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子有毒 by 时镜

时间: 2019-12-17 17:32:28

【逆子有毒 by 时镜】小说在线阅读

逆子有毒 by 时镜

   《逆子有毒》作者:时镜【完结+番外】

  文案

  填坑不解释

  内容标签:年下不伦之恋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颜天明,魏南璋┃配角:颜照,江碧霄,章毓秀┃其它:年下,界,1v1,重口与小清新,木有兄弟CP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1、团年夜

  团年夜得晚上,灯火万家,街道上铺满了雪,路灯的光昏黄一片,照在雪上,一片明明灭灭地暖着。

  男人捧着一杯热牛奶走到一张被拂干净了雪的长椅边,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盖着大大的羽绒服的帽子,低着头,也不知是在看雪,还是在看自己交握在一起的手指。

  帽檐上积了些雪花,男人走过去,帮他拂落,弯腰把掌心的纸杯伸到少年的面前,放缓了声音,“阿照,你嘴唇都冻紫了,喝杯热牛奶,咱们回家吧。”

  少年只是咬了一下嘴唇,迟迟不接过那杯牛奶。

  这是男人刚刚离开这里到便利店买的,还冒着腾腾的热气,氤氲在这个湿冷的冬天的团年夜,无端生出了几分温情。

  “阿照,”男人在他面前蹲下来,唤着他的名字,“回去好不好?”

  颜照看着男人讨好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自己很混蛋,他颤抖着手,双手捧过男人握着的一次性纸杯,手指碰到手指,父子两人的手都冰凉冰凉的。

  颜天明已经三十六岁了,俗话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他自认为自己现在还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呢,只是太大的风霜雨雪已经让他的心都老了,尽管他的脸容比他的年纪要显得年轻得太多。

  看着颜照接过了自己端来的杯子,他忍不住伸手拉了拉这小子的帽檐,将他的脸更深地遮在里面,“以后不准一声不吭就走了,你母亲是自己要走的,怪不得别人。”

  那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都这么多年的夫妻了,她竟然会抛下他跟十五岁的儿子跟着小白脸跑了,真是让他觉得心寒,所以即便在这冰天雪地里,他也不觉得冷,他只是疼得麻木,可是看着自己的儿子,他又觉得心里有个地方亮着一盏小小的灯,让他不至于迷失在整个黑暗的夜里。

  “阿照,回去吧。“

  那个被唤作“阿照”的少年始终不发一语,他只是埋着头,一口一口地吞牛奶。

  他似乎是蜷缩在了长椅上,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冷的。

  颜天明在这大冷的天里穿着西服,打着领结,是才从颁奖晚会上下来,男人那脸上带着清俊的笑,淡薄的嘴唇一抿,又掀开,“你怎么了?”

  颜照捧着空杯子,终于抬起了头,颜天明却愣了。

  他满脸都是泪,一直低着头只是不想让自己看见。

  已经沉默了几乎一个晚上的少年终于开了口,声音脆脆的,很是清越,完全没有变声期少年的那种枯涩干哑,“爸,你是不是要跟那个女人结婚了?”

  他知道?

  颜天明忽然觉得自己看不懂自己的儿子了,他转而坐到他身边,抱着他明显冷下来的身体,“别胡思乱想,爸跟她只是一场交易,名义上的而已。不管谁来,爸都最爱你的。”

  颜照手指捏紧了那空杯子,低声道:“爸,我们回去吧。“

  颜天明是国内知名的服装设计大师,原本有一个贤惠的妻子叫做苏然,可是就在一个月前,苏然被他撞见跟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个男人是颜天明所在公司的死对头的老总,颜天明觉得那就是个小白脸,对了——似乎是叫魏南璋,名字倒是挺君子,还璋玉呢,不过内里也就是只禽兽吧?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来勾引他这个奔四男人的老婆,想想就让人发笑。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苏然比他小一岁,是三十五,当初他们是奉命结婚,也早早就有了孩子,这么多年夫妻生活没有什么爱情也过了下来,可是苏然告诉他——她觉得自己找到了真正的春天。

