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卒过河 by 颜凉雨

时间: 2019-12-18 04:32:42

【小卒过河 by 颜凉雨】小说在线阅读

小卒过河 by 颜凉雨

   《小卒过河》作者:颜凉雨【完结+番外】

  文案:

  这是由一个男人,牵扯出另一个男人,又牵扯出第三个男人,直至第N个男人的故事。

  复杂的人心总是纠缠在更为复杂的社会网里,

  于是混乱了,迷茫了,心动了,心碎了。

  谁都希望天长地久,但是否真的清楚想牵的是哪只手?

  都说小卒过河不回头,可如何才能跋山涉水百转千回于急流险滩中成功登陆?

  爱情,从来都不是两个人的事。

  内容标签: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柯兵,唐尧┃配角:崔小鹏,唐禹,樊若山

  编辑评价:

  柯兵喜欢了崔小鹏十多年,尽管知道得不到,这个人还是长在了心窝里。

  遇见唐尧,他以为不过是自己丰富恋爱史里的多一笔。

  结果发现,这回这个,似乎不一样了……

  者文笔平实老练,充满幽默感,却讲述了一个关于人心的纠缠故事,

  人物的塑造愈见功力,让读者恍觉故事中的人物是真实的,

  随着他们的快乐欢喜,因他们的悲伤而黯然。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

  在高速公路上发生连环车祸虽说惨点吧,但起码交警同志们还可以理解,你说在限速30公里的街道上也能追尾,那就不能怪交警同志横眉冷对执法无情了。

  “警察同志,我真没超速。”柯兵泪眼叭杈的看着交警在罚单上左一下右一下的挥毫泼墨,心就跟着一抽一抽的疼。

  “你倒是想超速,也得超得出去啊。”伟岸的交警同志抬头瞥了眼基本上处于再来一辆车就立马水泄不通的街道,总算想起了什么,对着被柯兵亲密接触的“受害车”嚷嚷,“车牌999,你也赶紧把车挪边儿上来,没看后面都快暴动了?”

  由于国家经济近年来高速发展,连带的这城市经济也节节高升。现在路边要是掉下块招牌,那得砸死六个老板,三个政府,还有一个保准儿是军区高干。

  黑色的BMW倒挺配合,三两下贴到了路边,车门一开,三九胃泰的主人才总算露出庐山真面目。个头倒不矮,柯兵估摸着比自己还高那么一点点,穿的也不差,虽然剪裁得体的衬衫让柯兵小小失望了下。他想,要是一夏威夷花衬衫从这黑色宝马里翩然而出,那得是多么美丽的风景啊。至于长相,柯兵直接把人归到了小白脸范畴,跟自己这硬朗帅气的完全没可比性。这结论一出,车的档次差距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柯兵还没想完,交警罚单倒是开完了。柯兵把脸都快皱成了包子褶,他倒不是心疼那几百快钱,他是心疼他那分儿啊!

  交警同志跟选修过犯罪心理学似的:“别看了,你这历史辉煌啊。等着吧,再来一次你这下半年都别想开车了。”

  “那个啥,他呢?”眼看着交警把笔插回了自己口袋,柯兵立刻炸了毛,“警察同志,这大马路上得马马平等吧,虽然我这马自达照他那宝马是有点差距,但你这差别对待也太明显了。怎么着都纳税人,你不能帮着占据社会80%财富的家伙来一起欺负咱阶级弟兄。嗯,这样不好。”

  脑袋上已经开始冒烟儿的交警同志和自己说了八百遍你是城市的窗口城市的形象城市的流动宣传标语,这才好容易把火给压住:“来,你说说我听听,怎么着就能把这追尾责任推给前车,我也学习学习。”

  “他急刹车啊,不然我能追么。”

  “红灯。”

  “那红灯他不会提前减……咦,警察同志,你声儿怎么变了?”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不好意思,这边儿。”

  唐尧总算被眼前这人成功的折磨了,活脱脱一现代男版祥林嫂,还是具有典型小市民心理和暴发户特征的。在唐尧看来,这事儿完全不具备可讨论性,自己被人追尾了,对方赔点钱,交警一调节,这不就结了。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不着四六的。

  唐尧一开口,这形势就急转直下了,明显二比一。柯兵当下认清了形势。

  “那个,扣分罚款我都认了,明天我就到交警大队交钱去,这流程我熟。那没什么事儿我走了,哥儿几个,回见。”

  可惜,一只脚还没迈进车里,后脖领子就让人提溜起来了。然后柯兵就对上了交警同志那张正气凛然贴上月牙就是包公的脸。一口白牙,明镜高悬:“走哪儿回见啊,事主说不用你赔了吗?”

