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

时间: 2019-12-18 19:32:42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

   《一生一世,美人骨/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完结+番外】

  文案:

  美人骨,世间罕见。

  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书封————————

  如果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有个人,带着两世的记忆,深爱着你。多幸福。

  时宜对周生辰就是如此。

  而他,早已忘记她。

  时宜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

  第一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振臂一挥,数十万大军便已单膝跪地,齐声唤王……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

  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

  “周-生-辰”,单是念着这三个字,就能让她的心底涌出最温柔的情绪。纵然与他在一起就势必要面对那些来自他家族的阴谋、陷害、争斗,却也一步步,让她与他的心贴近。

  这一生一世,她只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无论富贵,与君同归。

  作者介绍

  墨宝非宝:生于北京,长居沪上。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活在这个国家,这个年代,“幸”永远大于“不幸”。

  已出版作品:《至此终年》《突然想要地老天荒》等。

  媒体评论

  十年修得柯景腾(《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百年修得慕容沣(《来不及说我爱你》),千年修得陆励成(《最美的时光》),万年修得何以琛(《何以笙箫默》),亿年修得周生辰(《一生一世,美人骨》)的美称。

  一直喜欢一心一意的爱情,如果几世轮回,都是同一个人,多好。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却相信,终会遇到一个人,让你愿意爱得生生世世。就像时宜对周生辰。

  很喜欢《一生一世,美人骨》中的周生辰,是理想型男友楷模。不仅智商高,情商更是超前,脸不必长得太好看,看着干净、舒适即可,最重要的是,他眼里只容得下时宜。

  很喜欢墨宝非宝的小说,看完前面几部,忍不住,又去看了《一生一世,美人骨》。缓慢述说的故事才可以流淌进心底,让人忍不住就被故事里清淡又坚定的感情所打动。这本是墨宝非宝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一人许诺,一人不悔……而她对他,就如棋局:无论生死,落子无悔。——记《一生一世,美人骨》

  我好像,真的很爱周生辰。那种即使付出所有心力去爱,也会感觉无比安心的爱人,和爱情。

  《一生一世,美人骨》,就像一盅文火慢炖的高汤,慢慢悠悠的,说着一段带着两世记忆的爱情。这样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却让人觉得精彩,是很考验作者的文字功底的。前有顾漫,现有墨宝非宝。百年修得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楔子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时宜靠在窗边,看车窗外刚才掠过的路牌。

  “你想要吃什么?”身边的宏晓誉,笑著将叠成小册子的地图展开,用手机边翻着美食攻略,边规划下榻后的路线。

  “先把你的采访搞完吧?”

  时宜笑著提醒她。

  三人下了车,绕过安静的街,辗转数个错落的平房,终是找到了地方。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而宏晓誉的采访对象,就是这个女孩的老公,一个憨憨厚厚的男人。

  几个人进门后,夫妻俩都有些羞涩,招呼着时宜他们坐下。

  “不用紧张,就像随便闲聊。”晓誉笑的和善,示意男人坐在自己面前。

  阴雨天,房间很暗。

  只有黄橙橙的一盏灯,放在被访者和受访者之间。

  在一问一答的访谈中,时宜渐渐了解了这样一个故事。

  面前的男人来自非常贫困的地方,勤劳数年,赚了些钱后,却一分不留,投资到家乡的教育,帮助比他更穷的家庭。

  没有家产,没有房子。

  是个人格高尚的人。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媒体,却是因为他的小妻子。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是个大学毕业生,也是这个男人的同乡,只因在报道里看到了他的故事。

  就找到他,然后嫁给他。

  故事的前半段很感人,而后半段才是真出人意料。

  阴雨天,这房间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

  时宜和宏晓誉始终坐着,早已手脚冰冷。

  幸好采访已到结尾,最后,宏晓誉终于转向那个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你丈夫真不算好归宿,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们都有赚钱的能力,身体也健康,等过两年回家后,一定会过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声笑了会儿,“我不怕他做任何伤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话,为今天的采访收了尾。

  工作结束。

  他们就近去了米家泡馍,非常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却生意格外好。时宜边吃,边看四周,竟发现还有人捧着碗,站在一旁边用手掰馍,边耐心等着有人空座位。

  宏晓誉也有样学样,掰了块馍:“看今天的采访,有没有什么特别感触的话?”

