藏在帽檐下无聊的巡视着周围。
  舞曲接近了尾声,在气氛被烘托到极点时,我一把甩下头顶的帽子再次引起一阵又一阵的尖叫。接着乐曲的落尾,我伴随着淡出的乐曲效果,缓缓匍匐在舞台上。
  此时,我突然感觉一道如有实质的视线,那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让我的心脏突然紧缩。
  我停止了匍匐在舞台的动作,转过正面做向上挺身的动作站起,在台下的人群中搜寻那个让我惊出一身冷汗的视线,却一无所获。
  也许今天我应该早些回家,而不是等到这斗舞比赛散场。打定主意,回到后台的我在跟正忙着鼓励之后要上场的舞者们的老板说了一声,忙得满头大汗的他随口便答应了,还表扬了我一下今天的表现,给我塞了几张鼓励性的“奖金”。
  我扬起一如既往的笑容作为表示,又对站在我身边记不清名字的其他舞团舞者打了声招呼,这才换下身上的舞台服装,匆匆穿上来时的衣服揣着那几张面额不算太小的零用钱离开。
  斗舞会场征用的是一家有名的俱乐部舞台,因为赞助商正是这家俱乐部的老板。所以会场后门连接不太体面的小巷,烟雾缭绕酒气熏天,醉汉和街边站街的男男女女都让我觉得厌恶。
  拉上兜帽低头赶路,绕出了小巷走向街尾的停车场,那里停着我买的一辆二手小破车。小巷中倒是多有人声,宽大的街道却寂静无人,夜晚出行的人们就像过街的老鼠,缠伏在阴暗的角落,却害怕昏暗的灯光。
  拿出车钥匙我松了口气,我正想着今晚回去得泡个澡才能洗去一身疲惫时,车窗玻璃反射出了一个黑影,没等我转身,尖锐的疼痛从后腰传来直入脑髓,我眼前一黑,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
  电击枪…哪个劫匪会随身带这么高级的抢劫工具?我清醒过来的第一时间不是睁开眼睛,而是放缓了呼吸,耳边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我感觉到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侧躺在冰冷的地上,地面给我的感觉似乎是铁皮做的表面。我一时猜测不出自己所在的地方,后腰还在一阵阵的疼痛。
  “当啷”,什么东西被放下的声音。寂静的空间中轻缓的脚步声,我衤果露在外的肌肤被这个人走近带起的风抚出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感觉到了他的接近,很近,我甚至能感觉到他面对我的距离不过几厘米,脸上的肌肤能感觉到他的呼吸,然后他骤然退后,我的脖子被他用手紧紧的掐住。
  “我知道你醒了,睁开你的眼睛…”
  嘶哑的声音,仿佛被撕破了的塑纸。该死的,难道又是老板的仇家?都说那么毫无顾忌的抢生意一定会遇上麻烦的!可为什么最后倒霉的都是我?
