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2)

时间: 2019-12-18 10:32:42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2)】小说在线阅读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2)

  忽然有,淡淡的声音。

  很轻很慵懒,低沉婉转地哼起了歌。

  她意外看他。

  他也看她,漆黑上扬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笑意,就这么随意哼唱的。

  公交车厢这种空旷的空间里,不太容易传到前车厢,所以,此时此刻就只有她能听到莫青成哼的这首《歌未央》。很适合夜晚的一首歌,安静听着,有种老上海的慵懒奢靡感。

  车因为红灯而停下来。

  他的哼唱却没有停下来。

  顾声觉得自己听得快窒息了,太美的声音了……

  她很快就转过头,继续死死盯着窗外。

  “是谁还留恋的吟唱

  那首熟悉的歌未央

  灯光已熄灭

  人已散场

  思念继续纠缠

  我是随波逐的浪

  偶尔停泊在你心房

  放不慢脚步

  只能匆忙

  转瞬间已越过海洋

  ……”

  她这么听着听着,就想,真是个幸福的夜晚啊。

  这么美的声音,唱着这么好听的歌。

  TT如果能录下来就更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首《歌未央》,是我当初爱上妮妮(柯暮卿)声音的源头TT,妮妮的声音实在太美了……各种音域,古风现代都好好听,捂脸。我好像暴露我的喜好了……

  ☆、23第二十二章腌笃鲜(7)

  两个人到学校时,楼下来来去去好多人和车。

  返校的日子,好多寒假吃喝玩乐的面色红润的老熟人,都擦肩而过。

  顾声打了几个招呼后,就觉得这样绝对不行,几乎每个人招呼完都一副声声慢你好福气的表情……头牌跟在她身边慢悠悠走着,欣赏着她的校园,像是毫不在意明着暗里的那些打量目光。

  如果……二次元他的那些粉丝知道……自己家头牌大人被如此多mm八卦旁观,一定会组团爆头她的好吗TT

  她停下来。

  莫青成也停下来。

  “送到这里就可以,谢谢……你。”

  大人你千万别提出来,要去我宿舍看看的要求……

  只有今天是允许所有人出入宿舍楼的,您千万千万别这么要求,否则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拒绝啊……

  “好,”他终于把书包地给她,“下次见。”

  “嗯,再见。”

  她拎着自己书包,转过身。

  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往前走,不敢回头,想回头,不敢回头,想回头……抱在身前的书包,真心是重死了,早知道要头牌这么拎一路,她一定不带那么多零食。你个吃货,声声慢,看你把头牌累得TT

  她终于走进宿舍楼的玻璃门,然后往左错开两步,悄悄转身,在莫青成看不到的角落里,回头去看他是不是走了。

  莫青成似乎看到她进门,抬眼看了眼表。

  “顾声!”宿舍楼外,忽然传来庚小幸的声音,“你躲在门边看谁呢?帅哥啊?!”

  ……

  ……

  让我去死……苍天大地快扔下一道闪电劈死我吧……

  顾声僵着身子,看蹦蹦跳跳跑上来的庚小幸,余光里,看到莫青成明显放下手臂,颇觉有趣地看着这里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

  ……

  他一定听见了,一定听见了TT

  “你怎么傻了?昨天打电话还没事儿呢,”庚小幸笑眯眯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快说,和倾城倾国头牌大人面基结果如何啊?”

  顾声默默看了她一眼。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刚才完美微信和我说,大人亲自送你回学校了?你们进展的可真快……”庚小幸各种羡慕语气,“头牌真的很帅吗?”

  顾声继续默默看了她一眼。

  她受了几个小时的刺激,已经无力再应付庚小幸的任何话。只觉得最后庚小幸这一嗓子算是彻底毁掉了她整个下午和晚上维持的形象,偷看什么的,实在太丢人了。

  宿舍四个人,只有她们两个是保研的,余下的两个早就去实习了。

  所以估计明天才会回来象征性地报道一下,继续去工作。

  所以今晚又只有她们两个人。

  庚小幸几番试探毫无结果,最后直接把话题绕到了绝美身上,顾声终于松了口,坐在自己床上,边看yy留言信息,边说:“很高,嗯,特别帝王攻的一个人,超级攻……反正只要他不开玩笑,挺有气场的。”

  开玩笑的时候TT,就像黑社会老大……儒雅型号的黑社会老大。

  “噢~”庚小幸爬上她床的梯子,就这么半趴在梯子上,手扶着她的床头,“再多讲讲。”顾声尽职尽责地想了会儿:“要不下次你和我一起去算了……反正你们□都这么久了。”

  “哪儿有奸|情啊!”庚小幸去抓她的脚。

  顾声边躲边笑:“就是有奸|情!”

