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

时间: 2016-01-06 21:10:48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


   《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完结】

  此文前传是2012年写的《神之左手》,这篇是正文。(建议看此文前,先阅读前传)

  他们这群人,平均年龄二十岁左右,最大的也不过二十五六岁,却在世界各大赛事、在所有专业论坛,被称为技术帝,骨灰玩家和远古传说。

  传说之所以是传说,是因为,他们已经书写了一整个电子竞技时代。

  而这个时代,将永不落幕:

  “我们的梦想它死去了很久,过去所有的经历和荣誉,都将被再次刷新,从这一刻起。”

  ——“神之左手”

  关键字:众美男,电子竞技

  郑重说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绝对没原型。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艾情、Dt、Solo、Grunt、Gun┃配角:97、小米、All、following、inin、滑梯、宝那、艾静┃其它: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楔子私人恩怨局

  床上扔着几个笔记本电脑,还有鼠标、键盘和耳机。

  这个房间里刚结束了一场练习赛。

  此时,就剩下了艾情一个人。

  她坐在书桌旁,眼睛里倒映着屏幕上不断变幻的光影,仔细检查自己刚刚做好的游戏讲解视频。很快,她核查完视频,打开SP俱乐部官网,将视频上传到自己的主页。

  然后用私人微博转发后,关闭电脑。

  离开了房间。

  这是她第一次以SP俱乐部成员的身份来韩国。

  此一行有三十几个人,除了中国区负责人宝那和solo各自住了个独栋小别墅,余下的队员都是三人一间房。

  艾情拿着主办方提供的地图详解,绕过三栋小楼后,终于找到了宝那住的小楼。

  她伸手,按下门铃。

  一声,两声,三声……

  没人开门?

  她低头看看表。

  八点半,就是宝那和她约好的时间。

  难道都出去吃饭了?

  应该不会,宝那这个人虽然平时嘻嘻哈哈的,却从不会误了任何会议。

  她仔细听了听门内的声音,发现一楼的确没有人走动,只能再次按门铃,静候三分钟后,终于忍不住拨通了宝那的手机。

  很快,电话接通了:“到了?”宝那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兴奋。

  艾情嗯了声:“在楼下。”

  “抱歉抱歉,艾情,我把约你的事儿忘了,等我让小哆下楼给你开门。”

  电话挂断没多久,就听见了很明显的脚步声。

  门很快被打开,小哆探出头,对她鬼头鬼脑地做了个鬼脸,都来不及说话,又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上去。

  艾情有些奇怪,等跟着他走上二楼,这种奇怪感更强烈了。

  二楼有很大的客厅和酒吧,却都没有人在,全部二十三个人都拿着啤酒和可乐,围在餐桌旁,看着这个房间仅有的三个笔记本。因为人太多,她只能看到众人的背影,还有兴致勃勃的讨论画面,至于那三个笔记本屏幕上有什么,还真看不清。

  “我们的金牌解说来了?”宝那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情,勉强移开视线,看艾情,“今天我去你微博下溜达了一圈,可真怪了,给你表白的怎么都是姑娘,还说要给你生猴子?”

  “别说猴子,还有人留言要给她生个花果山呢,”小哆笑着接话,“和solo大人的高冷路线不同,狗狗绝对是大众情人,游戏平台的最佳‘老公’人选。”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艾情笑,走到宝那身后,也跟着扫了眼屏幕,看到是DotA2的画面:“练习赛?”

  挤在那里的几个大男孩迅速给她让出了地方。

  宝那神秘摇头:“不是,我们在围观恩怨局。”

  “恩怨局?”

  恩怨局,顾名思义就是玩家用游戏的方式,解决一切现实中的矛盾。

  无论是副本中的口角、论坛上的混战、排位赛时的纠纷,还是现实里的鸡毛蒜皮小事:小到谁抢了谁的女友,谁打翻了谁的盒饭,大到两个俱乐部的粉丝大战、各国职业玩家的纠纷,都一律用一局游戏解决。

  完全像古代的决斗。

  在各大游戏平台,每天都有各种矛盾发生,自然也有成千上万的恩怨局,并不稀奇。

  只不过……究竟是什么恩怨局值得SP俱乐部这么多人围观?连SP中国区的负责人宝那和solo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作为中国最强的俱乐部,SP囊括的高手太多,几乎在电子竞技圈成为了一个奇特的传说。所谓传说,就是传言太多,真相却始终难以浮出水面。

