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6)

时间: 2019-12-18 10:32:42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6)】小说在线阅读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6)

  “我也刚收拾好,”莫青成笑了一声,“本来想等你一起吃些好东西,慰劳自己情人节还要加班。”他说的非常简单,可偏就能让人觉得内疚……

  “下次吧,”她听得有些心神飘忽,“下次……我一定陪你吃饭。”

  “明天如何?”

  “明天?”

  (⊙o⊙)……

  莫青成似乎喝了口水,边思考边告诉她:“我明天下午去录音棚,会和风雅颂他们一起吃晚饭,约个地方,我来接你?”

  风雅颂他们?

  那就还好……起码不是两个人单独相处。不过……录音棚和她家是两个方向,完全不会顺路的样子,还是自己去省时间。

  “好……你把地址发给我,我自己坐车去就可以。”顾声探出身,摸到书桌上的纸笔。

  “也好,我有可能从录音棚出来,会比较晚。”

  莫青成倒也是爽快,说出了地址。

  她写着写着,就停下来。

  这明显是……家庭地址啊……

  难道不该是饭店吗?!

  “这是我家的地址,”莫青成不知道拆开了什么食品的包装袋,开始吃了起来,口齿不太清楚地含糊地做着说明,“我和绝美住在一起。”

  他吃东西的时候,说话总是慢悠悠的,像是一只慵懒的猫,正舔着爪子睨你,莫名就乱了人心。

  不对……

  重点不在这里啊T.T,声声慢……

  (⊙o⊙)……

  她明天要去他家……吃饭,这才是重点中的重点。

  她连同学家都很少去的,去亲戚家都觉得拘束的,现在竟然要去一个……不对,是两个大男人的家里?顾声想象了下男孩子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立刻就带入了表哥的房间,全部都是电子设备,各种游戏周边……

  头牌……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应该会有专业的录音设备……还有……吃的?

  酸奶?薯片?

  她窘了窘,忽然觉得头牌吃东西的时候,不论是当面的样子,还是现在的电话里,或是曾经从耳麦里传过来的声音都有些……萌,有些……可爱……

  捂脸,好诡异的想法T.T。

  “说定了?”莫青成在和她确认。

  “嗯……”她看着那一串地址,那一串头牌和完美的家庭住址,怎么都有种更加微妙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马上才要第三次见面……乃们是有多急啊T.T

  ps.太多人求歌会录音,最后说下,录音和屏录就在我的微博上……名字“墨宝非宝”……

  ☆、31第三十章糟辣脆皮鱼(8)

  头牌和她约的时间是下午五点。

  她按照地址摸到地方,想要按照约定给头牌打电话,正好就碰到有住户从内打开铁门,顾声想了想,收起手机,趁着门还没有关,索性走进去。

  其实……自己上去也没什么,到楼下了还让人来接,略有矫情啊T.T。

  电梯到二十四楼停下来,她走出门,发现这里格局非常好,这一层只有两个住户。她按照门房号,找到对的那个门,轻轻呼吸,让自己不紧张。

  忽然传来一阵笑声,而且是几个人的声音混杂在一起了……

  太好了,果然是有很多人在。

  她按下门铃,就听到有人在叫“绝美绝美,快去开门”,隐隐还有绝美抱怨的声音,门忽然就被打开来,是绝美。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这么早?”绝美杀意示意她,拖鞋就在旁边,“我们在打麻将,莫青成在厨房做饭,别客气啊,声声,我马上就要大杀四方了,就不招呼你了。”

  顾声嗯了一声,绝美已经非常不客气地又跑回到阳台上,在麻将桌旁坐下来。

  她换了拖鞋,就看见六七个人围着麻将桌,有参战的,有围观的,全部都很快和顾声打了招呼,就继续迎战。

  大家都把她当做了老朋友对待,她倒也瞬间轻松不少。

  就是……在去看他们打麻将,还是去厨房之间犹豫了几秒钟,也就是在这几秒里,就看到厨房的磨砂玻璃后,有个人影晃了出来。

  莫青成竟然右手拎着一条鱼,就这么走到厨房的拉门旁,对她打了个招呼:“怎么不先给我打电话?”

