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左手[密室前传] by 墨宝非宝

时间: 2019-12-18 09:32:42

【神之左手[密室前传]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神之左手[密室前传] by 墨宝非宝

   《神之左手[密室前传]》作者:墨宝非宝【完结】

  此文是2012年写的前传,正传是《密室困游鱼》。

  07年的新加坡WCG亚锦赛,几个小时,左右手之间就是一场生死战。那年的中国战队里曾有个职业玩家,十五岁,被称为“神之左手”,???谀浅”热?芯妥?谒?肀摺?

  他们的职业生涯,从十四五岁开始,到二十五六退役消失。

  在小众赛场,只有小众关注的世界里,他们的所有财产只有鼠标键盘和耳麦,为China拿下一个又一个金牌。

  这不素网游文。

  这素电子竞技……竞技……竞技……

  ps.选手和故事,都是虚构。

  关键词:电子竞技/众美男/青春热血/非主流言情。。。。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情,Dt,solo,grunt,gun,all,小米,97,艾静,滑梯,宝那┃配角:┃其它: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前传:1/2

  作者有话要说:纯自娱自乐之作……

  1.

  出租车停到渡假村前时,艾情看到了很大的横幅,写着WCG亚锦赛选手村。她这才暗松口气,随手把头发挽起,下车接过司机递来的行李,走进了选手村。

  道路两侧有很多的餐饮店。

  可惜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多,除了24小时超市和醒目的麦当劳标志,没有任何能吃的东西。她站在路口犹豫了三秒,还是决定先归队。

  这次大陆来了十一个人,都是跟团,只有她迟到了。

  走进渡假村接待大厅时,只有两个工作人员在闲聊。

  不过都是说着这届WCG亚锦赛,言语之间都是感叹,基本都不能理解玩游戏能玩到这么专业,还有亚锦赛和世界大赛。

  艾情拿出护照,用英文简短地说明来意:“我要找中国参赛队,还有我的房间门卡。”

  女工作人员拿过护照看了眼,调出资料后,迅速接通了一个电话。

  艾情接过来时,那边一个大男孩还在别别扭扭用英文问是谁,她听得笑死了:“滑梯,你不用说英文了,是我。”

  “哎呦喂,早说啊,”滑梯在那边笑嘻嘻说,“你迟到了四五个小时,我们都快睡了。”

  “都是夜猫子,这么早怎么可能睡觉,”艾情把电话夹在脖子一侧,接过前台递来的签单,迅速签下名字,“你们在哪幢楼里?”

  “渡假村最西面,3B,二层最里边的房间,207。”

  她喔了声,挂断电话后,忽然就被工作人员笑嘻嘻挂上了一个花环:“欢迎来到新加坡WCG亚锦赛选手村。”

  艾情穿了条沙滩长裙,再这么一挂花环完全像迎宾小姐扮相……别扭了很久才慢悠悠照着滑梯给的地址,沿着沙滩上的白石路,向着最西边走。

  整个渡假村的楼房都是木质的,沙滩上被深色木桩架空,每幢小楼之间隔的不远。

  因为天黑,她找了二十几分钟才摸准位置,伸手敲了敲门。

  没有人开门。

  207,没错啊?

  她又敲了敲房门,正准备叫滑梯的时候,门忽然被从内拉开,一个男孩右手扶着门框出现在视线里。

  是Dt。

  三个月前,WCG亚锦赛中国赛区Dota冠军队主力,Dt。

  中国赛区总决赛一共九个队伍,她的队伍就是被他淘汰的,那时候她还握着他的手,很感慨地祝福:“去新加坡,不要丢中国人的脸。”

  竟然输给了一个十五岁的男孩。

  ……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好吧,当时义正言辞的一句话,她觉得自己完美谢幕了。没想到新加坡的第一个晚上,就撞上了他出浴的画面。

  他应该是刚洗完澡,头发挡在脸上,眼神模糊,走廊黄色的灯光下,面孔上竟还在往下滴水。很多年后她再想起来,似乎从这时候起他这个名字才立体起来,不再只是赛场上戴着黑色鸭舌帽,寡淡的,冷静的,飞速操控键盘的大男孩。

  艾情有些不知道如何招呼。

  他却忽然笑了,似乎认出了她,可也没说话。

  “我是狗狗。”最后还是她先伸出了右手。

  他的手上都是水,很迅速地握住,又很迅速地松开:“来看比赛?”