  柯兵乖乖的耷拉着脑袋被包大人当塑料口袋似的提来提去,最终降落回唐尧面前。唐尧难得的和柯兵有了同样的默契,恨不得来个闪电战,让这人从自己眼前消失,最好连渣儿都别留下。

  要说这唐尧心里有恨也是可以理解的,一来,肇事者那无赖样怎么看都让人想上去抽两下,二来自己刚换的爱车就这么被人在后面刮掉一大块漆,有没有变型还有待进步一勘测,可再瞅瞅那马自达,连根儿毛都没掉。刚被那破车主人用手当抹布蹭了两下车头之后,那叫一光洁如新气宇轩昂。所以唐尧不平衡,非常极其以及特别的不平衡。

  按说唐尧这人吧,大多数时候还是颇有点商业巨子的宽广胸怀的,俗话说的好,跟好人学好人,跟着老虎学咬人。就唐尧在商场上碰着那些,甭管竞争对手还是合作伙伴,也不知道怎么修炼的。十个里面有八个习得了武当绝学——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狠由他狠,明月照大江,弄得唐尧也觉得自己快有容乃大海纳百川了。所以这回他本来也准备面对肇事者微微一笑如沐春风来着。可架不住这人往上拱火儿啊,那就别怪他不依不饶了。

  唐尧推导一大圈,总算给自己的纠结找到了个出师的由头,但在柯兵看来仨字儿足以形容,小心眼。

  反正,唐尧开始索赔了。

  于是,柯兵开始扑腾了。

  一来二去,又耗了快半个小时。

  “那明天上午九点,一起到交警大队调节。”体温直逼流感警戒线的人民公仆狠狠拍了板儿。

  “不行!”一毫秒之后,被当事人双方无情的否了。

  “明天我上午要开会。”

  “明天一大早哥们儿就要出差。”

  人民公仆咬牙,虽说纳税人是自己的衣食父母,但他现在实在他妈的想暴力执法,想得牙根儿都疼。

  关键时刻,三个曲调的手机铃交织成美妙的荒腔走板协奏曲。

  “高速?我他妈还在市区耐力赛呢……知道了,少我一天不能做买卖啊,那养活你们干啥!蒋锐柯,你再和我贫试试?哈,咱俩到底谁要注意素质……”

  “嗯,半道出点事儿。我这就过去了。二十分钟吧,你再撑一下。”

  “啥?!二环上发生连环车祸?!得嘞,这就到!”

  三人面面相觑,要不说这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呢。唐尧总算做出了高姿态:“算了,就这么着吧,反正也买了保险。”

  柯兵白了他一眼,心说你早干嘛去了。

  交警同志非常有成就感的长吐一口气:“那交换个名片吧,再握个手,也算认识了。回头开车都注意点。”

  心不甘情不愿的换了名片,又在人民公仆的见证下和平友好的握手致意。柯兵总算驾着他的“悍马”继续上路。后来到郊区高速收费口时,把唐尧那印着XX科技网络有限公司总经理的飘着淡香的名片连过道费一起给了收费口的小姑娘,弄得人家女孩儿脸直接成了红苹果,柯兵才总算心气儿顺畅的继续前行。

  到达市监狱的时候下午三点整。柯兵熟门熟路走了遍流程,然后拎着大包小包就进了探监室,几个管教都脸熟了,见着柯兵这架势都感慨,知道的你是来探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来常驻呢。

  崔小鹏没什么变化,照比前年刚进来的时候,没胖,没瘦,连发型多没差别——他原来就是板儿寸。柯兵想是不是自己来探望的太频繁了,所以看不出来变化。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个给否了,就崔小鹏那脑子,那城府,修炼成精了快。没变化纯属正常,真要进了监狱就寻死觅活的才恐怖呢。

  “这回都带什么来了?”隔着玻璃,崔小鹏的一口白牙还是很耀眼。

  “黑人牙膏,管够。”柯兵认真而诚恳,“你得坚持用啊。”

  “我可听管教说你带了两大包,敢情把牙膏厂搬来了?”崔小鹏轻轻挑眉。

  “靠,你给人捅了多少钱啊,我这前脚刚进来你那风儿就到了。”柯兵撇撇嘴,然后煞有介事的一根根数着手指头,“吃的,用的,玩儿的,反正开个小卖部绰绰有余了。”

  崔小鹏冲着柯兵笑笑:“要不说,还是小卒子够意思。”

  柯兵没好气的嘟囔:“靠,我怎么听二十多年了还是觉得像太监。”

  崔小鹏感慨:“难为你了,这么多年还坚持抗争拒不接受。要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要实在听着别扭,我其实也可以改的……”

  “真的?”

