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21)

时间: 2019-12-18 10:32:42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21)】小说在线阅读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21)

  绝美哦了声,笑眯眯看了顾声三秒,看得她毛骨悚人,才继续去问莫青成:“我刚才没破坏什么好事吧?”

  顾声正喝了口粥,险些呛到……

  “别太过分啊。”莫青成眯着眼睛,继续一口口吃豆腐,吃得那叫一个快意恩仇……

  绝美哈哈笑着,话题很快转到了自己的年度体检,他说着,就去把体检报告拿来,递给了莫青成,莫青成翻了翻:“没什么大毛病,就是平时吃的太好了,再不注意就该脂肪肝了。”绝美叹口气,看顾声:“你说,守着他,估计谁都能吃出毛病来。”

  顾声觉得这话说的也有道理,点头:“要荤素搭配,偶尔吃吃粗粮什么的,比较好。”

  绝美:“争取吧,他不在家的时候,我都吃玉米粥。”

  顾声噗嗤笑了声,低头继续喝粥。

  岂料这刚才喝了一口,绝美又语重心长补充:“所以你以后嫁给他,也一样要注意。”

  一口粥就卡在了喉咙里。

  烫得她眼泪都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绝美大人,你真是调的一手好戏……就不怕头牌以后撞破你床戏吗……

  ☆、39第三十八章椒盐蘑菇(1)

  绝美不愧是完美的老大,调戏人的功夫绝对是黑山老妖级别的。

  她一顿饭吃的是兵荒马乱。

  莫青成心心念念的粉蒸牛肉盏,吃了半口,就接到了医院电话,有心肌梗的病人要做手术。不得不说,他真心是个工作机器,放下碗筷就走了。

  她可不愿和绝美一对一吃完饭,也放下碗筷,跟着他就出了小区。后来回到学校,才发现自己中午没吃饭,晚饭也吃了几口就跑了,饿的前心贴后背,就站在校门口买了个山东煎饼,一边啃一边往宿舍走。

  忽然,身后就有人拍了肩膀。

  “我听说,你今天被绝美撞破床戏了?”庚小幸也拿着个煎饼,啃了一口。

  顾声差点一口血喷在她脸上……

  “这样吧,我试一试,如果觉得理念不合,我们可以随时解除合约。”

  这是她思考了两周后,终于在整理图书的间歇,给了玲珑剔透答复。

  在她被狠狠批斗的时期,忽然冒出和玲珑剔透的合作消息,绝对又是一个大八卦。她猜……可能会有人说,是头牌从中牵线搭桥,才能让她有此机会。

  所以她连常规的预付款都没要,直接说,先出曲。

  她站在图书馆的小扶梯上,手拍在书上,一本本轻拍过去,心猿意马地抽出了一本书,翻看了两眼,已经开始自动切换到作曲的频道。

  旋律在脑子里飘着飘着,头牌的电话就来了。

  他约了她今天吃午饭,在她的学校,可是比约定的时间竟然早了一个小时?顾声把手机拿起来,看了看附近在劳作的同学,轻声问:“我还在图书馆呢,你到了?”

  “美女,”电话里,竟然是……墨白的声音,“我求了头牌半个小时了,终于能和你说上话了,先让我哭一会儿……”

  ……

  顾声有些窘,也有些懵。

  他这是带着亲友团来和她约会吗……怎么会有墨白……

  “我来拍片子,在你们学校,初音你知道吗?”

  “嗯……”她记得她还翻过几首初音的歌呢。

  “我们要拍十四个初音妹子的合照,可是有个妹子爽约了,到现在还没来,有个妹子病了,我急着出东西啊,”墨白尽量简洁明了,生怕头牌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了,“你能不能……帮个忙,顶上一个?”

  ……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你要我cos初音?”她不太确定。

  墨白非常愉快地确认着。

  这个忙倒是不难,就是有些突然,顾声倒是没有什么可推脱的,问清楚了他们在学校的位置,很快就去了。

  她们学校的建筑很漂亮。

  这才刚春暖花开不久,就总有各种社团,或者爱好者在某个角落里拍片。

  尤其是周末,教学楼没什么学生,最适合取景。

  果然,她按照墨白所说的到了东区教学楼顶楼,就发现除了墨白他们,还有另外一组人在打光板,正拍着。

  莫青成和墨白站在顶楼的大露台边,闲聊着,看风景。

  她顺着楼梯走上去,明显发现,这两位俨然已成了众美眉眼中的风景。两个人都差不多的身高,墨白因为穿着cos的衣服,就靠着顶楼的栏杆,莫青成则索性就坐在了栏杆上……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他背后就只有蓝天白云,如果现在有人按下快门,这就是一幅完美构图的作品了。