  艾情无奈侧头:“我是来参加极品飞车决赛的。”

  Dt喔了声,让开身子,示意她进门:“赛车好玩吗?”

  “挺好玩的,你可以和我换换……”

  如果不是他,她用的着委曲求全和人比赛车吗?

  她刚才重新拉起行李箱,Dt身后已经蹿出个男孩:“Dt你不是吧,在异国他乡还有美女搭讪?”说完迅速扯掉他身上的浴巾,哈哈笑著跑了。

  艾情彻底傻了,张了张嘴,呆在那里。

  很大很大的海浪声,从身后传来,渲染着尴尬的瞬间。

  Dt和她僵持对视了两秒,屋内忽然传来一声爆喝:“靠,又爆头。”他才恍然拿起地上的浴巾,裹在腰上:“我去换衣服。”

  说完一声不吭地走回房间,拿起床上的牛仔裤进了浴室。

  2.

  好在所有人都戴着耳麦,在打CS,除了那个惹祸的男孩之外,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伟大的Dt同学被一个女孩看光了,彻彻底底看的精光。

  同为被害者的艾情一本正经地坐在床上。

  默默地不停重复,他只有十五岁,十五岁……

  当滑梯抱着一堆麦当劳姗姗来迟时,Dt才从浴室走出来。滑梯把夜宵摆在桌上,敲了敲桌面:“这就是我们中国团队的第二个女孩,狗狗。她本来今年应该是DotA的一匹黑马,可惜遇上了Dt,直接夭折在中国区决赛了。”

  艾情抑郁看了滑梯一眼,有这么介绍的吗?

  扯浴巾的男孩诧异看艾情:“你就是狗狗?很有名的那个女控场。”

  滑梯勾起食指,扣了扣桌子:“不止是控场,她前几年在CS也很有名,最拿手的就是穿墙爆头,大多数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直接出局了。”

  “这届不是取消CS了?”

  “我是来参加极品飞车决赛的,”艾情不得不又一次重复,“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飞车好玩吗?”男孩倒真来了兴趣,笑着挠头道,“你叫我面包好了,我是Dt战队的替补,刚才不好意思哈。”

  简短的介绍后,所有人都围到桌子边上,挑挑捡捡地找自己想吃的东西。滑梯因为早就认识艾情,很自然地给她一一介绍。她记性不是很好,都是匆匆点头打招呼,只努力记住了自己的室友,一个短发女孩。

  那个小女孩很不爱说话,也是Dt战队的候补。

  这些竞技游戏,只有Dota是5对5参赛,其余都是个人参赛,所以也只有他们团队需要“候补”这种东西。就像是足球比赛一样,通常都是坐冷板凳的。

  可国内冠军队的冷板凳,也不是一般人能坐的。

  艾情边看着他们电脑屏幕,边随口问:“你们怎么不开灯?”

