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儿难当 by 颜凉雨

时间: 2019-12-18 02:32:28

【媳妇儿难当 by 颜凉雨】小说在线阅读

媳妇儿难当 by 颜凉雨

   《媳妇儿难当》作者:颜凉雨【完结+番外】

  文案:

  说白了,就是一个不想给人当媳妇儿的男人

  经过张牙舞爪奋力反抗最终还是成为了别人媳妇儿的故事。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梁凉,李天屿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

  人生就是一条石子小路,坑坑洼洼,说不定哪步没走好,你就踩进了坑里,然后轻则崴脚,重则骨折。我想每个人都有踩坑里的经历,可像我这样步步都踩坑里的恐怕也不多见。

  我出生在八十年代中期,按现在的话说应该是典型的八零后。当然在九零后们已经陆续茁壮发芽的今天,八零后已经基本要过时了。

  我的家是东北地区的一个普通中型城市,工业化程度还不错,那时候在全国计划生育的大号召下,像这种城市中的重男轻女思想已经很轻了,可是我的到来仍然让家里高兴了一把。毕竟只能生一个,没病没灾健康结实不说又是男孩,甭管父母,长辈首先就乐开了花。

  我的爷爷奶奶还有姥爷都在我出生前就过世了,爷爷死于灾荒年,算英年早逝,奶奶和姥爷则是先后染病而亡。爸爸这边兄弟三个,父母死的早,走动也淡了。妈妈这边是姐妹俩,我还有个大姨,大姨家和我家关系还不错。

  我刚出生那会父母都在国有的厂子里工作,生活条件基本小康。我的童年是在姥姥家平房后面那块空地上度过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是那一片的孩子王,天天带领我的“手下”们东窜西跳,偶尔还偷点旁边废品回收站的铁条给另外一家二次回收,然后换点带奶油的冰棍在嘴里咂吧。

  后来上了小学,我就不住姥姥家了。天天和前楼的一个小胖子结伴上学放学,按双方家长的意思是有个伴儿也安全,可我怎么都觉得这样的组合完全是我保护他。也许是从小疯惯了,好几个想抢我们钱的高年级同学都让我拿石头扔跑了。打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惹我,并且还丈义的背后互相告知,知道四年三班那个梁凉不,别看小子个不大,狠着呢。对于这样的评价,我很满意。

  上中学的时候,班里普遍男低女高,没办法,男人的发育总是要晚于女人。所以班级里少数几个身材还算过得去的家伙就成了抢手货。也就是那个年代,我踩进了人生中的第一个大坑,也是跌得最狠的大坑。我有喜欢的对象了。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一个正常的青春期萌动是不会被我称为大坑的,问题就在于我喜欢的是个男的。就坐我前桌,个头还不如我,小小的,脸蛋儿甭提多粉嫩了,再配上呼扇呼扇的大眼睛,行了,我就沦陷了。你说一男生长成这样不就招人犯错误么,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去捏那家伙的脸,或者上课踹踹人家凳子啥的,弄得那男孩每次见到我都怕怕的,以为哪没做好得罪了昔日的霸王。我们初中百分之九十都是从小学直升的,所以我的威名还在新旧同学中广为流传。直到上了初二,那会网吧刚刚兴起,父母没时间管我,所以我一般都挑中午休息或者周三半天的时候泡在那,那时候网络游戏还没现在这么兴起,QQ还叫OICQ,太阳月亮什么的等级制度还没有出现,大多数人还都在聊天室里胡侃。我偏不,我最喜欢在各大门户网站瞎逛,看看今天社会这一角又发生了啥。如此热爱资讯的直接后果,就是我明白了我的这种喜好叫做同性恋。甭管这倾向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反正我已经给自己下了诊断。因为我隐约记得小学时好象也老爱欺负一男的。哎呀,记不得了。反正我就开始在网上搜寻一切有关同性恋的信息,我得庆幸我的这方面知识是从网上开发的,以至于我完全不用走什么弯路就进入了另一个领域。你要说一点没有痛苦那是假的,可当你在网上发现某官方数字表明你有几千万同伴的时候,其实也没啥了,对吧。调整心态用了一个学期,然后我该玩玩该疯疯。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中考的时候我没发挥好,不过班主任坚持我是超水平发挥,总之我上了市里一个中等水平的高中。高二我开始长个,直接从一米五变成了一米七五……好吧,一米七四多一点。唯一郁闷的是脸的轮廓完全没变,拜娃娃脸所赐,班里越来越多的女人非要争着给我当姐。我就想不通那么小的个子怎么就蕴涵着这么可怕的巨大能量呢,可以整天围着我唧唧喳喳。我差一点成了全班男生的公敌,最郁闷的是我还真没法从这么丰富的资源里挑一个。我看上了隔壁班一运动男孩,打篮球的时候总能碰见,我总是趁打篮球的时候趁机与其来点肢体接触,结果名字还没套出来,人家孩子不玩了。据说是受不了球场上的激烈冲撞。于是,我跌入了人生的第二个大坑,失恋。相思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可我还没从这难受劲里缓过来,又一个意外接踵而至,老妈下岗了,老爸外遇了,俩人就离了。好家伙,高中的惨淡三年,我跌入的乃连环大坑。

