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路 by 墨宝非宝

时间: 2015-12-07 12:11:51

【归路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归路 by 墨宝非宝


《归路》作者:墨宝非宝

文案:
人生昧履,砥砺而行。
晨晓,照归路。
这篇故事送给你。

关键词:初恋/排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归晓,路炎晨 ┃ 配角: ┃ 其它: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楔子

再遇到初恋是八、九年后,是在加油站,就这么看着他从超市走出来。
我看着他,不太敢相信,试着问,你还记得我是谁吗。他掂着手里的矿泉水瓶,看着我,挺平静地说,记得,化成灰我都记得你。
想起句歌词:“今生的约,欠一个再见,伤痕从此不肯复原。”
***********************************************************
那天不是偶遇,是初中同学聚会。
归晓听到老同学白涛提到他的名字,说他就在不远处的加油站短暂休息,听到这个名字后,她就开始不清醒,什么都没管就说想去见见“故友”。
老同学没多想,骑车带她去了。
五分钟的路程,一个世纪那么久。白涛车还没刹,她从自行车后座急着跳下来,焦虑四望。
目光惶惶。
直到,看到他穿着白衬衫和卡其色运动短裤,和几个同样便装的战友并肩出来。她像梦游似的,迎上去。
……
直到,他说出那句话——
归晓僵着,搓搓自己的右小臂,没作声。
白涛犯傻,怎么回事?情债啊?
可看晨哥坦然面容,又不像刻骨铭心的情债,倒像是句玩笑。两位当事人又不笑?究竟几分真假,白涛这个外人也不懂,可毕竟在社会上混久了,打圆场的本事是有的:“晨哥怎么一直在加油站,有任务?”
路炎晨伸手,捋了下白涛的后脑勺:“加油站能有什么任务,等人。晚上让你哥找我一趟。”
白涛松口气:“我哥在老沟,过两天让他过去。”
“那算了,过两天我就回内蒙了。”
说完,他拧开瓶盖,灌了两口矿泉水。
归晓听到内蒙两个字,醒过来,这一走估计大半辈子见不到了。
于是横了心,厚颜无耻地去看他,就连他喉结因为吞咽矿泉水,上下微滑动的细节都看得仔细。
几乎没变。
他黑眼仁比例比一般人大,外加眼角上剔,脸瘦,过去穿校服衬衫时露出的脖颈线条流畅,是种乖戾张扬的面相。可嘴角线条却很柔和,总像在笑。
现在,也一样。
从十三岁认识他开始,再有人问归晓,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她总能脱口而出 “眼睛要如何如何……”,好像记忆里根深蒂固觉得男人好看,就要眼睛好看,估摸再过十几二十年,三十、四十年,还会是这种观点。
白涛原本是带归晓来看“旧友”,没想到两人闹这一茬,只得和路炎晨扯东扯西,没话找话。
路炎晨偶尔回答几个字。
他过去就话不密,能省则省。
很快,有军用越野车开进来,两辆,停得离几个人很近。在烈日炎炎下汽车尾气夹带着难闻焦味,熏得人想避开。
驾驶座的人叫他们上车,路炎晨拍白涛的后背:“走了。”
他先跳上吉普车的副驾驶座,几个人先后跟上去,从始至终没再看她。等两辆吉普车开出加油站,白涛背脊都湿透了,低声问了句:“你和晨哥处过啊?”
归晓摇头。
晚上,她在二姨家跟失了心似的,坐立不安。
十点多了,还是拿起座机,要总线拨了黄家的电话。
“你见着我表哥了?!”黄婷听到她三言两语交待下午的事,完全是失声惊呼,“我妈都不知道他回来,你怎么见着了?!”
黄婷太激动,儿子被吵醒,哇哇直哭。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你等会儿,我哄哄小祖宗,”她撂下听筒,半天才回来,“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归晓,你还找他干什么?当初他求着你多少次和好,你都忘了?你知道你多狠吗?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见一面你都不肯。归晓……哎,归晓,你找他想干什么呢?”

