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

时间: 2019-12-18 17:32:42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

   《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完结】

  此文前传是2012年写的《神之左手》,这篇是正文。(建议看此文前,先阅读前传)

  他们这群人,平均年龄二十岁左右,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却在世界各大赛事、在所有专业论坛,被称为技术帝,骨灰玩家和远古传说。

  传说之所以是传说,是因为,他们已经书写了一整个电子竞技时代。

  而这个时代,将永不落幕:

  “我们的梦想它死去了很久,过去所有的经历和荣誉,都将被再次刷新,从这一刻起。”

  ——“神之左手”

  关键字:众美男,电子竞技

  郑重说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绝对没原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情、Dt、Solo、Grunt、Gun┃配角:97、小米、All、following、inin、滑梯、宝那、艾静┃其它: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楔子私人恩怨局

  床上扔着几个笔记本电脑,还有鼠标、键盘和耳机。

  这个房间里刚结束了一场练习赛。

  此时,就剩下了艾情一个人。

  她坐在书桌旁,眼睛里倒映着屏幕上不断变幻的光影,仔细检查自己刚刚做好的游戏讲解视频。很快,她核查完视频,打开SP俱乐部官网,将视频上传到自己的主页。

  然后用私人微博转发后,关闭电脑。

  离开了房间。

  这是她第一次以SP俱乐部成员的身份来韩国。

  此一行有三十几个人,除了中国区负责人宝那和solo各自住了个独栋小别墅,余下的队员都是三人一间房。

  艾情拿着主办方提供的地图详解,绕过三栋小楼后,终于找到了宝那住的小楼。

  她伸手,按下门铃。

  一声,两声,三声……

  没人开门?

  她低头看看表。

  八点半,就是宝那和她约好的时间。

  难道都出去吃饭了?

  应该不会,宝那这个人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的,却从不会误了任何会议。

  她仔细听了听门内的声音,发现一楼的确没有人走动,只能再次按门铃,静候三分钟后,终于忍不住拨通了宝那的手机。

  很快,电话接通了:“到了?”宝那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兴奋。

  艾情嗯了声:“在楼下。”

  “抱歉抱歉,艾情,我把约你的事儿忘了,等我让小哆下楼给你开门。”

  电话挂断没多久,就听见了很明显的脚步声。

  门很快被打开,小哆探出头,对她鬼头鬼脑地做了个鬼脸,都来不及说话,又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去。

  艾情有些奇怪,等跟着他走上二楼,这种奇怪感更强烈了。

  二楼有很大的客厅和酒吧,却都没有人在,全部二十三个人都拿着啤酒和可乐,围在餐桌旁,看着这个房间仅有的三个笔记本。因为人太多,她只能看到众人的背影,还有兴致勃勃的讨论画面,至于那三个笔记本屏幕上有什么,还真看不清。

  “我们的金牌解说来了?”宝那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情,勉强移开视线,看艾情,“今天我去你微博下溜达了一圈,可真怪了,给你表白的怎么都是姑娘,还说要给你生猴子?”

  “别说猴子,还有人留言要给她生个花果山呢,”小哆笑着接话,“和solo大人的高冷路线不同,狗狗绝对是大众情人,游戏平台的最佳‘老公’人选。”

  艾情笑,走到宝那身后,也跟着扫了眼屏幕,看到是DotA2的画面:“练习赛?”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挤在那里的几个大男孩迅速给她让出了地方。

  宝那神秘摇头:“不是,我们在围观恩怨局。”

  “恩怨局?”

