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

时间: 2016-01-06 17:09:51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


   《一生一世,美人骨/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完结+番外】

  文案:

  美人骨,世间罕见。

  有骨者,而未有皮,有皮者,而未有骨。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书封————————

  如果在现在这个社会里,有个人,带着两世的记忆,深爱着你。多幸福。

  时宜对周生辰就是如此。

  而他,早已忘记她。

  时宜这辈子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就是在机场安检时,冲破重重警卫追上一个陌生的男人。

  第一次和他相遇,是在数百年前的长安。她站在城墙上看他登上点将台,振臂一挥,数十万大军便已单膝跪地,齐声唤王……彼时,他是霸气凌云的小南辰王,她是清丽温婉的太子妃。一句“色授魂与,心愉于侧”,让他们的命运因此颠覆。

  而这一次,是在广州机场。虽然时光改变了他的音容,她仍然一眼认出了他。她独自带着那段前世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却对她茫然不知。

  “周-生-辰”,单是念着这三个字,就能让她的心底涌出最温柔的情绪。纵然与他在一起就势必要面对那些来自他家族的阴谋、陷害、争斗,却也一步步,让她与他的心贴近。

  这一生一世,她只想要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故事。无论富贵,与君同归。

  作者介绍

  墨宝非宝:生于北京,长居沪上。喜静厌动,喜睡厌醒,有些小懒。喜欢读书,为了战胜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尤其喜欢佛经。只执着自己喜欢的事,学任何有趣的事,让自己可以和自己玩;只写自己感兴趣的故事,顺便悄悄在故事里,埋下一些普世价值观:爱国一点儿,正面一点儿,让读到的人可以觉得活在这个国家,这个年代,“幸”永远大于“不幸”。

  已出版作品:《至此终年》《突然想要地老天荒》等。

  媒体评论

  十年修得柯景腾(《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百年修得慕容沣(《来不及说我爱你》),千年修得陆励成(《最美的时光》),万年修得何以琛(《何以笙箫默》),亿年修得周生辰(《一生一世,美人骨》)的美称。

  一直喜欢一心一意的爱情,如果几世轮回,都是同一个人,多好。我不相信一见钟情,却相信,终会遇到一个人,让你愿意爱得生生世世。就像时宜对周生辰。

  很喜欢《一生一世,美人骨》中的周生辰,是理想型男友楷模。不仅智商高,情商更是超前,脸不必长得太好看,看着干净、舒适即可,最重要的是,他眼里只容得下时宜。

  很喜欢墨宝非宝的小说,看完前面几部,忍不住,又去看了《一生一世,美人骨》。缓慢述说的故事才可以流淌进心底,让人忍不住就被故事里清淡又坚定的感情所打动。这本是墨宝非宝所有作品中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一人许诺,一人不悔……而她对他,就如棋局:无论生死,落子无悔。——记《一生一世,美人骨》

  我好像,真的很爱周生辰。那种即使付出所有心力去爱,也会感觉无比安心的爱人,和爱情。

  《一生一世,美人骨》,就像一盅文火慢炖的高汤,慢慢悠悠的,说着一段带着两世记忆的爱情。这样不紧不慢、娓娓道来却让人觉得精彩,是很考验作者的文字功底的。前有顾漫,现有墨宝非宝。百年修得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楔子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雨水淅淅沥沥的,把西安弄得如同烟雨江南。

  明明是三秦大地,却已不见长安古城。

  时宜靠在窗边,看车窗外刚才掠过的路牌。

  “你想要吃什么?”身边的宏晓誉,笑著将叠成小册子的地图展开,用手机边翻着美食攻略,边规划下榻后的路线。

  “先把你的采访搞完吧?”

  时宜笑著提醒她。

  三人下了车,绕过安静的街,辗转数个错落的平房,终是找到了地方。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只有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而宏晓誉的采访对象,就是这个女孩的老公,一个憨憨厚厚的男人。

  几个人进门后,夫妻俩都有些羞涩,招呼着时宜他们坐下。

  “不用紧张,就像随便闲聊。”晓誉笑的和善,示意男人坐在自己面前。

  阴雨天,房间很暗。

  只有黄橙橙的一盏灯,放在被访者和受访者之间。

  在一问一答的访谈中,时宜渐渐了解了这样一个故事。

  面前的男人来自非常贫困的地方,勤劳数年,赚了些钱后,却一分不留,投资到家乡的教育,帮助比他更穷的家庭。

  没有家产,没有房子。

  是个人格高尚的人。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吸引媒体,却是因为他的小妻子。面前这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是个大学毕业生,也是这个男人的同乡,只因在报道里看到了他的故事。

