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9)

时间: 2019-12-18 10:32:42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9)】小说在线阅读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9)

  “出来了?真出来了?”

  那个剧情歌不是顾声唱,她自然不知道进度。

  不过细想起这件事,明明是一开始是她和庚小幸在策划这件事,然后加入了完美……然后决定做剧情歌……然后决定预热,先发《剑啸江湖》……然后就是以彩排为嘘头的各位大人的预热专场……

  好吧,到现在她也没发挥什么实际作用,人家剧情歌已经出来了。

  顾声内疚了会儿,决定要礼貌地问问豆豆豆饼,自己上次交的干音有没有什么问题……以显示还是很积极的,而不只是,额,和头牌交流如何做菜……

  “你有没有在听啊,顾声!”

  “啊?”顾声茫然回答。

  “我刚才说的话,你都没听到?!”

  “没……你再说一遍,”顾声随口抓了个理由,“我刚拿到新谱子,想着怎么编曲呢。”

  “反正你会那么多乐器,随便你,”庚小幸没好气地重复自己刚才说的话,“我是听到了那首剧情歌,觉得超级棒,尤其是绝美的声音……美哭了……”

  顾声窘了下,虽然绝美人气也极高,但就是戳不中她。

  所以对于庚小幸这种语言,略微,咳咳,略微无感。

  不过声控的心情,她是绝对表示理解的……

  “估计他就是正中你的口味了。”顾声配合她。

  “你不觉得绝美的大攻音,超级无敌好听吗?”

  “额……还好。”

  “……”

  “没关系,我理解你,每个人喜欢的声音都不太一样的,”顾声灰常认真地配合她,“反正你对绝美就是……一听到就砰然心动,对不对?”

  “嗯……”庚小幸声音立刻低八度,跟小媳妇儿似的,“砰然心动……”

  “嗯……继续说正事吧。”

  顾声终于明白,自己对着本命声音,是什么样子了:

  (⊙o⊙)…非常不堪,值得唾弃……

  “对哦,正经事,嗯,”庚小幸温柔至极,“绝美说,要让你看看,因为头牌觉得效果还是不太好。但是我觉得可以了啊,绝对是我听过最好听的了啊……”

  庚小幸又抱怨了几句,顾声这边已经收到了qq邮件。

  不过,肿么都觉得非常怪异。

  为什么要自己来听?完美做出来的东西,难道还需要让她这个小透明听吗……

  顾声答应下来,挂了电话,点开音频文件。

  ……

  美爆了好吗!

  ……头牌大人,你是什么标准,竟然这样的作品还不满意……从唱到念白,从编曲到后期,词作,没有一样是不完美的……

  顾声太久没有听到这么高质量的东西,尤其里边,还有头牌的念白。

  她简直是一边激动,一边反复听,听了足足七八遍,才略微停下来。所以……这样的东西还有什么缺点,需要返工吗TT

  庚小幸……你确认,绝美大人不是逗你玩呢吗……

  她实在觉得,自己根本给不出任何话,除了好,还是好。

  想了会儿,还是决定再给庚小幸打个电话,表达自己“水平有限”,还有对这首剧情歌的森森爱慕之意。

  没想到,手机刚拿起来,就看到了几分前的微信

  ……是头牌。

  “氽珍珠螺片好吃吗?”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锖青磁的声音很低缓,在午后听着,有些浸染阳光的味道。

  顾声听着这句话,忽然就……砰然心动了。

  老天。

  顾声你不会对大人想入非非了吧……

  她对着手机出神半晌,清了清喉咙,却迟迟不敢回答。她在思考,认真仔细地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被流言蜚语搞得开始有心理暗示了……暗示头牌是对自己有意思的?!

  顾声你醒醒你醒醒!

  二次元的事不能当真啊……

  她把电脑放在手边茶几上,站起来,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暂时把想入非非都扔掉,开始和头牌正常对话:“挺好吃的,大人吃饭了吗?”

  锖青磁:“在吃盒饭。”

  好可怜……肿么可以让头牌吃盒饭TT

  “不在家?”她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

  “嗯,”锖青磁笑了声,“不是有人@你了吗?”