  当然,除了他手里拿着的那杯还没开封的珍珠奶茶。

  她看到他的同时,他恰好也看到她,对着她的方向,招了招手。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这边。

  这就是头牌的魅力……虽然她相信,99%在这里的人,并不知道他就是锖青磁。顾声走过去,刚想说话,就看到墨白忽然瞪大眼睛,然后立刻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非常的夸张,连莫青成都忍不住,弯了嘴角。

  她下意识回头。

  顿时就明白了笑点。

  一个绝美佳人也刚从楼梯走上来,她戴着初音标志性的蓝色长假发,瓜子脸,浓妆,在披着的外衣下,俨然穿着非常凸显身材的露脐少女装。露台上远近站着十几个服装不同的初音,这个绝对是极品……问题是……这个“她”是沐沐……

  她忍不住想笑,这位沐沐大人还是刚出道时才cos女人,没想到这次不但肯屈尊了……竟然还穿得这么十八禁……

  沐沐披着衣服,走过来,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嘟囔着:“这个美瞳戴着不舒服……”

  说完,蓝色瞳孔的大眼睛,才默默地看向顾声:“你男人说,你不能穿这么暴露的衣服,”沐沐觉得自己的露脐装实在有些不舒服,非常郁闷地双臂抱着自己的腰,“所以就只能我穿了。”

  顾声噗嗤就笑了。

  莫青成扶住她的肩膀,把她轻轻带到自己身前,顺手就把手里热乎乎的奶茶递到她手里:“天气太冷,女孩子不能穿露脐装。”

  墨白鄙视看他,分明左眼写着“封”,右眼写着“建”。

  沐沐苦着脸,也看头牌,那双蓝色大眼睛里也分明写着:我才不相信你。

  顾声在顶楼的洗手间换了唯一一套长裤衣服,化妆师一边笑着夸她皮肤和沐沐一样好,一边给她认真上着妆,两个人聊了没两句,就听见外边有人在笑骂,听着声音,是个男人的声音。

  “哎呦,都追我到这里了?”

  “我找不到你,哪里都找不到。”是个女孩子。

  “这不找到了吗?我难得陪朋友出来,你倒是消息够灵通。”

  “你不是说不玩了吗……”女孩子已经开始哭,“你不是说不再和阿玉她们混了吗……”

  “我和你熟吗?”男人笑了两声。

  ……

  就隔着一面墙,想不听清都不行。

  接下来就很模糊了。

  她眨了眨眼睛,有些为那个女孩子不值。

  以后可长点儿心吧,哎……

  “别眨,睫毛膏还没干,我再给你涂一层,”化妆师继续给她摆弄着,“那个男人是个渣,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什么名气,现在小有点儿名了,就开始到处花小女生。哎……”

  “你混蛋!”

  忽然一声哭骂。

  顾声吓了一跳,化妆师也吓了一跳,睫毛涂在了她眼皮上。

  “我本来就是混蛋,你不就喜欢不是东西的混蛋吗?”男人笑,“你找我也没用,我又不念书,又不工作的,我没钱,你自己想办法吧……你都过了十四岁了,就是你爹妈去告我也没用,知道吗?嗯?”

  人渣……

  顾声听得咬牙切齿。

  啪地一声,非常清脆。

  她和化妆师同时睁大眼睛,动手了?

  然后就是人撞到墙面的声响。

  坏了……

  她顾不得什么,立刻就往外跑。

  未料,走廊里竟然不止两个人,而是四个?!

