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终年/只要我们在一起 by 墨宝非宝

时间: 2019-12-18 08:32:42

【至此终年/只要我们在一起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至此终年/只要我们在一起 by 墨宝非宝

   《至此终年/只要我们在一起》作者:墨宝非宝【完结+番外】

  楔子

  “我毕业于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会和你们相处一整个学期,你们可以叫我老师,或是直接叫我顾平生,”他半握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名字,清晨的日光透过窗子照进来,拢住那浅淡的身影“我听不到声音,如果提问请面向我,我会看着你们的口型和眼睛,读懂你们的话。”

  声音有些软,清朗而又温和。

  众人遗憾地看着他,连呼吸都配合地轻下来。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英国前三法学院。

  在这个顾老师来之前,法学院里所有的老师,不是一丝不苟穿着整身西装的日本早稻田回来的学究,就是上身西装,下边乱七八糟牛仔裤运动鞋的耶鲁等美国归返的博士。

  伦敦大学?这还是第一个。

  国王学院不是重点,排名第几也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最有名的国产校友是民国第一纨绔子弟徐志摩。

  法学院所有大三课程都转为英文教学的国际法,很多人都很期待这个唯一从伦敦回来的老师,风度翩翩,优雅谦和,或是文气斯文。没想到,他的样子有些让人意外。

  他捏着粉笔的姿势很漂亮,倒像是拿着手术刀的医生,当然是那种电视剧里被美化的医生。很年轻,年轻的出乎意料。身上穿的质地柔软考究的白衬衫和休闲裤,衬衫袖口是挽起来的,隐隐还能看到刺青……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建筑学院走错门的师兄。

  他似乎察觉到了所有人的遗憾,只是随手松了松领带。

  然后……低下头把领带摘下来,解开了衬衫领口的纽扣:“这学期我负责你们的《国际商事仲裁法》,很简单的课程。英文教学,如果有听不懂的人可以随时举手打断我,”他脸上似是有笑,又似乎没有,辨不大分明,“记住,要举手,出声打断是没有作用的。”

  有人低声说:“我打赌,他只有二十几岁。”

  声音不轻,所有人若有所思。

  “在我的课上,你们可以窃窃私语,”他竟然看到了,“不过我应该都能看到。可以先点名册吗?”他笑了笑。

  眼睛很平静专注地看着所有的人,这样目光让一众女生想躲开。

  可马上又想到他需要看到口型。几乎所有人都无一例外地,听话地看着讲台方向。

  顾平生说完这些话,微低下头:“我会点一次名,你们可以在被点到的时候,问我一个问题。”

  “赵情。”

  “老师,”前排站起来一个女生,“你的刺青是什么?”

  他微微笑著说:“一个女人的名字,”他不再看名册,继续点名,“李东阳。”

  教室后排的男生笑嘻嘻起身:“老师,是你第一个女人的名字吗?”

  他低下头,看下个名字:“不是,是我母亲的名字。”

  四下一片安静,估计是问到了人家的忌讳。

  他倒不以为意,继续道:“王小如。”

  “老师,我们学院老师都是博士,你也是吗?看你年纪很小啊。”

  “是。”

  “赵欣。”

  “老师,你有女朋友吗?”

  众哗然,问话的是他们的班长,问题是……他是个男人。

  班长清了清喉咙:“老师,我是被逼的。”

  他身后几个女生义愤填膺,集体埋头。

  他笑了笑,把讲台上的名册拿起来,搭在手臂上:“没有。”

  大家轰然笑起来,嗡嗡地议论着。

  结果因为班长的起头,所有人开始很有心机目的地往个人方向引。试探他的个人游历,国王学院的见闻,他很配合地回答着每个的问题,偶尔还会延展许多趣闻,让人听得很是享受。其实他并不知道这些看似平常的问题组合起来,就是面前这个说话温和的人有很好的家庭,简直完美。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听不到人说话?天大的优点。

  这样他只要和你说话,都仿佛是深情专注,只看着你。

  “天,我们学院有禁止师生恋的规矩吗?”刚被点到的人坐下来,低声喃喃着。

  他忽然停顿了声音,抬起头在教室里扫过:“童言。”

  在教室最后排,站起来一个女生:“老师,你是北方人吗?”