  (⊙o⊙)…大人,不要戳穿好吗……

  那种暧昧的微博就当做没看见好吗……

  顾声硬着头皮装傻:“额,还没来得及看微博。”

  大人不要再说下去了,拜托拜托,不要再拆穿我了。

  幸好,锖青磁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竟然问起她《剑啸江湖》的录音问题,顾声很老实地回答自己已经交了干音,就等着豆豆豆饼这个大牌策划的意见反馈了……然后,就想起了刚才听得那首歌,索性直接对锖青磁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大人,我刚才听过发来的剧情歌了,觉得特别好。”

  “嗯,是还不错。”锖青磁的声音,非常平静。

  ……

  所以,真的是绝美在逗庚小幸?

  顾声猜测着。

  锖青磁又发来一条语音:“不过,如果能在录音棚录,效果会更好一些。”

  他的语气非常清淡,像是在说着一个事实。

  不对,根本就是事实好吗。

  任何人都知道,在录音棚录制会最好,否则也不会存在录音棚这种东西了……

  顾声:“是啊,肯定会更完美一些。”

  锖青磁轻描淡写地告诉她:“不过,这个已经差不多了。”

  顾声:“嗯……”

  “《剑啸江湖》这首歌,”他的声音有些微微共鸣,有着蛊惑得温柔,“我会约好你们的时间,定录音棚。”

  “太好了,这样肯定有最好的……”

  ……效果。

  顾声戛然而止……

  录音棚?

  录音棚?!

  她看着自己的手机,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大人他,他是说……要和我一起……录音吗……

  作者有话要说:例行公事,噢不,是由衷地表白:头牌……带走我吧,或者我带走你也行……嘤嘤嘤嘤ps.(⊙o⊙)听了a大的歌会,整个人都不好了,就来更新了……虽然不是本命,但是a大也很美腻好不好TT……

  ☆、第十七章腌笃鲜(2)

  她的半截话已经发过去,锖青磁倒是意外地没有回复。

  顾声是真的被这个想法震撼了,“面基”两个字在脑子里飘来飘去……她可从没有试过要和二次元的朋友见面。虽然这和当年风极一时的网恋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只是一帮热爱古风的好友见个面,录个歌,吃个饭什么的……

  (⊙o⊙)…吃饭,这个太遥远了……

  不行,光是面基这两个字,再链接那么一堆圈内耳熟能详的名字,尤其是头牌,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在屋子里茫然转悠了半个小时,仍旧难以淡定。

  索性钻进卫生间,对着整面镜子发呆。这个样子……真的适合去见一堆圈内大牌吗?

  客厅里有手机的响声,她忙跑出去,拿起来。

  是头牌发来的语音:

  “我们七个人,有四个人都在同一个城市,明天下午三点如何?听绝美说,你后天就开学了?”

  明天?!

  顾声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那种一步步逼近末日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要见自己最喜欢的声音,还有自己最喜欢的一堆前辈,竟然,竟然不给一点儿准备时间。起码心理准备和外形准备,都要有吧,大人……

  她纠结了很久,还是对着微信说:“好……这个时间我没问题。”

  她总不能耍大牌吧?人家可是迁就自己开学的时间。

  发出去了,却忽然有些发蒙,头牌怎么知道我和他一个城市?

  微博?

  微博……嗯,自己微博的确写了所在城市,不像头牌一样是隐藏的……

  好吧TT,大人知道也非常正常。

  她和头牌大概沟通了下时间、地址,还有余下那三个不在一个城市的如何操作后,头牌顺便叮嘱她今晚早些睡,就没再发来语音。顾声看着手机,默默地摸摸地对头牌的头像说:“头牌大人……余下的二十多个小时您让我如何过……”

  顾声从衣服纠结到发型,从裤子裙子好,纠结到头发扎起来还是放下好。

  最后决定还是干干净净老老实实穿着长裤和羽绒服去吧,天寒地冻的还是老实一点儿,否则真搞得像是网友见面,或者朋友相亲一样,就真的尴尬了。照头牌和她说的,她明天能见到一起合作这首歌的豆豆豆饼、斐少和Wwwwk,还有两个纯粹无聊来打酱油的绝美、风雅颂……

  这里边,只有Wwwwk和斐少在网上爆过照,只因为两个人,前一个本身就是电台主持,一个……嗯,是配音演员,不在乎爆照。其余的还真的没见过,尤其是头牌,这个任何信息都隐藏的人就更不可能爆照了。

  不激动是假的,但她也不敢和人沟通。

  圈外的听不懂,圈内的肯定会买凶杀人,或者威逼利诱她偷偷拍照。顾声就这么从下午憋到半夜也没睡着,第二天一醒,脸色比平时苍白了不少,显然是没睡好的模样。她拿着梳子不停梳头发,梳着梳着却想起来,自己今天要返校!