  刚被打的女孩子,正被沐沐单手护住。

  而视线的焦点处,竟是本该在露台上的莫青成,就在她跑出的瞬间,他已经一拳挥了出去,砰地一声,拳头撞击骨肉,毫不留情。

  被护着的女孩子懵了。

  化妆师懵了。

  猛摔到地上的男人,也彻底懵了。

  “连个小姑娘都打,你不太算是个男人。”他半蹲下身子,俯视那个人渣。

  顾声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好意外。

  好惊人。

  好暴力。

  好解气……

  这种温柔医生一扯领带,一秒变流氓的即视感……

  实在是T.T……太帅了有木有……

  作者有话要说:T.T……大人,求嫁……

  T.T……好喜欢看男人揍人渣,一个不够,沐沐快穿着小露脐装上吧……

  ps.忘了是谁@我菜谱了,觉得椒盐蘑菇挺好吃啊。。接下来就这道菜吧……

  这周还差一更是吧?=。=,明儿继续,我还没被关小黑屋呢……家里人病了,这几天,天天蹲在医院到半夜T.T……

  忽忽也PS个:登录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爬上JJ,贴个文真心不容易。。。

  ☆、40第三十九章椒盐蘑菇(2)

  “我艹,你他妈的……”男人过了两秒,终于满血复活,疯了一样爬起来,往后退了四五步,才看清面前这些人。

  沐神?怎么把这尊大神招来了……

  他啐了口,感觉嘴巴里有血腥味,立刻就怕了。

  这不认识的男人,下手太狠了……

  莫青成直起身子,没有再动手的打算。

  他今天本来就是结束了研讨会,特意来陪声声吃饭的,所以自然穿的道貌岸然,这么一动手,实在被衬衫和西裤束缚着,很别扭。

  他轻轻活动了几下手指,把自己的领带正了正,人渣惊得又退了两步。

  莫青成看人渣那怂样,微微蹙眉,上扬的眼角似乎又抬高了一些。

  男人不敢再靠近莫青成,只能对着沐沐破口大骂,“沐神,你牛逼!别以为你入圈早,你大神,就可以随便打人……”

  沐沐那双蓝色的大眼睛看了眼莫青成,又去默默看人渣,脸上分明写着:你瞎了?打你的又不是我……有本事你骂头牌啊……

  当然,他可不敢说这人就是锖青磁。

  身后那堆coser,有大半是头牌粉……他可不想场面太混乱,今天都白干了……

  这么一骂,倒是把顶楼露台上的人都招来了。

  墨白一向是个护短的人,听到有人喊沐神,立刻就提着衣服跑下来,看到挨打的是这位人渣,兴致勃勃凑过去,搭住沐沐肩膀:“怎么着,动手了?你也真敢啊,你那单手劈砖的功夫,不怕一拳把人打残了啊,这货色留给我就够了……”

  沐沐默默回看墨白,很诚实地指了指头牌。

  分明是他陪着头牌溜达来,想看看顾声准备好没有,碰到小姑娘被个人渣打……见义勇为的是头牌大人,他完全是陪衬,陪衬。

  人渣同志一见人多,就觉得底气足了些,毕竟墨白和沐沐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总不能当众真把他怎么样:“别以为你们是大社,就能欺负人,我告诉你……”

  墨白倒是出乎意料,呦了一声:“就欺负你了,怎么着?”

  “……”

  男人还真被噎住了。

  墨白挽起自己衣服袖子,走上去。

  男人硬着头皮,坚持站在原地:“怎么着……想三个打一个?我告诉你墨白,打人是,是犯法的……”

  那么多人看着,他就不信这两位真敢动手,实在不行,豁出去了他就报警……

  墨白笑了声,凑过去,随手拍了拍他的胸口,低声说:“犯法?我们这是见义勇为,懂不?我还真不是吓唬你,我家沐神他就是个警察,没事儿闲得无聊,抽个人渣怎么了?你瞧这万里无云的,不抽个人渣实在对不起这么好的天气——”

  墨白仍旧笑吟吟对着他,他左后不远处就是沐沐,右边是莫青成。

  众coser因墨白说的内容震惊了,不敢相信平日里面瘫又有些慢三拍,此时此刻如同个女神站在那里,纤腰长腿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沐沐真是个警察。

  美型又正义的警察哥哥!

  太让人想尖叫了!

  还有墨白,还有那位……那位不知道是谁的……实在太养眼,太让人热血沸腾了……

  沐沐没吭声,算是默认了,虽然……他还没毕业……

  人渣只觉得自己一对三肯定会被打残,捂着脸,啐了口:“墨白,这么多人看着呢,你敢动手,我就敢曝光你今天动手打人……”他就不信,这些早就走上神坛的人,真不爱惜羽毛……

  “我们几个,还就喜欢仗势欺人。”墨白笑。

  “大不了豁出去退圈,我也要黑死你们……”

  后半句明显心虚,弱了几分。

  墨白噗嗤一笑,又上前两步。

  他压低了声音,用着只有临近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我告诉你,刚才打你的那位,你敢黑他,他粉丝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你,不信……你就试试,看看自己还能不能继续混下去。”