  童言从他刚才进教室,就有些回不过神。他的脸那么熟,很像是一个人,可是那个人应该是学心外科的,而且根本不是失聪的人。可如果不是,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像,连微微笑的时候右边那个酒窝都一样。

  他沉默笑著,弄得所有人有些莫名,到最后才点头说:“是。”

  果然是他。

  其实他们只见过一次,可是却记住了彼此的名字。

  那夜在急救室外,穿白大褂的他格外醒目,只可惜没这么温和。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一章本院美人煞(1)

  因为顾平生的到来,法学院突然备受瞩目。

  作为一个理工科出名的院校,电信和管理学院自来是老大,建筑和诸理学院虽习惯了沉默,却也不容小觑。孤零零的几个文科学院,简直毫无地位可言。

  “法学院?这个学校有法学院吗?那不是复旦才有的吗?”沈遥义愤填膺,念着学校BBS上的标题,“竟然这么说,太歧视我们了。”

  她盯了讨论版整个下午,甚至连午饭都是泡面解决。

  由于顾平生的一张照片,终于让法学院扬名了。

  很热的天气,童言趴在床上。

  她用牙轻咬开桂圆壳,一颗颗吃着,不时掀开纱帐把外壳扔到床下。

  “一个学院只有三个班,学生数来数去都只有六十人,在数万人的校园,确实可以忽略不计。”

  “不要妄自菲薄,”沈遥站起来,很有志气地远望着法学楼,“我们有法学楼,全市最全的法律图书馆,光是国际法的老师就有十几个耶鲁牛津回来的。”

  “就因为这样,我们才被全校追杀。六十多人有整幢大楼,光老师就有四十几个,都快赶上一对一教学了。平时我们多低调,可这一星期快赶上超女了,都是顾平……”她说到一半,发现自己竟直呼其名,立刻更正,“顾老师惹得祸。”

  沈遥嘻嘻笑著纠正:“问题是,我们已成功踩下建院,拥有了全校最美老师。”

  童言险些咽下桂圆核。

  顾平生的脸,只是略显白皙清瘦,略显轮廓鲜明了些,偶尔穿的也挺招人喜欢的,可‘最美’这个放在堂堂法学院老师身上,实在……

  不过顾平生的煽动性,也不是她能否认的。

  单看本周三堂国际商事仲裁法,旁听的学生占满整间教室,害得迟到的自己和班长没有座位,只好站在门口发呆。

  六十多人的教室啊……我们班只有十九个学生啊……这些人是哪儿来的?

  好在顾平生进来,很快发现阄占雀巢,只低声对最前排的两个女生说:“麻烦你……”

  话没说完,那两个女生就马上起身:“老师,没关系,我们站着好了。”

  童言哑然,这年月还有甘愿站着上课的吗?

  好在,他每周只来学校三次而已。

  最后为了保住本班学生上课的权益,班长开了次小班会,任何人绝不能泄露本学期的课程表,否则将是全民公敌。总不能次次让顾老师出卖色相吧?

  童言吃完桂圆,顺着梯子爬下来,发现沈遥又坐回电脑前。

  整屏的标题,都闪现着“法学院”三个字。

  “冒死泄露法学院课表”,“论全明星时代的法学院崛起之路”,“给校领导的公开信,有关法学院的教学资源浪费”,“请问一下你们谁有法学院的老熟人”……

  沈遥轻点鼠标,打开个标题为“强烈抵制师生恋,还我纯洁校园”的帖子。

  “建筑学院去年毕业典礼,不是有对师生当天结婚吗?怎么就没人说,上帝好不容易眷顾一次我们,竟然就踩到他们尾巴了。”

  童言无奈,岔开话题:“你不是下午有选修课吗?”

  她光脚跳下床,显然忘记自己扔了一地桂圆壳,被硌得龇牙咧嘴。

  “钢琴选修?”沈遥看了她一眼,“肯定是满分,还去什么。”

  童言无语,非常不齿沈遥的做法。

  “作为一个钢琴特招生竟然选修钢琴,你是有多讨打?”

