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念不想忘 by 墨宝非宝

时间: 2019-12-18 12:32:42

【念念不想忘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念念不想忘 by 墨宝非宝

   《念念不想忘》作者:墨宝非宝【完结】

  【内容简介】

  “记得GOSSIPGIRL里的一句话吗?如果两个人注定在一起,最终他们总会找到重温旧梦的路。”

  关键词:破镜重圆/小甜文

  内容标签:天作之和破镜重圆娱乐圈都市情缘

  主角:司念,程晨┃配角:沈蔚珏,刘夏,林昕┃其它: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正文】

  念念不想忘

  作者:墨宝非宝

  楔子

  “这辈子最大的挑战?”

  “英语四级,我考了四次才过。”

  “你志向还能再高点儿……励志点儿,我这本杂志的读者都是学生,要注意影响。”

  “英语六级,考场都没敢进……”

  于是面前人的耐心,结束在司念对于大学四六级的深深的怨愤情绪中:“司念,你和我过不去对吧?小心我封杀你。”

  “……我是想表达,即使英语不好也没什么的,条条大路赚金币。”

  司念蹲在电视柜前,努力翻着蓝光碟。

  沈蔚珏那小妮子最近成了蓝光碟发烧友,实在没人分享,就特地买了蓝光碟机送给她,每周给她刻盘送过来,努力让她也‘发烧’。

  可惜对她来说,画面是比DVD清晰,也仅是更清晰而已……

  刘夏终于认输,换了个问题:“为什么要叫《轻易放火》。”

  司念看了她一眼:“不许笑我明媚忧伤……以前写日记写过一句话‘不过匆匆过客,何必轻易放火’,觉得很有感觉,起名字时候想起来了,就用了。”

  “你怎么忽然想起写小说了?”

  为什么?

  其实一开始原因很简单。

  “本来只是想写一个人,我和他结局不算美好,想在小说里甜蜜一次。”

  刘夏假笑:“初恋吧?”

  司念不敢得罪她,只好交待:“是初恋,也是网恋,那时候才初三,也算是名副其实的早恋。本来都想不起来了,可这两年总能时不时看到他的消息,就有感而发了,”她说完,觉得不踏实,立刻又补了句,“不许问是谁……”

  “网恋?见过没?”

  “到分手都没见过,也不对,我看过他,他没看到过我,”司念龇牙一笑,“当时戴着小牙套,多丑啊,还要见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能。就是视频聊聊天,写写信什么的。”

  那时少女情怀,每次都会在结尾写上两人的名字:司念程晨。

  司念程晨,思念沉沉。

  “怎么分的?”

  “还能怎么分?被我妈发现了,断网断电话禁足,我就‘被消失’了,”早恋的隐患,当然是家长阻力啊……她唏嘘着,做了总结性发言,“等到过了一年解禁,也再找不到他了。”

  “懂了,”刘夏点头,“就是他觉得自己被狠狠地无情地甩了,你不光失恋了,还要背黑锅,可怜的孩子,”刘夏想了想,忽然发现偏离了问题,“那和放火这篇文有什么关系?”

  她倒掉洗茶水,没说话。

  “不会这么狗血吧?”刘夏联系小说背景,立刻懂了,“多年后你发现,这个和你初恋、网恋、早恋的人进了演艺圈?!艺人?”

  早知道不老实交待了……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司念含糊说:“先是演员,后来做了导演。”

  事事难料,自己这个法律系毕业的,现在也做了编剧……

  一连串‘额地娘’之后,刘夏立刻搂住司念的胳膊:“告诉我是谁,你要不说我就从阳台跳出去,太八卦了,我要转行做娱记!”

  “……你跳吧。”

  “你们见过没?你是编剧,又是拍广告的,多方位接触导演的两个职业啊。”

  “没,”她长出口气,“世界哪儿有你想象的那么小。”

  结果好好一个访谈,被八卦彻底破坏了。

  她好说歹说送走刘夏,才想起自己今天下午要去公司开会,制作公司要推荐拍摄导演。

  没想到进公司时,一帮小姑娘正围在会议室外,缩头缩脑地低语着。

  她走过去,拍了拍前台:“看什么呢,这么不淡定,公司不是天天来明星吗?”

  “Miss姐,是个比明星好看的导演,之前那个《情迷》的导演。那部戏让我哭得稀里哗啦的,连我妈都哭惨了,当时还以为这导演肯定是个女人,能把感情戏拍的那么好,可没想到是个男人,还是个这么文质彬彬玉树临风眼睛带电的帅哥……”

  程晨?!