  庚小幸彻底爬到她床上。

  “别别,”顾声指电脑,“我拿着电脑呢,别弄坏了。”

  庚小幸倒是真避讳了,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你们下次什么时候再见?”

  “啊?”

  “你不是说下次吗?”

  ……

  顾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下次,难道是因为头牌说下次见?她打了个磕巴,看到自家社长发来的信息:“声声慢你去哪儿了……今晚是你驻唱啊,我都替你扛了半个小时了啊……快来快来。”

  她愣了下,立刻想起来,今晚是自己在自家社团驻唱的日子啊TT……

  “我不和你说了,不和你说了,我要唱歌去了……”顾声戴上耳麦,很内疚地说,“今天轮到我在社团驻唱……我竟然给忘了。”

  庚小幸一副幸灾乐祸模样,终于放过她。

  顾声立刻进了频道,就听见社长非常哀怨地唱着领悟,那小声音悲凉极了。看到她名字立刻就说:“声声慢大人……您总算来了。”

  顾声打字:我给忘了……

  社长:“直接上麦吧……我快唱得没气了。各位稍等,马上换人。”

  顾声私戳社长:嗯……今天不是该两个人驻唱吗?走调儿呢?

  社长私戳她:他说他约会。他说他活了二十年第一次终于不是被男人表白,而是女人了,所以一定一定要去赴约……

  顾声:……祝福他。

  社长:我帮你撑了半小时了,你意思意思再唱一个小时就撤吧。

  顾声:好。

  社长下麦,开始休息挂马甲,她上了麦,挑了两首歌随便哼唱着,有一搭没一搭地收着花。她在的社团是小社团,还没有什么固定的粉丝,所以每周有两天安排歌手驻唱,吸引人气。她把电脑放在小电脑桌上,自己蜷着腿,规规矩矩坐在电脑桌前,开始唱歌。

  唱着唱着,就听见自己手机响。

  她哼着自己的歌,敲了敲床,示意庚小幸把手机递给自己。

  待接过来,看到是头牌发来的一条文字消息:我已到家。

  ……

  她立刻就走了调儿。

  清了清嗓子,随口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背景音仍旧播放着,她却在这里给他回微信:到家就好……谢谢你,今天送我回来^^

  发出去了,却怎么都感觉不对劲。

  可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好像头牌和她忽然就大跨步发展到了非常熟悉的地步。可是她除了知道他叫莫青成,是网络上大名鼎鼎的头牌锖青磁,真心什么都不知道……

  她把手机扔到一边,随便翻着自己的文件夹,想要找出一首歌来唱。

  想来想去,她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歌未央的伴奏。

  刚才听过,印象太深刻,正好也练习练习。当然……她肯定不会有头牌唱得那么有感觉,那么完美。她看着歌词,慢悠悠唱着。

  忽然就听到社长激动地打断自己:“啊!我眼花了吗?怎么这么一会儿就破千了?我说……妹纸们是不是走错频道了……”

  顾声愣了愣。

  “社长你没眼花……”走调儿的声音在说,“我觉得我白赶回来了……啊啊啊啊!我看到了什么,我的男神!头牌大人!”

  “哪里哪里,头牌大人在哪里!大人你真的降临我们这里了吗……太感动了!”

  顾声瞬间懂了,也瞬间不会唱歌了……

  头牌……

  头牌来了……

  问题是,她在唱他刚才公交车上唱过的歌未央啊啊啊啊!

