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上)

时间: 2018-12-05 07:17:01

【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上)】小说在线阅读

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上)

 
文案:
贾赦在三清像前叩首万次,终于把自己磕死了。
三清对此很为难,信徒因信仰虔诚而死,与他们结下了因果。
为了结这桩因果,三清将时光倒转,以满足贾赦最后的愿望,甚至还暗搓搓地给开了外挂。
于是,赦大老爷在穿越一世之后,又重生回了二十年前的这一天。
这一天,从扬州来的表姑娘林黛玉,刚刚登上了外祖母家荣国府的马车。
这一世,贾赦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要成为出类拔萃的,能让儿女喊出“我爹是贾赦”的那种爹。于是……
改变,就从这一天开始。
对上一篇大赦天下不太满意,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再开一篇大老爷的文,这次从红楼开篇的时候写起。
相信我,这次会有一位严肃认真的赦大老爷!
 
内容标签:红楼梦 古典名著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赦 ┃ 配角:红楼众 ┃ 其它:
 
晋江银牌编辑评价:
当扬州表姑娘进贾府时,赦大老爷方从梦中归来。这一世,贾赦没有别的想法,就是要成为出类拔萃、能让儿女喊出“我爹是贾赦”的那种爹。只是,前路漫漫又有一群拖后腿的,让大老爷举步维艰……
作者用轻松明快地语言刻画出一个大事明白、小事糊涂的赦大老爷。全文在保留了原著中人物特色的同时,大开金手指,烧水泥、制玻璃、蒸汽机、汽轮船,赦大老爷的逆袭之路,处处充满惊喜,一路走来,爽点十足。
    