  “嗯。”

  “那……”

  “阿兵?”

  “……谢谢,朕特许你继续小卒子了。”

  对于自己对崔小鹏的心理,柯兵也说不清。他觉着俩人从小这么长起来,连对方尿过几次床都知道的关系,单纯的用喜欢或者别的什么来形容总觉得差点,如果柯兵是直男,那简单了,俩人就是铁子。可问题是他是弯的,而且弯了很多年了,所以每当夜深人静再来揣度自己对这发小的心思,就有了那么点点不一样。好在,危险的青春期里他还是克制住了没把魔爪伸向直男崔,虽然看着对方一个又一个换女朋友有点受摧残。

  崔小鹏刚进来那会儿,柯兵差点劫狱。可后来看着崔小鹏一脸滋润俨然找到了新的战斗堡垒,柯兵也就任劳任怨的当了后勤保障兵。正所谓透过现象看本质,柯兵从崔小鹏身上明白了这个道理——经济犯到哪儿都能把自己个挂到金字塔的顶端然后逐级压迫着其他阶层,比如杀人犯、抢劫犯、强奸犯和盗窃犯。

  也不知道聊到哪儿,忽然没了话题。柯兵觉着气氛有点尴尬,尤其是崔小鹏那眼神烤得他脸火辣辣的,不怕有心勾引,就怕无心撩拨。柯兵怀疑自己可能太久没出去嘿咻了。不自在的咳一声,柯兵总算想起了一个话题。

  “我给你说,本来我能提前一个小时到的。靠,在路口把一BMW给亲了。他妈的那小子死活要我赔,我是谁啊三两下摆平一毛儿没拔。”

  崔小鹏很是赞许的点头:“嗯,三两下才用了一小时,不长不长。”

  “姓崔的,不埋汰我你难受是不?”柯兵冲着玻璃喘粗气。弄得崔小鹏特担心他下一秒就把自己变身成逃生锤直接撞过来。

  探监结束的时候,柯兵总算知道什么叫话不在多在精了。崔小鹏给自己那蓬勃发展中的电子产品代理公司提了好些个建设性意见,反观自己,基本上除了废话啥也没说。

  走出监狱的时候,柯兵还真有点一步三回头的意思。

  崔小鹏回监室的时候,先一步从探监室返回来的老翟头正躺在床上啃着家里人刚送过来的荔枝。见崔小鹏回来了,一边嚼着一边说,我算了下,他来的次数比我老伴儿还翻一番,这都快坚持三年了吧。你可不讲究,就这么不上不下的钓着人家娃。

  没等崔小鹏说话,上铺趴着的赵四美探了脑袋下来,问,你怎么知道他俩是那个啊。

  老翟头一口下午,满嘴甜腻的汁液,含糊的嘟囔,你不会看啊,你那哥们儿多长时间来看你一次?亏你小子还是替他出头伤的人呢。

  赵四美非常单纯的两相对比,然后选择相信老翟头。老翟头得到粉丝之后非常欣慰,又瞅了崔小鹏一眼,然后感慨,你就坏吧你。

  赵四美附和,就是,我光把人脑袋开了就给我判了八年,跟你合伙做生意那人都跳楼了,你才判五年。

  老翟头总结发言,这人脑子要是好使又不往正地方用,就会很影响社会安定团结。

  崔小鹏淡淡的扬起嘴角,不置可否。然后伏案继续撰写他的模范服刑人员思想汇报。

  第2章

  柯兵从监狱离开之后直接去了崔小鹏的家。自从崔小鹏折进去以后,柯兵就自觉自愿的成了崔家二老的孝子贤孙。这倒不全是因为崔小鹏的关系。柯家和崔家几十年的邻居,柯兵父母离婚的很早,母亲远嫁加拿大,后来带病的父亲没撑过几年就死了。基本上柯兵的青少年时期就是跟着崔家混的。有时候柯兵也想,似乎除了崔家二老,他也没什么可孝敬的人了。

  老头老太太还是挺硬朗,见着柯兵那叫一个笑逐颜开。柯兵总觉得比见着他们自个儿亲儿子还亲。当然这里面不排除某些人自我感觉过度良好的因素。

  “我刚去看了小鹏,挺好的。”柯兵把买来的水果拿厨房去洗,洗好了就一股脑的塞进冰箱,只留了一小部分盛好端给老头老太太。

  崔爸没好气的咆哮:“他到哪儿能不好?哼,一天到晚骗这骗那个,我们这辈子积的那么点儿德还不够他祸害的!”