  而且第一节课就拉着老师的手臂,讨了个永不上课的口头圣旨,简直人神共愤。

  沈遥头也不回:“你这学期不是选修素描吗?身为严谨的法律系学生,你选修工业素描,到底是有多变态?”

  她不再理会沈遥的絮絮叨叨,换上衣服出了门。

  因为是周五,大多数人为了回家,都在选课时避开了这天,所以校园里学生并不多。

  她走在路上,正是大脑放空困顿难耐时,忽然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她回头的一瞬,愣在了那里。

  迎着阳光看过去,那个已经在全校红透半边天的顾平生,正从一辆路虎里探出头。

  因为是逆光,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他在看着自己。不知怎地,就想起那个晚上,他安静地坐在急诊室外的地上,稀稀落落的几个护士走过,都不敢看他。

  童言走到车边,努力放慢说话速度:“顾老师今天怎么来了?”

  顾平生好笑看她:“不用说的这么慢,让我感觉是在看电影慢放。去哪?”

  声音很有质感,可惜他听不到自己说话。

  他说话的语气,像是很熟的朋友,而不是老师。

  童言不好意思笑笑:“去图书馆借书。”

  她以为只是寒暄两句,没想到就坐上了顾平生的车。说是送,不过是三四分钟的车程,可她却忍不住偷看了他两次,说实话,从再见面开始她就不敢正眼看他。

  到下车,他竟也下了车,在这种人流较多的地方,童言还是很怕和他走在一起的,却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试探问:“老师也来借书吗?”

  他锁上车,反问她:“你不知道今天的讲座?”

  童言努力回忆着,记起好像有人请来什么国际贸易法的知名人士,班长好像在星期三提到过。此时再看看顾平生的打扮,黑色的西装领带,安静的眼神,波澜不惊的微笑,除了用食指勾住钥匙的动作外,比平时真严谨了不少……

  “别告诉我,是你主讲?”她脱口问出来。

  “是我的朋友,”顾平生笑了笑,“我来看看会场。你吃饭了吗?”

  “没有。”

  “现在六点多了,”他略微沉吟,建议说“讲座是七点开始,时间紧张了些,我去买些三明治和饮料,我们就在,”他回头看了眼图书馆前的思源湖,“我们在湖边吃吧。”

  ……其实这个讲座,她从来没想去。

  她下意识眼神飘忽:“我很想去,可晚上还有计算机课……”

  “可以看着我说吗?”

  她脸一热,马上转过脸,对上了他的眼睛。

  他微微笑著,说:“刚才没看清你说的话。”

  被他这么一看,她满腹谎话都不敢说了,只好说:“我是说,我要去五楼借书,你可能要多等我一会儿。”

  当她咬下第一口三明治的时候,看了眼翻资料的顾平生。

  或许是两人初次见面的场景太特别,又或许是顾平生实在太不像老师……她给自己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看到他已经收好东西看向自己时,立刻调整好面部表情,目光恭谨。

  “你母亲身体还好吗?”他拆开三明治的包装纸,吃了一口。

  ……

  “很好,”她想了想,也问了他相似的问题,“你妈妈……”

  “去世了。”

  她说了句抱歉。

  直到吃完整个三明治,开始一口口喝咖啡的时候,才终于问出了一直的疑问:“顾老师,我记得你以前是医生?”

  而且,是协和医院的心外科医生。

  说这话的时候,身前有两个女生走过,很好奇艳羡地看了眼两个人。

  童言有些窘,刚才顾平生和她建议时,她就想说思源湖是学校有名的恋爱湖啊,尤其是这种晚风习习的夏日,所有长凳上都是互相依偎的人……

  虽然,她已经刻意把新借的书放在两人中间,可架不住顾平生这么显眼。

  “不算是医生,那时候只是去我母亲的医院实习,”他说,“后来因为听不到声音了,不方便再上手术台,就转读了法律。”

  “这么快就能读到博士?”太玄幻了吧?