  他声音很低,远处那些站在楼梯口围观的妹子们,完全听不到,看墨白笑吟吟的侧脸,猜不透他忽然说了什么。

  那男人捂着脸愣了几秒。

  “好了,赶紧滚蛋吧。”墨白拍拍他的肩。

  报警没戏,闹大没戏,还真像墨白说的,他这种人没什么正经工作,口碑也不好,再真得罪了各路神仙,就真的没混头了……

  他很快就啐了口,灰溜溜就走了。

  那个被护着的女孩子,沉默了好一会儿,也不敢靠近自带“生人勿近”气场的莫青成和沐沐,反倒是小小声对墨白说了谢谢。

  “没事没事,”墨白不太在意拍拍手,对着众人:“都散了散了啊,我美丽的十四位初音,快点拍完,我请你们去麦当劳喝咖啡……冻死我了,是谁选得天台啊,真是……”

  “我穿露脐装的,还没说冷呢……”

  沐沐实话实说,飘飘然走了。

  后来整个拍摄进行了两个半小时,终于在莫青成近乎于黑脸的情况下,搞定了,连顾声这唯一穿长裤的都有些冷了,毕竟除了手套,上半截手臂都是露在外边的。所有的cos都挤在顶层下边的那个女洗手间卸妆。

  顾声对教学楼很熟,看大家都挤在里边,索性就带着莫青成去了教师楼层的洗手间。

  她给这里的老师做过劳工,对这里最熟。可没想到,当她在楼梯处望了几眼,竟看到几个老师走过……她这一脸浓妆,蓝色的齐腰假发还戴着,绝对不能让老师看到。

  别的楼层去了也是朵被围观的奇葩……

  算了,还是回顶楼吧。

  她回身对着莫青成嘘了一声:“完了,我老师都在,我们还是回顶楼吧。”

  说完,就跑上去十几个台阶,到了两层中间的拐角处。

  “别的楼层没有能换衣服卸妆的女厕所?”他跟在她身后,因为腿长,很自然地一步两级台阶,三五步就赶上了她。

  “有,”她坦诚告诉他,“但是我不好意思穿成这样……去别的楼层,在顶楼有一堆人和我一样,也就不显眼了。”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21)】(本页完)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21)》上一篇

论如何征服一个傲娇 by 扶苏与柳叶--预览  
文案:
     本文绿黑,纯粹呆萌。
 
死傲娇也是能把小黑子拐回家的~
 
宝贝弟弟今天过生日,家里一堆小朋友实在看不过来,没有办法打字了QAQ......今日请假一天,明日8月28日恢复更新~
 
不要试图和作者说什么科学,作者就是一个没有逻辑的随心所欲的脑洞突破天际的妹纸!!!
 
某天,洁癖的绿间从门口意外地捡回了一只湿透的小狗。
 
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这只小狗可以便成人的啊???
 
小黑子的灵魂附到二号身上,被绿间捡回家养的呆萌故事~
 
1V1,甜文不虐~纯粹是因为绿黑的文太少,所以跑过来脑补一下而已~
内容标签:黑篮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子哲也,绿间真太郎 ┃ 配角:奇迹众人 ┃ 其它:黑子的篮球
 