  他的衬衫都挽到了手肘之上,两只手都水淋淋的,身上系的蓝色围裙,没有一处不在昭告着天下,倾国倾城的头牌大人正在做饭……顾声看得有些愣,这才记起他说过喜欢自己做饭:“我到楼下碰到有人开门,就直接进来了……”

  “这样多好,”风雅颂柔着声音,打了个哈欠,“客气什么啊,不用客气。”

  “对啊,这天天客气着,怎么过日子?”Wwwwk拿过手边的遥控器,把温度调低高了一些,“又不是外人。”

  众人正调侃着,豆豆豆饼忽然就从头牌身后探头,推了推他的肩:“头牌大人,快让开。”头牌错开个身子,就看见她端着一盘鲜红的草莓走出来,显然是刚刚洗干净的,她边吃着,边走到声声面前,也拿起一个递到她嘴巴里:“很甜。”

  顾声正被调侃的尴尬,就势咬住草莓,嗯了声。

  是很甜。

  特别特别甜……

  豆豆豆饼笑了声:“要看我们打麻将,还是去看头牌做饭?”

  “我……帮帮他吧。”

  让她无时无刻不受调侃,她可应付不过来……还不如去厨房对着头牌。

  “嗯,去吧,”豆豆豆饼耸肩,“不过,他是大厨,根本就不用帮忙。”

  顾声默不作声把自己的背包放在客厅沙发上,感觉头牌还站在厨房门口,立刻很有觉悟地挽起自己的衣袖,走过去:“我来帮你吧?”

  他盯着她看了两秒,忽然就笑了:“不用。”

  “比如帮你洗菜?切菜,我还是会的。”她求饶看他,想跟着他进厨房,不愿意到阳台上被众人围观……

  莫青成又看了她两秒,视线移到了客厅一角的冰箱那里:“要不要喝水?我也有些渴了,把冰箱里的橙汁拿出来,我们一起喝?”

  “好。”她转身,去开冰箱门,拿出一盒。

  就听到身后风雅颂也凑热闹地呼唤:“声声,我们也渴了~”

  “冰箱里有四盒橙汁,自己去拿。”莫青成很简单地驳回申请,转身进了厨房,顾声果断选择没听见,也跟着他进了厨房。

  他家的厨房很大,好像就是为吃货准备的一样。

  器具一应俱全,厨房装修是白色和暖橙为主,在灯光下显得特别温暖,她从杯架上拿下两个玻璃杯,各倒了半杯,自己先喝了一口。

  冰凉酸甜,很舒服。

  等到想要把他的杯子递给他,却发现他已经在水池继续收拾那条鱼,一丝不苟,也非常利索的手法……关键是,他没有手来拿杯子啊……

  可是……他说……他渴了……

  她纠结着,看着他的侧脸,犹豫了会儿,终于拿起玻璃杯走到水池边,轻声问他:“你要喝橙汁吗?”

  就这么几个字,心里就慌慌的。

  竟然又怕他说不喝,拒绝自己,又怕他说喝,那么自己就要……

  莫青成循声抬头,看了一眼她,又把视线移向玻璃杯,很简洁地嗯了一声。

  T.T……

  她握着玻璃杯,慢慢凑过去,碰到他的嘴唇,然后非常谨慎认真地抬高玻璃杯底部,让橙汁慢慢地流入他口中。

  她慢慢呼吸着……

  努力只看玻璃杯,不看近在咫尺的脸。

  手都软了,快拿不住杯子了T.T……

  “好了,谢谢。”

  他不再喝,嘴唇离开了杯口。

  “不用。”

  顾声两只手握住杯子,放回到大理石台上。

  头牌开始清洗那条鱼,放到了木质的案板上,从头到尾都是非常娴熟,顾声觉得自己完全在打酱油,非常不好意思地问了句:“分配我点儿事情做吧?”

  “真想做?”他笑了声,淡淡的尾音,销魂极了。

  “嗯。”

  莫青成边在鱼一侧打上了花刀,先对着外边的人吩咐了句:“绝美,去收拾一下饭桌,要开始做菜了。”

  绝美应了声。

  “我教你做菜吧,”莫青成的声音,在她身边说着,“这道菜比较好做,糟辣脆皮鱼。”

  “好。”

  “像这样,在鱼身两侧,打花刀,”他在鲤鱼身体另一侧,一道道,斜着切下去,鱼肉均匀的被分开,却还连着骨,“然后把预先调好的鸡蛋芡粉调配好,加些盐,均匀涂抹在鱼身上。”