  就找到他,然后嫁给他。

  故事的前半段很感人,而后半段才是真出人意料。

  阴雨天,这房间里又没有什么取暖设备。

  时宜和宏晓誉始终坐着,早已手脚冰冷。

  幸好采访已到结尾,最后,宏晓誉终于转向那个姑娘:“按照普通人的标准,你丈夫真不算好归宿,你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那姑娘笑笑,看了眼男人:“我们都有赚钱的能力,身体也健康,等过两年回家后,一定会过很好的生活。而且,”姑娘低声笑了会儿,“我不怕他做任何伤害我的事,他是好人。”

  小妻子的话,为今天的采访收了尾。

  工作结束。

  他们就近去了米家泡馍,非常小的店面,人挨人,环境嘈杂,却生意格外好。时宜边吃,边看四周,竟发现还有人捧着碗,站在一旁边用手掰馍,边耐心等着有人空座位。

  宏晓誉也有样学样,掰了块馍:“看今天的采访,有没有什么特别感触的话?”

  时宜嗤地笑了声:“是不是想写博客,缺引言?”

  “死女人,”宏晓誉瞥了她一眼,“快说。”

  时宜喝了口汤,想了会儿,才说:“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这个小姑娘很少见,能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本质。”

  宏晓誉唔了声:“这话听着有味道,我喜欢,”她往汤里加了辣,忽然想到了什么:“你昨天说,那个在广州机场认识的什么研究员,这几天也在西安?”

  时宜嘴里还含着东西,唔了声:“他的大学最近在和中科院做项目交流,在这里出差。”

  “说实话,我看不出那个人有多特别,长的也普普通通。没想到你竟然主动去认识他,”宏晓誉笑嘻嘻看她,“这就是所谓的看对眼了?”

  她翻着眼睛,瞅了宏晓誉一眼:“我只是想认识他,没有任何不良企图……”

  话未说完,肩上微微一沉,搭上了只男人的手。

  宏晓誉顺着那只很漂亮的手看上去,不禁暗暗笑起来,真是巧呵,来的正是两人谈论的人。

  这个男人眉宇间书卷气极浓,面容普通,说不上难看,却是过目即忘。他穿着实验室内通用的白大褂,却没有系上钮扣,只是这么敞开着,露出里边的衬衫和长裤。

  非常整洁,没有任何的不妥,就是和周围的环境极不搭调。

  时宜则含着口汤,傻愣愣看着他。

  她很偏执地觉得,他这样的容貌非常好,不会有太多的攻击性。除了在书卷气中,有浅浅的距离感外,这张脸真的是再好不过,再舒服不过。

  他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坐下来,把手腕搭在桌子边沿,说:“好巧。”

  话音未落,就对老板轻轻招了招手。

  “世人大多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待老板应了声,他这才又去看时宜,“这话不错。”

  作者有话要说:呼,换个心情。

  喔现在最爱的,是周生辰,握拳!

  ☆、第一章看不穿前尘(1)

  宏晓誉也感叹了声真巧,颇有意味地,看了眼时宜。

  若论外貌,时宜绝对是上上品。眉眼,轮廓,都仿佛用手工笔精心描绘所成。她的美毫无攻击性,却不同于周生辰的平凡,尤其看你的时候,眼睛很亮。当你真正在社会上阅览过无数美女后,会发现,真正的美人,她的眼睛一定很亮,而并非是浑浊不堪。

  最主要的是,时宜很传统,从来不肯穿露出肩膀的衣服。

  一个非常传统的美女,简直是少见的宝贝。

  宏晓誉再去看这个男人。

  算了,只要好朋友喜欢,男人的脸也没那么重要。

  “是很巧,”男人说话间,拿了副一次性筷子,掰开,把两个筷子相互摩擦着,去掉上边的碎木毛刺,“你们来西安旅游?”