  于是他们离婚了,一点余地也不留地。

  颜天明不懂是不是自己的审美有问题,他真没觉得那个总是缠着腕巾的小白脸哪里好看了,值得苏然这样飞蛾扑火一般一脚踢开自己,迫不及待地飞到那个男人身边去。

  他事业有成,享誉业内,却在情场上一败涂地了。

  颜天明牵着颜照的手,深一脚浅一脚地踏着雪,顺着街道,走过许多盏昏黄的路灯,要回家去。

  一条寂冷的街道,一个人走的话必是苍凉得让人心碎,但若是父子两人走,那种寂冷就被驱逐,颜天明觉得自己不会被冻死在这个冬天了。

  颜照默然无话,一个开朗的少年,忽然就这样被压抑下来,他戴着帽子,看着自己身旁这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男人,悄然收紧了手指,让两双交握的手连得更紧。

  颜天明又要结婚了。

  他才离婚不到一个月。

  这次是闪婚。

  那个女人是有白血病的,已经四十多岁,虽然听说依旧很漂亮,可是颜照就是不喜欢。

  因为那个女人还有一个儿子,听说是十七岁。

  他躲在一边悄悄看到过,颜天明已经将他们的旧房子卖掉,买了一栋新的,大年初三,他们就要搬进去,那个叫做章毓秀的女人也要带着她的儿子住进来。

  颜照忽然很心烦,可是他的父亲没有意识到,只是牵着他一直往前走。

  同样是团年夜,同样是这样下雪的晚上,却是在冷冷清清的客厅里,一个典雅的女人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少年,轻轻勾勾唇,“碧霄,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少年放下碗筷,温和的眉眼还带着未散去的笑意,他似乎颇有其母风度,说话时不急不缓,给人一种很有修养的感觉,“没关系的,那就初三搬家吧。”

  “我怕你心里不高兴。”女人站起来就要收拾碗筷,客厅里还放着春晚,可其实母子两人没一个在看。

  少年立刻跟着站起来,动作看似轻缓,实则很快速地抢在女人前面收拾碗筷,他对女人弯弯嘴角笑笑,一缕亚麻色的刘海落下来,刚好在那一瞬间遮住他的眼神,“妈,你坐下歇歇吧,这些事我来做就好。”

  女人只好坐下来,看着自己的儿子,“碧霄,你到时候不要任性,他人其实很好的……”

  “放心吧,妈,我知道轻重。”

  少年收拾起碗筷就端进了厨房。

  除夕的夜晚,终于到来了。

  无数尖叫着的焰火升上夜空,炸响时是绽放一时的绚烂。

  一个叫做颜天明的男人跟自己的妻子苏然离了婚,又跟一个叫做章毓秀的老女人闪婚了,看似平凡普通,却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

  作者有话要说:333乖孩子要留言,不要养肥~我的坑品你们懂~养肥我的下场会是倒v哦我要先回家,元旦节现在都还在学校里呢。我明天看看两更,顺便开了黑客文的定制。回家去了,断网,回头见啊孩子们~

  ☆、2、江碧霄

  眼看着临城的雪化了,新年的日历就已经翻到了初三。

  颜天明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颜照,少年的轮廓略显青涩,嘴唇紧抿着,戴着一顶鸭舌帽,看到颜天明从后视镜里看他,他别扭地转过头去。

  颜天明伸出手拉了拉他的帽檐,有些担忧,“小子,一会儿见到章阿姨要有礼貌,不准摆这幅臭脸色出来,见到章阿姨的孩子记得喊哥哥,听到了没?”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别这样好不好?”颜照有些郁闷,再消沉的情绪也被自己父亲这种特别让人无语的“关照”给弄没了。

  他只是年纪小了点,但是他觉得自己懂得很多,比如自己的父亲跟那个叫做章毓秀的女人之间的交易,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交易,都是颜天明在骗他呢。他听到那个女人跟他的通话,那个女人要死了,可是怕自己的儿子无所依靠,被他父亲以监护人的名义夺去了钱财,这个女人找到了自己刚刚离婚的父亲,两个人谈了会儿就敲定了。

  章毓秀是颜天明学生时代的学姐,很受他敬重,当年也是T台上的名模,只是女人在爱情上容易昏头,一朝走错路嫁给了当年娱乐圈的一个小编剧,结果婚姻失败,凄惨得很。

  颜天明听惯了他的反驳,也不怎么在意,只是又理了理自己的领带——他是时装界的知名设计了,虽然自己的穿着并不是走时尚路线,但起码的稳重端庄是不能失了的,这是他作为一名敬业的服装设计师的职业素质。“阿照,你又任性了。”

