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同人)执子黑白 by 锦瑟依然

时间: 2018-03-18 19:35:08

【(剑三同人)执子黑白 by 锦瑟依然】小说在线阅读

(剑三同人)执子黑白 by 锦瑟依然

 
 
 
书名:[剑网3 毛莫/毛毛雨] 执子黑白
作者:锦瑟依然
 
这是一个没有玩过剑三也能看得懂的故事。
江湖险恶,正邪之分自古难以言说。真情之中正邪显现,争斗之中正邪难辨。
唯有浩气盟与恶人谷豪杰并起,各霸一方,静候天下热血英雄!
正邪两立,天地不容又如何?
“我莫雨爱便是爱了,世人容或不容,与我何干!”
“若你们敢伤他分毫,纵是死,我也要让这天下陪葬!”
“我行我道,身正无邪,谈何不容!”
“穆玄英爱上了这个人,无关是非黑白!”
PS:此文乃一个剧情小白所写。内容并不是原版游戏剧情,是参考了部分剧情然后改编的。内容含有原创成分,请剧情党的各位大大手下留情。
PSS:文中设定莫雨年龄为22岁,毛毛20。
 
内容标签:强强 游戏网游 年下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雨,穆玄英(毛毛) ┃ 配角:肖药儿,可人,王遗风,月弄痕,莫杀,谢渊 ┃ 其它:剑网3,剑侠情缘,毛毛雨,网游,武侠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重修完毕~之前看过文的亲如果看到这句话~愿意重温的可以再看一遍~思路会清晰一点【大概_(:3」∠)_
PS~记得回帖~                        
  【第一章】
  初一,新月当空。
  在恶人谷里有这样一间石室。四壁没有门窗,石室上方的正中有一个细小的洞口。透过从洞口钻进的月光,隐隐可见石室的角落里摆着一张石床。石床之上,及臂粗的铁链禁锢着一个男子。他穿着一件领口极低的暗红色底衣,外罩一件白色敞襟外衫,外衫的领口处接着一圈雪貂毛。男子将脸埋在领口的雪貂皮里,乌黑的长发瀑布般泻下,看不清面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哼……”一声闷哼自男子的嘴角漏出。突然,他猛的侧过脸来,乌黑的长发散开。苍白色脸,额上鲜红色的图腾在黑暗中诡异的刺目着,最让人心悸的是,那一对睁开的瞳孔流转间竟是血一般的暗红色!
  “啊……”男子发出了含糊的吼声,双手拼命挣扎着想要挣开禁锢。密不透风的石室将锁链清脆的声音和男子吼声放大了数倍,听起来让人觉得十足的惊悚。
  不知持续了多久,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石室的一面墙突然发出了轰隆隆的声响,紧接着,墙面裂开,一个身着紫红色衣衫的少女迫不及待的从裂口中进入了石室内,一缕烟一般奔向了石床。
  她迅速用钥匙卸下了男子身上的锁链,然后拿着浸湿的手帕细细的擦拭着男子的脸。
  男子此时毫无声息,全身像是被水浸泡过一般,而他额上那让人心悸的鲜红色图腾却再找不到踪影。苍白的脸,高挺的鼻梁,长而浓密的睫毛在眼底投下淡淡的阴影,容貌竟是少有的俊美无俦。
  少女擦着擦着,一滴泪忍不住从早就泛红的眼眶滚了下来,堪堪落在男子光洁的额头上。男子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长睫轻颤着,一点点挣开了眼睛。他的眼睛一点都不若夜时那般可怖,相反,乌黑的瞳孔风华流转,透出绝代风华。
  他皱着眉,轻眨了眨眼,焦距定格在了身前无声啜泣的少女身上,叹息般地唤了一声:“小惜……”声音响起磁性有些沙哑,在这静谧的石室中带着穿透人心的蛊惑。
  名唤小惜的少女听得这一声轻唤,像是惊醒了一般,止住了啜泣,绽出一抹笑颜,“少爷,您醒啦。”
  少爷一向待她极好,言语间也没有什么主仆的生分。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男子看着小惜僵硬的脸,叹道:“你要是不想笑就别笑了,比哭还难看。”
