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蓝世界[暗杀]+番外 by 青莲与酌

时间: 2015-08-30 12:08:27

【蔚蓝世界[暗杀]+番外 by 青莲与酌】小说在线阅读

蔚蓝世界[暗杀]+番外 by 青莲与酌

 
文案
《三年E班》之后很想嫖潮田渚
 
 
于是这篇文是蠢作者/潮田渚
 
 
属于日常文,短篇
 
 
大概是潮田渚他养了一朵花,后来花吃了他的故事
 
 
这里是痴汉攻×温柔(?)受
 
 
 
内容标签:少年漫 天作之合 幻想空间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玉琢/潮田渚 ┃ 配角:很多 ┃ 其它:一起来嫖渚啊
 
==================
 
☆、第一章遇妖
 
  
  潮田渚又一次路过了这个池塘,忍不住把自己的目光留在这里多了一些。
  好像现在池塘里面荷花的花苞又多了一些,看上去荷叶也变多了。上次妈妈带着他来这里的时候,池塘看上去还空空的呢。
  “红的,黄的,粉的……青色?”潮田渚靠近了池塘边缘,看着重重荷叶遮掩下,池塘中心长得一株青色的荷花,已经悄然绽放了。
  青色的荷花每一瓣花瓣都慵懒的舒展开来,莲心有淡金色的花蕊,这朵莲花这样静默地绽放着,好似时光都被静止了一般的。
  “……好漂亮。”潮田渚看着这株青色的荷花,蓝色的双眼都有些发直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颜色的荷花呢……荷花还有这样的颜色吗?
  好多人都说荷花是妖花,带着深深的妖气。潮田渚不明白什么是妖气,可是荷花开在池塘里,在重重翠绿之下亭亭净植的盛开着的姿态,确实很漂亮。吸引人,吸引到别人都无法转移视线。自己被影响的很深刻,所以会觉得这样的花儿有魔力吧。
  “再见。”
  潮田渚对着池塘里那一朵无知无觉的青莲道别,然后快步地往自己的家里跑去。
  远处有鲤鱼旗的童谣传来,这就是五月五,是属于男孩的节日。
  几乎是每一家的屋顶都飘着鲤鱼旗,夏天已经到了呢……
  ——***——***——
  ——***——***——
  渚走之后,他没有看到的是层层荷叶包裹之下的那一朵青莲摇曳着,散出了点点星光,一个淡淡的虚影出现在了莲台,小小的一只,似乎是望着他离开的方向。
  ☆*☆*☆*☆*☆*☆*☆*☆*☆*☆*☆*☆*☆*☆*☆*☆*☆*☆*☆*☆*☆*☆*☆*☆*☆*☆*☆
  渚又一次来到了池塘边上,已经是深秋的夜晚了。
  荷叶已经败落,池塘里都是枯枝败叶,除了少数的水莲花的莲叶还在维持着自己的翠绿之外,华盖擎天的荷叶都已经低垂着自己的头了。
  那朵青色的荷花也应该败落了吧?渚望着池塘里面,黑夜里并不能特别看得清楚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久久找不到那朵处在中心的荷花,渚也就没有再继续找了。他只是安静地坐在池塘边,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半张脸都埋在膝盖里面,长长的头发遮住了自己的脸,投下深重的阴影。
  ***    ***    ***    ***
  “穿着裙子的渚更好看了,果然没有挑错。”母亲笑得一脸温柔地从后面拥抱着渚,看着镜子里面的渚,露出满意的神色。
  渚只是像一个布偶任由自己的母亲摆弄着,他不能违抗自己的母亲,但是他并不喜欢穿裙子。自己的意愿在母亲的面前都只是浮云而已,并不需要在乎。
  渚他只用听从母亲的话就好了,按照母亲设定的路往前走就行了……
  ***    ***    ***    ***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为什么妈妈不想听我说什么呢?”渚是一个男孩啊,为什么妈妈不能正视呢?
  “妈妈为什么不喜欢我呢?”母亲最讨厌他是个男孩了……可是他就是一个男孩子啊……父亲都不在乎的事情,为什么要这样严苛呢?
  “我不喜欢裙子……”
  “我不喜欢长头发……”
  “我不想当女孩子……”
  “我不是妈妈的玩具……”
  “不是……”
  “不是……”
  渚蔚蓝的眼睛闪烁着点点泪光,他一点也不想做妈妈的第二个人生,他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可是妈妈不接受任何的反抗……
  “那你喜欢什么?”