  颜照那脸色一下子沉下来,他不喜欢颜天明用形容小孩子的词语来形容自己,即便他的表情满带着宠溺。“爸,专心开车。”

  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扭转自己在男人心中的小孩子印象,只好转移话题。

  颜天明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自己儿子又对自己这种称呼不满了。于是一身成熟魅力的男人只好无奈一笑,也不多说什么,真的专心开起车来。

  别墅区在临城的西城,向来是被称作“皇冠左岸”,那是有钱人居住的地方,颜天明曾经是个没钱的男人的时候整日就在念叨一句话——这万恶的有钱人,可是现在他不缺钱了,却开始怀念当初奋斗打拼的日子,那时候只知道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哪里有现在这么多的烦恼?

  三十七岁,有车,有房,有儿子,有新的妻子,有功成名就的事业,有享誉国内时装界的名声,他能有的似乎都有了——只除了一份真感情。

  他在情场上也许注定可会一败涂地吧?

  连相亲都会失败无数次的男人,三十几近四十的人了,竟然还会被自己的老婆踢掉,难怪公司里的那些人最近看自己的目光总是带着异样的怜悯。

  颜天明想着,不由得摸了摸自己那一张脸,好歹也是保养得很好的,一点也不显老,跟那个小白脸比起来也没差到哪里去,果然还是年纪和风格的问题吗?他虽然被誉为“大胆设计师”,但自己的穿着一向走保守路线,所以苏然才会奔赴别人的怀抱?

  “儿子,你说你老爸我还年轻吧?”

  颜照听着这话愣了一下,握紧了自己的手指,笑道:“世上没人能比你这只老妖精年轻了。”

  “臭小子!敢打趣你老子我,活腻味了是不是?”颜天明失笑,这小子就是会安慰人,听见他这一句话,他什么坏心情都没了,什么苏然什么背叛什么小白脸第三者,都让他们统统见鬼去吧。

  父子两人说话间,车已经开进了小区大门,保安只是扫了一眼车牌号和里面坐着的男人,新业主购房的时候颜天明已经跟这边的保安熟悉了,所以这个时候并没有出现什么麻烦的手续。

  他们的别墅在最南边的花坛背后,转过一道弯就到了。

  颜天明停下车,解开安全带,正习惯性地想要帮颜照解下来,却看到颜照已经先他一步解开安全带下了车,一手搭在帽檐边拉了一下,站得直直的,正在青春期的少年还显得过于瘦削,那身量没长足,不过已经看得出将来长大之后的风流姿态,他关上车门,看着朝他走过来的颜照,狠狠压了压他帽子,笑骂道:“好小子,有你老爸我当年的风度!”

  难得看到这么开怀的男人,颜照扶正自己的帽子,微仰着看了他一眼,颜天明背对着阳光站着,因为长期混迹在时尚界,并且有着良好的声誉,他总是一副自信的样子,很是成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一举手一投足都透出一种绅士风度。

  这就是自己的父亲,那个他尽管在心底里怀着敬爱之心却从来不会说出口的父亲。

  少年颜照微微笑了一下,连着一月来的消沉似乎也散了不少,冬天的阳光暖暖地照着,草地上的残雪似乎也不剩多少了。

  章毓秀他们可能先到了,因为颜天明去停车的时候看到了一辆宝蓝色的保时捷,那是章毓秀的车,他还记得那车牌呢。

  当年章毓秀还是自己的学姐,他进大学的时候她已经要毕业了,他学的就是服装设计专业,而章毓秀虽然学的也是这个专业,但是心思不在这上面,她大三那年就已经是T台上的红人了,追求者无数,他跟她只是在校庆上合作过一次,他和另外几个本专业的学生负责设计校庆参加人员的衣服,大多数人都对他们的设计很满意,唯独章毓秀左挑右拣横竖是没个满意,其他人都说受不了章毓秀那见鬼的性格,就把不怎么合群的他推了出去,负责应付她,可是他跟她相处下来,觉得这个学姐也就是挑剔了一点,其实人还很好,他进入时装界还是章毓秀搭了人脉帮他介绍的呢。

  他们两个的交情,实不算浅。

  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丰富,章毓秀的性子也开始收了,凡事都容忍了两分,婚姻失败之后就更加低调,她本来也退出了时尚界,不再出现在T台上,加之病魔折磨,她也就愈见憔悴了,他当初在咖啡屋里应邀见到她时都不敢相信那是当初那个章毓秀了。

