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三)

时间: 2018-11-11 19:24:01

【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三)】小说在线阅读

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三)

  ☆、番外 被铭记的刻印-1
 
  温度
  贵族是冰冷的生物,就算天气再怎么炎热,他们体温也总是低于室温,体表温度永远给人冰寒刺骨的感觉。从有温度这点上来说,号称冷血实际根本是变温动物完全名不副实,冷血动物这个称呼应该给贵族才对。半吸血鬼由于继承了一半贵族血缘,体温也远低于正常人类,好在一半人类血缘,使得他们的身体还是有一点温度,让他们不至于像贵族那般冰冷。
  基于此,D与神祖接触的时候,总会感觉到双方存在一定温度差。神祖自然是不在意这种事,D这边与其说是在意神祖的体温,不如说是介意贵族与人类的距离,贵族的冰冷会让他想起人类与贵族的差别。
  这种事情也不是体温能决定的,却不妨碍神祖的突发奇想。
  这是一个深冬的夜晚,夫人央求王庭唯一完全不怕水的D与她去赏雪。都城下雪确实是很稀奇的一件事,管理着地球的天候运作的贵族畏惧水,贵族集中居住的都城几乎不可能下雪。夫人费了好大力气,才使布兰登同意在王庭偏僻的庭院,降下一定量的雪。当然为了观赏效果,那个庭院的面积实在是很惊人,不仅有一座不小的城堡,甚至有人造山脉。
  夫人在王庭居住时间并不短,大概是很久没见到雪了,表现得十分兴奋,脸颊都由于激动变得红扑扑,在雪地里跑来跑去。左手也好不了多少,它趴在站在城堡门口的D肩上嘀嘀咕咕,不停怂恿D去雪里滚一圈,好让它知道D是怎样不怕水,D一直没答应它这个要求,左手感到十分郁闷。
  到了午夜,闹了好半天的夫人总算是累了。为了延长这份短暂的欢愉,在庭院的雪逐渐融化成水,被清洁系统清理之前,她也不打算回到主城,决定就地住下。
  夫人回房间后,D和左手坐在窗前,贵族的建筑物也不是全然没有窗户,如果贵族想要开一扇窗的话,城堡的管理系统会回应主人的愿望,创造出一扇窗户。假使管理系统没有用了,整座城堡就会真的再也开不出一扇窗户,毕竟比起兴趣,还是命比较重要。贵族里不少人并不喜欢窗户,他们更倾向于使用全息影像,因为使用窗户观察外界情况,一则视角不全面,二则无法回避攻击,实在没有什么优势。D眼前这扇窗,是夫人命令系统制造出来的,夫人还保留着许多人类的习惯,比如特别喜欢从窗户望出去的景色。
  深冬气温本来就低,再加上布兰登为了让这里的雪保存更长久一些,特地将庭院气温调低了许多,甚至关闭了城堡里的恒温设施。夫人是人类,身上有保暖系统跟随,D则不需要这些。不得不称赞布兰登安排事物的时候极为细心,城堡的玻璃窗居然没有开启自洁系统,此刻因D带有温度的呼吸,白色的水蒸气模糊了玻璃。
  只可惜夫人不在,要是身为人类的夫人在,估计会很高兴地伸出手指在水雾朦胧玻璃上写点什么吧。
  突然,D觉得肩头一轻,然后一个比左手重得多的物体压了下来。D知道是谁把左手丢了出去,唯一疑惑的是来人的体温居然很接近人类,对贵族来说这可是高得吓人的温度。
  “父亲?”
  神祖听出了D语气中的疑问,
  “不喜欢吗?”
  这倒也没办法上升到喜欢不喜欢的程度,D只是不习惯罢了,毕竟很少贵族身体有温度, 冰冷而静止犹如一幅画,才是贵族的常态。
  “只是有些惊讶,”D老实地把这种心情告诉了神祖,“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声轻笑溢出神祖的嘴边,D能清晰看见从神祖口中冒出的白雾掠过他眼前,白雾朦朦胧胧扩散开来很快消弭在室内冰冷的空气里。
  “美奈也有这样的温度,不是吗?”