  时宜嗤地笑了声:“是不是想写博客,缺引言?”

  “死女人,”宏晓誉瞥了她一眼,“快说。”

  时宜喝了口汤,想了会儿,才说:“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这个小姑娘很少见,能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本质。”

  宏晓誉唔了声:“这话听着有味道,我喜欢,”她往汤里加了辣,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昨天说,那个在广州机场认识的什么研究员,这几天也在西安?”

  时宜嘴里还含着东西,唔了声:“他的大学最近在和中科院做项目交流,在这里出差。”

  “说实话,我看不出那个人有多特别,长的也普普通通。没想到你竟然主动去认识他,”宏晓誉笑嘻嘻看她,“这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

  她翻着眼睛,瞅了宏晓誉一眼:“我只是想认识他,没有任何不良企图……”

  话未说完,肩上微微一沉,搭上了只男人的手。

  宏晓誉顺着那只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禁暗暗笑起来,真是巧呵,来的正是两人谈论的人。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却是过目即忘。他穿着实验室内通用的白大褂,却没有系上钮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衬衫和长裤。

  非常整洁,没有任何的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时宜则含着口汤,傻愣愣看着他。

  她很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非常好,不会有太多的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这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呼,换个心情。

  喔现在最爱的,是周生辰,握拳!

  ☆、第一章看不穿前尘(1)

  宏晓誉也感叹了声真巧,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时宜。

  若论外貌,时宜绝对是上上品。眉眼,轮廓,都仿佛用手工笔精心描绘所成。她的美毫无攻击性,却不同于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时候,眼睛很亮。当你真正在社会上阅览过无数美女后,会发现,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并非是浑浊不堪。

  最主要的是,时宜很传统,从来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个非常传统的美女,简直是少见的宝贝。

  宏晓誉再去看这个男人。

  算了,只要好朋友喜欢,男人的脸也没那么重要。

  “是很巧,”男人说话间,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个筷子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你们来西安旅游?”

  “晓誉来这里采访,”她说,“我们准备趁着这次公差,在这里玩几天。”

  始终在埋头吃东西的摄像师,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热情地递出了一张名片。

  男人接过,单手探入裤子口袋里,摸索半晌,也没找到该回赠的东西:“不好意思,没有随身带这种东西的习惯,”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周生辰,伯克利化学学院副教授。这段时间,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项目。”

  一连串看似专业高深的名词,更让摄影师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著说,“叫我小帅好了,我是宏晓誉的同事。”

  周生辰很礼貌地笑了笑:“复姓周生,单名辰。”

  小帅哦哦了两声:“周生先生。”

  时宜忍不住笑了,这个姓的确少见,也难怪别人会觉得奇怪。

  小帅似乎觉得自己说错别人的姓氏,十分不妥,于是很认真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对周生辰说:“我觉得,时宜的那句话真不错。”

  晓誉没等周生辰说什么,倒是先乐了:“你懂什么意思吗?”

  小帅骑虎难下,只得继续掰扯:“当然懂,不过这种话,绝对是只可意会。”

  “别意会了,我告诉你这句话出自哪里,”晓誉好笑问他,“《醒世恒言》知道吗?”

  小帅一愣。

  “三言二拍知道吗?”

  小帅觉得有些耳熟。

  “高中历史书上的提到过,明末小说,”晓誉拿出一束还没掰开的筷子,敲了敲他的碗,笑著说:“这句话的意思呢,就是现在的人啊,只能看到别人外在的条件,什么票子车子房子,还有样子,惟独就看不到内在的品质。”

  小帅很长地喔了声,尾音还拐了弯:“佩服。”

  “该佩服的是时宜,”宏晓誉刻意地看了眼周生辰,“这些,都是她从□着我读的。”

  周生辰居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笑。

  晓誉还以为他真的赞誉的笑,时宜却明白,他的笑,只因为识破了宏晓誉的小心思。宏晓誉知道自己对他有好感,自然会拐着弯地夸她,让周生辰上心。

  但是宏晓誉并不知道,周生辰对她真的算是印象深刻。

  他们是半年前在广州机场遇到的,那时两个人分别在不同的安检入口,接受机器的扫描,又都引起了特殊的警报声,当她脱掉鞋子检查金属物时,看到了他。

  只是这么一眼,她就知道是他。

  虽然容貌不同,声音不同,任何的外在都完全不同。但是她就知道,一定是他。

  他被检查完,拿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很快就向着安检口外走去。时宜只记得,当时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光着脚就追了上去,这个人她不敢错过,自然就忘了自己身处在什么环境。

