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怕缠郎/冰山上的狐狸狗 by 湖烟峦雨

时间: 2015-09-06 02:12:40

【冰山怕缠郎/冰山上的狐狸狗 by 湖烟峦雨】小说在线阅读

冰山怕缠郎/冰山上的狐狸狗 by 湖烟峦雨

 
文案
原名《冰山上的狐狸狗》-
 
洛弈德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知书达理以德待人热爱家庭的优秀商人,直到再次遇到了那只臭不要脸朝三暮四还敢忘记自己的死狐狸。
他的生活就此天翻地覆。
 
小天使们,这是都市轻松文哦~文名只是攻受属性啦^ ^
注:
①胡立(攻)X洛弈德(受),不逆不互攻不反攻。
②披着总裁皮的傻白甜生活向文,有狗血。
③作者非经济、心理学出身,此二类略有涉足,切勿考究。
④卖萌包子一只,自带少许颜文字,真·的·很·少,不妨碍阅读,非亲生请放心。
 
甜文预警=v=作者是永远的亲妈~依旧是不虐轻松一路甜腻到底~~
(ノへ ̄、)作者菌最近忙的昏天黑地,所以…最近…可能……无法日更,抱歉抱歉抱歉抱歉…
完结啦~□□群号终于能正大光明的摆出来了!(挺胸)~
总之想要调戏作者的来加吧~~群里还有个萌萌有爱的作者~~
385203389,欢迎来扑倒我~~掉落各种~~~
 
内容标签:年下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弈德,胡立 ┃ 配角:莫安斯,李特助,夏秘书,洛胡两家等 ┃ 其它:傻白甜,狗血,失忆,竹马养成,忠犬年下
 