    第一回 真或幻穿越又重生 初见面老爷诫黛玉
 
  “老爷,太太让人传话,说是扬州先姑太太家的表姑娘来了,问您得不得空见一见。”
  外间下人的禀报声惊动了炕上的贾赦,他猛地睁开眼睛,神情却是一阵恍惚。直到外面的人又问了一遍,才一手撑着半坐起来,一手揉着乱糟糟的脑袋。
  “就说我身上不好,就不见了,让她安心……”话说到这里,贾赦却猛地顿了顿,改口道道:“罢了,去回你太太,我等会儿过去,让她先陪着外甥女说话儿。”
  下人领命去了,贾赦呻.吟一声,敲了敲发涨的脑袋,定了定神打量起周遭来。
  这里是他的起居室,住了十来年了,却忽然间竟觉得有些陌生,他嘴里不由嘟囔了一句,“这什么梦啊,真他娘的邪门儿!”
  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疼得嗡嗡叫的脑袋才回复正常,也让他明白了自己到底遇上了什么事。
  《枕中记》中,卢生在煮锅小米饭的功夫,梦过了一生;而今他贾赦也做了一场大梦,却是比卢生还多了半辈子。
  然而,梦耶?真耶?贾赦自己都说不清楚。
  若说是梦的话,那也太过真实了。梦里的他浑浑噩噩地过了下半辈子,煊煊赫赫的接驾盛事,凄凄惶惶的抄家充军,伤痕累累的边城死战,默默无闻地死在异乡……
  他的梦并没有到此结束,反而转眼间就开始了另一段人生。从呱呱坠地到牙牙学语,从幼儿园到博士后,从大学工科教授到历史小说名家,再到八十八岁寿终正寝。明明没有属于贾赦的记忆,他却偏偏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另一辈子人生。
  而让贾赦疑惑的是,梦中的每一天,都如刀砍斧凿一般,被铭刻在他的记忆里。
  所以,那些……那些他活过的日子,真的只是在梦中么?也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在他的另一段人生中,网络上有“穿越”和“重生”的说法。如果梦是真的,那么……他就是先穿越到了几百年后,过了平淡却不乏味的一辈子之后,又重生回了穿越没开始的时候?
  也就是说,他——贾赦贾恩侯,也不知是真是幻地经历了三世。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他的第一世是荣国府的大老爷贾赦,这没什么好说的——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抱女人的老纨绔罢了。若非要说有哪点对得起列祖列宗的,怕也只有是上过沙场这点了。
  第二世,便是在那光怪陆离的现代社会度过的八十八年。在那里,他学会了……怎么做一个有益于人的人。
  而在第二世结束的时候,他又重生了,回到了“梦”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三生三世什么的……赚大了!
  贾赦在迷茫、疑惑、震惊、恍然等等之后,所剩下的便只有得意了。三生三世啊,额,虽然第一世惨了点儿,生活质量比较差,但那也是他自己作的怨不得别人。哼,咱胜在量多,谁还能跟咱似的!
  得意之余,贾赦忽然想到后面还有个外甥女在等着,忙披了件大毛衣裳去了后面邢氏院里。一边走贾赦一边咂嘴,他这个外甥女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六岁丧母,十岁丧父,自己的身子也荏弱单薄,父族无人不能依靠,母族人倒是多可事更多……唉,那孩子也是苦啊!
  若按照贾赦平常的性子,怕也就是感叹一声,并不会为这从没见过面的外甥女做些什么。亲生女儿他都懒得管,更别说一个外人了。可如今却不太一样了,他总觉得自己该为这个外甥女做些什么。哪怕是……好歹劝一句,别瞎了眼似的看上二房那颗凤凰蛋。
  邢氏坐在炕上跟新来的表姑娘说话,有些心不在焉的,时不时便往门口张望一眼。她本就不是个长袖善舞的人,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跟着个陌生的小姑娘实在没什么共同语言。好容易听外面一声“老爷来了”,接着就是门帘一掀,走进个人来。
  她连忙下了炕迎上去,笑道:“老爷,快来看看这是谁。”说着伸手将贾赦的披风解下来,笑盈盈地指着林黛玉。
  “这便是外甥女吧,咱们甥舅之间不用如此多礼了,快坐下。”贾赦上前一步,扶住对着他盈盈拜倒见礼的林黛玉,上下打量了两眼这姑娘。
  六七岁的小姑娘,身量瘦瘦小小的,看上去有些羸弱,娇娇怯怯地垂着小脸儿。让贾赦惊奇的是,这姑娘居然长得跟他“梦”中一模一样。这也越发让贾赦觉得,他所经历的那一切,根本就不是梦,而是真的穿越、重生了一回。