  而此刻,他推开门,又见到了这个女人。

  章毓秀今天穿着一身浅蓝色的织花缎旗袍,披着银鼠皮小坎肩,室内开着空调,倒是也不冷,她是从T台上下来的人,本是对这方面要求极严格的,很难忍受自己的穿着有半分差错。

  “我还在想你们什么时候能来呢,结果念不得,一念你们就来了。”她轻笑着开口,脸上点着的淡妆遮去了她几分苍白,明明是四十岁的女人了,却还有二十七八的脸容,跟颜天明一样,外貌都显得比真是年龄要小得多。

  颜天明见她往旁边侧了一□,给他们父子两人让开了路,于是就拖着行李箱进来了。

  颜照那眼神冷冰冰地刺到章毓秀脸上,抿着唇,却不像自己先前答应颜天明时候那么乖巧地开口喊人,直到颜天明回头对他一瞪眼,他才干巴巴地扯出一个笑来,“章阿姨好。”

  章毓秀那眼睛也是狭长的,跟颜天明其实很有夫妻相,她回身关上门,转头又对颜照笑了笑,“我知道你,你是颜照,你爸最疼你了,对不?”

  面对章毓秀刻意放低的姿态,颜照觉得自己被轻视了,他忍不住哼了一声,转身就跟着颜天明上楼去。

  章毓秀站在原地,捂着嘴又咳嗽了一声,秀眉皱起来,隐约有些无奈,她坐下来,捧着一杯水,看着这个新家,竟然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颜天明下来了。

  “章——”还真是有些不好开口,以前都叫“章姐”的。颜天明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忍不住拽了拽自己的衣领。

  章毓秀看出了他那分不自在,只说道:“还是叫毓秀吧,我怕你再喊章姐,我这又得老多少啊。”

  一说到“老”这个话题,颜天明立刻就有话说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楼上,颜照还在收拾房间,他就放心地跟章毓秀聊起天来,“岁月催人老啊,没办法,几年前我还能带着那小子去蹦极呢,现在要我去,那可是得要老命了。对了,怎么没看见碧霄那孩子?”

  “他啊,似乎是说要陪女朋友出去玩一趟——你看,这男孩子大了就留不住了,一心向着外面呢。”章毓秀也不介意,虽然说着酸溜溜的话,但是表情却很欣慰。

  颜天明觉得有些复杂,当年的章毓秀是何等的张扬妩媚?现在却瘦得让人看了都想流泪。

  “说实话,当初我以为你会跟我一样上T台的,你这副身材,当初不走T真是可惜了。”章毓秀那眼神有些飘渺,似乎想到以前的事了,那表情说不出地伤感着。

  坐在沙发里的男人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扯出一抹薄笑来,“人各有志,我现在不也挺好的么?至于孩子们,过几年阿照也一样,阿照现在是高一,碧霄是高三吧?我下学期把阿照转到碧霄这个学校来吧,他们上下学的也好有个照应。”

  章毓秀点点头,“也好,本来我说让碧霄转校的,但是他高三了,实在不容易转过来。”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颜天明见章毓秀一脸的疲惫,知道她已经受不住搬家的劳累,连忙劝她先去歇了,但是章毓秀这一睡就从下午一点睡到了五点,期间颜天明一直在打理别墅里的各种事情。

  他忙得额头见汗,空调开着又有些热,便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衬衣,难得不顾形象地解散了领带,正倒了杯水,喝上一口,念着明天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却听到了房卡刷在电子锁上的声音,他抬头一看,那门缓缓开了,却是一个身材挺拔的文质少年站在门外。

  十七八岁的模样,皮肤白,五官也精致,重要爱的是很温和,似一湖水,风吹来都能泛起阵阵柔波一般,亚麻色的头发上落了点点雪花,少年围着长长的格子围巾,穿着修身的灰绿色长外套,半敞着,那拖下来的长围巾就直垂着,倒更为他添了几分温雅。

【逆子有毒 by 时镜】(本页完)

《逆子有毒 by 时镜》上一篇

围观红楼 by 看星星的青青草--预览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红楼同人)围观红楼》作者:看星星的青青草

晋江VIP2012-02-29 完结
总点击数:213649  总书评数:609 当前被收藏数: 3159 文章积分: 24,915,248

文案

林家的妖孽祖先重生后扮猪吃老虎的围观穿越女奶奶和数字弟弟们鸡飞蛋打的红楼生活!