第一章 边关的雪夜(1)

那晚,黄婷还是给了她一个电话号码。
这个号码被存在通讯录,为防止平时会翻到,她标注的名字是ZZZ,这样就会自然落到最后,可其实她看过一眼就背下来了。
掩耳盗铃,不外如是。
两年后。
归晓坐在内蒙某个加油站的一个简陋休息室,脏玻璃上满是水雾,外边,有名副其实的鹅毛大雪。“别人夜里抱老婆,我们这种人,夜里就是抱着方向盘,”两个卡车货运司机在抱怨,“这大雪夜的,明天的路也够呛。”
她坐了大半小时,早熬不住,起身推开休息室的木门,走到落满雪的台阶上。
他会来吗?
黑色防寒服的领口拉到鼻尖下。
“你那个朋友真来吗?”身后小蔡也跟着跑出来,哆哆嗦嗦问。
“应该吧?”归晓不确定。
刚刚电话里,她说得颠三倒四,那边问了地址就挂了。
她等得脚都木了,还带着最后一丝希望,望着大门外。又过了半小时,手指尖也没知觉了,想回去,又不甘心。就在小蔡第四次跑出来时,苍白的车灯光从雪中照进来,落满雪的越野车开进来,没兜圈子,直接刹在了台阶前。
半开的车窗完全摇下,驾驶座上的人厚重的类似于特|警|作|战|服的黑色棉服,但是是便装,戴着同色帽子,在夜色下看不太清脸孔,认得出是他。
“上车。”
这是,又两年未见后他说的第一句话。
归晓跑到车窗旁:“加油站的老板让我们先去草原上看看……”
“上车。”路炎晨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重复。
归晓讪然,回头招呼小蔡,让余下三个在里边避风的男人出来。
众人上了车,四个人占了后边,理所当然把副驾驶座留给归晓。她踌躇上车,拉过安全带系上,还没搭上扣,路炎晨已经一踩油门开走了。
他还是那个习惯,不管春夏秋冬,都要车窗敞开。
冬夜的风灌进来,吹得后座的几个人哆嗦,也不敢多嘴。
“车窗能关下吗?”归晓冻得舌头都捋不直了。
路炎晨斜了她一眼,关窗。
当玻璃缓缓升上来,卡到最高处,将风雪拦在车外时,后座众人松口气。但也忍不住犯嘀咕,归晓这“朋友”也太酷了……
小蔡他们几个是做外贸生意的,归晓在他们公司有入股投资。
这次做了一个物流大单子,货要送到内蒙边境的一个物流集散地,然后早送去外蒙古。小蔡他们借机开车,跟着来,顺便谈羊绒制品生意。本身这件事和归晓没有任何关系,但她听到“内蒙”两个字,就坐立不安。
于是,跟着来了。
昨晚,暴雪来袭,他们临时避在加油站,小蔡的那辆越野车就丢了。
加油站的老板也束手无策,但还是很良心地给他们出主意,在这里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偷车贼都会把偷来的车丢在不远处的草原上,什么牌子都有,甘A和甘H最多,密密麻麻地扔着,无人看管。等着卖。
加油站老板让他们偷偷去找自己的车,然后再去叫警察一起去认领。
这是最快的方法。
小蔡觉得可行,归晓却提出了,可以找一个朋友帮忙,他就在这边。
归晓也不清楚,他到底退伍没有,究竟是特警,还是武警?
总之是个能帮忙的职业。
车在大雪中,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停在雪皑皑的草原上,远近不止有很多车身积雪厚重的车,还有大小草垛,一眼望去,全是赃物……
“等一会儿,我地方上的朋友去问了。”他停下车,说了第二句话。
然后,就推门下去了。
小蔡在后座抬头,在归晓肩后说:“你这朋友,太冷场了,吓得我都不敢说谢谢。”归晓隔着车窗,看他站在车头,在风雪中低头用手围住火点烟,嗯了声:“他一直这样。”
雪夜里,他手心中微弱的光,稍纵即逝。
那光,落在烟头上,在黑夜中一闪一闪地,灼她的眼。
“我下去……和他说两句话。”
归晓推车门,跳下去。
因为没料到草地上雪有那么深,深陷下去,险些绊倒,反手将车门撞上。路炎晨循声望来,看到雪夜下看着她根本不抗风的羽绒外套,再看看她明显湿了的靴子:“不嫌冷?”
她恍惚。
当初在一起时,两人经常大冬天在运河边呆着,有天她歪着坐在他山地车前横梁,窝在他怀里躲风,叽叽喳喳老半天,也不见他出声:“你想什么呢?”
他摸摸她衣袖:“想什么?在想你衣服怎么湿的?”
“啊”她窘意上涌,“我让姑姑别洗的,可她没听我的,还是洗了……”