  “夫人,外甥女的住处可安排妥当了?带来的人可都安置好了?你命人去琏儿媳妇那儿问问,让她们都上心些,不要糊弄事儿。”贾赦寻了个由头,将邢夫人打发出去。他接下来要说的话,并不适合被人听去。
  邢夫人面有难色,她并不想去看儿媳妇的脸色,却还是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只因她也知道,跟她家老爷是说不成理的。她家老爷,从来只认自己的理。
  屋里只剩下甥舅两个,林黛玉不禁敛声屏气,整个人缩在椅子上,小小的一团惹人怜爱。贾赦轻咳一声,话到了嘴边儿,却忽然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跟一个六岁的小姑娘,说一些大道理,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默默相对了半晌,贾赦摸了摸下巴,干巴巴地道:“既然来了舅舅家,便安心住下,就跟在自己家一样,该怎么着就怎么着,莫要见外。”
  想了想,贾赦觉得这话有点太过场面,便又道:“若是受了委屈,也不要憋着,只管来告诉我,自有我给你出头。”
  林黛玉心中略微诧异,道:“是。”平日总听她母亲说,这位大舅舅是个万事不理的纨绔子,却没想到会跟她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管这话是真是假,日后能不能做到,此时黛玉倒是心中一暖,对贾赦印象好了许多。
  “我们家的下人我知道,提前也跟你打好招呼,颇有些是狗眼看人低、嘴上不饶人的刁钻鬼。若是受了怠慢,或是听见什么不好听的话,也不必管他是谁,只管赏了板子就是。若是你小姑娘家的不好开口,就来告诉我去收拾他们。你可不能自个儿躲着去生闷气,偷偷掉金豆豆。”
  这话说得林黛玉小脸一红,大舅舅说的还真是她会干出来的事。自己本就有一腔寄人篱下的自怨自艾,若再受什么委屈,可不就会躲起来哭。
  “另外,老太太怕是不想让你离得远,会将你安排在自己院子了。不过,她那里还有个宝玉,时间长了总是不方便。你如今年纪小还不妨事,但过了年也就七岁了,还是跟姑娘们住一处更合适些。这件事到时若是没人提,你就来找舅舅,舅舅帮你安排。”
  见林黛玉仍是乖乖点头,贾赦想想下面要说的话,便有些尴尬,干咳两声,道:“那个……宝玉今年七岁,与你年纪仿佛,你们一处时间长了,青梅竹马的情谊必不同于旁人。只是,你听舅舅一句话,男女之间还是要有些规矩的,该有的大防还是要遵守的。那些大家都在遵守的规则,在我们无力反抗的时候,那就要遵从它。”
  说到这里,贾赦语重心长起来,“外甥女啊,你不要怪我大惊小怪,实在是女儿家的名誉大过天呢。宝玉是男孩子倒是无妨,可你们终有长大要嫁人的一天,我不想让咱家的女孩儿被人家挑剔。尤其是……名声上的瑕疵,那真是会毁掉姑娘家的一辈子啊。”
  “这些话本该是你母亲告诉你,只是她去得早,我便越俎代庖了。有些话你可能听不懂,只管记在心里吧。若是有什么想不明白的,又不想问我,不如就写信回去问问你父亲,看看他是不是同意我的话。”贾赦看着小姑娘猛然变色的脸,不由便住了嘴。
  教育小姑娘什么的,便是他几世为人,也不是强项啊。看看,吓着人家孩子了!
  林黛玉是个玲珑心肝,又聪慧敏感的,又怎会听不懂这话中的意思,当下便白了脸色,心情复杂地看了贾赦一眼。她一面感激大舅舅的教诲,一面又觉得他似乎不太喜欢自己,一见面就是这样严肃的告诫,又是名誉又是名声的,难道是认为她教养有问题?
  而同时,黛玉也觉得大舅舅似乎话里有话,她也许……的确该把这些话转述给父亲。
  贾赦沉默地看着沉默的小姑娘,由衷地希望这孩子不要喜欢上贾宝玉了。虽然,贾宝玉是他的亲侄子,可那孩子从始至终都是个孩子,始终没能长成可以让人托付终身的男人啊。
  上一回,外甥女郁郁而终,薛家姑娘同样郁郁而终……沾上他的女人,就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正当这甥舅俩无言以对的时候,门帘一掀,邢夫人带着寒气走进来,“老爷,外甥女的住处老太太那里还没安排下来。还有,二房那里命人来催了,说是等着外甥女呢。”
  “那便快去吧,时候也不早了,莫要耽误了晚饭。”听到‘二房’两字,贾赦的眼神不由一闪。这两个字,让他想起了许多不怎么愉快的记忆。
  目送林黛玉坐着车走远,贾赦长舒一口气。他能够为这个苦命的外甥女做的,也就是这些小事了。只希望,她这一生不要再郁郁而终、泪尽而亡,在女儿家最美好的年华里,悄无声息地凋谢。为了那个不能成为依靠的男人(男孩儿),不值得!                        
    