  高考的时候,父母刚刚闹完,母亲一怒之下立刻改嫁,反倒是赶在了父亲前面。我跟姥姥住,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正是父亲办婚宴,我估计他不太希望我去,因为母亲婚宴的时候就因为考虑不周把我请去了,然后发生了点小插曲。其实这次他就算请我也懒得动弹,我得抓紧时间和我的哥们弟兄告别,然后赶紧离开这个让我跌得鼻轻脸肿的地方,奔赴祖国的心脏。其实我哥们也不多,最铁的要算贺鹏。也就是小学被我护送了六年的小胖子。唯一知道我喜欢男人的家伙。这小子不只一次问过我,有没有对他动过心思。我均予以坚决否定。因为我清晰的认识到他问问题的动机完全不是因为对我有什么惦念,而是出于对自己长相的莫名自恋。说实话,这小子长大后完全变了个人,高了,帅了,一米八,身材整个一衣服架子,可没办法,小时候总爱躲我身后的小胖子形象实在太深入我心,所以我完全对他燃不起丁点热情。

  祖国的心脏里有很多大学,好的,不好的,听过名字的,没听过名字的,反正到那里你会发现天底下原来就大学生最多。我的学校是一个二本,分不低,其实不怎么样。大学里我交了第一个BF。两情相悦那种。当时实在挺纯的,处了一年多,楞是没做1/0。天天就是两个人一块图书馆,自习室,咳,他是所谓的好学生,拜他所赐,那段时间我的成绩也突飞猛进。大学期间我也很少和家里联系,基本上只要卡上按时会出现足够金额,我不会去烦他们。四年间我就回过一次家,那是大三上学期刚过一半,老妈来电话说姥姥不行了。直接买的当天机票,可到医院时,她还是走了。出殡那天我没去,我讨厌一群人哭天喊地的进行各种没意义的形式,我只是站在曾经住过的平房前面,然后默默地祝愿姥姥能走的平安。没和家里打招呼,我就回了学校。那天晚上,我和BF第一次做了全套。我是边哭着边进入他的,很奇怪,哭得一塌糊涂可下面却硬得要命,他一点没和我计较,那一夜我把他折腾的够戗。当然后来我也还回来了。我们俩基本上是一半一半,没有固定的1/0之分。

  我真的很喜欢他,可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远大志向,一毕业,人家就出国了。好家伙,走之前的最后一天我才知道。拉着我的手说有多么多么爱我,多么多么舍不得,我费了好大劲才克制着没挥出拳头。毕竟人都要走了,总得留点好印象不是。为了他我一直想留北京,可这地界儿毕竟不是好待的,所以直到毕业也没签定工作,这下好,人都走了,我也没啥可留恋的,直接打包回东北。

  倒是没回家,而是在去了邻近的另一个城市。其实环境和家里没多大差别,只是更大更热闹发展更好。到这城市的第一天手机就在火车站给人摸走了,好在现金藏的比较隐秘。这种事情在我的生命里已经算不上坑了,太小,没啥挑战性。买了新电话换了本地卡,北京户头也早就注销,我怀揣着几千块钱彻底和家失去了联系。找到刚签工作的贺鹏(这小子考的就是本省大学,毕业后直接签这了),和他合伙租了个房子。这家伙对我的到来十分欢迎,按他的话讲,又在一个战壕奋斗了。可惜没战斗多久,小样儿的有了女朋友,同居吧,我识相的搬家。