  “坏了。”Dt拿起一杯可乐,插上吸管。

  艾情喔了声,看他光着上身,就穿着条牛仔裤,莫名就蹦出了刚才的少儿不宜画面。

  “我叫吴白,口天吴,白色的白。”他忽然说。

  众人皆惊。

  就连队友都在今晚才知道,这位同学叫吴白。

  “艾情。”艾情刚才咬了口汉堡,也吓了一跳,直觉交待出自己真实姓名。

  他点点头,走回到角落里又戴上耳麦。

  今天算是休息,明天是新加坡国内比赛的闭幕式,然后才是亚锦赛的开幕式。整整一天的仪式,后天才是正式的总决赛,滑梯介绍完说:“难得来一次,我们已经说好了,三天决赛结束后去四处走走。”

  艾情唔了声,咬着汉堡含糊不清说:“我要看世界第一摩天轮。”

  “诶?”滑梯瞥了她一眼,“那可是世界十大求婚圣地……”

  艾情哼哼了两声:“不要往下说了,等你成年了再说这些有的没的。”

  “反正三天后才正式比赛,”短发的女孩忽然咬着可乐的吸管,笑嘻嘻说,“我们来切磋切磋吧?”滑梯哑然一笑:“好主意。”

  艾情刚才长途跋涉而来,头疼的发紧:“我就是个开赛车的,用的着切磋吗?”

  “陪练,多好的陪练,”滑梯拍了拍她后背,皮笑肉不笑,“一屋子国内顶尖高手,千载难逢啊,别看都嘻嘻哈哈,这一路可都憋着劲头要切磋呢。”

  艾情喝了口可乐,明显看到众人被打了鸡血,只能妥协投降。

  众人很快清理出了一片干净区域,于是这群决赛出来的选手,就在一堆红色麦当劳盒子旁,开始抽签决定地图。

  艾情拿出电脑,还有自备的鼠标、键盘和耳机。

  瞥了眼对面戴上耳机的吴白。他的键盘抠掉了几个碍手的键,果真是职业级的。

  她还记得决赛那天的情景。

  她迟到进场时,五米之外的他就把腿翘在桌上,身体向后仰着,闭上眼一下下摇晃着椅子,以此缓解比赛的疲惫感。因为低着头,鸭舌帽的阴影打在脸上,只看得清鼻梁以下的部分,轻浅的像是一笔勾勒而成,没有任何多余线条。

  就是那场比赛,Dt一战成名。

  艾情的视线落在他操盘的左手,干干净净的手指,没有任何特别。

  为了和平友好的目的,所有人都同意用本次比赛取消的CS切磋,当进入地图后,众人开始调试耳机的音量,进入了状态。

  都是平静无波的眸子,倒影着屏幕的光影,没有任何情绪干扰。

  在赛场外,他们都不过是拿着书本的学生。

  可在这异国他乡的渡假村里,这些人都是代表中国参赛的,最顶尖的竞技游戏高手。

  ☆、前传:3/4/5

  3.

  狭路相逢,杀与被杀只是顷刻之间。

  1分37秒后,最后两人摘下了耳麦。

  面包拿过可乐猛吸了口,“狗狗,你听力到底有多好?我刚才动了个念头,就被你狙了。”

  艾情吐了吐舌头,瞥了眼吴白。

  他刚才竟然最后退出,没有任何解释。

  “不是听力,是嗅觉,”滑梯咬着根没点着的烟,含糊道,“永远都知道敌人在哪里的嗅觉,这就是狗狗当年成名的原因。”

  艾情怔了怔。

  这是十五岁那年,国内某游戏网站给她的总结。

  如果没记错,是三年前的另一个世界赛事,ESWC电子竞技世界杯。

  那年是CS国内联赛,在广州云集了国内最强的战队,整整两天的厮杀让她拿到了职业生涯第一个冠军成绩。

  其实她最擅长白刃战,可刚才始终没换过刀。

  那种狭路相逢,重刀毙命的对决。狠辣,凌厉。是一个人手把手教会她的,也是从那场比赛开始,她和教会自己的人,同时放弃了CS项目。

  十一个人嘻嘻哈哈了一会儿,确切说是十个人,还有一个不参与群体闲聊的自然是Dt。他自从退出后,就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的露天吧台,一个人翻看上半年的排位赛视频。