  “我这不是……心疼少爷么……”小惜闻言,扁了扁嘴,说了一声:“我去给少爷准备沐浴。”紧接着一溜烟跑了开去。
  小惜刚走,便听得石室外传来守卫们的声音。
  “见过谷主……。”
  “嗯。”随着一个威严的声音,一名俊美的中年男子踏进石室。在看到石床上男子扶着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身影时,快步走上前去把他按住。
  “谷主……”男子刚想说什么,便被男子打断了,“小雨,你再睡会儿吧,有什么事等你起来了再说。”
  原来石床上的人是恶人谷的少谷主,外人称之为小疯子的莫雨,那后来的男子便是恶谷之主王遗风。
  莫雨被称为小疯子,自然是因为他体内的狂性。当年他被王遗风带进恶人谷之时,只要受到刺激便会发疯,发起疯来是见谁砍谁,喜怒无常,于是恶人谷的人私下便给他起了个小疯子的称号,这称号久而久之也就传了出去。
  后来才知道他体内与生俱来的狂性是一种会遗传的剧毒,无药可解。好在王遗风的独门红尘心法可以克制他体内的毒性,便传授给了他。但这心法虽说可以压制却不能根除,每月新月之时还是会发作。发作之时,如若不嗜血,便要忍受非人的痛苦。
  为了不伤及无辜的恶谷弟子,莫雨便在谷中修建了这样一间石室,每到新月之时便进入这间石室里,让他的贴身侍女小惜把自己锁在石床之上。
  这件事知道的人只有王遗风和小惜,门外的守卫也好,谷中的弟子也罢,都只当这是红莲心法的修炼之地。
  “这次的事情交给我处理吧。”莫雨淡淡道,眼中暗藏着杀意,让人觉得石室里的温度一下子低了起来。
  王遗风看了看他,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便离开了。
  事情发生在两天前,恶人谷大门前放了十几口棺材,这棺材里的人都有两个共性:一是都死在龙影剑下。江湖人皆知,这龙影剑是小疯子莫雨的兵器;这二么便是这些人都是曾经和恶人谷有过冲突的正派人士。
  帮人便是为了这个到谷中求个公道。
  但此事却并非莫雨所为,如此大规模的栽赃陷害显得有些耐人寻味。
  目送王遗风离开之后,莫雨便坐在床上微低着头,思考着背后的目的。不过这显然是一连串阴谋的开始,目前他们所得知的资料太少。
  由于体质的原因,莫雨的肤色比正常人要白皙很多。此时乌黑湿润的长发贴在他白皙的脸侧,高挺的鼻,长而浓密的睫毛勾勒出完美的轮廓。小惜进来时看见莫雨的侧脸,禁不住恍了神。半晌后,莫雨微微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才惊觉自己看着少爷发了不短时间的呆,面上不觉绯红一片。
  “请少爷沐浴。”小惜默默吞了一口口水,心说自家少爷真的长得太好了,不知会有多少姑娘想要以身相许,紧接着,头上便挨了一记爆栗。
  “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莫雨看着她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小惜,就是什么都写在脸上,单纯可爱的紧。
  她发出一声痛呼,刚想抬眼瞪他家少爷,目光上抬时恰好对上了少年形状较好的腹肌,不由又愣了一下。虽然伺候少爷时日也不长了,可是……少爷当真是……
  她这么想着,头上又挨了一下。
  “哎呦哟我的少爷,您再敲下去就没人伺候您了。”她终于回过神来了,不满的瞪了莫雨一眼,迎上前去服侍莫雨沐浴。
  “小惜……”莫雨浸在水里,闭着眼问着身后在打理他长发的少女,“你有多久没出过谷了?”
  “出谷?诶,小惜从三岁起被谷主所救,到如今从未想过要出谷。”少女一面顺着莫雨的头发一面说道:“所有要珍惜的人都在这谷里了,小惜觉得很开心。”
  莫雨闻言,并没有说话,唯有那微微颤动的长睫透露出他心底些许的震动。
  珍惜的人……
  他最最珍惜的那个人,不知是否还挂念着他……?
 
