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武大郎 by 南枝

时间: 2018-12-15 07:12:15

【穿越之武大郎 by 南枝】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武大郎 by 南枝

书名:穿越之武大郎
作者:南枝
==================
文案:
看XXX突然喜欢上了武大郎,无论如何想看他变得貌美如花时候做总受的同人文,找了一遍没找着,就自己写一篇YY文好了。
所以,这篇文经不起推敲。
武植一觉醒来,变成了老实质朴卖炊饼的武大,只是为何潘金琏是个清秀貌美的少年,武松成了恋兄成癖的断袖,他武大也完全颠覆形象,一出门就迷倒了恶霸西门庆……
主基调轻松,种田文,武植奋斗史,古代富庶城市小生活,美食~~
PS。本文不能归结为同人文,看到最后大家就会知道。特此声明。
这篇小说只为满足作者的恶趣味,所以各位看官不必较真。
万人迷,超越时代的美食,人物形象乱来,都请包涵。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布衣生活 不伦之恋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武植(武大) ┃ 配角:武松(武二),潘金琏,西门庆…… ┃ 其它:金瓶/梅,美食,天雷滚滚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第一章 莫名其妙的穿越

  第一章

话说武植睡得迷迷糊糊,被一声温言软语扰醒,“大郎,我出门卖饼去了,你起了自己到楼下厨上端了饭菜用,都温在灶上,你起时料想还是温热。药在罐子里,都已煎妥当,热一热就能喝,不要忘了喝药。自二哥出门,你就病倒,这已经二月天,天气转暖,料想你也能好了。不然拖到二哥回来,他必定责怪我照料你不周到。”

武植听他一阵叨叨,睁开眼来,房间里光线暗淡,此人坐在床沿,低头看他,朦朦胧胧只见此人脸若桃花,眉弯新月,一双清冷冷的杏眼,樱桃嘴,银盘脸,十足的清秀少年,只是带着过多的娘气,此时带着担忧关心地望着他。

武植脑子有些发懵,只以为自己还在梦中,他明明在自家床上睡着,怎么一觉被唤醒就多了个清秀少年唤他做大郎,还叮咛他吃饭喝药。

少年看他愣愣盯着自己,就又说道,“现下时辰还早,大郎你躺一阵再起,我这就出门了。”

他说着,放下被他撩起的床帐就走了。

武植听着人下楼梯的声音,然后就是东西被担起来那种吱嘎声,门被打开又拉上的声音。
然后还听到楼下一个老妇人的声音,“金琏,这就出门啦!”

“嗯,是的,干娘。大郎病了两月未好,二哥走后,我每日只卖往常半数的炊饼,晚出早归,总得多些时候在家照料他,我出门这半日,若是大郎咳嗽厉害,还劳干娘你帮忙替他倒杯热水。”潘金琏柔声说着。
王婆子应道,“你放心就是,我听到他咳嗽,就上楼去看他,不会误了。”
“那多谢干娘你了。”潘金琏这才担着担子走了。

武植闭着眼睛听着外面的声音,清晰无比,真实无比。
只好又睁开眼睛来,看到头顶的床帐,也决计不是他家所有的,床铺里有淡淡的香味,似是橘子的香气,盖住他的被子,则略显粗糙,绝不是他家里柔软的蚕丝被。

床里还算暖和,只是刚醒不久,就觉得喉头难受,头晕乎乎的,一连就咳嗽了好一阵,咳得肺上肚子上都一阵疼痛。
终于止住了咳,额上又因此起了一层虚汗。

过了一阵,有人开了楼下的门,又有人上楼来的声音。
内室房门也被推开了,一个婆子走进来,手中提着一壶热茶,在房中小圆桌上放下之后,就走过来撩起了床帐,望向武植说,“大郎,楼下亦能听到你咳嗽了,是不是难受得紧,喝点热茶,润一润喉咙。”

武植在黯淡的光线里看着她,只见是个圆脸的老妇人,他并不认识她,便也没说话,只是虚弱地盯着她看。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王婆子知道他难受,就去倒了热茶过来,武植勉强坐起身来,接过热茶喝了一口,这下总算是舒服一点了。

王婆子又道,“大郎,现下要吃饭不,金琏做好了饭菜温在灶上,我去给你端上来。”