  恩怨局,顾名思义就是玩家用游戏的方式,解决一切现实中的矛盾。

  无论是副本中的口角、论坛上的混战、排位赛时的纠纷,还是现实里的鸡毛蒜皮小事:小到谁抢了谁的女友,谁打翻了谁的盒饭,大到两个俱乐部的粉丝大战、各国职业玩家的纠纷,都一律用一局游戏解决。

  完全像古代的决斗。

  在各大游戏平台,每天都有各种矛盾发生,自然也有成千上万的恩怨局,并不稀奇。

  只不过……究竟是什么恩怨局值得SP俱乐部这么多人围观?连SP中国区的负责人宝那和solo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作为中国最强的俱乐部,SP囊括的高手太多,几乎在电子竞技圈成为了一个奇特的传说。所谓传说,就是传言太多,真相却始终难以浮出水面。

  SP的顶尖高手,每年都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大赛事的特邀函。

  SP的顶尖高手,百分百会用马甲号,出现在战网、VS和浩方这三大平台上,所以任何一个人,都有机会碰上这些隐藏在屏幕后的,真正高手。

  “探秘SP”“揭秘SP”“戏说SP的桃色情事”只要标题挂上“SP”这两个字母,必会成为专业论坛的热贴……

  而现在,作为这些传言中的主角,

  能让他们有兴趣围观的,绝不是普通的恩怨局。

  ☆、第一卷:1/2/3

  她身后,小哆低声解释着这里的情况:“刚才,solo的徒弟开着马甲号去打排位赛,和人起了点小冲突,说是恩怨局解决。起初是闹着玩,没想到第一盘就输了,大家正好闲得无聊,就一个个轮着来,到现在为止,输赢都有,三七开。”

  “三七开?我们七?”

  “当然是我们七,要是我们输多赢少,大家也不用交流了,直接在这儿自刎谢罪算了。”小哆做了个鬼脸,看起来很轻松。

  所以,是SP成员和别人的恩怨局?

  “轮到谁了?”她问。

  小哆凭着印象给她数:“ME那一队都轮过了,IG那一队也差不多了,再打下去,老大们估计都要上了。”

  ME和IG都轮过了?

  这倒出乎她的预料。

  这次SP来了六个战队,其中五个是男队。小哆所说的两队是其中的强队,都拿过亚锦赛的冠军和各大世界赛事的前三……

  换而言之,这两支战队,就是在SP俱乐部也算拔尖了。

  作为国内最强的俱乐部,和人车轮战竟然输了三成,实在不该感到轻松。

  估计是碰上了职业选手。

  艾情的视线从屏幕上移开,看了眼与自己隔着一个餐桌的人。Solo依旧是简单地穿着件纯白色的长袖运动衫,一只手习惯性地插在裤子口袋里,低声和身边的队员说着话。

  Solo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也同时看穿了她的想法:“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这么重视这场恩怨局?”

  “对方也是职业队员?”

  “还不确定,”solo笑了声,“这里可能有你认识的人。”

  认识的人?

  她认识的职业选手实在太多了,当初和solo在一起打反恐精英时认识的,后来自己带队Dota打亚锦赛认识的,已经有太多骨灰级职业选手。而自从主攻游戏解说后,遇见的职业选手更是不计其数……

  “是grunt。”solo给出了一个简单的名字。

  grunt。

  凭借星际2一举成名。危险型选手,无法掌控,很少见。

  就在星际2游戏推出的第一年,国内大多数职业选手还在观望时,他已经开始打晋级赛,并成为那一年四大战网排名前6的唯一一名大陆选手。

  从今年年初到现在,他个人所获的比赛奖金已累计超过八十万。

  而这个人,和艾情还真有点小小的渊源。

  他险些成为艾情双胞胎姐姐的男朋友。

  不过,也只是险些而已。

  当然,重点并不在这个小八卦。

  grunt在成名后,始终没有签约任何俱乐部,也拒绝了国外知名俱乐部要他带领亚洲队的要求。包括SP也私下接触过他,可惜并没有谈妥。

  而就在五天前,他忽然宣布加入了一个很年轻的俱乐部——K&K。

  成立于去年春天,并在成立后与SP的选手在各大赛事交手,从SP手里夺走了一个冠军和三个亚军。同时,今年夏天,他们又以极高的价格接连挖走了SP的三名选手。

  这就是K&K的简短履历。

  如今,K&K将grunt收至麾下的举动,显然,已经摆出了和SP对抗的姿态。

  2.