  “我读本科时在美国,法学院和医学院,都要本科毕业才有资格申请,”他笑了笑,吃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拿出一包湿纸巾,先递到了她面前,“当时我医学研究生读了两年,还没毕业就出了些事情。一个表姐直接介绍自己的导师给我,就去英国转读了法律,说起来没有浪费多少时间。”

  她恍然,抽出一张纸巾:“可为什么要回国呢?留在母校不好吗?”

  顾平生也抽出一张,擦干净手,拿起纸杯喝了口咖啡:“去年毕业回国渡假,在吃饭时认识了你们法学院的院长,他邀我来试教一学期。我有朋友在这里,她也劝我过来,就想试试自己能不能当老师,”他想了想,接着道,“只签了一学期。”

  “就一学期?”

  他点头:“也许还没适应被叫‘老师’,就走了。”

  童言喔了声,回过头继续喝着纸杯里的咖啡。

  她从没有试过一直在注视下闲聊,直到进了图书馆,还有些适应不过来。

  通常没有讲座安排在周五,因为大多数学生要回家,会很冷清。

  可童言一迈进大教室,立刻就傻了。五百人的教室竟然座无虚席,甚至走道都站满了人……估计除了大四找工作的宣讲会,绝无先例。

  好在沈遥事先给自己占了座位。

  整晚顾平生都充当着司仪的角色。

  他那位美国朋友也是偶像级的,说了一口流利的中文,讲着讲着贸易法,就拐到了自己去中东时是如何在炮火中穿行,还亲自救过个女孩子,听得满场人连连惊呼。

  顾平生偶尔添上两句,话不多,却像是比他经历的还要精彩。

  到后来互动的太热烈,美国人居然开起了顾平生个人玩笑:“以前在国王学院,你们的顾老师绝对是‘美人煞’。”

  五百人的大教室瞬间安静……

  这美国人何止中文好,简直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她看到顾平生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只是那么笑著。

  美国人想要再说时,他才把话筒换到另一只手上,适时打断说:“现在是提问时间,同学们有什么问题吗?”

  一句话,成功让场面热闹起来。

  身边一个韩国留学生听不懂‘美人煞’,却实在好奇:“那个美国人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沈遥笑嘻嘻解释:“闭月羞花,沉鱼落雁懂不?”

  韩国留学生自诩早过了中文考级,很认真的说:“就是女人美,让鱼和大雁看的呆了,忘记了游泳和飞行。”

  童言听得想笑。

  意思是对,怎么这么怪?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这个人说的是,顾老师美的,连美人都羞的只想死了。”

  ……

  不出所料,当晚学校BBS上,齐刷刷的一串标题都成了“美人煞”。

  第二章本院美人煞(2)

  每周日,童言都会到一个法国的体育用品卖场打工。

  这个卖场在上海有四五个门店,起初她去面试,只不过是看中了学校附近的分店,没想到上岗后,反而内部调剂到了很远的地方。

【至此终年/只要我们在一起 by 墨宝非宝】(本页完)

《至此终年/只要我们在一起 by 墨宝非宝》上一篇

[希腊神话]我是卡俄斯 by 挽唐--预览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希腊神话]我是卡俄斯
作者:挽唐
文案:
他在一片混沌中睁开双眼,一个声音在心底响起:“我是卡俄斯”。
扫雷:
1、cp:卡俄斯、塔尔塔罗斯;
2、非主攻、有互攻情节、强强;
3、希腊神话世界已经被玩坏了;
4、部分情节微雷;
5、男主轻度精分。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重生 强强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卡俄斯、塔尔塔罗斯 ┃ 配角:盖亚、厄瑞玻斯、尼克斯、厄洛斯、十二提坦神…… ┃ 其它:

晋江银牌编辑推荐:
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突然穿越到希腊神话之中,成为了混沌之神卡俄斯,在这个世界里亲手创造出来众神以及人类。而塔尔塔罗斯这个深渊之神,在金箭的捉弄之下,却与卡俄斯意外的捆绑在了一起。神的历史,也就此改写!本文行文简单明了,从穿越后的卡俄斯如何创造众神和人类,一步步将整个希腊神话串联起来。随着情节的渐进,男主和塔尔塔罗斯的感情也逐渐浮出水面……
==================