  也就是说,她要背着一个星期的衣服吃的,去录音棚……然后再回学校……

  太毁形象了……

  可是也没办法,那个时间,录完已经晚上了,而且录音棚的地址离学校不远,正好顺路。她无奈,认清现实后,只得收拾衣服和食物,一样样满当当塞了整个双肩包。背上身出门的时候,娘亲大人还不忘说:“同学聚会结束,赶紧回学校,到宿舍了给我打个电话。”顾声心虚嗯了声。

  她可不敢和娘亲说,自己要见一堆从来没见过的二次元朋友。

  她可不想和娘亲讲解数个小时,来区分开网友和二次元朋友的区别……最主要的是,真的没有什么实际区别。

  地铁转两站公交车,到录音棚楼下,差不多两点半。

  (⊙v⊙)早到半小时。

  是该上去呢?还是在楼下转悠到三点再上去呢……一阵阵冷风从围巾的缝隙灌进来,真是冷啊,今天怎么就这么冷呢,不会要下雪了吧?

  她打着转悠,消磨了二十分钟,终于走进一楼电梯,上了四楼。

  电梯叮地一声打开。

  豁然开朗地一个客厅,有两个女孩子在类似前台的吧台那里,一个倒水,一个在边打电话边记录什么。倒水的那个看到顾声,笑了:“三点的棚,你是莫青成的朋友吧?”

  她愣了愣,想到微信的那个拼音,断定了是头牌的名字,点点头。

  “往里走,左手边的房间就是,已经来了几个人了,”女孩子指了指大厅沙发旁的消毒柜,“如果渴了,这里有水,可以自己出来倒,茶水间有速溶咖啡。”

  女孩子有条不紊介绍完,笑了笑,继续去喝自己那杯水。

  非常职业和迅速的一串回答。

  顾声第一次来录音棚,还担心是个太正经高端的地方,没想到这么随意和生活化。她按照女孩子所说的,走到走廊最底,路过了三四个房间,有的房间开着门,还能看到录音师在看着视频对声音,有的则是紧闭的,应该在录音吧?

  停在尽头,左手边的那间房。

  她紧张了。

  微微呼出口气,清了清喉咙。

  第一句要说什么呢,就说大家好,我是声声慢吧……好像有点儿二……

  她手放在门把手上,刚想要打开门,门就被从内拉开来,一个非常高的男人站在她面前,两个人都愣了。

  “你好。”顾声脱口而出。

  然后……年轻男人笑出了声:“声声慢?”

  “嗯。”顾声点头。

  “我是绝美杀意,”男人抿起嘴角,因为高,显得略有压迫感,“幸会啊,声声。”

  本来前半句还很正经,后边却让人窘透了。

  顾声忽然觉得很窘很热,被人学着头牌叫自己声声……

  就在她打愣的时候,绝美已经偏过身子,对着里边的人说:“头牌的金主来了哦。”

  ……

  顾声觉得他再说一句,自己一定会夺路而逃了……

  视线打开,有个戴着眼镜很白的男孩子,正翘腿坐在沙发上,听到这句话,立刻就跳起来,笑着跑过来:“金主,金主,你好,我是风雅颂。”

  ……

  “好了好了,吓到人家了……”绝美把他挡到身后。

  “有吗?声声?我有吓到你吗?”风雅颂笑眯眯看她。

  顾声摇头,强迫自己镇定:“怎么会……没有啦……”

  身后,忽然搭上来一只手。

  顾声吓着了,听到有人说:“不要欺负小妹妹,金主好啊,我是Wwwwk,就是你和头牌大人你侬我侬的时候,在旁边吃火锅的那位~”

  ……

  她发誓,她真的要哭了。

  这些人……

  “这些人啊,让开让开。”终于有个年轻女孩走上来,看上去比顾声大不了几岁的样子,穿着白色毛衣,很温柔的模样。她一把揽住顾声声,将她从三个男人的包围圈里救出来,还不忘鄙视那几个:“头牌临时来不了就算了,你们还把声声这么欺负……哼哼,”她拉着顾声在沙发上坐下来,“我是豆饼。”

  “头牌不来了吗?”顾声有些疑惑,不过看着房间里就这么四个人……

  “临时有事情……没办法,他比我们谁都忙,”豆豆豆饼也无奈,“反复嘱咐我一定要照顾好你,免得你被他们吓到。”

  ……

  好吧。

  顾声有些可惜,也觉得略微失落。

  毕竟头牌是最神秘的的存在,能见到他,应该是很多人的愿望吧?