  SP的顶尖高手,每年都会收到来自世界各大赛事的特邀函。

  SP的顶尖高手,百分百会用马甲号,出现在战网、VS和浩方这三大平台上,所以任何一个人,都有机会碰上这些隐藏在屏幕后的,真正高手。

  “探秘SP”“揭秘SP”“戏说SP的桃色情事”只要标题挂上“SP”这两个字母,必会成为专业论坛的热贴……

  而现在,作为这些传言中的主角,

  能让他们有兴趣围观的,绝不是普通的恩怨局。

  ☆、第一卷:1/2/3

  她身后,小哆低声解释着这里的情况:“刚才,solo的徒弟开着马甲号去打排位赛,和人起了点小冲突,说是恩怨局解决。起初是闹着玩,没想到第一盘就输了,大家正好闲得无聊,就一个个轮着来,到现在为止,输赢都有,三七开。”

  “三七开?我们七?”

  “当然是我们七,要是我们输多赢少,大家也不用交流了,直接在这儿自刎谢罪算了。”小哆做了个鬼脸,看起来很轻松。

  所以,是SP成员和别人的恩怨局?

  “轮到谁了?”她问。

  小哆凭着印象给她数:“ME那一队都轮过了,IG那一队也差不多了,再打下去,老大们估计都要上了。”

  ME和IG都轮过了?

  这倒出乎她的预料。

  这次SP来了六个战队,其中五个是男队。小哆所说的两队是其中的强队,都拿过亚锦赛的冠军和各大世界赛事的前三……

  换而言之,这两支战队,就是在SP俱乐部也算拔尖了。

  作为国内最强的俱乐部,和人车轮战竟然输了三成,实在不该感到轻松。

  估计是碰上了职业选手。

  艾情的视线从屏幕上移开,看了眼与自己隔着一个餐桌的人。Solo依旧是简单地穿着件纯白色的长袖运动衫,一只手习惯性地插在裤子口袋里,低声和身边的队员说着话。

  Solo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也同时看穿了她的想法:“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这么重视这场恩怨局?”

  “对方也是职业队员?”

  “还不确定,”solo笑了声,“这里可能有你认识的人。”

  认识的人?

  她认识的职业选手实在太多了,当初和solo在一起打反恐精英时认识的,后来自己带队Dota打亚锦赛认识的,已经有太多骨灰级职业选手。而自从主攻游戏解说后,遇见的职业选手更是不计其数……

  “是grunt。”solo给出了一个简单的名字。

  grunt。

  凭借星际2一举成名。危险型选手,无法掌控,很少见。

  就在星际2游戏推出的第一年,国内大多数职业选手还在观望时,他已经开始打晋级赛,并成为那一年四大战网排名前6的唯一一名大陆选手。

  从今年年初到现在,他个人所获的比赛奖金已累计超过八十万。

  而这个人,和艾情还真有点小小的渊源。

  他险些成为艾情双胞胎姐姐的男朋友。

  不过,也只是险些而已。

  当然,重点并不在这个小八卦。

  grunt在成名后,始终没有签约任何俱乐部,也拒绝了国外知名俱乐部要他带领亚洲队的要求。包括SP也私下接触过他,可惜并没有谈妥。

  而就在五天前,他忽然宣布加入了一个很年轻的俱乐部——K&K。

  成立于去年春天,并在成立后与SP的选手在各大赛事交手,从SP手里夺走了一个冠军和三个亚军。同时,今年夏天,他们又以极高的价格接连挖走了SP的三名选手。

  这就是K&K的简短履历。

  如今,K&K将grunt收至麾下的举动,显然,已经摆出了和SP对抗的姿态。

  2.

  “不止grunt,这些马甲后藏着的人,应该都是K&K的职业选手,”宝那补充说,“而且……应该不止是K&K,可能还有其它俱乐部在围观。”

  “各大俱乐部联手,挑战我们SP喽?”有人接话。

  刚才宝那和solo虽然都在围观,但在艾情来之前,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此时他们两个这么一说,众人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老板会围观的这么认真。

  “K&K可真是来势汹汹啊。”

  刚才那几分玩心都散去,有人已经开始摩拳擦掌。

  艾情倒也乐得看好戏,她拉出一张空着的椅子,坐下来。

  上一局刚结束,双方还在讨论下一个上场的人。

  就在众人准备大战三百回合时,屏幕跳出了小窗口,对方忽然提出了一个要求:“差不多一个小时了,都亮出各自的王牌,最后一战,如何?”

