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by 墨宝非宝(27)

时间: 2019-12-18 18:32:42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by 墨宝非宝(27)】小说在线阅读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by 墨宝非宝(27)

  温寒耳根发热,眼看他离开。

  在程牧云迈出这个棚子后,始终在人群中的四个监控人也跟上去,却在高台外被仆人们拦住。远远看着,他们似乎很无奈,但又碍于庄园主人的身份不能硬闯,只能等在外边。

  温寒没再看那里,从不远处的工作人员手里接过新的一杯茶。

  晒了一下午,口干舌燥,竟然连喝两杯都无法缓解。她看了看四周,付一铭和程伽亦估计觉得太无聊,已经找个阴凉地方,早早去休息了。全都看不到人影。

  突然,一声惊天的爆炸,震惊了所有人。

  温寒猛抬头,看向远处。

  视线里是疯狂躁动的象群,不断仰天怒吼着,挥舞着鼻子甩开那些赶象人。像是不受控制一样暴怒着,冲向那个竹台。

  震耳欲聋的怒吼中,竹台下也爆出了一声剧烈的爆破声,火光冲天,整个高台和大地都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剧烈晃动。

  还没等温寒冲出去,就有股巨大的力量推向她。那几个祭司合力将她扑倒在地上:“快趴下!”

  因为爆炸声的刺激,震怒的象群更加疯狂了,好像根本不怕火焰和爆炸声,狂奔向那个竹台。踩踏,象鼻拼命挥舞着,像是要把那本就已经因为爆炸而燃烧起来的竹台拆散。

  有几个僧人满身是血,仓惶从竹台下跑出来,跌撞着,摔倒,再爬起,比起爆炸,更可怕的是疯狂的象群。

  “放开我!”温寒不停在泥土里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压在自己身上的印度男人,想要冲过去,可根本不可能。

  那几个祭司狠狠压着她,不断用英语说:“温寒小姐你不要乱动,那里是爆炸,是暴躁的象群,那是地狱!”

  “放开我!”她满脑子只有那一个名字,用手,用牙齿想要逼得这个印度男人放手。

  可她是女人,在几个男人用力压住的情况下,根本不能动。

  尘土飞入眼里、嘴里,她呛得剧烈咳嗽。

  “温寒小姐,你冷静,你不能过去,你什么都做不了,”祭司之一带着哭腔,在对她说,“你看,我们的赶象人都在尽力,想要安抚那些暴怒的象群。”

  温寒满眼都是泪,在刺鼻的尘沙中,拼命扭动着身子,最后哭得不成样子,不停反复用英文说:“求你们放开我,我要去找他,我要进去找他。”

  一定是,一定是因为爆炸被震昏了。

  只要找到他,把他带出来,就还有机会。

  一定是……

  可是没人放开她,也没有人敢去救程牧云。

  温寒哭着哭着就不敢看那个高台,怕,随时它都会塌掉,她哽咽着,不停反复说:“求你们,不放开我也要去救他。去救他……”

  那几个僧人逃出后,再没有人出来。

  和程牧云一起进去的这个庄园主的大儿子都没出来。压制着温寒的几个祭司也是慌乱,盯着那火光冲天的地方。

  想要看到奇迹,看到哪怕至少有人影爬出来。

  可是,没人敢去救。

  象群疯了。

  除了佛祖没人敢靠近十几头疯了的大象,那简直就是自杀……

  她眼睁睁看着那些大象攻击着那个高台。

  心一点点陷入绝望。

  没有人。

  没有任何人的影子出现。

  在十几个几层楼高的大象中,高台像是个孤零零的玩具,被摧残着,连竹子断裂的声音都听不到,都被掩盖住了。没有人再逃出来,也没有任何人敢靠近哪怕一步。

  那些赶象人也不敢靠近,都远远躲避着,惧怕这些疯狂的牲畜。

  “滚开!”有人脱口用俄语怒骂着。

  温寒浑身一震,慌乱找寻那个声音的来源。

  是付一铭,是已经离开的付一铭。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那个男人也像温寒一样,疯了似地把所有想要拦住他的人都丢出去,推开,踹开,果断从后腰拔出枪,黝黑的枪口指着每个想要拦住他的人:“不想死就给我滚开!滚开!”