  “母亲是人类,和父亲不一样。“
  “可是,我的D好像一直很在意这一点。”
  明明神祖是用温和的态度说出这句话,很显然他根本不是想要D的回答,而是希望D对他的行为做出一些回应。他环抱着D,头枕在D肩膀上,嘴唇就贴在D颈动脉旁边,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可神祖面对的是D,D无视了神祖一切明示暗示,非常认真地回答道:
  “父亲的体温的确会让我想起贵族与人类的不同,可这并不代表我对父亲有所不满。” 
  神祖也不多说,在D背后把他按在覆盖着一层水雾的玻璃窗上,轻声问他:
  “我现在很像人类吗?”
  温热的手掌贴在D颈边,对方的吐息不像平常一般冰冷,反而带着人类一样的热度,在冰冷的空气里化作团团白雾扑向D。
  看着白色的水蒸气,D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这么多水,父亲没问题吗?”
  “贵族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怕水。”
  见D死活不正面回答他,神祖干脆把嘴唇贴在D颈动脉上,伸出温热的舌头舔了舔。大概是长久的习惯所致,D的肌肉下意识紧张起来。
  “父亲。”
  D声音依旧平静,只是音色略略带上了沙哑的质感。
  “什么感觉?”
  说着,温暖的舌头依然在骚扰D的神经,D贴在玻璃上,体温化开玻璃上的水雾,在玻璃上刻画出了一个人形。
  “非常……温暖。”
  好像逐渐习惯了神祖的骚扰,D的语气恢复了正常。
  “嗯?只有温暖吗?”
  神祖的手贴着D颈动脉往下挪,停在D胸口处不动了,往日冰冷的掌心带着温暖的热度贴在胸口,这个瞬间D感觉心脏都快烧起来了。
  “非常温暖,”盛着漂亮夜色的眼睛微微眯起,D嘴边泄露出一缕缕白烟,“我从来没想过父亲也能有这种温度,这也能是父亲的温度。”
  隔着柔软的衣物,神祖能感觉到手掌下D心脏有力的跳动,其缓慢的跳动频率比起平日稍微快了一点。大概也就是一百次心跳增加一两次的程度,但这已经是D压抑不住情绪的证明。
  有点想伸手抚摸这颗心脏的神祖,眼睛隐现红光。不知道D的心脏会在自己手上怎样跳动,它的颜色一定很美吧?就算是对最爱的人也能燃起嗜血欲望,贵族就是这么残忍的生物。
  可神祖永远不会将这些想法付诸实行,他不想毁灭D,这是D的心脏,联系着D的生命,冷酷如神祖竟然起了一点怜惜之情。可以的话,他希望这颗心脏一直好好待在D的胸腔里,永远都不要停止跳动。
  可能是他的手稍稍有些用力过头,D身体动了动。
  “父亲?”感觉神祖有些不对的D偏过头,看着他略带鲜红的黑瞳,“有什么事吗?” 
  神祖突然一下子松开了手,任由D转过身来面对他。
  “D也非常温暖。”神祖握住D的手,“D是我见过最温暖的生物。”
  “我体温比人类低。”
  “比较遗憾的是那些东西温度再高,我也感觉不到。”
  唯一能让神祖到达燃点的生命,用与他相似的漆黑眼睛望着他,慢慢走近他。
  “父亲,”他如此说道,带着神祖无法抗拒的温度,“不怕水的话,看一看雪也好,可能都城只会下这么一次雪。”
  其实神祖才不想看雪这种东西,不过是固态水而已有什么好看的,但是和D在一起的话,这些无聊事仿佛也有了尝试价值。可惜神祖也是这么想一想,要他真去浪费时间干这种无聊事根本不可能。
  于是,神祖俯下身亲吻了D,双方嘴唇都是温热的,好似可以融为一体般温暖。D见状知道神祖对雪不感兴趣,也没有抵抗与神祖唇舌纠缠起来。对D来说,第一次感到神祖温热的舌头侵入口腔,这是一种新奇的体验。以往让D错觉会冻结的一切的体温,好像能融化他口腔一般,带着灼人的热气。
  两人呼吸纠缠在一起,融成同一缕白雾缓缓上升,然后消融不见。
  一吻结束后,神祖盯着D低声说道:
  “D,其实我并没有那么冰冷。”
  “父亲?”