  “我想自己活着……谁在这里?!”渚无意识地回答了一次,可是他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任何人,这里是他的秘密基地!
  迅速地站了起来,渚环顾四周,却没有见到一个人。要是被人听到的话——///——想想就觉得好羞涩!
  “你在找我?我就在你跟前。”
  ‘那声音很近!’渚听着像是从池塘里面发出来的声响。
  看向池塘的时候,渚却看到了池塘中心的位置在发出一点青光,光点一跳一跳的,就像是在对渚宣示自己的存在。而渚也看清了光点下是那一朵颜色奇怪的荷花,那朵青莲!
  “你是什么东西?”渚震惊地看着那光点,荷花果然是妖花吗?他这是看到了妖怪吗?
  “我是秦玉琢,你能收养我吗?”光点飘到了渚的面前,连带着一朵青色的莲花一起,渚能看到的这朵莲花就像是莲台一样的东西,没有根茎,如同玉石雕琢而成,这样近的距离来看这朵青莲,真的美到了令人忘却呼吸的地步了。
  “我不能收养你。”渚很想带着这朵花一起回家,可是他不能。
  “你不是很喜欢我吗?”光点似乎有些奇怪了。
  听到光点这么说话,渚红了脸,说道:“我是很喜欢你……可是你是妖怪……”带妖怪回家,妈妈会生气吧……
  “拜托你帮帮我吧,我只是需要温暖的环境而已。可是这里除了你就没有别的人来了,冬天要来了,我会死的。”名为秦玉琢的光点委屈地说着,连那萤火之辉都变得更加暗淡了。
  渚心里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伸出了手接下了这一朵青莲,连带着这个奇怪的光点。“我带你回家,但是你不能被妈妈发现。”
  “我知道啦!”光点没入莲花之中,原本手掌大小的莲台就合拢成了一个小花苞,看上去就更像是一个精致的玉雕了。
  渚将青莲捧在了手中,走上了回家的路。
  被它听到了自己的心声,总觉得很害羞,可是能够帮助到它应该也是一件好事……它这么好看,要是凋谢的话,多可惜啊……
  ☆*☆*☆*☆*☆*☆*☆*☆*☆*☆*☆*☆*☆*☆*☆*☆*☆*☆*☆*☆*☆*☆*☆*☆*☆*☆*☆
  “我回来了。”渚小声地说道,然后关上了家里的门。
  本来就是偷跑出去的,太大声是会被妈妈发现的。现在的妈妈应该睡着了吧……
  渚快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面,打开了床头灯,手心里的青莲花苞还好好的,玉一般的温润触感,在沾上了他的体温后,摸起来似乎更舒服了。
  “把我放在水里怎么样?”花苞微微闪烁起来,这朵花又在说话了。
  渚想了一下,用了一个以前养金鱼的大盘子装了水端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然后小心地把青莲放入了盘子里面。
  接触到了水的青莲微微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花瓣,金鱼盘子上的青花与青莲花互相映衬,非常好看。
  “这么明显,妈妈进来收拾的时候会发现的吧?”渚想着是不是自己应该把青莲寄养在别的地方,可惜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放心吧,不会的。”秦玉琢在花苞里面化出了人形,知道渚在看着他,他也在看着这个孩子,没有想到他真的会帮自己。
  渚想到自己带回来的是一个妖怪,有些别扭的问道:“你这样的妖怪吃人吗?”
  “噗哈哈哈哈……放心吧,我不吃肉。我可只是一朵花呢!渚的问题还真是可爱啊。”秦玉琢没有想到渚会这么问,他清修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
  渚微微红了脸,眼珠子到处乱瞟,最后结结巴巴地说道:“既然都这样了,那你不能把我说的话透露给别人知道。”
  “当然,我会保守这个秘密的。”秦玉琢看着渚脸上的红晕,真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要是自己有实体的话,那就好了,可以抱一抱他了!
  “那……那晚安吧。”渚说罢找出自己的睡衣,换上衣服,钻进了被窝里面睡觉。
  本来以为屋子里面多了一个妖怪,自己会睡不着觉的渚,却在淡淡的花香萦绕之中陷入了黑恬的梦乡。
  知道渚已经睡着了,青莲的花瓣打开,拇指大小的秦玉琢盘坐在莲台中央,看着熟睡的渚露出了微笑:
  “晚安。”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篇很纯粹的日常嫖文
短篇
秦玉琢是蠢作者青莲与酌
感谢姬友陆千金给取的名字
很快就会完结
欢迎喜欢嫖渚的小天使来跳坑
 