  幸好都是认识了几个月的人,虽然大家看上去都比顾声大了五六岁的样子,倒也很快就能说到一起去。过了会儿,睡眼惺送的斐少就来了,顾声这才知道,这录音室都是斐少和人合伙开的,而这间房,从三点开始都留给了他们。

  所以大家都不着急,开了一堆零食扔到外间的桌子上,搞得像个小聚会。

  顾声边听他们闲聊,边看这间录音棚。

  外边是设备和休息的沙发、茶几。

  整面墙的玻璃,能看到隔音房间里,空无一人,还有空置的麦克设备和桌椅。

  非常干净,也非常专业。

  绝美聊着聊着,忽然想起顾声还是学生,怕她回学校太晚,很快招呼大家开始干活。其实他和风雅颂就是来凑热闹的,如果没有锖青磁,其实……就只剩了四个人,每人几句话,半个多小时就能解决一个。

  到顾声录完,也不到六点。

  她这里,能听到外间所有的声音。果然在录音棚是最好的,不光是效果好,还有专业前辈和录音师的指导。

  可惜……头牌不在……

  她坐在隔音的录音室里,听到录音师说:“可以了。”忽然就松了口气,刚想要拿下耳麦,就听到耳麦里,风雅颂忽然说:“莫青成,你万年酸奶控啊。”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9)】(本页完)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9)》上一篇

论如何征服一个傲娇 by 扶苏与柳叶--预览  
文案:
     本文绿黑,纯粹呆萌。
 
死傲娇也是能把小黑子拐回家的~
 
宝贝弟弟今天过生日,家里一堆小朋友实在看不过来,没有办法打字了QAQ......今日请假一天,明日8月28日恢复更新~
 
不要试图和作者说什么科学,作者就是一个没有逻辑的随心所欲的脑洞突破天际的妹纸!!!
 
某天,洁癖的绿间从门口意外地捡回了一只湿透的小狗。
 
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这只小狗可以便成人的啊???
 
小黑子的灵魂附到二号身上,被绿间捡回家养的呆萌故事~
 
1V1,甜文不虐~纯粹是因为绿黑的文太少,所以跑过来脑补一下而已~
内容标签:黑篮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子哲也,绿间真太郎 ┃ 配角:奇迹众人 ┃ 其它:黑子的篮球
 