  宝那让人回复:“没问题。”

  虽然SP真正的DotA2战队并不在这里,而在欧洲进行表演赛。但这不妨碍宝那选出合适的选手,来进行最后一局。

  艾情正在猜想老板会点谁,就看到屏幕上又跳出了窗口:

  “最后一局就不单挑了,5打5如何?”

  五人对五人?

  宝那环视一周:“要挑五个人的话……”

  一边推测K&K的阵容,一边在脑海里组队。

  “艾情,”宝那考虑了三秒后,将这个难题丢给了她,“你选五个人。”

  “我选?”

  “对,你选,”宝那笑着说,“我和solo一直带男队,都形成固定思维了,你选比较有惊喜。”这倒是真话。

  艾情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现在比赛都分出了男女组,她哪怕是带队,也只能带女队。但在电竞这个领域,女队和男队的实力还是相差很大的,久而久之,她就觉得有些乏味了,索性转做了解说。

  而现在,有机会和另一个俱乐部的顶尖高手对局,真算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我就随便点了?”

  “随便。”

  “不是玩DotA的人也可以?”

  “完全可以。”

  “我可以主动请缨吗?”

  “太欢迎了!”

  “输了怎么办?”这可是要冒风险的。

  “输了,”宝那暧昧地笑笑,“就solo负责。”

  ……

  3.

  艾情默默在心里拉出了一个名单,宝那已经让人回复对方:“好,我们会给出一个名单,丢个你们的名单过来。”

  很快,对方有了回应。

  “这是我们的名单:瓶中鲨、补刀不落刀、OO、回归、默默默。”

  “补刀不落刀和OO?”

  有人认出了这两个马甲,是SP刚被挖走的队员的小号……

  “还有grunt和97,”有人补充,“grunt在中国战网的马甲一直公开是瓶中鲨,回归是97的马甲。他今年和grunt一起签约的K&K。”

  “他还是grunt从小长到大的朋友,去年联赛杯魔兽争霸中国区总排名第三,亚洲第四,”艾情补充,“后来生病,没有参加最后的决赛。”

  这个人她很熟悉。

  光是这四个,就已经是豪华阵容了。

  对方没有食言。

  而最后一个……

  “默默默,”有人认出了这个id,“这不是很多年前和solo交手过的?是不是,老大?”

  solo点头:“如果他没换名字的话……应该是本人。”

  “他也是职业选手?”

  “是,”solo再次肯定,顺便给出了自己的评价,“一个让人无法忽视的对手。”

  艾情很慢地呼出一口气。

  所有人都只认得“默默默”这个名字,而这个马甲后的人,只有她和solo知道是谁。

  没想到,他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是随便搭伙玩玩,还是……已经签约了K&K?

  Solo也看出了她的犹豫:“有问题吗?”

  “没问题,”艾情将桌子上的鼠标挑挑拣拣,拉过来一个趁手的,“这么豪门的阵容,千载难逢,没人会放弃。”

  更何况,她并不是第一次和这个人打对局。

  从CS到DotA,他们都曾有过对战。

  七年前,两个人都曾代表中国队参加过新加坡亚锦赛。

  而现在,他是她的对手。

  ☆、第一卷:4/5/6

  艾情沉默三秒,给出一个名单:

  701,小小,following……还有自己的小号appledog。

  剩下最后一个。

  她迟疑良久,最后,却没选solo,反倒看身边的人:“老板,一起来吧。”

  “我?”宝那震惊,“怎么连我都要上了?我们SP已经凋零到这种程度了吗?”

  在做SP中国区负责人之前,宝那也是名职业选手,是CSer,后来一路从领队、教练、大赛裁判长走过来,虽然私下也玩游戏,但早就不是系统训练出来的选手了。

  “没关系,老板,”艾情轻描淡写,“我也就是个解说。”

  “开玩笑,就算是十年前的CS时代,你也是第一战队的狙击手……”宝那抱怨着,但也没推辞,反倒兴致勃勃坐下来,撸起袖子,“来吧,谁先给我讲解讲解,DotA2怎么玩?”