☆、第二章田螺
 
  
  渚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了窗台上的金鱼盘里的青莲似乎又开花了,露出了自己淡金色的莲蓬,但上面似乎看不到莲子。
  “早上好。”渚道了一声早安,换好了自己的衣服,准备去洗漱吃早餐。
  渚关上门走出去之后,秦玉琢才出现在莲台上,转而有些无聊了,看了看自己现在住的这个小盘子,想当初自己可是住在瑶池里面的。
  这个小家伙倒是天赋异禀呢,居然能看到他,还能摸到他……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只是渚他什么都不明白罢了。
  ——***——***——
  ——***——***——
  “渚,来吃早餐了。”潮田广海笑着在厨房里面准备好最后的东西,一边叫着渚来吃早餐。
  ‘看来今天妈妈的心情还算不错。’渚心想道,然后从房间里面出去,坐到了餐桌前,等着母亲端上最后的味增汤。
  “我开动了!”渚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慢悠悠的开始吃早餐了。
  “今天晚上我可能会晚一点回家,已经把你的午餐还有晚餐都准备好了,自己记得热着吃。”三两下解决了自己的早餐,潮田广海站起来拎起自己的包就出门了。“我出门了。”
  大门关上后,渚自己吃光了东西,然后收拾干净了餐桌,看了看时间,马上就要去上学了。国小六年级,马上就要升上初中了。
  椚丘中学对学生的要求都很高,所以渚现在也不得不努力学习。如果进入了这所学校,成绩没有达到母亲的期望的话,母亲会很生气吧?
  渚对自己想上什么学校并不清楚,可是母亲似乎已经决定了椚丘中学,那就椚丘中学好了。私立学校都很贵,一定要努力学习,有一个好成绩给母亲看。