  见D似乎没反应过来,神祖弯起嘴角,笑了起来。
  “D的温度,就是我的温度。”
  对神祖来说,D可能是世界上唯一带着温度的生命,也是他唯一真心希望其永远存在的生命,这个世界上也唯有D有资格给予他温度。
  D的温度,就是神祖的温度。是那片无垠冷色中唯一的燃点,也是唯一的热点。
  是的,独一无二。
  高度
  D比神祖矮很多。
  也是,十五岁少年身体的身高实在不能与成年的神祖相比,况且神祖的身高并不低,在贵族当中也算是相对高的。
  所以,神祖以站立状态做出拥抱动作的时候,D的头最多只能倚靠神祖胸膛上方一点的位置。神祖想吻D的时候,都要俯下身体才能办到。当然,这也让神祖养成了很多特殊的习惯,比如喜欢把头放在D肩膀上,这样从背后看神祖,简直是把D整个身体都挡住了,更不用说在这种状态下抱住D,可以说是神祖把D整个人包住了。
  D倒也不觉得这样有多么不方便,他不是人类,身高就算低一点,速度不会因为迈步幅度不大减慢,也不用烦恼拿取不到高处的物体。
  硬要说也不是没有人不满,不满的人还能是谁?只有喜欢趴在D头顶的左手。
  “D你太矮了,”它总是如此抱怨,“那家伙老是居高临下的看俺,俺想俯视那家伙啊。”
  不用说,这种妄想也是不可能达成的,就算能够达成,以有贵族血缘成长的不稳定性来看,也有得等了。虽说贵族多半会在青年期停止生长,D不大可能永远停在少年程度,但也说不定,有些贵族少年期无比漫长,都能让人误以为他们不再生长。要是D也是这种类型,左手不要说俯视神祖,怕是很久很久都体会不到与神祖视线齐平的感觉。
  “抱歉,这种事情我没办法支配。”
  干涉贵族的生长不是不可以,只是非常危险。D不可能光为了长高这么做,所以左手每抱怨一次,他就会如此略带困扰地回应,并向左手道歉。
  一来二去,无法对D抱怨的左手,终于把怨气指向神祖:
  “说来说去,那家伙长那么高做什么!王庭有几个人比他高,七王都没有比他高,他不觉得眼前一片脑袋很头疼吗!”
  说这种话的时候,左手显然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不久还屡次提及俯视神祖头顶的事。
  但D显然没有忘记,他看着左手,眼神有些无奈。
  “那么我维持这样高度,就看不到别人头顶了。”
  “不行,俺想俯视那家伙。”
  左手斩钉截铁地回答,它如此说着在D的头顶爬来爬去,弄乱了D整齐的头发。
  “我想,”这么说着某个它所熟悉的声音插了进来,“你这样就可以俯视我了。”
  言罢,左手的身体被提了起来,高高往空中抛去。左手在空中翻滚了几圈,轻巧地落在地上大声嚷嚷起来:
  “你这家伙快点放开D!”
  听到左手这么说,神祖有些故意地把手放在D身上,环抱住D。
  “不放,你又能怎样?”
  当然不能怎样,左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人面疮扭曲了一下。神祖才没有心情逗左手,大多数情况是无视它,这次会说出这种话,自然也是想看D的反应。
  “父亲,抱我起来。”
  走过去捡起丢在地上的左手后,D突然这么说道,神祖依言把D整个打横抱了起来。D将手攀在神祖肩头一用力,斜倚在神祖肩头,整个人顿时比神祖高了一头,达到了左手说的俯视神祖头顶的标准。
  “这样算吗?”