 
==================
 
  ☆、捡到一只团子~
 
  这本是一个无比寻常的夜晚。
  好不容易从三台手术中脱身,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的绿间,此刻唯一的想法,便是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他走在灯火通明的路上,暖黄的灯光在他身边晕染开来,衬的他的面容愈发俊朗。黑而长的睫毛更是夺人眼球的利器,引得路上的女孩子嘻嘻哈哈向这边张望。
  只是这人身上的气息太过凛冽,一时竟也没有人敢上前搭个讪什么的。
  绿间冷着脸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随后又点开了常用的联络工具,假装不经意地看了眼某人的动态。
  那人最近一次发消息还是在三天前,照片里水色头发的青年笑的温和,被他的学生们紧紧地簇拥着,却仿佛有一种隐隐的光泽从他身上透露出来。
  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泽。
  已经两日没有任何动静了,这实在有些不寻常。绿间纤长的手指迟疑了半晌,最后还是打了几个字过去:你怎么样?我不是想关心你,只是随口问问。
  一如既往地口不对心。
  明明关心的不得了。
  可是那人的头像灰暗着,许久也没有任何消息。绿间瞪了手机屏幕很长时间,像是要把手机整个吞进去,一路盯着它往家走。
  这不科学,怎么还不回自己信息?
  他是了解那个人的,平日里总是礼貌的不得了,哪怕被烦人的要死的黄濑每天用短信轰炸,也会耐心地一条条回过去。更何况,这个时间,学校早就该放学了。按理来说,他应该立刻回自己才是。
  绿间冷静地握紧了手机。
  好想毁灭世界啊。
  他顺着熟悉的街拐了一个弯,不停地把按下去的手机屏幕给戳亮了,抿着嘴犹豫到底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可是如果打电话的话……会不会让那人觉得自己其实很在意他?给了那人这种错觉就不好了!
  绿间傲娇地想。
  那人要怎么样其实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一点~点都不想知道那人每天在干些什么!
  话虽这么说,该不会是被黄濑那家伙或被阴险的赤司拐走了吧?
  脑海里涌动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原本就超负荷的大脑立刻开始停工抗议。青年无奈地用手按揉着太阳穴,不疾不徐向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了虚弱的呜呜声。
  那是种奶声奶气的声音,可是声音里满是委屈和痛苦,听得人心猛地一软,恨不得立刻凑上去看个究竟。
  可是这里说的人中,绝对不包括绿间。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为着这孩子是个要命的洁癖!
  别说街边角落里的不明生物了,其实连他自己的病人,他都是嫌弃的。
  每回都会不厌其烦戴上一层又一层手套,决不允许那些血液沾上自己的皮肤一点半点。
  一日至少也要洗上三次澡,整个家中的地都是一尘不染,如果有什么污渍,那绿间就算是不睡觉,也一定要卷着袖子挥舞着抹布将其打扫干净。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他去看一看那个正在呜呜叫着的是个什么东西?
  开玩笑!
  绿间只会头也不回地走过去,绷着一张英俊的不得了的脸面无表情地回家!
  嘛,事情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因为这次,本想从那个不明生物身旁走过的绿间,被那含着委屈的小奶音叫停下了脚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鬼使神差,便走过去,探头仔细看了看。
  一直叫着的是只黑白相间的小狗,圆乎乎的身体像是个团子,只是腿上似乎受了伤,正有气无力瘫倒在地上低声呜咽。
  在绿间倾身下来查看时,那小东西也抬起脑袋去看他,随即就看到绿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劈中了似的猛地一颤,二话不说就伸手把它抱起来了。
  小狗猛地一僵,随后下意识挣扎了下。
  绿间不顾它的挣扎,无比严肃地将它平举到自己眼前,盯着它的眼睛一个劲的看。
  浅蓝色的、水汪汪的、又圆又大的眸子。
  怎么看,怎么和刚刚心心念念惦记着的某个人如出一辙。
  他犹豫了下,随后左右看了看,果断一把把小狗揣进了怀里。
  小狗:???
  绿间冷着脸迈开长腿,二话不说地带着自己刚刚捡回来的宠物回家了。
  绿间觉着,自己一定是中了邪。
  这只狗一定给他施了什么魔法,否则怎么解释他完全不听话的双手和双腿?
  居然这么就把一只脏兮兮的小狗给抱回家了……
  这绝对是绿间二十五年来生活中的第一次。
  他皱着眉,刚想把小狗放到地上,却看着洁白的、一尘不染的地板犯了愁。
  随即想了想,还是拎着小狗的后颈直接把它扔进了浴室。
  脏兮兮的,虽然把它捡了回来,果然还是有点受不了呢。
  所以……