☆、第 2 章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修改完毕!                        
  【第二章】
  恶人谷正殿内,十恶聚齐。
  王遗风斜靠在椅子上,听着下面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在王遗风的右手边,一名男子负手而立。
  男子齐腰的长发并未束起,俊美的面容上没有表情,却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场。霸气天成。
  男子便是莫雨,人前喜怒无常的少谷主。
  “少谷主,您犯不着亲自去啊。那些个狗屁的正派人士摆明了的栽赃,我们又何必费口舌跟他们扯淡!”
  “也不能这么说。话是要说清楚的,咱不能平白无故给别人背黑锅……”
  “行了。”王遗风揉了揉有些疼的头,最终说道:“既然少谷主心意已决,你们也不用再说了。明日我与莫雨便动身去洛阳,都散了吧。”
  话已至此,下面的人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说了些一路小心之类的话便都走了。
  莫雨看了看有些疲惫的王遗风,径自走到他身后,伸出双手开始按摩他的太阳穴。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王遗风露出疲态,他便会默默地站在他身后帮他按摩。要说王遗风对莫雨来说代表什么,莫雨自己也说不清楚。说是师父,王遗风从未把他当做徒弟看待,莫雨也只唤他谷主。说是上属于下级之间的关系,却又不单纯是命令和服从的关系,王遗风带他。唯一知道的是,他莫雨这一生,若不是因为王遗风,断活不到现在。这种关系,或许用亲人来形容更为合适。
  那么那个人呢,他把那个人又当成是什么呢?
  按摩着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王遗风闭上的眼因为这个停顿微微张来来,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王遗风止住了他在按摩的手,把他拉到面前看着他道:“其实,你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为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就算拼了命也值得。最后呢?逝去的终究是回不来了……”他缓缓的说着,而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自嘲般笑了笑,“我只是希望你不再重蹈我的覆辙,说起来倒是自私得很。”
  他知道莫雨这些年来心里一直在惦念什么。这些天外面传出消息说那人有难,他知道莫雨一定回借这次出谷的机会做些什么。
  莫雨微微垂着头,安静的立在王遗风面前,没有说话。垂在身侧的手,在谷主看不见的地方握得死紧。
  虽然他和那人早已殊途,虽然他知道他们再回不到当初,但他就是……割舍不下……他自己也说不清这种悸动的情感究竟是什么,只是听到他有难的消息便无法克制。
  次日清晨,王遗风便携着莫雨出了谷,往洛阳的方向驶去。
  驾车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名唤莫杀。莫雨进谷后一直颇受他的照顾,于是便趁他为“莫叔”。
  宽敞的马车里,王遗风坐在右侧,手中握着一本卷轴在思考着什么。而莫雨斜倚在左侧,清风拂过,乌黑的长发四散开来,白皙修长的手托着腮望着车窗外,想起昨日小惜求了她一整晚,他都未尝应允带小惜出来。临行前那孩子扁着嘴一句话都没说,却是细细地替他打理了整整半个时辰的衣装。这么可爱的姑娘,必定是要找个好人家嫁了才好。
  一行人行至洛阳,在一间客栈安顿下来。
  客栈内庭被建成四合院一般,院子正中种着一棵老枫树,时值初秋,火红的枫叶在枝桠上铺展开来,艳丽非常。
  倚在门口的栅栏上,往着红枫静静的出神。
  记得那年红枫飞舞间,那人就在他面前纵深跳下了山崖,自此形同殊途,再不会有人跟在他身后,扯着他的头发叫他小雨哥哥了……