  D把左手放在自己头顶,他想这次左手就能俯视神祖了吧,虽然D觉得这件事实在没有意义,但是左手既然坚持了这么久,偶尔满足他一下也未尝不可。 
  “这样的确是能俯视那家伙,但是俺感觉更难受了。”

  从这个角度左手能很清楚看见神祖得意的眼神,它没有丝毫赢了的感觉,左手露出非常不快的神情顺着D的肩头滑到了地上。
  看着抱着D的神祖,左手恨恨地想着:
  那家伙为什么要长这么高!
  作者的话:
  主线剧情准备天天换花样虐D,为了告诉大家这个西皮非主线日常真的很幸福,所以把过去的糖拿出来撒一撒……好吧,说到过去的糖好像更虐了。
  非常时期不能顶风作案直接工口,挑特殊梗显示一下神祖怎么玩D,神祖玩D有特别的技巧,神祖PLAY一百招。
  顺便说,左手大苦逼一直抢不过神祖,在原著终于完全霸占了D,真是可喜可贺(泪)。
  在以后会放出资料,在这里简单说一下,根据原著神祖应该两米左右,17、18岁的D超过180,15岁的D按照我设定是16X。
  
 
  ☆、D~迈入夜空的门-55
 
  不希望神祖回来的左手,趴在D肩头坚持刚才是D的错觉。D没有理会左手的话,只是静静站在原地等待了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他眼睛里的红芒渐渐消退,重新恢复成深沉的暗色。
  又过了几分钟,D自言自语道:
  “消失了……”
  “说了是你的错觉……”
  左手突然觉得一阵地动山摇,他紧紧抓住D的肩膀才没从D身上甩下来。抬眼一看是D弯下身子去碰桌面的城堡通讯系统,也许是过度兴奋,少年身体倾斜幅度非常大,所以才让左手差点掉了下来。
  “马上叫英格索尔来。”
  因为不知道英格索尔在哪里,D只是简单吩咐了系统要英格索尔尽快前来。左手听了这句话可不高兴了,赶紧在D耳边不断嚷着一定是D感觉错误,不要花费力气去找那家伙之类的话。最后连“让那家伙自生自灭,反正他也不会死”都说了出来,D听了丝毫不为所动,任由左手在他身边闹腾个不停。
  见不管自己怎么说,D都不理它,左手不禁有些泄气,它趴在D肩上用力抓住D的肩,非常不高兴地说道:
  “我知道你想见那家伙。”
  用与之前故意表现出来的耍赖形象不一样,左手的声音一下子变成了迟暮老人,沉闷而冰冷。
  “见他对你一点也不好,那家伙是怎样的人,我相信你比我清楚。”
  D还是没有说话,左手也不再索取答案,它知道D的回答。其实左手一开始就明白,不管那家伙是那样的人,D也会想见他。
  它想让D远离神祖,可是不管左手怎么说怎么做,D始终都对神祖那种危险人物抱有最后的期望。
  纵然左手说了不知道多少神祖的恶劣事迹,甚至撒泼打滚,都无法动摇这份信念分毫。
  这样下去不行,这样下去——D迟早会伤心,乃至绝望。它不想让D这么痛苦,但它无法阻止D对那种人物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
  D不想从这个美梦中醒来,他依然相信神祖,迟疑着不想睁开眼睛。早就知道真相的他,依然相信这一切会有所改变。正因为D的精神很强大,他更不可能会轻易放弃,追逐神祖直到一切完全结束,他才会承认那个悲哀的答案。
  而左手不想让D抱有这样的希望,去面对这最后的一幕,但它无能为力,能做的一切都做了,D还是想相信他的 “父亲”。
  想要去相信,拼命去相信,直到最后一刻都不会说“父亲”是真心想要毁掉贵族,这就是D现在的心态。
  “我每次提起那家伙,你都会不高兴,这就是证明。你知道得很清楚,我说的事情他不一定做过,但是他会这么做。”
  寂静的室内回荡着左手的声音,D坐在桌前直视前方,不知道有没有仔细听左手的话,左手也不在意这一点,不停地自言自语。
  “对不起,说了这么多不开心的话。”顿了一下,左手的声音又变得不认真起来,“见到他记得要准备好退路,如果是你,那家伙会放你走的。”
  它已经不会说万一神祖伤害D,就要D逃跑的话了,因为在这千年里,它早就确认了神祖不会轻易伤害D的事实。
  “英格索尔来得真慢,他是去找哪位贵族小姐了吗?”