一周至少五更更,绝不弃坑~
黑贾家~不喜误入!
另外有些设定与原著不同,考据派手下请留情~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君珞 ┃ 配角:红楼众,胤礽、四四、八八 ┃ 其它:兄弟

1、重生vs穿越(大修)

作者有话要说:从今天起为期三周修文~设定基本不变,将删除一些不必要的内容,不影响阅读,带来些许不便,请大家见谅
林子珞,字怀璎,苏州书香门第林氏第9代嫡子。自幼敏而好学,十二中举,十五夺魁,一时传为佳话。然性不羁,好出入烟花之地,世人多称其少年风流。
———《林氏族谱?子珞篇》
林子珞昏昏沉沉的,他努力睁开眼睛却无力,但又似乎可以看清周围,那是无尽的黑暗,却安逸平静,并不让人恐惧。加之他向来洒脱从容,便冷静的思索现在的情况。模糊地记忆随着时间的流逝越发清晰。第一幕就是他的独子忍痛含泪的呼唤自己的悲泣,林子珞一嗔,对了,他已经死了。
淡然的意识到自己上辈子的命已经走完,他没有一丝惋惜不甘,只静静等待传说中的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却左等右等都没见到,便无聊的回忆前世种种。
他出生书香名门,又是两代单传,自小含着金汤匙出生,家有严父慈母,一生算是写意风流。少年时春风得意,信马游街;风流倜傥,娇儿贤妻。虽处于末代之时,却早早暗投明主,可保家族平安。
虽然英年早逝,他却了无牵挂,该安排的都安排了,更何况他那独子,虽才弱冠,却是自己精心培养的,圆滑不足,但也能够撑起林家,自己也不负家族。
倒是他一生被家族所累不能得一二知己,纵情山水,视为人生一大憾事。
在黑暗里时间过得总是漫长的,林子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复多少遍检讨前世种种,下定无数次决定有机会的话下辈子要作富贵闲人。因他自幼便知道自己生性不羁,不喜繁文缛节,只因是家中独子,在父亲逝去后,为撑起偌大家业,方投身官场;虽在外人眼中少年风流,但那也是层保护色罢了。毕竟,他少年得意,却无宗族长辈护持,若非如此,如何能在党派更迭的朝堂独善其身。至于“好出入烟花之地”,他林子珞虽不是正人君子,却也不是薄幸郎君,虽无命中天女,却是惜花之人,有一二红颜知己。
就在林子珞又一次陷入回忆,原本安逸的黑暗开始动荡起来。
只听“夫人,再使把劲啊~头就快出来了。”的女声由远及近的响起,一位地府差官来拿人的林子珞一怔,然后模糊的感觉到一丝光线出现在前方,他不自觉的朝着光的方向挪动。
“恭喜恭喜,是个小少爷!”刚才的女声再次响起,被人抱起来打屁股的林子珞本能的“哇哇~”叫嚷。
随后,他听到一个男人哈哈的大笑着说“我有儿子了!”。
这一大笑惊醒了林子珞,虽子不乱语鬼神,但是他现在的情况应该是所谓的投胎吧?
遭遇非常事件的林子珞惊异非常,怎么没喝孟婆汤,还记得前世今生,莫不是自己惹了那位神仙?
不知道自己一语中的的林子珞思绪纷乱,最后遵循着婴儿的本能在没人骚扰后沉沉的睡去。

林子珞是饿醒的,他想要睁开眼,却发现这个简单的动作对现在的他来说极其困难,他思索了一会儿,决定低调行事,好在当年为了让儿子享受“父爱”,作为与儿子亲密接触的好父亲,他还算了解婴儿的反应,于是,他撩开嗓子“哇哇”的哭闹。
不多时,就听见有人挑起帘子的声音伴着疾步走来的响动。
随后清零婉转的少女声响起,带着苏州女子的软糯:“丘大姐,哥儿这是怎么了?”
“丫头,学着点。哥儿定是饿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林子珞闻到了香香的奶味,他毫不客气的抱着那个软软的部位大口吮吸,在吃饱后,饱暖思淫的打了嗝,心道:不知道是不是个美人?
随即他开始思考正事,身上的衣服被子柔软丝滑,刚才那两个女子应该是丫鬟和奶娘,想来这辈子出身不错。女子的口音是正宗的苏州话,自己应该是在江南人。
这样也好!林子珞对现在的处境还算满意,心道:如此一来,以后吃住也便宜。接着,他努力挥舞胳膊想要翻个身却无能为力,一扁嘴,又不乐意,都是不负责任的地府,让人转世却不提供孟婆汤,现在倒好,这婴儿的日子怎么过?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林子珞不满足砸吧砸吧嘴,不知道自己已经惹恼了老天爷。