  她刚想拨开人群进去,就彻底懵了。

  《情迷》有多火?程晨就有多火,这也是她不敢对刘夏说的原因。这两年司念有无数次和他合作的机会,都以各种借口搪塞了,可没想到拍个小广告也能碰上。

  其实当初的事放在现在,就是芝麻绿豆大的小事。

  可是猛地让自己和他见面,说:hi,我就是司念,你那个没见过,还把你甩了的初恋……

  ……还是算了。

  她拿出手机,走到走廊里,拨了沈蔚珏的电话。

  “哎呦,怎么忽然找我?”沈蔚珏咯咯笑,“我在录节目,快说快说。”

  司念清了清嗓子:“你觉得我这么多年……变声没?”

  “……应该没吧。”

  “我电话和现实的声音,有差别没?”

  “肯定是有的,”沈蔚珏哼唧了声,“不过也差不了多少。你是不是做什么错事了,净问些没营养的话,我不和你说了,老板在。”

  电话迅速挂断,她足足斗争了十分钟,决定装死到底。

  反正外企的劣根性就是别人只知道她叫Miss,熟些就叫她小M……没人会留意她的中文名……她不停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深吸口气,直接进了会议室。

  因为路上耽搁,再加上刚才在门口的耽误,此时已进入了脚本讲解阶段。所有人面前都放着一叠拍摄脚本,制片正拿着激光笔,给众人讲解。

  司念悄悄拉出椅子,坐了下来。

  程晨就坐在她斜对面。

  窗帘挡住了阳光,因为没开灯,整个会议室只剩幻灯片的白光闪烁,悄然在他的脸上变幻着。没有变,除却添了副眼镜,没有任何变化。司念看着他的侧脸,一时挪不开视线,程晨像是有所察觉,忽然回头,看了她一眼。

  目光交错而过,好在是暗处,掩盖了她的尴尬。

  初三的夏天,当自己第一次开摄像头看他时,也是这样忐忑的心情。

  不算太清晰的画面,却让心跳加速剧烈,那一眼先是惊异错愕,而后是啼笑皆非,过了很久,才托着下巴,认真去端详显示器里的人。

  脚本讲解很快结束,有人拉开了所有窗帘。

  一室阳光中,制片人笑著指着身侧的人:“这是我们这次的导演,程晨,就是之前热播的电视剧《情迷》的导演,我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定的档期。”

  程晨微侧回身子,对她点了下头。

  好在想好了借口。

  她清了清喉咙,刻意咳嗽了两声,压低声对身边人说:“这两天嗓子不好,你替我说吧。”

  于是整场会议,她只做了两件事,微笑和咳嗽。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会时不时看着自己。

  应该没问题啊。

  心虚,一定是心虚。

  司念随手翻着拍摄脚本,努力让自己置身事外。

  却没料到,正是讨论激烈时,始终没开口的程晨忽然说了句话:“我这里有润喉糖,吃一块会好些。”声音有些低,很清朗也很温和。

  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看他,又了然去看司念。

  他的声音竟然一直没变。

  司念恍惚了下:“谢谢。”因为刚才演的太卖力,嗓子是真哑了。

  程晨把一个小铁盒放在桌上,顺着玻璃桌面推向她。

  她伸手要接,却看到了京都念慈庵的牌子。当初他咳嗽,自己就买了三盒念慈庵的琵琶膏寄给他,不会这么巧吧……一念之间,小铁盒已经滑过手侧,落到了地板上。

  突如其来的声响,又一次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程晨嘴角抽了抽,仍维持着翻阅拍摄脚本的姿势,一声不响地看着她。

  第一章是我欠你的(1)

  迟到,还是迟到。

  每次都是算好时间出门,可永远不能准时到。司念进摄影棚时,一切已经准备就绪,程晨正在和代言人陈玟沟通。

  因为是拍摄薯片,他还特地吃了几片,演示吃东西时的表情。

  两个人似乎早就认识,两三句后,就开始你一口我一口,吃着薯片聊起来。阿玟的身价这几年暴涨,像这样拍一天广告就是千万入账,自然脾气也暴涨,上次和另一个导演合作,让她做个跳跃的动作,立刻脸就黑下来,说什么和自己公众形象不附……

  看看今天?