  “不止grunt,这些马甲后藏着的人,应该都是K&K的职业选手,”宝那补充说,“而且……应该不止是K&K,可能还有其它俱乐部在围观。”

  “各大俱乐部联手,挑战我们SP喽?”有人接话。

  刚才宝那和solo虽然都在围观,但在艾情来之前,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此时他们两个这么一说,众人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老板会围观的这么认真。

  “K&K可真是来势汹汹啊。”

  刚才那几分玩心都散去,有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

  艾情倒也乐得看好戏,她拉出一张空着的椅子,坐下来。

  上一局刚结束,双方还在讨论下一个上场的人。

  就在众人准备大战三百回合时,屏幕跳出了小窗口,对方忽然提出了一个要求:“差不多一个小时了,都亮出各自的王牌,最后一战,如何?”

  宝那让人回复:“没问题。”

  虽然SP真正的DotA2战队并不在这里,而在欧洲进行表演赛。但这不妨碍宝那选出合适的选手,来进行最后一局。

  艾情正在猜想老板会点谁,就看到屏幕上又跳出了窗口:

  “最后一局就不单挑了,5打5如何?”

  五人对五人?

  宝那环视一周:“要挑五个人的话……”

  一边推测K&K的阵容,一边在脑海里组队。

  “艾情,”宝那考虑了三秒后,将这个难题丢给了她,“你选五个人。”

  “我选?”

  “对,你选,”宝那笑着说,“我和solo一直带男队,都形成固定思维了,你选比较有惊喜。”这倒是真话。

  艾情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现在比赛都分出了男女组,她哪怕是带队,也只能带女队。但在电竞这个领域,女队和男队的实力还是相差很大的,久而久之,她就觉得有些乏味了,索性转做了解说。

  而现在,有机会和另一个俱乐部的顶尖高手对局,真算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我就随便点了?”

  “随便。”

  “不是玩DotA的人也可以?”

  “完全可以。”

  “我可以主动请缨吗?”

  “太欢迎了!”

  “输了怎么办?”这可是要冒风险的。

  “输了,”宝那暧昧地笑笑,“就solo负责。”

  ……

  3.

  艾情默默在心里拉出了一个名单,宝那已经让人回复对方:“好,我们会给出一个名单,丢个你们的名单过来。”

  很快,对方有了回应。

  “这是我们的名单:瓶中鲨、补刀不落刀、OO、回归、默默默。”

  “补刀不落刀和OO?”

  有人认出了这两个马甲,是SP刚被挖走的队员的小号……

  “还有grunt和97,”有人补充,“grunt在中国战网的马甲一直公开是瓶中鲨,回归是97的马甲。他今年和grunt一起签约的K&K。”

  “他还是grunt从小长到大的朋友,去年联赛杯魔兽争霸中国区总排名第三,亚洲第四,”艾情补充,“后来生病,没有参加最后的决赛。”

  这个人她很熟悉。

  光是这四个,就已经是豪华阵容了。

  对方没有食言。

  而最后一个……

  “默默默,”有人认出了这个id,“这不是很多年前和solo交手过的?是不是,老大?”

  solo点头:“如果他没换名字的话……应该是本人。”

  “他也是职业选手?”

  “是,”solo再次肯定,顺便给出了自己的评价,“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对手。”

  艾情很慢地呼出一口气。

  所有人都只认得“默默默”这个名字,而这个马甲后的人,只有她和solo知道是谁。

  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是随便搭伙玩玩,还是……已经签约了K&K?

  Solo也看出了她的犹豫:“有问题吗?”

  “没问题,”艾情将桌子上的鼠标挑挑拣拣,拉过来一个趁手的,“这么豪门的阵容,千载难逢,没人会放弃。”

  更何况,她并不是第一次和这个人打对局。

  从CS到DotA,他们都曾有过对战。

  七年前,两个人都曾代表中国队参加过新加坡亚锦赛。

  而现在,他是她的对手。

  ☆、第一卷:4/5/6

  艾情沉默三秒,给出一个名单:

  701,小小,following……还有自己的小号appledog。

  剩下最后一个。

  她迟疑良久,最后,却没选solo,反倒看身边的人:“老板,一起来吧。”

  “我?”宝那震惊,“怎么连我都要上了?我们SP已经凋零到这种程度了吗?”