==================
 
☆、I
 
作者有话要说:  哥哥的=v=
 
  图链:·湖烟待开的网游文··求包养求爱护·
  “少爷,这是徐婶帮你们榨的果……”刚把门推开了一条缝,声音就戛然而止。
  一个小小的身影扒开了门缝直接窜了出去。
  “弈礼,回来!”
  一个五分稚嫩却也带着五分严肃的声音打破了洛宅的平静。
  说话的少年快速追了上去,抓住了逃跑小孩的领子,提到自己面前。
  他面目表情的看着那个还不老实的小孩。微挑的凤眼清澈明亮,还有一丝不明显的锋锐。
  眼底是满满的恨铁不成钢。
  被挡住的男孩很明显没有感受到自家哥哥的情绪,仍然左顾右盼地想要找个最佳位置突破老哥的防线。
  他的眼睛滴溜溜得转着,单看模样可爱无比。
  洛弈德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
  明明安静的时候就像个娃娃,为什么动起来的时候却像是场灾难?
  就在他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面前的小孩一扭手腕挣脱了他的挟制,矮身逃过了他哥的阻拦。
  逃开以后他得意洋洋得回头大喊:“我不要看书!!”
  洛弈德看着洛小弟往徐婶方向冲了过去,急忙大叫:“小心!!”
  三步前冲,拽住了弟弟的手。
  可惜,为时已晚。
  徐婶被莽撞的洛弈礼撞的一踉跄,手上端着果汁的盘子也被掀翻在了地板上。
  ……一片狼藉。
  这个小东西果然是个灾难……洛弈礼心里无奈极了,脸上的表情却是更加严厉:“快扶徐婶起来!!你看看你闯的祸!”
  徐婶连忙摆手:“没事没事,唉哟我的小少爷,你别碰,会弄伤手!”
  洛小弟微微撅嘴,眼里还有点小委屈。
  对着徐婶摇了摇头,乖乖的把地上大块的碎片捡了起来放在餐盘上,只不过当他完成任务的时候,脸上没挂多久的愧疚也在同时恢复了原样。
  “哥,老爸不在,让我玩会吧~~”声音软萌可爱,让人的心酥软不已。
  洛弈德闻言,秀气的眉毛抽了一抽。这是逃不掉就准备撒娇耍无赖?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他用种像是在看猴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家弟弟,“你再一年就小一了,让你看会书都不肯,就知道玩?”
  “为什么不知道玩?”洛弈礼明亮水灵的眼睛无辜回望(⊙。⊙)?
  两人无声对峙了许久,最终……
  洛弈德无奈地点了点头。
  这是犯规!
  洛弈德永远都无法直视自家弟弟那对黝黑扑闪的大眼睛。 
  不得不承认,自家小弟这张脸真是得天独厚,比女孩子还要可爱。
  他叹了口气,无视了开始在走廊乱晃自己找乐子的弟弟,转头对正看着他们两人偷笑的徐婶吩咐:“徐婶,请帮忙换一下地毯,麻烦了。”
  “好的,大少爷。”
  洛弈德让了让位置给徐婶打扫,无聊的站在走廊拐角看着窗外风景。
  突然,他看着某个方向,眯了眯眼:“徐婶,今天有客人?”
  “没有。”徐婶很认真的回忆了下,确定的回答。
  “客人?”小小的洛弈礼正在不远处玩石雕,听到这话后歪了歪头,疑惑地看着自家哥哥,“什么客人啊哥?”
  洛弈德按耐住心里想要上前揉脸的冲动,指着拐角的窗户:“看大门外面。”
  洛小弟‘蹬蹬蹬’冲了过来,踮起脚扒着窗户往外看。
  洛弈德暗戳戳的揉上了自家弟弟的小脑袋,头发柔软的让他爱不释手。
  可这家伙动起来就惹人烦的很!为什么自己没有又可爱又乖巧的弟弟呢……
  “哥,看什么?”
  “门口有人。”
  之前在学习室里的时候他就看到了门口的那对像是父子的人在自家门口徘徊。
  方圆几里内只有洛家这栋正儿八经的房子,绝不可能是随意路过。
  洛弈礼整个人几乎都吊在窗户上,一蹭一蹭地往上爬:“谁啊?”
  “不认识。”洛弈德把调皮的弟弟抱下了窗台,带去了他的游戏室。
  至于门口那对像是父子一样的人,和他有什么关系?洛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的。
  …………
  ……
  华丽的铁栏门外,一个穿着简单甚至有点落魄的男人蹲在一个粉嫩可爱的小孩面前。
  大人看着小孩的眼睛,很认真的叮嘱:“小立,等等一定要乖,要叫人。”