武植并不觉得饥饿,但是身体实在难受,觉得也许吃点什么也好,就应了,“多谢你。”
出声是虚弱而低哑的,不过柔柔软软,冷清里又带着婉转,听得武植自己也愣了一愣。
王婆子却并不觉得什么,只说,“街坊邻居,又称我一声干娘,哪里用谢。”
说着,已是出了门。

王婆子端了饭菜上楼来,只是简单的米粥蔬菜,十分清淡,武植吃了一点再也咽不下去,对王婆子说了一声抱歉。

王婆子对他吃得少不以为意,又下楼去端了药来让他喝,武植喝了,她又端了茶水让他漱口,说道,“你身子骨一直不好,这次病了这许久,现下天暖了,想必也就会好了。”

武植点头应是,又说,“谢谢你。”
王婆子道,“恁是客气了你。”

王婆子走后,武植又迷迷糊糊地睡下去,因为头晕,只觉得此时所经历,都如梦境,便也没有太在意。

睡了不知多久,些微醒过来时,听到外面路人的声音,还有做生意的吆喝声,有人大声说话的声音,吵吵嚷嚷,让武植不得安宁。
再过一阵子,又有人上楼来了,王婆子推开内室门,进来说,“大郎,可是醒着的。”

武植低低应了一声,王婆子就说,“跟着武都头的那个土兵王前来了,给送盘缠来的。”
她过来把武植从床上扶起来靠坐着,那个叫王前的土兵才过来了,递了一个袋子给武植,说,“是都头让送来的,五两银子。官人近来久病不起,请大夫抓药都要费钞,兄弟们又凑了些银钱,官人留着买些补药补补身子,待都头回来,你身子好了,我们也好交代。”

真正的武植本不会收这些银钱,奈何新入住的武植茫茫然什么也不懂,只是淡淡地对他点了头。

那个土兵很快就出去了,王婆子又倒了茶水让他喝。

武植又迷糊睡过去,一睡就到潘金琏卖完炊饼回家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直就为武大打抱不平,不就是矮了点丑了点,但是本性却老实质朴,为人温和,生活勤勉,为何就要受尽人的欺负,最后还被老婆毒死,所以,这是矮矬穷的屌丝一秒钟变如花似玉万人迷之后的故事

 

 

☆、第二章 武大郎冷静探处境(一)

  第二章

潘金琏回来,听王婆子说,“武大的病症似乎更重了些,之前还能起得来自己吃些汤水粥菜,今日却是一直迷糊睡着没起来过了。”
潘金琏着急不已,担子放下就往楼上跑,嘴里叫道,“这可如何是好,我早上走时,他还睁眼看我,我料想着这天气暖和起来,他必定就好了,怎想得这病症又重起来……”

王婆子跟在她身后说,“只得又去请太医来看,今儿武都头下的土兵叫王前的,又送了盘缠来,这请医抓药应该能过几日。”

潘金琏道,“只盼二哥早日回来。”

已经上了楼来,到床边去看武植,只见他面色干黄,虚弱不堪,他叫了他道,“大哥,身子上如何?”

武植刚才听到有人上楼梯的声音也就醒了,此时睁开眼来,又见是早上那个清秀少年,想到早上王婆子叫他金琏,还以为他姓金名琏。
睡到此时,他精神稍微好些,无论如何不能再把这些场景当成是梦,不得不开始探究他此时到底是在哪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便有心好好回了潘金琏,说,“不碍事,就是咳嗽而已。”

潘金琏道,“哪有不碍事,干娘说你今日整日未起,不是更加沉重了吗?”

武植道,“真无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明白。”

武植略通医理,躺在床上,便自己诊了诊脉,又感受了一番身体状况,大约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是风寒感冒拖得过久而已,想着写一个方子,让这个金琏去抓一和药,再结合着饮食,也就不会有大碍,之后再慢慢饮食调养,也就没问题了。
不过这个身体本身虚弱,要把身体整个儿调理好,却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潘金琏却不依武植,只说,“哥哥你一直说你无碍,怎地却拖了这么长时日不好。”

武植看他还是个少年,就要卖饼还要照顾他,实为不易,软声劝道,“就好了。天气暖和起来,不日就会痊愈。你既回来,我也饿了,不知可否做碗姜丝面条来,正好发发寒,又填一填肚子。”

金琏听他说要吃面,刚才满脸担忧,此时精神略微好点,说,“哥哥你且等一等,我这就下楼去整治。”