 
==================
 
  ☆、捡到一只团子~
 
  这本是一个无比寻常的夜晚。
  好不容易从三台手术中脱身,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的绿间,此刻唯一的想法,便是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他走在灯火通明的路上,暖黄的灯光在他身边晕染开来,衬的他的面容愈发俊朗。黑而长的睫毛更是夺人眼球的利器,引得路上的女孩子嘻嘻哈哈向这边张望。
  只是这人身上的气息太过凛冽,一时竟也没有人敢上前搭个讪什么的。
  绿间冷着脸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随后又点开了常用的联络工具,假装不经意地看了眼某人的动态。
  那人最近一次发消息还是在三天前,照片里水色头发的青年笑的温和,被他的学生们紧紧地簇拥着,却仿佛有一种隐隐的光泽从他身上透露出来。
  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泽。
  已经两日没有任何动静了,这实在有些不寻常。绿间纤长的手指迟疑了半晌,最后还是打了几个字过去:你怎么样?我不是想关心你,只是随口问问。
  一如既往地口不对心。
  明明关心的不得了。
  可是那人的头像灰暗着,许久也没有任何消息。绿间瞪了手机屏幕很长时间,像是要把手机整个吞进去,一路盯着它往家走。
  这不科学,怎么还不回自己信息?
  他是了解那个人的,平日里总是礼貌的不得了,哪怕被烦人的要死的黄濑每天用短信轰炸,也会耐心地一条条回过去。更何况,这个时间,学校早就该放学了。按理来说,他应该立刻回自己才是。
  绿间冷静地握紧了手机。
  好想毁灭世界啊。
  他顺着熟悉的街拐了一个弯,不停地把按下去的手机屏幕给戳亮了,抿着嘴犹豫到底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可是如果打电话的话……会不会让那人觉得自己其实很在意他?给了那人这种错觉就不好了!
  绿间傲娇地想。
  那人要怎么样其实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一点~点都不想知道那人每天在干些什么!
  话虽这么说,该不会是被黄濑那家伙或被阴险的赤司拐走了吧?
  脑海里涌动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原本就超负荷的大脑立刻开始停工抗议。青年无奈地用手按揉着太阳穴,不疾不徐向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了虚弱的呜呜声。
  那是种奶声奶气的声音,可是声音里满是委屈和痛苦,听得人心猛地一软,恨不得立刻凑上去看个究竟。
  可是这里说的人中,绝对不包括绿间。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为着这孩子是个要命的洁癖!
  别说街边角落里的不明生物了,其实连他自己的病人,他都是嫌弃的。
  每回都会不厌其烦戴上一层又一层手套,决不允许那些血液沾上自己的皮肤一点半点。
  一日至少也要洗上三次澡,整个家中的地都是一尘不染,如果有什么污渍,那绿间就算是不睡觉,也一定要卷着袖子挥舞着抹布将其打扫干净。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他去看一看那个正在呜呜叫着的是个什么东西?
  开玩笑!
  绿间只会头也不回地走过去,绷着一张英俊的不得了的脸面无表情地回家!
  嘛,事情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因为这次,本想从那个不明生物身旁走过的绿间,被那含着委屈的小奶音叫停下了脚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鬼使神差,便走过去,探头仔细看了看。
  一直叫着的是只黑白相间的小狗,圆乎乎的身体像是个团子,只是腿上似乎受了伤,正有气无力瘫倒在地上低声呜咽。
  在绿间倾身下来查看时,那小东西也抬起脑袋去看他,随即就看到绿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劈中了似的猛地一颤,二话不说就伸手把它抱起来了。
  小狗猛地一僵,随后下意识挣扎了下。
  绿间不顾它的挣扎,无比严肃地将它平举到自己眼前,盯着它的眼睛一个劲的看。
  浅蓝色的、水汪汪的、又圆又大的眸子。
  怎么看,怎么和刚刚心心念念惦记着的某个人如出一辙。
  他犹豫了下,随后左右看了看,果断一把把小狗揣进了怀里。
  小狗:???
  绿间冷着脸迈开长腿,二话不说地带着自己刚刚捡回来的宠物回家了。
  绿间觉着,自己一定是中了邪。
  这只狗一定给他施了什么魔法,否则怎么解释他完全不听话的双手和双腿?
  居然这么就把一只脏兮兮的小狗给抱回家了……
  这绝对是绿间二十五年来生活中的第一次。
  他皱着眉,刚想把小狗放到地上,却看着洁白的、一尘不染的地板犯了愁。
  随即想了想,还是拎着小狗的后颈直接把它扔进了浴室。
  脏兮兮的,虽然把它捡了回来,果然还是有点受不了呢。
  所以……