    第二回 贾恩侯一心还孽债 见贾母相见两不欢
 
  一进了书房,贾赦便斥退了所有人,将自己一个人关了起来。他坐在宽大的书案后面,没骨头一样瘫在圈椅上,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屋顶的一处,但细看之下却又发现,他的眼睛根本就没有焦距,这是在走神儿了。
  如今,他差不多能够确定,那一辈子半根本不是什么梦,而是他真真正正经历过的人生。他确实死了一回又一回,但就是没死瓷实了。
  贾赦不知道他是不是曾经做过什么天大的善事,老天爷竟然如此善待于他。又是穿越,又是重生的,也许有些人会觉得活累了,可他却心怀着无法言说的感激。感激上天给他机会,让他能够弥补自己曾经犯过的错,曾经作过的孽。
  静静地窝在圈椅上,贾赦把手搭在眼睑上,遮住不听话的眼泪。从今天开始,往后二十年的往事,一幕幕地在他脑海中上演。是呀,那些明明还没有发生,但对他来说,却都已经成为了往事!
  女儿被他卖了五千两银子,出嫁不过一年便被虐待而死;大儿子娶了个败家娘们儿,干着管家的活儿,到了也没给他生个孙子出来;小儿子被养得畏畏缩缩,一场风寒便被要了命……

  这全都是他作的孽,全都是他的罪,要赎!
  如今,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他该怎么做?
  贾赦缓缓地,缓缓地坐正身子,把腰背挺得笔直。在这过程中,他的眼睛也从茫然没有焦距,变得越发明亮、坚定。他还能怎么做,当然是……
  摆脱炮灰命运,男配逆袭男主,然后走上人生巅峰,坐拥天下众美!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重生回来,他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成为一个能为儿女撑腰的爹,并寿终正寝。
  寿终正寝?不要小看这个目标,身处皇权至上的时代,身为一个没落了的勋贵,想要做到这一点,是一件说简单就非常简单,但说难也非常难的事情。
  而鉴于他家有很有想法的老娘、弟弟、弟妹等,赦大老爷觉得……他应该是属于非常难的那一拨儿。想要寿终正寝,实在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至于能为儿女撑腰,这在如今的贾赦看来,倒并不是一件难事。他毕竟是穿越又重生的人士,如何趋利避害还是有些办法的。况且,他也有他的资本。
  那么,该从何做起呢?思虑了半天,贾赦觉得,还是应该先把债还掉。
  当年,太.祖几次南巡,贾家也曾有幸接驾一回。那时候银子花了个满坑满谷,大半都是从国库里借出来的。上一回他落到个充军发配的下场,有一部分就是因为这笔一直还不上的银子。
  银子,虽然是用在了太.祖身上,却还是要他们家还的。没办法,皇家就是这么不讲理。
  不过,这事也还要从长计议。毕竟,如今荣国府的财权是掌握在老太太和二房手里,还银子的事不是他能做主的。想要换银子,就是在他们身上剜肉,想想都知道有多难。
  但,做人就要迎难而上!
  赦大老爷做了决定之后,便不再犹豫,起身便往贾母那边去。只是贾赦没想到,他的正事还没说,便先碰上一场大戏。
  刚过了穿堂,便听见上房里乱糟糟的,贾赦当是出了什么事,不由加快脚步。门口的丫鬟也尚不及通报,他便已经自己掀帘子进了屋。
  也是凑巧,正听见贾母搂着贾宝玉哄道:“你这妹妹原有这个来的,因你姑妈去世时,舍不得你妹妹,无法处,遂将他的玉带了去了:一则全殉葬之礼,尽你妹妹之孝……”
  “老太太,”贾赦瞥一眼噤若寒蝉的女儿,又看看泪流不止的外甥女,不由皱眉道:“这是怎么了?乱糟糟的,可不像是您的屋子。二丫头,带你林妹妹去梳洗一二,看着小脸儿都哭成花猫了。”
  贾迎春本缩在一边,丝毫不敢卷进风波里,猛地被自己父亲点了名,不由得又惊又怕,怯怯抬头看看贾赦,又连忙收回目光去看老太太。她想听父亲的吩咐,却又不敢擅自行动,十分为难起来。
  这边贾母被人打断了话,不高兴地看过去,见是贾赦,便不由恹恹地皱了皱眉。她看了看黛玉,果然还在抹眼泪,也有些心疼了,忙叫人拧了帕子来,将黛玉叫到身边,亲手为她净面起来。如此一来,倒理所当然地将贾赦晾在了一旁。
  赦大老爷也不以为意,自己寻了张椅子坐下等着。他已经习惯他娘这样的冷淡了,哪日她若是对他笑容以对,他倒是要提心吊胆了。
  好容易等贾母觉得晾得差不多了,才将孩子们打发了,向贾赦道:“这大冷的天,你不在自己屋里暖和着,到我这儿来做什么?”她向来认为这个大儿子没正事儿,这会儿跑她这儿来,怕是没什么好事。
  贾赦抿了口茶水,道:“今儿忽然想起件事,便来跟老太太商量商量。父亲还在时,曾在户部借过一笔银子,数目还不小。算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咱们是不是筹一筹银子,慢慢还起来。”
  贾母听了一愣,诧异地看了看贾赦,这冷不丁地怎么想起这个来了。不过她很快就想到别的地方,认为是贾赦在外面不知欠了谁的银子,这怕是想着歪点子诓家里的银子还债呢。一想到这儿,贾母的脸色不由就更黑了,冷声喝问:“你这孽障,又在外面欠了多少银子?”
  “老太太误会了,我是说府上欠国库的那笔银子,咱们家该还了。”贾赦哂笑一声,答道。他就知道,他娘是不想着他一点好啊。不过也难怪,谁让他当年就是这么个混账玩意儿呢,也不怪老太太爱把他往歪处想。