  付一铭彻底陷入疯狂,完全不知道,他说得是俄语。

  这里没有人能听得懂。

  他顾不上了,完全失去理智,只有一个念头,冲进去救出程牧云。那个高台随时会坍塌,他一定要冲进去,把那个不知是死是活的男人拖出来。

  这是付一铭脑子里唯一的想法,不管死活,都要拖出来。

  印度仆人们慌忙高举手臂,拼命用英语解释:“先生那里非常危险,我们要保障你们每一个贵宾的安全。”

  付一铭根本没理会他们说的鬼话,冲进漫天灰尘。

  在象群的对比下,就连付一铭这样的男人也和可怜的蝼蚁一样。温寒紧盯着他的影子消失,湮灭在黑暗中,像是在盯着最后的希望。

  一定要救出来,一定可以……

  可怕的象群连续不断冲击着那个竹台。

  温寒的心跳,慢慢地,慢慢地,像是要停止一般。呼吸都不敢,全部的希望都在付一铭身上。

  骤然一声巨响,高台在巨大的竹节不停折断碎裂的声音中,轰然一声,彻底坍塌……

  所有的尖叫都停止了。

  ?

  ☆、第四十三章佛祖归佛祖(3)

  ?温寒大脑完全空白,趴在地上,望着坍塌的废墟。

  身边的所有惊恐尖叫和压住自己的男人都不存在了,她整个人都被人用手残忍地掏空,内脏、血液,所有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群象似乎也被惊到,赶象人们趁机一个个套住自己的大象,呵斥着,咒骂着,让这些暴怒的印度象们冷静下来。慢慢带离现场,留下了让人望而生畏的废墟。

  温寒早就毫无知觉,谁拉她都拉不动,她就是趴在地上,低声抽泣着,压抑着,紧紧闭着眼,不愿相信这所有的灾难。

  就在刚才,程牧云还在和她不负责地调情。

  厚颜无耻地说着今晚的一切该有的激情——

  “温寒,”有人想要把她从肮脏的土地上抱起来,“温寒……”

  温寒浑身一颤,目无焦距地抬起头。

  那张放大的遮阳帽,还有同样泪流满面的脸都在无限刺激着她。程伽亦,是程伽亦——

  在四周接连的尖叫声中,

  刚才还灵魂出窍的温寒突然扑上去,把程伽亦撞翻,压到泥土里。

  她用俄语咒骂着,像是魔鬼一样诅咒程伽亦。

  突如其来的灾难已经让所有贵宾和仆人慌乱,而现在,两个女客的冲突也让众位贵宾们很是震惊。

  那几个祭司,勉强拉开已经彻底崩溃的温寒。

  温寒胸口剧烈起伏着,泪眼模糊,不停摇头,抓着其中一个印度男人的手,紧紧扣住,用英语含糊不清地说着:“是她,是她害了程牧云,是她,是她……”

  众人茫然对视。

  程伽亦拉紧自己被扯开的衣服,尴尬笑着:“我想,她可能对我有误会。她的哥哥生死未卜,而我是她哥哥的女朋友,愿意为她负责,请将她交给我好吗?”

  “……那是当然,我们当然会把温寒小姐交给她最亲近的人照顾,”几个印度男人再次对视,其中一个说,“只是,看起来温寒小姐情绪不稳定,你确定,你现在能应付得了她吗?”

  “当然可以,她这些情绪只是暂时——”

  “不,”温寒推开扶住自己的印度男人,“我不是程牧云的妹妹,她才是,她是程牧云的堂妹。我才是程牧云的女朋友!你们不知道我姓温,他姓程吗?!”