  莫青成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边的碗,均匀涂抹着。

  手法极其温柔细致。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面教她,而不像往常只是通过声音……如此美声、美食和……美人在面前教授,顾声觉得自己就是想要认真记住,都很难了……

  尤其,他就在自己身侧。

  “一会儿要做的时候,把整条鱼放到油锅里,炸到金黄,再捞出来,放到盘子里,”莫青成把鱼放在一侧,洗干净切菜板,把清洗好的鸡腿菇和花菜拿过来,开始准备另一道菜的食材,可是却仍在讲述这条鱼的做法,“锅里留些油,放生姜沫和蒜沫炒香,然后放高汤、盐、糖,酱油,还有超市买的辣椒酱,炒匀,和葱花一起淋到鱼身上。”

  “嗯。”她也不知道自己记住没。

  “记住了?”

  “嗯……差不多吧。”

  头牌已经打开了火。

  噗地一声,火苗窜了起来。

  “我是个医生,你知道吧?”莫青成忽然就转移了话题。

  “啊?”顾声满脑子还是鱼,不太跟得上速度,“知道……”

  怎么也能猜到七七八八了。

  “我父母也是医生,”他在锅里倒油,开始烧热,“平时都很忙,不太有机会互相见到,所以我无聊的时候,就开始配音。”

  “噢。”她开始慢慢顺着头牌的思路,接受他的类似于自我介绍一样的话。

  她怎么觉得,自己这个声声慢,在头牌面前永远慢半拍……

  不过……好神奇。

  这么个至今在二次元仍旧神秘的头牌,就在自己面前,边做菜,边说着话,还是那些她曾经也好奇猜测的话题……

  “我没那么复杂,很简单的一个人。”他把鱼放到锅里,开始有条不紊地煎炸起来,噗呲噗呲的声音,还有抽油烟机的声音,交融着,让一切都变得那么现实……顾声边看着他煎鱼,边佩服他的手法娴熟。

  很快,他就关上了火。

  鱼被炸的金黄,放到了白色的瓷盘里:“就是这样,金黄色,就差不多脆熟了,也别太晚捞出来,否则鱼肉就老了。”

  “好。”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声声?”他把锅里大部分油,倒在干净的白瓷碗里。

  “嗯?”她应声,回忆做法,“该放姜蒜炒了?”

  他关了抽油烟机,厨房忽然有了短暂的清净:“我很喜欢你。”

  她睁大眼睛,还没有从菜谱里跳出来。

  他笑:“做我女朋友吧。”

  “……我们才见过几次……”

  声声慢,你能不能不要慢半拍了T.T……

  “这种事,和见面次数,没什么关系。”莫青成轻描淡写驳回。

  “万一……不合适呢?”

  “万一,合适呢?”

  “……”

  “不开始,就不会知道结局,对吗?”

  “嗯……”

  ……

  ……

  ……

  ……

  忽然,就听见又一声轻响,头牌又打开了抽油烟机,把姜蒜沫扔到锅里,然后是那些调味料……顿时整个厨房,满意着馨香:“香不香?”

  他的声音温柔而诱惑地问她,完全故意地压低了,经过修饰的声音。

  难以抵抗,诱导她。

  “香……”

  “那一会儿多吃些。”

  “嗯……”

  所以,这……就算是谈定了……吗……

  显然头牌已经觉得这个话题结束了,完全投入了做菜的氛围里。可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烧起来了,完全和那条刚被炸过的鲤鱼没差别了……彻底,没差别了……

  作者有话要说:捂脸~头牌你真是……炒的一手好鲤鱼啊T.T……

  ☆、32第三十一章粉蒸牛肉盏(1)

  “莫青成,你把人家怎么了?”有人影在门口靠着,是来催菜的风雅颂,他历来都是调戏死人不偿命的小公子音,此时刻意拿捏着,从上到下看顾声和头牌,“瞧声声脸红的啊,都赛红领巾了。”

  调料出锅,和着新鲜的葱花,淋在鱼身上。

  当真是香气四溢了。

  头牌这才端起自己的鱼,瞧了风雅颂一眼,后者立刻收起调侃嘴脸,乖乖入内端走鱼。这等日子,得罪大厨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风雅颂撤退后,整个厨房仍旧是抽油烟机的噪音,她觉得自己被噪声震得,整个灵魂都已经出窍了,似乎听着自己喃喃了句:“我先出去了,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

  莫青成说了什么?