  他想见他。
  只可惜,这次的消息却不知道什么愿意,传到他那的时候便只剩下了只言片语。他只知道那人有难,至于原因,地点,他一概不知。以他的能力本应是不可能查不出来的,除非……
  莫雨突然想起临行前一晚王遗风跟他说的话。
  ——逝去的终究是回不来了……
  ——我只是希望你不再重蹈我的覆辙,说起来倒是自私得很。
  难怪。
  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得不到想要的信息,原来是王遗风。想通了这节,他并没有觉得气愤,只是有些心疼。他实在想象不到王遗风究竟经历了多大的痛苦才会如此惧怕他重蹈覆辙。但莫雨实在无法置那人不理。
  他深吸了一口气,莫雨转身推开了隔壁的房门。
  “谷主,我……”
  莫雨话还未尽,王遗风便停下了喝茶的动作,叹道:“你终究还是没能忘得了他。”静默半晌,恶谷之主抬眼,将手中的茶盏往身旁的矮几上重重一放,看着那个低着头立在他身前的男子,“莫说我不知。就算我知道了又如何?他早就不是当年的毛毛了,而是穆玄英!大名鼎鼎的浩气盟少盟主,你又拿什么身份去见他!”
  “那又如何?我只当他是稻香村的毛毛,他只当我是他的小雨哥哥,又有何不可?”男子抬起脸,平静的注视着王遗风,言语之间有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脆弱。连他自己都不明白,这一番话是说给谷主听的抑或是在蒙蔽自己。
  “你……”王遗风忍不住抄起手边的茶盏往地上一摔,“执迷不悟!”
  王遗风看着眼前那依旧直挺的身躯,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怎么了这是?”瓷器碎裂的声响引来了外面在吩咐事物的莫杀。他打开房门,看到着对峙的一大一小,有些摸不清头脑。他赶忙上前去把莫雨扯出房门,边走边道,“好了谷主好好休息,明日还要去见那些个王八羔子呢!”关上眼前的门,莫杀转头去看还沉着脸的莫雨,心想这死孩子臭脸摆给谁看呢,刚想出口骂他两句,莫雨甩开他的手掉头进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摔上了门。只留着莫杀独自呆愣在原地。
  “哎,一大一小都难伺候。”莫杀小声嘀咕了两句,认命地继续去吩咐事物了。
  谁知这一大一小的怒气一直持续到了次日。本想责难恶人谷的浩气盟众人在谷主和少谷主的低气压之下,竟被压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咳咳,”主座上的男子,他伸手略微整理了一下袖口,眼神不经意扫过堂下众人,让人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仙风道骨,不怒自威”这几个字。
  浩气盟副盟主张桎辕,头号伪君子一个。莫雨在心下暗想。
  “此次浩气盟损了十几名兄弟,还望贵谷给个解释。”张桎辕地言语中带着冷冽。
  “我已经说过了,人不是我杀的。”莫雨淡淡的环视了一圈,眼底透着些许轻蔑,“那凶手一手龙影剑使得不及我莫雨十分之一,莫雨不曾想贵盟的眼力竟是如此让人抱歉。”莫雨正在气头上,一句话说得尖酸刻薄半点情面不留,逼得下面浩气盟众人怒火丛生。
  “你欺人太甚!”一名为首的浩气年轻男子,自人群中怒吼一声,道:“我浩气向来宽宏大量,可如今你莫雨疯狗一般狂吠也怨不得别人叫你小疯……”那人话还没说完,莫雨纵身跃至他面前,未束的长发四散开来,长剑翻飞带起一道红光,那人便倒在了地上断了气。
  “好好看看,这才是龙影剑。”莫雨说完,施施然离开了大厅。待众人反应过来之时,早就没了那少年的身影。
  这一边,莫雨逃也似地离开了大厅。
  在看到方才那人嘴脸的那一刻,体内疯狂的血液开始叫嚣着,额上的鲜红色图腾开始若隐若现。
  他不会记错的,那一年带着人在悬崖边逼死毛毛的人,就是他!刚才的一瞬间,管他什么浩气恶人,他只想出手将周围的所有人全部撕裂!
  血红的眸色逐渐展现,莫雨颤抖着伸出手捂住双眼,拼命遏制住体内翻滚的魔性,施展轻功一路狂奔,不知不觉便离开了洛阳城。待到他清醒过后,才发现,他竟然不自觉的走到了一道悬崖边,火红的枫叶落了他满身,一如当年。?
 