  “晓誉来这里采访,”她说,“我们准备趁着这次公差,在这里玩几天。”

  始终在埋头吃东西的摄像师,咂巴了下嘴,放下筷子,热情地递出了一张名片。

  男人接过,单手探入裤子口袋里,摸索半晌,也没找到该回赠的东西:“不好意思,没有随身带这种东西的习惯,”他简短地介绍了自己,“周生辰,伯克利化学学院副教授。这段时间,在中科院西安分院,有机化学研究所高分子材料研究室做交流项目。”

  一连串看似专业高深的名词,更让摄影师刮目相看。

  “生辰?好名字,”他笑著说,“叫我小帅好了,我是宏晓誉的同事。”

  周生辰很礼貌地笑了笑:“复姓周生,单名辰。”

  小帅哦哦了两声:“周生先生。”

  时宜忍不住笑了,这个姓的确少见,也难怪别人会觉得奇怪。

  小帅似乎觉得自己说错别人的姓氏,十分不妥,于是很认真地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对周生辰说:“我觉得,时宜的那句话真不错。”

  晓誉没等周生辰说什么,倒是先乐了:“你懂什么意思吗?”

  小帅骑虎难下,只得继续掰扯:“当然懂,不过这种话,绝对是只可意会。”

  “别意会了,我告诉你这句话出自哪里,”晓誉好笑问他,“《醒世恒言》知道吗?”

  小帅一愣。

  “三言二拍知道吗?”

  小帅觉得有些耳熟。

  “高中历史书上的提到过,明末小说,”晓誉拿出一束还没掰开的筷子,敲了敲他的碗,笑著说:“这句话的意思呢,就是现在的人啊,只能看到别人外在的条件,什么票子车子房子,还有样子,惟独就看不到内在的品质。”

  小帅很长地喔了声,尾音还拐了弯:“佩服。”

  “该佩服的是时宜,”宏晓誉刻意地看了眼周生辰,“这些,都是她从□着我读的。”

  周生辰居然明白了她的意思,笑了笑。

  晓誉还以为他真的赞誉的笑,时宜却明白,他的笑,只因为识破了宏晓誉的小心思。宏晓誉知道自己对他有好感,自然会拐着弯地夸她,让周生辰上心。

  但是宏晓誉并不知道,周生辰对她真的算是印象深刻。

  他们是半年前在广州机场遇到的,那时两个人分别在不同的安检入口,接受机器的扫描,又都引起了特殊的警报声,当她脱掉鞋子检查金属物时,看到了他。

  只是这么一眼,她就知道是他。

  虽然容貌不同,声音不同,任何的外在都完全不同。但是她就知道,一定是他。

  他被检查完,拿起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很快就向着安检口外走去。时宜只记得,当时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光着脚就追了上去,这个人她不敢错过,自然就忘了自己身处在什么环境。

  于是,他看到时宜的第一眼,非常滑稽。

  身后有机场工作人员追上来,像怕她是暴徒,而她只是着急地看着他:“等等我,我需要和你说句话。”周生辰当时的表情是什么,她真没顾得去看。

  那真是她初次觉得自己的外貌,还有些用途,比如机场工作人员对她还算是客气,只当她是碰到多年的朋友,有些忘形。她边穿着鞋,还在用余光看着他,生怕他离开。

  幸好,周生辰真的就没走,始终在等着她。

  这场相识很唐突。

  后来她无法解释,只好对周生辰说,他像极了自己的朋友,不管信不信,他没太反感就是了。只不过在她更唐突地想要手机号码时,他竟以没有手机的理由,拒绝了时宜。

  当时她很尴尬,幸好,他主动留下了电子邮箱。

  从认识到现在,不觉大半年了,两个人再没见过面,都只是邮件往来。而且在邮件里也说不出什么特别的话,周生辰是搞高分子有机化学的,而她则是个配音演员,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个职业。

  就是这样,时宜也养成了每天登录邮箱的习惯。

  有几次被宏晓誉发现了,都被嘲笑不止。所以这次宏晓誉来西安出差,一听她说周生辰就在西安出长差,不由分说就把她拉了来。时宜昨晚出了机场,甚至在踌躇,要不要约他出来,如果约,用什么借口?没想到这么巧就碰到了。

  周生辰吃饭的习惯很好,从开始落筷就不再说话。

  宏晓誉几次看时宜,都被她低头躲开了。

  “周生老师,”店门口跑进个大男孩,收了伞就往这里走:“我下月发了薪水,送您部手机算了,我负责充值充电,只求您为我二十四小时常开,”他估计一路是走得急,牛仔裤角都湿透了,“我都跑了好几个地方了,要不是看见研究所的车,还不知道要找多久。”

