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脚秀认怂日常[剑三] by 南枝墨颠

时间: 2018-03-18 19:25:43

【抠脚秀认怂日常[剑三] by 南枝墨颠】小说在线阅读

抠脚秀认怂日常[剑三] by 南枝墨颠

  ======================================================================

  《抠脚秀认怂日常[剑三]》南枝墨颠

  文案

  唐盏第一天穿越到玄灵界,就因为点了易青歌的眉心痣被喊色狼。

  许久之后,她被人科普了轻点眉心痣就是求亲,她表示整个人都吓得腿色了。

  唐盏:我们看过了师父的黑历史、听说了你爹娘的故事、目睹了伪·师父的爱恨情仇、所以师兄你啥时候嫁给我【星星眼】

  易青歌:……

  男女主一路无虐偏甜,配角CP组不保证甜甜甜→_→

  正常12点更新,其他时间为捉虫

  食用指南:

  蠢作者私设哨向:向导=阴拾君,哨兵=阳明君,精神体=精神体,精神图景=神识海

  文章杂糅哨向设定和部分仙侠私设

  喜欢请收藏,谢谢小天使们

  作者的存稿文:

  影帝御用同人写手

  高人气影帝护妻撩人男主×影帝迷妹玛丽苏文写手女主

  将女独宠

  装疯卖傻小皇子×将门庶女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盏,易青歌 ┃ 配角:时心,时肆 ┃ 其它:剑三系统

  ======================================================================

  文章类型:衍生-言情-架空历史-小说

  作品风格:正剧

  所属系列:

  文章进度:已完成

  文章字数:111493字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被叫色狼

  唐盏开着她的秀萝号,在成都战场区等了半个多小时,死活不见她约好的队友上线。

  又盯着屏幕前秀萝剑舞了五分钟后,唐盏实在忍无可忍,开始在群里进行轰炸。

  【短腿秀萝】一位老母亲:@天才藏剑 @天才策策你们两个家伙去哪了,说好的渡劫呢?

  唐盏在群里艾特完她的这两个老队友之后,便插上了耳机,轻车熟路的进了队友藏剑的YY。

  YY语音里一个黄马一个紫马,但并没有什么声音。

  不出所料,这两家伙果然在这里挂机,唐盏又将刚刚艾特他两的话在群里又复制了好几遍,“有没有人在啊,在就吱个声啊,昨天约好渡劫,你俩有时间在YY挂机没时间上游戏??”

  唐盏说完后,语音里半天都没有人说话,唐盏都以为这些家伙挂着语音出去了,差点退出频道,耳机里却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别急,我马上上线。”

  对方说话模糊不清,间断还传来咀嚼东西的声音。

  “你去吃饭了?”唐盏问他。

  “是啊,狗策也去了,不知道回来了没。”

  “你俩是不是欠打,昨天跟我保证的好好的,到点就鸽我,啊?”

  唐盏已经从游戏里的好友上线提示看到,藏剑上线后天策紧跟着他的脚步也上了线,她游戏里想藏剑组队,嘴上调侃着:“一起下线吃饭,一起上线,你俩是不是弯了?”

  给里给气,前脚刚跟我说不知道天策,后脚天策就跟着你上线。

  那边藏剑刚同意唐盏的组队,后脚就把天策组了进来,耳机里传来对方调笑的声音:“都说策藏越给越强,你不想渡劫了吗?”

  “想!”唐盏及其狗腿的说。

  他们三个人是好几个赛季的老队友了,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打的策藏秀,不过这个赛季实在是配置疲软,他们都是先玩了强势职业之后,才回头给自己的本命职业打竞技场,虽然已经偏赛季末,但由于新出的散排系统,怕被野队友坑的三人依旧选择了组队的方式。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藏剑拿着队长,所以理所当然他去排队,唐盏便操纵着她的小秀萝在原地转圈圈。

  游戏界面里,小秀萝穿着唐盏给拓印的雪河校服头和粉色的秦风校服,在门派技能名动四方的趋势下,她的裙摆和衣袖随着转动飞舞着。

  唐盏烧着银/行/卡玩萝莉号,但大多数时间还是喜欢穿着校服的。

  大约半分钟,游戏界面跳出了窗口,唐盏一边点下确认,一边说:“这一把,打赢就渡劫,策藏秀永不为奴好吗?!”