  在做SP中国区负责人之前,宝那也是名职业选手,是CSer,后来一路从领队、教练、大赛裁判长走过来,虽然私下也玩游戏,但早就不是系统训练出来的选手了。

  “没关系,老板,”艾情轻描淡写,“我也就是个解说。”

  “开玩笑,就算是十年前的CS时代,你也是第一战队的狙击手……”宝那抱怨着,但也没推辞,反倒兴致勃勃坐下来,撸起袖子,“来吧,谁先给我讲解讲解,DotA2怎么玩?”

  ……

  很快,餐桌上电脑一字排开。

  原本是1V1的恩怨局,所以这里只备了三台,一台来用两台来看。现在变成5V5,就临时拿来了两台,没想到,她打开自己面前的电脑,发现并没有装过DotA2。

  “还有电脑吗?”她摘下耳机,问宝那,”这台没有DotA2。”

  “我这台也没有。”小小也摘了耳机,有些无奈。

  这里的人都不是主攻这个项目,自然,大部分电脑都没有装载这个游戏。

  不过艾情的电脑倒是有。

  作为一名合格的解说,她每天都会有固定时间用来玩游戏。

  艾情让那个负责联系人告诉对方,自己需要回去取电脑,让对方等十分钟左右。这句话刚发过去,对方就给了回复:“没关系,DotA也可以。”

  DotA2出来之前,DotA纵横多年。

  没有哪个职业选手会说自己电脑里没装这个游戏。

  DotA,算得上是她最熟悉的游戏之一。

  她就曾是主攻DotA的职业选手。

  在座的五人一致通过对方的提议。

  她关闭现有的游戏窗口,戴上耳机,打开了桌面上的DotA图标。

  DotA,DefenseoftheAncients。

  可支持10个人同时连线的游戏,通常以对立的两小队展开对战,也就是5V5。玩家各选择一个“英雄”人物,互相配合,以摧毁对方的远古遗迹建筑为最终目的。

  简单来说,就是五个人配合,摧毁对方老家。

  无论是每个人选择的英雄角色,还是既定战术、进攻、防守、gank,稍有一人偏差,就是满盘皆输。

  这里,不是你一个人的游戏。

  个人输赢并不能决定大局,团队默契决定一切。

  而今晚……艾情并不知道对方的情况如何,但她很清楚自己这里,五个人完全是临时组合。虽然都对这个游戏很熟悉,但绝对谈不上什么默契。

  所以,她需要慎重选择英雄。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本页完)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上一篇

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下)--预览  第五十回 春闱试临机换考题 都落空绝望哭儿女
 