  他一路进来,只顾着看吃饭的周生辰,却没有留意背对着自己的时宜。

  待到走近,不免怔了怔,大男孩没想到周生老师对面所坐的,竟是如此个美女。

  他磕巴了半天,勉强找回声音继续说:“那什么……周生老师,研讨会,估计要迟到了,我找了你半小时……估计我们已经迟到了……”

  “知道了,”周生辰又慢条斯理地继续吃了两口,放下筷子,“我有事先走,有机会再联系。”时宜看他站起来,感觉腿被狠狠踢了下。

  回头看,宏晓誉已经清了清喉咙,对周生辰说:“听说青龙寺最近樱花开的好,我们都不是西安人,难得来一次,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周生辰的脚步停住。

  抬起头,看了眼外边的雨势:“这两天西安一直在下雨,等雨停了,如果你们还没走,我们再约时间。”

  “那就说好了,”宏晓誉揽住时宜的肩,说,“到时候让时宜邮件你。”

  他点头,算是答应了。

  等到两个人回了酒店,裤腿角都彻底湿透了。

  时宜冲了个热水澡,在屋子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速溶咖啡,只得拿简易纸袋的菊花茶,烧了热水,泡了满满两杯。

  递给宏晓誉,她随手放在床头柜上,边看邮箱,边扯着卷筒纸擦鼻涕:“通过今天这顿简陋的午饭,我终于勉强发现了周生辰的另一个优点,就是够男人、不扭捏。这么说也不对啊,”她抬头看时宜,后者只是把长发草草挽起来,这么个邋遢造型就够拍杂志硬照的,“从小到大,我只要以你为借口,还真没有约不到的人。这么看,他也不算特别。”

  时宜没有理她的调侃,拿过来电脑,登录邮箱。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本页完)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上一篇

暮雪绘承诺 by 峰雪辛晨--预览  
 
☆、分手?还是分手(1)
 