第1章
连冯睁开双眼,一个声音在他心底响起:“我是卡俄斯。”
连冯是死了一次之后重新拥有意识的,但是他不想探究自己为什么“死而复生”,冥冥之中,在连冯睁开双眼的同时就已经知道原因了。
原因无它——连冯已经死了,他是卡俄斯。
在他还是连冯的时候,不曾认真的读过任何一本《希腊神话故事》,但是,卡俄斯是谁,他还是知道的。
卡俄斯即是混沌,混沌既是卡俄斯。
现在的卡俄斯还没有真正的身体,严格来说现在的卡俄斯是没有人类的身躯,他的意志遍布每一寸混沌,在他觉醒“自我”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和混沌化为一体了,他没有真正的“眼睛”,但是混沌的意志给予了他查明每一寸混沌的能力。
卡俄斯是整个混沌里面唯一的一个意志,唯一的——神明。
在这片空间里面他感受着混沌的庞大和力量,卡俄斯能够清晰地感受到混沌空间的不断延展,混沌中的力量不断强大,但是现在的连冯还没有办法像一个真正的主人一样使用混沌的力量。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一样,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想要翻个身,抬个脚都做不到。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惊奇,但是也非常不适应,卡俄斯在努力的学习着如何控制混沌的力量。
在一段时间之后卡俄斯已经适应了混沌的力量,这个一段时间究竟是多少卡俄斯并不清楚,也许是几天,也许是……几万年。
现在的卡俄斯可以意随心之所至,看遍每一寸混沌,但是看了一分钟也许不觉得如何,看了两分钟不觉得如何,但如果是一年、两年、十年、一百年……呢?
几百万年之后卡俄斯还是觉得有些厌倦了,他闭上了“眼睛”,开始进入沉睡。
现在的卡俄斯还不是希腊神话之中的那个创造了五大初代神的“混沌之神”,现在的卡俄斯只是一个法则看护之下的婴儿。
不过这个婴儿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婴儿,卡俄斯是不同位面之中的一个婴儿,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来说卡俄斯是当之无愧的神明。
一觉醒来,卡俄斯认真地观察着混沌之中力量的分布,卡俄斯发现混沌的能量分布并不均匀的,但是在卡俄斯不断地深入细致的了解混沌的力量之后,发现了几个点在有意识地吸收着混沌的力量。
卡俄斯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词:“孕育”,卡俄斯抽了抽嘴角,当然他现在没有嘴角,这种情绪的变化让混沌抖了一抖,混杂的力量搅了一下,那几个吸收能量的点对能量的吸收有一瞬的停止。
卡俄斯莫名的想到,孕妇的心情会影响体内胎儿的发育情况……
在无穷无尽的混沌之中,卡俄斯的意志可以如同一片疆域里面的国王一般,自由而又强大的在每一块土地上逡巡,但是在无尽的混沌之中,几乎每一处的力量和颜色都是相差无几的。
单一乏味的生活里面也只有自己体内正在孕育的胎儿能够给自己几分兴趣,排解一下内心中的枯燥情绪。
卡俄斯开始关注那几个胎儿的成长状况,卡俄斯把自己百分之九十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几个孩子的身上,卡俄斯用自己的意志来引导混沌中的力量来浇融这几个孩子的精魄神格。
卡俄斯知道,这几个孩子将是除了自己之外力量最强的神明,同样的来自混沌深处完美的传承记忆也会使这些孩子变得极度聪明。
卡俄斯不知道的是,并不是所有来自于混沌中的创|世之神都亲自培育自己的孩子,更鲜少有神明像他一样将混沌之中最精纯的力量给予这些孩子,这些孩子从混沌之中所获的力量将成为来自卡俄斯最珍贵的馈赠,因为有了这样的力量,这个世界注定会变得比法则预期之中更加强大,这个位面的等级也会提升不止一点。
在冥冥之中还有着更加伟大的意志在主宰者这一切,混沌之中本来是没有意志的,混沌即是卡俄斯,卡俄斯凭借本能孕育出五大创|世神,然后力量衰退,退到地底深渊的尽头休养生息。
这才是卡俄斯本来的命运,本来,所谓“卡俄斯”不过是这片混沌的名字罢了。
在日复一日的精心培育下,卡俄斯看着几个硕大的光团越变越大,然后浓缩成一个个晶体,卡俄斯知道,这种晶体叫做神格。
神格不以大小论强弱,因为每一块神格的颜色都是不同的,这种颜色都代表着不同的力量,这些颜色的深浅、大小和颜色决定了这些初代神的神职。
浅绿色的是大地之神,她的名字是盖亚。
纯黑色泛着光芒的是黑夜之神,她的名字是尼克斯。