  逐渐恢复常态的左手开始调侃起迟迟不出现的英格索尔,它用沙哑的声音嘎嘎笑着,开始数起桑代克追随者当中贵族小姐了,当他列完长长一段名单后:
  “……不知道这些人里面,有哪位在城堡里呢?”
  总而言之就是暗指英格索尔,因为某些“要事”走不开。

【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三)】(本页完)

《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三)》上一篇

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四)--预览  
  ☆、D~去往永恒的国-1
 
  黄昏的落日如血般燃烧,稀薄的阳光透过滚滚黄沙,朦朦胧胧地照在这片寸草未生的土地上。
  少女在奔跑。
  鞋底早已磨破,裸着的脚底板踩在光秃秃的荒地上,在野草上留下斑斑血迹。衣服也早已被之前的矮荆棘挂的破破烂烂,裸露出的是雪白光滑肌肤。
  可是,少女没办法停下脚步。身后不远处的子弹与箭矢划破空气的声音,催促着她。
  这次再不成功的话,就再也没机会离开了。
  即使筋疲力尽,少女浅蓝色瞳中依然有着不屈的光芒。
  忽然,少女头一偏,耳边通过一阵呼呼风声。一支带着烈焰的箭矢往前冲去,切断了少女垂在颊边的几缕红褐色秀发,最后在少女眼前爆裂开来,炸得少女一身尘土。
  用这样的速度,还是没办法逃走吗?
  少女不由得抿紧略带绯红的嘴唇,脸上露出绝望的神情。
  有谁能够救救我。
  她极力远眺,希望找到能帮助自己逃亡的人。可惜,在这都是荒地,一年下不了一场雨的旷野上,哪里这么容易看得到旅人。
  没办法了吗?
  浅蓝色的眼睛一亮,少女仿佛看到了什么。她咬破自己嘴唇,用尽体内最后一点气力,鼓动双腿拼命往自己眼睛看到的目标跑去。
  身后燃烧着红光箭矢离得更近了,射程不如箭矢,威力却远比箭矢大的银色子弹也跟了上来。少女不得不分出力量躲避来自身后的攻击,扭动身体让箭矢与子弹,嗖嗖地从身边空气贯穿通过。
  奇怪的是做出这些攻击的人,始终没有现身,他们如同幽灵一般无声无息,潜藏在暗处追击着少女。
  快要接近目标的时候,身后发出碰的一声巨响,少女不得不大力倾斜身体去躲避攻击。这么一躲避,耗逛了少女身体里最后一点力气,她整个身体瞬间软倒在地上,根本没办法爬起来。身后的攻击密集起来,无力躲避的少女眼看就要被子弹与箭矢射中。
  但少女不想放弃,她抬起头望着远方,冲着某一点黑色叫道:
  “救——”
  还未来得及把求救的话说完,少女便觉得脑子一阵,眼前嗡的一声爆开一串火花。
  如此,她便失去了意识。
  从前方陆陆续续传来爆裂声,接着就是一些箭矢与子弹。
  驱使着黑马飞奔,穿戴着黑色披风与黑色旅人帽,把自己形貌遮盖严严实实的青年,其左手上传出嘶哑的声音说道:
  “真是古风。”
  虽说现在枪械类武器才是真正主流,偶尔还是会有人使用这种从贵族那边得来的武器,只不过普及率自然比枪械低得多。
  箭矢在贵族武器中也算是相当复古的攻击手段了,可见制造者是多么迷恋旧时代,所以嘶哑的声音才会如此评价。
  “用这个追击一个小女孩?真是不明白如今的强盗在想什么?”