  绿间无比冷静地把小狗平举起来,注视着它那双水色的、和某人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听话,自己进去,洗澡。”
  小狗:……
  是什么让这个愚蠢的人类觉得一只狗能听懂人说话?
  他呜呜叫了两声,绿间满意地把它拎起来,直接扔进了浴缸里。
  “很好,快洗吧。”
  猝不及防入了水,小狗连着挣扎了几下,毛乎乎的小爪子上粉红的梅花垫努力想抱住池壁,可那沾了水的池壁太过光滑,怎么抱也抱不住。
  于是,绿间眼睁睁看着这个湿透的毛团子哗哗沉到水底了。
  绿间:……
  这个发展好像有点不太对。
  狗难道不应该都会狗刨的吗?
  他的心里泛起浓浓的疑惑,刚想上前勉为其难搭把手,就看到毛团子用两只毛爪子捂住自己的嘴,紧紧地闭着眼睛。
  这是在干什么?
  绿间更加茫然了。
  下一秒,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只小狗在水面上漂了起来!
  绿间觉着,自己好像在看玄幻剧。
  狗他见多了,会游泳的狗他也见多了,可像人一样在水里憋气的狗……
  不好意思,他孤陋寡闻,第一次见。
  最关键的是,这个设定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明明会漂却不会游泳什么的,好像和某个人有点像啊……
  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思,他一把把正像毛扇子一样瘫在水面上的团子打捞起来,直接拉开了那两条胖乎乎的小短腿。
  他这过分豪迈的动作引得小狗一怔,随即开始拼命挣扎起来。最后被惹急了,干脆啊呜一声,吭吭哧哧用小奶牙咬住了绿间的手。
  绿间无语地把手收回来:“我只是看看你的性别,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
  奇怪的是,毛团子似乎听懂了,呜呜了两声把自己蜷成了个团。
  本就毛茸茸的,这下更像个球了。
  那、那也不行,这个地方岂能是你,说看就看的!
  “但是刚刚,我已经看到了,”绿间无比认真道,“你是公的——”
  话音刚落,他便被迎面而来的一只湿淋淋的狗爪击中了脸。
  软软的小肉垫打在脸上,并不疼,反而觉得肉呼呼的。绿间无比嫌弃地拽着小短腿把它扯下来,重新扔回浴盆里。
  “好好洗!”他冷着脸,对着满脸无辜的小狗吩咐。
  小狗在浴盆里欢快地扑腾,完全无视他的这句话。
  看不下去的绿间最后还是亲自出马,把这柔软的小东西强行按到手里,不由分说浑身上下揉搓了一遍。直揉搓的小狗全身都开始泛红,连那厚厚的绒绒的毛都遮挡不住,这才拿了块大毛巾将它一下子从头蒙到尾,无比干脆利落地拿着吹风机对着它一阵猛吹。
  小狗实在太过娇小,那吹风机的风力吹的它踉跄了一下,小脑袋歪到一边,踉踉跄跄地站不稳了。
  东倒西歪的毛团子。
  绿间看着它,嘴角不自觉便有了些笑意,以拳抵嘴轻咳了一声。
  可是这样的小动作也逃不过小东西的法眼,它嘴中呜呜地叫着,看向绿间的眼神里满是哀怨,好像在抗议对方这样虐待自己。
  那双清澈的水色眸子和某人实在是像极了,再加上这样可怜兮兮的目光……
  即使是死傲娇绿间也有点招架不住,虽然一脸的嫌弃,却还是默默把风力调小了点,顺带动作轻柔的拿梳子帮它一下下顺着毛。
  ……等等!我刚刚在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绿间猛地把手里的梳子扔了。
  不、不过是一只狗,有什么要紧的?
  哪里有必要这样伺候它?
  显得我好像很在意它似的……
  不!不行,绝对不能给它这种错觉!
  于是,冷着脸的绿间无比冷艳地转过了头,留下一头雾水的团子一个劲地叫唤,也没把人叫唤回来。
  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用毛茸茸的小爪子一下下顺着毛发,把自己成功挠成了一个无比蓬松的球。
  走路都带风、像是随时能飘上天的那种球。
  球球动了动小小的脚爪,开始慢腾腾地移动。它轻盈地从放置着吹风机的桌子上跳下来,随后一步一步移进了卧室。
  它实在是饿坏了,可是那个把它捡回来的家伙,一点喂它的意思都没有。
  毛团子就在他的脚边左转右转,拿毛茸茸的尾巴去反复扑扇他的小腿,绿间觉出了些不对,不由得低头看它。
  “你怎么了?”他冷着脸问。
  丝毫也没有考虑小狗能不能听懂他说话这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物种不同,要怎么交流?
  可是神奇的是,那团子呜咽了两声,似乎听懂了,咬着他的裤脚一个劲往一个方向拽。
  绿间干咳一声,很是勉强地迈步跟着它走了过去。
  最后的终点是厨房。
  看着那双写满渴望的眼睛,绿间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你饿了?”
  小狗悲愤地叫了几声。
  何止饿了!饿死了好么!
  怎么能这样,捡狗回家还不给狗吃的,小心我找动物协会投诉你啊!
  看懂了它的控诉,绿间抱着双臂冷哼一声:“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下,团子木着脸,彻底不想理这个明显没有智商的家伙了。
  还好这个家伙虽然智商低,做饭的手艺却是百分百的好,拿了冰箱里的排骨和蔬菜,分分钟便把色香味俱全的大餐端上了桌。