  公屏上,锖青磁简单地给了个笑脸。

  瞬间飘过上百个“啊啊啊啊合影……”

  “大人,我们社团马上就办一周年歌会,我能邀请您吗能邀请您吗?”社长一点儿都不淡定了……

  锖青磁又给了个笑脸:如果工作不忙,应该会来。

  瞬间飘过上百个“啊啊啊啊歌会……”

  顾声觉得自己真心hold不住了,任由背景音播放着,已经把脸埋在自己的膝盖上,窘的想要死过去了……这一整晚她把一辈子的人都丢干净了有木有有木有TT

  作者有话要说:==我竟然用7章写了一天从早到晚的约会……ps.狼们==人家刚才第一次见面,高呼温水煮青蛙的,高呼头牌没有行动力的妹纸……都太有狼性了有木有,泪奔……

  ☆、24第二十三章糟辣脆皮鱼(1)

  她听见私戳的声音。

  抬头,看见公屏上已经一片又一片的告白。还有锖青磁频道的高管,不停维持着秩序:“淡定淡定,不许在别家刷屏啊……孩纸们……再刷下去我明天就要来赔礼道歉了TT……”她看得眼花缭乱,主要是人多,多的每个人说一句话就已经看不过来了。

  “大人肿么不出声?(⊙o⊙)啊!难道和声声在私聊……”

  “一定是私聊……”

  “会聊什么呢?”

  “我听说,他们今天面基了????”

  (⊙o⊙)

  (⊙o⊙)

  为神马会有人知道????我才刚到学校不久好吗TT

  顾声已经有些招架不住,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私戳窗口还闪着。她以为是社长或是走调什么的,没想到是头牌。

  头牌:手机没电了,所以来和你招呼一下。

  顾声:^^好滴。

  头牌很快就消失在频道里。

  这么多头牌的粉丝还在现场,她实在是难以消化,含泪求走调儿给自己替场,走调儿被男神刺激的立刻就窜上了麦。顾声马上就逃跑了,果然能坐上头牌这位子也有坏处,到哪里都跟溜孩子似的,瞬间就洗刷了别人的频道……

  她心神不宁地下了yy。

  开始整理自己明天上课要用的东西,庚小幸坐在自己桌子前,笑的极灿烂,余光看到顾声从床上爬下来,忽然对着耳麦说:“声声从床上下来了。”她说完,立刻就拔了声音,故意放给顾声听,绝美的声音很快从电脑里传出来:“嗯,头牌去洗澡了。果然是同步。”

  ……

  ……

  顾声对庚小幸龇牙,威胁地无声说:你死定了。

  很快就听到绝美又说:“刚才我们配音的游戏宣传视频出来了。”

  庚小幸又戴上耳麦:“继续我打字,你说话吧,声声会听到我说话……”

  ……

  ……

  好吧,她是空气。

  不过顾声还是很好奇,刚才绝美说的那个宣传视频。这种大型宣传的,制作的都炒鸡好看,绝对有收藏价值。而且……她记得头牌也说过,他是有参与的。她打开电脑,心虚地看了一眼噼里啪啦打字热烈的庚小幸,忽然很好奇一个问题,绝美杀意也算是在网络上泡了这么多年了,肿么就被一个圈外妹纸搞定了?

  世界真奇妙。

  (|||¬ω¬)

  她打开电脑,爬到头牌的微博,果然刚才转出了官方的视频。

  原来是这个游戏。

  她看了眼官方频道,竟然发出了一系列的CP视频。

  当真是一系列。

  头牌转了自己的那一个,打开来,已经是荡气回肠的背景音,极苍凉悲伤的调子。游戏的画面,从泼墨的水墨画开始,渐渐幻化成了莫青成和豆豆豆饼配音的男女主角。完全不同于下午时的欢脱现场,两个人的声音,配着游戏中剪辑出来的画面。

  从两个人从相识,到最后互相恋慕,到最后……的生离。

  头牌配音的角色,在光明中,走入黑暗。

  女孩子冲上去,对着他的背影,告诉他:“我等你回来。”

  画面里,衣袂翻飞的男人,很淡地嗯了一声,没有回头,走入了黑暗。

  太凄凉背景音,让这个离开显得……

  顾声眨眨眼,觉得鼻子都酸了。

  身后有人拍她的肩膀,她回头,眼睛红红地看庚小幸:“怎么了?”

  “你怎么了……声声同学……”庚小幸本来想问她要不要吃宵夜什么的,看她这样子,倒是吓了一跳,“和头牌吵架啦?难怪下麦这么快……”

  “什么啊……”顾声郁闷拍开她的手,“我一定要玩这个游戏,预告片做的太感人了……可是竟然是悲剧……还是那种一口血顶在胸口吐不出咽不下的悲剧……”

  最伤人的就是这种了好吗TT

  庚小幸乐了:“你竟然看头牌配音的宣传片看红眼了?”