  二月初九的贡院门口,天没亮就聚满了赶考的举人们,皆等着大门打开,士兵搜身之后好进考场。如今天气仍冷得很,赶考举子们却都已经换上了单衣,在二月的风里发抖。
  待到天色放亮,贡院的大门终于打开,赴考的举子们开始接受搜身、然后鱼贯进入考试的单间。除此之外,还有每科都少不了的私藏夹带之人,但凡被守门士兵们查出,皆被毫不留情地扭送刑部。不但会被按律判罚,更会撸了功名永不得再入科举。
  赴考的举人虽多,排起的队伍却静悄悄的,紧张的气氛无声地弥漫着。偶尔想起的求饶哭喊声,更是增添了这种紧张感,刺激地几个考生还没等进了考场,便眼前发黑地倒在地上。
  宇文祜带着贾赦便站在明远楼上,将龙门外的一幕幕看在眼里。
  “紧张成那样,心里怕是不知道藏着多少鬼呢。”赦大老爷目送着一个昏倒考生被抬走,低声嘟囔道:“今年也是古怪,往常都是从贡院里往外抬人,今年这还没进去呢,就有好几个被抬走了。”
  “有什么好古怪的,不过是心虚罢了。今年的那所谓的考题满天飞,光是我这里便能凑出好几套来,还不知道多少举子咬牙买了呢。有了考题自然要有针对的准备,谁知道他们都准备了什么呢。有的是提前做好文章备了,有的怕就想着抄了带进来呢。”
  监考的官员都在忙着考场、考试的事,这楼上就只有他们两个闲人,宇文祜说话便没有避讳,语带嘲讽地将考前的龙蛇乱舞提出来。
  而事实上,在初发现有人倒卖考题的时候,宇文祜便命人去添了把火,那几套考题之中,也有他的贡献呢。
  大老爷闻言就笑了,勾着嘴角眯着眼睛,笑得狐狸似的,“他们怕是不知道,咬牙买下来的宝贝没一个管用的。昨儿印出来的考卷,是前儿才定的考题,就连主考手里的卷子,那都是个样子货。真想看看他们的表情啊,不知道等会儿还要往外抬多少人呢。”
  宇文祜但笑不语,只拍了拍赦赦的肩膀。提前两日出考题,一日印刷考卷,这可多亏了赦大老爷。若非他赶制出的印刷机器,这好几千人的卷子,可不是一天能够印出来的。
  目光湛然地望着下方鱼贯而入的举子们,宇文祜心中满怀期望。这里面,不知道能选出多少人具真才实学的,能够为他所用。
  如今他登基临朝已经一年有余,朝堂上多还是太上皇朝中旧臣。除了他要估计老圣人之外,手中能用之人也确实有些捉襟见肘。此次乃新朝第一次会试,正是他挑选良才的机会。也正因此,老八等人才会频出手段,想要将这次春闱搅和了。
  此次会试主考由翰林院掌院学士陆源担任,余者尚有两名副主考,及十八名考官。
  在得到考生皆已入位,贡院大门已经上锁的通报后,陆源便站起身来,整了整衣冠,道:“诸位同僚,且随本官祭拜孔圣,一同开启考卷吧。”这是每次大考的必备程序,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等陆源带队祭拜了孔圣人,准备将考卷开封发下去的时候,就听见至公堂外面有人喝了一声“慢着”。陆源心下一惊,神色莫测地抬头看过去。
  至公堂的大门被人推开,一太监打扮的人带着一队士兵走进来,其中几人手中还提着贴有封条的箱子。
  陆源认出来人,当即皱了眉问道:“怀公公,这是……”这个当儿,圣上想要干什么,会试乃是国之大事,其实能随意耽误的。
  怀仁笑着一甩浮尘,先命士兵将箱子放下,才从袖中抽出一面金牌,高高举起道:“传圣上口谕,之前礼部所备考卷全部作废。本科会试的考卷,改用咱家这次带来的卷子。陆大人,请检验封条吧。”
  “什么……这……”
  那金牌乃是如朕亲临的,考官们见了便跪了一地,恭听圣上口谕。可等怀仁此言一出,整个大堂便沸腾起来,考官们个个神色大变,顾不得金牌在上,交头接耳地低声议论起来。同时,也都把目光投向主考陆源和两位副主考。
  春闱会试,到了临发放考卷之际,忽然发生更换考题的事情,这别说是本朝,便是有科举近千年来,都是从未发生过的。这可真算的上是奇闻了,真不知当今圣上是怎么想的。
  还有,圣上于此刻来这一手,打算怎么跟老圣人交代,又如何跟满朝文武交代啊?!
  陆源是本科主考,即便心中惊疑不定,又隐隐觉得不妙,却还是得打起精神,道:“怀公公,这事从未有过,请恕下官不敢轻易从命。另外,本科考题乃是圣上同老圣人都过了目的,如今临场改题,是否也要问问老圣人的意思呢?”