  我一秒的迟疑被对方视为了反抗,掐着我脖子的手更紧了,我无法呼吸骤然睁开了眼。
  老天!这个男人没有遮挡他的长相…
  没有遮挡长相的劫匪是最危险的,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没有让受害人活着离开的打算,所以也不会在乎是不是被看到了长相。这是犯罪心理学最基础的知识。
  一开始在课外自学犯罪心理这门学问的时候,我并没有要成为警察之类的想法,只不过是一门兴趣。因为专业还是心理学的我,一直的理想都是考了证,成为收入不错的一名心理医生。谁知道如今却是这门学问最先派上了用场。
  这个中年男人有着疯狂的眼神,干裂了的嘴唇胡子拉渣,花白的头发有些秃顶,身材有些走样却可以看出曾经也经常出入健身房。
  中年失意,平日里一定是个成功人士,他手上的手表的牌子是平均收入人群买不起的,而款式是今年新出的,价值上几万美金。褶皱的西装衬衫,袖口还有着水迹,他的身上有俱乐部厕所一直使用的香薰味,该死的,他是刚才舞台上注视着我的那道视线。
  他的左手仍然有原本带着戒指的痕迹,看来是情伤啊,而他的目标人群是我,原本也有出入健身房保持身材…
  他还是个同志。
  “咳…咳咳…”见到我睁开眼,这个疯子满意的笑了松开了掐得我窒息的手。我注意到他并没有堵住我的嘴,我猜测他一定把我带到了十分偏僻的地方。
  我眼睛胡乱的扫视着周围,我如今身处的地方好像是在一个大卡车车厢,或者集装箱中。每一条从观察中得到的信息都让我更加绝望,因为这一切都说明这个疯子的目标不是老板,而是我。
  如果是为了利益,我有信心通过谈判让我安全的活到救援抵达。可如果这是个疯子,我却实在没有信心能从一个疯了的人手中逃脱。
  我记起了前几天在家中报纸上看到的那个声名鹊起的连环杀手,被害人都是年轻的亚裔男生,死前曾被迫与凶手发生性行为,死因是窒息,奇怪的是每具尸体都被割掉了舌头…
  警方推测凶手是一个同志,也是亚裔。毕竟隔人种犯案的连环杀手实在稀少。可是现在,如果我可以活着出去,我一定会冲上警局叫嚣着你们弄错了犯人的侧写,长点心吧!
  因为就算在黑暗中,我还是能清楚的看到这个男人标准的白种人轮廓。想着那报纸上白纸黑字书写的凄惨死法,我第一次有了自杀的冲动。
  自杀了,早死早超生。好歹是自己给了自己一个痛快,而如今等待我的不用想也会是一场噩梦。
  大多数人永远不会认为自己会遭到那些报纸上的不幸,就像我。我记得当时看完报纸,我还猜测也许不久之后等这个家伙被抓到后,我又会多一篇论文要写。分析最近的案例,教授最喜欢用的题材。
  没想到最后我自己却可能会变成那些论文中的一段文字,真是足够讽刺。
  他戴着手套的双手,除了方才掐着我颈脖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尖锐的割肉刀,看起来就像是从家里厨房带出来一样。
  他看着我嗤嗤的笑着,刀锋在我眼前晃荡。如果不是看过报纸,我也许此时就会想要自作聪明的开口周旋了。可是我不会,因为他也许会在我说完后割掉我的舌头。
  这个疯子曾经的爱人是个亚裔男人,因为爱人背叛了他。这个疯子割下每个受害人的舌头,因为舌头带出的是谎言。
  我紧闭着嘴看着他秃顶的脑袋,表现得像个木头。我不想表现出惊慌或者害怕的反应,就算我的心脏已经缩成了一团,几乎要跳出我的喉咙。
  对于这种报复型连环杀手来说,受害人越惊恐的反应,越会使他们兴奋。
  “说话…说话啊!!!”疯子被沉默的气氛弄得惊恐,也许他是第一次看到被害人没有开口求饶,没有人说话的场面让他感觉对方脱离了掌控。
  我脸颊被他乱晃的刀锋割开了一道伤口,我拧起了眉头,生理性的泪水忍耐不住的流了出来。该死…死了尸体还得是个破相的…
  果然见到我的眼泪,这个疯子越发的兴奋,他嗤嗤的笑着拿着刀在我的脸上比划,目不转睛的盯着我被划破的伤口,血液从伤口溢出,一路划向眼角。
  “对我说话…说你爱我…”疯子在我耳边耳语,湿热的气息让我的眼泪流的更快了,已经分不出究竟是生理性的眼泪还是恐慌带出的眼泪。
  他将头埋在我的颈侧,我只能看到他的肩膀和那只拿着刀的手在我胸前晃荡。如果真的难逃一死…还不如在死前铤而走险的尝试一次反抗…
  不行那也算早死早超生了。
  我直直的盯着那尖锐的刀锋开始走神,然后我缓缓的张口。
  ……
  他死了么?