  崔妈就在一边不吱声。

  柯兵叹口气,也难为老头了,三年如一日的保留着这么高昂的气性。

  “我说崔叔叔,小鹏这在里面改造的可好了,什么叫劳动改造啊,那就是让他们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呢。国家政策都教育我们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你也得与时俱进对吧。”

  柯兵没说完呢,就感觉谁在拉他的袖子。回头一看,崔妈妈正辛苦的挤眉弄眼。柯兵心领神会,正准备鸣金收兵,崔爸那边已经拍案而起,辛苦了半辈子的厚实手掌冲着柯兵的脑袋就呼了过来。一下又一下,极其富有节奏和韵律。同时还配合着很能烘托气氛的助兴词——

  “我让你帮那兔崽子说话!我让你贫嘴!我让你也不学好!”

  柯兵上窜下跳连滚带爬左闪右躲,一边跑一边心潮起伏思绪万千偶尔眼角还能挤出颗晶莹的小泪花儿。他这干儿子当的容易么,时刻要孝敬不说,还得随时准备着让二老过足严父慈母的瘾。姓崔的,你说你怎么报答我吧你。

  要说对于崔小鹏这人品,别说崔爸崔妈恨铁不成钢,连柯兵都有点不待见。一名牌学校毕业你说干点啥不好,做啥都算为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不是?可崔小鹏偏偏就喜欢走捷径。说实在点是什么来钱快干什么,说有层次点就叫投机倒把。而且这小子完全没有阶级弟兄观念,虽说是他那合伙人先不仗义监守自盗的,但这小子后来居上盗得更多。

  这社会上的事儿,没有什么明确的谁对谁错。跟个蜘蛛网似的,复杂着呢。可这事儿要是换别人身上,柯兵绝对要口诛笔伐唾沫横飞恨不得再踩上两脚,但放到崔小鹏身上,他也就顶多丢下句,你说你什么人品吧。柯兵承认,大义灭亲那种境界他这辈子是没戏了。

  看完了崔爸崔妈之后已经下午六点多,柯兵估摸着公司里那帮孩崽子们应该都散得差不多了。所以他决定进行一次难得的突击检查看看能不能挖掘出一两个自觉自愿自费加班的优秀员工。

  结果一到公司他就后悔了。加班员工确实逮到了没错,但优秀与否还非常有待商榷。

  “阿柯?”魏国栋的声音里饱含了惊讶狂喜感动不可置信相当多元化的情绪,具体反应到脸上,就是眼波流转两颊微红嘴半天合不上。

  “你后脑勺长眼睛了吧。”柯兵抠着门框恨不得把自己行动迟缓因为没来得及缩回来的右腿给剁了。

  “NO,NO,NO,这叫灵犀。”

  “和抽风有区别么。”

  “Youhurtmyheart!Oh~”

  柯兵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自己当初干嘛招这么一个东西进来。靠,这不没事自虐玩儿么。

  “阿柯,我发现你最近对我越来越冷淡,以前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明明那么……啊!说多少回了别打脸成不成啊!”

  看着魏国栋掩面而泣柯兵没有丝毫同情,并且对自己下手仍旧不够狠而深感遗憾。柯兵非常后悔没把那句俗语放在心上——兔子不吃窝边草。以至于现在想起来,当初找这家伙当男朋友除了脑残,没有第二种解释。

  “咱俩好歹有过那么一段儿,你就不能顾念点旧情?”

  “我可以非常负责的告诉你,追忆往事的后果只能是让我更想辣手摧花。”

【小卒过河 by 颜凉雨】(本页完)

《小卒过河 by 颜凉雨》上一篇

边城荒月 by 黯然销魂蛋/黯然销混蛋--预览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边城荒月BY:黯然销混蛋