雅致的屋子里,一个温婉的江南女子歇在榻上,她眼神热切的看着摇车里的林子珞,迫不及待的说道:“快把哥儿给我看看~”接着,林子珞被人抱住,轻轻的托起。
一个老嬷嬷关切的对女子说道:“小姐,你身子还没好呢~”。
那女子看似柔弱,语气却坚定:“奶娘,无碍的。我现在好多了。醒来后都没见过哥儿。”
闻言,老嬷嬷不再劝说,而是笑道:“那就好,可不能逞强。让老奴看看,哎呦,哥儿可真像你和老爷。”
原来是林子珞此生母亲的女子微微一笑,随即蹙起眉头,担忧道:“我这次是难产,不知哥儿的身体如何?”。
老嬷嬷安抚的笑道:“小姐放心,钱大夫说了,哥儿的身体好着呢。”
……
不多时,一个丫鬟的通禀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太太,老太太说要看看哥儿。”
闻言,女子立刻吩咐道:“快把哥儿抱过去,莫让老太太等久了。”

接着,还在默默思量之前得到的消息的林子珞被人带着去见他现在的祖母。
刚才那位女子应该是他的娘亲。
身为古人的林子珞自然看重孝道并不因前世的记忆就不承认这辈子的亲人,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既然他们给了自己体肤,便是他的父母。
忆起刚才女子关切真挚的话语,他心里一喜,娘亲很好。
“老太太,哥儿笑了,这是和你有缘。”不知何时,林子珞已经到了林家老太太的面前,一边的老嬷嬷见他竟然“笑了”,立刻说着吉祥话。
另一个老嬷嬷也不甘落后的讨好:“老太太,您看,哥儿长的多像老爷小时候。”
“恩,像、像。”林子珞听见抱着自己的人说话,方明白这是自己的祖母,紧接着就听见他的祖母轻声的嘀咕:“我怎么知道林如海小时候长什么样?”
林子珞立刻诧异不已,似乎有些古怪?
他还未想明白,就发现祖母将所有人赶了出去,将他放在榻上,感受到对方投在自己身上刺人的目光意识到对方在仔细的观察自己,林子珞立刻“哇哇”的抗议。
“我的小祖宗,你千万别哭。拜托拜托!”
听到对方慌乱的声音,感受到对方慌手慌脚、安慰自己的动作,想要继续打探消息的林子珞很给面子的安静下来。
“小祖宗,你终于不哭了。阿弥陀佛、上帝保佑~原来你不是穿来的,看来是我造成的蝴蝶效应。看到你,我就有信心改变林家悲惨的命运了。果然,让林如海提前结婚,这是对的。这下林家不仅有后了,以后一定能摆脱贾家。我就不信,贾敏能来林家做小妾~”林子珞越听越迷惑,自己这祖母莫非也是转世重生?又似未卜先知?怪哉奇哉!此时还不知道所谓穿越是何物的林子珞下定决心继续低调行事,先打探一番情况再细作打算。
“虽然对不起林妹妹,可是为了林家,为了不贪上贾家那一堆,为了帅帅的林大帅哥,我认了~” 对方并没有发现林子珞的异常,只自顾自的说道,“想我王小小,也是花季少女,还没勾搭帅哥,就穿越了。穿就穿吧,你说,别人不是穿林妹妹、薛姐姐这样的十二金钗大美人,也是紫鹃、袭人这样的俏佳人;就是穿成宝玉、北静王我也认了,大不了去搞耽美!可是,为什么我要穿成林如海他妈?!佛祖啊,玉皇大帝,上帝啊,春哥啊!我做错了什么~我的帅哥,我的美男~”
听见自家祖母神经兮兮的哭诉,林子珞很不给面子的“咯咯”的笑了。看来投胎前还是个孩子吧。只不过,上帝、春哥是哪路神明?
“小帅哥~别这么不给面子!来,给姐笑一个~”自称王小小的林家老太太戳了戳林子珞粉嫩粉嫩的包子脸,开始巴拉巴拉的安排林子珞的未来:“我们林家全靠你了。以后你要光耀门楣,至少要比贾家,恩,四王八公高那么一丁点,这样才能护住林家。再娶个温柔贤惠身份高贵的可爱loli,姐姐不介意玩养成。要是不喜欢loli,勾搭几个美男让姐样样眼也行~我的二二、四四、八八……”
伴随女子梦幻般的设想,原本满意于自己这辈子还姓林的林子珞郁闷了。为什么我这辈子还是劳碌命。哼,就算装疯卖傻腿抽筋,额,是扮猪吃老虎,我也要做富贵闲人!亲爱的祖母,既然你看起来似乎很喜欢那什么“养成”?我会让娘亲和父亲多生几个,给你慢慢培养的。一切就交给你和未来的弟弟们。
“恩,真脏,这种啧啧的声音不会是口水吧。”打着哈欠的懒狐狸翻了个身根本不鸟流着口水犯花痴的女人。
而白日做梦陶醉不已的女人并不知道自己的梦想已经被睡去的小婴儿无情的否决了。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秘密什么的就要埋在心里,任何一个婴儿都是不能小瞧的。