  眼前的昏暗灯光和影子交汇,我的眼前出现了重影。
  本来打算用讽刺他的话语激怒他,让他在暴怒之下失去警惕,给我一个偷袭他逃出升天的机会的。可我还是失败了。这家伙不是一个变态,丫是一疯子。和变态我也许还能有一丝机会忽悠他,和无法对话的疯子,我又哪里有一点机会呢。
  用我这么一个杰出励志青年的命,来换一个疯子杀人犯的命,真是太不值了。可惜上天却吝啬得不行,我没有别的选择。
  握着刀柄的双手有些颤抖,因为窒息缺氧,我的耳边出现了耳鸣,眼中的光影越来越涣散,身上那个疯子的血液几乎覆盖了我的全身,温暖的血液逐渐转凉…
  ……
  “警方证实,一开始错误的侧写导致了侦查方向的失误。犯罪嫌疑人和最后一名受害人在死后三天,他们的尸体才被警方发现。…”
  “割舌连环杀人案被破,这究竟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丧!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
  我以为这就是结尾了,多么励志的人生啊。孤儿,自学成才,考上大学,一等奖学金,即将毕业,前程似锦,最后却老天没眼的碰上个连环杀人犯,英勇的与凶手同归于尽,享年二十三岁,成为报纸上的一篇专题报道,学校课题的一次研究,然后尸体被火化,安歇在政府公墓回归尘土。
  然而,在我的意识还没有陷入沉睡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我的身体,就好像是从真空回到了地面。皮肤紧贴在被太阳晒得炙热的沥青地面上,耳边开始有人们的三言两语。
  “有人晕倒了,快叫救护车!”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第一章

  “布莱恩摩斯,现年十八岁,症状反叛型人格错乱。三年前治愈出院后一月再次被送回,病因自我认知错乱。这一次我希望大家确定了他的情况后,在做出决定。”
  严肃的会议室里,坐着一些衣着端庄的心理学家,他们手中都拿着那份名为布莱恩摩斯的档案。档案上有着苍白皮肤的青年,姜黄色的卷发,脸上的表情平静安详。
  “这一次我们用了两年的时间完成人格重建,一年的时间确认治疗结果。他通过了无论是心理测试,深层催眠,还是社区融入实验。实验显示他如今对社会的融入能力已经完全等同于正常人,实际上他还开始自学了心理学,我们有理由相信他可以控制自己…”
  “三年前布莱恩摩斯因为再次病发被遣送,但回来后他对后续治疗一直十分配合,甚至让人感觉那次的病发只是一次意外。毕竟他四岁时来到这里,隔了十一年才重新回到人群,一时间过大的认知冲击导致了那次病发也是有可能的。”
  “既然如此,”坐在首位的人拿起了手边的印章对准手中的文件盖下,“布莱恩摩斯批准出院。”
  精神病院都是如此,往里送人容易,却鲜少有自己能走出去的。时隔三年,布莱恩摩斯的再次出院,还是让院里的护工阿姨们庆祝了一番,毕竟在气氛压抑的精神病院,爱笑又喜欢聊天的布莱恩可是他们的小甜心。
  我是布莱恩摩斯,但同时我还是我,那个在2014年11月3日死于一个疯子之手的励志小青年。而如今,我出院的这一天却是2008年8月31日。
  2005年11月3日,我的意识在这个名为布莱恩摩斯的少年身上苏醒。那时布莱恩摩斯才刚刚获得出院批准,我意识的到来打乱了原本就混乱的自我认知,我被当地医院遣送回了这家精神病院。
  和那些专家认为的不同,我只用了两天时间来重建我的自我认知。我还是我,只不过我多了一个名为布莱恩摩斯的人的记忆,当然,我还占用了他的身体。
  作为我自己的二十三年的记忆十分琐碎却详细,因为这强大的自我认知,我十分幸运的没有被布莱恩摩斯的记忆干扰,而失去自己的人格。
  毕竟当时从一个黄种人变成一个白种人,还是世界上只占人口百分之二的红发人种,对我冲击还是相当大的。如果可以翻阅那名心理医师的医疗记录,一定可以发现那两天中,我喜欢

《小熊座少女 by 水阡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小熊座少女 by 水阡墨》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