【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上)】(本页完)

《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上)》上一篇

家有穿越男 by 酒小七--预览

   《家有穿越男》作者:酒小七【完结】

  惊现某男

  早上,冯诺诺一觉睡到自然醒。这就是没有工作的好处。

  她半睁着眼睛,模模糊糊感觉手里抓着什么东西,滑滑的,丝绸一般,很舒服。刚刚睡醒的人大脑的运转速度都是比较慢的,冯诺诺反应了有一会,很确定自己床上不会有丝绸。她眨眨眼睛,把那东西抓到面前看了看。

  又黑又亮,一束不知名的乌黑柔软的毛发赫然躺在冯诺诺的手里。

  冯诺诺感觉汗毛倒竖,这这这这……什么东西?

  顺着毛发看去。然后,她目瞪口呆。

  一个男人。

  一个裸体的男人。

  一个裸体的男人躺在她的床上,而那毛发的来源,便是他。

  一秒,两秒,三秒。

  “啊——”一声毁天灭地的女高音震荡着整个房间,连天花板似乎都在颤抖。

  冯诺诺跳下床,顺手抄起墙脚里的一把笤帚举起来自卫。

  床上这家伙,是人是鬼?冯诺诺之前经常听说这层楼会闹鬼的传闻,之前之所以不怕,是因为不信。但是现在……难说。

  冯诺诺握着笤帚的手开始发抖了,这简直就是一部惊悚片嘛,太他妈刺激了!

  她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思想,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整件事情,终于,科学战胜了迷信,冯诺诺开始笃定他是一个小偷,因为在她家里偷不到东西,才爬到她的床上来!这样解释似乎很合理,妈的,这小偷,偷财不成,便偷色!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真应该向昨天那个入室抢劫的大熊哥哥学习一下……

  此时那部惊悚片的男主角已经被她的女高音惊醒,睁大眼睛望着她。

  “看什么看,找死是吧?”冯诺诺挥着笤帚便冲他打过去。

  那人似乎有些意外,不过稍一侧身,冯诺诺这一下便落空。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如此不懂规矩?”

  “规矩?”冯诺诺搞不明白,明明他是小偷是色狼,她还要懂什么规矩?

  男子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更衣。”

  “更你妈个头!”冯诺诺这下真的怒了,连隔壁那姐姐都没这项服务,你一小偷加色狼跑到我这里来占了便宜还要老娘帮你更衣?越想越生气,冯诺诺继续挥着笤帚打他,当然没一下能命中目标。

  男子显然不耐烦了,翻身躲开她的袭击,然后一下子就钳制住她的肩膀。冯诺诺动也不能动一下。他正要责问她,却突然发现,这房间好生古怪。

  “这是哪里?”他奇怪道。

  “少装蒜,这是我家。”冯诺诺不服。

  “你家?”男子放下她,“我怎会来你家?”