“没晾干你穿什么?不嫌冷?”
怎么不冷,笑都快冻在嘴唇上了。
扭捏半天,她呵出口白雾,小声说:“这件新买的,想穿给你看。”大冬天穿件半干的衣服来见他,想想都能把自己感动死。
他那时就低头笑。
那时,运河边都是十几年养出来的老林子,风大,没什么人,偶尔丁零当啷地伴随着车铃响声会有人骑车过去,也不太乐意在冬天多看一眼他们两个小年轻谈恋爱。归晓就心安理得缩在他身前躲风:“你觉得不好看吗?”
“还行。”
还行?冻死了就一句还行?她攥他的羽绒服领口:“你从来没夸过我,夸我好看,快,夸我好看。”
他笑,瞳孔在月光下特别的亮。
……
路炎晨移开视线,继续抽烟。
“谢谢你,帮我。”归晓艰难挤出这句话。
“客气。”
寒气被风吹进骨头缝里,她控制不住地哆嗦着,“你在这儿几年了?”
他两指捏着烟前端,深吸着,让那口烟深入肺腑:“九年。”
“还没退伍吗?”
“今年。”
“回去吗?”
“驻地公安特警支队特招了,”他忽而直视她,“还在二连浩特。”
后来那天,他没呆多久。
等他口中的“地方上的朋友”来了,就转交给了当地警察,开车走了。警察是直接把车开过来的,交给小蔡,让他们跟着回去做个笔录。
因为路炎晨的关系,那个警察对他们很客气。
合上笔录的本子,正式说起了闲话。
小蔡几个都是做外贸的,最会来事,没十分钟聊开了,话题自然就绕到了那个酷酷的几乎是不近人情的男人身上。
“……等过了年,路队就从反恐一线调去训警科了。”
“……以后他每年训带一千多公安特警,路队真是入伍反恐,脱了军装继续保卫人民,真汉子。”
“……武警医院的医生说,暴恐分子当时就用长矛直接杵进他嘴里,送过来,浑身都是血。后来我还和他玩笑,路队你脸蛋这么标志,以后可要当心啊。”
“……他们中队全反恐尖兵,排爆专家出来好几十个,都被地方上抢。”
“……路队当时三十秒拆定|时|炸|弹,汗都不流一滴,可不是演电影,真事。”
……
这些,都是她不知道的。
其实从分开后,他的一切,她都不清楚。
因为当初分开闹得太不愉快,以至于她也不太能厚着脸皮去问他表妹黄婷,只能偶尔从姑姑一家人口中听说,哦,黄婷家有个亲戚的儿子,好好的大学读着就去当兵了。最后还去了内蒙,那么偏,调回来都难。
等他们离开警察局前,那几个警察才说起,其实是因为这次他们中队有人出任务受伤,在附近的武警医院治疗,路炎晨才能过来一趟。
警察最后把自己的手机号抄给归晓,说路炎晨终归在武警中队,不是随时都能出来,如果下次再遇到什么违法乱纪有关的麻烦,直接找他就行。
归晓拿了,说谢谢,但也说,请放心估计不会再麻烦他了。
毕竟,她实在想不到以后还有什么机会来内蒙古。
可到了旅店,小蔡又软磨硬泡,想要趁着路炎晨还在市区的时候,能再见一面,吃饭表示感谢。余下的几个合作商也都连声附和。
这里边,有英雄崇拜也罢,真的想感谢也罢,或是以后想被罩着也罢,总之,众人热情过度,小蔡还拿起手机,就拨了路炎晨的电话。
“你别打,我和他不熟……怕尴尬。”
“有什么尴尬的啊,归晓你这人就是不懂事,人家帮你那么大的忙。”
因为她用的是中国电信的网络,刚在加油站信号不好,先前打给路炎晨的电话是用的小蔡的移动手机。现在,小蔡有了电话号码,归晓想拦她都拦不住。
“喂?路队?”
归晓心头一窒。
小蔡给她打眼色,笑着问:“想请你吃个饭,表示感谢。你不知道那辆车对我有多重要,是我老公刚送我的,要是丢了都能家变。实在太感谢你了。”
……
“就今晚吧,也别拖了!……好,好,我一会儿把饭店地址给你发过去啊。”
电话挂断,小蔡很是欢快:“快,都给我去换身干净衣服,吃顿好的去。”
归晓翻出临时带的衣服,踌躇蹲在箱子前不知穿哪套,眼前一个画面叠着一个画面。这种感觉,只有年少时深爱过一个人才会懂。最后穿着天蓝色的一条长裤和白毛衣,套上黑色长及脚踝的羊绒大衣,黑短靴。
对着镜子,想到他下午时也穿着的是黑色军靴。
到饭店,推开包房门。
里边只坐着个小男孩,七八岁的样子,抬头,看到归晓就大眼睛忽闪着,盯着她,众人惊讶,不知道哪里来的小朋友。
小蔡对服务员说:“那是谁家的,你问问,别孩子走错了,家长担心。”
“阿姨,我是路炎晨家的,”小男孩咧嘴笑,“我爸抽烟去了,让我留在这儿等客人。”