  再后来就没什么可讲的了,一直工作,不断恋爱。有BF就消停儿的工作回家,没BF就偶尔泡个吧找下一个。我总想过塌实的日子,可惜总是天不遂人愿。

  我其实不是个爱总结过往的人,今天会把自己的跌撞生涯从头到尾捋一遍,实在是因为我无聊到了极点。看着办公桌另一面的衣食父母,我忍住打哈欠的冲动痛苦地又重复了一遍:“老板,我们公司的办公器材种类丰富价格优惠,绝对是您工作的好帮手事业的推进器,公司要发展要壮大,没有趁手的兵器怎么行,大到复印机办公桌,小到订书器曲别针,我们公司应有尽有。而且如果您成为我们公司的长期客户,公司还可以免费接收您的特殊定单,比如专门为您公司制作印有您公司名号的信纸、信封、笔记本等等。还有……”

  第2章

  这位爷已经看似高深的沉默了一个小时了。我头一次遇见这样的主儿。一般我上门推销,老板们通常两个反应,第一,完全没兴趣,请我走人,第二,有兴趣,请秘书或采购处接着与我详谈。可这位,叫什么来着……我瞄了一眼名片,对,这位李天屿老板,打我一进办公室就那么大咧咧的坐在老板桌后面,不说话,不笑,可那眉眼间的意味又比较微妙,反正我可以肯定他没在生气就对了。但不管如何,你老人家总得给句话吧。

  “李老板,您看您对我们公司的产品要是感兴趣,可以派人和我进一步详谈,我保证我们的价格是同类产品里最优惠的……”

  “王英——”

  我还在那硬着头皮口若悬河呢,这位爷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比较低,挺有磁性,被他招进办公室的是一个秘书模样的二十六七岁的女人。

  “经理,与水兴建材下午的饭局到时间了。”女人打扮的很干练,也很大方,我从纯欣赏的角度个她打九分。

  李天屿从座位上站起来,好家伙,刚才坐着看不出来,这位爷身材绝对不是盖的,一米八可能还多一点,那身材绝对是标准的衣服架子,略带休闲样式的衬衫穿在他身上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当然,我的身材也算得上衣服架子,只是从头到脚比人家小了一号。这样的认知稍稍打击了我的男性自尊。

  胡思乱想间,李天屿已经走到了门口,我也连忙跟着起身,可又不能跟着人家出门吧,所以只能站在原地不知道这又是什么阵势。就在这时,李天屿忽然回过头来,问我:“你还没毕业吧?”

  得,又是这张娃娃脸闹的。我无奈地叹口气,然后露出职业微笑:“老板,我大学毕业开始跑业务,快两年了。”

  李天屿点点头:“我说看着也不像生手。一个小时,你够能说的。”然后又把头转向王英,“你跟这继续,看他还能吹多久。”说完,直接开门出去了。

  我站在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我他妈跑了两年业务,还就这回最搓火。搁从前,我没准一个拳头就飞过去了。现在工作时间长了,有些性子也给磨得差不多了。况且现在是一美女姐姐立我跟前,横是不能把火撒女人身上吧。我使劲深呼吸,费了半天劲才再次露出洁白的牙齿:“美女姐姐,咱继续?”

  一般遇见美女我都叫姐姐,这是我高中时期留下的习惯,并且进入社会后发现仍然很适用。拜这张娃娃脸所赐,随便立哪都跟邻家弟弟似的,按我们公司另一位女业务员张巧的说法,我相当能刺激女人的母性。还好,仅仅是母性。

  就像现在,王英被我逗得直乐。可气质美女就是不一样,乐的时候也那么优雅。

  “你这是赶上我们老板心情好,要是换平时,他能直接把你踢出去。”王英自然不可能在这里跟我耗,只是好心地给我讲现象后面的本质。

  听她这话里话外,敢情我还捡着个便宜?得,一个多小时给人消磨时间玩儿了。我郁闷地收拾产品材料,估计是可怜的身影勾起了美女姐姐的同情心,她从我还没来得及收拾的材料里捡了一张端详,然后问我:“你们公司代理复印机?”

  复印机,大件啊!我立刻来着精神:“恩,我们公司和国外厂商保持直接联系,质量绝对保证,价格更是低廉,根本没有中间渠道的……”

  “行了,你是不天天早晨对着大树光练这一段话啊,”王英笑弯了眼睛,“回头我看看,要真合适,我给你打电话。”

  “得嘞,我就等姐姐电话了。”我立刻从郁闷的深渊爬到了希望的山顶,情绪转换那叫一个快,“以后要是还有什么要买的,我们公司可得排第一号哦。”

  “这单还没签成呢,你就想下单啊。”王英嘴上这么说,可脸上的笑意一直荡漾,漾得我步履轻盈,漾得我心花怒放,业绩啊,我看到它在向我招手。

  回到公司的时候是下午四点。我们公司不大,从里到外加上老板也就那么六个人,七八条枪。张巧和胡涛都不在,估计是还在外面跑业务,我回来的时候宋瑾雨正在写文案,郑姐则在认真核对公司帐目。