  简直是亲切的邻家大女孩。

  估计一会儿让她爬竹竿,她都乐得点头……

  “还是请名导好,”一侧助理感叹,“陈玟是出了名的难搞,你看今天多配合?”

  司念唔了声,助理又好奇问:“Miss姐,看他们好像很熟,会不会有绯闻什么的?”

  她龇牙一笑,指了指了喉咙。

  助理恍然:“还没好?不是吃了润喉糖了吗?”

  ……润喉糖又不是药。

  她看助理一副‘吃了程导牌润喉糖,包治百病’的表情,决定保持沉默。

  于是,在这个周六的早晨7点开始,她就站在摄影棚里一边装病,一边看着程晨工作。

  不得不承认,他并非是浪得虚名。

  对于他这种导演,很有可能是受朋友之托,才接下这种商业广告,顺便赚些零花钱。可看他一遍遍对陈玟的讲解,甚至是对每个打酱油的群众演员,也是耐心指导演示,任何细节都不放过。

  此时,他只是坐在椅子上,一手翻着拍摄脚本,不停扫着监视器里的画面。

  轻微的蹙眉,都是那么熟悉。

  当陈玟吃下第107片薯片的时候,终于忍不住耷拉下了脸,程晨却依旧看着监视器的回放:“表情越来越僵硬,要想象初恋的感觉,”他顿了顿,继续说,“没有任何经验,所以会紧张,小心翼翼,会不安,却也会期待,不管是苦是甜……”

  他说的一本正经,制片却在一旁不停挑眉。

  司念心虚看了程晨一眼。

  这是什么狗屁人想的创意,为什么偏偏是初恋主题。

  这两天也太憋屈了,不就是年少轻狂一次懵懂感情吗?

  心里悄然有两个声音,各自占据高地,拼命争吵着。一个说认了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还会计较十几岁的事情?另一个声音却坚持抵抗,坚决不能认,太尴尬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看到初恋男友发达了,有意攀附呢……

  如果他现在只是个小白领,奋斗在写字楼里赚房贷,自己一定会很淡定地承认身份,约他在某个有些情调的咖啡厅,告诉他当年的阴错阳差。

  两个人或许会笑笑,回忆下往昔,然后一笑而过。

  可为什么偏就是他正风生水起时,让两个人撞上?偏还就是在和自己有无数交集的领域,成绩斐然。

  不都说见初恋铁定幻灭吗?

  为什么这种定律到自己这里都成了悖论?

  司念越想越胸闷,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动作,最多也就是心里抱怨了两句,可程晨却莫名回头,她愣了下,立刻把视角挪开几度,装作是在看监视器。

  程晨只是随手拿起水瓶,拧开,喝了口:“你觉得怎么样?”

  他问她。

  刚好是一个镜头拍完,灯光道具立刻冲上去,开始摆弄下一个场景。

  两人中间坐着的制片还以为是问自己,连连说完美,说到第三个完美时,才发现是自作多情了。

  司念本以为制片这么一搭话,自己顺水推舟就可以装死了,没想到那双眼睛还是看着自己,似乎真的很在意她的意见。

  不得已,只好比了个ok的手势。

  然后,立刻摸出那个小铁盒,打开,吃润喉糖。

  摄影棚就像个时间黑洞,见不到日出日落,也自然没人留意时间。

  到助理拿来盒饭时,众人才察觉已是下午一点了。因为陈玟够大牌,制作公司特地给她留了休息室,可是她却破天荒地亲民了一次,和众人在公共休息室吃饭,还分外慷慨地让助理把自己炖的补品分给他们。

  几个人闲聊了几句,制片忽然想起什么,指着司念说:“Miss身兼数职,也是编剧,说不定以后大家还有机会合作电视剧电影。”

  完了……

  司念心头滴着血,抬起头,笑了笑。

  装哑巴的日子真是难过,好在广告周期短,只要拍一天就结束了。

  只要过了今天,就解脱了。

  她用筷子小心扒下鸡肉上的皮,又去褪鱼皮,练就了二十几年的手艺,熟练的不象话。在别人看来这孩子真挑食,可对她来说,这简直是让自己镇定的好方法。真恨不得弄上一个小时,所有人都开工了,也不至于在这里如坐针毡。

  陈玟是歌手出身,总是忍不住提到音乐的话题。

  程晨虽然只偶尔接话,却竟然颇有见解。

  “小时候组乐队,最喜欢Nirvana的歌,可惜他们早解散了,”陈玟感叹了句,问程晨,“程导喜欢谁的歌?”