  ……

  所有人都同情地看着温寒。

  他们当然知道,温寒是程牧云同母异父的妹妹,关于姓氏的不同,程牧云早就解释过。

  温寒无助地看着众人,这里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她和程牧云真正的关系……

  她后退着,撞上桌子后,终于停下来,泪眼模糊地摇头:“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我要等你们清理废墟……我不走。”

  程伽亦忙上前扶住她:“当然,我们都不走,我们都等着……”

  “不要碰我!”温寒再次推开她。

  这真是让人尴尬的场面。

  男人遭遇了不测,而男人的妹妹和女朋友竟然会在这时候起冲突……几个祭司看着实在不忍,将她们两个人拉开,低声劝说着。说已经有警察赶来,所有人都在清理事故现场,让他们耐心等待。

  就在这时,废墟附近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

  温寒立刻望向那里,有人在用印度语高喊着什么。

  听不懂,完全听不懂。

  温寒紧张地拉着劝说自己的印度男人:“他们在说什么?是不是程牧云?是不是找到了?!”男人面露欣喜,旋即又遗憾而悲伤地看她:“是我的哥哥,我大哥被救出来了。”

  “……”温寒心又摔到地上。

  “他很幸运,在坍塌前逃出来了!温寒小姐,你不要担心,会有希望的!”印度男人因为兄长被救出,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惊喜。

  她腿发软,站不住,瘫坐在一把太阳椅上。

  很快,出现了几十个印度警察,还有那天在小破楼带走程牧云的刑警。现场被迅速封锁住,更专业的救助团队继续挖废墟。

  程伽亦几次试图给温寒解释,刚才那么说是为了完成程牧云的交待。因为程牧云一直试图掩饰温寒的身份……温寒拒绝交谈,不想看程伽亦,多一眼都不想看。

  她脸上都是泪水和泥混合的污渍,有个好心的仆人递给她一个热毛巾。湿热的毛巾,在被她压上整张脸时,眼泪又一次止不住流出来。

  天很快黑下来。

  一双脏兮兮的靴子站到温寒面前:“温寒小姐。”

  她在夜风中抬头,看到孟良川蹲下身子,低声对自己说:“差不多清理完了,因为程牧云和付一铭的身份特殊,暂时不能让你看到现场和尸体残骸。”

  “尸体……”温寒张开嘴唇,嗓子哑着,“尸体?”

  “是,那下边只有尸体。”

  她心脏在急速收缩着,开始有冷汗从后背冒出来。

  天旋地转,只能紧闭上眼。

  不,不可能……她攥紧手的动作,让指甲深深压入掌心。

  程牧云一定不会死。

  她不信,不信他会死。也许刚才是被群像暴怒刺激了,她会恐惧,但就算是回想起来也会后怕的现在,她却不信他会死。

  那个男人不会死在这里,他不会死,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死!

  温寒马上睁眼,揪住孟良川衣领:“我不信你说的,你在骗我对不对?孟良川,你骗我——”

  “温寒小姐!”孟良川紧攥住温寒的手,盯着她的眼睛:“现在这种时候,你不信我,还能信谁?告诉我,你还敢信谁?你身无分文,连护照和行李都没有,你在这里只有程牧云。你必须信我,只有我能把你安全送回莫斯科!”

  是的,她所有的东西都丢在了尼泊尔……

  什么都没有。

  连证明她是身份的东西都没有。

  现在这个时候,她就是个非法入境者,任何人的话都比她让人信服。也许,那些围在现场的国际刑警很清楚她的资料。

  可是……

  温寒想到那个早晨,程牧云被他们荷枪实弹地带走。

  好像谁都不能相信,她有些无措,看孟良川:“他没死对不对?”

  孟良川摇头:“有尸体。”

  “他没死对不对?”温寒紧咬住嘴唇。

  孟良川继续摇头:“我不能下任何判定。”

  “他没死对不对?!”温寒有些失控,肩膀微微颤抖,控制不住地颤抖。孟良川眯起眼睛,没回答。

  他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他的猜想。程牧云城府这么深的一个人,是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在任何地方。想让他死,那任何害他的人就要做好赔上成百上千人的性命。

  可是……尸体确实存在。

  身后,那些负责清理的仆人们都被赶走了,这里彻底被警方封锁。

  象群暴怒可能是意外,但是竹台先爆炸,才更加刺激了象群。爆炸这种东西,百分百不会是意外。

  那天审讯程牧云的官员,蹲在现场,对着被踩得稀烂的一万八千根竹子碎渣蹙眉。

  果真是地狱之组。

  竟然两个组长会在同一天死于爆炸和象群的攻击……

  官员起身,拍拍手,走向最近的那个白色布棚下的人。

  孟良川看到这位长官走来,起身,敬礼。

  程伽亦站起身,因为被程牧云暴露了身份,此时她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象征性地对这位非直属上级敬礼。