  毛团子自觉地跳到凳子上,兴奋地追逐自己的尾巴,眼巴巴地看着。
  那红色的酱汁……那浓郁的香气……
  它歪着脑袋,几乎要流口水了。
  可是绿间却勾勾手,把一盘没有经过任何后期加工的骨头堆到他的面前。
  “喏,吃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纯粹欢脱,不要试图和我说逻辑~那是什么东西?早被我吃了~
 
  ☆、水瓶座运势不大好
 
  意外成为小狗的第二天,黑子觉得他的狗生无比的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暗。
  它恹恹地抬起头,瞟了眼正在床上熟睡着的身影。
  想当年,它也是能睡床的!
  当然,睡的不是这张床。
  可是现在……却只能可怜巴巴卧在又冷又硬的地上,看着某人陷在柔软的床铺里睡的人事不省。
  黑子觉得自己有点愤怒。
  于是它爬起身来,用两只肉呼呼的小爪子努力拽着床单,吭吭哧哧往上爬,随后看着那人的睡颜呜呜了几声,果断地用梅花垫在那张还未睡醒的俊脸上按来按去。
  它绷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认真的好像在给爪子下面的人做按摩。只是按摩的工具有些特别,不是柔软纤细的小手,而是毛茸茸的狗爪。
  纤细的绒毛蹭着绿间的鼻子,惹得正在美梦中的人不安地动了动,随即毫无形象地猛地弹坐起来,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
  萌萌哒的毛团子端端正正坐在床头,一脸我什么都没干的三好学生状态。
  绿间用纤长的手指按压着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几点了?”
  他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眼镜。
  团子软软叫了几声,把手机拖过来给他看。
  此刻的绿间头发难得有些蓬松,一双浅绿色的眸子没有了眼镜的遮挡,无比清晰的下睫毛就异常地吸引人的眼球。
  许是没有说话的原因,他那种让人恨不得把他揍一顿的傲娇气场也完全消失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温和无害的邻家哥哥。
  团子端坐在他面前目不转睛地看他,觉得很是神奇。
  原来绿间君,也有这种不傲娇的时候啊……
  在记忆里,唯一能看到绿间君睡颜的时候也就是帝光的合宿了。可是绿间起的实在太早,而黑子……很抱歉,他属于那种不到点坚决不肯起床的类型。
  所以,这种状态的绿间,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他们两个人之前因为相性不太好,所以接触的机会也很少。换句话说,黑子完全不知道该跟这个人如何相处。
  如果它是被赤司君或黄濑君或青峰君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捡回了家,它都会无比开心地请求对方帮助自己。尤其是赤司君,因为赤司君是万能的。
  紫原君不行,因为他不太清楚紫原君有没有吃狗肉的习惯……而且变得这么小,似乎更容易让他碾爆了。
  而绿间君……
  它也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人求助。
  小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东西,此刻的小狗努力想摆出严肃认真的表情。可那个小圆脸配上他无比呆萌的蓝色眸子,怎么看怎么让人想狠狠揉上几把。
  戴上眼镜的绿间傲娇属性立刻回归,板着一张脸严肃道:“别跟我卖萌,看起来一点都不萌。”
  黑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以拜托绿间君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吗?
  之后,一直在旁边旁观的团子彻底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完完全全的强迫症。
  绿间的主要症状表现如下:
  早上起床时,非得用右手戴眼镜。
  穿拖鞋下床,必须先穿右边的那一只。
  甚至连穿衣服也得先穿右边的袖子!
  什么?你问团子为什么能看到绿间换衣服?
  不好意思,绿间还没有在一只狗面前的隐私意识,他很是顺手地就把睡衣扣子解开了,完全无视面前小狗瞬间把尾巴冲向他的诡异动作。
  但是即使只有一瞬间,团子也悲哀地意识到这个人的体型实在是比自己好太多了……即使做了医生,那人该有的肌肉还是照样有,那线条,真的是看得人眼热不已。
  团子郁闷地瞥瞥自己现在完全是个球的身体,无比哀怨地迈着小短腿走出去了。
  挥舞锅铲的声音伴随着晨间占卜的伴奏一起响起,趴在地毯上的小狗歪过小脑袋,便看到那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21)》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21)》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