  “老板呢?”我瞄了眼里屋办公室,好象真的不在,可仍旧压低声音以防万一。

  “放心吧,老板今天下午有事,让我们到点直接下班。”宋瑾雨估计是文思枯竭了,咬着笔杆好心的给我解答。她是公司今年刚招来的大学生,绝对的年轻活泼,本科中文毕业,在公司里主要负责各种文案策划以及秘书工作。

  “又有事?老板最近很神秘啊。”我轻快的在自己的办公桌面前坐下,剥削者一不在,我那是浑身轻松。索性拿起小喷雾器给桌角的绿色植物喷起水来。

  “哥哥,那是仙人掌,而且你昨天刚喷过好不好?”宋瑾雨索性放下笔不写了,而是凑到我跟前(她的办公桌和我面对面紧贴着),“你说咱老板到底什么背景啊,32岁,英俊潇洒事业有成,又未婚,是不是有点不正常?”

  我知道这女人又要和我讨论什么了,八卦好象是女人的天性,尤其是面对优质男人的时候。我们老板叫刘赫,其实不怪宋瑾雨八卦,我也很好奇。因为他真的很神秘。举个例子来说,我来公司两年了还不知道他住哪,家庭情况如何,我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本地人。不过有一点我很佩服,那就是他的能力。我们公司根本谈不上规模,可楞是每年都盈利不少,年终奖永远是我最盼望的时刻。就冲这,我也准备持续的长久的在此干下去。

  “喂,青春美少女和你说话呢,你怎么还能走神呀。”宋瑾雨不满地用笔杆敲我的脑袋,幸亏是中性笔不是钢笔,我不跟她计较。

  “有啥可说的啊,我都来两年了,知道的和你一样多。”我把包里的东西全翻出来,各类材料分批整理,两张名片掉了出来,一张白底黑字,大气正规地印着振达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天屿,一张素气淡蓝色,印着振达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秘书——王英。我撇撇嘴,把白色的丢进垃圾桶,蓝色的收进名片夹。

  “你说老板会不会是同志?”宋瑾雨眨巴着大眼睛,一脸兴奋。

  “妹妹,咱《断臂山》看多了是吧。”我实在不能理解小女生的想法,并且很想告诉她那些个唯美的同志电影绝对是属于高于生活的范畴,真实情况是,他们这些GAY一样要工作,吃饭,睡觉,和普通人一块为猪肉涨价发愁,并且绝对不会时不时的就遭遇车祸。

  “可是都没听说老板有女朋友……”宋瑾雨仍然没有放弃强烈的探索精神。

  我摊手,有点坏心眼地说:“反正在我这是没什么可靠情报了,要不你问问郑姐吧。”郑姐叫郑欣,今年35岁,是公司的财务,也是唯一一个从公司刚建立就跟着老板直到今天的元老级员工,我们都知道她那肯定有内幕,可惜到现在也没挖掘出来。

  宋瑾雨扁扁嘴,不甘心的坐了回去。若说老板是神秘的资本家,那郑姐就是帮助资本家盘剥工人的爪牙。就像现在,郑姐皱眉看看手表,然后起身走到我们身边,语气和蔼:“我得去接孩子了,剩下的工作就交给你们了。”

  郑姐是公司里唯一可以提前下班的人,这是老板给她的特权,为了让她去幼儿园接孩子。这我们都理解,也没有不满,问题是……

  “工作?咳,郑姐啊,这哪里还有什么工作呢……”我小心翼翼张望,一副无辜状。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一单给海关的报表可要到日子了,你还没做呢吧。”郑姐看我那眼神就跟看她家孩子似的,温柔中不乏威严,关切中带有压迫,接着,她把同样的眼神又送给了宋瑾雨,“那文案最好今天就出来哦。”

【媳妇儿难当 by 颜凉雨】(本页完)

《媳妇儿难当 by 颜凉雨》上一篇

决战风云 by 黯然销魂蛋--预览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决战风云 (上) by:黯然销混蛋

 

文案:

在大草原逍遥的两人回到中原,

庆贺邪少与虞明彦的喜事。

岂知戚夏欢竟是几乎走火入魔。

而不知来历的烟波山庄庄主江英南,

则不断觊觎常乐会,以及顾迎秋。

三月十三莫愁湖武林帖,

顾迎秋要彻底让江英南断念。

然而西突厥第一剑客也于此时来到中原,

赴戚夏欢的挑战之约,决战……

 

 

第一章

正月十五,临安城,繁华热闹,处处是正欢喜过年的人们,小孩提着花灯大街小巷的追逐穿梭着,在这里仍是一脉的歌舞升平,丝毫嗅不着边关时时刻刻提防着金人犯境的气息。

宋之旋扛着丈八枪,指挥着过劫谷的弟兄们搬东运西,若不是为了邪少的婚礼,他犯得着这么千山万水的跑来这里?