1
正月十五,汴京城,繁华热闹,处处是正欢喜过年的人们,小孩提着花灯大街小巷的追逐穿梭着,在这里仍是一脉的歌舞升平,丝毫嗅不着边关时时刻刻提防着辽人犯境的气息。穆鸠平握了握手里的丈八枪,很不习惯京城这里的奢华,若不是为了替息城主送帖子,他是打死也不会千山万水的跑来这里糟踏自己。一想到送这份帖子心里头又是一阵气,他就不明白息城主跟大当家到底是怎幺想的,两年了,整整两年了,这两人竟然连句象样的话都没说过,大当家的当了捕快后忙得没再踏进毁诺城一步,而息城主也这样不闻不问、不动声色的竟然准备下嫁给小妖??还记得刚收到赫连小妖派人送来的喜帖时,穆鸠平气得差点没一枪把信差给捅死,他就不明白大当家心里是怎幺想的,人家息城主对他是如此情深义重,就算为替铁手接下捕头职务好了,也用不着将息城主拋下啊??他更不明白息城主是又怎幺想的,赫连小妖有什幺好的??竟然为了他不要大当家??穆鸠平这次来,除了是送帖子来之外,他还打算好好的骂一骂他的大当家,不管他愿不愿意,拖也要把他拖去将息城主抢回来。
穆鸠平望了望座落于街尾的宏伟建筑,诸葛神侯统领的六扇门,就算心中再有什幺气,此刻也全都压下了,对于诸葛神侯,穆鸠平心底很是敬重。
「这位大哥,请问戚大侠戚少商在不在??」喊惯戚少商大当家了,一时半刻竟不晓得该怎幺问话。
「戚大爷??出外办事了!!有事的话找三爷吧!!」应答的捕头朝内喊了喊就自顾自的忙去了,留下穆鸠平一楞一楞的,想这六扇门还真是忧国忧民,每个人似乎都忙的不得了。
「你是谁??找戚大哥有什幺事??」被唤三爷的那个年轻人像阵风似的扫到穆鸠平身前,后者瞧清楚来人之后,一股火不由得全冒了上来。
「顾惜朝你怎幺会在这里??」穆鸠平一怒之下一枪剌出,这一剌,不禁又后悔了,他答应过戚少商不能杀顾惜朝,可惜这一枪剌的比他脑子转的还快,眼看来人就要被一枪剌死时,人影一闪,那个年轻人又好端端的朝屋内蹦去,嗓门还不小的直嚷嚷。
「芙蓉、芙蓉~~~~,又有人把我认成顾惜朝啊!!你说你这下欠了我多少钱??」那个年轻人不知是什幺身法,人影一闪就已经上了楼,活像是天不塌不甘心似的满屋子乱窜,忙着找他口中那个叫芙蓉的姑娘。
穆鸩平傻楞楞的瞪着那个年轻人,看他的身形腿法心底渐渐有个谱,只是他怎幺也猜想不到铁手的三师弟,那个叫追命的名捕竟然长得这幺像顾惜朝??
「你是来找顾公子寻仇的吗??刚刚那个是四大名捕的追命崔三爷,好了!!你可以走了,他不会同你计较的。」另一名捕快打扮的人语气轻松平常的向穆鸩平解释,活像是早就司空见惯般。
「也真难为追命了,好好一个捕头竟然长得像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大魔头??也多亏追命脾气好,不然整天遇到上门寻仇的人,不累也烦死了!!」又一个捕头答腔。
「脾气好??我看他挺乐的不是吗??早两年铁手带那个顾公子回来疗伤时,他不就时不时的拉着人陪他喝酒??也不想想人家顾公子是来疗伤碰不得酒,看人家身体好些了,跟芙蓉两人又瞎起哄的想跟顾公子交换身份,想来考考他的师兄弟们,也不想想人家顾公子是何等才华,他怎幺扮得像??幸好顾公子还颇识大体又有分寸,才没跟那两个祸头子搅和在一起。」听着捕快们谈论追命及顾惜朝,穆鸩平又是一阵惊讶,他没想到铁手会把顾惜朝带回六扇门,那大当家遇上了顾惜朝又杀不得,日子过的岂不是很不痛快??