  她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视频摆在这里……想否认都没戏好吗……庚小幸立刻乐成了一朵花儿:“果然是真爱啊……真爱啊……”

  “你不许告诉绝美啊。”顾声还是惦记着自己的节操。

  “他听着呢啊,”庚小幸指了指自己的电脑,“我说我们寝室就我和你在,他说反正都认识,就直接开着了……”

  ……

  ……

  “你能先把你麦关掉吗?”顾声很抑郁。

  庚小幸忙作揖,把自己的麦关上了。

  “不过没关系,”庚小幸煞有介事安慰她,“据说今晚看哭了很多很多妹子,绝美还说头牌就是会讨巧,配的是悲剧,不像他配的角色完全不解风情。”

  头牌看起来就像是深情的人,尤其是他的低音……

  绝美嘛……

  顾声不厚道地默默吐槽,绝美的确适合不解风情的角色,舍他其谁啊……

  她托着腮,坐在那儿,把视频看了又看。

  看了几遍,就已经能把游戏的主题曲哼唱下来了。她甚至开始琢磨,重新给这个曲子编曲,送给头牌……如果他能自己翻唱,就太美好了。

  正想着,微信就响起来,是头牌:手机终于能开机了,刚刚发了游戏宣传片。

  顾声还沉浸在悲剧的氛围里,看见头牌就想起宣传片里那个渐行渐远,走入黑暗的背影,她随手回了自己的想法:看到了,我想重新编曲……送给你。很感人的宣传片。

  发完了,又有些忐忑。

  想给头牌编曲邀歌的人,肯定多的扑出来了……自己这种默默无闻的,也不知道编出来的曲子能不能入头牌的眼。

  头牌简单回了个好字。

  她这才算踏实下来。

  看着差不多该睡觉了,她仍旧舍不得,又去刷了一遍宣传片。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2)】(本页完)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2)》上一篇

论如何征服一个傲娇 by 扶苏与柳叶--预览  
文案:
     本文绿黑,纯粹呆萌。
 
死傲娇也是能把小黑子拐回家的~
 
宝贝弟弟今天过生日,家里一堆小朋友实在看不过来,没有办法打字了QAQ......今日请假一天,明日8月28日恢复更新~
 
不要试图和作者说什么科学,作者就是一个没有逻辑的随心所欲的脑洞突破天际的妹纸!!!
 
某天,洁癖的绿间从门口意外地捡回了一只湿透的小狗。
 
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这只小狗可以便成人的啊???
 
小黑子的灵魂附到二号身上,被绿间捡回家养的呆萌故事~
 
1V1,甜文不虐~纯粹是因为绿黑的文太少,所以跑过来脑补一下而已~
内容标签:黑篮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黑子哲也,绿间真太郎 ┃ 配角:奇迹众人 ┃ 其它:黑子的篮球
 