  “我怎么知道!”冯诺诺有些委屈,被人欺负了打又打不过,他却大爷似的责问自己为什么会到她家来。

  “你不是来侍寝的?”

  “侍你个头!”冯诺诺怒,挥着笤帚又要揍他。

  这次他却没躲。

  冯诺诺倒有些不好意思,把笤帚丢到一边,闷闷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又不敢看他,毕竟摆在她面前的人脱得比只烤鸭还干净。看来,她就是那种吃硬不吃软的人。

  “怎的不打了?”

  “你走。”

  冯诺诺现在又有新的发现了。这人不像小偷,而且一口“更衣”呀,“侍寝”呀的奇怪的词汇,八成有狂想症,把自己当清朝遗老什么的,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连法律都拿精神病没办法,她又能怎么样呢?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让这家伙滚蛋!

  “你叫什么名字?可愿来我府上?”他似乎有些良心不安。

  “来你府上?”冯诺诺不解,“干嘛?”

  “做我的侍妾。”

  冯诺诺又想挥笤帚了,可是想想他反正是一精神病,倒挺可怜的,和他计较什么。于是威胁他道:“马上离开这里,不然我给精神病院打电话了。”

  “精神病院是什么?打电话又是什么?”

  “滚!”你丫还来劲了。

  “如此,在下告辞。”他从床上跳下来,似乎觉得不妥,于是冲冯诺诺拱手道,“姑娘,能否借在下一套衣服?”

  “我这没有男人的衣服,床单借你吧。”冯诺诺把床单扯下来,心想谢天谢地这尊瘟神总算要走了。

  “如此,在下他日必当加倍奉还。”

  “不用还,你最好再也别来了。”

  男子披上床单,正要离开,却突然发现不知道怎么回去,于是问道:“请问姑娘,这里离泰王府有多远?”

  “这里没有泰王府。”

  “那这里离京城有多远?”

  “这里就是京城。”

  “那这里离泰王府……”

  “这里没有泰王府,赶快给我滚蛋!”冯诺诺终于忍无可忍,又抄起了笤帚。

  “姑娘息怒,在下是泰王府的……”

  “滚,这里没有泰王府,你最好给我回精神病院。”

  “姑娘息怒,你身居闺中,没有听说过泰王府也是很正常的。”他转身,抹抹汗,心想还是走吧,出了门再打听也不迟。

  冯诺诺无语,闹了半天倒成了她没见过世面。她拖着他走出卧室,走过客厅,然后把门打开:“你走吧。”

  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这里房间的格局布置与我锦朝的民居倒有很大的不一样。姑娘你不是锦朝人吗?”

  冯诺诺越听越觉得古怪,一把把他拎回来,问道:“你说什么,锦朝?”

  “姑娘说笑了,现在不正是大锦王朝吗?”他有些奇怪。

  “大、锦、王、朝?”

  “对。”他笑。

  “哥们儿,”冯诺诺拍拍他的肩膀,“你跟我说实话。”

  他看看肩上的手,有些意外:“说什么?”

  “你是不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你有妄想症?”

  他茫然的看看她,摇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么,那是什么?”她指指客厅里的沙发。

  “椅子?这椅子好生奇怪。”

  “这个呢?”桌上的电脑。

  摇头。

  冯诺诺又看了一眼他那垂到腰际的长发,终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怎么了?”他问。

  冯诺诺又拍拍他的肩膀,既兴奋而又神秘兮兮的说道:“兄弟,你穿来的吧?还架空穿?”太雷了!

  “穿什么?”