  绿间无比冷静地把小狗平举起来,注视着它那双水色的、和某人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听话,自己进去,洗澡。”
  小狗:……
  是什么让这个愚蠢的人类觉得一只狗能听懂人说话?
  他呜呜叫了两声,绿间满意地把它拎起来,直接扔进了浴缸里。
  “很好,快洗吧。”
  猝不及防入了水,小狗连着挣扎了几下,毛乎乎的小爪子上粉红的梅花垫努力想抱住池壁,可那沾了水的池壁太过光滑,怎么抱也抱不住。
  于是,绿间眼睁睁看着这个湿透的毛团子哗哗沉到水底了。
  绿间:……
  这个发展好像有点不太对。
  狗难道不应该都会狗刨的吗?
  他的心里泛起浓浓的疑惑,刚想上前勉为其难搭把手,就看到毛团子用两只毛爪子捂住自己的嘴,紧紧地闭着眼睛。
  这是在干什么?
  绿间更加茫然了。
  下一秒,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只小狗在水面上漂了起来!
  绿间觉着,自己好像在看玄幻剧。
  狗他见多了,会游泳的狗他也见多了,可像人一样在水里憋气的狗……
  不好意思,他孤陋寡闻,第一次见。
  最关键的是,这个设定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明明会漂却不会游泳什么的,好像和某个人有点像啊……
  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思,他一把把正像毛扇子一样瘫在水面上的团子打捞起来,直接拉开了那两条胖乎乎的小短腿。
  他这过分豪迈的动作引得小狗一怔,随即开始拼命挣扎起来。最后被惹急了,干脆啊呜一声,吭吭哧哧用小奶牙咬住了绿间的手。
  绿间无语地把手收回来:“我只是看看你的性别,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
  奇怪的是,毛团子似乎听懂了,呜呜了两声把自己蜷成了个团。
  本就毛茸茸的,这下更像个球了。
  那、那也不行,这个地方岂能是你,说看就看的!
  “但是刚刚,我已经看到了,”绿间无比认真道,“你是公的——”
  话音刚落,他便被迎面而来的一只湿淋淋的狗爪击中了脸。
  软软的小肉垫打在脸上,并不疼,反而觉得肉呼呼的。绿间无比嫌弃地拽着小短腿把它扯下来,重新扔回浴盆里。
  “好好洗!”他冷着脸,对着满脸无辜的小狗吩咐。
  小狗在浴盆里欢快地扑腾,完全无视他的这句话。
  看不下去的绿间最后还是亲自出马,把这柔软的小东西强行按到手里,不由分说浑身上下揉搓了一遍。直揉搓的小狗全身都开始泛红,连那厚厚的绒绒的毛都遮挡不住,这才拿了块大毛巾将它一下子从头蒙到尾,无比干脆利落地拿着吹风机对着它一阵猛吹。
  小狗实在太过娇小,那吹风机的风力吹的它踉跄了一下,小脑袋歪到一边,踉踉跄跄地站不稳了。
  东倒西歪的毛团子。
  绿间看着它,嘴角不自觉便有了些笑意,以拳抵嘴轻咳了一声。
  可是这样的小动作也逃不过小东西的法眼,它嘴中呜呜地叫着,看向绿间的眼神里满是哀怨,好像在抗议对方这样虐待自己。
  那双清澈的水色眸子和某人实在是像极了,再加上这样可怜兮兮的目光……
  即使是死傲娇绿间也有点招架不住,虽然一脸的嫌弃,却还是默默把风力调小了点,顺带动作轻柔的拿梳子帮它一下下顺着毛。
  ……等等!我刚刚在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绿间猛地把手里的梳子扔了。
  不、不过是一只狗,有什么要紧的?
  哪里有必要这样伺候它?
  显得我好像很在意它似的……
  不!不行,绝对不能给它这种错觉!
  于是,冷着脸的绿间无比冷艳地转过了头,留下一头雾水的团子一个劲地叫唤,也没把人叫唤回来。
  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用毛茸茸的小爪子一下下顺着毛发,把自己成功挠成了一个无比蓬松的球。
  走路都带风、像是随时能飘上天的那种球。
  球球动了动小小的脚爪,开始慢腾腾地移动。它轻盈地从放置着吹风机的桌子上跳下来,随后一步一步移进了卧室。
  它实在是饿坏了,可是那个把它捡回来的家伙,一点喂它的意思都没有。
  毛团子就在他的脚边左转右转,拿毛茸茸的尾巴去反复扑扇他的小腿,绿间觉出了些不对,不由得低头看它。
  “你怎么了?”他冷着脸问。
  丝毫也没有考虑小狗能不能听懂他说话这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物种不同,要怎么交流?
  可是神奇的是,那团子呜咽了两声,似乎听懂了,咬着他的裤脚一个劲往一个方向拽。
  绿间干咳一声,很是勉强地迈步跟着它走了过去。
  最后的终点是厨房。
  看着那双写满渴望的眼睛,绿间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你饿了?”
  小狗悲愤地叫了几声。
  何止饿了!饿死了好么!
  怎么能这样,捡狗回家还不给狗吃的,小心我找动物协会投诉你啊!
  看懂了它的控诉,绿间抱着双臂冷哼一声:“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下,团子木着脸,彻底不想理这个明显没有智商的家伙了。
  还好这个家伙虽然智商低,做饭的手艺却是百分百的好,拿了冰箱里的排骨和蔬菜,分分钟便把色香味俱全的大餐端上了桌。