 
==================
 
  ☆、捡到一只团子~
 
  这本是一个无比寻常的夜晚。
  好不容易从三台手术中脱身,已经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过的绿间,此刻唯一的想法,便是回家好好睡上一觉。
  他走在灯火通明的路上,暖黄的灯光在他身边晕染开来,衬的他的面容愈发俊朗。黑而长的睫毛更是夺人眼球的利器,引得路上的女孩子嘻嘻哈哈向这边张望。
  只是这人身上的气息太过凛冽,一时竟也没有人敢上前搭个讪什么的。
  绿间冷着脸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随后又点开了常用的联络工具,假装不经意地看了眼某人的动态。
  那人最近一次发消息还是在三天前,照片里水色头发的青年笑的温和,被他的学生们紧紧地簇拥着,却仿佛有一种隐隐的光泽从他身上透露出来。
  令人目眩神迷的光泽。
  已经两日没有任何动静了,这实在有些不寻常。绿间纤长的手指迟疑了半晌,最后还是打了几个字过去:你怎么样?我不是想关心你,只是随口问问。
  一如既往地口不对心。
  明明关心的不得了。
  可是那人的头像灰暗着,许久也没有任何消息。绿间瞪了手机屏幕很长时间,像是要把手机整个吞进去,一路盯着它往家走。
  这不科学,怎么还不回自己信息?
  他是了解那个人的,平日里总是礼貌的不得了,哪怕被烦人的要死的黄濑每天用短信轰炸,也会耐心地一条条回过去。更何况,这个时间,学校早就该放学了。按理来说,他应该立刻回自己才是。
  绿间冷静地握紧了手机。
  好想毁灭世界啊。
  他顺着熟悉的街拐了一个弯,不停地把按下去的手机屏幕给戳亮了,抿着嘴犹豫到底要不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可是如果打电话的话……会不会让那人觉得自己其实很在意他?给了那人这种错觉就不好了!
  绿间傲娇地想。
  那人要怎么样其实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一点~点都不想知道那人每天在干些什么!
  话虽这么说,该不会是被黄濑那家伙或被阴险的赤司拐走了吧?
  脑海里涌动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原本就超负荷的大脑立刻开始停工抗议。青年无奈地用手按揉着太阳穴,不疾不徐向家的方向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阴暗的角落里,传来了虚弱的呜呜声。
  那是种奶声奶气的声音,可是声音里满是委屈和痛苦,听得人心猛地一软,恨不得立刻凑上去看个究竟。
  可是这里说的人中,绝对不包括绿间。
  不是因为别的,就是为着这孩子是个要命的洁癖!
  别说街边角落里的不明生物了,其实连他自己的病人,他都是嫌弃的。
  每回都会不厌其烦戴上一层又一层手套,决不允许那些血液沾上自己的皮肤一点半点。
  一日至少也要洗上三次澡,整个家中的地都是一尘不染,如果有什么污渍,那绿间就算是不睡觉,也一定要卷着袖子挥舞着抹布将其打扫干净。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他去看一看那个正在呜呜叫着的是个什么东西?
  开玩笑!
  绿间只会头也不回地走过去,绷着一张英俊的不得了的脸面无表情地回家!
  嘛,事情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凡事总有例外,因为这次,本想从那个不明生物身旁走过的绿间,被那含着委屈的小奶音叫停下了脚步。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的鬼使神差,便走过去,探头仔细看了看。
  一直叫着的是只黑白相间的小狗,圆乎乎的身体像是个团子,只是腿上似乎受了伤,正有气无力瘫倒在地上低声呜咽。
  在绿间倾身下来查看时,那小东西也抬起脑袋去看他,随即就看到绿间像是被什么东西劈中了似的猛地一颤,二话不说就伸手把它抱起来了。
  小狗猛地一僵,随后下意识挣扎了下。
  绿间不顾它的挣扎,无比严肃地将它平举到自己眼前,盯着它的眼睛一个劲的看。
  浅蓝色的、水汪汪的、又圆又大的眸子。
  怎么看,怎么和刚刚心心念念惦记着的某个人如出一辙。
  他犹豫了下,随后左右看了看,果断一把把小狗揣进了怀里。
  小狗:???
  绿间冷着脸迈开长腿,二话不说地带着自己刚刚捡回来的宠物回家了。
  绿间觉着,自己一定是中了邪。
  这只狗一定给他施了什么魔法,否则怎么解释他完全不听话的双手和双腿?
  居然这么就把一只脏兮兮的小狗给抱回家了……
  这绝对是绿间二十五年来生活中的第一次。
  他皱着眉,刚想把小狗放到地上,却看着洁白的、一尘不染的地板犯了愁。
  随即想了想,还是拎着小狗的后颈直接把它扔进了浴室。
  脏兮兮的,虽然把它捡了回来,果然还是有点受不了呢。
  所以……
  绿间无比冷静地把小狗平举起来,注视着它那双水色的、和某人如出一辙的大眼睛:“听话,自己进去,洗澡。”
  小狗:……
  是什么让这个愚蠢的人类觉得一只狗能听懂人说话?