  只有温寒,仍旧蜷缩地坐在白色的太阳椅上,一动不动。

  她对眼前发生的所有事都毫无知觉,只有一个意识:他没死。

  “温寒小姐,”官员清了清喉咙,“我们有你的所有资料,在这里,在印度,你属于非法入境。当然,考虑你的特殊身份,我们不会在这件事上追究你的责任。请你配合我的下属和陈渊先生,做一些必要的检查,然后陈渊先生会负责将你送回莫斯科。”

  温寒慢慢抬眼。

  一个个影子重叠着,背对着远处废墟里用来照明探照灯的灯光,每个人都陷在黑暗的轮廓里。

  无论是这个官员,还是陈渊,程伽亦,甚至是孟良川……

  程牧云你告诉我,

  你想要我做什么?我能为你做什么?

  她混乱地想着,在官员再次的官腔里,被一直负责监视程牧云的其中一个女特警扶起来。跟着众人,上了一辆普通的越野车,在她落座后,车窗上黑帘子被放下来。

  她左侧是孟良川,身前是陈渊和程伽亦。

  车子颠簸着,开了很久,途中,因为颠簸,窗帘被掀开了一角。她看到了月色下熟悉的景色,向日葵田野。那天程牧云就是在这个地方,告诉她,他爱她。如果能再来一次,他愿意为她而活。

  很快,车子停下来。

  这个破旧的小院子,温寒没来过,上次她被付一铭中途丢到向日葵田,全程都在等待着。

  她看了看四周,很多荷枪实弹的人在沉默地注视她。

  这让她想起,在山寨外第一次见到程牧云以外的人。他缠绕着白纱布,坐在巨石上,两侧或站或立,一个个黑影叠加着绵延到她的脚下。那时候,她走上那块巨石,就感觉在走入一个毫无所知的世界。

  “温寒小姐,”陈渊抬手,指了指门,“请进。”

  温寒顿住脚步,一言不发看陈渊。

  陈渊再次重复:“请进。”

  “你痛苦吗?这么做?”温寒轻声,用俄语问他。

  陈渊面无表情回视她,第三次重复:“请进。”

  程牧云曾经放下话给所有的组员,陈渊很清楚,自己接受到的信息,和那些仍旧隐藏在黑暗中,身份不明的莫斯科行动小组组员的信息是同等的:要向对待程牧云的妻子一样,对待这位温寒小姐。

  所以,就算是温寒现在对陈渊拳打脚踢,他也不敢还手。

  就算敢,也要考虑,那些不讲情面只认族长的同伴们会如何反应。

  温寒走进去。

  她身后跟进来的,还有孟良川和程伽亦。

  面前的三把椅子,都空着,陈渊指了指当中那一把:“温寒小姐,请坐,例行公事问话,”随后看看了另外两位,“还有你们。”

  孟良川从鼻子里哼出声:“也真是怪了,上次审讯程老板,老子要同时被审,这次问他的女人,老子也要陪着。”

  上次负责主审讯的官员,这次是陪审,坐在最角落,咳嗽了两声:“老孟啊,配合一下,这次没那么严重。”

  程伽亦倒是没多余的话,直接坐下。

  门被关上,三个审讯员,三个被审讯的人,还有个记录员。

  这次负责提问、判断的是陈渊。

  陈渊像是不认识他们三个人,坐下来,托了托眼镜:“三位,因为刚才发生的事是人为所致,莫斯科两个行动组组长也死在了现场。所以我们例行公事,要审讯和他们两个接触最多的人。

  因为这个案子很特殊,所以审讯你们的事只能交给我,而不是当地警察,希望你们理解。在审讯后,会有人送你们回到该去的地方,也不会暴露你们的身份。直到这件事水落石出,你们才会彻底洗清所有嫌疑。当然,这期间你们可以继续正常生活,不会有人打扰你们。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by 墨宝非宝(27)】(本页完)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by 墨宝非宝(27)》上一篇