王婆子觑了觑床上的武植,武植自己靠坐了起来,虽然病了两月余,病得脱了形色,王婆子依然要在心里赞叹一声是个美男子,相貌是一等一地好,料想若潘安在世,宋玉复生,也不过如此,奈何这为人太老实懦弱,尽受人欺负,城里面搬了几次家,搬到她这隔壁来,典了这两层楼的屋子住下,又带着个潘金琏,这潘金琏是潘裁缝的幺子,先死了亲娘,又死了亲爹,九岁上头被后娘卖了与人做娈童,既习得字又吹拉弹唱下棋无一不通,只是跟着的大户过身后,主家婆厌恨他就把他卖出来了,武大心好,求了主家婆卖与他跟着做炊饼,主家婆见武大相貌好,便把潘金琏一分银子没要送与了他。
好在这潘金琏不是个惹事的,跟着武大倒也踏实做人,只是做娈童久了,免不得扭腰摆臀地,街上走着,也常遭人闲话,一些泼皮无赖多跟在身后比划觑看调戏,甚至围在家门前打望流连。
武大又是个懦弱人,赶不走泼皮无赖,只好带着潘金琏搬家,这不就搬来这里了。

王婆子又看武植气色,只见比先前好些了,道,“大郎你如此看来,倒真比之前稍稍好些。”
武植道,“多谢……嗯……干娘你照料。”
王婆子拉了一只凳子过来坐下,和武植说些话。
王婆子眼利心又精细,只这不消一阵子,就发觉这武大有些怪异,不似平常。
如何个不似平常法。
之前武大虽相貌好,但总垂头丧气,眼神混沌,唯唯诺诺,此时虽然病重精神萎靡,却目光清透平和,庄正和蔼,有种王婆子说不出的清贵之气。

虽然心中诧异,王婆子却不提起,只说,“病早些养好才好。我看金琏倒是个实心对你好的,你病了这两个多月,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你不是他亲爹,他倒能日日伺候你,不见抱怨的。每日还出门卖炊饼做买卖,多挣点花费。时属不易。”

武植听她这样说,却好奇这金琏到底和他是个什么关系,好像不是亲人,那是什么?
只是武植也不好就此询问,就说,“只待我病好,不会亏待他。”

之后潘金琏做好面条端上楼来,拈着筷子要伺候武植吃面,武植既觉怪异,又觉尴尬。
王婆子见状也就默默出去了,似乎觉得潘金琏喂他吃面此事实属平常。
武植是个聪明人,脑子里一转,大约就明白了金琏和他的关系。

武植自然并不需要潘金琏给喂面条,那实在让人没法忍受,于是就自己接过碗筷,说,“我自己来吧。你也自去用饭就好。”

但是潘金琏却不走,坐在床沿上看他,眼神幽幽地瞅到他脸上来,似乎视线带着勾子,硬是要把武植勾在上面。

武植慢慢吃面,说道,“这姜丝若用热油炒了,之后再加进面里,料想味道会好一些。……这面也煮得过了。”

潘金琏看着他,也发现了武大的奇怪之处,平常的武大,吃东西不过是吃而已,并不甚讲究,喜好啜两口小酒,而且动作随意,哪里像现在,既挑剔面里姜丝的味道,又说面煮过了,最主要是他吃面的动作,慢条斯理里带着说不出的感觉,在潘金琏所见过的人中,没人能够吃面条吃得他一般好看,那是优雅和清贵。

作者有话要说:这篇文基调是种田文,不会Y得不着边际

 

 

☆、第三章 武大郎冷静探处境(二)

  第三章

武植身体还是虚弱,胃口自是不好,吃了小半碗就搁下了碗,潘金琏接过碗就在床沿坐着吃剩下的。
武植看着他,只见他右手翘着兰花指捏着那两根竹筷,玉葱似的手指,倒是好看,就说,“金琏,我得和你说个实话,我今天一觉醒来,只觉得自己头脑糊涂,不大记得前事,此时就如在梦里一般。”

潘金琏本还好端端吃着面,此时愣愣然抬起头看他,一双杏眼睁大了,“大郎,我看你的确是头脑糊涂昏聩了,甚么时候你叫起我金琏来。”

武植微笑着捏了捏他的嫩脸,“那我平素叫你什么?”