「宋大哥,你说大哥会不会来?」跟在一旁的霍玉海期待的问着,他口里那个永远的大哥便是乘云飞龙戚夏欢,一年前去大草原闯荡,音讯全无。

「可能不会吧?唉--也不知道找到宝藏没?连个消息都没有,是死是活都没人知道。」宋之旋有些气愤难平,戚夏欢离开的事,还是尉迟冬隐回薇苑后告诉他们的。这才听说顾迎秋有个疯得比他更厉害的老妈,连管槐世都承认,若是那个女人发起疯来,只怕顾迎秋和戚夏欢两人有再多条命都不够死。偏偏大哥的脑筋不知道怎么长的,竟然还傻兮兮的点头答应跟着去,这种爱管闲事的毛病迟早有一天会害死他自己。

「唉……很久没顾大夫的消息,不知道他身体有没有好一点?武功恢复了没?」霍玉海又想起那个始终穿着藏青色长袍的好心大夫,嘴角不由得微扬。

「过劫谷的,等会儿若是遇到獠牙就少提起顾迎秋,我看那小子还是没死心。」宋之旋啧啧有声摇摇头,一个一个的让猪油蒙了心,就不知道顾迎秋除了长得好看些,还有什么好的?喜欢这种豺狼心性的人?

「獠牙也挺本事的!进了公义城立了不少功劳,破了不少大案。听说和楚坷满要好的!三小姐老拉拢着那两人。」霍玉海这一年来长进不少,消息四通八达,耳聪目明。

「两个不说话的凑在能一起干嘛?」宋之旋一想到那两人,就不由得猜测,是不是让狼养大的都不会说人话。

「尉迟公子广发英雄帖,看来临安城会热闹好一阵子。」霍玉海开心的笑了笑,真心祝贺尉迟冬隐终于抱得美人归。

「我就怕太热闹!听说韩将军班师回朝了,看来公义城会有好一阵子鸡飞狗跳。」宋之旋和霍玉海两人不由得一阵坏笑,韩夫人喜欢安映春这件事应该是人尽皆知了,三不五时便闯上公义城要收他为徒,申屠居士对这件事是很乐观其成,苦的却是安映春东躲西藏,麻烦的是管槐世还得当中间人调停。

「说真的,安映春的轻功用不着再学了吧?当初让人劫去金国,结果他一路溜了回来没人拦到,是他太好命还是追兵、守将们太无能?」霍玉海佩服得直摇头,当初他们回到边关看到安映春正悠闲的喝着茶、吃着包子时,都差点没冲上去一顿揍。为了他一个人劳师动众,结果他在外头转了一圈活像是去隔壁条街蹓、蹓一样轻松。

「他轻功八成也是让韩夫人逼出来的!」宋之旋取笑着。

「先不说这些,有件事很奇怪。」霍玉海微皱起眉,这一年多来,虽然明着是宋之旋当家,不过真正在管事的反而是霍玉海。

「唐门出事了!可偏偏查不出来。」两人一想起唐隆月那阴冷的笑脸就不由得一阵胆寒,唐太君仙逝,唐隆月正式成为掌门人,不论是毒、暗器还是武艺,唐门都渐渐爬回原有显赫的地位。

「唐夫人对过劫谷派去的探子没有多为难,不过追急了,还是一个死字。」霍玉海叹口气,为了打探武林中大小事情,他折损了不少子弟兵。

「唐门还是老样子,兄妹俩都不是好东西。」宋之旋哼哼两声,说虽然是这么说,不过小仙女唐欣儿失去踪影有大半年了,这件事在武林中还造成不小骚动,毕竟,她和白衣秀侠再次论及婚嫁,岂知在大婚前人就凭空不见了,白衣秀侠差点没把江湖掀过来找人。

「等会儿到文武英杰那里再问问邪少吧!」

 