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上)--预览  
文案:
贾赦在三清像前叩首万次,终于把自己磕死了。
三清对此很为难,信徒因信仰虔诚而死,与他们结下了因果。
为了结这桩因果,三清将时光倒转,以满足贾赦最后的愿望,甚至还暗搓搓地给开了外挂。
于是,赦大老爷在穿越一世之后,又重生回了二十年前的这一天。
这一天,从扬州来的表姑娘林黛玉,刚刚登上了外祖母家荣国府的马车。
这一世,贾赦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要成为出类拔萃的,能让儿女喊出“我爹是贾赦”的那种爹。于是……
改变,就从这一天开始。
对上一篇大赦天下不太满意,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再开一篇大老爷的文,这次从红楼开篇的时候写起。
相信我,这次会有一位严肃认真的赦大老爷!
 
内容标签:红楼梦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赦 ┃ 配角:红楼众 ┃ 其它: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当扬州表姑娘进贾府时,赦大老爷方从梦中归来。这一世,贾赦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要成为出类拔萃、能让儿女喊出“我爹是贾赦”的那种爹。只是,前路漫漫又有一群拖后腿的,让大老爷举步维艰……
作者用轻松明快地语言刻画出一个大事明白、小事糊涂的赦大老爷。全文在保留了原著中人物特色的同时,大开金手指,烧水泥、制玻璃、蒸汽机、汽轮船,赦大老爷的逆袭之路,处处充满惊喜,一路走来,爽点十足。
    