潘金琏吃了一口面,倾身过去要和武植做嘴,武植虽然已经知道他和自己这个身体的关系,又面对着这么一个漂亮人,却还是适应不了他这样的调情法,侧了侧身,又抬手按住他的肩膀,“好好吃面,说来我听听。”避开了去。

潘金琏嗔怪地乜斜了他一眼,“哥哥这又是来逗我玩呢。你说你能叫我什么,自是琏弟,好人儿,心肝儿,可人儿,好弟弟地叫我,现下这是要生分了去,还是你真糊涂了。”

武植看他嗔怪卖娇,强做了镇定,笑道,“是真糊涂了。先不和你说,我写个方子,你按着方子去抓药来我吃,我这病也就好了。”

潘金琏将碗里面汤也喝完,一面将面碗放到桌上,一面道,“适才间壁王干娘在,我也不好说你,现下就你我了,我还不知你几斤几两么,能够自己开药方了,大字也不识几箩筐来着。”

武植看他走路扭腰摆臀,倒是十足十地风韵,奈何他个人对这个并不那么待见,只是还得忍着,说,“刚才不是说了,我头脑糊涂了……”

“头脑糊涂了,倒在这个上面变明白了。”
潘金琏爬上床来,要脸贴着武植的脸,“哥哥,我的好哥哥,你别拿着自己的身子当耍子,你就当可怜可怜我,我去叫蒋太医来给你瞧瞧病,开个方子,我去抓药去。”

武植受不住潘金琏这黏糊劲,又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推远一点,不耐与潘金琏好好说了,突然之间来了气,沉下脸道,“你倒是听也不听我的话。”

潘金琏要说“我不听哥哥的你罚我怎的,你病中又如何来罚。”却对上武植一双幽深凌厉的眼,把潘金琏骇了一跳,寻思他怎么变得这么怕人了,不得不乖乖道,“你且写吧,我去找了纸笔来,你且写,看写出什么来!”

武植看着潘金琏,在心里叹了口气,琢磨着怎么把潘金琏调/教好了变得可心点,别这么动不动要往他身上黏糊,说话拐弯抹角地勾引。
潘金琏去找了纸笔来,在桌子上磨墨,武植见着,就要从床上起来,潘金琏放下手里墨条,赶紧过来扶他,道,“大郎,你且在床上等着就好。”
武植道,“我坐凳子上去。”

潘金琏只好依着他了,半跪着为他着了棉鞋,扶着他坐在桌子边条凳上。
武植闭目沉思了一阵,就拈笔蘸墨,待要写时,又因久病手上无力,笔尖不断颤抖,没法写字。
潘金琏挨着他坐下,从他手里拿过毛笔来,笑吟吟看着他,道,“你且说来,我来写罢。”
心里则想着,要是武大真能说出什么来,那他则要不得不想武大是真出了问题。被灵狐附身了?
前些日子,狮子街那边倒出过黄大仙借鸡的事情来。

武植斟酌了一番,说道,“桔梗六钱,陈皮九钱……”
潘金琏愣愣看着他,心想他还真能说出个方子来呢,见武植示意自己写,就赶紧下笔。

武植把方子说完,又拿过潘金琏写好的纸签来看,只见他这一手字倒是不错,便说,“就这样罢,你去药铺子里抓了药来,先抓三服药,这三服药吃完了,再看状况,改一改方子吃药。”

潘金琏道,“哥哥,那我现下就去抓药去,你且在家里等一等。”
武植道,“你去吧。”

潘金琏要走时,硬是在武植脸上香了一口,这才疾步下了楼,武植擦了擦被他亲的地方,心想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要说他的确喜欢男人,但也不喜欢这样的男人。

潘金琏不信武植能写出什么正确的方子来,到生药铺抓药时,又让坐堂大夫给斟酌了一下药方,大夫说这方子治风寒的,只是其中两味药这般那般地不对,拽着文要和潘金琏说,一双贼眼睛却直勾勾盯着潘金琏的粉面,潘金琏又不是傻子,之后只是不管他,跑去了药柜上抓药。

【穿越之武大郎 by 南枝】(本页完)

《穿越之武大郎 by 南枝》上一篇

乱谈 by 阿豆--预览

   《乱谈(原版)》作者:阿豆【完结】

  简介

  逃不开感情和生活的疲倦的她,在这个国度,能找到什么呢?