第二章 边关的雪夜(2)

心突然很重。
随着越来越沉闷的起搏,一跳一跳地疼。
归晓都不敢细看那小男孩的眉眼:“我去下洗手间。”
“阿姨,洗手间就在出门右转,下楼梯,四楼、五楼之间,”说完,小男孩从座位上起身,乖巧地将桌旁座椅一个个都拉出来:“叔叔、阿姨请坐,来二连浩特就是我们的客人……”
众人笑着夸赞小男孩的声音,被关在身后的门内。
归晓怔忡在门外,眼看着身边有人推着半只烤羊经过,伴着浓郁烤肉香气,她仓促让路,后退。
心慌牢牢的,落不下来。
怕被人看到自己不对劲,索性就按照小男孩刚才话里描述的走到走廊尽头,右转,下了几步台阶,去四楼和五楼转弯处找洗手间。
直到,站在门外,归晓茫然看着洗手间上“男”的牌子,愣了好一会儿。
慢慢的,找回了一些理智。
十一年前他离开北京,十年前两人分手,这个孩子,七八岁的样子也很合理。
所有都合情合理。
所以归晓你还想找他干什么呢?
“看什么呢?”有声音在身后出现。
归晓一个激灵。
右手侧铝制的玻璃门被从外拉开,路炎晨手里夹着半截没抽完的烟,靠在门口,微眯缝着眼打量她:“女的在楼下。”
她“噢”了声,转身。
“回来,”路炎晨在身后说,“我抽完烟带你去。”
“不用。”她继续走。
“我让你回来,听见没有。”路炎晨声音一沉。
归晓脚步一停。
不就是当初我甩的你吗?你孩子都有了,还一副我欠你的态度做什么?
归晓狠咬牙,回头:“没听见。”
路炎晨抿着嘴角,挑眼瞅她。
又低头抽了口烟,吐出个不太成型的烟圈:“没听见,你回头干什么?”
……
“人家姑娘不想搭理你不行啊?”路炎晨身后,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出头的硬朗男人将手里的烟头掐灭,“别介意啊,我们路队,啊不,是前中队长这刚退伍没几天,闲得发慌,阴阳怪气。”
归晓诧异看他:“你不是说——”今年吗?
路炎晨一笑:“刚办完,下边的手续还没走,现在无业游民一个。怎么?觉得请我吃饭不值了?”
……
他身后男人忙打圆场:“姑娘,别介意啊,我们路队说话特呛人。”
归晓当然知道,他是什么人。

【归路 by 墨宝非宝】(本页完)

《归路 by 墨宝非宝》上一篇

拉舞丝拉特丝 by 塞下生寒--预览  
 
 
书名:拉舞丝拉特丝
作者:塞下生寒
 
甜甜甜甜文。
本文又叫《爱人的情书》,原来发在贴吧里,在这里做个汇总!
本来想写成霸气总裁攻最后成了逗逼的攻X说好是一朵清冷温润受变成了爱撒娇哭包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凌,许焰 ┃ 配角: ┃ 其它:
 