  “穿越啊,就是说,呃,现在不是什么锦朝。你到了离你那个朝代很久之后的某个年代。”

  他用一种打量神经病的目光打量着冯诺诺。

  还是让事实说话吧。冯诺诺拉他到窗前,隔着窗子看外面的楼房。这里离闹市区比较远,也没有太高的楼,不过足以震撼眼前这个所谓“锦朝”人了。

  “那些是……房子?”

  冯诺诺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又指指下面道路上行驶的汽车说道:“这里的车都不用马。”

  他看看那些移动着的方盒子,讶异的很。

  “怎么样?”

  他又打量了一下客厅,终于相信了:“我要怎么回去?”

  “不知道,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我在睡觉。”

  “那你继续睡……等等,你不打算走了?”

  他无辜的点点头:“我得回去。”

  “喂,你回不回去关我什么事?”

  “我穿越到了你的房间。”

  “……”

  ……

  冯诺诺终于又验证了她的倒霉定理,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现在好了,家里又多一大爷。

  “你叫什么名字?”

  “吴钰,字子莫。请问姑娘芳名?”

  “冯诺诺。我警告你呀,我们这里男尊女卑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男女平等。”先打打预防针再说。

  点头。

  “也不兴蛀虫式的生活。你要自己劳动养活自己。”

  点头。

  “你住在我这里是要交房租的。”

  “房租是什么?就是要给你钱吗?”

  “废话!”

  “没问题,”他披着床单坐在沙发上,“还有吗?”

  冯诺诺有些呆,这小子披着床单还能如此优雅,天生一副王者的气质,以后不会天天被他压迫吧?想到这里,冯诺诺打了个寒战。为了增加点士气,她提高嗓门,尽力居高临下的说道:“剩下的以后再说。”

  “如此,可以用膳了吗?”原来是饿了。

  “算了,鉴于你今天是第一天穿来的,本姑娘做饭。”

  “做一碗燕窝,上几碟小菜就好。”他好心怕她麻烦。

  一只抱枕飞过来,跟着是冯诺诺的怒吼:“燕你个头,老娘连泡面都快吃不起了。”

  刚到厨房,冯诺诺才想起来,锅已经被人入室抢劫了,只好凑合着泡面了。

  “你每天都吃这个?”他皱眉,似乎有些不满。

  冯诺诺用筷子敲着他的头:“不吃拉到,姐姐还不伺候了呢。”

  他似乎真的饿了,吃的津津有味,边吃边说:“看不出这些粗茶淡饭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冯诺诺自动把他这句话归为厨师的功劳,于是得意起来。

  “喂,吴钰。”

  “怎么了?”

  “我问你,我们,我们之间……”冯诺诺脸红,偷偷看他。不会真发生什么了吧,这样子以后面对他会感觉怪怪的。

  “我们之间什么?”吴钰笑着看她,嘴角弯弯的。冯诺诺才发现,原来这小子长得相当帅,似乎比莫离还要帅上一些,当然,如果不是他身上那只粉色的床单,也许会更帅……

  “就是,就是……”冯诺诺想了想,还是不知道怎么启齿。

  吴钰笑得更厉害了,眼睛弯成了月牙,分外的好看。

  冯诺诺终于发现,这小子故意的!

  于是揪住他的衣领,哦不,床单,脸凑过去,恶狠狠的说:“说,你到底有没有轻薄过我?”

  继续笑:“你这个样子,说你轻薄我似乎更贴切一些。”

  冯诺诺理亏,放下他,坐在一旁不说话。

  “你还未嫁人吧?”吴钰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冯诺诺,眼底是一副玩味,一点不像古人的样子。

  “色狼,问这个干吗?”冯诺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里恨得咬咬牙,这是传说中的古人么?

  “你肯定没嫁人。”他下了最后的肯定。

  “你怎么知道?”冯诺诺有些疑惑。

  “因为……”他眨了眨眼,“你这样的女人,没男人敢要。”

  又是一只抱枕飞来,吴钰成功接住,似笑非笑地说道:“倘若我们真会有什么你岂会不知?”