?  “喂,学妹,我觉得你还不错,要不咱俩凑合凑合得了”
  “好呀,希望你会是个称职的男朋友”
  爱情是什么?在凌暮凡眼里只要有个女孩能够吸引到他,那就是爱情了!
  大二那年,他遇到了大一的安甜田,两个人在一起了一年,安甜田的生活还是一样的平凡,只不过身边多了一个长得帅有钱又爱闯祸的男朋友。直到大三,暮凡的父亲凌杰得知了俩人的恋情,并私下调查安甜田的背景。在凌杰认为,随便暮凡在学校怎么不安分都有他这个老爸给他善后就可以了,但他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儿子跟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在一起,他觉得这样没前途。
  “爸,甜田她是个很好的女孩,您了解她在下定论也不迟吧”暮凡在回家的路上听老管家说起了父亲叫自己回去的目的。本来还打算就这样混到毕业,要是俩人还在一起就结婚的,安甜田虽然家境平凡,但也是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吧,可这个老爸就只认准了钱还能说什么?
  “我不管,你马上给我分了!”
  “老爸啊~就您儿子这样的学习成绩不好、又到处惹事、除了有钱长得帅,真就没别的优点了,哪个千金能看得上我这么个败家的呀?您就行行好,别断送了我的爱情成吗”
  “你还知道自己差啊?那就往好了变,以咱们凌家的家世地位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
  “我怎么说您就不听呢”暮凡最不满父亲的就是这一点,什么都是钱排在第一位。“算了,我困了,先回房间啦”说完也不给父亲回应的机会,转头就往房间跑。
  “哎!你个臭小子,让你别跟那个安甜田联系了听到没有!!”
  “切~你让我分我偏不分!”
  回到房间的凌暮凡站在落地窗前正想给安甜田打电话,碰巧进来一通并不想看到的来电,不耐烦接通了“喂、沈夜茗你给我发了一下午的短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老子呢,烦不烦啊你!!!”
  停顿了两秒钟,电话那头传来了稍微胆怯的声音“还不都是你啊老大,昨天在外校跟人家打架,我们会长也不至于又到处找你是不是”
  “他找我干嘛?”
  “找你聊聊喽~你放心,我们会长不吃人的”
  “聊屁!上届会长都没管过我,他黎程诺一个新上任的凭什么要我听他的!”
  说到黎程诺,其实前两年暮凡跟他也在大课上见过,再加上好友沈夜茗貌似跟这个新会长混的很熟的样子,间接地接触也算是相识一场了。
  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大三开学后学校里里外外什么难搞定的事他全都摆平了,而且同学们都评价这个会长是个超级好的人。可就是他凌暮凡天不怕地不怕敢跟黎程诺这么较劲,目前为止,凌暮凡还真就是黎程诺最不好摆平的事了,这么一想,凌暮凡还真觉得有些自豪呢。
  无情的挂断了沈夜茗的电话之后,暮凡给安甜田发了条短信,叫她明天来家里。他觉得应该速战速决,反正老爸都知道了,那就甭拖拖拉拉的了,也许大家面对面的谈一次,会让父亲有所改变也说不定哦。
  第二天安甜田随便打扮下就来了,凌暮凡也没告诉她是要见家长,俩人在家全当玩了。
  正当傍晚凌杰回来时意外地看到正在沙发上聊天的俩人。
  “叔叔好”安甜田非常镇定的站起来礼貌的问好。
  “恩”凌杰平静的回应了一声,转头对沙发上显得毫不在意的暮凡说“你跟我过来”
  凌杰这样的态度让安甜田感到一丝不安,虽然暮凡这一天也没说什么,但是她看的出来,拉住起身正要走的暮凡“叔叔好像不太喜欢我啊”
  “放心好啦,他也不喜欢我的”暮凡拍了下甜田的脑袋“别瞎想,乖”
  暮凡进去后,安甜田不安的坐在客厅里,不一会儿就听到里面争吵的声音,她清清楚楚的听到凌杰说“你跟她在一起能帮到你什么!找个家境好的,你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不到两分钟凌杰从房间里出来走到安甜田的面前,表情略显严肃“安小姐,你知道暮凡他未来是要接手我的企业,他需要一个能帮得到他的人做妻子,而你,什么都没有靠什么去帮他?”
  “够了!”暮凡走了过去挡在安甜田前面,当着父亲说“从小到大你就会拿你那一套钱的理论来跟我说事儿,可你有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听,我的前途我自己决定,不用你管”
  暮凡深知父亲的脾气,在吵下去可能真的没办法挽回了,什么都不想,拉着安甜田摔门而出,从凌家出来后,俩人漫不经心的散着步回学校,暮凡心想:本来计划好好的,怎么现在越来越乱了呢。
  一路上俩人都没说过话,直到宿舍门口要分开的时候,安甜田忍不住开口了“暮凡,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啊”
  “不是啊”凌暮凡无力回了一个微笑“多大点事儿,交给我。你上去休息吧”
  “恩”
  目送安甜田离开之后又恢复到了那个精力充沛,毫不在意的样子“我凌暮凡是谁呀?蓝商学院的小霸王!没有什么能打击到我!!”
  恩好啦现在恢复心情,明天还得去见识见识我们的新任会长呢。 黎程诺....
  ?
 
☆、分手?还是分手(2)
 