  朝中如今可不是当今圣上独掌大权的,上面可还压着一位老圣人呢。陆源这话的意思很清楚,问的就是圣上您这么胡闹,老圣人知道么?!
  “老圣人那里,自有朕去回话,不必你在这里替朕操心了。陆爱卿,如今时辰已经到了,还不赶紧开封启卷,让考生们开始答题。”宇文祜缓步从外面进来,目光一一扫过考官们的神情。
  果然啊,他这个当今圣上不怎么顶用,一面如朕亲临的金牌举着,居然还有大臣要唧唧歪歪、推三阻四的。宇文祜再一次深刻感受到了颓丧,但同时也更坚定了决心——他不想也不要做个傀儡!
  “这……臣等遵旨。”在皇帝陛下的逼视下,陆源不敢再有违逆,只得磕头领命了。若只是一面金牌还好说,他还能拖一拖、推一推什么的,可如今圣上都亲自出面了,他却不敢再有拖延。
  新的试卷很快发到考生们的手上,宇文祜同赦大老爷也进到号房区域,两人皆是一身便装,身后也没跟着旁人。他俩这是玩心犯了,要看一看考生们的反应呢。
  “这、这……不对啊,不对啊……发错了错了……”
  此时考试已经正式开始,号房区域应该是寂静无声的,可偏偏能听见这样的声音传来。赦大老爷连忙一拉祜祜,奔着声音的方向就去了。
  到了地方,只看见一个穿着平常的考生,正抓着一个路过的考官低喊着。他的神情已有些癫狂,二月初的天气里却面色涨红,满头大汗的,口中嚷嚷个不停,却来来回回就只有那几句话。
  考官起初被吓得不轻,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恼怒地命人把这考生抓出单间,先单独关起来。他也是贱的,怎么就恰好从这儿过,碰上这破事儿。更可怕的是,还被圣上看在眼里,不知道落下什么印象呢。
  考生被士兵从单间里拖出来,似乎是明白了自己的下场,口中高声悲呼着,“三百两……三百两啊……我的儿子、女儿、媳妇……没了,都没了……什么都没了啊……”语气中满是绝望,从开始声嘶力竭,很快便几不可闻了。
  “堵上他的嘴!快带走,不要打扰别的考生。”考官被他这口无遮拦吓了一跳,跳着脚命令道。这话的意思实在太明显了,他一点都不想听,更不想在圣上跟前儿听。唉,早知道这科会试这么乱乎,他哪会争当这考官啊,躲都躲不及呢!
  宇文祜和贾赦两个并未靠到跟前,只是在不远处看着,自然也听到了考生绝望的哭喊。两人都是明白的,他怕是为了那买考题的三百两,卖了自己的一家大小呢!
  赦大老爷面色黑沉,紧盯着那被拖走的考生,目光颇为阴冷。因着“梦”中的经历,大老爷除了加倍补偿自家儿女外,便十分痛恨卖儿鬻女的男人,此时这男人自然招了他的眼。看他不过三十上下的样子,儿女的年纪想必不大,被卖之后还不知要吃多少苦呢。
  “此僚该当严惩。”士兵拖考生路过两人的时候,宇文祜冷冷地扫过去一眼,口中淡淡道。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唯一的,陆陆续续又从号房区域抓出好几个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考生。这些人都是买了所谓考题的,却没有一道出现在考卷上,准备了那么久的功课都白费了,一时间接受不了漏了行迹,便被时刻观察着的士兵们揪了出来。
  当然,更多买了考题的考生虽然惊异、失望,可到底还能沉得住气,又看见那些前车之鉴,也只能心里叹着晦气,然后默默答题。
  贡院内的气氛渐渐平静下来,可贡院外的热闹却才刚刚开始。
  贡院的大门刚刚关上,门外的人群都还未散去的时候,早已严阵以待的锦衣卫们,便开始行动了。一队队飞鱼服、绣春刀的锦衣卫,手持诏令破开一些官员府邸的大门,然后便是宣旨、拿人、抄家的流程。
  而深宫之中,太上皇站在高处,默默地望向贡院的方向。虽然贡院的大门关着,可没耽误他知道贡院里发生的事情。会试前考题满京城飞,老四却毫无动静,甚至还插了一手。他原还打算看老四如何收场,却没想到老四竟来了这么一手,连他都给瞒住了。
  贾赦,贾恩侯!这个小子……太上皇捻着胡须笑了。                        
    