  他呜呜叫了两声,绿间满意地把它拎起来,直接扔进了浴缸里。
  “很好,快洗吧。”
  猝不及防入了水,小狗连着挣扎了几下,毛乎乎的小爪子上粉红的梅花垫努力想抱住池壁,可那沾了水的池壁太过光滑,怎么抱也抱不住。
  于是,绿间眼睁睁看着这个湿透的毛团子哗哗沉到水底了。
  绿间:……
  这个发展好像有点不太对。
  狗难道不应该都会狗刨的吗?
  他的心里泛起浓浓的疑惑,刚想上前勉为其难搭把手,就看到毛团子用两只毛爪子捂住自己的嘴,紧紧地闭着眼睛。
  这是在干什么?
  绿间更加茫然了。
  下一秒,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只小狗在水面上漂了起来!
  绿间觉着,自己好像在看玄幻剧。
  狗他见多了,会游泳的狗他也见多了,可像人一样在水里憋气的狗……
  不好意思,他孤陋寡闻,第一次见。
  最关键的是,这个设定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明明会漂却不会游泳什么的,好像和某个人有点像啊……
  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思,他一把把正像毛扇子一样瘫在水面上的团子打捞起来,直接拉开了那两条胖乎乎的小短腿。
  他这过分豪迈的动作引得小狗一怔,随即开始拼命挣扎起来。最后被惹急了,干脆啊呜一声,吭吭哧哧用小奶牙咬住了绿间的手。
  绿间无语地把手收回来:“我只是看看你的性别,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
  奇怪的是,毛团子似乎听懂了,呜呜了两声把自己蜷成了个团。
  本就毛茸茸的,这下更像个球了。
  那、那也不行,这个地方岂能是你,说看就看的!
  “但是刚刚,我已经看到了,”绿间无比认真道,“你是公的——”
  话音刚落,他便被迎面而来的一只湿淋淋的狗爪击中了脸。
  软软的小肉垫打在脸上,并不疼,反而觉得肉呼呼的。绿间无比嫌弃地拽着小短腿把它扯下来,重新扔回浴盆里。
  “好好洗!”他冷着脸,对着满脸无辜的小狗吩咐。
  小狗在浴盆里欢快地扑腾,完全无视他的这句话。
  看不下去的绿间最后还是亲自出马,把这柔软的小东西强行按到手里,不由分说浑身上下揉搓了一遍。直揉搓的小狗全身都开始泛红,连那厚厚的绒绒的毛都遮挡不住,这才拿了块大毛巾将它一下子从头蒙到尾,无比干脆利落地拿着吹风机对着它一阵猛吹。
  小狗实在太过娇小,那吹风机的风力吹的它踉跄了一下,小脑袋歪到一边,踉踉跄跄地站不稳了。
  东倒西歪的毛团子。
  绿间看着它,嘴角不自觉便有了些笑意,以拳抵嘴轻咳了一声。
  可是这样的小动作也逃不过小东西的法眼,它嘴中呜呜地叫着,看向绿间的眼神里满是哀怨,好像在抗议对方这样虐待自己。
  那双清澈的水色眸子和某人实在是像极了,再加上这样可怜兮兮的目光……
  即使是死傲娇绿间也有点招架不住,虽然一脸的嫌弃,却还是默默把风力调小了点,顺带动作轻柔的拿梳子帮它一下下顺着毛。
  ……等等!我刚刚在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绿间猛地把手里的梳子扔了。
  不、不过是一只狗,有什么要紧的?
  哪里有必要这样伺候它?
  显得我好像很在意它似的……
  不!不行,绝对不能给它这种错觉!
  于是,冷着脸的绿间无比冷艳地转过了头,留下一头雾水的团子一个劲地叫唤,也没把人叫唤回来。
  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用毛茸茸的小爪子一下下顺着毛发,把自己成功挠成了一个无比蓬松的球。
  走路都带风、像是随时能飘上天的那种球。
  球球动了动小小的脚爪,开始慢腾腾地移动。它轻盈地从放置着吹风机的桌子上跳下来,随后一步一步移进了卧室。
  它实在是饿坏了,可是那个把它捡回来的家伙,一点喂它的意思都没有。
  毛团子就在他的脚边左转右转,拿毛茸茸的尾巴去反复扑扇他的小腿,绿间觉出了些不对,不由得低头看它。
  “你怎么了?”他冷着脸问。
  丝毫也没有考虑小狗能不能听懂他说话这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物种不同,要怎么交流?
  可是神奇的是,那团子呜咽了两声,似乎听懂了,咬着他的裤脚一个劲往一个方向拽。
  绿间干咳一声,很是勉强地迈步跟着它走了过去。
  最后的终点是厨房。
  看着那双写满渴望的眼睛,绿间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你饿了?”
  小狗悲愤地叫了几声。
  何止饿了!饿死了好么!
  怎么能这样,捡狗回家还不给狗吃的,小心我找动物协会投诉你啊!
  看懂了它的控诉,绿间抱着双臂冷哼一声:“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下,团子木着脸,彻底不想理这个明显没有智商的家伙了。
  还好这个家伙虽然智商低,做饭的手艺却是百分百的好,拿了冰箱里的排骨和蔬菜,分分钟便把色香味俱全的大餐端上了桌。