  自从母亲和父亲离异之后,母亲自己负担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就很辛苦了,还为他挑选了很多算得上奢侈的东西,渚不想让自己更多的让母亲来担忧他的人生了。
  东京这样的地方,一个女人自己打拼还要养家是很不容易的。而且母亲立志让他过上最好的生活,让他能够拥有最好的人生。有时候母亲的过分关爱,会让渚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可终究是因为爱,所以渚没有反抗。
  收拾好了自己的书包,渚说了一声“我出门了。”便离开了家里去上学了。
  房子里的两个人都已经出门了,秦玉琢自己伸开了双手感知了一下这里的情况,然后确定了这里没有什么东西很特别,随手用法术整理了一下这个家,算是自己寄居在这里的回报好了。
  要是都很干净的话,那么渚的妈妈就不用打扫了,也就不会随便进来看到这个盘子了。
  用障眼法是可以不让盘子被人看到,可要是摸到了,就不关眼睛的事情了,那反而会更惹人怀疑。房子干净的话,还可以说是渚自己打扫的,这样妈妈的心情也会变好才对。
  来霓虹的时间并不长,但来到这里才发现渚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也就知道了他们生活不容易。幸好自己不用吃,不用穿,不用睡……否则,要让自己被一个小孩子养着,大概自己也会瞧不起自己的。
  被丢在这里了,秦玉琢自己也不担心。反正天底下像他这样的青莲也不多,迟早自己不见了是会被发现的,到时候把他偷出来小贼一定会被王母娘娘惩罚的。他只需要等着就好了。
  可是自己一个人真的好无聊,有其他荷花陪着的时候还好,但现在他们都凋谢了,只剩下了自己,太无聊了。
  所以才会在渚出现的时候引诱他带自己走,要不是用了点迷惑他的法术,渚也不会轻易就让自己跟着他回来。
  真没有想到现在的人类小孩都这么可爱又可怕吗?在渚比女孩还可爱的外表下面,隐藏着的杀气可是很吓人的。
  ‘好像命格也很特别呢。’
  秦玉琢看向收拾干净的书桌,但他不确定自己看到的未来是不是对的。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自己在这个小孩的身边,应该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情的。
  虚弱状态的自己可是别的妖怪的大补丸,秦玉琢特地死皮赖脸的就是要跟着渚来他家里,也是为了躲开一些别有用心的妖怪。老老实实地呆在有福泽荫蔽的人家里,可以躲过被妖怪吃了的命。
  等着自己恢复得差不多了,就可以回到王母娘娘的身边去了。
  人间可是很凶险的地方,也不知道什么人这么大胆子,连他这样种在西王母的池塘里面的青莲也敢偷,偷了就算了,居然还在半路丢了他。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秦玉琢暗下决心,要是自己能再遇到那个白痴小贼,一定要打他一个落花流水。
  ☆*☆*☆*☆*☆*☆*☆*☆*☆*☆*☆*☆*☆*☆*☆*☆*☆*☆*☆*☆*☆*☆*☆*☆*☆*☆*☆
  “我回来了。”渚背着书包一个人回来了,在路上望着阳台的时候就发现了,家里没有亮着灯。不过现在也不算晚,天还亮着,就算妈妈回来了也应该不会开灯。
  再说了,他其实每次放学回家,母亲都是在他之后回来的。
  所以回来见不到潮田广海才是正常的,而且母亲也有说过,今天可能会回来的很晚,所以看不到就更正常了。
  关上了门,渚决定先学习一会儿再去吃饭,所以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
  “好像哪里不一样了……”渚看着自己的房间,他离开的时候,房间里有这么干净吗?
  渚摸了一下自己的桌子,发现真的没有灰尘,而且一些被他放乱了的杂志也都被放好了,他记得是乱摆在桌子上的啊。
  渚看向了窗台上被放的好好的青莲花,那一朵青莲在金鱼盘子里就没有动过,而且好像就那么一直飘在了水面上,青莲只是略微触及到了水面而已。
  “欢迎回家。”秦玉琢本来在入定的,但是渚回来的声音还是让他从自己的入定里面走了出来了。
  渚看着一跳一跳的光点,突然觉得有些感动。好像很久没有人这么对他说欢迎回家了,即使这是一个妖怪,但也应该是好妖怪吧……
  “那个,你整理了我的房间?做的很干净呢,你很厉害呢!”渚甜甜的笑着夸奖秦玉琢。
  被夸奖的秦玉琢有些不好意思,他只是略微用了点小法术而已,又不是人类一样的亲手做,被这样郑重其事的夸奖,有些言过其实了。“我住在你的家里嘛,总要做点什么的。”
  “谢谢你,帮了大忙呢。”渚没有把秦玉琢做清洁的事就这么当做理所当然了,而是很郑重地道谢了。他其实从进家门的那一刻就有些发现了家里似乎有什么不一样,这么想来应该是秦玉琢做了清洁,所以家里才会这么干净。

【蔚蓝世界[暗杀]+番外 by 青莲与酌】(本页完)