  唐盏隐约听见了语音里天策的回应,天策的麦一向比较渣。

  这局是侍剑台,一个对策藏秀并不友好的地图,唐盏给队友刷了袖气,并且补上了持续便站在原地等着开始的倒计时。

  “完犊子,对面三爹队!”藏剑在YY里发出一声哀嚎。

  他说的不错,对面是霸歌歌的配置,新爹带旧爹,他们这种不算好的配置确实比不上。

  “万一呢?”唐盏心里不服输,总是希望对面是个玩爹职业的手残。

  “但愿吧……”藏剑蔫蔫地回答。

  战斗开始倒计时,5,4,3,2,1。

  唐盏按着鼠标和键盘,操纵着小秀萝一个敏捷的二段跳上了侍剑台的台子,她焦点着天策想要先给天策上好持续,毕竟天策在策藏秀里也算是个脸T了,却不想她的小秀萝却一路走到侍剑台中央的红鼓下面,然后一个扶摇加小跳,稳稳落在了红鼓的最上端。

  唐盏:???

  半秒后,唐盏对着语音大喊:“我鬼网三了!!”

  贴吧里关于鬼网三的故事不在少数,唐盏也看过不少,但亲身体验,这绝对是第一次。

  激动之余,唐盏果断用快捷键截图,一改先前的震惊,“我一定要去主吧开个故事贴!从鬼网三到我的基佬33队友!”

  唐盏足足等了快十分钟,也不见她的秀萝号从竞技场里出去,便忍不住问队友:“你们这么厉害的吗,十分钟对面都打不死你们?我号出不去竞技场了,我要不要小退一下啊……”

  语音里并没有人回应她。

  “卧槽,你两不会掉线了吧?”

  说着,唐盏将游戏界面最小化,用鼠标去点YY语音的界面。

  令人失望的是,她没能点开,不止如此,她的耳机里开始传来呲呲的电流声音。

  “靠,狗策你的破麦,我耳朵要聋了!”

  唐盏直接将耳机取下来摔在一旁,但是电流麦的那种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演越烈。唐盏直觉得汗毛倒立,浑身发冷,脑海里不断涌现出看过的鬼网三片段,她可不想成为第一个真正的鬼网三受害者!

  唐盏将游戏界面打开,她的小秀萝依旧站在红鼓上方转着圈,唐盏干脆的点上右上角的小红叉,确认离开游戏。

  唐盏很明显的看到自己的秀萝用出了技能感时曲终,停下剑舞并且面朝自己站着,这个秀萝的脸型是唐盏特别喜欢的一张血腥脸,眼睛是纯黑无神,左边眼角下面有一抹明显的血迹。而这张脸,此刻正紧紧的盯着唐盏。

  屏幕里的秀萝蠕动着嘴唇,并且冲唐盏咧出个笑,游戏恰巧在此刻关闭。

  唐盏刚刚松了一口气,又被一股暖黄色的光包围,唐盏以为是自己房间的灯开了,却又反应过来,大白天的她根本没开灯。

  那光芒实在晃眼,唐盏最后被晃的睡了过去。

  刺目的光芒过去之后,唐盏被带到了陌生的地方,半睡半醒之间,脑海里机械的电子音让她彻底清醒。

  【欢迎使用1140号时空跳跃系统。】

  不知道为何,那电子音被特地调成了小男孩的声音,带着莫名的亲和力。

  随着这句话的结束,唐盏的身体开始急速下降,她尖叫了一声,惊讶的发现自己先前竟然是在空中待着的,身上穿着自己秀萝的秦风校服,不过她没有镜子,如果有的话她就会发现,她的头发也被弄成了秀萝燕云套的样子。

  “什么鬼啊?!”唐盏嚎了一声。

  【恭喜宿主成功唤醒系统,剑侠情缘网络版三配置数据正在加载中,进度条10%】

  唐盏头朝下坠落,凛冽的风呼啸而过,直刮得脸颊生疼,眼角更是泛出生理性的泪珠,她怀疑自己会摔死在这个地方。

  【剑侠情缘网络版三配置数据加载中,进度条50%】

  【进度条80%】

  ——靠,这剑三的进度条有用没有,倒是读快点啊!