  “王菲,”程晨若有所思道,“《我愿意》。”

  《我愿意》?

  司念脑中迸出了那个太熟悉的旋律:思念是一种很悬的东西,如影随形……

  正吸了一口汤,顺利被烫到了舌尖。

  她的名字,从小就最爱被人用来调侃。

  每次有人乱联系,她都会气的不行,除了当初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每次生闷气,他总会在qq上不停发着各种歌词,无一例外地包含着‘思念’两个字。看着那刷屏的歌词,总会把她所有的怒火浇灭,成功笑起来。

  太自作多情了。

  难道是多雨季节,悲伤感秋的文艺情怀发作了?

  她把汤里的排骨吃进嘴里,直到吮的干干净净一根肉丝都没有了,才吐到桌上,继续吃下一根排骨……

  南方刚才进入梅雨季节,稀稀拉拉总下雨,到四点多的时候不知谁念叨了句下雨了,她还没太在意。没想到收工时棚外早是水流成河,哪怕撑伞走出去,也肯定打不到车了。

  棚内人利索地收拾着东西,有自己开车来的,已经三三两两离开了。

  她从来都是出租车代步,平时还挺方便,遇上雨雪天却只好望天兴叹。

  “开车来的?”身后忽然有人问,“停在哪了?”

  她正是郁闷,脱口道:“打车来的,不过照现在的情况,要等雨小才有车了。”

  她说完,回头看了眼。

  世界,彻底安静了。

  很大的雨声中,不停有人脱下衣服,遮在头顶,往停车场的方向冲。不停有人说着再见,或是大声说着明天的工作安排,而程晨却站在自己身后,只离了两步的距离,似乎也在等着雨停。

  他看到司念回头看自己,笑了笑:“我也没开车。”

  从眼睛到神情,没有任何异样。

  司念噢了声,回过头继续看雨,心里却是翻天覆地开了锅。原来他早不记得自己声音了,庆幸,却也失落。或许每个人都做过这样的梦,多年后遇到许久前的恋人,总希望自己在他心里是独一无二的,恨不得他此生最爱自己,甚至只爱自己。

  人渐渐少了,空荡荡的摄影棚,只剩下两个人站在门口。

  制片料理好一切出来时,看到他们,立刻明白过来:“这么大的雨不好打车吧?你们等会儿,我找人开车来送你们。”说完,就掏出手机开始拨电话。

【念念不想忘 by 墨宝非宝】(本页完)

《念念不想忘 by 墨宝非宝》上一篇

贵族 by 青浼--预览

《[HP]贵族》作者:青浼

【文案】

斯科皮·格雷特。
在九年制义务教育尚未完成,小学毕业那一天,揣着一张不及格的小学英语试卷,他来到了霍格沃茨。

避雷指南
①没有穿越没有重生。蛇院文,不黑不洗白不OOC。
②本文坚定1V1路线不动摇。
③CP为DM/SG(Draco·Malfoy/Scorpio·Grater)
④没有修真没有修仙没有金手指,当然,也没有汤姆苏。
⑤欢迎跳坑。

内容标签: HP 魔法时刻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斯科皮·格雷特/德拉科·马尔福 ┃ 配角: ┃ 其它:

【正文】

【阿兹卡班的囚徒】

1、第一章

当猫头鹰带着斯科皮·格雷特的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录取通知书来到这遥远的东方时,他刚刚参加完小学毕业典礼,此时正在回家的路上。

他的书包里还揣着一张不及格的试卷,科目是,英语。

最美妙的是,他的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英国人,听说,据他所说,还是某个小圈子里的某种纯血贵族——但是这显然是没用的,“我们甚至买不起一线城市的房子”,妈妈的这句话封杀了他父亲所有的骄傲,斯科皮对母亲的话深以为然。

车子在小小的林荫道中缓缓驶前,前座的父母还在为他昨天成功炸掉的窗户而争吵不休。

“那是魔力暴走,亲爱的,必须是。”——这是爸爸说的。

“哦得了吧亚斯兰特,斯科皮,告诉你爸,昨天你外公教了你什么!?”——这是妈妈。

于是战火中心转移。

“……”斯科皮薄唇轻启慢吞吞地说,“华风召来。”