    第五十一回 消息来船队满载归 求青史君臣传佳话
 
  因有皇帝陛下亲自坐镇,乾元二年的春闱顺利结束,二月十八日正式开始阅卷工作。所有合格考卷从受卷所转到弥封所,再转到誊录所,最后送到掌卷所交给各考官批阅。
  赦大老爷并没参与这一套流程,早一拍屁股走人了。用老爷他的话来说,他就不给人家添乱了,十分地有自知之明。只是临走的时候,特意又拽着祜祜千叮咛万嘱咐,别忘了给他挑几个学问好的落榜举子,他那老儿子还等着开课呢。
  可即便回了伯爵府关上大门,外面的动静还是不断地传进来。今儿锦衣卫又抄了谁的家,明儿当今有罢了谁的官,后儿个谁又畏罪自尽了……每每听到这样的消息,赦大老爷便唏嘘不已。
  亏得老爷他下手快啊,提前把琏儿从锦衣卫捞出来了,不然经过这么一回,还不知道得罪多少人呢。若是他自己的话,倒是不怕得罪人,左右都有祜祜在背后站着呢。可琏儿又不一样,日后他与祜祜总有不在了的时候,琏儿若弄得满朝皆敌,怕是就……
  会试之后便是殿试,转眼就到了四月末,宇文祜钦点出一甲三名进士。之后,又是跨马游街,又是琼林盛宴的,又是庶吉士朝考,但关注的人却已经不多了。
  因为,去年出海的远洋船队,就要回来了。
  从去年五月份出海以来,历时近一年的时间,远洋船队终于有消息传来,不日便将到达宁波港。所有船只将在宁波卸货,并休整几日之后,便即北上天津。
  虽然大老爷已经知道船队大致的收获,却还是急得屁股上长钉一样坐不住。若非有皇帝陛下看得紧,怕是都要插上翅膀飞到江南去了。不能第一眼看见远洋船队归来,将成为老爷他平生第一憾事啊!
  就在赦大老爷坐立不安、翘首以盼,就差直接撂挑子偷跑的时候,伯爵府外来了一人一骑。大老爷听到通报之后,立刻笑得嘴都咧到耳朵后头了,也不管自己还光着脚呢,撒丫子就往外跑。
  来人是个脸膛黑红的青年汉子,风尘仆仆地带着一身的海腥味儿。大老爷看见人之后却一点嫌弃也没有,一把就将人抱住,哈哈大笑起来,口中还嚷嚷着,“回来了,回来了,可回来了……”。那模样儿,比人家亲爹都亲。
  汉子的亲爹——周奇大管事,被他家爷挤到一边不说,还狠狠地被踩了下脚,无奈地呲牙咧嘴着。也不知道是被踩得太疼了,还是嫌弃他家爷碍事。
  这青年汉子正是周奇的长子,名叫周昆仑,今年刚刚二十一岁。去年船队要出海的时候,这小子便死求活求地要跟去。大老爷本是不同意的,毕竟受如今的船只条件所限,远洋出海的危险性太大,船队又是第一次走远程,他不放心让自己视为子侄的小子去冒险。
  但奈何昆仑自己闹得厉害,周奇也拗不过他同意了,大老爷只好也点了头。只是在临行之前,将这小子好一通操练,力争让他就算流浪孤岛,也能像那谁一样活下来,还活得滋润。
  如今见这小子平安回来了,虽然在海上晒得黑红黑红的,但到底平平安安的,赦大老爷这心里高兴啊!激动之下,就把人家爹的位置给挤了。