  ……

  很快,餐桌上电脑一字排开。

  原本是1V1的恩怨局,所以这里只备了三台,一台来用两台来看。现在变成5V5,就临时拿来了两台,没想到,她打开自己面前的电脑,发现并没有装过DotA2。

  “还有电脑吗?”她摘下耳机,问宝那,”这台没有DotA2。”

  “我这台也没有。”小小也摘了耳机,有些无奈。

  这里的人都不是主攻这个项目,自然,大部分电脑都没有装载这个游戏。

  不过艾情的电脑倒是有。

  作为一名合格的解说,她每天都会有固定时间用来玩游戏。

  艾情让那个负责联系人告诉对方,自己需要回去取电脑,让对方等十分钟左右。这句话刚发过去,对方就给了回复:“没关系,DotA也可以。”

  DotA2出来之前,DotA纵横多年。

  没有哪个职业选手会说自己电脑里没装这个游戏。

  DotA,算得上是她最熟悉的游戏之一。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本页完)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上一篇

丧心病狂一万二 by 国王蓝(下)--预览  
☆、ACT 40
 
  事实证明,肖恩回血能力是很强的,瞧他那生龙活虎地在运动场上跟伍莱抢足球的样子就知道了。
  今天是休息日,天清气朗,麦昆的提议不错,凑上古斯曼家族一行人跟印度的新朋友们打个照面促进促进感情,是个好选择。
  所谓的新朋友,自然便是伍莱,穆特里,亚菲特以及他在贫民窟认识的那些熊孩子们。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这话一点儿也不假,肖恩的这些新朋友们都曾经在他有需要的时候在不同层度上对他施予过帮助,无论是恩情或是仇怨,该记住的肖恩都会牢记于心。
  “喂,布冯,别愣着,快守门!”肖恩冲着他的小助手喊道,站在球门前方的布冯瞬间反应过来,往左边门柱的方向纵身一跃举起双手将迎面飞来的足球挡了回去。
  “干得好!”肖恩竖起两个大拇指赞道,然后转过身得冲敌方阵营抛去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
  眼见自己辛辛苦苦传给麦昆的球在最后关头被对方绝杀,伍莱拽紧拳头心有不爽:“麦昆,你把球都踢歪了,难怪会被敌方得逞。”
  肖恩一听整个人跳起来反驳道:“你别小瞧我的助手,他人长得矮,但厉害着哩,这球门有他守着就分分钟成钢门,谁也甭想踢进半个球。”
  哔哔——亚菲特的哨声响起,“中场休息”
  一下场肖恩就把上衣脱掉,“热死个人了。”
  “老大,看见你表哥了吗?”布冯看见肖恩走了回来于是问道。
  肖恩耸肩,“天知道他死哪去了。”那个胖子,开球五分钟之后就再没见过他人呢。“布冯,有水吗?”
  “水在那边的箱子里。”布冯伸手指了指。
  肖恩懒得过去拿,看了看他手中握着的矿泉水,“不用了,我喝你的。”说罢便夺过他的塑料瓶子,刚准备往嘴里送,肖恩就被人拉住胳膊带走。
  “怎么了?”肖恩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喝我的。”麦昆把他手中的水抽出来换了自己的那瓶水。
  “这谁跟谁啊,大男人的有啥好计较,再说我喝他的跟喝你的还不是一样,都是喝你们口水。”
  肖恩在这方面显然还是比较迟钝,麦昆暗自叹气。
  “你跟那小子关系很好?”他朝坐在边上休息的布冯瞄了一眼然后问道。
  “哦,你说布冯?”肖恩笑笑,“他14岁的时候就被我老爸从西西里那边招募过来,这么算,我跟他认识也有六个年头了。那家伙虽然个头矮小了点,也老喜欢顶嘴,但你也知道的,他靠的住”
  “我的意思是你们很熟吗?”
  肖恩挑了挑眉,“那还用说?就连我上的大学那会儿他也跟着我去陪读,我连他裸`体和女装的样子都看过,你说熟不熟?”
  什么?还有女装这回事儿?!麦昆眯了眯眼睛,“你跟他有没有做过?”他单刀直入问道。
  肖恩马上一巴掌劈到他额头上,“神经病啊你,你以为全世界都跟你一样搞基?”
  麦昆笑嘻嘻搂过肖恩,“说错了哟,不是‘你’,应该是‘我们’。”
  “问完了是吧,没事我走了。”肖恩撇撇嘴。
  麦昆又拉住他,“等等,下次我要看你穿女装。”
  肖恩啥也没说直接给他跑去一记精致的白眼。
  “还有。”
  “又怎么了大哥?”肖恩郁闷道。
  “把上衣穿上,你这样都给人家看光了。”麦昆的视线始终盯着肖恩的胸`部,虽然不是女人,但那粉色的乳首小小的挺着,看着让他有种想要肆意啃咬的冲动,他可不喜欢被其他人看见肖恩这副光景。“要是把人家看硬了那可怎么办。”
  “靠,谁会对着一个爷们想到那种事情啊。”
  “我就会。”麦昆坦率承认,“所以乖乖听话,赶紧回去把衣服穿上。”
  最后肖恩决定投降,默默转身离开。
  “要记得啊,女装。”麦昆再次提醒肖恩。
  肖恩背对着他假装没听见,悄悄发出一声轻哼。
  看着肖恩朝球场上走去的背影,麦昆收起笑意换上一副沉凝的表情,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麦昆算得很准,距离球场不远的半山腰传来一声砰响,吓得树上飞鸟四散,几秒过后麦昆的手机想响起。
  “喂?怎么样了?”麦昆问道。
  “被那家伙逃了,不过他中了枪伤,走不了远的,我去把他逮回来。”
  拉辛格挂线以后,一路沿着刚才九零留下的血迹追去。麦昆的猜测得到了证实,肖恩的行踪早已经暴露了,九零一直潜伏在他们周围伺机下手,像今天这样这种能够在空旷场地的机会不多,麦昆断言九零一定不会错过绝佳的暗杀时机,就连九零选择的潜伏地点麦昆都预测得一清二楚。
  半山腰是个很好的狙击点,那里的地段不会过高也不会太低,跟球场的距离恰如其分,麦昆之所以这么判断,那是因为九零这个人的暗杀习惯跟自己实在太像了,麦昆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过自己曾经跟他有过几次命悬一线的难忘交手经历。
  这场所谓的友谊足球赛,其实就是麦昆为九零设下的幌子,其他人毫不知情。
  拉辛格在树林中穿梭,此时此刻他并不觉得乐观,他心道:麦昆,假如你这次失算了,把肖恩的性命搭进去的话,你又会怎么样做?