来自中国古老道术家庭并深以此为荣的格雷特夫人用胜利的目光瞪视格雷特先生。她的下巴几乎扬成了一个完美的180°,并用傲慢的声音说:“拿开你那可笑的小棍子,好好开你的车,格雷特先生。”

于是格雷特先生恶狠狠地将十二岁起就跟着自己的魔杖塞进裤兜里。

“啊,妈。”斯科皮眨眨眼,一张精致的小脸全部贴在了车窗上。

格雷特夫人十分温柔地回头:“宝贝,怎么了?——我觉得你应该把毕业考试的成绩单给我看看,儿子。”

“如果你的英语再不及格,我就打你屁股。”格雷特先生补充。

“有只猫头鹰。”斯科皮聪明地跳过这个话题。

“什么?猫头鹰?——啊哈!猫头鹰!我就知道会这样,儿子!我就知道!”格雷特现先生兴奋地刹了车,车子在一座古老的房子前停了下来,那只虎斑猫头鹰顺势停在了红色老爷车的前车盖上。

……

接下来的时间都被亚斯兰特·格雷特先生用在喋喋不休地谈论霍格沃茨这所英国最古老、也是唯一的一所魔法学校上。

直到坐在餐桌旁边,他依然没用拿起自己的餐具,并坚持地发表了对这所学校里四个学院的看法。

“斯莱特林,高贵与血统的象征。儿子,那是你爸爸,你爷爷所就读的学院,当然,事实上格雷特一家子都是斯莱特林,银与绿是最完美的搭配——谢谢,爸爸。”格雷特先生接过岳父递过来的银质刀具,低声道谢。

年过半百却依然神采奕奕的老头弹了弹身上白色修道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从外孙手中接过那张分别印着狮子、蛇、老鹰和獾的录取通知书,摸了摸下巴的胡须道:“那只狮子看起来更霸气一些。”

“如果你进了格兰芬多,那意味着你将拥有无数个黑子。”格雷特先生不无讽刺地咂巴了下嘴。

黑子是今年格雷特家新养的黑色大狗,斯科皮亲手从路边捡回家的——而爸爸一向不太喜欢它,并且喜欢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对它进行各种冷嘲热讽。

“黑子挺好的。”斯科皮嘟囔了一声,塞了一口米饭进嘴里。

格雷特夫人成为第三个欣赏录取通知书的人,她选择将这封信大声地朗读出来: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
(国际魔法联合会会长、巫师协会会长、梅林爵士团一级魔法师)

亲爱的格雷特先生: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
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副校长(女)
米勒娃麦格谨上

她掀起眼皮看了看那张五颜六色的录取通知书:“我不认为让儿子去一个充满了英语的地方是一个好主意,我打赌他捂得很好的书包里正放着一张不及格的英语试卷。” 余光看见儿子正不安地移动着自己的屁股,格雷特夫人露出一个“你看,我儿子”的骄傲神情,“他会把自己饿死在餐桌边,就因为不知道该怎么点菜。”

“我相信西弗勒斯会照顾他。”提起好友,格雷特先生露出一个怀念的微笑。

“是的,我当然相信。但是我更相信,在那之前,我们的老朋友先会将你重头到脚的嘲笑一遍——”格雷特夫人扫了丈夫一眼,“就为你从来没好好教过你儿子英语。”

“我会的,我会的,在他正式报告之前。”

格雷特先生郑重地向妻子承诺。

而事实上,他确实这么做了。

在那张古老的羊皮纸信件上承诺的迎接人到来之前的日子里,斯科皮将时间全部花费在试图去背诵那些一个又一个长串的单词上——最可怕的是,那些单词在他将来考英语四六级时是绝对用不上的。

在学习到“无杖魔法”这个单词时,包括外公在内的所有人都聚集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喝着下午茶。

“那是很高深的一门魔法,事实上,就算是你爸爸我,或者是你将来所有的教授们——除了那个疯颠颠的校长,没有人会在拥有魔杖的情况下使用‘无杖魔法’,只是一个小小的清洁咒——”格雷特先生抽出魔杖,敲了敲面前的茶杯低声念叨“Diffind(四分五裂)”,青花瓷茶杯立刻碎成几瓣不复存在,在妻子的怒视下,他尴尬地清了清嗓子“Enervate(恢复如初)”,就像变戏法一样,粉碎的茶杯恢复成完整的原样,格雷特先生收起魔杖,“你看,就是这两个很小的魔法,在‘无杖魔法’的情况下,也需要让人精力疲惫的高度精神集中。”