  这里的人都是一整天的旅途奔波,一到渡假村就是五六个小时的高强度练习。

  别看是嬉笑怒骂,可都掩不住疲惫。

  只有他仍旧不知疲倦,手边放着杯水,浮着五六个冰块。他一声不响地拿起来,吃了一块冰在嘴里,全神贯注地戴上耳麦,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

  她看着就觉得牙根发冷,倒也好奇,这么个喜欢单打独斗的人为什么不选个人项目,反倒热衷Dota这种团体游戏。

  他像是横空出现的一个人,带着没有什么名气的团队,战术却是绝对的惊艳。作为队长,他毋庸置疑是战术的最终制定者,如果身经百战也就算了,可偏偏就是个新人,十五岁,有着无尽前途的新人……

  估计这次亚锦赛后,会有很多顶级强队看上他。

  “你们平时练习,都是怎么沟通的?”她低声问面包,“他似乎不太爱喜欢说话。”

  面包想了想:“只要听话就可以了……”

  ……

  4.

  她的房间就在楼上,是和Dt团队的小女孩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时差,她半夜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最后怕吵醒室友睡觉,索性走出房间溜达,整个楼房的走廊都是露天的,她走到楼梯上坐下来,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远处的大海。

  在黑夜中,海水不断不断地冲洗着沙滩。

  忽然胳膊旁边有些痒,她侧头看去,不知哪里来的两只猫,以一种极其优雅的姿势蹲坐在她身边。她看过去的时候,猫也同时都看向她,艾情一时忍俊不禁,轻声问:“你们两个是兄弟?姐妹?还是情侣?”

  两只猫看了她一会儿,又同时看向远处的海……

  这海边的猫……还真有个性。

  艾情笑了笑,转过头,陪着猫看夜色。

  过了会儿,就有脚步声靠近:“好看吗?”

  艾情觉得这声音很熟,回头看见Dt已经半蹲在自己身后,勾起食指逗猫,眼睛也是盯着猫的。

  “你是在问我,还是在问猫?”

  “在问你。”

  他坐在了楼梯另一侧,就这样和艾情隔着两只猫,并肩坐在了一起。

  “还是家乡的海好,看的累了还有无数烧烤吃,”她随口道,“今天你是真断线了,还是主动退出的?是不是不好意思和个女生近身肉搏?”

  当时她tab键看到提示,只剩了Dt和另一个人。

  耳麦里,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同时从不同方向过来,可就在爆头一个后,另外的脚步声却忽然消失了……同一时刻,系统提示他退出了游戏。

  他看着远处:“断线了。”

  因为月光的角度,整张脸都是隐在帽檐阴影下的,看不到任何的表情,但是好像、似乎、大概是笑著的。

  艾情倒无所谓,玩电子竞技的男生不是话唠就是孤僻,早已经习惯了。

  “我看过那场比赛的视频,”就在艾情放弃的时候,他倒是说话了,“三年前你还是CSer的那场,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们战队会解散。”

  好长,好长的一句话。

  艾情很惊讶他在十二岁就关注这种比赛,笑了声:“那时候你十二岁?是不是因为崇拜我,才踏入了电子竞技的不归路?”

  Dt看了她一眼。

  ……

  好吧,艾情估计自己是输给过他的原因,生生被个小三岁的男孩压住了气场,没再继续玩笑下去:“你应该也看过一些论坛的历史记录和八卦新闻,其实原因很简单,是因为Solo喜欢上了魔兽争霸,就像他自己的名字,solo,他不喜欢和人配合,更喜欢单打独斗。队长一走,我们也就解散了。”

  过去很多人都说过,solo是整个战队的灵魂,制住了他就等于彻底取胜。

  所以这个理由应该所有人都能接受。十分合理,不是吗?

  Solo。

  艾情抿起嘴唇,想起了那个总笑得很温柔的人,她摸了摸身侧的猫:“可惜你的项目是dota,如果是魔兽争霸,他一定是你最不想遇到的人。”

  “去年和今年的WCG世界赛冠军?”