  不知道。

  她走到外边,客厅一角的饭厅里,众人都围坐在餐桌旁,各自挂着各自八卦的笑容,给顾声让了个位置。完全因为风雅颂刚才在厨房门口那句问话,所有人脑子里都勾画出了不同的画面,但主旨都是相同的:头牌……一定干坏事了。

  至于做了什么坏事?

  众人眼睛瞄顾声,左边是喝啤酒的绝美,右边是拿筷子,正偷菜吃的豆饼,主角被保护的严严实实,完全不给调戏好吗?可就是这样,我们这位女主角,却一直在喝冰橙汁,还有越喝越脸红的趋势……

  头牌做菜的速度很快。

  完全是酒店大厨的效率,菜一道道端上来,胡椒猪肚鸡,鲜虾胶酿荷兰豆,鱼香千层茄,咖喱牛肉粉丝汤,香辣豉香花蛤,黑椒生炒小排,氽珍珠螺片……最后一道……腌笃鲜……T.T……这完全是两个人的相识回忆录啊……

  其中一两道她还是试做过的,虽不至于惨不忍睹,但也完全没有现在的面前的这些那么诱人,还没有试吃,她就敢断定绝对好吃。

  “今天好丰盛啊,”Wwwwk看得眼睛都快直了,“光汤就两道……”

  她喝了口果汁,也盯着满桌子菜发呆。

  豆豆豆饼以为她是怕被大家调戏,清了清喉咙问:“声声,你怎么当初进了古风圈?”

  “我?”顾声从菜上收回注意力,“其实……就是一开始被我同学奴役,让我帮忙为一个曲子重新编曲,才知道这个圈子……”

  “你会编曲?”豆豆豆饼很惊讶,“那就一定会作曲了?”

  “做过一些,都不是太有名的人唱的。”

  豆豆豆饼两眼放光。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6)】(本页完)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6)》上一篇

论如何征服一个傲娇 by 扶苏与柳叶--预览  
文案:
     本文绿黑,纯粹呆萌。
 
死傲娇也是能把小黑子拐回家的~
 
宝贝弟弟今天过生日,家里一堆小朋友实在看不过来,没有办法打字了QAQ......今日请假一天,明日8月28日恢复更新~
 
不要试图和作者说什么科学,作者就是一个没有逻辑的随心所欲的脑洞突破天际的妹纸!!!
 
某天,洁癖的绿间从门口意外地捡回了一只湿透的小狗。
 
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这只小狗可以便成人的啊???
 
小黑子的灵魂附到二号身上,被绿间捡回家养的呆萌故事~
 
1V1,甜文不虐~纯粹是因为绿黑的文太少,所以跑过来脑补一下而已~
内容标签:黑篮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子哲也,绿间真太郎 ┃ 配角:奇迹众人 ┃ 其它:黑子的篮球
 