《蔚蓝世界[暗杀]+番外 by 青莲与酌》上一篇

[综武侠]玉大教主养儿二三册 by 皇权至上--预览  
文案
作为西域无冕之王,玉罗刹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人,他很享受那种人在暗处,却可所有棋子尽在掌握的感觉。
然而有一天,那个被他特意样成了绣花枕头,除了一张脸能看外,吃喝嫖赌更是样样精通的傀儡靶子少教主,他亲爱的儿子,却突然与他意志截然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一直实行放养政策的玉大教主终于坐不住了!
————
当玉天宝因为【吃喝嫖赌】【输个精光】[把罗刹牌抵押]
恋爱前:
玉天宝[唯唯诺诺][惊心胆战][泫然欲泣][偷瞄]:父,父,父亲……
玉罗刹[睥睨][不耐][厌烦]:好了,我已经让人去处理了,没事别来烦我。
玉天宝[如临大赦]:多谢父亲!
恋爱后:
玉罗刹[舔嘴唇舔嘴唇][尴尬尴尬]:阿宝……你怎么还留着它。
玉天宝[漫不经心][笑靥如花]:父亲再说什么胡话,虽然是个仿品,但至少还可以抵抵赌资不是?
玉罗刹[心虚心虚][咳咳咳咳]:整个宝库都是阿宝的,用不着它。
————
玉天宝[哀怨叹气]知道了真相,只把西门吹雪当仇人恨着,暗中设计动手,遇见了只违心叫着哥哥,搏搏可怜。没想到,到最后竟然成了他的后母……
作者[兴冲冲][赶紧去采访西门]
作者,于一剑西来下,卒。
————
专注冷西皮一万年!
玉罗刹X玉天宝,伪父子文
鬼畜狠厉渣攻x重生草包美人受……【信窝!!】
综武侠甜甜三部曲之——玉大教主养儿秘籍!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罗刹,玉天宝 ┃ 配角:西门吹雪陆小凤叶孤城 ┃ 其它:皇权至上冷西皮综武侠三部曲之
==================
 