    第一回 真或幻穿越又重生 初见面老爷诫黛玉
 
  “老爷,太太让人传话,说是扬州先姑太太家的表姑娘来了,问您得不得空见一见。”
  外间下人的禀报声惊动了炕上的贾赦,他猛地睁开眼睛,神情却是一阵恍惚。直到外面的人又问了一遍,才一手撑着半坐起来,一手揉着乱糟糟的脑袋。
  “就说我身上不好,就不见了,让她安心……”话说到这里,贾赦却猛地顿了顿,改口道道:“罢了,去回你太太,我等会儿过去,让她先陪着外甥女说话儿。”
  下人领命去了,贾赦呻.吟一声,敲了敲发涨的脑袋,定了定神打量起周遭来。
  这里是他的起居室,住了十来年了,却忽然间竟觉得有些陌生,他嘴里不由嘟囔了一句,“这什么梦啊,真他娘的邪门儿!”
  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疼得嗡嗡叫的脑袋才回复正常,也让他明白了自己到底遇上了什么事。
  《枕中记》中,卢生在煮锅小米饭的功夫,梦过了一生;而今他贾赦也做了一场大梦,却是比卢生还多了半辈子。
  然而,梦耶?真耶?贾赦自己都说不清楚。
  若说是梦的话,那也太过真实了。梦里的他浑浑噩噩地过了下半辈子,煊煊赫赫的接驾盛事,凄凄惶惶的抄家充军,伤痕累累的边城死战,默默无闻地死在异乡……
  他的梦并没有到此结束,反而转眼间就开始了另一段人生。从呱呱坠地到牙牙学语,从幼儿园到博士后,从大学工科教授到历史小说名家,再到八十八岁寿终正寝。明明没有属于贾赦的记忆,他却偏偏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另一辈子人生。
  而让贾赦疑惑的是,梦中的每一天,都如刀砍斧凿一般,被铭刻在他的记忆里。
  所以,那些……那些他活过的日子,真的只是在梦中么?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在他的另一段人生中,网络上有“穿越”和“重生”的说法。如果梦是真的,那么……他就是先穿越到了几百年后,过了平淡却不乏味的一辈子之后,又重生回了穿越没开始的时候?
  也就是说,他——贾赦贾恩侯,也不知是真是幻地经历了三世。
  他的第一世是荣国府的大老爷贾赦,这没什么好说的——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抱女人的老纨绔罢了。若非要说有哪点对得起列祖列宗的,怕也只有是上过沙场这点了。
  第二世,便是在那光怪陆离的现代社会度过的八十八年。在那里,他学会了……怎么做一个有益于人的人。
  而在第二世结束的时候,他又重生了,回到了“梦”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三生三世什么的……赚大了!
  贾赦在迷茫、疑惑、震惊、恍然等等之后,所剩下的便只有得意了。三生三世啊,额,虽然第一世惨了点儿,生活质量比较差,但那也是他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哼,咱胜在量多,谁还能跟咱似的!
  得意之余,贾赦忽然想到后面还有个外甥女在等着,忙披了件大毛衣裳去了后面邢氏院里。一边走贾赦一边咂嘴,他这个外甥女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六岁丧母,十岁丧父,自己的身子也荏弱单薄,父族无人不能依靠,母族人倒是多可事更多……唉,那孩子也是苦啊!
  若按照贾赦平常的性子,怕也就是感叹一声,并不会为这从没见过面的外甥女做些什么。亲生女儿他都懒得管,更别说一个外人了。可如今却不太一样了,他总觉得自己该为这个外甥女做些什么。哪怕是……好歹劝一句,别瞎了眼似的看上二房那颗凤凰蛋。
  邢氏坐在炕上跟新来的表姑娘说话,有些心不在焉的,时不时便往门口张望一眼。她本就不是个长袖善舞的人,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跟着个陌生的小姑娘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好容易听外面一声“老爷来了”,接着就是门帘一掀,走进个人来。
  她连忙下了炕迎上去,笑道:“老爷,快来看看这是谁。”说着伸手将贾赦的披风解下来,笑盈盈地指着林黛玉。
  “这便是外甥女吧,咱们甥舅之间不用如此多礼了,快坐下。”贾赦上前一步,扶住对着他盈盈拜倒见礼的林黛玉,上下打量了两眼这姑娘。
  六七岁的小姑娘,身量瘦瘦小小的,看上去有些羸弱,娇娇怯怯地垂着小脸儿。让贾赦惊奇的是,这姑娘居然长得跟他“梦”中一模一样。这也越发让贾赦觉得,他所经历的那一切,根本就不是梦,而是真的穿越、重生了一回。