  搜索关键字:主角:戴安晴┃配角:南香,戴蓝等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种田文,甜文,宠文以及各类宫斗文等,看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1章穿越

  天色暗暗的,和青梅竹马的朋友阿依一起去吃罐子鸡,医学院附近的罐子鸡是最美味的了。可是,我好像离开这里好多年了,和阿依也多年没见了,我怎么回来的?一阵头痛终于从梦中醒过来。原来我还在这里。

  身边睡着交往了几年的男友,他昨天还提议结婚来着。他是那种理智的人,谈过几次恋爱,即使失恋也没有一次痛心过。大概属于那种本能的先保护自己,以自己为先的人。并不是觉得这样不好,而是觉得这样刚刚好。

  以前的感情把我的爱情激情都磨光了,最好的朋友加上恋人这个身份,让阿文的背叛使我痛彻心肺。可是他的背叛又源于生活的压力和人性的必然,让我无法去责怪。10年的感情就这样消散了。等我慢慢治愈了自己,已经不再会爱人了。

  这样的自己和这样的男朋友在一起,真是刚刚好。我从没有爱过,而他说爱我,我也并不在意。因为即使我离开,他也会过得很好,大概会伤心几天也就罢了。这样的他,让我不会有任何感情上的愧疚,这样很好。虽然有时候也觉得没意思,但是心态上,我已经接近于一个老人了。不是不敢爱人,而是不会了。碰到了那么多人,可是再也没有心动的滋味了。

  现在是现实的生活,房子车子和票子,每一样都要自己去努力。想想每个月要还的贷款,就觉得疲倦,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吗?好想变回小孩子,可以无忧无虑的玩耍,睡觉醒来也不会想东想西的。

  突然心口传来一阵闷痛,让我想起这几天心脏时常疼,但是根本抽不出时间去医院检查。我想叫醒身边的男友,可是根本法不出声音,连身体也动不了。一阵眩晕和黑暗之后,我失去了意识。

  ###第一卷:家中成长篇###

  第2章醒来

  慢慢清醒过来,觉得头好痛。抬眼看见青色的帐子和木雕花的大床。我还是在做梦吗?我想用手揉揉头,咦?手怎么这么小?再看看身上,穿着上下两件的丝织红袄,短手短脚的。这是我?

  用手努力揉着头,说实话现在做这个动作还不太容易…这是怎么回事呢?昏迷前我好像正想着变回小孩子就好了,不会这么心想事成吧?而且这里的家具和衣服怪怪的,是古代吗?脖子上有一个银锁,锁上是繁体字,我勉强认得,一面是“长命百岁”,另一面是“戴安晴”。这个身体也叫戴安晴?我变成这个小戴安晴是冥冥中的一种缘分吗?那么,就让我在这里重新开始吧。

  我整理着思绪,这些年生活的磨砺已经让我学会处变不惊了。这个身体看起来也就3,4岁大,还是不懂事的孩子,我只要少说多听就可以过关了。不知道这是个怎样的家庭,看着这家具,这孩子身上的衣着,还有床前的大屏风,看来这个新家家庭条件不错。不过怎样都无所谓,既然老天让我从头来过,我一定会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门吱呀一声响,听到有个人轻手轻脚的走近我,抬眼一看,原来是个5,6岁的孩子。那孩子一见我看他,顿时满眼惊喜,扑在床边眼泪汪汪的说:小安,你醒了?我好想你,好几天没看见你,娘和爹爹都不许我来找你,说你病了。今天我是偷偷跑来的。

  看见这个粉团一般的孩子,眼泪汪汪的说着小大人一般的话,不禁笑开了。小粉团呆呆望着我,用一只手指轻触我的脸颊,喃喃着:小安笑了,小安笑了。又问:“小安病好了吗?可以和蓝儿去玩吗?”