☆、第 3 章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修完~~~                        

【(剑三同人)执子黑白 by 锦瑟依然】(本页完)

《(剑三同人)执子黑白 by 锦瑟依然》上一篇

(HP同人)HP被迫的情事 by 花落自缤纷(上)--预览 《HP被迫的情事》 作者:花落自缤纷
 
文案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凯站在风雪交加的门外对他说:“我求你。”西弗没有说话!他没有想到在未来的日子里,会无数次那么卑微而狼狈的跪在地上对他说:“我求你。”
哈利把德拉科重重的践踏在泥里,曾经那么高高在上的他在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都不曾说过一句:“我爱你!”他说:“我求你!”后来哈利在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千百次的对他说:“我爱你!”他看着他说:“我求你……不要来爱我。”在那些逝去的最美好的时光里,我们爱着彼此却不知道……直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
罗恩不知道一段爱情修成正果到底需要多久的时间,也不知道要付出多少东西,他卑微到尘埃里,换不来塞德里克一个另眼相看。塞德里克从来不知道有一个人爱他愿意为他付出灵魂,而当他知道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从地狱的尸山血海里爬出来,如同杀戮的王者,高高在上!而他……再也没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内容标签: HP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〆
    
    第1章  蜘蛛尾巷的宿敌
    
    天色蒙蒙淡淡,夜幕压下来,沉重灰暗,蜘蛛尾巷被翻滚的乌云推进掩盖,窄小肮脏的巷子里阴暗的光线也瞬间被融进了黑暗!末日降临一样的气候,大街上早就已经没有人了,只有垃圾堆上的塑料袋在嚣张!但是下一刻就被大风一巴掌拍得打了无数个滚,从垃圾堆吹向了蜘蛛尾巷的贫民窟里!竹竿子上的老旧衣服在做无谓的挣扎,直到被忙的昏头涨脑的妇人收进去!
    黑色垃圾袋被吧嗒一声黏在了墙上,还没掉下来就往上面升起来,然后啪!黏在了一个脑袋上!这脑袋说大不小,油腻腻的头发就像是刚洗过还没擦过一样,耷拉在脸上!那脸实在是不敢恭维,不是说不堪入目,而是那脸上的眼睛实在深不可测,深不可测放在一边,更重要的是——那眼睛里竟然带了那样的怨毒,挥之不去,让黑夜大军都在这样的黑色里退却!
    李凯站在窗口,身体探出窗外,揪着那些衣服,赶在大雨降临前把衣服都收了进去!
    这个家里没有大人!只有一窝子肮脏的乞丐和老鼠!这里做主的是李凯!能做主的也只有李凯。他的家里,收留这些乞丐,给他们一碗洋葱汤就是他最大的仁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可是如果他不做的话,这些乞丐……在这一场大雨后,只会冻死在这样的冬天!雪都埋了膝盖!
    衣服没干,硬邦邦的都不能叠起来,好像钢板!
    被他架在了壁炉上,只不过壁炉里根本就没有碳!还没缓过神来的,也可以说是被冻得还没有把知觉找回来的乞丐抱在一起,身上盖着家里唯一一条臭烘烘的被子!带上李凯一共七个人!
    李凯找遍了家里的柜子,甚至老鼠洞,都没有再找到一丝棉絮!在大脑的皮层记忆里,李凯已经在昨天成为了孤儿,在外面做工的爸妈因为做工的地方雪崩,尸体都找不到!恐怕不久就会有警察来“请”他去孤儿院。