 
☆、第一封情书
 
?  好几年不见的高中同学今天终于见了面,喝了几杯之后,就聊开了起来。
  叶清凌不爱说话,酒量也不好,和周围的同学碰了几次杯,喝了点儿啤酒脑袋就有些晕乎乎的,默默坐在角落里听老同学凯大山吹牛皮子。
  出门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冷,叶清凌裹着厚厚的羊绒围巾,全身缩在厚实的大衣里。这会儿,坐到开着暖气的包房里,身上热乎起来,便解了围巾脱掉大衣,只穿了浅蓝的细绒针织衫和衬衫,眼睛微微泛红,全身紧紧缩在沙发里和整个房间显得十分不合时宜,像偷偷穿着家长衣服误进了成人聚会的小孩儿。
  高中毕业也有八年,当年帅气的校草会变成如今秃顶的猥琐大叔,曾经被男生追捧女生嫉妒的校花也会和大多数人一样结婚生子,为柴米油盐儿奔波,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一方小小天地里悲欢离合,各自成长衰老死亡。
  但叶清凌像是格外被时光所眷顾一般,八年时光并未在他脸上刻下时光的痕迹,他仿佛还是当年那个穿着宽大的黑白红校服的不爱说话的少年,或者说依旧带着少年的空灵。
  叶清凌班上一直没结婚的班花也在今天宣布年后将举办婚礼,正在四处发结婚喜帖呢,叶清凌从班花手接过烫金字大红底的喜帖,富贵牡丹的花朵摸在手里,有种硬硬的粗粝感,叶清凌把喜帖拿近放到了眼前仔细瞧:新娘——刘一凌,新郎——严齐。叶清凌摸着脑袋想了想,哦,新郎也是我们班上的呀,还挺有缘的。
  刘一凌挨个发了遍,手里还剩下一张。
  “怎么还多了一张,谁还没到呀?”
  几桌的人相互打量了一下,笑道:“班花,你可真健忘,我们班大帅哥许焰呀!”
  “对对对!就是许焰,话说许焰怎么没到啊?”
  一堆人开始起哄,“不是变化太大不敢来了吧,哈哈!”原来的也是帅哥如今变成糟大叔的张雨嚷嚷。
  “去你的!我在XX大楼的表店可见过他几次了,老帅了!”当年还是文艺委员的夏晓燕的嗓子还是怪尖的,红彤彤的指甲戳了戳张雨的脑瓜头。
  张雨不好意思地呵呵笑几声,也不跟夏晓燕再扯皮了。
  叶清凌的脑子这时候转了过来了,许焰的名字钻进他的耳朵里,他刚想回答一下,班长陈姚就推门进来大声说道:“你们都别乱想了,许焰工作还有点儿事,晚点再来!”
  “有事啊,我还以为听说班花要结婚就不来啦!”
  “班花结婚,许焰干嘛不来啊?”几个女的还不太明白这话。
  “嘿嘿嘿,这你们女生就不知道了吧!”李杨嘿嘿笑了几声,又观了几口酒故作神秘道:“许焰高中时候喜欢刘一凌呢!”
  喜欢?!
  “不可能吧?”女生都不太信,许焰那么帅气又有能力,也和其他男生一样喜欢刘一凌,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女人都这么奇怪,如果不可能是自己的,大多希望毁掉也不乐意被身边的同性所拥有。
  “你们别不信,嘿,我以前可跟许焰是一个寝室的,那情书我可还见过呢?”
  情书?!
  “有写过情书?真的假的?”还是不大信,从前上学可没感觉许焰喜欢刘一凌啊,“况且,那时候刘一凌不就和严齐在一起了吗?严齐和许焰还是一个寝室的室友,不可能吧!”
  “当然有!嘿嘿,其实那时候我们全寝室的人都写了,严齐这小子走了运,竟然表白成功了!”
  “切,就这样啊……”女生们觉得也就这样,还以为有什么大爆料呢,虽然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不爽。
  “哎呀,你们这些女人,”李杨见自己没引起什么大的反应有些愤愤,看见在外面转溜一圈儿回来的刘一凌便叫住她问:“诶,班花儿,问你一句,你看,不说我这枚帅哥,就张雨当年也是校草级别的,还有大帅哥许焰,怎么我们当年一寝室四个人我、严齐、张雨还有许焰一起给你写了情书,你怎么就答应了严齐,鲜花插在这堆牛粪上去了啊?”
  刘一凌哈哈笑:“你要问啊,那我可说了,第一,我们家严齐哪就是牛粪啦,这么帅你嫉妒啊?第二,谁说许焰给我写过情书啦,我可没收过,你别瞎说啊?”
  “我哪瞎说了,就是一起写的啊,我还看了信封呢,写的挺漂亮的一个‘凌’字儿呢!你不是没收到吧?”
  “我真没收到。”
  “真没?那许焰可吃亏了啊……哈哈。”
  “李杨你个混蛋,又在说胡话了,人许焰根本就没写好嘛,再说了,我最爱我们家严齐了,你这不挑拨我们夫妻感情嘛!”刘一凌假装生气道。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自罚三杯!来来来,干了!”李杨粗着嗓门大大咧咧道:“你看班花儿这护短的,还没拜堂就已经是夫妻啦!”
  众人又说闹起来,气氛热的不得了,唯一和热闹的人群不合的只有叶清凌窝的一角沙发。若有人现在心细一点儿,注意到这一角落,便会发现叶清凌此时的状态很是奇怪,原先喝过酒之后脸上的红晕此时已经被一片苍白取代,叶清凌的手紧紧攥住手心的羊绒围巾,指甲都陷在了指腹的肉里,勒出一道深深的印子。
  情书……情书……情书,呵呵!你们说的没错,的确是有情书的,只可惜那封情书它去错了地方。
  原来是这样啊,许焰你个王八蛋!?
 