粉红色的是爱欲之神,他的名字是厄洛斯。
深褐色的是黑暗之神,他的名字是厄瑞玻斯。
最后,这枚黑色的、没有一点光泽的神格就是深渊之神,他的名字是塔尔塔罗斯。
其中盖亚的神格最大,塔尔塔罗斯的神格最小,只能说,有些人的命运是从出生之前就注定了的。
在凝结出神格之后,这些神明的生长就不需要卡俄斯再费心了,混沌中的力量会受到神格的吸引,而来到这些神格上面,为这些还没有出世的孩子制作一个承载力量,保护神格的身躯。
在这之后卡俄斯明显感受到了自身力量的减弱,卡俄斯将意识蛰伏在混沌的深处,混沌的力量无穷无尽,卡俄斯并不会因为孕育了几个孩子而虚弱的意识不清,只不过,睡眠是恢复力量最好的方式。
不过,现在卡俄斯还想看看这些孩子长得什么样子,所以才迟迟没有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混沌之中走出了五个神邸:
金发碧眼的女神——盖亚,
黑发黑眼的女神——尼克斯,
金色头发琥珀色眼睛的男神——厄洛斯,
黑发黑眼的男神——厄瑞玻斯,
黑发黑眼的男神——塔尔塔罗斯。
尼克斯和厄瑞玻斯在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拥抱到了一起,厄洛斯则是看着这两个神邸顽皮的笑了笑,盖亚眉目温柔,塔尔塔罗斯面无表情。
几个兄弟姐妹简单的打过招呼之后,叫了一声“父神”,便转过了身,传承记忆告诉他们,他们的父神现在需要休息。
在几个人转身的一刹那,混沌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后退,在几个人走入虚空之时,深渊、黑暗、黑夜、黑夜,依次出现,当几个人再回头去寻找混沌的时候,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了,入眼之处是一片反射不到一丝光线的茫茫黑暗——这是深渊。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还是最活泼的厄洛斯先开的口:“塔尔塔罗斯哥哥,你觉得,父神去了哪里?”
其他几个人也一起盯着塔尔塔罗斯,塔尔塔罗斯说:“我怎么知道?”
厄洛斯又看了塔尔塔罗斯一眼,把想要说的话吞了回去,他只是觉得塔尔塔罗斯所在的深渊和混沌的颜色最相近而已,虽然几个人都形容不出混沌的颜色,但是都莫名的觉得深渊的颜色和混沌很相似。
至此,几个兄弟姐妹就分开了。
盖亚独自来到了大地,塔尔塔罗斯住进了深渊,尼克斯和厄瑞玻斯一起住在靠近深渊的地下,而厄洛斯暂时和温柔的盖亚在一起。
现在的卡俄斯太疲劳了,长久的精神力的高度集中,同时兼顾五个神格的凝结。而且,现在的卡俄斯也需要给自己制造一副身躯。
本身的卡俄斯只要混沌不灭,他的力量就不会消弭,法则并不会限制卡俄斯一直生活在混沌深处,也不禁止卡俄斯离开。
但是没有身躯的卡俄斯是离不开混沌的,不是不能,而是卡俄斯不愿意毁掉这个自己创造出来的世界,让自己的孩子死亡。
这个世界还没有能够承受得了卡俄斯“神降”力量的能力,只要卡俄斯离开混沌,这个自己苦心创造出来世界就会在顷刻之间分崩离析,所有的事物都会被来自混沌的力量摧毁、吞噬。
可以说,每一任创|世神都是法则的宠儿,不然为什么无尽轮回中只有那么几个创|世神明。
法则已经感受到了卡俄斯的想法,他告诉卡俄斯:“我的孩子,去休息吧,你醒来时就会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
在卡俄斯闭上眼睛之后,他没有看到混沌之中有点点星芒在一点一点的飘动,渐渐地飘到了混沌的中央聚集在一起。
一个人背上一百斤重的东西,增加一微克他感觉不到,那么每十年增加一微克呢?同样感觉不到。
混沌之中的点点星芒就是混沌之中最精纯的力量,这些力量在以一种极度缓慢的速度聚集在一处,每一粒能量光点都以一种最精妙的顺序排列,沉睡之中的卡俄斯封闭了自己的意识感知,不知道混沌之中的变化。
法则像一个孩子一样耐心而认真的观察着每一粒星芒的活动和排列,不合格的星芒都在飞到半途的时候消失在了混沌之中,而消失之后的能量都被距离最近的最闪亮的星芒捕获,然后被融合,这是混沌最原始的规则——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在混沌的中央,随着点点星芒的聚拢,在那个位置渐渐出现一副精致的骨架,这幅骨架的颜色不是纯净的白色,也不是莹润的乌黑,白虽白却不见任何刺目的光泽,好像已经与没有形状的混沌空间融为了一体。
事实上也是如此,卡俄斯本就是混沌,而现在正在生长的身体是混沌之中最精纯的的力量的聚集体,自然与混沌不分彼此,这种感觉就好比是蚌壳里面生长出来的珍珠一样。