  于是,他看到时宜的第一眼,非常滑稽。

  身后有机场工作人员追上来,像怕她是暴徒,而她只是着急地看着他:“等等我,我需要和你说句话。”周生辰当时的表情是什么,她真没顾得去看。

  那真是她初次觉得自己的外貌,还有些用途,比如机场工作人员对她还算是客气,只当她是碰到多年的朋友,有些忘形。她边穿着鞋,还在用余光看着他,生怕他离开。

  幸好,周生辰真的就没走,始终在等着她。

  这场相识很唐突。

  后来她无法解释,只好对周生辰说,他像极了自己的朋友,不管信不信,他没太反感就是了。只不过在她更唐突地想要手机号码时,他竟以没有手机的理由,拒绝了时宜。

  当时她很尴尬,幸好,他主动留下了电子邮箱。

  从认识到现在,不觉大半年了,两个人再没见过面,都只是邮件往来。而且在邮件里也说不出什么特别的话,周生辰是搞高分子有机化学的,而她则是个配音演员,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职业。

  就是这样,时宜也养成了每天登录邮箱的习惯。

  有几次被宏晓誉发现了,都被嘲笑不止。所以这次宏晓誉来西安出差,一听她说周生辰就在西安出长差,不由分说就把她拉了来。时宜昨晚出了机场,甚至在踌躇,要不要约他出来,如果约,用什么借口?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了。

  周生辰吃饭的习惯很好,从开始落筷就不再说话。

  宏晓誉几次看时宜,都被她低头躲开了。

  “周生老师,”店门口跑进个大男孩,收了伞就往这里走:“我下月发了薪水,送您部手机算了,我负责充值充电,只求您为我二十四小时常开,”他估计一路是走得急,牛仔裤角都湿透了,“我都跑了好几个地方了,要不是看见研究所的车,还不知道要找多久。”

  他一路进来,只顾着看吃饭的周生辰,却没有留意背对着自己的时宜。

  待到走近,不免怔了怔,大男孩没想到周生老师对面所坐的,竟是如此个美女。

  他磕巴了半天,勉强找回声音继续说:“那什么……周生老师,研讨会,估计要迟到了,我找了你半小时……估计我们已经迟到了……”

  “知道了,”周生辰又慢条斯理地继续吃了两口,放下筷子,“我有事先走,有机会再联系。”时宜看他站起来,感觉腿被狠狠踢了下。

  回头看,宏晓誉已经清了清喉咙,对周生辰说:“听说青龙寺最近樱花开的好,我们都不是西安人,难得来一次,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周生辰的脚步停住。

  抬起头,看了眼外边的雨势:“这两天西安一直在下雨,等雨停了,如果你们还没走,我们再约时间。”

  “那就说好了,”宏晓誉揽住时宜的肩,说,“到时候让时宜邮件你。”

  他点头,算是答应了。

  等到两个人回了酒店,裤腿角都彻底湿透了。

  时宜冲了个热水澡,在屋子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速溶咖啡,只得拿简易纸袋的菊花茶,烧了热水,泡了满满两杯。

  递给宏晓誉,她随手放在床头柜上,边看邮箱,边扯着卷筒纸擦鼻涕:“通过今天这顿简陋的午饭,我终于勉强发现了周生辰的另一个优点,就是够男人、不扭捏。这么说也不对啊,”她抬头看时宜,后者只是把长发草草挽起来,这么个邋遢造型就够拍杂志硬照的,“从小到大,我只要以你为借口,还真没有约不到的人。这么看,他也不算特别。”

  时宜没有理她的调侃,拿过来电脑,登录邮箱。

  看到是0收件,莫名有些失落。

  她很快合上了电脑,说:“再好看的脸,最多从十六岁看到三十六岁。”

  “我喜欢看漂亮的东西,尤其是一对最好,”宏晓誉狠狠擦着鼻子,“而且有利于下一代的基因。”时宜抿嘴笑笑,眼睛亮亮的,真是漂亮极了。

  两个人白天冻坏了,此时就依偎在白色的棉被,互相用脚靠近对方取暖。

  “时宜,你真的喜欢他啊?”