  

 

☆、洗三(大修)

2、洗三(大修) ...


林子珞眯起眼静静思索这两日收集到的信息,越发感慨世事无常。
谁能料到,他竟然转世为子孙的后代,这辈子的父亲正是姑苏林氏的第十五代嫡孙,他林子珞的曾曾曾曾孙子。
自己的儿子竟是本朝开国列侯之一。起初只封了三世,因当今盛隆,又袭了一代,就是自己现在的祖父,至如今,父亲林如海(字如海)虽出身钟鼎之家、书香之族,却是白丁。且祖父早逝,林家支庶不盛,有限的几门亲族俱是堂族,内无兄弟长辈相持,外无宗族佑护,林氏一支竟是危已!好在父亲如海自幼聪明好学,极有可能中举出仕,且他非古板刻薄之人,处事圆润,手段不凡,可以说已是潜龙在渊、只待一飞冲天之势。加之林家几代经营,虽非大富大贵,也够后人安逸一生。
他一想到林家的盛世,不觉微笑,到也不错,我林家子弟都是好的。随即想起丫鬟们碎嘴说起的事情,他又微微皱眉。
父亲林如海励志先立业后成家,所以一直未从定亲。原本林家的老太太也是支持的,谁想前年老太太病重,差点没去了,病愈后却和换了个人似的,逼着老爷娶了现在的太太、林子珞现在的母亲李氏,母亲李氏祖籍也是姑苏,是姑苏李家的嫡支嫡女,其父是现任户部右侍郎的李安佑,和已故的林家太爷是至交好友,因此才让李家的掌上明珠下嫁一介白丁。而林如海和李氏两人的感情只是平平。
子珞略微思索就明白其中缘由,这桩婚事很有点强迫的味道,加之李家的门第稍微有点高,林如海这个心高气傲的少年书生只怕心里有了疙瘩。为了自己未来的潇洒人生,小婴儿深深叹息,他首要的事情就是撮合父母,然后培养弟弟们。
“邱大姐,外面好热闹!”突然,一个丫鬟羡慕的话语,引起林子珞的注意。
接着,他的奶娘邱大姐回道:“丫头,今日是哥的洗三宴,自然热闹。”
小丫鬟立刻笑了:“是了是了,老爷那么疼爱哥儿,自然要大办。”然后有些献宝的说道:“我听说,老爷每日白天去书院读书,晚上还挑灯夜读,查阅各种典籍,就是为了给哥儿准备大名,那些纸都满满的一箩筐了。”
“可不是吗?”自己侍奉的小主子得宠,做奶娘的邱大姐自然有面子,她显摆的说道:“这洗三的请帖早就备好发了出去,今日一定高朋满座。”
听了一会儿,林子珞对林如海重视嫡子的作为暗暗满意,之后发现没什么有用的消息便熄了心思,开始畅想他爹林如海的样子。说来也巧,每次林如海来看他,子珞都在会周公,一次面子也没给他爹,只呼呼大睡,所以,直至今日,林子珞和林如海仍未“见”过。
又过了一会儿,一个林子珞挺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些昏昏沉沉的他就听到:“老太太要看看哥儿呢”,他立刻清醒,睁开圆滚滚的眼睛,一想到就要见他那个古怪的祖母,林子珞就苦恼不已。他那祖母也不知道是何方妖孽,谁家女儿,没事就在林子珞的耳边骚扰,还经常抱着他流着口水点评唯一可以常常见到的林大帅哥。如此种种,自认自己也是恃才傲物、风流不羁之人的林子珞见到如此豪放的女子,也只能放声长叹:“人心不古、有辱斯文~”,却无可奈何,只好继续和王小小玩“听故事”的游戏。