  “夫人,外甥女的住处可安排妥当了?带来的人可都安置好了?你命人去琏儿媳妇那儿问问,让她们都上心些,不要糊弄事儿。”贾赦寻了个由头,将邢夫人打发出去。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并不适合被人听去。
  邢夫人面有难色,她并不想去看儿媳妇的脸色,却还是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只因她也知道,跟她家老爷是说不成理的。她家老爷,从来只认自己的理。
  屋里只剩下甥舅两个,林黛玉不禁敛声屏气,整个人缩在椅子上,小小的一团惹人怜爱。贾赦轻咳一声,话到了嘴边儿,却忽然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跟一个六岁的小姑娘,说一些大道理,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默默相对了半晌,贾赦摸了摸下巴,干巴巴地道:“既然来了舅舅家,便安心住下,就跟在自己家一样,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莫要见外。”
  想了想,贾赦觉得这话有点太过场面,便又道:“若是受了委屈,也不要憋着,只管来告诉我,自有我给你出头。”
  林黛玉心中略微诧异,道:“是。”平日总听她母亲说,这位大舅舅是个万事不理的纨绔子,却没想到会跟她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管这话是真是假,日后能不能做到,此时黛玉倒是心中一暖,对贾赦印象好了许多。
  “我们家的下人我知道,提前也跟你打好招呼,颇有些是狗眼看人低、嘴上不饶人的刁钻鬼。若是受了怠慢,或是听见什么不好听的话,也不必管他是谁,只管赏了板子就是。若是你小姑娘家的不好开口,就来告诉我去收拾他们。你可不能自个儿躲着去生闷气,偷偷掉金豆豆。”
  这话说得林黛玉小脸一红,大舅舅说的还真是她会干出来的事。自己本就有一腔寄人篱下的自怨自艾,若再受什么委屈,可不就会躲起来哭。
  “另外,老太太怕是不想让你离得远,会将你安排在自己院子了。不过,她那里还有个宝玉,时间长了总是不方便。你如今年纪小还不妨事,但过了年也就七岁了,还是跟姑娘们住一处更合适些。这件事到时若是没人提,你就来找舅舅,舅舅帮你安排。”
  见林黛玉仍是乖乖点头,贾赦想想下面要说的话,便有些尴尬,干咳两声,道:“那个……宝玉今年七岁,与你年纪仿佛,你们一处时间长了,青梅竹马的情谊必不同于旁人。只是,你听舅舅一句话,男女之间还是要有些规矩的,该有的大防还是要遵守的。那些大家都在遵守的规则,在我们无力反抗的时候,那就要遵从它。”
  说到这里,贾赦语重心长起来,“外甥女啊,你不要怪我大惊小怪,实在是女儿家的名誉大过天呢。宝玉是男孩子倒是无妨,可你们终有长大要嫁人的一天,我不想让咱家的女孩儿被人家挑剔。尤其是……名声上的瑕疵,那真是会毁掉姑娘家的一辈子啊。”
  “这些话本该是你母亲告诉你,只是她去得早,我便越俎代庖了。有些话你可能听不懂,只管记在心里吧。若是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又不想问我,不如就写信回去问问你父亲,看看他是不是同意我的话。”贾赦看着小姑娘猛然变色的脸,不由便住了嘴。
  教育小姑娘什么的,便是他几世为人,也不是强项啊。看看,吓着人家孩子了!
  林黛玉是个玲珑心肝,又聪慧敏感的,又怎会听不懂这话中的意思,当下便白了脸色,心情复杂地看了贾赦一眼。她一面感激大舅舅的教诲,一面又觉得他似乎不太喜欢自己,一见面就是这样严肃的告诫,又是名誉又是名声的,难道是认为她教养有问题?
  而同时,黛玉也觉得大舅舅似乎话里有话,她也许……的确该把这些话转述给父亲。
  贾赦沉默地看着沉默的小姑娘,由衷地希望这孩子不要喜欢上贾宝玉了。虽然,贾宝玉是他的亲侄子,可那孩子从始至终都是个孩子,始终没能长成可以让人托付终身的男人啊。
  上一回,外甥女郁郁而终,薛家姑娘同样郁郁而终……沾上他的女人,就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正当这甥舅俩无言以对的时候,门帘一掀,邢夫人带着寒气走进来,“老爷,外甥女的住处老太太那里还没安排下来。还有,二房那里命人来催了,说是等着外甥女呢。”
  “那便快去吧,时候也不早了,莫要耽误了晚饭。”听到‘二房’两字,贾赦的眼神不由一闪。这两个字,让他想起了许多不怎么愉快的记忆。
  目送林黛玉坐着车走远,贾赦长舒一口气。他能够为这个苦命的外甥女做的,也就是这些小事了。只希望,她这一生不要再郁郁而终、泪尽而亡,在女儿家最美好的年华里,悄无声息地凋谢。为了那个不能成为依靠的男人(男孩儿),不值得!                        
    