?  第二天,学生会办公室里,一场会议刚刚结束。黎程诺特意把沈夜茗留下,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凌暮凡那边搞定了吗?”
  “会长大人~作为兄弟,我也不太好意思对他做的太严苛”沈夜茗小心翼翼的表示“再说我只是个文艺社长而已,哪有你说话好使啊是吧”
  “那你什么意思,我亲自去请他你看成吗?!”
  “呵..呵”接收到会长大人鄙视的眼神,沈夜茗尴尬的笑了两声“也.也不成哈”
  废话不多说,黎程诺无语的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着‘保证书’三个字,下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几排字,递给沈夜茗“这个拿给他签了”
  沈夜茗接过‘保证书’认真的看完上面的要求,其实也就是要凌暮凡安分点,不要再给学校惹麻烦了而已,可凌暮凡还真就是几天不惹点事就心痒痒那伙儿的。
  “那他要是不签呢?”
  “跟他谈”
  “他不听我的怎么办?”
  “自己想办法,实在不行用强的” 
  “可我打不过他啊”
  “你给我滚”
  在黎程诺眼里的沈夜茗跟凌暮凡都是一路货色,凌暮凡脾气不好爱打架,校内校外仇家成群,但都碍于凌家的势利不敢对这个大少爷怎么样,而身为学生会一员的沈夜茗虽然不会闹事,但是在花心这一点上,凌暮凡是远远不及沈少爷的了,因为他对爱情看得很淡,感情这种事觉得合适就在一起呗,所以他和安甜田恋爱的一年里就像小朋友过家家一样,除了玩还是玩,从来没吵过架。
  说到底沈夜茗对凌暮凡还是有一点点畏惧的,兄弟俩好起来不分你我,遇到一点小矛盾也能打的鼻青脸肿,从小到大亦是这样过来的。
  当沈夜茗拿着那张纸坐在凌暮凡和安甜田对面的时候,也不知道从何开口,只听安甜田把俩人现在的处境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自己又默默的把纸给收了起来。
  “夜茗,找你出来就是希望帮我们想想办法,你平时鬼主意最多了”安甜田说。
  这会儿他沈夜茗哪还管的了这档子事啊,心想要是不把会长大人交待的任务办成,以后甭想安生的度过他风流的大学生活了。
  “喂”凌暮凡不乐意的踢了对面正在神游的白痴一脚“干嘛呢你?老子不是叫你来发呆的”
  “哎呦~这不是正给你们想办法呢嘛”沈夜茗心虚的叹了口气,想着有什么方法两边都能摆平就好了。
  “办法嘛倒不是没有,不过你得答应我件事”
  “你在威胁我?”
  “不不不,完全是为你好的事”沈夜茗流露出无比真诚的神情说“你要相信我”
  “好,你先说什么办法吧,我考虑看看”
  “痛快!”“其实呢,你爸不喜欢甜田,不就是因为她家境不好么,那你就找个家境好的不就得了”
  “你说什嘛!”听到这话,安甜田坐不住了,瞪大着眼睛站起来气呼呼的看着沈夜茗,凌暮凡倒是显得很平静,他知道沈夜茗说这样的话会有他的原因,便拉着安甜田坐下“别急,听他说完”
  沈夜茗满意的笑了,还是兄弟最了解我“其实我说的是你们假分手,暮凡随了叔叔的心愿找个有钱,长得好看,成绩又好的在一起,但前提是这个人必须是男生”
  “然后呢”
  “到时候逼你爸在那个男生和安甜田之间选一个,不就得了”
  “那,如果他不选呢”这种逼家长同意的方式凌暮凡还是头一次听说。
  “他不可能不选的啦”沈夜茗相当有成就感的说“两个男人都有事业又怎么样,后代都没了,你爸不会那么傻,在两者不可兼得的情况下,他也只能选择以退为进”
  在凌暮凡思考的时候安甜田首先反应过来说“暮凡,我觉得这个建议不错,要不,我们试试?”
  “行吧”既然女朋友都没意见了,而这也是唯一行得通的办法“可是,这个男生要上哪儿找?”
  “那就要靠你自己喽”沈夜茗从口袋里拿出藏了很久的‘保证书’放在兄弟的面前“现在可以兑现你答应我的事啦,签了他吧”
  凌暮凡就瞟了一眼‘保证书’三个字,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又是黎程诺那家伙?”
  “嗯呗,快签,完事儿我好交差呢”
  “我考虑考虑哈”说完就和安甜田俩人起身走出餐厅。
  “哎~~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哇”沈夜茗挫败的摊在椅子上目送俩人离开,不到一分钟手机进来一条短信‘要我签可以,得黎程诺亲自来递到我面前求我’
  这边回到学校的俩人也商量好了,要上演一出分手闹剧,然后正式步入寻找男朋友并且时刻准备反击的战斗状态中!
  第二天安甜田拿着话筒出现在学校的活动区,这是她自己选的,既然要分手,就该把事情有多大闹多大,这个地方学生比较多,是个绝佳的分手(?)场所。
  走到凌暮凡所在的篮球场对面,安甜田运了口气用话筒大喊道“凌暮凡!别以为你家有钱就可以随便玩弄我的感情!你TM不要脸!王八蛋你就听你爹的话好了!也永远都是个败家子!”
  一连串的话一出,不光是在场所有人听的一头雾水,就连当事人凌暮凡也是一愣一愣的,说好随便吵两句就分的,这丫头还入戏了?
  不过既然戏已经开始了,那就不顾形象的上吧!凌暮凡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走向安甜田“你到底想怎么样?知不知道你现在这样就像个泼妇!老子当初可真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你!!”
  “哈哈,你以为我能看的上你啊,有钱了不起啊!老娘不稀罕,你给我听着,从现在开始,不是你不要我,而是我安甜田甩了你凌暮凡!!”
  说着,安甜田拿出凌暮凡送给他的手机狠狠的摔在地上“分手!!!”
  此刻,时间静止30秒,愤愤的看着‘前女友’离开,凌暮凡心想自己是不是该做点反应呢?立马捡起脚边的篮球往他处狠劲一扔,至于扔哪儿了?入学之后没少闯祸,这都是小事儿,管他呢~

  沈夜茗敬佩的看着两个并不专业的主角吵架闹分手“恩~演技90分~”
  又看了眼学生会的方向,黎程诺站在窗前把这场闹剧尽收眼底,看来这次会长大人不亲自出马是不行了。
  还有,暮凡扔球的方向好像是...校长办公室哎.....
  这学期事儿还真多啊。?
 