  小孩点点头没有回话。
  他虽然面对着自己爸爸,但是眼睛一直在观察铁门后的院子,好大,好美,和公园一样呢。
  “我们要去的地方也有小朋友,小立要和他们做好朋友,知道吗?”
  “爸爸,是这里面吗?”小孩扒着铁门,头贴在缝隙里朝里探。
  大人带着点怀念顺着小孩的动作往里看,“嗯。”
  两父子在门口一待就是三小时,从傍晚待到了晚上,只有铁门旁微弱的灯光让他们不至于完全的陷入黑暗。
  小孩缩在大人的怀里,抬头只能看到大人的下巴:“爸爸,我们不进去吗?”
  “小立乖,等等……”
  话还没说完,两个远光灯打在了他们的脸上,闪得人睁不开眼。
  等两父子终于适应了那耀眼的灯光以后,他们的面前已经站着两个穿着黑衣的魁梧大汉。
  小孩眼里没有胆怯,反而是满满的好奇。
  在确认了这对父子没有什么攻击能力以后,两人齐齐后退露出了站在他们背后的那个人。
  在看到那个人时,落魄的男人脸上露出难以言喻的兴奋,“齐丰!”
  被唤为齐丰的人皱了皱眉,微微抬头,眼中带着让人仰视的高傲:“你是谁?”
  原本兴奋的人一僵,似乎有点尴尬。
  “我是胡啸立。”
  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男人抬起了头,语气不再是之前一样的彷徨不安,甚至像是找回了一点骄傲。
  洛齐丰没有说话,不过明显表情带上了点欣慰。
  对面的落魄男人此时也看出对方是在戏耍他,苦笑得了摇摇头:“我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这样见面。”
  “第一眼我的确没认出你。”
  “胡家这几年输得太惨,我……”
  洛丰年拍了拍有些失语的友人,将他和他身边的小鬼带进了自己的车。
  把父子两拒之门外整整三个小时的大门终于打开。
  “你儿子都那么大了啊……”
  “是啊,小立,叫洛叔叔。”
  胡立乖巧的坐直,对着气势非常的洛家家主毫不露怯:“你好,洛叔叔,我叫胡立。”
  “你儿子不错。”洛齐丰感慨,又软又乖,和家里的猴子完全不同。
  胡啸立摇摇头,“以前可皮,现在……哎……苦了孩子。”
  洛齐丰看着小孩,眼睛里有些光芒一闪而过:“你孩子几岁了?”
  “五岁。”胡啸立摸着自己孩子的头,完全没看到老友眼中的算计。
  两人没有再说话,车子很快驶入洛家大宅的门口。
  洛家两个孩子听到动静后跑了出来。洛弈德看着扑到爸爸身上的弟弟时有一丝羡慕,不过转瞬即逝。
  在看到跟在自家爸爸身后出现的一大一小两个人以后,他的眉头皱起来了。
  徐婶不是说没客人么……这两个分明就是今天下午看到的那两个人。
  洛弈德带着疑惑跟在洛爸爸身后准备进屋,却发现被带来的小男孩正在大门口愣愣得看着他们。
  管弟弟管出习惯的洛弈德眉头一紧,走到他的跟前:“你在做什么?”
  小孩听到话以后愣愣的抬头看他。
  洛家老大和他对瞪了一会以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什么毛病?那么暗能看出什么花?
  他自说自话的牵起小孩的手往屋里拽。
  “走。”
  进屋后,洛弈德就看到一个皮猴子爬在沙发上跳来跳去,额间青筋一跳。
  无意识的松开手,冲到沙发旁就是一脑瓜子。
  “像什么样子!?”
  “唔,哥!你真慢,爸爸和那个叔叔上楼了~”
  洛弈德理了理袖子,微抬下巴:“嗯,你提醒我了……爸爸布置的作业我早做好了,你呢?”
  “……”自找苦吃的洛小弟闻言迅速萎靡了下来。
  就在洛弈德以为他会乖乖听话的时候,洛小弟的眼珠子一转,洛弈德心感不妙……
  还没来得及反应……
  他就看到自家小弟跑到沙发上对着他的背后大喊一声:“你谁啊?”
  弟弟突如其来的大喊让洛弈德微微一愣,然后他总算想起被他遗忘的小孩。
  刚想转头,他发觉自己身后贴过来了个人。
  低头一看,一只小手不知什么时候揪上了自己的衣服下摆。
  洛弈德把自家粗糙的小弟往旁边拉了拉,“别吓到人家,是跟着那个叔叔来的。”
  在说话的同时,他的视线也顺着那只小手往上。
  和自家小弟相比来看……
  小弟如果是比女孩子还要可爱的话,那这一个就是比洋娃娃还要精致。
  小孩可能的确被洛弈礼吓到了,怯生生的视线在他们兄弟之间徘徊,眼里还隐约浮着一层水色。