☆、第二封情书
 
?  下课铃一响,同学们就像撒了欢的鸭子一样呼啦全都跑光了,每一次的食堂打饭都像打战似的,慢上一会儿,就只能吃剩菜剩饭了。
  教室一会儿就变得空空荡荡的,只剩一张桌上两个人了。一个是许焰,许焰倒是不慌不忙的,他去食堂小窗口吃小炒,人少不用急。另一个就是叶清凌。叶清凌是走读生,家里近,当然也是因为可以省下住宿费,食堂既贵又难吃,他的午饭都是早上打包好带到学校来的。 
  “还不吃啊?”许焰知道叶清凌午饭一直在教室吃,见都没人了,这傻小子还傻乎乎呆坐着,肚子都听见响儿了。
  “啊,马上,马上。”叶清凌从桌子里小心地端出一个饭盒出来,饭盒是铁制的,保温效果不是很好,果然打开之后已经一点儿热气都没有了。
  许焰眉头一皱,再过段时间就是冬天了,这么凉,那还不得闹肚子。
  叶清凌倒是没有看见许焰的表情,他一手捧着饭盒,一手攥着白瓷勺,正想问许焰要不要先吃几口垫一垫肚子,反正他又不急着去食堂。
  “那个,”叶清凌鼓起勇气,把饭盒捧到许焰面前,“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吃?”
  “不,不用,我待会就去吃饭了。”许焰回绝。
  “看起来是不太好吃。呵呵。”叶清凌干笑几声,觉得自己有点多事,就青菜芋头夹了一个荷包蛋,许焰怎么会看的上眼呢。
  许焰见叶清凌的表情一下子失望起来忍不住解释,“不是不好吃,是我胃口大,吃一口顶你三口,吃上三五口,就一半儿饭盒就没了!”许焰怕叶清凌不相信,手上还做了猛扒饭的大动作,逗的叶清凌也忍不住笑了。
  “终于笑啦!”
  叶清凌的眼睛弯弯,脑袋上的呆毛也翘起几根,看着挺逗,许焰看着看着就有些忍不住上手摸了一把,手感还真不错。
  叶清凌毫无防备被摸了脑袋,人一下子呆住,许焰趁叶清凌懵住,接过他的勺子挖了几勺送进嘴里,别说,味道还真不错,青菜脆嫩芋头香辣糯滑,这可比食堂小炒好吃多了。
  “你妈妈做的菜味道真不错。”许焰吃完,适时赞赏了一番。
  “不,不是我妈妈做的,是我……”
  “叶清凌你自己做的呀,手真巧,我妈都做不出来这个味儿。”许焰一听叶清凌自己做的,更是觉得了不起了,转而夸奖起叶清凌来了。叶清凌脸皮薄儿,不经夸,脸蛋马上就红了,磕磕绊绊舌头都打结了。“那,再,再吃点?”
  许焰哈哈笑,叶清凌这人可真……嗯,可爱。就是可爱,许焰想了半天只想到这个词,又摸了叶清凌脑袋一把儿,说了句我去食堂吃饭了就笑着走了。
  边走在路上还在想,叶清凌可真可爱。几根翘起来的呆毛可爱,脸红起来可爱,眼睛弯弯的样子也可爱。叶清凌长得很秀气,皮肤白皙眼睛大大的,就是平时人闷闷的不爱说话,整个人都没啥存在感的样子。可是刚才笑起来的模样却好像平常缩在校服里的沉默的小男生,一下子有了生气活了起来。要是被人看见,肯定会夸一句这小孩长得真好。