☆、协议开始
 
?  据沈夜茗透露,他家会长大人从校长办公室出来后就没说过一句话,学生会办公室的气氛低沉的可怕。其实黎程诺是个很温柔的人,没有什么不受控制的事儿是不会让他发脾气或者生气的。但事实就是这样,偏偏有凌暮凡这么一个顽劣的男生跟他过不去。
  一上午下来满脑子都是校长跟自己说过的话“程诺,我知道你很努力的在做好会长的职责,凌暮凡的事儿,从他大一开始很少有人管他,三天两头的出点岔子我都习惯了,你还抓着他不放,再这样下去,不出一学期,学分都被你扣没了”
  “校长,我这也是为他好,总不能一直放任下去吧,以前的学长不管,我必须要承担这个责任,要不学生会都是吃干饭的吗”
  “唉,行吧,给你时间,按照你的方法来,但凌暮凡是绝对不能开除的,这也是我答应过他父亲的事”
  “可是,他犯错就不接受处分了么?”
  “那要就要看你了,从现在开始凌暮凡一切的成绩、行为,必须让他有所改变”
  “...知道了”
  距离和安甜田分手已经过去两天了,学校有钱的少爷遍地都是,可是有钱的长得又不好、长得好的吧学习成绩又差、学习好的吧家境平平,总之符合整体条件的人少之又少,这可就让凌暮凡犯难了,怎么也没想到找个男朋友比找女朋友还要困难啊。
  另一边黎程诺终于按耐不住了准备亲自去找凌暮凡谈一次。
  还是上一次那家餐厅,不过这一次坐在这儿的是三个男生,气氛还是依旧严肃而低沉。
  “我也不拐弯抹角的,你说要怎样你才能安安分分的在学校呆到毕业”黎程诺平静的看着凌暮凡,并且直接切入主题。
  “安分?呵不好意思噢,我并不想理解你的意思”
  “凌暮凡,难道什么事情都要靠你爸来善后吗?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所有事情都是靠钱就能解决的吗”
  听到这话凌暮凡表情微变,原来蓝商学院里还有跟自己一样不在乎钱的富二代,可那又怎么样,他们现在是在谈判,不能妥协“不然嘞?我有钱,就是了不起,你嫉妒啊?”
  “呵,那难怪安甜田会甩了你”还真是个败家子,当然,后话黎程诺只是在心里想想,既然今天是来谈判的,就要和气一点。 不过凌暮凡可不这么想,本来这两天安甜田看见自己像空气一样视而不见,找男朋友的事又不见进展,这样下去就连前女友都要跟别人跑了。
  一边坐在那被当做空气的沈夜茗只能看着自己尊敬的会长大人和好兄弟谈判了,正想着该帮哪边的时候,听到黎程诺提到了安甜田分手的事,忽然想起了什么“会长大人,给我5分钟时间,我保证说服暮凡”说完就拉着凌暮凡到门口去了。
  “我说你要干嘛?老子没时间跟你瞎扯”
  “哎,说正经的,陪你演戏的男生找到没?”
  “别提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这样啊~”沈夜茗露出一抹狡猾的微笑“你看,我们会长大人怎么样?”
  “他?能行么”凌暮凡倒是很意外,还真就没往黎程诺那儿想,因为在他眼里黎程诺是个高冷难以接近的人,不过各方面确实都符合他想要的条件。
  沈夜茗拍着胸脯说“肯定能行,只要你对他妥协,说服他的事儿交给我”俩人便返回餐厅内。
  落座后沈夜茗表示他们已经谈完了,“其实暮凡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只不过会长大人你也要牺牲一点点,额.东西,答应他一个小小的要求”
  还不等黎程诺说什么,凌暮凡直接了当地说“要

《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一生一世美人骨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