  早在青年准备通过这段路之前,旅馆老板便警告过这段上盗匪横行,所以嘶哑的声音轻易便猜出对方的身份。
  “难道是首领准备要她当压寨夫人,看她的脸是有可能喔。”
  嘶哑的声音一边提出疑问,一边开口表示自我认同。没办法,坐在黑马上的青年绝对不会就这类无聊问题作任何回应,它只好自娱自乐。
  突然,青年握着缰绳的右手一紧,马匹前进的速度骤然加快数倍。在疾奔的马匹背上,青年抽出长剑,箭矢与子弹被其一剑荡开。
  瞬间,青年便到达了少女所在处,他一手捞起少女,调转马头往自己来处奔去。
  也许是怕青年发现自己藏身处,一直如暴风骤雨般攻击着少女的箭矢与子弹,立即停止了攻击,任由青年带走少女。
  浅蓝色的双眼无声无息地睁开,少女转动着眼珠悄悄观察着四周。
  从窗口望去可以看到漆黑的夜空,周围的摆饰并不华丽,反倒朴素至极。
  在确认到收拾得十分干净的房间,并不是自己逃离的地方,少女正要松了一口气。房门发出轻微响声,少女又一脸警惕地望向门口。推开门的青年从头到脚尽是黑色,旅人帽遮住脸庞,披风遮掩住身形。少女无法从这身装扮分辨出眼前的青年,自己到底认识不认识。
  不管如何,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和对方发生冲突比较好,少女露出乖巧惹人怜爱的神情问:
  “是您救了我吗?”
  见对方没有答话,她也不在意。
  “谢谢您。”
  “举手之劳。”
  没想到这次却回应了她,少女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美妙的声音,进而确认到对方并非是自己认识的人。
  “谢谢您,”少女再度道谢,然后脸上显出紧张的神色,“万分抱歉,把您卷入无关的是非中,您和我最好尽快离开此处。”
  “若你指得是强盗的事,不必挂心。”
  “总而言之,您最好尽快离开,他们会报复。”
  “俺觉得吸血鬼猎人应该不会怕强盗的报复才对,小姐。”
  这句话与眼前人美妙嗓音不同,反倒是衰老男性人类嘶哑的声音,少女目露疑惑,不过很快被另一个词吸引了注意力。
  “吸血鬼猎人?您是吸血鬼猎人吗?”
  少女睁大的浅蓝色双眸中,显出些许欣喜。
  “我有委托给您。”
  少女把右手伸入怀中,仿佛正要掏出什么东西。出乎少女意料的是眼前青年,根本不准备接受她的委托。
  “强盗的话,你找本地的护卫队比较好。”
  闻言少女微微一愣,在视财如命的吸血鬼猎人群体里,像青年这般连报酬都不看,就拒绝任务的人物,实在十分罕见。这让少女动作稍一迟疑,而后将怀中东西放在青年眼前的桌上。
  “就算是以一个物资仓库为报酬,也一样吗?”