文武英杰是一栋三层楼高的酒馆,不大,但生意极好。

女老板有个很可爱的名字,姓袁单名一个莱,长得不顶美,但笑声豪爽、行事海派,多给的钱她一定收,短少的银两她也不计较,所以在江湖上翻滚的人到了临安城一定会来坐坐。

虽然文武英杰龙蛇混杂,可是却甚少人在这里闹事,因为公义城也在临安城内,而公义城内好酒成痴的安映春,不当差、不办案时,一定混在这里,只因为袁莱一个荒唐的理由:酒虫就要泡在酒缸里,所以文武英杰里的酒任他喝,安映春既然在这里,那管槐世必定也常出现在这里,公义四少动不动就有一两个上门,自然,文武英杰客似云来却从没出过事。

今日尉迟将军府办喜事,尉迟冬隐广发英雄帖宴请亲友,文武英杰自然人声鼎沸。

「女老板,文武英杰今日的生意怎么会这么好?」尉迟冬隐跨上三楼,袁莱替他留了间最大的包厢,知道来的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不便在大堂和那些闲杂人等混在一起。

「除了尉迟公子广发英雄帖之外,还有烟波山庄也在凑热闹。」袁莱摇着团扇,笑眯了眼。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是每个贪财老板的当家本领,袁莱虽然不是那样獐头鼠目,可见钱眼开这个通病她还是有的,而且更高明。

尉迟冬隐所发的帖子,美其名叫英雄帖,说穿了也不过就是他春风得意的喜帖,而烟波山庄庄主所发的帖子,倒是货真价实的英雄帖,毕竟,来的人全冲着武林盟主四个字。

「烟波山庄?回魂刀江英南?」尉迟冬隐好奇。烟波山庄在这一年中迅速崛起,势力扩展极快。尉迟冬隐没遇过这个人,只听说他的刀法很好,不过,这一年中武林里高手流失太快,公义四少韬光养晦,乘云飞龙甚至不见踪影,唐门人丁凋零,温家不理世事,烟波山庄的出现,只能说是运气好。

「烟波山庄武林帖,三月十三莫愁湖。」回话的是一个枪杆似的年轻人,抱着剑,冷俊傲然。

「跑去金陵干嘛?」尉迟冬隐看见来人,笑了起来,那人也回他一个笑容,春暖花开。

「听说要推举什么武林盟主?吃饱了没事干!」又一个年轻人,身形一闪的窜了上来,挂着个大大的笑脸,老是神采飞扬。

「武林也乱了一阵子,有人出来打理也不是什么坏事。」最后上来的是名高大英伟的男子,礼貌的向女老板点点头打声招呼,再向尉迟冬隐一拱手,情义深重。

「公义四少来了三个?公义城真够给邪少我面子。」尉迟冬隐说是这样说,但神色间仍是一个得意劲。

「若不是老爷子还有些事要办,大师兄也会来的,毕竟,武林第一美女出嫁,真的算是一件大事。」管槐世低声笑着,尉迟冬隐赶紧扬手打断他。

「不要再提什么武林第一美女出嫁什么的,每回戚夏欢说一次,婚事就告吹一次……。」尉迟冬隐心有余悸,管槐世三人看着他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你可以放心了,这回他不在,你应该娶得到虞苑主了!」安映春大笑,尉迟冬隐实在很想撕烂他的嘴,光长成那样就已经够讨人厌了,偏偏说话还不经过脑子。