  ***
  位于球场左边的体育仓库背后,一个牛高马大的身影站在半米高的草丛前面拉开裤子小解。
  “啊,舒爽。”放完水以后齐华度沉吟了一声,原本今天他可以好好睡下懒觉的,结果一大早上就被那个暴脾气的表弟吵醒,死活要把他扯上,说什么要来一次增进感情的足球友谊赛。
  结果齐华度上场没五分钟就因为过激的肢体碰撞被裁判以故意伤及对方球员为由赶了下场。可不是么,作为曾经的大学橄榄球队四分卫兼队长,齐华度一上来就把它自动代入当成是橄榄球来玩儿了。
  “踢个毛的英式足球,美式足球才是王道。”齐华度自言自语叽咕道,想当年他加入校队的时候可是高校里面屈指可数的风云人物,成为多少拉拉队辣妹在学校更衣室里讨论的梦幻男友以及性幻想对象,那魁梧的身段和健硕肌肉,人家MM几乎是哭着求着让他上自己的。再看看如今,身高倒还是原来的样子,肌肉却全变成了松散的肥肉,一掐能掐出一大坨脂肪,那张颇为俊帅的脸也因为发胖而走了样子,往昔的运动健将一去不返,难怪肖恩总是喊他大肥猪,甚至还歹毒的说就你现在这样儿,下去酒吧人家只瞄一看就认定你是那种如果兜里没钱肯定泡不了妞的类型。
  齐华度想着以前一些零零碎碎的事儿,他其实自己也无所谓,既然没钱泡不到妞那么有钱不就的了,没了引以为傲的身材又如何,还不照样是女人上完一个又一个。齐华度伸了个大懒腰准备偷溜回去睡觉。突然听见树丛里传来沙沙沙的响声,紧接着又是嗖嗖嗖的声音,齐华度心生警惕,他首先联想到的是响尾蛇,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对,这里怎么会有响尾蛇?难不成是眼镜蛇?管他什么蛇,走为上计。他提上裤子拉起拉链,这身子还没来得及转过去,树丛那头就站出来一个人。
  齐华度听见‘咔嗒’一声,那是金属特有的闷沉脆响,齐华度即刻意识到那是什么。他很识趣地把双手慢慢高举过头顶。
  “别开枪老兄,有话好好说。”
  “走过来我这儿。”枪眼后面的那个男人带着他独特的沙哑声音说道。
  齐华度恍如触电般颤了一下,这个声音真他妈难听透了,打死他也绝逼忘记不了。
  齐华度一步一步往男人的方向挪近。
  “别磨磨蹭蹭,赶紧过来。”男人不耐烦地用枪指着他说。
  “看好你的枪,别让子弹乱飞。”齐华度担心对方一个不小心扣动扳机,那他就死翘翘了。怕死乃人之常情,但不代表齐华度是个怂包,面对眼前这个浑身都是污血的男人他倒是没感到特别惊诧,男人身上的好几处地方受了伤,枪伤和刀伤都有,有的比较深的伤口,鲜血到现在还一直往外流,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这血还止不住的话,那么伤势很可能会危及生命。
  对于拉辛格的突然出现九零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一直认为只要让麦昆·里维斯和肖恩·古斯曼留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这次的击杀是没无人可阻的,当时这个银发马尾的中年男子出现在身后准备袭击他的时候,他足足一秒钟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正是关键的一秒,害他吃了枪子儿。
  无论他是谁,九零清楚地肯定这男人绝对是不好对付,为了甩掉他,九零费劲了九头二虎之力,身上的刀伤也是在逃匿的过程中挨的,该死,他身为欧洲排名第一的杀手,居然沦落到仓皇而逃的地步。
  九零越想越怒,牙关都几乎快要咬碎了。
  “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及时救治。”齐华度对他说。
  “闭嘴,赶紧过来。”男人不耐烦地说。
  齐华度站在原地没动,就这样看着他。
  “听见没有,我说过来。”男人低声吼道,受伤令他说话有点中气不足。
  齐华度三步并作两步迈了过去,“然后呢?”
  “扶我一把。”男人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把身体的重量转移了过去。他朝西南方向指了指,“往那边走。”
  “这是去哪里?”
  “少废话,快走。我先警告你,最好打消袭击我的想法,别以为我受伤了就没那能力把你掰倒。”
  齐华度摆出无奈的表情,“我从没想过要袭击一位拿枪的危险人物,我吃饱没事找死不成?”
  齐华度扶着男人沿着偏僻的小径来到一座简陋的屋子里,这就是他落脚的地方。这个男人身负重伤,面部表情凶神恶煞。
  “那个……”齐华度开口。
  对方警惕地抬起头看着他。
  “你是怎么受伤的?”
  “不关你事。”九零瞟了他一眼,“现在,帮我出去弄点消毒药物和吗啡回来,还有食物。”
  “你让我现在就去?”
  九零安静地盯着他,轻轻眨了眨眼睛。
  接着齐华度又道:“你为什么觉得我去了以后就一定会再回来?”
  一抹诡谲的笑意悄然攀上那张冷峻的面孔,九零从口袋里抽出一支针剂,趁其不备迅速将针头插入齐华度手臂上把液体注射进他的体内。
  一阵如电流般的麻痛感遍及齐华度全身,“操,你给我注射了什么?”齐华度即惊又怒。
  九零自然不会如实告知,他只是淡淡道:“一个小时以内你不回来找我拿解药的话,自己看着办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
  九零闭上眼睛靠在床头休息,“快去快回。”
  齐华度暗骂一声,虽然很想揍人,但又没法对着家伙下手,只能愤懑地离去。
  “等等。”九零又喊住他。
  “又怎么了?”齐华度无奈地问道。
  “不能去医院或者正规药房开药,那里会留下购买的明细记录。”
  精通电脑程序的齐华度马上明白过来,一旦留下记录,就等同于留下追踪线索,很容易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人,眼前这个人到底跟谁结过仇怨他不得而知,但齐华度能够确定的是,九零不想让某些人找到。齐华度啊齐华度,他内心道,真不知你是碰了什么霉运,他重重叹气。
  既不能到医院,又不能到正规药房,那么要去哪儿弄那些药物呢?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有点难办,不过很快齐华度就想到了一个人。