  艾情点点头:“他基本不参加这种亚锦赛,等到这次比赛结束,下半年应该有很多世界赛事,那时候你或许能碰到他。”

  5.

  半夜的闲聊,实在不是个很好的回忆。

  比如Dt经常会不说话,艾情又自认不能像他的队员一样,能那么深刻领会他的心理活动……于是就自说自话了很久,最后实在撑不住了,才借故说口渴回了房间。

  因为时差问题,她第二天中午才睡醒,被通知下午参加亚锦赛决赛的开幕式。

  很刺眼的阳光下,她把电话挂上,用被子裹住头又挣扎了二十分钟,才从床上爬起来。她是真心不想参加这种开幕式,赞助商的致辞,COSPLAY小mm的宣传,各国媒体例行公事的采访……最恨人的是,经常会有媒体很歧视地问:听说你来自中国xx,当地计算机水平相对世界发达地区是落后的,究竟何等毅力打到了世界级比赛……

【神之左手[密室前传] by 墨宝非宝】(本页完)

《神之左手[密室前传] by 墨宝非宝》上一篇

[HP]我与蛇院有个约会[上部] by 女狼当道--预览  
文案:
    放心大胆的告诉读者本文一定是个很长的hp文,文章平淡不虐不坑不v,喜欢翻译腔。 有喜欢同款文文的亲爱的们可以点收藏作者哟~当深受身为指挥家老爸的审美影响拄着“在指挥棒中长度适中”的魔杖一头扎进霍格沃茨蛇堆里时,兰斯特的心中是崩溃的。妈妈,说好的世代是格兰芬多呢?
    “劳驾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要每天在斯莱特林的休息室里面对一个韦斯莱?”面无表情的德拉科。
    “分院帽你回来这样分院你不觉得太草率了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尔康脸的兰斯特。
    “哥们你不是说兰斯妥妥的是格兰芬多吗?分院帽再爱我一次!!”被偶像甩一个背影的哈利。
    主受文,不互攻,不生子,以上。
 
 
    内容标签:HP 奇幻魔幻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斯特。韦斯莱。诺特 ┃ 配角: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波特,韦斯莱们 ┃ 其它:
 