  毛团子自觉地跳到凳子上,兴奋地追逐自己的尾巴,眼巴巴地看着。
  那红色的酱汁……那浓郁的香气……
  它歪着脑袋,几乎要流口水了。
  可是绿间却勾勾手,把一盘没有经过任何后期加工的骨头堆到他的面前。
  “喏,吃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纯粹欢脱,不要试图和我说逻辑~那是什么东西?早被我吃了~
 
  ☆、水瓶座运势不大好
 
  意外成为小狗的第二天,黑子觉得他的狗生无比的黑暗。
  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暗。
  它恹恹地抬起头,瞟了眼正在床上熟睡着的身影。
  想当年,它也是能睡床的!
  当然,睡的不是这张床。
  可是现在……却只能可怜巴巴卧在又冷又硬的地上,看着某人陷在柔软的床铺里睡的人事不省。
  黑子觉得自己有点愤怒。
  于是它爬起身来,用两只肉呼呼的小爪子努力拽着床单,吭吭哧哧往上爬,随后看着那人的睡颜呜呜了几声,果断地用梅花垫在那张还未睡醒的俊脸上按来按去。
  它绷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认真的好像在给爪子下面的人做按摩。只是按摩的工具有些特别,不是柔软纤细的小手,而是毛茸茸的狗爪。
  纤细的绒毛蹭着绿间的鼻子,惹得正在美梦中的人不安地动了动,随即毫无形象地猛地弹坐起来,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
  萌萌哒的毛团子端端正正坐在床头,一脸我什么都没干的三好学生状态。
  绿间用纤长的手指按压着太阳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几点了?”
  他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眼镜。
  团子软软叫了几声,把手机拖过来给他看。
  此刻的绿间头发难得有些蓬松,一双浅绿色的眸子没有了眼镜的遮挡,无比清晰的下睫毛就异常地吸引人的眼球。
  许是没有说话的原因,他那种让人恨不得把他揍一顿的傲娇气场也完全消失了,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温和无害的邻家哥哥。
  团子端坐在他面前目不转睛地看他,觉得很是神奇。
  原来绿间君,也有这种不傲娇的时候啊……
  在记忆里,唯一能看到绿间君睡颜的时候也就是帝光的合宿了。可是绿间起的实在太早,而黑子……很抱歉,他属于那种不到点坚决不肯起床的类型。
  所以,这种状态的绿间,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他们两个人之前因为相性不太好,所以接触的机会也很少。换句话说,黑子完全不知道该跟这个人如何相处。
  如果它是被赤司君或黄濑君或青峰君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捡回了家,它都会无比开心地请求对方帮助自己。尤其是赤司君,因为赤司君是万能的。
  紫原君不行,因为他不太清楚紫原君有没有吃狗肉的习惯……而且变得这么小,似乎更容易让他碾爆了。
  而绿间君……
  它也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向这个人求助。
  小脑袋里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东西,此刻的小狗努力想摆出严肃认真的表情。可那个小圆脸配上他无比呆萌的蓝色眸子,怎么看怎么让人想狠狠揉上几把。
  戴上眼镜的绿间傲娇属性立刻回归,板着一张脸严肃道:“别跟我卖萌,看起来一点都不萌。”
  黑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以拜托绿间君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吗?
  之后,一直在旁边旁观的团子彻底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完完全全的强迫症。
  绿间的主要症状表现如下:
  早上起床时,非得用右手戴眼镜。
  穿拖鞋下床,必须先穿右边的那一只。
  甚至连穿衣服也得先穿右边的袖子!
  什么?你问团子为什么能看到绿间换衣服?
  不好意思,绿间还没有在一只狗面前的隐私意识,他很是顺手地就把睡衣扣子解开了,完全无视面前小狗瞬间把尾巴冲向他的诡异动作。
  但是即使只有一瞬间,团子也悲哀地意识到这个人的体型实在是比自己好太多了……即使做了医生,那人该有的肌肉还是照样有,那线条,真的是看得人眼热不已。
  团子郁闷地瞥瞥自己现在完全是个球的身体,无比哀怨地迈着小短腿走出去了。
  挥舞锅铲的声音伴随着晨间占卜的伴奏一起响起,趴在地毯上的小狗歪过小脑袋,便看到那

《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2)》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很想很想你 by 墨宝非宝(12)》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