第2章
精致完美的躯壳在混沌之中逐渐形成,森森白骨被附上血脉经络,最精纯的力量凝结而成的血肉让这具身体有着无与伦比的美丽,法则所创造的美丽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无瑕的美丽。
光是这种美丽之中所韵律就已经足够令人心荡神移、无法挪开视线。
如果说卡俄斯为五大创|世神明所打造的躯壳是卡俄斯的祝福,那么法则为卡俄斯打造的躯壳则是代表了法则的眷顾。
拥有了这幅身躯的同时,卡俄斯也同时具备了两种能力。
一是魅力,二是谎言。
只要卡俄斯愿意,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难逃他的魅力,他们会心甘情愿的为他赴汤蹈火,固步自囚;只要卡俄斯愿意,所有人都逃不过卡俄斯的谎言,这是法则所交给卡俄斯的能力。
在混沌之中,卡俄斯在力量恢复之后睁开了双眼,长而翘的黑色睫毛在无穷无尽的混沌之中轻轻地颤了颤,混沌之中画出细小轻柔的波痕,在卡俄斯抬起头的一瞬间,下及脚踝的黑色长发在混沌之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黑色的眼睛里面闪现出一道几乎可以撕裂整个混沌空间的锐利光芒,让人觉得直击心底。
塔尔塔罗斯一直都是几个兄弟姐妹之中最沉默的一个,他能够习惯到享受孤单,就算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深渊的最深处生活也不会觉得寂寞,他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吃得好,睡得好。
当然,你说睡得好,就是因为他总是能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今天也是像往常一样,塔尔塔罗斯在分不清白昼和黑夜的深渊之中休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他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混沌之中,回归母神怀抱的感觉很舒服,大概婴儿待在羊水里面就是这种感觉,虽然塔尔塔罗斯从来就没有过幼稚的儿童时期,但是对于母亲的依恋不会比一个幼稚的孩子少多少,现在的塔尔塔罗斯不再是当初混沌中的那个只能等着父神帮忙吸收力量的弱小能量体了,他有手有脚,就忍不住多了解一下这个孕育了自己和自己的四个兄弟姐妹的地方。
塔尔塔罗斯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五大创|世神都是从混沌之中诞生的,但是没有哪个在出生前和出生后真正的了解混沌,大概也只有自己能有这样的机会。
抱着这样骄傲自豪的小心思,塔尔塔罗斯欣赏着混沌之中的一切,虽然混沌中的力量都相差无几,混沌中的颜色也都是一样的,但是这样的颜色偏偏没有让塔尔塔罗斯觉得厌倦,而是让塔尔塔罗斯心里面产生了一种只是而纯粹的安宁和喜悦,带着这样的心情,塔尔塔罗斯一直没有目的又满怀喜悦的漫步在混沌之中。
随着路程的增加,在塔尔塔罗斯不知不觉走了很多路程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奇怪而熟悉的现象。
混沌中的力量又在聚集,就像父神孕育自己和其他四个神邸一般,不,这次的力量比当初更加强大,也更加精纯,对于这个还在孕育之中的孩子塔尔塔罗斯难免的产生了几分好奇。