  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唐盏本能的觉得进度条必须要读完,毕竟剑三每次卡读条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进度条90%】

  ——要死了要死了!

  唐盏在心中哀嚎,她已经能看见地面了,这不知道有什么用的鬼进度条再读不完,她就要用脸着地,然后成为史上第一个被‘高空抛物’致死的剑三玩家。

  【进度条95%】

  唐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只希望自己的死相不要太难看。

  忽然,唐盏被一股轻柔的暖风所包围,下坠的速度也明显减慢,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腰下穿了过去,最终在胸前停下,她忍不住睁开一只眼睛。

  在空中横放着一把剑,剑身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青鸟图腾,那图腾自剑尖盘踞而上,最终汇聚到与剑柄相接的地方,那地方刻着两个字,大概是这把剑的名字。

  越歌。

  唐盏刚看清这两个字,就又被周围涌起的白光刺的闭上了眼睛。

  脑海里的声音再次响起。

  【数据配置成功,祝宿主旅行愉快。】

  ——所以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

  唐盏内心咆哮着。

  她双手扒着剑柄,双手承载着全身的重量,挂在了越歌剑上,这把剑也极有灵性,带着唐盏缓缓下落。

  唐盏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距离地面半米不过的距离,视线下方有个人,他穿着一件白衣,衣服袖口下摆领子几处皆绣着蓝纹,眉间点一颗朱砂,右手捏诀,琥珀色的眼睛好似闪着流光一般。

  唐盏直勾勾的盯着那人,直到她双脚沾地,越歌剑在空中划了一圈,插入了那人背上的剑鞘之中。

  “这剑,是你的?”唐盏指着他背后的剑,问道。

  “是我的。”

  “这么说是你救了我,谢谢你啊。”

  “无妨。”

  “哎,你这里这颗,是用朱砂笔点的吗?”

  唐盏走到那人身旁,伸出右手手指点在他眉心的那抹红上,她的手背上浅浅的浮现出剑三七秀的门派logo。

  “你干什么?”

  “你对大师兄做什么?!”

  两道声音同时传来,唐盏短暂的愣神,面前的人已经啪的一声将她的手从额前打掉。

  “啊?”

  眼角瞥见有人从旁边飞跑过来,唐盏还来不及惊讶,就被人一拳打在腹部,疼得她倒吸一口气,跌坐在地上。

  那人看唐盏跌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却还觉得不解气,撸起袖子似乎准备再来,却被旁边救唐盏的人拦住了。

  与其同时,脑海里系统的声音传来。

  【恭喜宿主触发无提示永久性任务‘美玉无瑕’。】

  【恭喜玩家遇见主线人物‘易青歌’。】

  【恭喜玩家触发任务‘解惑’。】

  ——所以说这两个哪个是易青歌。

  唐盏捂着肚子,艰难地从地上起来,这人下手可真重,疼的她要死。

  “你这个色狼,你还想干什么?”

  那个男子一副护犊子的样子,将另一个人护在身后。

  色狼?

  “谁是色狼?”唐盏指着自己不可思议的问道。

  她一个妹子,还是头一次被人喊色狼。

  “不是你是谁?”那人瞪他。

  唐盏突然就看清了他的眉心,本着就是死也要被好奇心害死的原则,指着他的眉心,问:“你怎么没在额头上画上朱砂,我以为你们这的人都这样。”

  那男子彻底被气急,眼见就要冲过来了,却被他身后的人阻止,“易师兄,你别拦着我,我今天就要让他知道,我们五蕴剑派是不好欺负的!”