好在洗三的宴会就要开始,在王小小那没受多少折磨的林子珞很快被人抱了出去。
经过一番精心的打扮后,林子珞作为主角有些姗姗来迟。只见他穿了一个红绸肚兜,脖子上带着个赤金盘螭璎珞圈,配上他粉嫩嫩的笑脸和故意撒娇卖萌的无齿之笑,一登场就获得了在场女性的芳心。
他先被奶娘抱到女眷那里,来到母亲李氏面前,正想儿子的李氏一喜,将他搂到怀里,亲昵的吻吻他的脸颊。林子珞也不害羞,装作懵懂不知的样子转着乌黑亮的眼珠子,四处张望。
和年画里的胖娃娃一样可爱的小包子,一下子虏获了一众贵妇的心,到场的女子挨着个的想要抱抱,尤其是还未有子嗣的年轻夫人,为了得个好兆头,还给了几个小玩意,刻着吉祥如意的金罗子、双衡比目佩、各式的精致荷包,一圈下来,林子珞也算小有所获。
林子珞一边心安理得的享受美女的照顾,一边兴致勃勃的听取八卦,对林家现在的状况也算大致了解。
林氏虽然子息不丰,亲戚却不少。这次他的洗三宴到场的夫人虽多,大都却非林家的姻亲,只因林家的真正的姻亲并没有定居姑苏。
先说说林如海的娘,林家的老封君,王梅,也就是王小小的娘家,其父曾是江南布政使,有一子一女,就是王梅和哥哥王和,王梅嫁入林家,凭着丈夫得了诰封,成为现在的老封君。其哥哥王和也是三甲进士出身,曾官居礼部左侍郎,只是早逝,留下二子,长子又早夭,唯有幼子王智长成,现为翰林院学士,多年远离苏州,所以两家的联系虽不多,此次也派了得用的家人贺喜。
再有一门亲戚自然是李氏的娘家,李氏的父亲李安佑有二子一女,长子李岚,比林如海大8岁,其妻为京城府伊陶志兴独女。幼子李峰,是秋娘二哥,长林如海5岁妻子是定北侯次女江梅。以李氏的门第本不会与林家结亲,但是李安佑与林如海之父林远是多年的知交好友,李安佑的发妻前年病重,提前婚嫁爱女后其妻就在不久后故去。
其他宾客倒多为林如海在莲花书院读书的同窗好友,其中寒门子弟高俊和书院山长的独子林修文与如海关系最好,只是二人均未成亲,所以林子珞无法从女眷那里偷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知不觉间吉时已到,一位穿紫衣的丫鬟引着位看上去和蔼可亲的老妇进来,这就是今天主持的收生姥姥了。
大户人家与小户不可同日而语,收生姥姥自然不会坐在正座,一把做工精巧的黄梨木座椅被安置在正座的右手边,这就是收生姥姥的座位了。不一会,三霄娘娘、豆疹娘娘、眼光娘娘等十三位神像被请了进来,其他器具也一一摆放好后,照例由老婆婆上香叩首,收生姥姥亦随之三拜,之后,收生姥姥把林子珞一抱,“洗三”的序幕就拉开了。
之后先是按着尊幼添盆,收生姥姥也念着吉祥话,讨个彩头。这里就不一一细说。

一番折腾下来,饶是林子珞二世为人,毕竟是孩童之躯,也有点受不住,打哈欠的林子珞也不理会其他只沉沉睡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正睡得香甜,却被人吵醒了。起床气极大的

《逆子有毒 by 时镜》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逆子有毒 by 时镜》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