☆、第一章
 
  三月十三,江湖百晓生时隔五年再次公布了今朝榜和金鳞榜,今朝榜排的是江湖上各大势力排名有黑白两道之分;而金鳞榜,自然赞的是那江湖中的风云人物,则又有武林后起之秀的风云榜,和真正按照势力强弱分设的天榜。
  要说这榜单有多少人看重,只需看看榜单发布后,在这偌大的武林往往不出三日,便人尽皆知,就可窥得这影响之大。毕竟江湖中人快意恩仇,以武为尊,看的便是个实力,是以每年榜单的排号,无一例外的,又是一场腥风血雨的起点。
  而如今,玉罗刹如今手中所拿,便是半日前刚刚公布的新榜。然而让人吃惊得,却是昔日稳坐这三国五漠十四城黑道势力排名前三的罗刹教,如今尽然直直跌落到了第二十五位,赫然险些不保一流势力的地位!而在那金鳞榜上,一代大宗师的玉罗刹如今尽然连个名字都已经消失!
  如此巨大的变故,可玉罗刹却尽然仿若没有一点奇怪的意思。当然,他本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事情的一切本就全然在他的掌握之中。
  ——没有任何一个死人是还能够呆在榜上的,任他生前是武功盖世,还是权谋出众,一旦人死了,一切,便是烟消云散。
  是的,西方罗刹教教主玉罗刹,于三月十日暴毙而亡。
  树倒猢狲散,“所幸的”便是还不至于后继无人。
  原由无他,盖因在开山立宗时,亲手订下一条天魔玉律:「我百年之年,将罗刹牌传给谁,谁就是本教继任教主,若有人抗命不服,千刀万剐,毒蚁分尸,死后也必将永下地狱,万劫不复。」
  想着这些,玉罗刹便在这黑暗的没有一丝光亮的屋内,轻笑出声。
  分明一切都应该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偏偏,美中不足。一颗十多年来一只还算听话的顺着他计划安排的棋子,在这时候,却偏偏悄悄绕了个弯……
  玉罗刹轻叹了口气,好吃好喝的养了十几年的废物,怎么到了用他的时候,却不肯好好的照着他的安排,去死了呢?
  也罢……那纤长的眸子闪过一丝凉薄的意味。他便去亲自看看这个,死到临头反而开了窍的便宜儿子。
  寒风从窗口中侵入,带来一阵寒意,将珠幔吹的一阵晃动,而屋中却早已经空无一人,唯有尚且微微散着热气的茶杯昭示着方才的一切,并非是幻觉。
  ——————————
  他明明已经死了啊!被人杀死了!
  他最后的记忆,就是孤松那几个包藏祸心的狗东西联合外人把他杀了!
  死前那种痛苦和恐惧还历历在目,仿佛刚发生在当前,可下一秒这么就有回到了银钩赌坊,他一气急了要把罗刹牌给抵出去的时候呢!
  还记得当时,玉天宝举着罗刹牌,却是硬深深出了一身的白毛汗。只觉得脑子从未有过如此的清醒。
  ——罗刹牌!这是我唯一的保障!
  当时,玉天宝面色铁青,不顾吹嘘的众人,一把推开了面前几个傻大个侍从,跌跌撞撞的从银钩赌坊里跑出来。
  ……
  天已经黑的很。
  在寒风凛冽的小巷子里,陆小凤在街上鼻尖被吹的有些发红,他的怀里还揽着一个美人。
  陆小凤何等风流人物,他自认见过不少美人,不论是江南花魁的妩媚动人,采莲佳人的清纯可怜,还是上官丹凤那样超凡脱俗,魅影天成……
  依只觉那人间万种风情,犹不及少年眼底点点星宏。
  “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洛神之姿,便是如此吧……
  是以,豪不奇怪的,当这样一个美人衣衫凌乱,惊慌失措的一头跌撞在陆小凤的身畔,看着那睫上闪耀的晶莹泪珠,和带着喘息失措求救声时,陆小凤的脑袋一阵轰鸣,搂着美人纤细的腰肢就把后面几个不入流的武者打的屁滚尿流,秀了一把英姿。
  然而,正在陆小凤嬉笑着准备向美人邀功之时,那美人却气的狠狠踩了他一脚,“你理他们做什么!这些还算是我的手下!重头戏在后面,快,快跑!”
  陆小凤惊呆了,对自己搞出这个乌龙也十分的不好意思,看了看那几个横七竖八的壮汉,正打算提出些建议补救,却被那美人狠狠的在腰间拧了一下,痛的他“嘶——”的一声,差点跳起来。
  美人仿佛都被气的带了哭腔,“你管他们干什么!死不了,现在要命的是我好吗!”
  “好好好!”陆小凤最见不得美人落泪,身体已然腾空而起,向着前方飞掠而去,然而也正是他刚刚跑了没几步,生后三道凛冽的杀机却已经袭来。陆小凤眉间一紧,瞬间收起了不甚在意的态度。
  陆小凤的轻功当然不错,但生后三人也都属于一流高手,就是在若在平日,陆小凤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说甩掉他们,更换恍若此刻还带着一人?