  “快跟我说说,这次航行怎么样,咱们的人手和船只损失如何?大洋洲那边是个什么状况,西洋那边的船只可有过去?非洲那边的金矿可有问出来,还有那些亮晶晶的钻石呢?西洋人是不是还爱丝绸和瓷器,他们的金银可还好赚?我特别要求的那些东西,可都有找到……”
  待回到书房里,赦大老爷一边亲手倒了茶给昆仑,一边便迫不及待地问起来。这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昆仑都已经干了两壶茶了,他仍在滔滔不绝地问着。
  周奇在边上看得想笑,却也没拦着他家爷。他知道,这一则是船队的人回来了,爷心里高兴;二则也是看见了儿子,爷悬着的心放下了。这气一松,便有些绷不住。当初儿子去的时候,爷就不放心得很,这一年虽没听他总提起,但周奇知道爷心里一直惦记着儿子的安危呢。
  “船队如今仍在宁波休整,我是一上了岸,便快马赶回来的。”好容易等到大老爷喘气儿的功夫,昆仑连忙说道:“我估摸着再有个半月功夫,船队就能赶到天津,到时候老爷就能亲眼看看了。”
  “这一趟出去,倒是没碰到什么大风大浪,船只和人手上的损失倒是不大。这回咱们自己的船共有一百二十一艘,只有一艘因触礁搁浅了,其他的虽然有些损伤的,但好歹都回来。人手上的损失也不大,除了有十来个是生病没的,还有八十多位死在同当地人的争斗中。”
  说到人员损失的时候,昆仑的神情和声音都显得落寞,便是赦大老爷听了也默然一叹。这种开拓海洋的事情本就少不了牺牲,如今这样的损失已经是侥天之幸了。可即便早有心理准备,赦大老爷还是有些难受,半晌张嘴问了句,“有我认识的没?”
  “……金陵贾家,有位大叔,没了。”昆仑沉默了会儿,才吞吞吐吐地说道:“他,在船上提起过您,说是您给的安家费很厚,死了也值会老本儿了。”
  昆仑这话本意是宽慰大老爷的,可在他听来便更不是滋味了,讷讷了半晌,才听见说:“这么说,是我亲手把他送上船的啊……他家里还有旁的人么,可知道怎么安置的?”
  “有、还有一个儿子。”昆仑见老爷这模样,又被他爹瞪了一眼,哪还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此时也不敢多说,答完便接着灌水。
  周奇见状,便接着问道:“爷不是问你那些话吗,还不赶紧一一回了。”这笨儿子忒老实了些,哪壶不开提哪壶,跟爷说这个干什么。
  “哦,我这就说。船队先是一路南下的,果然就找到了老爷说的,那四面都是海的大洋洲。那里的人还跟野人似的,身上围块兽皮就敢到处乱走,便是女人都露胳膊露腿儿的,有的还搂着奶.子呢。”这样年纪的年轻人,提到女人的时候,不自觉地语气便高起来,眼睛也亮了不少。
  “他们还是用的石头的东西,什么好用的都没有。不过随行的商人们说,那边有好多值钱的木料,小叶紫檀啊,黄花梨什么的,我们便用布匹、瓷器什么的跟他们交换伐木。另外还有许多珍珠之类的珠宝,我们也都换了。不过……”
  说到这里,昆仑顿了一下,偷觑了眼赦大老爷的脸色,才道:“不过那里也有些不太友好的,听说他们还吃人来着,找我们麻烦想抢东西,都被我们弄死了。”他方才见大老爷那么多愁善感,便有些担心这样的事让他反感,是以说之前先看看脸色。
  赦大老爷正听得入神,目不转睛地瞅着他,自然看见了这小子的小动作,转念一想便明白怎么回事。当即便笑骂他一声,没好气地道:“臭小子,我又不是不杀生的菩萨,便是心疼也只心疼自己人。像那等不服管教的土著蛮子,该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便是。只是,也莫要滥杀。”唉,老爷他还是心软啊,最后还是叮嘱了一句。
  “嗳!&rdquo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