 
==================
 
  ☆、捡到一只团子~
 
  这本是一个无比寻常的夜晚。
  好不容易从三台手术中脱身,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的绿间,此刻唯一的想法,便是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他走在灯火通明的路上,暖黄的灯光在他身边晕染开来,衬的他的面容愈发俊朗。黑而长的睫毛更是夺人眼球的利器,引得路上的女孩子嘻嘻哈哈向这边张望。
  只是这人身上的气息太过凛冽,一时竟也没有人敢上前搭个讪什么的。
  绿间冷着脸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随后又点开了常用的联络工具,假装不经意地看了眼某人的动态。
  那人最近一次发消息还是在三天前,照片里水色头发的青年笑的温和,被他的学生们紧紧地簇拥着,却仿佛有一种隐隐的光泽从他身上透露出来。
  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泽。
  已经两日没有任何动静了,这实在有些不寻常。绿间纤长的手指迟疑了半晌,最后还是打了几个字过去:你怎么样?我不是想关心你,只是随口问问。
  一如既往地口不对心。
  明明关心的不得了。
  可是那人的头像灰暗着,许久也没有任何消息。绿间瞪了手机屏幕很长时间,像是要把手机整个吞进去,一路盯着它往家走。
  这不科学,怎么还不回自己信息?
  他是了解那个人的,平日里总是礼貌的不得了,哪怕被烦人的要死的黄濑每天用短信轰炸,也会耐心地一条条回过去。更何况,这个时间,学校早就该放学了。按理来说,他应该立刻回自己才是。
  绿间冷静地握紧了手机。
  好想毁灭世界啊。
  他顺着熟悉的街拐了一个弯,不停地把按下去的手机屏幕给戳亮了,抿着嘴犹豫到底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可是如果打电话的话……会不会让那人觉得自己其实很在意他?给了那人这种错觉就不好了!
  绿间傲娇地想。
  那人要怎么样其实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一点~点都不想知道那人每天在干些什么!
  话虽这么说,该不会是被黄濑那家伙或被阴险的赤司拐走了吧?
  脑海里涌动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原本就超负荷的大脑立刻开始停工抗议。青年无奈地用手按揉着太阳穴,不疾不徐向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了虚弱的呜呜声。
  那是种奶声奶气的声音,可是声音里满是委屈和痛苦,听得人心猛地一软,恨不得立刻凑上去看个究竟。
  可是这里说的人中,绝对不包括绿间。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为着这孩子是个要命的洁癖!
  别说街边角落里的不明生物了,其实连他自己的病人,他都是嫌弃的。
  每回都会不厌其烦戴上一层又一层手套,决不允许那些血液沾上自己的皮肤一点半点。
  一日至少也要洗上三次澡,整个家中的地都是一尘不染,如果有什么污渍,那绿间就算是不睡觉,也一定要卷着袖子挥舞着抹布将其打扫干净。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他去看一看那个正在呜呜叫着的是个什么东西?
  开玩笑!
  绿间只会头也不回地走过去,绷着一张英俊的不得了的脸面无表情地回家!
  嘛,事情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因为这次,本想从那个不明生物身旁走过的绿间,被那含着委屈的小奶音叫停下了脚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鬼使神差,便走过去,探头仔细看了看。
  一直叫着的是只黑白相间的小狗,圆乎乎的身体像是个团子,只是腿上似乎受了伤,正有气无力瘫倒在地上低声呜咽。
  在绿间倾身下来查看时,那小东西也抬起脑袋去看他,随即就看到绿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劈中了似的猛地一颤,二话不说就伸手把它抱起来了。
  小狗猛地一僵,随后下意识挣扎了下。
  绿间不顾它的挣扎,无比严肃地将它平举到自己眼前,盯着它的眼睛一个劲的看。
  浅蓝色的、水汪汪的、又圆又大的眸子。
  怎么看,怎么和刚刚心心念念惦记着的某个人如出一辙。
  他犹豫了下,随后左右看了看,果断一把把小狗揣进了怀里。
  小狗:???
  绿间冷着脸迈开长腿,二话不说地带着自己刚刚捡回来的宠物回家了。
  绿间觉着,自己一定是中了邪。
  这只狗一定给他施了什么魔法,否则怎么解释他完全不听话的双手和双腿?
  居然这么就把一只脏兮兮的小狗给抱回家了……
  这绝对是绿间二十五年来生活中的第一次。
  他皱着眉,刚想把小狗放到地上,却看着洁白的、一尘不染的地板犯了愁。
  随即想了想,还是拎着小狗的后颈直接把它扔进了浴室。
  脏兮兮的,虽然把它捡了回来,果然还是有点受不了呢。
  所以……