  “也不是,”她说话的时候,觉得自己都没底气,“只是觉得,他很特别。”

  “哪里特别?”

  时宜找不到借口,只好说:“名字特别。”

  真的是名字最特别,和她记忆中,曾经他的名字是相同的。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本页完)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上一篇

[综主剑三]少谷主哪里去了 by 萧泠风--预览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综主剑三]少谷主哪里去了
作者:萧泠风

文案
谜之恶搞小剧场:
恶人谷:少谷主哪里去了?!
浩气盟:咦,你不知道吗?你家少谷主追着我家少盟主穿越去了
众:泥垢!

算是《进击的少谷主》的第二部= =
主要链接部分:番外穆玄英系列
背景:在昆仑一剑险些害死莫雨后,穆玄英苏醒了上辈子的记忆。经过一番折腾,安史之乱过去了,穆玄英因为修为增长过快连《易筋经》都压不住体内的三阳绝脉,再加上跳崖所致伤势,穆玄英基本就是熬日子。
活着比死去还要累,只是舍不得。
若是莫雨没有突破忘情剑意也就罢了,七情冻结,穆玄英于他不过是儿时故人,生与死都无所谓。
但现在不同。
在找到治愈自己的方法,或是让他莫雨哥哥抹去所有事关他的记忆之前,他绝不会死!
莫雨:我总是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总结:少谷主和少盟主的综武侠之路
CP:羽毛头顶青天

内容标签:强强 天之骄子 系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雨,穆玄英 ┃ 配角: ┃ 其它:剑网三;主攻;综武侠