还与另一种好奇就是对于混沌孕育子嗣的方式,带着这两种心情塔尔塔罗斯亲眼目睹了这个“兄弟”的发育和出生。
有两种心情充斥在了塔尔塔罗斯的心里,一是惊讶于对方的完美和强大,而另一个则是震惊了,他居然没有神格!
但是这两种激烈的情绪在塔尔塔罗斯真正看到这个人眼神的时候就都消失不见了,因为在这个时候塔尔塔罗斯由于精神力受到了刺激一下子就从中醒过来了。
卡俄斯没有想到塔尔塔罗斯的力量竟然这么接近于混沌,相似的竟然可以被混沌认可,在自己不注意的情况下他的精神居然能够突出重围,从深渊直接来到混沌。
不过这也不奇怪,事实就像厄洛斯所怀疑的那样,深渊和混沌距离很近,如果是卡俄斯的话,几乎可以在一步之内直接从混沌来到深渊。
对于塔尔塔罗斯这个孩子,卡俄斯还是有几分真情的,毕竟是自己花费了本源之力孕育滋养而生出来的,如今他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卡俄斯心里面还是有几分喜悦的和骄傲的。
但是卡俄斯万万没有想到,塔尔塔罗斯居然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新出世的兄弟。
在塔尔塔罗斯回到深渊之后,从床上坐起来,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头,明明就差一点就看清楚这个新出生的兄弟的长相了,但是自己竟然被对方眼睛里面的神采惊住。
不过,塔尔塔罗斯摸了摸下巴,面无表情的想:那双眼睛真的是太漂亮了,那种眼神更是漂亮。
想到这里,塔尔塔罗斯突然想起了总是腻在一起的尼克斯和厄瑞玻斯,还有盖亚和压在盖亚身上的那个造物,想到那个造物的时候塔尔塔罗斯皱了皱眉头。
盖亚现在的力量比起刚刚从混沌里面出生的时候已经消弱很多了,盖亚一个人留在大地上,再加上厄洛斯是一个闲不住的总是在四处乱跑,也不会在哪一天停下来认认真真的听盖亚说说心里的心事,久而久之,盖亚就有些羡慕心神相连的尼克斯和厄瑞玻斯两个人了。
依照塔尔塔罗斯的性格绝对不适合做盖亚的伴侣,但是,厄洛斯在盖亚眼中不过是一个顽皮的孩子,盖亚想要的是一个能够陪伴自己的伴侣。
后来,盖亚自己想了个主意——制作造物,盖亚在自己的指尖制造了天空之神乌拉诺斯,这本来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是错就错在盖亚让厄洛斯把金箭射入了乌拉诺斯的体内。
现在的世界上面,所谓的生灵本来就只有这五个神邸,尼克斯和厄瑞玻斯两个人不需要金箭,而盖亚对于塔尔塔罗斯没有这种感情,至少现在没有,所以厄洛斯不会对盖亚或者塔尔塔罗斯两个人之中的任意一个射箭。
如此,严格来说,厄洛斯从来就没有机会使用自己的金箭,厄洛斯并不能精准的控制住金箭上面所带有的神力,就这样,盖亚的悲剧诞生了。
厄洛斯金箭上面所带有的爱本来就是偏执而疯狂的,再加上金箭上的神力过量,而乌拉诺斯又是一个二代神,对于神力的抵抗本来就要比初代神弱上不止一点,再加上厄洛斯和乌拉诺斯之间的羁绊,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
现在的乌拉诺斯对于被盖亚的感情几乎可以把自己的所有理智都

《至此终年/只要我们在一起 by 墨宝非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至此终年/只要我们在一起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