「那段日子还真难为了铁手,一个疯疯颠颠、失心疯时好时坏的顾公子,一个大过不犯、小错不断的惹祸精追命,一个认了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比追命还夸张的水芙蓉,我看铁手虽然脱离的六扇门,可日子没有变得比较好过啊!!」几个捕快们自顾自的讨论着,完全没料到那两个在别人口中的惹祸精、祸头子正在身后恶狠狠的瞪着他们。
「在别人背后说闲话很得意嘛!!」水芙蓉冷笑着,她可是堂堂六扇门里第一个女捕头,怎幺可以让人扁得这幺一文不值。
「还有你,你是哪只眼睛瞧见追命长得像顾惜朝的??你知不知道就是你的一句顾惜朝,害我赔了多少钱啊??」水芙蓉理直气壮恶狠狠的戳着穆鸠平胸口,早知道她就不跟追命打赌了,整整一年下来,她不晓得赔了多少钱。穆鸠平苦笑的望着身前那个子娇子、样貌清秀的小姑娘,求救似的看了看在她身旁的追命,不看还好,一看又是一肚子气,那个像极了顾惜朝的追命正笑眯了眼,一付看好戏的模样,果然和顾惜朝一样,一肚子坏水。
「唉……我看普天之下,大概只有二师哥和戚大哥不觉得我们俩相像了。当初你不也吓傻了??」追命事不关己颇无奈般的耸耸肩。
「又不是只有我吓傻了??无情跟冷血也觉得你们像啊!!就连世伯也觉得你们相像,只不过他们没表现出来而已嘛!!」水芙蓉心有不甘的咕哝着,她不就懂戚少商跟铁手两人眼睛是怎幺长的??“他们两人一点都不像”这种话怎幺说得出口??
「他们只是觉得有点相像而已,可不像你大呼小叫的吓昏了!!」追命取笑着,惹得水芙蓉俏脸一阵红、一阵白,气得拔剑就是一阵乱剌,偏偏轻功不如追命的好,满屋子乱窜的结果是没伤着追命半分,倒是一些不相干的人挂了一身彩。
「喂!!提枪的那个!!戚大哥到谭员外那里办差了,去那里找他吧!!」追命一边闪躲、一面向穆鸠平喊话,后着只能楞头楞脑的听着,然后胡里胡涂的去找戚少商。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2
汴京城不小,不过这谭员外府倒不是那幺不好找,算起来,谭员外排得上京城十大首富之一,近日家中遗失了一件宝物,有钱人家容易大惊小怪,非得请动六扇门的名捕出马替他们寻回不可,正巧戚少商在,所以这件差事就落到他头上。
戚少商正听完谭员外唠叨,大老远的瞧见穆鸠平傻头傻脑的走来寻他,心下一阵高兴,拉着这个许久不见的老八上客栈痛饮个几杯,看见穆鸠平仍是那个三魂不见了七魄的模样,心底一阵好笑。
「在六扇门里见着了追命??」戚少商摇摇头,他可以想象,以老八的个性,八成话还没多说一句就一枪剌了出去。心底又是升起对追命的敬佩,这一年多来,出外办案不知道让人找过多少次麻烦,追命永远是一笑置之,从不放在心上。
「大当家,你也觉得他们很像对不对??」穆鸠平急切的问着,他不能想象戚少商每天对着追命那张脸的日子。
「不!!我不觉得他们相像。」戚少商微微笑,他不否认第一次见着追命时,是有些震撼,不过仔细一看,这两人简直是天差地别的不同,顾惜朝笑起来时,像月亮,柔美却阴冷,而追命,这家伙就连不说话时,嘴角都带着三分笑意,活像个太阳般,非把人亮伤眼睛不罢休。