  我摇摇头,打了个哈欠。小粉团失望道:小安还想睡吗?眼珠子转转又来了精神“那我和你一起睡好吗?”说完眼巴巴的望着我。我怎么拒绝的了这样娇嫩嫩的小粉团,就笑着点点头。小粉团四肢全用,费劲的爬上了床,钻进我的被窝,搂着我的脖子,晶亮亮的眼睛一闭,睡过去了。

  我不禁感叹,小孩子就是睡得快啊。然后又一笑,我现在不也是小孩子吗?一阵困倦袭来,我也睡过去了。

  第3章认亲

  再次醒来天色已经接近傍晚了,肚子有点饿,身边的小粉团已经不在了。

  “安安你醒了??爹爹好害怕你醒不过来”。

  转过头发现是一个如玉般温润的美人,是我爹爹?这个美人见我望着他,眼圈渐渐红了起来,有眼泪在眼眶里转阿转的。

  “你染了痘,大夫说只能听天由命,爹爹好害怕你醒不过来,你要是去了爹爹也不能活了。”美人爹爹眼眶青黑,脸色极差,想是许多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心里流过一阵暖流,不由开口“爹爹,我没事了”。

  美人爹爹眼眶里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像是断了线的珍珠……美人爹爹流泪也好美……咳咳……我想到哪里去了……

  不过看到如此美人为我担心难过,还是有点心疼的。从被窝里爬出来,坐到美人爹爹身边,把小小的身子依到他怀里,伸手努力的为他擦着眼泪,安慰道:“爹爹不哭”。

  爹爹点点头,把我抱在怀里,又拿了一床小被子包裹住我,嗯,暖洋洋的,好舒服。爹爹这样温柔,不知道娘是怎样的人?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她?正胡思乱想着,门又开了,哗啦啦的拥进一大帮人,却没有半点嘈杂声,看来是治家甚严啊,我暗想着。为首的是一个膀大腰圆的四十岁开外的女子,方方正正的国字脸,浓眉大眼,肤色偏深。身上穿的类似武将官府的衣服。急步走过来望着爹爹怀中的我,问:“怎么样了?”

  爹爹似是打算行礼,但因抱着我不太方便,那女子摆摆手免了他的礼。他轻声温柔的回话道:“已经醒了,痘也退了,刚才还和我说话来着”。

  看着爹爹要向她行礼,又想到她穿的官服,我终于反应过来这不是那种普通意义的古代,而是个女主外的时代……多么令人惊叹啊,可是我记得历史上不曾有过这样的时代,这是怎么回事呢?不过,连我变小来到这里都有可能,又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呢?

  “让娘看看”,这个女子俯身抱过我,她身上官服没换,想是下了朝急着来看我,眼中闪动着的关怀是做不了假的。

  这名女子身侧后站着一名风神俊朗的男子,三十开外的年纪,面貌和爹爹有点相像。他摸摸我的额头,眼中也是放心下来的神色。

  他笑着对女子说:“我来看安安的时候,发现蓝儿竟然睡在她旁边,吓了我一跳,那个捣蛋鬼一下看不住都不行。然后我发现安安烧也退了,脸色也好起来,像是睡得很香的样子。就请了大夫过来看,说是再静养几天就没事了。幸好蓝儿以前出过痘,不然又要乱套了。”这个男子温和雍容带着一股能安抚人心的气质。

  这个是我娘的女人望着他,笑着点了点头,我看见在她的眼中,流露着温柔和爱意。这与她看爹爹是不同的,她看爹爹的时候,眼里只有温和。

  古代人都是三妻四妾的,那个男人和我爹爹一样都是我娘的男人?呵呵,不由觉得有点好笑。那个男人从我娘手中抱过我:“官人刚下朝,去换过衣服休息一下吧。小弟也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了,现在去休息吧。安安就交给我吧。”美人爹爹似乎对这个男人十分信服,点点头就出去了。

  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个男人有种直觉上的亲近感。他温柔的把我抱在怀里,摸摸我的脸说:“让大爹爹看看,安安这几天瘦了不少,好几天没好好吃饭,现在饿不饿?”

  我忙点点头,早就饿了。他拍拍手,进来一个清秀的小厮,“梅,去厨房拿点清谈的粥和小菜”。只有粥啊,我嘟嘟嘴表示不满。大爹爹笑出来,“你病还没全好,只能吃清淡的,要不会留疤的,乖。”

  那名叫梅的小厮回道:“是”。想了想,又回道“蓝少爷一直闹着要来找小小姐,不肯吃饭。您看……”。大爹爹笑着点点头说:“把小五带过来吧。”