    李凯不想去!
    他不是这里的人自然不会想去!他不是没有在孤儿院里面待过!所以,不要去那样的地方!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想法。他是在社会上混过底层的人,虽然到死还只是一条街上收保护费的……小喽啰!他迎上踩下,阿谀谄媚,挥霍无度,孑然一身!但是就是一条狗也是要想过的好一点的!没有狗不吃肉反而喜欢吃骨头。骨头再好吃也是比不过肉的!李凯不知道自己死了,为什么还会活过来,但是显然这样落魄的地方不是他的狗窝!
    李凯看着这些乞丐!一个个瘦的跟剃了肉的排骨一样!一个个脏的让人恶心!但是他就是把人给放进来了。屋子里没吃的了,洋葱汤也是最后的口粮!就算是不进孤儿院……那也要饿死了!
    难怪他的眼睛里那么怨毒了!
    狼的眼神什么时候最恐怖?不是厮杀猎物的时候!而是在饿得发狂的时候,你不知道那样一匹狼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未知的,不可预知的才最可怕!李凯的目光看得那些乞丐全部畏畏缩缩,他的眼睛里有杀气!这些乞丐不是什么亡命徒,只不过是要成为混混的前身,这个时候的小屁孩能够做什么?在那些大混混手里混个饭吃,不饿死就好了!偷东西,当贼,乞讨……什么没有!没在底层生活过,永远不知道正常的活着就是住在天堂里!
    李凯烦躁的不行,因为他现在也没有吃的,他也饿!他还要在雨停了之前逃离这里,不然孤儿院的大门就会像接待姑娘的窑子一样接待他!
    进去容易出去难!
    做最狼狈的活,受最无力反抗的虐待……他不想在经历一次!哪怕不在原来的地界!李凯深吸一口气,看着窗外的大雨,这地方穷的连蜡烛都是奢侈品,都没有人点蜡烛,房间陷在泥沼里一样黑黢黢的!李凯盯着窗户,耳朵里是雨点咆哮出来的吹拉弹唱!
    黑色的眼瞳骤然间缩起来,那里面一点灯火缓缓升起来。有时候有光就代表着有希望!李凯出了门,从外面灌进来的风好像把屋子里感觉不到的热度给吹成了冰!李凯踏出房门的时候心里是忐忑的,但是他的脚步很坚定!他近乎爬山涉水一般的蹒跚到对面那亮着火光的地点。
    他敲门!
    居住在这样脏乱地方的人,都不好惹!可是他别无选择!要么饿死,要么还是饿死!
    没人给他开门,他一下下的敲着仿佛和谁在比谁耐心一样!寒冷的冬夜!如果有人冻死在外面,那绝对和石头一样,就算没有死,你折断人家胳膊大腿什么的都不会带疼了,已经是冻得坏死;所以说能够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
    门还是开了!开门的是个鼻青脸肿消瘦蜡黄的孩子!比他还要矮还要瘦!那男孩眼睛里带着常年的阴郁,仿佛古堡里吸血鬼的崽子一样!这里的人贪婪懒惰没有出路酗酒斗殴无所不用其极!就连小孩子的目光都那么的不友善。李凯从小到大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只是小的时候别人欺负他!大的时候他欺负别人。
    “给我点吃的!求你!”
    小孩没说话,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着!没有谁怕谁!西弗勒斯第一眼看见这个人就知道他说求的时候,眼睛里丝毫没有求的意味!他在向他说要!如果他不给,他会干什么?他不知道!也许偷也许抢!他开口:“我家没有吃的。”
    李凯的眼睛眯起来,带着审视!可是西弗勒斯没有丝毫畏惧,他的身体是怯弱的,可是精神却是固执的!
    “西弗勒斯,你在干什么!快点回来!把门关上!”