  ——得,我知道哪个是主角易青歌了。

  【人物易青歌,好感度:陌生。】

  脑海中小男孩的声音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易师兄科普:眉心朱砂痣是阴拾君的标志

  蠢作者私设哨向:向导=阴拾君,哨兵=阳明君,精神体=精神体,精神图景=神识海

  ——

  虽然按照预想的开坑了,但是前段时间因为实习事多,存稿其实还是想多薄弱的orz,希望自己能够按时码字保持日更

  (*^▽^*)

  第2章 五蕴剑派

  这个系统还真的跟剑三一毛一样,连好感度都有。

  易青歌拦住了要冲向唐盏的那名弟子,“今日是月初的剑派大会,常师弟还是别在这浪费时间的好,师尊该等急了。”

  说完,易青歌已经先他一步走了。

  姓常的弟子在原地踌躇一番,还是碍于本月五蕴剑派的大会比较重要,决定先去参加剑派大会。不过他临走前从唐盏旁边走过,还不忘狠狠挖了唐盏一眼。

  唐盏被他揍的莫名其妙,此刻心里已经有些不爽了,却又因为自己实在没什么本事,也就只是在人家走后,做出几个鬼脸咒骂几句发泄情绪而已。

  五蕴剑派每月月初都会举行剑派大会,而每月的大会上基本只有两件事情,一是回顾整理上月本门派的事情,并且督促本派弟子练功,另一便是八卦下别的门派的事情,为整个玄灵界居安思危。不过这月倒有些特殊了,许久不曾与五蕴剑派来往的真元仙宗,其掌门人前些日子亲自赶到五蕴剑派,小住几日后明确表示自己会参加这月剑派大会。

  唐盏原本是对这些没有兴趣的,奈何她的系统一直在提醒着。

  【请前往参与五蕴剑派的剑派大会,并触发相应任务。】

  ——别人这么大个门派的大会,是我这种无名小卒想参加就参加的吗,如果我不去会怎么样?

  唐盏在心里说着,她试着和这个系统交流。

  果然,她立即就得到了回应,脑海里系统用小正太的声音,说着令唐盏浑身发冷的话。

  【绑定剑三系统后,宿主则被认为和游戏角色一样,如果做出违反规定的事情,则予以删除角色处置。】

  “要不要这么狠啊!”

  剑三里删除角色就相当于死亡了吧?而且究竟怎样才算是违反规定?

  易青歌和那姓常的弟子早已经走了,唐盏此刻想跟追上他们也是不可能的,但是她又被下达了违反规定就被删除角色的通牒,唐盏一时之间急的挠头抓腮。

  【宿主所有任务系统都不会干涉,系统只会在必要时提醒,并且提供宿主完成任务所需要的各项技能。】

  【并且宿主的身体已经适应玄灵界,手背上的扇纹就是最好的体现。】

  【神识海中可以看见‘游戏面板’,所有设置都与剑三绑定。】

  【祝宿主玄灵界旅行愉快。】

  这个小正太系统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唐盏听得最清的就是所有设置都与剑三绑定。

  如果真是这样,那是不是意味着她那PVP双修毕业的装备在这里都是能用的。

  唐盏心里一动,开始寻找系统说的游戏面板。

  系统提到了神识海,虽然她不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但从字面看来,应该是与人的意识有关,也许是意识汇聚的海洋呢?唐盏索性就地坐下,盘腿在原地打坐,毕竟剑三江湖上打坐是可以回血的,打坐作为剑三不可或缺的技能,也许能帮助她找到那所谓的游戏面板。

  唐盏在原地坐了五分钟左右,全身的耐心几乎耗尽之际,她终于看到端倪。

  一片漆黑中闪烁着零星散乱的星光,随着时间的推移,星点越来越多,宛若萤火虫一般聚集在一起,大批大批的星点在原地转着圈,最终聚成了一睹门的样子,唐盏朝着那扇门伸出手,她推开门的瞬间,那些星光哗的一声,像烟花一样炸开,消失殆尽。穿过星光组成的门扉,由唐盏推开门的那只手开始,一道白光流星一般快速向四周散去,将周围映的耀白。

  白光过后,唐盏总算看清了这里。

  这地方也就一间屋子的大小,里面空荡荡的,除了长了些杂草,并无其他。

  唯一的安慰便是唐盏找到了‘游戏面板’。

  她入眼所见的便是位于视线最底部的技能栏,里面放的都是七秀技能,并且按照她玩游戏的习惯,改好了所有的快捷键。右侧下方是背包、人物面板、宠物等等,左侧没有了聊天界面但是多了一目了然的人物好感度,此刻只有一个易青歌的名字孤零零的在哪里。

【抠脚秀认怂日常[剑三] by 南枝墨颠】(本页完)

《抠脚秀认怂日常[剑三] by 南枝墨颠》上一篇

[日剧同人]其实并不在乎你 by 八满--预览

  [日剧同人]其实并不在乎你

  文案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男人?