  感到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近,陆小凤足下飞奔,心中去确实苦笑,又被美色而祸,麻烦不断。但让他就此不顾美人的死活而去,却也不是他干的出来的。只好就此寻找折中的方法。
  “他们为何对你如此紧追不舍?可有调节的办法。”
  美人沉默了一刻,纤细的手臂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所以陆小凤可以清晰地察觉到他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这才幽幽的说“恶奴欺主,他们不会放过我的。”
  奴?陆小凤察觉到了他的害怕,顿时明白了事情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你……有把握对付他们的几个?”美人问的犹豫。
  “一个有余,两个勉强,三个没戏。”陆小凤苦笑。
  岁寒三友明显已经追了上来,三个声音不远不近的落在他们身后。
  “少主,你可莫要听信歹人的谗言,怎么就被他给骗了去?”是三友里的孤松。
  “这江湖居心叵测的人多的是,少主还是快到老奴们这相来,我等自会护送少主。”寒梅笑的阴森。
  陆小凤发现他的呼吸显然更加紧张急促,但还是强耐不安,把头凑到陆小凤的耳边,“我叫玉天宝,天佑的天,宝贝的宝。我们这便算是认识啦。”他局促的勉强挤了个笑,又道“我们萍水相逢,只求你帮我最后一个忙,之后,你便是抛下我,我也绝无半点怨言。”
  见陆小凤点了头,玉天宝这才伸出手来把一块玉牌模样的东西塞到了他的手里,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仿佛在勉强控制着自己,过了很久,他才带着一股解脱的意味说道,“待会儿,你就把这块牌子扔出去,扔的越远越好。你也别看,看了,只会给你惹来更大的麻烦。”
  陆小凤的呼吸也变的急促了一瞬间,显然,他猜测到了这小小的玉牌究竟是什么东西,有着如何大的力量,可以将这江湖搅的腥风血雨。
  他看着此刻显得极其脆弱的玉天宝,发现自己并不是不能理解他的心情。
  这块玉牌分明是他心底最后的依仗,却在此刻也成了他的催命符,让他不得不将它丢去。
  陆小凤叹息道,“我一定尽力保你周全。”
  玉天宝的神色动容,仿若都要落下泪来,他低着头,哑声道,“谢谢……”
  他吸了吸鼻子,抬头去看一直缀在他们后面的岁寒三友。显然是因为顾及陆小凤他们才没有立刻攻上前来。
  “三位师父,宝儿知晓你们要的是什么。宝儿也自知没有才徳留住,相比那些外人,宝儿自然是愿意给三位师傅,只求你们看在自小看宝儿长大的份上,留宝儿一份生路。”
  孤松三人对看一眼,却是没有说话。
  玉天宝咬牙,“快扔。”
  在内力的加持下,玉牌一下子呈直线般飞速往右侧射去,岁寒三友刹那间一惊,没有想到他竟然当真如此痛快的就放弃了。
  孤松犹豫了一下,对着离玉牌消失方向最近的青竹道“你去!”
  玉天宝便笑了,“孤松师父,孤松长老,诚然你们三兄弟情同手足,可这罗刹牌也只有一块呀!”
  孤松冷笑,似乎不为所动,“我怎知那是真是假。”
  玉天宝便叹息道,“是真的,是假的,您去一看不就知晓了吗?您一定是知道他
  它的样子的。就算当真不是,宝儿难道还能逃出您的手心?宝儿只是想那它换自己命罢了。”
  陆小凤抽空问了句,“你有几分把握?”
  玉天宝笑的狡黠,眸中星光点点,柔光潋滟,“在他问话前,我一分把握都没有,但现在,十分!”
  陆小凤的心,便又似被小猫的爪子轻轻的勾了一下。
  再向后探去,果不其然,生后两人也已经消失不见。而玉天宝把头靠在他的颈边,安静的仿若睡着了,但陆小凤知道他没有,因为他的衣领都湿了大半。
  有风度的男士这时候只需要献上可靠的肩膀就好了。
  于是陆小凤又带着他足足跑了有大半个时辰,才在一家客栈下把他放下,正要开口安慰,却被一下子被推开了……
  玉天宝面色嘲讽,“真是不好意思,我是男人。连这都看不出来,还想泡我?”
  陆小凤:“……”WFT!?
  小美人高傲的瞥他一眼,“就算我好南风,你这样的也不是我的菜。”
  陆小凤心灵伤害max。他就算脾气再好,但在这么冷的晚上来回奔波了大半夜,救回来的美人是男的不说,还鄙视他的品味……也会生气的好吗!
  陆小凤转身要走。
  小美人幽幽道:“那块罗刹牌是假的。”
  陆小凤定住。