  有道理……这种事情竟然是男人先想到的,冯诺诺觉得特没面子,吼了一句“你变态!”便走开了。

  (每日更新精彩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禁止此人卖艺

  接下来,冯诺诺要想一想现实一点的问题了。

  钱。

  她现在身上所有的钱加起来不到十块。家里剩下的泡面也就够吃两天的,再没有钱,就真的断粮了。现在关键是找个工作,她自然不想一个人孤军奋战养活眼前这个大爷,正想找他商量要去找工作的事情,却见他眼睛盯着墙脚里一个东西看。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冯诺诺发现他是在看一把箫。那箫是她大二时上选修课时买的,她使出吃奶的劲勉强能吹出几个音符。后来搬走考虑到这东西也是钱买来的,便没扔。偶尔,它也会充当一下武器。

  现在,吴钰正饶有兴致的盯着那把箫。冯诺诺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她拿起那把箫,蹭了蹭上面的灰尘递给他:“你会吹?”

  他接过来不答,却说道:“这是一支下品的箫。”

  冯诺诺翻了个白眼,你一定要说这么直接吗?

  “吹来听听?”

  吴钰似乎也来了兴致,虽然是支下品的箫,也凑到唇边吹了起来。

  冯诺诺眼睛越睁越大。

  她没什么音乐细胞,也不怎么会品箫,更不知道他现在吹的是什么曲子。但在她听来,比当初教选修课的老师吹的好多了,声音很悠远悠扬,让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向往。她竟然听呆了。

  一曲完毕,冯诺诺仍然呆愣愣的像只低智商的猪一般坐在沙发上。吴钰用箫轻轻敲了敲她的脑袋,把她敲醒。

  冯诺诺拨开他的箫,笑眯眯的看着他,似乎在看一座金山。

  看着冯诺诺的眼神,吴钰感觉脊背有点凉。

  冯诺诺拉着吴钰,敲响了隔壁的门。

  隔了好一会,田月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打开了门,她白天一般都不工作。

  看到是冯诺诺,田月笑道:“有事?”

  “田姐,有男人的衣服吗?借给我一套,他穿。”冯诺诺把吴钰扯到前面。

  田月早就看到了冯诺诺后面跟着一个帅哥,她直勾勾的打量了一会吴钰,笑道:“你是诺诺的男朋友?”

  “不是。”冯诺诺的辩解。

  田月很快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摆出一个妩媚撩人的姿势,贴近吴钰,软绵绵的说道:“帅哥,要小姐吗?免费,不要钱……”

  田月话没说完,冯诺诺拉起吴钰撒丫子便跑。她真后悔自己竟然忘了田月的本性。

  “她想干嘛?”吴钰不解。

  “没看出来?”冯诺诺翻了个白眼,“勾引你呗。”

  吴钰失笑。

  冯诺诺不满:“你很开心?”

  “没有。”

  “你很得意?”

  “没有。”

  “那你笑什么?”

  “你们这里的青楼女子都不收钱吗?”

  “……”

  这时,敲门声响起。

  冯诺诺开门,是田月。她无语,这姐姐找上门来了?

  田月似乎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嘿嘿一笑,把手里一包东西递给她,随即说道:“眼光倒是不

  错,姐姐我怎么好意思抢你的人呢?”

  冯诺诺这次学乖了,不再辩解,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甜甜一笑:“谢谢田姐。进来坐?”

  “不了,我回去补觉。”

  冯诺诺也不留她,笑着目送她回去。

  冯诺诺打开那包东西一看,一件T恤,一条牛仔裤,还有一件没拆包装的内裤。田月想得倒是蛮周到。

  她把这些东西丢给吴钰,指了指另一间卧室:“把这些穿上。”

  T恤和裤子倒还可以理解,吴钰抓着内裤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

  冯诺诺大窘:“自己看包装!”

  吴钰换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冯诺诺看到他,不禁两眼放光。没想到简单两件休闲服穿到他身上竟然也显得这么

《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红楼之贾赦归来 by 苍白少女(上)》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