  35亿

  还有5000万

  ======须知======

  同名日剧同人,除了出现剧中的人之外,基本和元剧情没有任何关系

  差不多就是顶着名字的原创故事,可以看做是平行时空之类的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日剧

  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381466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林弥生,渡边凉太 ┃ 配角: ┃ 其它:189的柴犬想要吗,其实并不在乎你,日剧

  作者:八满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1

  小林弥生看了眼时间,从堆积成山的纸箱里钻了出来,穿上正装外套,拿起包之后,就急匆匆出了门。

  今天是她接到调任后,去会社的第一天。

  小林弥生,二十七岁,曾在D cross的关西分社任职四年,是一个颇有天分的室内设计师,擅长店面设计和住家设计。她是海归出身,在大阪的四年里带着自己的团队拿到了国际大赛金赏,在社内是名颇受瞩目的年轻女设计师。

  在一个月前,小林因为个人原因申请调职,被火速移到了东京本社。这也是她小林弥生为什么要从一个满是纸箱毫无设计感的公寓里急冲冲地跑出来赶电车,而不是在一个很有品位的精装屋中不急不慢地出来开车通勤的原因。

  昨晚,小林和来东京送她的组里的人在附近的居酒屋里办了迁居会,虽然在她看来他们只是想找个借口喝酒,但大家还算是喝得尽兴,以至于她早上醒得晚了,只来得及梳洗换衣完就立刻出门。

  从车站出来,小林看了看腕上的表,时间比她预想的要宽松许多。小林放慢去会社的步伐,沿途除了写字楼之外,还有许多装潢精致的饮食店,她在一家名叫乌萨的店门口停下了步子。尽管没有宿醉的浑身难受,小林的胃在灌了一路的早春冷风后,开始提出了抗议。

  小林抬脚转了个方向,推门进店。

  店中的装饰透出十分明丽的美式风格,小林在座位上打开菜单,果然是清一水的美式早餐。她想到了店名,USA,心中狂敲桌爆笑地大喊一声轰嘛呀。

  小林弥生曾经在法国留学五年,一人独住但不善料理的她,在那五年间几乎不是蹭打工的店里的早餐,就是找一家咖啡馆简单解决。在那里,大多数她认识的法国人在怼完英国人不懂料理之后就开始怼美国料理没品位,但对于小林来讲,她一个日本人怎么吃都是些炸完烤、烤完炸的洋食。

  对于她来说,料理大概也就分成和料理、洋料理、中华料理。

  小林点了一个和风吐司配上黑咖啡之后,就合上了菜单中,眼睛在店里的客人上转了一圈。

  这家店的店面不大,一共摆了七张桌子。靠着店门口的玻璃墙各放了一张,没有人坐;店内有个半开放的厨房,使顾客可以从座位上看到主厨在料理,与厨房相对的那面墙间隔着放了三张桌子,一张她坐着,一张看起来像是个喝到早上过来填肚子上班的大叔上班族,最后一张靠着墙角坐了个看起来十分弱气的眼镜男;剩下的两张桌子并排摆在一起,在店面的最里面,一对打扮靓丽的女白领在低声且兴高采烈地聊着什么。

  小林点的餐到了,她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安安静静地吃饭,想着还醉熏熏的上班族,心中庆幸自己的酒量好,不会醉成他那个样子。

  小林吃完之后,满足地擦了擦嘴,就拿起身旁的包和桌上的小票去收银那里结账。店里客人没有增加,现在似乎是早餐的晚班,之前的白领闺蜜正在结账,后面排着眼镜男,小林自然而然排到了眼镜男的后面。白领闺蜜结完账之后,手挽手地离开,眼镜男向前一步,刚掏出钱包,横里就冲出个人来,一把推开眼镜男,站到了眼镜男前面。