  绿间无比冷静地把小狗平举起来,注视着它那双水色的、和某人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听话,自己进去,洗澡。”
  小狗:……
  是什么让这个愚蠢的人类觉得一只狗能听懂人说话?
  他呜呜叫了两声,绿间满意地把它拎起来,直接扔进了浴缸里。
  “很好,快洗吧。”
  猝不及防入了水,小狗连着挣扎了几下,毛乎乎的小爪子上粉红的梅花垫努力想抱住池壁,可那沾了水的池壁太过光滑,怎么抱也抱不住。
  于是,绿间眼睁睁看着这个湿透的毛团子哗哗沉到水底了。
  绿间:……
  这个发展好像有点不太对。
  狗难道不应该都会狗刨的吗?
  他的心里泛起浓浓的疑惑,刚想上前勉为其难搭把手,就看到毛团子用两只毛爪子捂住自己的嘴,紧紧地闭着眼睛。
  这是在干什么?
  绿间更加茫然了。
  下一秒,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只小狗在水面上漂了起来!
  绿间觉着,自己好像在看玄幻剧。
  狗他见多了,会游泳的狗他也见多了,可像人一样在水里憋气的狗……
  不好意思,他孤陋寡闻,第一次见。
  最关键的是,这个设定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明明会漂却不会游泳什么的,好像和某个人有点像啊……
  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思,他一把把正像毛扇子一样瘫在水面上的团子打捞起来,直接拉开了那两条胖乎乎的小短腿。
  他这过分豪迈的动作引得小狗一怔,随即开始拼命挣扎起来。最后被惹急了,干脆啊呜一声,吭吭哧哧用小奶牙咬住了绿间的手。
  绿间无语地把手收回来:“我只是看看你的性别,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
  奇怪的是,毛团子似乎听懂了,呜呜了两声把自己蜷成了个团。
  本就毛茸茸的,这下更像个球了。
  那、那也不行,这个地方岂能是你,说看就看的!
  “但是刚刚,我已经看到了,”绿间无比认真道,“你是公的——”
  话音刚落,他便被迎面而来的一只湿淋淋的狗爪击中了脸。
  软软的小肉垫打在脸上,并不疼,反而觉得肉呼呼的。绿间无比嫌弃地拽着小短腿把它扯下来,重新扔回浴盆里。
  “好好洗!”他冷着脸,对着满脸无辜的小狗吩咐。
  小狗在浴盆里欢快地扑腾,完全无视他的这句话。
  看不下去的绿间最后还是亲自出马,把这柔软的小东西强行按到手里,不由分说浑身上下揉搓了一遍。直揉搓的小狗全身都开始泛红,连那厚厚的绒绒的毛都遮挡不住,这才拿了块大毛巾将它一下子从头蒙到尾,无比干脆利落地拿着吹风机对着它一阵猛吹。
  小狗实在太过娇小,那吹风机的风力吹的它踉跄了一下,小脑袋歪到一边,踉踉跄跄地站不稳了。
  东倒西歪的毛团子。
  绿间看着它,嘴角不自觉便有了些笑意,以拳抵嘴轻咳了一声。
  可是这样的小动作也逃不过小东西的法眼,它嘴中呜呜地叫着,看向绿间的眼神里满是哀怨,好像在抗议对方这样虐待自己。
  那双清澈的水色眸子和某人实在是像极了,再加上这样可怜兮兮的目光……
  即使是死傲娇绿间也有点招架不住,虽然一脸的嫌弃,却还是默默把风力调小了点,顺带动作轻柔的拿梳子帮它一下下顺着毛。
  ……等等!我刚刚在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绿间猛地把手里的梳子扔了。
  不、不过是一只狗,有什么要紧的?
  哪里有必要这样伺候它?
  显得我好像很在意它似的……
  不!不行,绝对不能给它这种错觉!
  于是,冷着脸的绿间无比冷艳地转过了头,留下一头雾水的团子一个劲地叫唤,也没把人叫唤回来。
  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用毛茸茸的小爪子一下下顺着毛发,把自己成功挠成了一个无比蓬松的球。
  走路都带风、像是随时能飘上天的那种球。
  球球动了动小小的脚爪,开始慢腾腾地移动。它轻盈地从放置着吹风机的桌子上跳下来,随后一步一步移进了卧室。
  它实在是饿坏了,可是那个把它捡回来的家伙,一点喂它的意思都没有。
  毛团子就在他的脚边左转右转,拿毛茸茸的尾巴去反复扑扇他的小腿,绿间觉出了些不对,不由得低头看它。
  “你怎么了?”他冷着脸问。
  丝毫也没有考虑小狗能不能听懂他说话这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物种不同,要怎么交流?
  可是神奇的是,那团子呜咽了两声,似乎听懂了,咬着他的裤脚一个劲往一个方向拽。
  绿间干咳一声,很是勉强地迈步跟着它走了过去。
  最后的终点是厨房。
  看着那双写满渴望的眼睛,绿间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你饿了?”
  小狗悲愤地叫了几声。
  何止饿了!饿死了好么!
  怎么能这样,捡狗回家还不给狗吃的,小心我找动物协会投诉你啊!
  看懂了它的控诉,绿间抱着双臂冷哼一声:“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下,团子木着脸,彻底不想理这个明显没有智商的家伙了。
  还好这个家伙虽然智商低,做饭的手艺却是百分百的好,拿了冰箱里的排骨和蔬菜,分分钟便把色香味俱全的大餐端上了桌。