  等了一会仆人就把粥菜上来了,虽然只是粥菜,却做的非常清爽可口。大爹爹舀一勺粥再配一点菜喂给我,我吧叽吧叽吃的香甜。

  这时候就听到小粉团的声音“小安,小安”,就看到他努力迈着小短腿朝我们跑过来。大爹爹一把搂住他,拿出手绢细细的为他擦额头上的汗珠,用手指轻轻戳那个小粉团的额头“又淘气了是不是,看妹妹都在好好吃饭,你这个做哥哥的真是不乖啊,让妹妹笑话了”。我配合的冲他笑了笑。

  小粉团马上正襟危坐,说着:“我乖,我乖,我也要吃和妹妹一样的粥。”

  大爹爹笑着示意仆人给小粉团盛粥,小粉团大概是跑饿了,也和我一样一勺一勺吃的香甜。边吃边还冲我傻笑。

  吃完饭大爹爹对小粉团说:“妹妹病刚好,不能受风,你要和妹妹玩就只能在屋里玩,知道吗?”

  见小粉团答应了,又转头问道:“将军用饭了吗?”

  “不曾,还在等主子一起用。”

  “通知厨房备饭,梅,在这里看顾小少爷和小小姐,竹,去请将军到饭厅用饭,兰,去请二主子用饭,若是他倦了,就把饭送到他房间。”

  我和小粉团面对面坐在地毯上,小粉团一手牵着我的手,一手拿着不知道谁给他的一个荷包,呆呆望望大爹爹又望望我。而我正无聊的紧,谁能告诉我这个年纪的小朋友都玩些什么。只有这个小粉团还有趣些。大爹爹移步过来,温柔的戳戳小粉团的额头,“蓝儿要乖乖的哦,不能淘气,爹爹去吃饭,你来照顾妹妹好不好?”

  小粉团兴奋的拍拍手“好好,我来照顾妹妹,我是大人了。”说完还拍拍胸脯用力保证着,我简直要忍笑忍到暗伤了。

  大爹爹点点头离开了。

  小粉团牵着我的手走到地毯一角堆的厚厚的锦被旁边,让我坐下来,然后他自己做到我旁边,费劲的拖了一床小被子盖在我们腿上,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脏兮兮的石头开始玩石头……小朋友的生活好无趣啊……

  第二天一睁眼,已经看到爹爹坐在我床旁边了,休息了一晚他的脸色好多了。不过他还是带着病容,身上带着常年吃药造成的那种药香气。经过了几天,听爹爹们谈话和下人们的闲聊,我终于弄明白了我的家庭关系。

  这个地方是凤国,我娘是镇北将军,大爹爹是娘的正夫,也就是主君。大爹爹也是官宦人家嫡出的儿子,只不过家道败落了。我娘为了娶爹爹,竟然拒绝皇上的赐婚,还跪在皇宫前面三天三夜请旨要娶我大爹爹。当年我娘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镇北将军,不仅仅是因为家族世袭,而是在战场上凭借军功得来的。皇上惜才,终于收回了赐婚的旨意同意了我娘的要求。

  而我的美人爹爹,是大爹爹的幼弟,当时大爹爹的爹爹已经病逝,而美人爹爹年纪幼小,又是从生下来就带着病,为其他夫侍所不容,大爹爹出嫁时就把幼弟呆在了身边。本想等他年纪合适时,寻一门亲事,但是美人爹爹一直依赖大爹爹,不愿意离开。而且美人爹爹多年来都是病体缠身,需要吃大量的补药养着,很难生养,所以很难寻到一门合适的亲事。后来大爹爹就说服娘亲收了美人爹爹做小爷。

  本来娘亲也并不同意,多年来娘亲除了大爹爹,并没有多娶一个小爷。这在这样的世界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各家开始时还有送些美人到府上给娘亲做侍宠,娘亲都没有收,很是让京城的百姓纳闷了一番。直到娘亲连皇上赐的侍宠都拒绝的时候,各家各府才终于死了心,知道娘亲对大爹爹用情专一。

  大爹爹生了5个孩子,大姐,二姐,三哥,四姐,还有我的小粉团五哥。而我是美人爹爹唯一的孩子,大夫说爹爹生下我元气大伤,再也不能生养了。

  知道这个让我越发心疼美人爹爹了。

  第4章生活

  美人爹爹打从出父胎起就是带病之身,从会吃饭开始就没有停过药,还好这一袭病身并没有使美人爹爹变得像黛玉那般多疑和刁钻,但是美人爹爹无疑和黛玉一样爱哭。

  美人爹爹是大爹爹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带大的,有点长兄如父的意思。娘亲也因为爱屋及乌之故,对美人爹爹照顾有加。所以,最终还是答应了大爹爹的要求,纳了爹爹为小爷,给了爹爹一个稳固的依靠。不论将来是什么情况,美人爹爹都有了一个站得住脚的名分,虽然有点未雨绸缪,但也是因为大爹爹太疼爱自己的小弟了。