  拉着自己的衣摆的手越来越紧张,看样子似乎是想要把整个人都埋到他身后。
  这种求保护的姿态,让洛弈德的心都有点化了。
  这才是自己的小弟好吗!洛弈礼是哪个垃圾桶捡来的野猴子!?
  一瞬间,洛弈德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孩……的样子。
  斯斯文文,乖乖巧巧,简直是理想中的弟弟。
  洛弈德微微蹲了下来,摸了摸小孩柔软的头发,手感不错……
  “你叫什么?”
  小孩用清澈透亮的眼睛看着他,嘴角慢慢弯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
  “哥哥你好。我叫胡立。”
  洛弈德一愣……
  狐狸?
  
 
☆、II
 
  一阵微风带起窗帘,细碎的阳光趁机溜进了房间。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躺在床上的男人不适的紧了紧眉头。
  ‘哥哥你好,我叫……’
  ……
  叫什么……?
  一瞬的迷茫,随着眼睛睁开而消逝。
  当洛弈德眼睛完全张开的时候,脑子里错乱的思绪戛然而止。
  他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似乎是做了个梦……什么梦呢?
  洛弈德想到这里,抬手揉了揉眉心,直截了当的将这些繁乱的思绪丢了脑海。
  梦什么的,对他完全没有意义。
  洗漱完毕以后他打开了房门。
  新的一天开始。
  下楼吃饭的时候——
  “拔巴~~”随着声音一同出现的是一个小小的身影。
  洛弈德配合的蹲下身子,双手张开接住了自家的小团子——洛米诺小朋友。
  当他看到诺诺软萌可爱的小脸蛋时,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完全不同的漂亮小脸蛋。
  洛弈德突然想起来昨晚梦到了什么,心中闪过一丝微弱的不爽。
  啧,果然是没意义的事……
  “拔巴,你竟然在发呆!”洛米诺惊喜的发现,原来拔巴也会发呆哒( ⊙ o ⊙)!
  洛弈德站了起来,拍了拍小团子的头:“早饭吃好了?”
  “嗯~”
  “作业做好了吗?”
  “做什么哒?”
  洛米诺歪头,看上去无辜极了。
  洛弈德看了他一眼就没有再说话。
  早餐上桌以后,整个进餐的过程中,不管洛米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都没有分给洛米诺一丝注意力。
  十几年前他就有对抗熊孩子的丰富经验,早对这种装傻充愣习惯了。
  说起来昨天的梦还梦到那糟心的弟弟……
  之后洛弈德的思维便顺着梦里的回忆想到几天前让他有些心塞的对话,使得他周身的气压变得更低。
  这下子小团子终于受不住了。
  “我知道了嘛,就差一点点了嘛……”洛米诺撅着嘴蹭到爸爸身边,眼里浮着一层水雾,整个人看上去可怜兮兮,“拔巴!不要不理我啦~~难得能一起吃饭哒( &gt﹏&lt。)~”
  洛弈德有点心疼,不过脸上依旧面目表情:“知道错了?”
  洛米诺吸了吸小鼻子,点了点头。
  洛弈德把满脸委屈的小孩抱了起来,捏了捏那肉肉的小脸蛋,表情稍稍柔和了下来:“爸爸今天休息,上午做完作业,下午带你出去玩。”
  小团子脸一下亮了起来,“好~~!”和爸爸一起出去玩!!(⊙v⊙)
  “刚刚还要爷爷陪着玩,有了爸爸就忘记爷爷了?”略显苍老却依然有力的声音横插一杠,打破了两父子的亲密。
  “爸,早。”洛弈德放下了儿子,站起来向父亲点了点头。
  “嗯,你怎么不多休息会,难得休息一天。”
  洛弈德摇摇头,“习惯了。”
  话锋一转,他微微皱眉看着自家父亲:“爸,你吸烟了?”
  洛爸爸有一瞬的僵硬,左顾而言他:“那什么,昨天你出去吃饭的时候小立打电话问我要了你的电话。”
  “小立?……胡立?”洛弈德皱眉,心情突然变得有些差,不过他并没因此就被洛爸爸绕出去,“我知道了。至于您吸烟的事我会和妈说的。”
  洛爸爸有些气急败坏:“混账东西!你想和你弟一样不孝!?”
  “是为了让你好好多陪妈几年。”洛弈德看向几乎要跳脚的父亲,神态恭谨却毫不退让。
  洛爸爸的气焰瞬间黯淡了下来,“知道了,你滚吧。”
  洛弈德眼里泛起淡淡笑意:“那我去做事了。”

【冰山怕缠郎/冰山上的狐狸狗 by 湖烟峦雨】(本页完)

《冰山怕缠郎/冰山上的狐狸狗 by 湖烟峦雨》上一篇

天快亮了+番外 by 小番--预览  
文案
 
小强同志如何抓住他的爱情的故事。
 
当你认为别人好欺负,很傻时,总有一天你会发现其实最傻的那个人是你自己,而耍的你们团团转的人永远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就像救驾一样,那钦差总是在千钧一发之刻,率大军浩浩荡荡,来歼灭你这叛党!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竞技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强,墨玉 ┃ 配角:路维
 
第1章 这只是个开始
 
“咦,这破电脑又奔死了……靠!” 伴之而来的是一阵稀里哗啦声.
 