  不过,倒真没见过他和其他人有说有笑的样子,仔细想想整个班上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见过?!还是不要告诉别人,就我一个人看看好了,反正叶清凌也不爱和其他人说话来着,嘿嘿。哼,反正就让他们损失好了。
  许焰一边踱着步慢慢晃悠到食堂一边在心里暗搓搓地得意着,路过他身边的人只看见许焰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好不热闹。
  却说另一边坐在座位上抱着饭盒一口一口吃着饭,大脑却已神游到天际的叶清凌此时脸上也有诡异的红晕。
  他是中途转到这个班来的,性格又比较闷不太合群,这个班上能和他说上话的就不多,许焰大概就是这少数中的一个吧。而且,许焰是不一样的那个。哪里不一样,叶清凌也说不太上来,大概就是偶尔会看着许焰睡着的样子看上半天那种不一样吧。
  叶清凌还记得第一眼见到许焰的场景。
  那是上个学期他刚被班主任领到这个班上,一进来就看见整个教室各种鸡飞狗跳,女班主任声音小,站在门口吼了两声都没人理会,气的脸都绿了。这时,一个有些低沉也很好听嗓音却洪亮的男声喊了一句“别闹了,班主任来了。”,全班才一下子安静下来。叶清凌当时心里第一反应是这声音可真好听,第二个就是他还挺有威信力的,发句话立马就安静下来,可比班主任厉害多了。
  叶清凌站在讲台上扫了一眼儿下面,整个教室就一张空位子,旁边是个挺高的男生,叶清凌想要是自己坐这这男生的旁边的话,那还坐最后一排吗,他和那男生可差了一个脑袋呢!
  当然班主任可并不知道叶清凌腹诽什么,等叶清凌介绍完之后,果然就被安排到那个空位子那里,不过反正前面的人身高并没有男生那么高,叶清凌坐在最后排也不算矮,哦,对了,男生的名字叫许焰,班主任说了:“新来的同学就坐到许焰旁边的空位子上吧。”
  叶清凌走下去的时候,身边有许多议论声,尤其是几个女生,笔杆子都要戳到他的身上去了,叶清凌有些郁闷,他本来就不善交际,这下子更好了,一进来就遭到这么多恶意的眼光。叶清凌边走边想,愈加觉得心如死灰,干脆放开步子快速走到位子上,一屁股就占了那条被许多人惦记着的椅子。
  教室一下子诡异的安静起来,班主任突然觉得有些不安,他好像忘记了许焰有个习惯不喜欢有同桌的,许焰不会当场翻脸了吧。这个班说起来最懂事好管的是许焰,但说起最难管的也是许焰。只要不触及许焰的底线的事,干啥都无所谓,但一旦触及底线,呵呵,她也不知道,总觉得会很可怕的样子。
  叶清凌大概是整个班最没有负担的人了,他放下书包就转过头去看这个比他高了一脑袋的男生,才发现这男生真是长相好,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一眼就能感受到那种充满雄性侵略性的美感。大概叶清凌天生就容易被美□□惑而降低对危险的感知力,所以当所有人正在为他默哀时,他还在浑然不知只是感叹上帝造人的偏爱,然后有点傻乎乎地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对许焰说:“你好,我是叶清凌。”