  “你已经上了贼船了。”
  “……”
  陆小凤悲愤的摸了一把脸,转过身向幸灾乐祸的玉天宝走去。
  “啊啊啊啊!你!你要干什么!救,唔——唔唔唔唔——”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高考期间各位萌宝的督促,鼓励,祝福,已回归。
无以为报码字相谢!
写耽美的作者都绝壁是真爱,然而这期间又能收获你们这么一群可爱的萌宝就是最最珍贵的事情啦!么么哒。
ps:今明中考,也为他们祝福加油!
 
☆、第二章
 
  长乐赌坊恐怕是这中原一带最有名的赌坊了,根据市井传闻,它背后的势力恐怕是皇家中人,也不知是真是假。本来江湖众人最忌讳与皇家扯上关系,但奈何,这长乐赌坊实在是豪奢有名,在这里,只有你想不到的玩法没有你找不到的。三教九流,五湖四海的赌客,都喜欢没事来这里玩上一把。
  酒香脂气在这里徘徊不散,成为了最为特殊而勾人的味道;投注的银钱碰撞和输赢的欢呼哀叹,则是这里最美妙的音乐。人们痴迷与豪赌的欢乐,将全部的经历都加之于眼前的赌局。然而偏偏今天,却是个例外。
  庄家,酒徒,赌客,此时正无一例外的看着最中央赌桌上的那一一个美人,好似自己全部的心神都被勾住了一半。
  而他呢?百两的筹码眼睛眨也不眨的扔了出去,赢了,嘴角弯弯 ,神采飞扬,输了只黛眉微皱,下一把的砝码却已然又掷了出去。玩的痛快,输的却也爽快。
  周围赌客的眼黏在他的身上下不来,放肆的打量它非凡的容颜,他却仿佛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一点儿都不怯场。实在是烦了,便一个个狠狠的瞪回去。
  奈何,俊眉修眼,顾盼神飞,那里有半分凶狠之意?只平白让人觉得心头微酥,口干舌燥。
  “嘿,哪家的小娘皮扮上男装,跑这儿来逍遥?”
  类似的调笑语句不少,玉天宝心中嗤笑,却也不在意,左右也没少块肉不是,是故他也只是懒洋洋的回了骂,“瞎了眼了?那只狗眼见着你家小爷是女人?”
  那人市井出生,倒也不恼,是个男女通吃的主儿反倒笑嘻嘻的回了,“男的大爷也爱。”
  直到袋中银钱渐尽,陆小凤才姗姗来迟。
  玉天宝眼中一亮,对他招手,“陆小凤!这里,这里!”
  陆小凤顿时一愣,分明是美人相唤,但不知怎么一股不妙的感觉瞬间而起。他狐疑的走过去,却中途接过了玉天宝抛过来的荷包。
  小狐狸笑的眉眼弯弯的,“还给你!”
  然而,伴随着众多美色下口水吞咽声,陆小凤却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瞬间咔嚓咔嚓碎成了碎片!
  他像一阵风似得冲了上去,眼睛瞪的似铜铃一般大,“五百两!这才一盏茶的功夫!”
  玉天宝抿嘴,却是外强中干“莫说五百两,便是五万两,也不过小爷一把赌注。再说,这还不给你留了一点吗?”
  他上下打量了翻陆小凤,紧抿的薄唇带着股不愿显露的倔强和委屈,却不知正是这幅样子,更无声显示着他的瑟缩。
  周边的赌客心尖无不一颤,只觉得莫说是几百两,便是家中万金,也都愿意双手奉上,只美人的一笑。
  他却仿佛对自己的惑人一无所知,只依旧不愿意服软的小声嘟囔, “没想到陆大侠还在乎这么些钱。”
  于是陆小凤再次引得了周围一群看客的怒视,纷纷指责,男人怎可如此小气!
  陆小凤明知他是在做戏,嘴角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抽了抽,无奈道“不是我在意钱,而是当这些钱是最后的钱的时候,就不得不在意了。”
  “什么!”玉天宝倒吸一口气,满是不敢置信,“你竟然这么穷!?”
  刚才与他调笑的大汉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对他吹了个口哨,大声道,“美人,不若跟了我,保管你不缺钱花!”
  玉天宝朝他翻了个白眼,“别说能养的起小爷的不多,就你这幅尊容,简直伤了眼,跟你?还得看本少爷愿不愿意。”
  那大汉被他不客气的话气的变了脸色,撸袖子就要往这边来。

《蔚蓝世界[暗杀]+番外 by 青莲与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蔚蓝世界[暗杀]+番外 by 青莲与酌》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