“哎,哎……老大.”门外一人指着自己的脑袋. “又断了?”
 
“no, no.” 另一个摇了摇手指,大声道:“是电脑的弦断了。”说完,“哧溜”一声,楼下打开门溜出去不就是这位老兄吗?
 
“路维,我跟你没完…嘿嘿…老大,你怎么出来了。我在擦地板呢。”说话者迅速匍匐在地,毫不怜惜得摘下帽子大力亲吻着地板,帽子上的潇洒钩子让他心酸不已,哎,半个月的工白打了,还是冒着极大的危险赚来的。
 
“看你这么乖,我会好好报答你的……噢!”被称作老大的少年摸出手机,迅速拨了几个号码。
 
不是我想的吧,某人内心挣扎中。
 
电话接通,“喂,小曼,我告诉你哦,小强为了给你个生日惊喜,天天不辞辛劳的去打工也!高兴吧!”瞥了一眼边上喜形于色地家伙,顿了顿又道:“地址是……”
 
某人扯着少年的袖子,作着无声的哀悼,少年伸出另一只手,比了两个手指。
 
“不会吧。”某人哀号出声。
 
“那个,小曼,你别激动,让我想想哦,好像是在大华街那个叫N……”
 
某人大张着嘴比嘴型,可以想象他心中声嘶力竭的呐喊和……咒骂。
 
“对阿,就是那家new balance,哎呀,他回来了……唉呦呦……他脸色不好,好像被开除了,你快点安慰安慰他!”随手把手机丢给某人,信步下楼。
 
“哎,小曼,是我,没关系,我不要紧,再找一个就好了,你别担心,哎……你别挂阿……叫我快去找打工的地?哦, 恩, 我现在就去,我一定给你买那部最新的索爱。拜。”
 
某人哀哀凄凄的挂了电话,快速记账中,手中报销了的……脑袋还没盖热乎的耐克帽,即将刷爆信用卡换来的索爱,还有,T-T,老大的两根指头的价钱。
 
妈妈呀,一万个大洋飞上天了。要都换成一元的硬币,能砸死几个人?怎么得也得百十个吧!嗬嗬!某人被百般欺压后自欺欺人中。
 
夜晚的来临总是比想象的要快,城市中,角落里,闪烁摇曳的灯光,和所有小说里的发生地点一样,一家在七拐八拐的弄堂里,一家叫N-WORLD的pub里人声鼎沸。
 
吧台后标准制服的酒保,年轻的脸上掩不住一阵疲惫,手中的动作却没停过,一杯杯晶莹剔透的五彩斑斓的各色酒,暖着人的胃,迷醉的是人的心。只有他是清醒的,因为他要在这里做2个月的免费酒保。
 
他正是我们可爱的小强同志,人见人爱……爱欺负,爱剥削,爱欺压,爱……
 
尤其是我们的老大—墨玉,一个书生气十足的名字,一个颜如玉般的相貌,一个拥有万贯家财的上大一的新生。
 
自古便有“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古人诚不欺我们也。要是谁成了墨家少夫人,就充分应验了此名言。
 
呆呆呆,言归正传,话说墨玉少爷最爱欺负,压迫的就是我们可爱的小强同志。
 
~~~~~~~~~~~~~~~~~~~~~我是分割线,你想怎样,活活~~~~~~~~~~~~~~~~~~~~~~~
 
(采访   番:请问你为什么最喜欢欺负小强?
 
墨:好玩.   (番黑线)
 
番:哈?
 
墨:可怜.
 
番:啊啊?
 
墨:可怜没人爱啊! 我当然要给与我的员工必要的关心和爱护阿! 多逗逗他,才能激起他对生活的热爱和斗志嘛!
 
番:*-*        )
 
~~~~~~~~~~~~~~~我是人见人爱的分割线,想怎么样啊你,拜,逃~~~~~~~~~~~~~~~~
 
我们专心致志的小强同志正在认真地调制winter fall, 昏暗的灯光下,挺直的鼻梁,映着琉璃光彩的黝黑双瞳,柔和但不失刚毅的线条,确实很……可爱,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个美少年了。
 