「你们聊,我下去招呼其它客人,小春!来帮忙搬酒啊!」袁莱笑笑的挽着安映春下楼,管槐世很想扬声阻止,实在不能让安映春这样毫无分寸的灌酒了。

「其它人还没到?」尉迟冬隐疑问,若想打听什么,没人比公义城的人更清楚。

「宋之旋他们刚进临安城,獠牙不来了,他怕那个人也会来,灵琳跟芙蓉去陪虞苑主。」楚坷叹口气,他实在不晓得该怎么帮獠牙。

「他还没死心啊?」尉迟冬隐吃惊,怎么有人能痴心成这样?那个人已经明摆着要杀人了,獠牙还是巴巴的想跟过去。

「严重到他连跟安映春在一起都觉得不自在。」楚坷摇摇头,尉迟冬隐更吃惊。

「这关安映春什么事?说真的,看久了那两人一点都不像……。」尉迟冬隐没好气,楚坷极为同意的点点头。

「这事先不管,一年多了,真的没有戚夏欢的消息?」管槐世疑问,当初约定好,戚夏欢找到宝藏的地点后,会捎个消息回来,一去便是一年,至今下落不明。

「这个……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消息……。」尉迟冬隐支支吾吾。

「你们都该知道,尉迟家和韩府都班师回朝吧?」尉迟冬隐深吸一口气。

「不是因为你要成亲吗?」安映春抱了两坛酒上来。

「邪少我的面子没有这么大!听到我要成亲,金人还会自动退兵三十里。」尉迟冬隐白了他一眼。

「退兵三十里?为什么?」管槐世皱眉,这不似金国骠悍的做风。

「据探子回报,主帅营帐里插了把小银斧,上头只留有一张写着沙漠飞来一条龙的短签,一连闹了七八个晚上,主帅差点让人搞疯了。再者,完颜二王爷……死了!说是说郁郁而终,但我真的很怀疑……。所以,金国退兵三十里待命。」尉迟冬隐摇摇头,这些听起来太明显了,完全是那个人的行事作风,张扬。

「你在边关一次也没遇过他们?」管槐世苦笑,真是到哪都一样死性不改。

「没有!你摆在我那儿的药,他也没来取过!」尉迟冬隐回答,管槐世又皱起眉,那个人一直都要依靠这些安定宁神药,不来取?难道疯病也能痊愈?

「怎么一个个的都揪着眉?」袁莱笑眯眯的踱上楼,后头跟着的丫环捧了个食盒,香味四溢。

「醋溜鱼,小店请的!」袁莱很会做生意,但她的鼻子一定不很灵,因为那一盘鲜鱼上飘散的不是醋味,而是杜鹃花的香气……。

「杜鹃醉鱼?」众人盯着那盘鱼像是看着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袁莱不明就里,凑上前去,跟着大呼小叫。

「鱼怎么给换了?」瞪着身后的小丫环,后者也是茫然的猛摇头。还没问出个所以然,楼下便传来阵阵碎瓶声,接着又是一阵哎呀、哎呀的惨叫,这个说酒有毒、那个说酒有问题,安映春一听,拍开酒坛封口灌了一大口,皱眉。

「烧刀子,还是不掺水的!」安映春笑眯了眼,管槐世想取,他却背过身去不让人抢。

「不管是厚颜的戚夏欢还是无耻的顾迎秋,不要再装神弄鬼了!给我出来!」尉迟冬隐嗓门着实不小,这一嚷,整栋楼都静了下来。

「武林第一美女出嫁,我道是谁这么好福气,原来是明知配不上还要硬生生巴着的傻子尉迟邪少啊?」飘飘忽忽的轻笑声传来,一名罩着纯白虎皮的俊秀年轻人慢步飘了上来。

一旁的小厮看傻了眼,整盘菜就要打翻,那年轻人气劲一扬一托,一盘菜便安安稳稳的落在桌上。

管槐世他们惊疑的盯着那个年轻人,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仍是跛了一条腿,走路很慢一步拖着一步,而如今眼前的年轻人,轻飘飘的毫无阻碍,走到桌前坐下,气定神闲。

「踏雪无痕?」安映春愣愣的望着顾迎秋,对他而言要办到不是难事,但要像顾迎秋那样每一步都足不沾地,简直匪夷所思。

「想学?我可以教你,不过要吃斋、戒酒。」顾迎秋好玩的盯着安映春笑,后者朝他吐吐舌头,皱了皱脸,酒虫被捞出酒缸是会死掉的。

「酒是我换的,鱼也是我换的,这些钱赔给妳。」顾迎秋左手一塞,袁莱手里就多了枚黄澄澄的金子,足两重。

「为什么不动筷子?普天之下没几个人有命能吃我的醉鱼。」顾迎秋左手一弹,一双筷子直射楚坷,后者一抄接下,笑笑的挟了块鱼肉,顾迎秋很久之前说过要请他吃杜鹃醉鱼,没想到他仍放在心上。

「你怎么会来?」尉迟冬隐没好气,顾迎秋出现在这里,戚夏欢一定也在附近,这两人是存心搞鬼破坏他婚事的。

「我为什么不能来?我答应过虞明彦,她成亲我一定到,况且,我不来,你能赶回来成亲?」顾迎秋哼哼两声。

管槐世注意到了,顾迎秋神色变回以前那个飞扬得意的模样,眼神内敛但晶亮有光,八成武功是恢复了,这人也太神通广大了些,武功被废再恢复,理所当然得像吃饭喝水一样。

「你的剑……映雪残?夕照呢?」管槐世不由得注意到顾迎秋挂在腰际上的长剑,是戚夏欢那柄冷冽锋利的映雪残。

「在戚夏欢身上。」顾迎秋叹口气,尉迟冬隐则是很惋惜,管槐世那个脑袋,这辈子别想开窍了,孤家寡人一世是注定的。

「聊到他,人呢?」尉迟冬隐好奇,这两人黏得很,少了一个感觉很不对劲。

「我不知道,我没提起他又在逃亡了吗?」顾迎秋平淡的回答。众人又是一惊,逃亡?以戚夏欢的本领,在他离开边关时,已然是个绝顶高手,怎么可能又让人迫得逃亡?谁那么大本事?尉迟冬隐脑筋转得最快,明白似的大笑起来。