  毛团子自觉地跳到凳子上,兴奋地追逐自己的尾巴,眼巴巴地看着。
  那红色的酱汁……那浓郁的香气……
  它歪着脑袋,几乎要流口水了。
  可是绿间却勾勾手,把一盘没有经过任何后期加工的骨头堆到他的面前。
  “喏,吃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纯粹欢脱,不要试图和我说逻辑~那是什么东西?早被我吃了~
 
  ☆、水瓶座运势不大好
 
  意外成为小狗的第二天,黑子觉得他的狗生无比的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暗。
  它恹恹地抬起头,瞟了眼正在床上熟睡着的身影。
  想当年,它也是能睡床的!
  当然,睡的不是这张床。
  可是现在……却只能可怜巴巴卧在又冷又硬的地上,看着某人陷在柔软的床铺里睡的人事不省。
  黑子觉得自己有点愤怒。
  于是它爬起身来,用两只肉呼呼的小爪子努力拽着床单,吭吭哧哧往上爬,随后看着那人的睡颜呜呜了几声,果断地用梅花垫在那张还未睡醒的俊脸上按来按去。
  它绷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认真的好像在给爪子下面的人做按摩。只是按摩的工具有些特别,不是柔软纤细的小手,而是毛茸茸的狗爪。
  纤细的绒毛蹭着绿间的鼻子,惹得正在美梦中的人不安地动了动,随即毫无形象地猛地弹坐起来,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
  萌萌哒的毛团子端端正正坐在床头,一脸我什么都没干的三好学生状态。
  绿间用纤长的手指按压着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几点了?”
  他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眼镜。
  团子软软叫了几声,把手机拖过来给他看。
  此刻的绿间头发难得有些蓬松,一双浅绿色的眸子没有了眼镜的遮挡,无比清晰的下睫毛就异常地吸引人的眼球。
  许是没有说话的原因,他那种让人恨不得把他揍一顿的傲娇气场也完全消失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温和无害的邻家哥哥。
  团子端坐在他面前目不转睛地看他,觉得很是神奇。
  原来绿间君,也有这种不傲娇的时候啊……
  在记忆里,唯一能看到绿间君睡颜的时候也就是帝光的合宿了。可是绿间起的实在太早,而黑子……很抱歉,他属于那种不到点坚决不肯起床的类型。
  所以,这种状态的绿间,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他们两个人之前因为相性不太好,所以接触的机会也很少。换句话说,黑子完全不知道该跟这个人如何相处。
  如果它是被赤司君或黄濑君或青峰君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捡回了家,它都会无比开心地请求对方帮助自己。尤其是赤司君,因为赤司君是万能的。
  紫原君不行,因为他不太清楚紫原君有没有吃狗肉的习惯……而且变得这么小,似乎更容易让他碾爆了。
  而绿间君……
  它也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人求助。
  小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东西,此刻的小狗努力想摆出严肃认真的表情。可那个小圆脸配上他无比呆萌的蓝色眸子,怎么看怎么让人想狠狠揉上几把。
  戴上眼镜的绿间傲娇属性立刻回归,板着一张脸严肃道:“别跟我卖萌,看起来一点都不萌。”
  黑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以拜托绿间君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吗?
  之后,一直在旁边旁观的团子彻底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完完全全的强迫症。
  绿间的主要症状表现如下:
  早上起床时,非得用右手戴眼镜。
  穿拖鞋下床,必须先穿右边的那一只。
  甚至连穿衣服也得先穿右边的袖子!
  什么?你问团子为什么能看到绿间换衣服?
  不好意思,绿间还没有在一只狗面前的隐私意识,他很是顺手地就把睡衣扣子解开了,完全无视面前小狗瞬间把尾巴冲向他的诡异动作。
  但是即使只有一瞬间,团子也悲哀地意识到这个人的体型实在是比自己好太多了……即使做了医生,那人该有的肌肉还是照样有,那线条,真的是看得人眼热不已。
  团子郁闷地瞥瞥自己现在完全是个球的身体,无比哀怨地迈着小短腿走出去了。
  挥舞锅铲的声音伴随着晨间占卜的伴奏一起响起,趴在地毯上的小狗歪过小脑袋,便看到那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9)》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9)》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