    第二回 贾恩侯一心还孽债 见贾母相见两不欢
 
  一进了书房,贾赦便斥退了所有人,将自己一个人关了起来。他坐在宽大的书案后面,没骨头一样瘫在圈椅上,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屋顶的一处,但细看之下却又发现,他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焦距,这是在走神儿了。
  如今,他差不多能够确定,那一辈子半根本不是什么梦,而是他真真正正经历过的人生。他确实死了一回又一回,但就是没死瓷实了。
  贾赦不知道他是不是曾经做过什么天大的善事,老天爷竟然如此善待于他。又是穿越,又是重生的,也许有些人会觉得活累了,可他却心怀着无法言说的感激。感激上天给他机会,让他能够弥补自己曾经犯过的错,曾经作过的孽。
  静静地窝在圈椅上,贾赦把手搭在眼睑上,遮住不听话的眼泪。从今天开始,往后二十年的往事,一幕幕地在他脑海中上演。是呀,那些明明还没有发生,但对他来说,却都已经成为了往事!
  女儿被他卖了五千两银子,出嫁不过一年便被虐待而死;大儿子娶了个败家娘们儿,干着管家的活儿,到了也没给他生个孙子出来;小儿子被养得畏畏缩缩,一场风寒便被要了命……

  这全都是他作的孽,全都是他的罪,要赎!
  如今,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他该怎么做?
  贾赦缓缓地,缓缓地坐正身子,把腰背挺得笔直。在这过程中,他的眼睛也从茫然没有焦距,变得越发明亮、坚定。他还能怎么做,当然是……
  摆脱炮灰命运,男配逆袭男主,然后走上人生巅峰,坐拥天下众美!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重生回来,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成为一个能为儿女撑腰的爹,并寿终正寝。
  寿终正寝?不要小看这个目标,身处皇权至上的时代,身为一个没落了的勋贵,想要做到这一点,是一件说简单就非常简单,但说难也非常难的事情。
  而鉴于他家有很有想法的老娘、弟弟、弟妹等,赦大老爷觉得……他应该是属于非常难的那一拨儿。想要寿终正寝,实在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至于能为儿女撑腰,这在如今的贾赦看来,倒并不是一件难事。他毕竟是穿越又重生的人士,如何趋利避害还是有些办法的。况且,他也有他的资本。
  那么,该从何做起呢?思虑了半天,贾赦觉得,还是应该先把债还掉。
  当年,太.祖几次南巡,贾家也曾有幸接驾一回。那时候银子花了个满坑满谷,大半都是从国库里借出来的。上一回他落到个充军发配的下场,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这笔一直还不上的银子。
  银子,虽然是用在了太.祖身上,却还是要他们家还的。没办法,皇家就是这么不讲理。
  不过,这事也还要从长计议。毕竟,如今荣国府的财权是掌握在老太太和二房手里,还银子的事不是他能做主的。想要换银子,就是在他们身上剜肉,想想都知道有多难。
  但,做人就要迎难而上!
  赦大老爷做了决定之后,便不再犹豫,起身便往贾母那边去。只是贾赦没想到,他的正事还没说,便先碰上一场大戏。
  刚过了穿堂,便听见上房里乱糟糟的,贾赦当是出了什么事,不由加快脚步。门口的丫鬟也尚不及通报,他便已经自己掀帘子进了屋。
  也是凑巧,正听见贾母搂着贾宝玉哄道:“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舍不得你妹妹,无法处,遂将他的玉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
  “老太太,”贾赦瞥一眼噤若寒蝉的女儿,又看看泪流不止的外甥女,不由皱眉道:“这是怎么了?乱糟糟的,可不像是您的屋子。二丫头,带你林妹妹去梳洗一二,看着小脸儿都哭成花猫了。”
  贾迎春本缩在一边,丝毫不敢卷进风波里,猛地被自己父亲点了名,不由得又惊又怕,怯怯抬头看看贾赦,又连忙收回目光去看老太太。她想听父亲的吩咐,却又不敢擅自行动,十分为难起来。
  这边贾母被人打断了话,不高兴地看过去,见是贾赦,便不由恹恹地皱了皱眉。她看了看黛玉,果然还在抹眼泪,也有些心疼了,忙叫人拧了帕子来,将黛玉叫到身边,亲手为她净面起来。如此一来,倒理所当然地将贾赦晾在了一旁。
  赦大老爷也不以为意,自己寻了张椅子坐下等着。他已经习惯他娘这样的冷淡了,哪日她若是对他笑容以对,他倒是要提心吊胆了。
  好容易等贾母觉得晾得差不多了,才将孩子们打发了,向贾赦道:“这大冷的天,你不在自己屋里暖和着,到我这儿来做什么?”她向来认为这个大儿子没正事儿,这会儿跑她这儿来,怕是没什么好事。
  贾赦抿了口茶水,道:“今儿忽然想起件事,便来跟老太太商量商量。父亲还在时,曾在户部借过一笔银子,数目还不小。算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咱们是不是筹一筹银子,慢慢还起来。”
  贾母听了一愣,诧异地看了看贾赦,这冷不丁地怎么想起这个来了。不过她很快就想到别的地方,认为是贾赦在外面不知欠了谁的银子,这怕是想着歪点子诓家里

《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by 墨宝非宝(27)》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一生一世,黑白影画 by 墨宝非宝(27)》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