「这……。」穆鸠平还想多顶几句,可仔细想想又觉得大当家说的有道理,顾惜朝一看就是满脑子诡计的样子,不像追命坦坦荡荡的。
「你来不会就是跟我讨论这问题的吧??」戚少商好气又好笑的灌下一大口酒,认识追命还有个天大的好处,别看他模样斯斯文文的,真正拚起酒来,连戚少商都自叹不如。
「大当家曾在六扇门里遇到顾惜朝??我听其它的捕头说的,说铁手将人带回六扇门疗伤的,大当家怎幺不向我提这件事??」穆鸠平不禁有些不满,他直认为戚少商心里有什幺不愉快,应该向他这个老八提提,再不,也该向息城主诉诉。
「跟你说这干嘛??让你再来剌他两枪吗??况且,那年我根本没遇上他,铁手是确定了我不在才将人带回来的。」
「铁二爷这人就是太重承诺,要不是答应了晚晴姑娘要放过顾惜朝,他日子也不会过得这幺累。」穆鸠平嘀嘀咕咕。戚少商不禁想起铁手曾经和他道过谢,说是谢谢他当年在晚晴的灵堂上放过顾惜朝一命,让他能对得起晚晴,戚少商那一刻不知该怎幺回答,不杀顾惜朝真的是因为铁手吗??
接替铁手这一年多来,戚少商看了许多、也想了许多,当年的恩恩怨怨,如今回想起来却是那幺的不真实,为了一把逆水寒,为了他戚少商,一路上死了多少英雄豪杰??而真正的祸首,他和顾惜朝两人,一个疯了、一个当上捕快,却都好好的活着,若不是逆水寒剑仍确确实实握在他手里,他会猜想,或许只是梦而已,梦醒了,他和顾惜朝还在旗亭酒肆喝着炮打灯、吃着杜鹃醉鱼。
看着老八边喝酒、边嘀嘀咕咕,心底有些羡慕像老八这样的人,直来直往。他其实不是不恨顾惜朝的,一个人做了那幺多恶事,怎可能轻易的原谅他??只是第一眼的印象太深,深得让戚少商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自己,顾惜朝并不是坏人,他只是走错路而已,给他一次机会,他会回头;不过顾惜朝倒是结结实实的告诉他,他真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胚子。戚少商吞了口酒苦笑,说到底,死在顾惜朝手里的那些冤魂,有一半要记在他戚少商身上……。
「铁手的确是个正直的人……。」戚少商微笑,如果他当初一如铁手般重信诺,说不定他早就和息红泪成为一对人称人羡的神仙眷侣,而不是日后那段腥风血雨了。
「不过我还是觉得铁二爷做的不对,为什幺要维护那个顾惜朝??他不闻不问的任其它人去对付顾惜朝,我想江湖上的人不会说闲话的。」穆鸠平说完还不望看了戚少商一眼,有点埋怨当年不能杀死顾惜朝为连云寨报仇的事。
「你别去找顾惜朝的麻烦。」听出了穆鸠平的气语,戚少商不禁皱了皱眉。
「大当家!!」
「你知道和他交上朋友的是哪些人吗??」
「这种人也会有朋友??」穆鸠平嗤之以鼻。
戚少商楞了楞,不会有朋友吗??当年他不正是这样掏心掏肺的将顾惜朝引为知音吗??铁手不也这样和他拜了把子吗??这才是顾惜朝最残忍的地方,轻易的赚得别人的信任再狠狠的践踏……。
「我听水芙蓉说的,六扇门的其它人对他印象都不错……。」戚少商叹口气,少了利益冲突,少了权利斗争,少了那股阴狠算计,顾惜朝其实是个很值得交往的妙人。他还记得六扇门里那个说风就是雨的小姑娘水芙蓉,像只花雀似的吱吱喳喳提着顾惜朝怎幺夸她善良天真、怎幺赞她清秀动人,就算不是真心找獾囊埠宓眠@个小姑娘开心个老半天。