第一卷:楚留香传奇
第1章 第1章 大沙漠
穷荒绝漠鸟不飞,万碛千山梦犹懒。
昼伏宵行经大漠,云阴月黑风沙恶。
极目望去,是望不到边际的漫漫黄沙,足下是隔着靴子却依旧滚烫的沙子,骄阳似火,无云无风,热浪滚滚而来,仅仅只是呼吸便令人觉得喉咙宛如火燎一般疼痛。
应该说,不愧是无数人谈之色变的死亡之地吗?
楚留香苦笑一下,若非他那三个妹子被黑珍珠抓走,他也不想来这个鬼地方,还拉上他最好的两个兄弟。想到昨天好心的施救换来的却是阴险的偷袭,使得原本在这大沙漠中极为稀缺的水源仅剩下区区一袋。前路茫茫,沙漠绿洲不知何处,他却能够感觉到,这沙漠之地有人在窥伺他们的行踪,满含恶意。
姬冰雁引着他们在一片黄沙处停下。
这里和沙漠中任何一处地方都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一堆早已风化的岩石旁,那一株早已枯死的树。
姬冰雁细细打量一番,点头道:“便是此处了。”
他们开始挖掘这处沙地,约莫十来下,深入地下一米左右,他们没有看到水源,反而挖出一片蓝色的衣袂。
楚留香怔住,道:“这是……”
姬冰雁锁着眉,弃了挖掘工具,用手又向下挖了两三下,越来越多的蓝色衣料露出。楚留香也皱着眉,又往上挖了挖,最终拂去那片黄沙,露出藏在其下的一张清俊面容。
胡铁花瞪着眼睛,指着紧闭着双眼的男子,道:“这里怎么有个死人?!”
楚留香试了试男人的鼻息,没有反应,他不禁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道:“没有呼吸了。”这片沙漠号称死亡之地,每年死在这里的人不计其数,想来此人也是在沙漠中迷路后干渴而死,最终被风沙逐渐掩埋的吧。
众人一片默然,此时他们身上的水仅剩下一壶,堪堪只够两三天的消耗,再加上沙漠中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势力,这个男子如今的结局岂不是他们的明日。
楚留香叹息一声,他有意缓和此时冷凝的气氛,便开口说道:“这人倒是好相貌,只可惜了。”
胡铁花皱眉,看向姬冰雁,道:“你指的这处地下水源里有个死人,这……既是挖出水,但能喝吗?”
“你可以不喝。”姬冰雁面无表情地道。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黄沙间露出来的衣料饰品。他看着那人腰上挂着的玉佩,喃喃道:“奇怪……”
“怎么了?”楚留香凑过去,却见姬冰雁指着那枚玉佩道:“这玉佩是上好的暖玉,冬暖夏凉,但上面雕刻的手法,看上去倒像是前朝。”
楚留香亦摸了摸下颌,喃喃:“说起来,此人虽然气息已无,但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
胡铁花看看一脸沉思的楚留香,又瞧瞧面露凝重的姬冰雁,微微一晒,道:“有什么好考虑的,直接将人挖出来不就得了。”说着,胡铁花将两人挤到一边,开始挖起沙子来。
楚留香皱了皱眉,在他看来,若是此人身死,能有一处埋骨之地总好过曝尸荒野,到底,他不愿扰了死人的安静。
姬冰雁摇了摇头,道:“此人身上疑点颇多,说不定与那两个死士的幕后之人有关。”
很快,众人合力将被黄沙掩埋的人挖了出来。
看着这个双眸紧闭的年轻男人,众人心中不禁掠过一丝惋惜。
这的确是一个相貌极为出众的男人,眉目舒朗,皎如明月,哪怕他们不曾与此人相识,却下意识觉得,这定然是一位一身浩气的正道侠士。
他身上穿着蓝色的衣裳,饶是胡铁花不精俗务,却也看得出这衣裳料子极佳,便是死讲究的老臭虫身上穿的也及不上他。但令众人有些惊疑不定的,却是那人身后斜斜背着的巨剑。
姬冰雁盯着剑柄处烂掉的白色布条下隐约露出的小纂,喃喃道:“巨阙……”
小潘愣愣地看着那把套着黑色剑鞘却隐约露出一截铁蓝色的剑刃,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干涩地道:“人说‘剑号巨阙,珠称夜光’,这个……就是巨阙?”
姬冰雁点头:“正是此剑。”
巨阙乃是上古名器,八荒名剑之一,为春秋时期大铸剑师欧冶子所铸,能“穿铜釜,绝铁砺 ,胥中决如粢米”,更有“天下至尊”之称。只是此剑失传百年,姬冰雁也只是在画稿中曾窥见此剑风华。