  我想出去爱情的角度,有人分享自己的爱人总不是一件舒心的事。尤其在娘亲和大爹爹在一起二十多年都没有过别人的情况下。可是对大爹爹来说,美人爹爹是相当于骨肉的存在,为了照顾他,也就容下了。娘亲虽然没有爱情给美人爹爹,可是对他是非常照顾的。在这样的时代,有这样的妻主,一般的男子应该觉得很幸福了吧。美人爹爹的世界一直很小,就是这个家庭,自己的兄长,兄长的孩子,关心也被关心着。

  一直拖着病体的爹爹对未来并没有什么很高的期望,他所期望的无非是在这个幸福家庭里继续生活下去。他知道在兄长和他的妻主之间容不下任何人,他也并不想插进去破坏哥哥的幸福。他原想着,只要兄长的妻主不嫌弃,就这样一直过下去也好,反正他说不定哪天就会病死了。

  可是他的年纪一年年大了起来,鉴于兄长的妻主在朝中的地位,也不是没有人来求亲。可是京城里的人家都知道他是出了名的药罐子,没有人愿意娶这样病弱的正夫。而作小爷,大爹爹又怕他受委屈,亲事就一直拖延了下来。拖了几年,京城里的人开始议论起来。不过将军府并不在意罢了,这些浑话也传不到美人爹爹耳朵里。

  真正让大爹爹下定决心是,大爹爹在生小五时年纪有点偏大了,差点难产。从鬼门关回来的大爹爹首先想到的是,若是他就这么去了,他的小弟在将军府无依无靠,没名没分。虽说将军一定会照顾他,但是族人和那些势力的小人们一定会欺负他的。弟弟性子太弱,要给他一个安全的保障。就这样,美人爹爹的亲事被定了下来。

  我不知道美人爹爹对于娘亲是什么样的感情,也许是有点崇拜有点爱慕,但是怎样都不会超越美人爹爹对大爹爹的感情。有些人以爱为生,有些人则是以家为生。只要家里的亲人都好好的,自己就觉得满足。美人爹爹就是这样的人啊。

  美人爹爹的身体本来是很难受孕的,可是竟然偶然中有了我,美人爹爹更是有女万事足了。

  大爹爹生的几位哥哥姐姐年纪比我和小五大很多。

  大姐株守北疆已经凭着军功和能力作了副将。

  二姐姐则考取功名,作了御史,现在南下查案去了。

  三哥哥去年出嫁了,偶尔回家看我们。

  四姐姐年纪虽小,可是志在四方,前几年拜了个室外高人做师傅和她行走江湖去了,每年过年的时候会回来。

  娘亲在这方面非常开明,姐姐们选择的路都不会干涉太多,也不会给予很多帮助,全凭姐姐们自己的意愿和努力。

  蓝儿出生的时候,姐姐哥哥们都长大离开家了。虽然有娘亲和两个爹爹的疼宠,小粉团的童年仍然是十分的寂寞。

  我的出生让蓝儿非常快乐,小粉团有了做哥哥的自觉。

  每天早上被小厮们伺候着起床梳洗,然后就跑到我和小爹爹的床头撑着他的小粉脸等我醒过来。然后一起吃饭……玩耍……吃饭……午睡……玩耍……吃饭……然后晚上恋恋不舍的会去睡觉。

  第二天又照这个来一遍……

  美人爹爹每天陪着我们,大爹爹忙完了府里的事也会一边看书一边看着美人爹爹和我们两个。小粉团以前的娱乐好无聊啊,除了玩石头就是看蚂蚁了。我被逼无奈,只好想出些办法娱乐自己。让下人给我搭了两个秋千,两个吊床,我们有时候也在吊床上午睡。

  然后我教他玩捉迷藏,和他玩果果家,教他跳格子,玩官兵捉贼……他的眼睛一次比一次亮,也越来越粘着我。

  我也喜欢他。上一世我已经到了应

《穿越之武大郎 by 南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之武大郎 by 南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