  毛团子自觉地跳到凳子上,兴奋地追逐自己的尾巴,眼巴巴地看着。
  那红色的酱汁……那浓郁的香气……
  它歪着脑袋,几乎要流口水了。
  可是绿间却勾勾手,把一盘没有经过任何后期加工的骨头堆到他的面前。
  “喏,吃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纯粹欢脱,不要试图和我说逻辑~那是什么东西?早被我吃了~
 
  ☆、水瓶座运势不大好
 
  意外成为小狗的第二天,黑子觉得他的狗生无比的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暗。
  它恹恹地抬起头,瞟了眼正在床上熟睡着的身影。
  想当年,它也是能睡床的!
  当然,睡的不是这张床。
  可是现在……却只能可怜巴巴卧在又冷又硬的地上,看着某人陷在柔软的床铺里睡的人事不省。
  黑子觉得自己有点愤怒。
  于是它爬起身来,用两只肉呼呼的小爪子努力拽着床单,吭吭哧哧往上爬,随后看着那人的睡颜呜呜了几声,果断地用梅花垫在那张还未睡醒的俊脸上按来按去。
  它绷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认真的好像在给爪子下面的人做按摩。只是按摩的工具有些特别,不是柔软纤细的小手,而是毛茸茸的狗爪。
  纤细的绒毛蹭着绿间的鼻子,惹得正在美梦中的人不安地动了动,随即毫无形象地猛地弹坐起来,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
  萌萌哒的毛团子端端正正坐在床头,一脸我什么都没干的三好学生状态。
  绿间用纤长的手指按压着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几点了?”
  他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眼镜。
  团子软软叫了几声,把手机拖过来给他看。
  此刻的绿间头发难得有些蓬松,一双浅绿色的眸子没有了眼镜的遮挡,无比清晰的下睫毛就异常地吸引人的眼球。
  许是没有说话的原因,他那种让人恨不得把他揍一顿的傲娇气场也完全消失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温和无害的邻家哥哥。
  团子端坐在他面前目不转睛地看他,觉得很是神奇。
  原来绿间君,也有这种不傲娇的时候啊……
  在记忆里,唯一能看到绿间君睡颜的时候也就是帝光的合宿了。可是绿间起的实在太早,而黑子……很抱歉,他属于那种不到点坚决不肯起床的类型。
  所以,这种状态的绿间,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他们两个人之前因为相性不太好,所以接触的机会也很少。换句话说,黑子完全不知道该跟这个人如何相处。
  如果它是被赤司君或黄濑君或青峰君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捡回了家,它都会无比开心地请求对方帮助自己。尤其是赤司君,因为赤司君是万能的。
  紫原君不行,因为他不太清楚紫原君有没有吃狗肉的习惯……而且变得这么小,似乎更容易让他碾爆了。
  而绿间君……
  它也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人求助。
  小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东西,此刻的小狗努力想摆出严肃认真的表情。可那个小圆脸配上他无比呆萌的蓝色眸子,怎么看怎么让人想狠狠揉上几把。
  戴上眼镜的绿间傲娇属性立刻回归,板着一张脸严肃道:“别跟我卖萌,看起来一点都不萌。”
  黑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以拜托绿间君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吗?
  之后,一直在旁边旁观的团子彻底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完完全全的强迫症。
  绿间的主要症状表现如下:
  早上起床时,非得用右手戴眼镜。
  穿拖鞋下床,必须先穿右边的那一只。
  甚至连穿衣服也得先穿右边的袖子!
  什么?你问团子为什么能看到绿间换衣服?
  不好意思,绿间还没有在一只狗面前的隐私意识,他很是顺手地就把睡衣扣子解开了,完全无视面前小狗瞬间把尾巴冲向他的诡异动作。
  但是即使只有一瞬间,团子也悲哀地意识到这个人的体型实在是比自己好太多了……即使做了医生,那人该有的肌肉还是照样有,那线条,真的是看得人眼热不已。
  团子郁闷地瞥瞥自己现在完全是个球的身体,无比哀怨地迈着小短腿走出去了。
  挥舞锅铲的声音伴随着晨间占卜的伴奏一起响起,趴在地毯上的小狗歪过小脑袋,便看到那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6)》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6)》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