  齐华度是连跑带奔地赶去伍莱的诊所,当他看见紧闭的门口时,齐华度急得焦头烂额,“医生!快开门!医生你去哪了?”
  没人回应,伍莱不在诊所里,这下惨了。
  “老天啊!我不想死啊混蛋!”齐华度脸色发白一副深恶痛疾的表情,他不断地用脑袋磕着门板,门被他弄得咚咚作响。
  有人从后面拍拍齐华度肩膀,“肖恩的表哥?”
  齐华度转过身去一看,伍莱穿着T恤和短裤脖子上挂了一条毛巾背包的带子上还系了一对球鞋,他这才想起今天的足球比赛。
  “刚才踢足球的时候大家都找你呢,你怎么了?不舒服想来看病?”
  “对对对,我想买点药。”齐华度连连点头,“你这里有酒精棉花绷带手术缝合线吗?另外我还想要点吗啡,还有注射器……”
  “你哪里受伤了?”伍莱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没观察出齐华度身上有半点伤口。
  “我没受伤,但是我需要这些药物,你放心,我有钱付你。”
  伍莱见他一副急切的样子,问道:“你慢点来,先告诉我,你要用来处理什么样的伤口,这样我才能对症下药。”
  “枪伤,中弹了。”齐华度言简意赅,他不想透露太多。
  伍莱自然也明白,也好,别人的事情他管不了,也不想多管,伍莱笑笑,“你等会儿,我先开个门,然后给你配药去。”
  十分钟后,伍莱把一包东西交给齐华度。
  半小时后,齐华度气喘吁吁冲回九零的屋子里,他把一包药物和一袋食品丢在床前,“解药,快给我。”
  九零扬扬下巴,“帮我打开药包。”
  “然后呢?”
  “消毒一下你的手,用那个镊子帮我把子弹取出来。”
  “什么?!”
  “然后再帮我把伤口缝上。”
  “我以为你会自己动手。”
  “我自己能动手我还要找你干什么?简直多余。”九零斜睨。
  齐华度:“……”
  “还想不想拿解药?还不赶紧动手。”
  这一刻,齐华度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比肖恩更加讨人厌的家伙。
  ?
 