“……”全家沉默片刻。

“华风。”

老头懒洋洋地挥了挥手,茶杯慢悠悠地漂浮了起来。

屋子里唯一的女士撅撅嘴:“雷帝招来。”

茶杯四分五裂。

“………………………………”格雷特先生,“学会这俩招,儿子。你会震惊全校。”

格雷特夫人和老头子齐齐发出傲慢的鼻哼。

“Enervate(恢复如初)——至少我能让它变回原样,你们这俩个毫无美感的破坏狂。”格雷特先生郁闷地嘟囔着。

“不知道英国的雷神和风伯能不能听懂中文的召唤。”斯科皮挠挠头,郁闷地说。

“没有地域性,儿子。”格雷特夫人温和地说,“我试过在你爸爸傻乎乎地试图冲我挥他的小棍子时把他整个人扔到天上去,那时候我们就在英国的某条街道,那里全部都是你爸爸这样人。”

“嘿,那是我让着你,女士。”格雷特先生抗议,“你成功地让我在第二天的《预言家日报》上占了一个小版面,我现在还记得那个标题——‘格雷特家的堕落’,真是够了!”

回答他的是妻子欢快的笑声。

斯科皮的外公刮了刮茶碗子,老人黑色的双眸在氲湿的白色雾气后显得特别晶亮:“是的,孩子。道家的法术不分地域,有天空的地方,就有那些神明,他们会始终在看着你。”

 


2、第二章

“儿子,介于你那可怕的英语,我想没有人愿意来迎接你。”格雷特先生愉快地说,仿佛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他冲着自己的儿子眨眨眼,“作为一个父亲,我愿意陪你重温一次我上学那会儿一年级时候的采购,我能保证那绝对很快乐。

他从信封里抽出一张附录,并将它展开:

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制服]
一年级新生需要:
1.三套素面工作袍(黑色)
2.一顶日间戴的素面尖顶帽(黑色)
3.一双防护手套(龙皮或同类材料制作)
4.一件冬用斗篷(黑色,银扣)
请注意:学生全部服装均须缀有姓名标牌
[课本]
全部学生均需准备下列图书:
《标准咒语,初级》,米兰达戈沙克著
《魔法史》,巴希达巴沙特著
《魔法理论》,阿德贝沃夫林著
《初学变形指南》,埃默瑞斯威奇著
《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菲利达斯波尔著
《魔法药剂与药水》阿森尼吉格著
《怪兽及其产地》,纽特斯卡曼著
《黑暗力量:自卫指南》,昆丁特林布著
[其他装备]
一支魔杖
一只大锅(锡鑞制,标准尺寸2号)
一套玻璃或水晶小药瓶
一架望远镜
一台黄铜天平
学生可携带一只猫头鹰或一只猫或一只蟾蜍
*在此特别提请家长注意,一年级新生不准自带飞天扫帚

“哦,一支魔杖。”斯科皮眨眨眼,“妈妈讨厌那个。”

“因为那很傻。”格雷特夫人温和地说。

格雷特先生有些恼火地抬头盯着自己的夫人:“温碧华女士,你不能在一切还没开始的时候就首先教会我们的儿子学着去讨厌他的魔杖。”

“抱歉,亲爱的。”格雷特夫人像个小姑娘一样咯咯地笑着,“这是文化的差异——”

“——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格雷特先生干巴巴地接上,他的妻子耸耸肩表示同意。

而他们的儿子显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父母的争吵上,他认真地研究着自己的书单,然后发现只能看懂哪怕是标题上的几个单词,他已经不想去想象里面的内容,于是他甩了甩书单的一脚,嘲讽地发出一声嘘声:“我不能指望这些书会有中文版的,是不是?”

“我很高兴你终于发觉你背的单词还远远不够?我是否能期待从这一刻开始就再也听不见你的抱怨,儿子?”

“我会成为全校学习最差的那一个。”斯科皮认真地指出。

“不,你不会。”格雷特先生敲了敲书单,思考了片刻后最后不情愿地承认,“一年级的时候,赫奇帕奇,格兰芬多的学生的论文大多数都是一团糟,包括语法,单词。”

斯科皮尖锐地发现了问题所在:“可是爸爸,你告诉我格雷特全家都是斯莱特林!”