    一切开始的第一卷
    第1章 来信
    
    1、来信
    当兰斯特诺特小先生的钢琴表演被一只不知从哪里飞进来的猫头鹰打乱时,诺特夫人在台下发出了一声类似于欣慰的惊叹,说句实话,这位可怜的夫人盼这封信整整有11年了。尤其是在这11年来小诺特先生并没有展现出任何对从母亲身上继承下来的能力哪怕一丁点的兴趣。
    当然,从小诺特退场后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可以看出被这只该死的鸟打断了生日音乐会的他并不如他母亲那般欣喜。
    好吧,小诺特在摄像机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嘟了下嘴,事实上,不出今晚他本该在维也纳指挥一场盛大演奏会的父亲就会火烧屁股一样的回来,只因为他根本不会同意自己的儿子用一根奇怪的棍子做除指挥以外的事。
    “其实我也觉得其实做一个巫师可能前途并不大,妈妈。”兰斯特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边观察着诺特夫人的表情。
    “别傻了孩子,你当然要成为一个巫师。要知道韦斯莱可是世代的格兰芬多。”此时此刻正摆弄着自己红发的艾莉韦斯莱诺特理所当然的反驳。
    “可是我的事业怎么办”兰斯特一脸严肃的瞪着她。
    “哦,我相信你爸爸不会让我们饿肚子的亲爱的,家里不用你这样辛苦的卖艺补贴。”诺特夫人抬起眼发现孩子正用一种明显受到冒犯的眼神谴责自己“别这样兰斯,你的头发要炸起来了,我只是开个玩笑。好吧,去霍格沃茨并不会影响你创作的我保证,而且你在暑假的时候依然可以照常办你的音乐会,这和你原本的安排十分相似,而且不用担心受到打扰,两全其美,不是吗?”
    兰斯特不情不愿的点头,慢吞吞的开口“当然妈妈,希望你能用这个理由说服爸爸。”说罢他甩了甩自己张扬的绿头发,扯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哦天,兰斯你这个小恶魔,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去说服瑞恩那块木头”诺特夫人一脸的心塞“还有亲爱的,说实在的我真的觉得把头发弄成蟾蜍的颜色不是什么好主意。”
    “在这一点上我完全同意你妈妈的说法小诺特先生,明天就把头发染回来,否则我只能把你禁足到它可以变回来为止”诺特先生说话间已经走进了屋子,他一边换鞋一边马不停蹄的冲着妻子说。
    “当然亲爱的,不得不说在其他的一些事上我并不能同意你的看法,例如关于你手上的那封信。还有我并不是木头。”
    “嘿爸爸,那是易容马格斯,那并不需要染回来,但是我觉得这个颜色会衬得我肤色很白”
    瑞恩诺特先生掀起嘴角,刻薄的开口“当然,不可否认。蟾蜍的肚皮的确很白,但我假设我和你妈妈都将肤色的基因很好的遗传给你了。”
    砰!绿头发的小男孩气愤的用房门将诺特先生的话关在门外,诺特夫人注意到他的发色因为气愤正在快速的变回火红色。“你真的惹毛他了,兰斯很少会控制不住情绪而影响他的变形”诺特夫人不赞同的看向丈夫。
    “打住这个话题,我只是要停止他的想当然,我绝不会允许他让那个愚蠢的发色停留在他的脑袋上。”诺特先生在妻子身边坐下。“同样的,我也不会同意他去上那个魔法学校,简直不敢想象没人制约他会无法无天成什么样子。”
    兰斯特的脑袋恶狠狠的从房间门缝伸出来“哦够了爸爸,我突然觉得妈妈是正确的,我决定了,我就要去霍格沃茨,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和妈妈私奔!”
    “噗!”刚来得及喝一口红茶的诺特先生一口喷出来,然后不确定的扭头看着妻子“你不会吧亲爱的?”虽然表面上诺特是一个绝对的直男癌,但其实在原则问题上他往往是个妻奴……真是悲哀是不是艾莉迟疑地说“说起来我确实好久没去我母亲那边了……”
    “好吧好吧,我投降,随便你们。”被戳中死穴的诺特先生一瞬间蔫了,“要我说,兰斯特那个小混蛋真是十足十的像你。”
    红发的少妇耸了下肩,“好了瑞恩亲爱的,你大晚上得赶回来那边忙完了吗……”
    ————————————————————————————————————————————————————————————————————————————
    “额,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兰斯特在临睡前终于读到了这封不薄的信。
    “霍格沃茨”格瑞恩在一旁轻声重复。
    “哦闭嘴格瑞恩,作为一只鹦鹉你不能这么聪明”听着自己的宠物毫无障碍的重复自己仅读了一遍的复杂单词,兰斯特又骄傲又担忧的拍拍这只非洲灰鹦鹉的头。即使格瑞恩作为最聪明的鹦鹉品种也显得尤为聪慧,可能这与捡回它的最初一段时间妈妈一直拿它试那些魔药有关?
    “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
    (国际魔法联合会会长、巫师协会会长、梅林爵士团一级魔法师)
    亲爱的兰斯特先生:
    我们愉快地通知您,您已获准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读。随信附上所需书籍及装备一览表。
    学期定于九月一日开始。我们将于七月三十一日前静候您的猫头鹰带来您的回信。
    副校长(女)
    米勒娃麦格谨上”
    感觉到信封中依然还有东西,兰斯特将剩下的类似附录的信掏出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制服]
    一年级新生需要:
    1.三套素面工作袍(黑色)
    2.一顶日间戴的素面尖顶帽(黑色)
    3.一双防护手套(龙皮或同类材料制作)
    4.一件冬用斗篷(黑色,银扣)
    请注意:学生全部服装均须缀有姓名标牌
    [课本]
    全部学生均需准备下列图书:
    《标准咒语,初级》,米兰达戈沙克著
    《魔法史》,巴希达巴沙特著
    《魔法理论》,阿德贝沃夫林著
    《初学变形指南》,埃默瑞斯威奇著
    《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菲利达斯波尔著
    《魔法药剂与药水》阿森尼吉格著
    《怪兽及其产地》,纽特斯卡曼著
    《黑暗力量:自卫指南》,昆丁特林布著
    [其他装备]
    一支魔杖
    一只大锅(锡鑞制,标准尺寸2号)
    一套玻璃或水晶小药瓶
    一架望远镜
    一台黄铜天平
    学生可携带一只猫头鹰或一只猫或一只蟾蜍
    *在此特别提请家长注意,一年级新生不准自带飞天扫帚“我的天,这些东西听起来真是挺酷的是不是。”兰斯特扭头对格瑞恩说。
    灰鹦鹉煞有其事的点头“哇哦,带上格瑞恩。”
    “哦,那可不一定,信上没有说可以带一只鹦鹉。不过也许你可以冒充一只猫头鹰。”兰斯特爬上床,“总之今天可真累,我打赌明天的新闻上一定会写在我的演奏会上出现了一只猫头鹰。幸好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要为哪件事而担忧了,好吧,晚安格瑞恩。”
    灰鹦鹉抖了抖自己红色的尾羽,扑腾着翅膀飞到自己的架子上,“晚安,兰斯小王子”然后伸出自己的嘴将房间的灯关上。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不可免俗的从91年开始
    