    西弗勒斯把门关上!李凯站在门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屋子里廉价的面包汤简直是人世间最大的美味!李凯想,如果明天屋子里的人都冻死了,那这个冬天他可以吃着人肉火锅过活!比谁身体都要健康!比谁精神都要受撒旦折磨!
    李凯转身走了!
    这家人家里有大人!
    他的小命不能留在这里!老天爷让他重新活过来可不是让他死在这上面的!
    西弗勒斯再一次打开门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他手里端着自己的面包汤,他想即使自己一天只有一顿,可是还是有吃的,不会饿死,但是那个人要是一顿都没得吃岂不是会饿死?他做了一个不算艰难,但是身体却会饱受折磨的选择!
    可惜,可惜人走了!
    外面茫茫的冰雪,白色的雪花可以晶莹的反射出光芒来!
    或许,会死!他替那个人祷告,希望今晚他可以找到吃的。
    李凯找到吃的!肯定找到吃的!但是他不确定自己能够挺过这一晚!他很愤怒!但是没办法!他痛的厉害!他甚至认为自己失去的肉和他吃下去的肉一样多!蔓延着在雪地上的血实在很刺眼!但是还是很快被埋在雪里。有他的,有狗的!他脑子里一片浆糊!他打算撬开别人的地窖偷粮食,可是地窖里有狗!他被主人和狗追的狼狈的像条狗,但是还是被抓到了!他以为会死了!他觉得自己真的是死定了!他奋力搏击比他还大的拉布拉多,但是腿上还是被咬下一块肉来!他怀疑自己疯了,那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让他有点迷茫,可是那条狗被爆炸了!是的!被爆炸了!那骂骂咧咧要打死李凯,端着□□的男人吓得连开了无数枪,屁滚尿流的跑了,边跑边喊魔鬼!
    李凯身上全部是血腥味!又臭又骚!他在雪地里!温热的血很快就凉了下去!他清醒了一点点!发现自己变异了,莫名的力量……爆掉了一只狗!比他还大的狗。
    那狗被弄成好几块!但是出去五脏六腑,重也只有那么重了!他偷了埋在雪里的垃圾桶,扛着垃圾桶里的狗肉回去……
    李凯喜欢狗!
    可是不代表他不惜命!
    孩子们已经等了一夜!以为他会死的!以为大家都快死了!李凯回来了!门窗都是烂的!大家都觉得好冷!李凯把狗肉倒出来!七个孩子爬过来,抓起肉咬!还是生肉!
    李凯拿垃圾桶砸过去,骂:“狗娘养的!快点捡柴火!烧水!你妈蛋的牙口好是吧!”
    孩子们唯唯诺诺但是都看到活的希望,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去烧水处理这狗。李凯的伤口直接是一把雪给冰上去,伤口都是发白的!
    狗肉还没熟透就已经发烧了!李凯一个人拎了只狗腿啃,没人敢说不!汤是没味道的,可是还是被众人喝光了!吃饱了才有力气!李凯坐在床上,冷的哆嗦,脸色却红的厉害!
    他握紧的拳头,咬着牙!活着!要风风光光的活着!
    第二天,他还活着!活的好好地!孩子们都缩在一起!他一个个踢醒,然后拿了根木棍走。全部跟在他后头。大家进了林子!要是迷路就是死路!可是要是不进去,还是会死!做好标记,做的醒目!大家分散去找吃的!这个时候万籁俱寂,可是风雪声却呜呜的好像厉鬼的声音。
    扒拉着雪地里死了的动物!顺着动物的脚印去找!挖树洞……找耗子!李凯说很多,真正找到猎物回来的只有两队!八个人四队!还有两队就是把窝给掏了,没找到正主,却捡了些松子!
    这样一个冬季,能够活着,能够靠吃肉活着……那就多些这样的冬天吧!所有孩纸都这么想,跟着他们的老大李凯!直到风光无限……直到灵魂都死去……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不稳定!也说不出来到底什么时候更什么时候不更……大家有兴趣的就看看吧……
    