  而许焰的那团有些烦躁的火儿就这样被浇没了,他没有如大家所想那样发火或者拒绝这个外来客,反而也回了一个笑。
  “许焰。”
  叶清凌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这就是刚才那个声音好听的男生,心下觉得上帝更是偏爱人,叶清凌在想事没说话,大概没想到对面这个人正盯着他脑袋上几根翘起来的毛暗自心痒痒想撸上一把呢。
  “可惜还不熟,不能摸。”许焰失望地想。
  而整个教室安静了一会儿之后,班主任先反应过来继续上课,然而心底还是暗自想着,今儿真奇怪,狮子没发威,太阳西边升起了。
  那天之后,叶清凌成了许焰读书这么多年以来唯一的同桌,并且一直持续到现在,叶清凌越想越觉得心里开心,快速地扒拉完剩下的饭,在有人回来前吃完饭洗好碗。
  正要放回饭盒的时候却在桌子底下看见一封信,叶清凌捡起来上下翻了个面,没署名只在正面写了个收件人“凌”。
  给我的?谁呢?
  ?
 
☆、第三封情书
 
?  信封有点皱巴巴的,叶清凌把信抚平放在桌上,端详了一会儿才决定打开它。他觉得自己的感受好像在开魔法盒,又心惊又刺激,一开始他没认出字迹来,但仔细看了一会儿他就知道是谁写的了。叶清凌还在奇怪,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非得写在信上吗?
  明明只是拆个信封,叶清凌却觉得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信很短,只有简短两句话:
  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晚上8:00小树林见。
  喜欢?喜欢我!?
  叶清凌觉得心脏好像已经不运作了,这真是许焰写给我的吗?他又仔细地读了几遍,连标点符号都是那人写字的习惯,怎么可能不是他写的?可是,许焰会喜欢我吗?他真的会喜欢我吗?不,不是,我应该想的是许焰怎么会喜欢我,我是男的啊!许焰怎么会和我一样,是个喜欢男人的变态,不,许焰就算喜欢男生也不会是变态的,只有我才是变态。许焰那么优秀,长得好,成绩好,人品好,哪哪都觉得很好很好,再看看我自己。
  我……
  叶清凌紧紧咬着嘴唇,嘴唇都磨出了血。他不想承认,这一刻,他从心底觉得喜悦,他的心脏有一串串彩色的气泡,一个一个往外冒出了心底最深处。他觉得自己那些小心翼翼无处可说的心事,突然有了可以安放的空间。甚至这一刻,笼罩他已久的孤单感已经消失殆尽,他发现自己不孤单了。
  他心底悄悄喜欢着的人,竟然说喜欢他了。
  叶清凌觉得心底雀喜,嘴角忍不住往上扬,又觉得有点太得意,随手翻开桌上的一本书遮住他,把信放进抽屉里,手伸进去时不时摸一下,一双脚悬在半空,一下一下踢着。
  陆陆续续差不多也有上课的人来了,叶清凌看见刘一凌胳膊肘夹了一本书脚步轻快地走了进来。平时他是不爱和人说话的,但今天他心情好,破天荒地和刘一凌说话了。
  “这么快吃好啦?”
  “啊,是。你也吃好啦。”刘一凌也没有想到叶清凌会和她搭话,有些惊讶。
  “借了书吗?”叶清凌也没有很多话题和刘一凌聊得起来,但自己先搭了话现在沉默好像不太好,就看她夹着的一本书不太像课本教材类的,随口问道。
  “不,对对的,是借的书。”刘一凌把胳膊下的书转移到胸前结结巴巴道,叶清凌微妙地感觉到刘一凌的脸好像一下子红了,难道是很奇怪的书吗?他多瞄了一眼书名,《中国国家地理》,很奇怪吗?果然女孩子都很奇怪,真是很难理解!
  又有人进来,刘一凌和叶清凌笑了一笑走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经过叶清凌的时候,叶清凌无意间发现书的内侧夹了一个粉红色的信封的

《归路 by 墨宝非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归路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