    第2章 对角巷
    
    2、对角巷
    之后的几天,虽然仍然表达了对于儿子即将到一所莫名其妙的学校读书的不满,但是诺特先生还是处理好了自己的工作腾出时间陪儿子和妻子来到了对角巷。
    “说实话,虽然看上去很落后不过偶尔来一次可能还蛮有意思。”诺特先生在妻子的目光下较为客观的评价。
    “兰斯,你的棕头发就像是格瑞恩的窝。”诺特夫人诚挚的提醒。
    兰斯特后知后觉的晃晃头,“哦下来格瑞恩,你害得我像个大傻瓜。”
    格瑞恩乖巧得飞到兰斯特肩膀上“抱歉兰斯”甚至用嘴帮男孩理了理头发。兰斯特白净的脸上浮起粉色,“嘿格瑞恩,我并没有怪你”
    “简直不敢相信家里唯一能让兰斯低头的居然是一只鹦鹉”诺特先生看上去要哭了。
    “得了吧亲爱的,兰斯就是这么吃软不吃硬,你不是昨天刚说过?”诺特夫人饶有兴趣的看着一人一鸟的互动,漫不经心的回应“比如我,你不是说兰斯和我像个十足吗?我以为你早了解我的性格~”暴击伤害10000点,诺特先生没辙的闭嘴。
    “那么先从哪里开始?”兰斯特好奇地观察手里瓶盖大的金币,就在刚刚他们在身后的古灵阁里换了一大推这样的金币,要他说真是太棒了,毕竟现在的麻瓜界早就供应不起这样多的金币流通。
    “当然,先去买袍子,然后我们再买其他东西的时候可以让摩金夫人先制做。”诺特夫人轻车熟路的领着一家人从人群中穿过,兰斯特注意到在他们的目的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趴在橱窗上,手中拿着一只冰激凌。“嗯,那是海格,现在好像是霍格沃茨的钥匙保管员”诺特夫人皱了皱眉“虽然并不是讨厌他,但是儿子,我还是建议你不要在上学期间和他来往太近,鉴于他一些太过热情的小爱好。”