“……这确实是一个遗憾。”格雷特先生咂巴下嘴,“不过你现在知道了你不会是全校倒数第一,全院倒数第一没什么大不了的。儿子,斯莱特林人一向很少,你不用感觉有压力。”

格雷特夫人在一旁凉凉地插嘴:“我觉得我没办法苟同你那奇特的教育方针,亲爱的。”

格雷特先生干笑两声,最后将书单揣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他拍了拍儿子的脑袋。就在这时,小小的木门发出吱呀的声响,斯科皮的宠物黑子用鼻子拱开半掩的门,尾巴下垂一颠一颠地走到斯科皮身边,伸出爪子轻轻地推了推他的手腕。

格雷特先生挑挑眉,换上了刻薄的语气:“哦,儿子,我想你的狗有话对你说。”

“嘿,黑子。”斯科皮挠了挠大狗的耳朵,“如果你是一只猫,我就能带你去学校了。”

黑子:“……”

格雷特先生发出嘲笑的鼻哼:“可惜它就是一只狗,真是遗憾至极,是不是?Black。”

黑色的大狗冲男人呲牙,发出一声呜咽,沮丧地垂下耳朵趴地,将鼻子埋入爪子里。

斯科皮被打动了:“爸爸,我得带它去学校。”

“蟾蜍,猫头鹰或者是猫,儿子。”

“不。”斯科皮坚决地说,“我一点也不怀疑我前脚出门,后脚你就会把黑子送回大街上去。”

“精确。”格雷特先生勾勾唇角成一个刻薄的角度,坦然承认。

最后的争论结果是雷格特承诺会想办法帮儿子将这只狗弄进学校,所需要的代价是,斯科皮在去对角巷买学习用品那天不许带上它。

……

英国,对角巷。

通过一个小小的酒吧,视觉豁然开阔,格雷特父子重新站在明媚的阳光中。阳光之下,身着各种颜色质地巫师袍的男女巫师几乎在每一个角落里用英语飞快地交谈着什么,他们穿梭在各个商店之间,有些面无表情,而有些似乎很享受这难得的放松机会,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跟身边的同伴交流。

蜿蜒曲折、看不见尽头的鹅卵石铺砌的街道显得十分古老,时光就像跟酒吧外的麻瓜城市差了整整一个世纪。

格雷特先生低头看着书单,牵起斯科皮的手:“跟着我不要乱跑,儿子。”

斯科皮含糊地答应了一声,此时男孩正忙于盯着街边的每一家商店——笼子里的白色雪枭和嗷嗷叫的黑猫,被关在笼子里会试图去将同伴一分为二长着獠牙的书籍,流淌着绿色浓稠黏液的神秘橡木桶……这条古老的英国街道中,仿佛一切事物都被赋予了生命,活了起来。

“你好,格雷特,好久不见。”街边挂着“魔法植物”黄铜招牌的商店门口,一个年轻的女巫放下手中毛茸茸的小生物,在看见格雷特先生时双眼一亮。

“塞琳娜,替我向你父亲问好。”格雷特先生扬了扬下颚,语态缓慢却不失温和地回答。

“您的儿子?”女巫微笑的望向斯科皮。

“是的。”

“哦,未来的小绅士,会迷倒所有同龄少女。”女巫笑了笑,礼貌地举了个躬。

斯科皮有些紧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直到格雷特先生将他拉走。男孩这才抬头看向他的父亲:“她认识你?”

“当我上一年级的时候,她的爸爸正好快毕业。”格雷特先生将头发往后扒了扒,“但那不重要,是不是?事实上你会发现,很多人在向我打招呼。”

“难以置信。”斯科皮低声嘟囔。

“臭小子,我告诉过你,格雷特家真的拥有古老贵族血脉。”格雷特先生拍了拍儿子的后脑勺,“现在,去买你的制服。”他指了指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架商店,斯科皮注意到沾满了灰尘的牌子上面写着什么——

“什么什么长袍专卖店。”

“………………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儿子。你那可怜的英语,你妈妈的担心是正确的。”

“至少我认识‘长袍’。”斯科皮白皙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粉红的迹象,却抬高了下巴故意用傲慢嘲讽的语气说话。

“感谢你那如瀚海的知识,你不介意我没有对你懂‘长袍’这个单词而感动得流泪吧儿子?——去吧,在你制作长袍期间,我去帮你买所有要用的书。”格雷

《念念不想忘 by 墨宝非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念念不想忘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