由于太专注的缘故,我们可爱的小强同志没发现有只咸猪手正在靠近他的玉脸。
 
“老大,你的winter fall。”小强将酒杯向前推了推。
 
我们的墨玉大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了吧台边,身边的胖子还维持着一分钟前的姿势,活活一尊人型雕像。
 
剔透的高脚杯,倒置的圆锥底盛着白色的液体,中间一层灰蓝色的澄清液体泛着莹白的光彩,最上层的液面漂浮着一层白色的颗粒泡沫。端起酒杯,轻轻晃一晃,上面一层白色泡沫象下雪一般飘向杯底。
 
不愧是我做的,真是杰作。小强如是想。
 
为啥不是六瓣雪花状的。  墨大如是想。
 
有没搞错,能飘花就不错了,还六瓣的?!番晕,如是想。
 
轻轻酌了一口,我们的墨大端着酒杯在胖子的肩膀上敲了一下。
 
胖子浑身不可抑制的抖了一下,全身的禁制一下解了开来,僵硬的转头,终于看清了点他穴道的高人。(这年头会这玩意的人可不多了,番语)
 
以下是可怜的胖子描述:我想我是看到了七仙女,哦,不对,是嫦娥,哦,也不对,应该是七仙女或是嫦娥中随便一个,把她的曲线型换成直线型就行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胖子正悄悄地向店门口移动,他是聪明人,知道什么人可以欺负,什么人却是祈祷这辈子都不要碰上。当然,我不是暗指我们的小强同志是好欺负的。
 
“等一等。”墨大优雅的放下酒杯,转过头看着胖子,温润的眼中没有一丝情绪。
 
呆呆的顿住脚步,看着四散而去的人群,胖子心中生出一阵不祥的感觉。
 
“哎,你的酒钱还没付。”柔软中带着磁性的嗓音格外好听。
 
“阿?对,对,我刚才忘记了。”胖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发过长的脑门,走到吧台边,摸出两张崭新的RMB放下. 正欲转身走人,又被叫住。
 
“我可以有幸问你几个问题吗?”仍是刚才的声音。
 
“可以,当然可以。”胖子忙转过身,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你知道这里不是gay酒吧吗?”
 
“不,不知道。”
 
“噢,那就算了。”
 
“呼!”胖子松了一口气。
 
“最后再问你个问题。”墨大顿了顿,抬头直视胖子,手里那杯血红的雪玛瑙泛着诡异的光。
 
嘴角喁着笑的墨大给胖子一种背后长着血红翅膀的天使的感觉。心头咯噔一下,胖子似乎听到耳边传来轻微的子弹上膛的声音,寂静的大堂里,只有呼吸声和敲钟的声音。
 
“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嘎?”屏息等了半天却是这个问题,胖子怀疑自己耳朵有没有罢工。
 
犹豫了半天,胖子终于神游归来,“是,是第一次,朋友介绍的。”
 
“原来是新客阿,欢迎欢迎。”
 
“哪里,哪里,您太客气了。”
 
“各位戏看够了,把这位新人带出去,好好教育一下,免得下次还这么失礼。”
 
“好的,老大。”周围立时站出四人,毫不费力的分占胖子的四肢,迅速抬出门外。
 
“啊……我不是新来的,我是老顾客阿……”胖子浑身抖个不停,没有放弃最后的挣扎。
 
“老顾客,那更要好好的再教育喽。兄弟们,再多照顾他一点。”
 
“没问题,包在我们身上。”
 
再看胖子,早昏到爪哇国去了。
 
收起嘴角的笑,我们的墨玉老大,转身看向吧台里从头至尾都安安静静的人。
 
“靠”低咒一声,重重地放下酒杯,转身上楼去了。
 
“老大又怎么了?”我们的小强同志停下按着手机键盘的手,抬头目送他伟大的老大。
 
“大概喝多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路维,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你刚才一直在和你女朋友发短信?”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 路维神秘的看了小强一眼,又望了一眼楼梯,迈步走了出去,“路漫漫兮其修远兮……”
 
第2章 跳河+灵魂出壳=三哥?
 