  小林正低头从手包里翻钱包,猛然觉得右脚一痛,抬头就看见眼镜男越来越近的后脑勺。小林今天穿的是双没什么跟的鞋,被身前的高个眼镜男踩了一脚仍旧站的很稳。她反应迅速地收回自己左脚,免于眼镜男后倒踩她两只脚的悲剧,同时抬起胳膊撑住个头高大的眼镜男后背,避免他砸到自己身上或者摔到地上。

  在扶稳了眼镜男之后,小林甚至还有闲心吐槽眼镜男因为重心太高,势能挺大的。

  “啊,对不起,十分感谢您,真是对不起。”眼镜男被小林扶住之后,像是开启了开关,立刻站到一边,拘谨地向小林不停地弯腰道歉,他双手提着公文包,像是个巨型柴犬一样,充满歉意地看着小林。

  “啧,站在这里碍事的小子,好好恳求对方的原谅!”刚好结完帐的醉醺醺大叔,一边将自己的钱包放回到裤袋中,一边不客气地开口道。

  小林看着眼前的情况,也猜出了是这个醉醺醺大叔插了眼镜男的队,导致了她被无辜殃及。

  小林弥生本人相信这个世界上是弱肉强食,所以一般对于他人间的争端,谁被谁欺负一类的,从来都是束手旁观的。但是小林动了动像是被数万根针不间断扎着的右脚,她更信奉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对着始作俑者的醉醺醺大叔,小林眯了眯眼睛,阴恻恻地开口:“你……”这家伙,想去道顿堀里做浮游生物啊!

  小林想到这里不是大阪,在无辜人的店里动手不好,也就改口,“明明插队在先,请不要反咬一口!”

  “不识抬举的女人!我可是再帮你说话,真是晦气!”醉醺醺大叔看向小林,面上带着怒气。

  “既然您这么说,我就报警吧。这店里有摄像头,您之前的举动想必也都拍了下来,加上您现在仍旧一身酒味,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到时候我们再说吧。”小林拿出了手机,做出要拨号的姿势。

  “哼,我赶时间,不跟你们一般见识。对不起!”醉醺醺大叔留下一句虚没什么诚意的道歉,脚底抹油地离开了店里。

  “这位客人……”

  “那个……”

  站在收银台前的店主和眼镜男同时开口,小林看向两人露了一个笑脸,收回手机,“我只是不想让他过分。”

  “啊,多谢您。”店主松了口气,客气地感谢了小林没有真的叫警察。

  小林不置可否,她也不想找条子解决事情。

  “那个,谢谢您。”眼镜男再次开口感谢。

  “感谢就不用了,我也不是为了你,是那个人做的太过分了吧。”小林指了指收银台,“你要结账的吧?”

  “啊,是的。”眼镜男照着小林指的方向转了身,将小票和现金递给了店长。结好帐后,没有立刻就离开,而是站到旁等身后的小林。

  小林结好帐将找回的零钱投到捐款箱里,转身看见在一旁等她的眼镜男。她顿了一下,扯了个笑脸之后,就和眼镜男错过眼神,抬步向店外走去。

  她看错了,这个眼镜男与其说起来是个大柴犬,不如说是个funiang funiang的史莱姆。

  “那个,请问你的脚没事吗?”眼镜男在跟着小林身后出了店门之后,开口问道。

  “姑且没什么大事。”小林转身看向对方,见眼镜男要开口,继续说道,“不然这样吧,你留个名片给我,我之后要是觉得脚有事,就会联系你索赔。”

  小林的话,明显是属于关西玩笑话,但她忘了这里是大半人都很无趣的东京。眼镜男听了小林的话,脸上浮现一个开心的笑脸,“好的,如果有什么事,请务必联系我。我当然希望您没有事,但也请告诉我,让我安心。”

  眼镜男很好懂,只要他有表情,就能知道他在想什么。小林对眼镜男的言下之意没有兴趣,但礼貌地收下了对方的名片,夹到手帐里,并且故意抬高胳膊露出腕上的手表,“好的。诶呀,都这个时间了,您一定很赶时间吧,我快迟到了,先不和您聊了。那么,再见。”

  小林做出急匆匆的样子,选了一条和眼镜男相反的路,虽然这条路和会社的方向相背。告别眼镜男,小林回头看了几次,刚好碰到对方也回头看她,直到看不见人影之后,小林又等了一会,才急忙忙地向会社赶过去。

  这一次能用的理由也只有路不熟了,小林感受了下自己刚刚欺骗了颗少男心也没有痛的良心,这么想到。

  既然会说婉转话,那么也该懂什么是放置play吧?