☆、ACT 41
 
?  “齐华度……齐华度……喂死胖子!”肖恩大声唤醒趟在沙发上昏昏欲睡的人。
  “找死啊,看不见我在睡觉吗?!”齐华度猛地坐了起来,他最近很累,以前他每天只要在屋子里对着电脑干干活睡睡懒觉就好了,如今每天有2/3的时间要照顾病号,而且这些行动还都是背着肖恩他们悄悄进行的,齐华度实在劳心劳力。
  肖恩斜睨他,扬扬下巴,“我有话问你。”
  齐华度见他这么一副狐疑的样子,以为他察觉出自己平时的异常行为,心里略带不安,“你想问我什么?”
  “我放在柜子里的零食是不是你偷吃了?”肖恩眯起湖绿色的眼睛死死瞅着他,最近他发现自己的零食去得比坐火箭还快,每次买回一堆准备做囤货结果第二天就少了一大半,再过一天几乎被扫光光了,肖恩觉得纳闷,费南和拉辛格从来不吃零食,麦昆每天跟自己呆在一块,至于布冯,就算真的吃也压根儿没那么大胃口,最后就只剩下齐华度一个嫌疑犯了。
  “我哪有。”齐华度马上否认。
  “你还不认?”
  齐华度伸着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屋子里那么多人,你怎么就只责问我一个,他们也有吃啊。”
  肖恩冷哼,“其他人我全都问过了,费南和拉辛格没有吃零食的习惯,麦昆和布冯也不可能吃那么多,我以前两个礼拜补一次货现在两天就得一次,肯定是你丫把我的零食吃完了,还不认账?!”
  “不就是拿你一点零食嘛

《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密室困游鱼 by 墨宝非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