胡铁花蹲在青年身边,他仔仔细细地瞧了瞧青年惨白的脸色,还在楚留香阻拦不及下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
胡铁花呆住。
他的眼睛瞪得溜圆,回头去看楚留香等人,结结巴巴地道:“他……他还活着!”
众人:“……”
“这人没死!”
众人:“!!!”
楚留香忙摸了摸青年的脉搏,最终承认,胡铁花是对的。
青年确实没有死,只是以龟息之术暂时封闭了自己。
楚留香松了口气,面上带出些笑来。
巨阙剑主,定然是个不凡的人物,想来也会是个好朋友。
楚留香与胡铁花不约而同地看向在沙漠生存经验最充足的姬冰雁,却见姬冰雁冷着脸,道:“还不将人带上!”
胡铁花讷讷道:“铁公鸡,你不反对?”
姬冰雁哼了一声,道:“便是反对,你们两个也能想出千般的借口带上此人。也罢,这人……”姬冰雁告诫道,“虽然看上去不像是坏人,但是当初那两个也不像是坏人。你们也不可放下戒心!”
楚留香大笑,道:“这是自然!”
*
穆玄英醒来的时候,入眼便是泼墨一般浓黑却点缀着晶亮星辰的苍穹。他动了动手指,僵直的身体慢慢恢复力气。他的目光落在一旁的篝火处,那里坐着三个出色的青年。不远处似乎还有人,但穆玄英却无暇注意。
显然他的苏醒惊动了那三人,其中一个身着蓝衣的青年走到他的身边,关切地问道:“这位少侠,你可还好?”
穆玄英怔怔地看着那人,混沌的脑子好半天才明白过来男人的意思。他错开目光,将视线投在高远的夜空之上,带着不知今夕何夕的茫然,慢慢地回想。
他为何会在此处?
他记得,安史之乱后他一直跟着雨哥……是了,他三阳绝脉的病症爆发得越加频繁了,由当初半年发作一次变成一月一次,即使有医圣孙爷爷的调理,他体寒心悸的病症却愈发严重起来。也是……即使别人不肯说,他也清楚,怕是他的命也就只剩下一两年的时间了。只是,雨哥总是不死心,四处求医问药,甚至还想去求阎王帖肖药儿。
肖药儿未入恶人谷之前便有医仙之名,医术比之药王孙思邈并不逊色多少,更因擅毒,于医道之上更有剑走偏锋之势。若他能够与医圣联手,想来他的病会更有把握些。
只是,肖家与莫家是世仇,早已没有了和解的可能。雨哥忘情剑意大成,成功压制了毒血咒印,更引得肖药儿嫉恨。
莫雨一生自傲,穆玄英便是死也不愿见莫雨委曲求全,送上门由着那个老头百般折辱,当即撂下狠话,若是莫雨去求肖药儿,他便立时自尽。
撂下了狠话,穆玄英却低着头,根本不敢看莫雨当时的表情。
从那以后,莫雨再没有提过肖药儿。
此次,是雨哥从隐元会买来消息,说是渡启高僧曾在西域疏勒现身。三阳绝脉之体的弊端,须有高人以一甲子内力为他疏通经脉才有可能解决。而少林高僧渡启与纯阳先代掌门吕仙人便是当世唯二拥有一甲子内力的高人。
坦白说,能活多少时间,重活一次的穆玄英已经不在意了。若是没有这拖累人的绝症,他自然希望长长久久地看着莫雨哥哥。即使那时候莫雨已然不将他放在心上也没有关系,只要他过得好就够了。
他没有想到,从第二次从紫源山跳下,他还能活着。
他更没有想到,莫雨会因此突破忘情剑意初层的桎梏,恢复当初的感情。
他本想着,即使他死了,雨哥也不会难过,这样真的是太好了。可在那间破旧的屋舍里,他看着他的雨哥一脸憔悴地坐在床边,已然是下一任恶人谷谷主不二人选的雨哥俯下身将脸埋在他的手心中。即使那时候的身体除了疼痛没有更多的感觉,但他仍是清清楚楚地感觉到有滚烫的液体落入他的掌心里,烫得他忍不住潸然泪下。
若是他死了,雨哥怎么办?
每一次生死之间,他都在想,这个世界上,其实谁离了谁都是能继续活的。雨哥虽然脾气稍微差了些(恶人谷+浩气盟+中立阵营:= =),但他武功高强,被王谷主教导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是恶人谷下一任谷主,别说恶人谷谷内,便是浩气盟中也有不少暗自倾慕雨哥的人,而且人数在经过了安史之乱两方联手抵抗狼牙军后愈演愈烈。
雨哥那么好,总有人想对雨哥好的。
即使有相依为命的十年流浪江湖又如何,雨哥还有许多许多的十年,总会有人与他创造更为美好的回忆。
莫雨身边,穆玄英的位置,其实并没有那么无可替代。
这些话他从来没有对莫雨说过,只压在心底,每每见到莫雨四处寻医求药他就想说,但终究没有开口。
他知道,如果他说了,莫雨哥哥会很难过。
他希望,即使他离开了,莫雨依然能好好的。