    正在兰斯特想要回应时,诺特夫人小小的惊呼了一声“哦!瞧我看见了谁?!”她的脸上有显而易见的惊喜。
    “我怎么会知道”兰斯特说着将视线顺着诺特夫人的视线望过去,那是一个很瘦小的男孩,这种瘦小在他站在高大的钥匙保管员身边时更加明显,而他身上类似睡衣的宽大布料将这种对比再次放大。在他冲出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时,乱篷篷的头发偏向一边露出他破旧圆眼镜下碧绿的眼睛以及……额头上的闪电型伤疤。
    “救世主哈利波特”格瑞恩轻声说。
    “有时我真觉得格瑞恩是个阿尼马格斯。”诺特夫人感叹道。“它比你敏锐得多,儿子。”
    兰斯特骄傲的绕过她“即便如此,格瑞恩也是我养这么聪明的。”
    “我觉得他现在真是小人得志,是不是?”诺特先生征求妻子的意见。“显而易见。”
    待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哈利已经走远了,这时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精致的男孩走了出来。并且十分张扬的抬着下颚走了。
    “说句实话,他可真像只白孔雀,不过那个发色还不错,妈妈?”兰斯特走进店中,回头询问。
    “我劝你不要,马尔福家族的发色是他们的标志,几乎是魔法界的独一家,如果不担心麻烦的话你可以试试弄成那种铂金色,我保证你会后悔。”诺特夫人转头“嘿,摩金夫人,好久不见。”
    一个微胖且和蔼的女人走过来“哦梅林,瞧瞧这是谁,艾丽亲爱的,你终于舍得来我这了,我看看,这是你儿子吗,英俊的小伙子。”兰斯特的脸有点红,他一向不擅长应付这么直白的赞美。
    “额,夫人,您好。”
    “当然,又一个格兰芬多~,来吧孩子到这里来,我要量一下你的尺寸。”兰斯特乖乖的走上矮凳,这期间格瑞恩悄悄地啄了一下不老实的尺子。
    接下来一家人迅速的买齐了除魔杖外的其他的东西,尤其是小诺特先生甚至对着丽痕书店里关于音乐的书籍有些乐不思蜀。
    “不用急着把它们全买下来儿子,我保证霍格沃茨的图书馆会让你满意的亲爱的,”诺特夫人无奈的叹气“天知道我上学时几乎不会去图书馆那种地方,说实在的那太压抑了,当你面对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读完的书时。那么,我们的最后一站,奥利凡德魔杖商店,相信我,那才是你在巫师届的□□。”
    但是当兰斯特走进这家从公元前300多年就开始制作魔杖的金牌老店时他却隐约觉得自己的老妈默默地退到了后面,然而还不待他有所反应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银色眼睛惊到了。
    !!!
    “哦,我以为这是一家比较积极的店,而不是……”
    “鬼屋”格瑞恩干巴巴的接到。
    兰斯特稍退一步,这才看清眼前人的全貌,一个有点玄妙的老头……,一般的老人到了年纪都多多少少会眼睛浑浊,但眼前的老人显然打破了这个常规。
    “哦,又是一个韦斯莱,说句实在话,小巫师们从一入学就使用自己的命定伙伴无疑是最好的,在这点上艾丽韦斯莱女士你的做法完全明智,在下实在不敢苟同一些韦斯莱的做法。要我说,从魔杖上省钱并不是什么好主意。”老人转头看向艾丽韦斯莱。
    兰斯特也疑惑的扭头,听上去他的一些亲戚为了省钱而放弃了魔杖?
    艾丽韦斯莱尴尬的咳了下,“当然,奥利凡德阁下,我毫不怀疑您的说法,当然,我现在是一个诺特。”她显然不打算对奥利凡德之前话中不满的对象发表什么看法。
    &ldq

《神之左手[密室前传] by 墨宝非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神之左手[密室前传]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