「把人家儿子连皮带骨的啃下去,连渣都不剩,他是要逃亡的,简单讲两个字,活该!」尉迟冬隐笑得放肆,原以为顾迎秋会回个一句两句,却只看到他想事情想出神。

管槐世严肃起来,若情形不那么严重,以他们俩不怕对方连累的个性,不可能会分开。

「事情并不简单?不是伊恋在追杀戚夏欢?」管槐世关心。

「我娘姓刀……戚夏欢……干了件蠢事,惹了个天大的麻烦,不过这并不是我们分开半年的原因。」顾迎秋苦笑。

「你们分开半年了?他惹了什么麻烦?」管槐世追问,的确,若不是有问题,以戚夏欢那好管闲事又爱热闹的个性,不可能不来闹尉迟冬隐的婚礼。

「他扬言要挑战伊儿寒。」顾迎秋微拧着眉,这当真是蠢到家了,可戚夏欢又是为他干的,心中不无感动。

「伊儿寒?你爹?还没找到他啊?」尉迟冬隐好奇,说到底,他也想见见这个奇男子,敢娶伊恋……不,是刀恋那种女人,生得出顾迎秋这种儿子。

「你以为大草原是你家后院吗?」顾迎秋没好气。

「正是因为找不到人,所以戚夏欢才想用这种最直接、最简单但是最蠢的方法,让他来找我们,所以他在大草原上放话,说要挑战西突厥第一剑客。」顾迎秋再叹口气,戚夏欢只是单纯的想让他来找人,却没想过万一对方真答应他的挑战怎么办?拿命相拚吗?真是头猪……。

「结果呢?」正是因为想到了结果有可能会怎样,管槐世才更感好奇,戚夏欢难道就没想过,他挑战的那人是顾迎秋的亲爹?

「结果伊儿寒没来,反而引来了一大堆不相干的人,大草原上弱肉强食更胜中原,谁都想成名,戚夏欢那只猪便成为最好的踏脚石。好死不死,他一连打败了十来个高手,最后还杀掉个死有余辜的家伙,这下可好了!对方来头不小,大概又是哪个部落的什么人,所以倾全族之力来杀戚夏欢。」顾迎秋轻描淡写,但其中过程是如何的惊心动魄,管槐世可以想象。

「那你们又为何分开?你实在不像是那种怕成为戚夏欢负担而离开他的人……。」尉迟冬隐笑问,在他眼中,顾迎秋比较像那种会在一旁冷嘲热讽,再不就是搧风点火的那类人。

「我不想答,所以你们就不用再问,怎么?想逼供,严刑拷打?」看到安映春蠢蠢欲动,顾迎秋冷笑。

「之前被废时,乖得跟只猫似的,现在又耀武扬威起来了!」尉迟冬隐啧啧有声,顾迎秋挑眉,明摆着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今日回来,不会单单只为了虞苑主吧?」管槐世笑问,顾迎秋右手一扬,一小团东西跌进安映春怀里,一个小婴儿?

「跟你借安映春!替我跑一趟唐门!」

一个正在昏睡中的小婴儿跌进安映春怀里,后者是僵得不敢动弹,楚坷和管槐世面色泛青,而尉迟冬隐更是一口酒全吓得喷出来。

「不会是你跟戚夏欢……。」尉迟冬隐语无伦次的话全让顾迎秋瞪了回去。

「唐漠,唐隆月的儿子。」顾迎秋没好气。

「你……你没事抱他儿子玩干嘛?」安映春还是不敢动,小婴孩是睡得天塌不惊。

「玩?你以为命若悬丝的毒是怎么解的?」顾迎秋白了安映春一眼,管槐世却脸色一沉。

「你用小孩做要挟?」管槐世沉声,顾迎秋立刻火起。

「让戚夏欢跟着,我能去唐门找麻烦吗?管槐世你再多冤枉我一次,我就真干些缺德事给你看!」经过了一年,顾迎秋的脾气还是一样坏,甚至,更坏。

「那

《媳妇儿难当 by 颜凉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媳妇儿难当 by 颜凉雨》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