第2章 第2章 六百年后
穆玄英苦笑着摇了摇头,将视线收回落在眼前的蓝衣男子身上,略一迟疑,方才开口,哑声道:“三位……可是雨哥的朋友?”
因他三阳绝脉的缘故,雨哥看他看得很紧,恨不能时时刻刻都守在他身边,尤其是月初发病的时候。能让雨哥在这个时候离开他的身边,这世上之人屈指可数。
楚留香微征,雨哥?随即他笑了笑,道:“却是不巧,在下不曾听过此人。”顿了顿,楚留香看着青年骤然惨白的脸色,有些不忍,却仍是慢慢道:“我们在沙海中发现你的时候,只有少侠一人。”他下意识隐瞒其实他是被他们从沙子里挖出来的实情。
穆玄英愣住,喃喃道:“怎会……”
他霍然坐起身,猛地抓住楚留香的手腕,急切道:“你没看到雨哥……莫雨吗?”
楚留香能够体会这种与重要之人失散的感受,故此,即使他的手腕发出不堪重负的声音,他仍是温声劝道:“令兄长吉人天相,定不会有事的。”
一旁的胡铁花却看不过眼,嚷嚷着伸手去扯穆玄英的手,道:“你这人,我们好心救你,不知回报也就罢了,还不快松手,没看老臭虫的手都要断了吗?”
穆玄英一惊,忙松开手,见楚留香的手腕处一片青紫之色,面上不禁流露出歉疚自责的神情来,喃喃道:“抱歉……实在是抱歉……”
“无妨。”楚留香浑然不在意地道,这些青紫虽然看上去吓人了些,但并未伤到筋骨,这点小伤很快就能够痊愈。
穆玄英的手指不自觉攥在一起,骨节处一片青白之色。他不想自己太多失礼,面上是强带的镇定,道:“在下浩气盟穆玄英,多谢三位侠士的救助之恩,若是日后有用得到穆玄英的地方,只要不违背江湖侠义,穆玄英绝无二话!”顿了顿,他迅速地道:“敢问三位,最近的隐元会驿站在哪里?”
“隐元会?”三人面面相觑,见穆玄英眼底一片急色,不像是在开玩笑,楚留香不由正色道:“这位……穆少侠,在下从未听闻过隐元会的存在。”
“什么?!”穆玄英的脸色彻底变了,他苍白着脸,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了。他的唇哆嗦着,颤声道:“那浩气盟呢?恶人谷呢?在下记得两方势力在此地都有据点。”
楚留香见穆玄英面色惨白,心中有些不忍,但他仍是道:“抱歉……穆少侠,在下,也不曾听闻过浩气盟,或是恶人谷。”略微停顿了一下,楚留香昧着良心道:“许是在下孤陋寡闻,未曾听说也未为可知。”
胡铁花嘴角一抽,孤陋寡闻……
姬冰雁目光沉沉地穆玄英,眼中掠过一丝诧异。
没有……怎会没有?!浩气盟与恶人谷乃是当世正邪最为强大的两个势力,水火不容,好在经历了安史之乱,两方阵营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但凡行走江湖的,哪个会不知晓这两个名字?!
穆玄英死死咬住唇,直待唇瓣沁血才松开力道,以着一个无比平静的声音,缓缓道:“西湖藏剑山庄,华山纯阳宫,扬州七秀坊,青岩万花谷,君山丐帮,洛阳天策府,西域明教,南疆五圣教,蜀中唐门……你们……可曾听过这些地方?”
楚留香略一沉吟,道:“在下倒是不曾听闻西湖有藏剑山庄,华山上只有一个华山派,七秀坊、万花谷皆不曾听闻,而丐帮乃是江湖第一大帮……”想到那个害死义父,逼死义母却落了个被无花以天一神水毒害的南宫灵,楚留香神情微黯,继续道:“但并未听说过君山这个地方。至于天策府,在下倒是听闻六百多年前唐时太宗皇帝曾为秦王时设立天策府……”
楚留香后面说了什么,穆玄英已经再也听不进去半点了。他的脑袋里,只充斥着那几个简单却浸满岁月无情的字眼——六百多年前!
穆玄英艰难开口,每一个字似乎都耗费了他身上全部的力气:“六、百、多、年、前?!”
楚留香不再言语,他担忧地看着眼前神情木然,眼底满是无助的青年,小心翼翼地道:“穆少侠,你……你没事吧?”
穆玄英他踉跄着起身,视线茫茫然地扫过周围。
明月依旧清冷,沙海依旧一眼望不到边际,可这里怎么就成了六百多年后?!
穆玄英的面色骤然浮起潮红,他张口,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便是一黑。
人好不容易醒了,没说两句就又昏了过去,好在摸了摸脉搏并没有大碍,楚留香等人便放下心来。
看着蓝衣青年失去意识却仍然紧锁的眉头,楚留香摸了摸鼻子,道:“有些奇怪。”
胡铁花也点头,道:“这个穆小哥是从哪个深山野林里来的,提起的地方奇奇怪怪的。”胡铁花斜了楚留香一眼,“就连孤陋寡闻的老臭虫都没有听过。”
姬冰雁看着穆玄英,缓缓道:“昔有晋时王质斧柯尽烂。”
想到穆玄英口吐“六百多年前”时的悲拗,楚留香心中一动,看向穆玄英的目光带着惊异与恍然:“你是说——?”
姬冰雁默然颔首,道:“我看八九不离十。”
楚留香长长地舒了口气,喃喃道:“难怪……”
胡铁花皱着眉,嚷嚷道:“你们两个究竟在打什么哑谜?!”
楚留香摇了摇头,道:“只是推测而已。”顿了顿,楚留香看向穆玄英的目光带上了叹息的意味,道:“这位穆小哥,来历怕是不凡。”
*
穆玄英是在楚留香的背上醒来的。
他刚醒,楚留香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