  2

  小林勉强压着线到了人事那边。在被带着熟悉了社内的设施之后,小林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D cross算得上是业内的大手公司,公司的业务线也很广,除了有负责现场软装和硬装的施工团队之外,它自身的设计团队和业务团队也完全分开。所以在小林弥生申请调职之后,能够很快得到反馈,实现调职东京,除了她本人的强烈要求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离开,整个团队的工作也不会受到大的影响。

  换言之,刚刚来到本社的小林除了挂名设计部的职位之外,一时还不会有案子到她手里,简直是绝佳的摸鱼机会。这是小林在进竹山总监办公室之前的想法,而从办公室里出来之后,她手里就多了份资料。

  “弥生酱,记得星期五的时间空出来哦,大家会为你举办欢迎会的。”美人总监挥手送离小林。

  小林回了自己的办公是刚坐下来,还没来得及翻开资料,就有人敲响了她的门。

  “请进。”小林应了一声,随手打开桌上的电脑。

  “打扰了。小林老师,您好。我是担任您的助理的一重,一重浩介。”推门进来的是个面容青涩的男孩。他面相看小,看起来就是个刚刚步入社会的新人。

  “你好。我是小林弥生,请坐。”小林抬手示意对方坐下,转眼看到电脑要输密码,又开口问道,“一重君,你知道这台电脑的密码吗?”

  “啊,是的。公司设定了统一的密码,您不知道吗?”一重刚在小林的对面坐下,听了她的问题,就急忙忙的站起来,绕到小林身边一边敲密码,一边问道。

  “不知道,对不起啊。”小林一脚蹬地坐在椅子上向后一滑,给一重腾了地方出来,但是好巧不巧小林用的脚是早上被巨型眼镜男重伤了的那只,一阵酸爽的感觉让她说话的语气也重了不少。

  “十分抱歉,是我问了个奇怪的问题。”一重听了小林的话,看着对方黑下来的脸连忙道歉,整个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不不不,是我过分了。”小林看了看着一重的样子,怕这孩子一紧张再踩上她一脚,造成二次伤害,一边坐直身子把脚收到办公椅下面,一边安抚对方,“请放心,穿着呢!*1”

  “你先坐下吧,我是想有些事情想要拜托你,也想和你聊一聊。”

  “啊,好的。”一重听了小林的玩笑话,感受到了一种被击沉的尴尬感,同时那种无措的慌乱也被冲淡了。

  “一重君,你入社多久了?”小林拿出自己的手帐,把里面的名片当作书签夹在前面的日程上,翻到后面,拿出笔开始边聊边写。

  在室内设计师行业里,新入行的人都是从助理做起,从助理工作中开始接触这个业界,可以说新人时担当的设计师算得上是他们进入业界之后的师父。从小林的角度来看,她也希望能够了解自己助理的水平,才能够合理的分配任务。

  两个人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对话,算是大概完成了是初步的相互了解。

  “一重君,你之后帮我联系一下这个案子的客户,在这周帮我预约一次碰面。还有东京的建材价单也给我准备一份,另外明天你要和我去现场看一下。”小林将和一重聊天时翻完的资料递给了对方,“麻烦你了。”

  “好的,小林老师。”一重接过资料之后,也就起身告辞。

  小林目送着一重离开了她的办公室,转而将心思放到了电脑上。登进员工系统之后,小林开始查看这次案子的相关资料。

  这次案子的对象是位于馆山的二十年筑龄的别庄,客户是一对预定在明年结婚的夫妇,主要任务是对房屋内部进行改建再设计。

  小林沉心到工作中,在一周的时间里,带着一重去了现场,然后和客户碰了面,基于对方的生活习惯和喜好商讨出初稿的方案。总得来说,她忙了起来,说不上昏天黑地,但也把那个被她当作书签的名片主人忘到了脑后。