    第2章 命运的号角吹响
    
    天色还是雾蒙蒙的,伦敦的大雪和雾霾仿佛还笼罩着,但是这样一个冬天也确确实实过去了,就像是李凯挽留不了自己的前世,当然,这辈子他也挽留不了逝去的时光。八个半大孩子坐在天桥下边,腥臭的河水漫过脚踝,几个人坐在码头,李凯腿上的肉都没长好,黑色的痂显得狰狞。不过他没在乎,手上是拳头大的面包,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码头上搬运货物的工人,黑色的眼瞳下面是极端的狠厉,几乎掩藏不住。
    他咬一口面包,却像是在咬一块难啃的骨头一样!旁边的孩子狼吞虎咽的吃完面包后看着老大手里的面包,吞咽起口水,最后却把自己的眼睛移开。旁边最小的孩子瑞文,干巴瘦小的根本就不像是十岁的孩子,他使劲的盯着李凯的面包,仿佛李凯手上的面包掉下来的碎屑能够填饱他的肚子一样……

    大家都沉默着没有作声,很饿,无聊,大家靠在一起给对方抓虱子。瑞文抬起手想给李凯抓抓,李凯转过头,一巴掌拍在瑞文头上:“你个傻逼!你以为大爷和你一样臭啊!身上还长虱子?”
    瑞文脑袋一缩,黑乎乎的爪子往自己脑袋上抓抓,一扣,捏吧一只虱子往嘴里送!李凯看得整个人胃里翻滚,他受苦受穷,可是从来没有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
    太阳缓缓下山,夜色缓缓铺满了整条河!大家抱在一起睡觉,李凯猛地站起来一脚把人踹醒,孩子们都吓了一跳,接着就都利索的站起来了,眼巴巴的看着老大。李凯却不管他们,径直往前走。其他人都跟着李凯往前走。李凯来到阴暗的码头旁边,浪花打在船上,打在堤坝上,夜晚阴森恐怖,河边更是令人心悸!
    瑞文看着老大拿着石头死命的敲打着铁锁,火花在迸裂,大家看着他,眼里畏惧惊恐惊慌……大家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每天晚上在码头边蹲守了……原来是要偷船!瑞文惊悚的喊:“老大!你要偷船!”李凯砸了数十下,这把锁竟然只是布满划痕!妈蛋!猛地站起来,怒视着瑞文:“喊什么喊!不偷船今年冬天是想冻死在外头吗?”
    安科最小,李凯这么说,登时就脱口而出:“冬天不是刚刚过去吗?”
    李凯的眼珠子都鼓出来,“啪!”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安科缩缩脖子躲到瑞文身后了!然后说:“老大,我知道开锁!”
    李凯登时面带微笑,招招手,安科喜笑颜开的走出来。结果刚出来,李凯又是一巴掌拍在脑袋上:“你大爷!看老子傻逼一样拿石头砸你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众人:“……”
    安科从口袋里扒拉两下,摸出来一根铁丝,都生锈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李凯看他弄几下,那锁还真的开了!吆喝人,三下五除二上了船,开船!
    这船就是条小船,坐他们七个人都显得窄,而且只有李凯一个人会划船。夜色迷茫,划船从河口入海,风浪拍击的声音令人恐惧。瑞文畏畏缩缩的搂着膀子说:“我害怕……这声音好像有怪物靠近一样……”李凯拿着桨叶子划船,他沉默的眼神看向宽广的大海:“这是命运的号角!”所有人都缩在一起没有说话,所有人的命运就像是这一艘船一样,漂泊无依!
    第二天天光大亮,大家在不知名的码头下了船,李凯在码头左右看看,倒是个大码头,虽不是海湾,没有大号货船,但是这地方熙熙攘攘,看来情形挺好的。
    安科傻傻分不清楚的问李凯:“老大,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李凯没搭理他,他的目光就像是苍鹰一样的犀利,寻找着自己的猎物!终于他的眼睛锁定在一个黑色船长帽子,但是却是个混混浪荡样子的家伙身上。他转头说:“跟紧了!要是走丢了,见了上帝,求他多给点面包给你!”
    大家面色一震,都跟着。李凯三步做两步在人群中穿梭,那个黑帽子男人还在悠悠荡荡的看风景,显得漫不经心。但是当李凯猛地拽住他的手腕的时候,他的眼神一亮!李凯几乎没有停顿的压低声音说:“20英镑,码头那边的船!”
    眼睛明亮!看一眼船,谈价不犹豫,一瞬间就砍掉:“两英镑!小鬼!”
    李凯面色沉冷:“好!”
    黑帽子从兜里抖落出两个英镑塞在李凯手里,李凯没有停留的离开。他们之间几乎是擦肩而过般的自然,如果不是行道上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两个刚才做了什么。李凯把英镑拽在了手里!头也不回的往前冲。几个孩子气喘吁

《(剑三同人)执子黑白 by 锦瑟依然》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剑三同人)执子黑白 by 锦瑟依然》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