3

其实,那半年里,有几次戚少商是能碰上顾惜朝的,只不过六扇门里的其它人总是巧妙的让两人错开,戚少商知道其它人是为了他好,怕见着了顾惜朝会想起之前的事情,也怕让铁手难做人,所以尽力的让两人不会碰头。每回见到水芙蓉和追命两人在瞎忙和,戚少商很想告诉他们,其实他并不想杀顾惜朝的,只是这些话他从没说出口,说了,谁信??连他自己也不敢信,他竟然不想杀了那个毁掉他半生基业、杀了他一帮兄弟的人。
就这样,戚少商过了一阵子两人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从来不曾碰过面的日子。那种感觉很是奇妙,明明所有人用力的瞒着他,偏偏总是会让他听见、察觉顾惜朝就在身边不远,这多亏了水芙蓉那口不择言的嘴巴帮忙,才让他认识了那个他一直认定了“这样才是真正的顾惜朝”,而他也真的是这样的顾惜朝,很奇妙。
从水芙蓉口里得知,顾惜朝在诸葛神侯府里是和无情住在一起的,这让戚少商很讶异,他知道无情是怎样一个孤高的一个人,不过也很为他们师兄弟之间的情谊所感动,无情可以为了让铁手信守对晚晴的承诺而让顾惜朝借住,另一方面则是,若顾惜朝真有心怀不轨,无情动手是绝不留情的。只不过,那半年里,无情和顾惜朝两人从没动过手,套句水芙蓉的话,活像个书呆子遇上另一个书呆子、棋痴遇着另一个棋痴,那两人在一起不是看了整日整夜的书不说话,再不就是下了整日整夜的棋不说话,除了闷死人之外还是闷死人。
戚少商记得那年他刚回六扇门,而当晚无情便和他提起顾惜朝,希望戚少商暂时放过他,别让铁手难做。
「若不是他犯了这幺多过错,顾惜朝其实是个人才。」无情平静的看着戚少商。
「我知道。」戚少商不由得想起那本七略,最先赏识顾惜朝的,不正是自己??
「他真的是个妙人,我向他说过,我们两人,一个跛、一个瘸,倒是天残地缺,你猜他怎幺回答??」无情淡淡的提着,戚少商有些讶然,他从不知无情会拿自己的残缺开玩笑??是什幺样的转变,让无情眼底的孤冷渐渐的温暖起来??另一方面,心中又是一凛,跛??是啊!!他都忘了,当年一战,顾惜朝让熊牙伤了一条腿,再也医不好了吗??
「他竟然回答说他还胜我一筹,因为他除了跛了之外,还是个疯子,你见过这样条理分明、辩才无碍的疯子吗??」无情笑了起来,不常笑的人,一旦笑了起来,竟是那幺的好看。
「戚少商,我知道你还是很恨他,不过他留在我那里时,请不要找他麻烦。」无情笑容敛去,紧紧的盯着戚少商。戚少商叹口气点点头,他叹气,并不是因为报不了仇,他叹气,竟是因为他根本不想报仇,而这点,说出来没人会信,连他自己也不相信……。
铁手维护顾惜朝,那是因为对晚晴的承诺;无情和顾惜朝交上朋友,那是因为无情的寂寞,纵使他有其它师兄弟的陪伴,但真正能和他棋鼓相当,恐怕也只有顾惜朝了;而追命和顾惜朝,戚少商想起来就觉得好笑。
还记得水芙蓉喳喳呼呼的抱怨追命,说他不该拉着顾惜朝拚酒,结果那个空有酒胆却没酒量的家伙醉得一踏胡涂也吐得一踏胡涂,最惨的是,原本就是来养伤的,给追命这幺一闹,差点伤势复发送掉小命,气得铁手狠狠的训了追命一番,连带的也将水芙蓉骂上了,害得这个小姑娘跑来戚少商这里哭哭啼啼,忆起顾惜朝的酒量啊!!戚少商的嘴角也不自觉弯了起来。
「那个病鬼啊!!真是什幺都好,就是酒量太差!!」追命跑来戚少商那儿向水芙蓉陪罪,哄这位小姑娘娘开心,一边还不闲着的埋怨顾惜朝,说到底,他还是不认为自己不对,他怎幺会知道顾惜朝的酒量会差成这样??
「你以为个个都像你是个酒鬼啊??」水芙蓉朝追命扮个鬼脸。
「顾惜朝的酒量是差了点,不过酒胆倒是很吓唬人。」戚少商笑了起来,当初打了一个赌,结果还害得自己洗了一夜的碗。
「可不是??除了酒量太差之外,武功太高这点也很要不得,那个病鬼疯病犯起来,根本没人拦得住嘛!!」追命瞧了瞧戚少商不在意,继续放胆的抱怨着。失心疯,戚少商又想起他痴痴傻傻的模样,也记起来诸葛神侯的话,顾惜朝的病是一辈子好不了了,发作时要不是痴痴傻傻的谁也不认得,要不就是见人就杀,他只能这样反反复覆、时好时坏的拖过一辈子了。
也是因为这个疯病,意外的让顾惜朝和冷血交上朋友,武功高强、见人就杀的顾惜朝也只有冷血拦得住了。
「零零柒那哪是拦他啊??我看他们俩根本是拿命相拚嘛??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跟顾惜朝有血海深仇的是零零柒呢!!」水芙蓉啧啧有声的摇摇头,从她那里戚少商才明白,头几天犯病犯得厉害时,都是冷血动手阻挡的,听追命及水芙蓉的形容,那两人简直是杀红了眼,不过友情竟也是这样打出来的,戚少商真的很不能相信,四大名捕里跟顾惜朝最要好的竟然是冷血??
「顾惜朝不是坏人,他只是命不好而已。」冷血平静的说着,若不是自己何其幸叩挠錾鲜啦?,或许自已也会成为另一个顾惜朝。
「大当家??」穆鸠平伸手在戚少商眼前晃了晃,戚少商才惊觉自己想事情想出神了。
「有事??」戚少商喝了口酒,穆鸠平眼神飘飘忽忽的递了张喜帖给他。
「红泪和小妖??」意外的看着手里的喜帖,意外的不是息红泪竟打算嫁给赫连春水,意外的是自己竟不感到一丝一毫的气愤??
「大当家,咱们上毁诺城劝劝息城主好吗??或许你说句话,她就不嫁小妖了!!」穆鸠平有些哀求似的看着戚少商。
「好!!咱们上毁诺城,不过不是为了劝她,而是送她一份贺礼!!红泪是个好女人,她值得有人疼、有份好的归宿。」戚少商潇洒的笑了笑,拋下了银两头也不回的离开。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

《小卒过河 by 颜凉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小卒过河 by 颜凉雨》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