  而那个被放置的人,在这段时间里,看到陌生号码总会立时接通,却没有等到他想等的人。

  所谓一次照面是偶然,两次相遇就是缘分了。

  星期五,小林带着一重从千叶坐电车回到公司打卡之后,赶到了美人总监发给她地址的居酒屋。

  一进里面就热浪滔天,会社里的人来了差不多有近二十个,坐了两桌。小林一眼看过去,大部分都是设计部里的,剩下几个眼生的里面还有个看着眼熟的眼镜男。

  “弥生酱,你来晚了。”小林走到美人总监那桌,美人总监笑眯眯地说着,递给了她被倒满的啤酒。

  “抱歉抱歉。”小林接过美人总监递来的啤酒,一口闷了,在留给她的空位那里坐下,放下手里酒杯,顺便脱下身上的外套挂到身后的椅子上,“我去努力工作去了,总监、大家,饶恕我这一回吧!”

  虽然这场聚会的名义是小林的欢迎会,但是哪里都不缺要找借口喝酒的人,小林进到居酒屋里的时候,大家也基本都有些微醺,兴致都很高。

  “嗨,话题翻页。”美人总监两颊泛红,但是眼神看着十分清醒,微微抬高自己的声音,“大家,注目!这位是这一周从关西分社调职过来的小林弥生,小林君是关西的ACE,创意、能力都很强,小田原君要有危机感哦。好了,我们大家举杯!”

  美人总监调侃了句坐在自己左手边的小田原真吾,就举起酒杯。

  “欢迎来到东京本社!”其他人也跟着美人部长一起举杯,齐声说道。

  “谢谢!”小林也举杯回声。

  整个欢迎会就此进入高潮,小林拿着杯酒挨个的和同事们碰杯喝。小林的酒量天生很好,在和组里的人们一起喝酒的时候也从来都是她把那群人喝的妈都认不得,等小林最后喝回美人总监那桌的时候,就已经剩不下几个人了。

  小林再点了瓶啤酒,拿着杯子到了小田原身边。

  “小田原君,你好。我是小林弥生,请多关照。”小林拿着自己的酒杯举杯和小田原碰了一下,一口闷了,“请不要在意竹山总监的话。我看过小田原君的一些作品,深感受益匪浅,我还有许多地方值得向小田原君学习!”

  “哪里,小林桑的确才华横溢。”小田原带着客气的笑容回道。

  小田原真吾这个人外表帅气,看起来也是副温和的精英样子,但小林总觉得这个看起来耀眼的同事更适合边穿着王子装,唱边跳来段“tale as old as time,ture as it can be——”*2。小林觉得自己没有把他当笨蛋看的意思,也就只能当作是抑制不住自己体内流淌的关西人血液的关系。

  小林压下自己的吐槽欲望,和小田原来了段商业互吹,双方又互相干了几杯酒。结束和小田原的商业互吹之后,小林将目标转向小田原身旁有些眼熟的眼镜男,他是小林一轮敬酒的最后一个对象。小林仍旧没有想起来,这个让她感到十分眼熟的眼镜男,就是造成她右脚上的青紫过了三天才消下去的那个人。

  “渡边君,你好。我是小林弥生,请多关照!”小林举起酒杯碰了下渡边手边的酒杯,小林在一开始去找一重喝酒的时候,就问了所有她不知道名字的人的姓名和部门。她现在没有半分醉意的大脑里清楚地记得,渡边凉太,总务部,和小田原是好基友。

  小林还没有抬起酒杯,就被渡边伸手轻轻摁住了手腕,“小林桑,不要再喝了。你已经喝了四瓶了,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

  “请放心,”小林说完这句话,想到上次这个梗在一重那里冷场了,就同时换了拿杯子的手和嘴里的话,“没关系,没关系。”

  说完之后她就直接喝了杯子里的酒,小林看着对方担

《抠脚秀认怂日常[剑三] by 南枝墨颠》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抠脚秀认怂日常[剑三] by 南枝墨颠》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