天快亮了, 校园里只有知了的喧嚣声, 迷迷糊糊的爬起来, 拎起书包赶去远在城郊的另一个校区, 今天还有最后一门考试。
 
从公车上下来,天已经完全亮了,步行十分钟后就到了。忽然想到忘记帮墨大买早饭了,真是一件糟糕的事。
 
过了桥,就是校门口。桥上人来人往的,考试期间的学校总是最热闹的。匆匆踏上桥头,忽然看到一个熟悉到心痛的身影。那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象喝醉了酒一样。奇怪的是周围没有人停下脚步,避得远远的。
 
精神开始恍惚起来,头脑里一片空白。
 
“啪!”
 
“对不起。”
 
“没关系。”肩膀被撞了一下,猛然清醒过来。抬头看到一张笑得温和的脸,温润的眼中,闪烁的是什么?
 
“三。。。哥”一个激灵,猛地后退,触到冰冷的扶阶,一阵阵的凉意浸着皮肤,渗入骨髓。
 
“蔷儿。。。”温暖的话语,在我听来却是彻骨的冰凉。

 
低头想了想,苦笑,抬头望进那汪如春水般的深潭。心中冷静了下来,思维逐渐清晰了起来。“三哥,今天是你生日阿!”
 
“你还记得。”微抿的嘴角挑了起来。
 
“怎能忘记!”嘴边的笑苦涩的蔓延开来。不远处传来规律的钟声。
 
“考试开始了。”
 
“我知道。可是太晚了,不是吗?”扯出一抹笑,转身越过石阶,回眸一笑,纵身一跃,“三哥。。。等我。。。”
 
“扑通!”一抹身影跃入水中。
 
“时间刚好。”桥上的人笑得云淡风轻,温润的嘴角勾勒出完美的脸部曲线,只是人却转瞬不见。
 
“有人跳水拉!快来人啊!”一个声音响起,很快引来众多的围观者。
 
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
 
记忆里, 那一天
 
“蔷?”
 
“什么?三哥.”
 
“蔷.”  熟悉的身影靠了过来,滴酒不沾的三哥这是怎么了,带着酒气的脸凑了过来。真难闻,反手就推了过去。
 
“啊…… ” “扑通”
 
“三。。。。。。哥。。。。。。三哥。。。。。。” 我眼睁睁地看着三哥被我的乌龙一掌拍了下去。
 
这条河很急。
 
当三哥被救上来时,我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所有人围在我身边,一双双红肿的眼睛,看到我醒来难掩欣喜的表情。  “三哥怎么样了?”我拽住最近的一个人的衣袖。
 
二哥犹豫了一下,“三哥头部撞到了河里的石头,有淤血积在脑子里。。。。。。”
 
“什么?我要去看三哥!” 我奋力爬起来,心中的不安扩散了开来。
 
“家族的专机已经送他去美国诊治了,国内的医疗条件不够好。”
 
“噢”, 那就代表没事了,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自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三哥,只有电子邮件中的视频告诉我他还活着。
 
忽然有一天,心血来潮的买了监听器装在父亲的书房里。
 
父亲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阿,真是无聊。就在我快要忘记这个小玩意儿时。那一天,一切都变了。
 
午餐时间,悠闲的叉起一块牛排,送入嘴里,忽然耳机里传来了好久没有的声音。
 
“爸,这是这个月的视频。”
 
“我知道了,蔷儿他。。。”
 
“他还没发现。”
 
“那就好,你每月的都要认真检查一遍,如果让那孩子知道萧儿已经不。。。。。”
 
后面的话,我没有听清.。伸到嘴里的叉子拔出来的时候,嘴里的血汩汩的流了出来,泪水浸着血,腥咸的味道涩了一嘴。
 
一个人的公寓里总是会缺这缺那,塞了一嘴的纱布,打的去了一家非家族开的医院。
 
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ˆ&#7

《冰山怕缠郎/冰山上的狐狸狗 by 湖烟峦雨》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冰山怕缠郎/冰山上的狐狸狗 by 湖烟峦雨》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