  那是一把银色的钥匙,没想到青年看也不看少女摆出来的钥匙,只是淡淡答道:
  “强盗没必要找吸血鬼猎人。”
  “不,”她表情严肃地摇摇头,“他们并不是普通强盗,也许您没有发现,追击我的人是半吸血鬼。”
  “半吸血鬼不是贵族,并非是护卫队不能解决的对手。”
  看来,对方根本不想接和贵族无关的委托,少女略一犹豫,咬咬牙决定道出实情。
  “不可能的,普通半吸血鬼也就算了,这帮半吸血鬼身后有贵族支持。”
  说完这句话少女觉得胸口一痛,喉头一甜,嘴角淌出了鲜血。少女不在意地用右手擦了擦嘴角,看着眼前人露出苦笑:
  “我想您明白,我不能继续往下说,望您见谅。”
  眼前人半晌没有动作,正当少女觉得对方是不是还要拒绝的时候,对方用确定的语气说道:
  “你也不是人类。”
  少女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身形下意识向后闪去,而后又发觉这闪躲动作完全是多余的。对方若是真想对自己怎么样,在说那句话之前就可以动手,何必说出口来打草惊蛇。
  想通这点的少女站在原地,望着黑衣青年,眼中现出忧郁之色:
  “很明显吗?”
  “我想除了我不会有人发现。”
  少女略带歉意地笑了一下:
  “十分抱歉,刚才误会了您的意思,我和对方都不是人类,这样您可以接受委托吗?”
  “目的。”
  看起来对方已经接受她的委托,少女不由长舒一口气。说老实话,她已经没有多余时间,去找其他猎人应付眼前危机。既然眼前人能从追兵手上将她救下,实力必定不会弱到哪里去。若是他愿意接受委托,自然再好不过。
  “我想脱离对方团体的掌控,但是您也看到了。”
  少女张开右手,掌心还残留的殷红血渍,正是少女刚才从嘴角抹去的东西。
  “希望您能解除加诸在我身上的限制,否则我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要去伤害他人了。”
  她拿起桌上那把闪着银光钥匙,递给青年。
  “我能给您的报酬只有这个,这是追我的人其中一间仓库的钥匙。”
  青年没有接过钥匙,反而问了少女一个奇怪的问题:
  “解除控制后,你能给出多少关于贵族的情报?”
  青年并不知道她眼前的少女,因为他这句话,已经把他归在战斗狂人一列。
  少女斩钉截铁地答道:
  “我能知道的一切都会告诉您,在我生命不受威胁这个前提下,我也可以陪您调查。”
  青年伸手接过钥匙,吐出一个字:
  “D。”
  D?愣了一下,少女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自己的名字。在长久的逃亡生涯中,少女已经很久都没有和人提起自己的名字,更没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待到D问起,少女才发现自己竟然一时想不起自己的名字。
  她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想起子叫什么,眯起眼睛带着怀念的表情回答:
  “夏薇娅。”
  没错,夏薇娅。
  这是少女的名字。
  言罢,夏薇娅又想起了什么,她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四周。
  “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如果我继续待在这里,追我的那些家伙指不定会来屠村。”
  如果是贵族相关的屠杀事件,都城确实会高度重视。但若只是强盗作乱,往往都是态度敷衍地派出调查队,只要有心隐瞒,再找个替罪羊做牺牲品,事情就会平平顺顺地过去。所以,追着夏薇娅的家伙根本不在乎自己杀了多少人,反正事后工作做好,任何人都逮不到他们。
  “晚了,对方速度比你想象得要快。”
  嘶哑声音再度响起,不等夏薇娅有所反应,D便将她扛在肩上,推开窗户一跃而下。随后房间关好的门,被一股巨力震得四分五裂,房门碎片深深扎进墙壁。
  D一落地,马上将拴在窗口下树木的马匹解开,先把夏薇娅放在身马上的D,反手抽出剑也上了马。他驱使黑马从窗边离开的同时,窗户和墙壁也发出巨大破裂声,碎片散落一地。
  明明已经破坏了这么多东西,D却还没看到对方人影。就如同之前的箭矢和子弹一样,D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敌人现身。
  坐在马上的夏薇娅见四周没有半个人影,脸色一白:
  “这里的人……”
  “没有人。”
  “咦?”
  “废村。”
  既然救下夏薇娅有可能引来攻击,D就根本不可能回到有人烟的村落,所以,D带夏薇娅休息的地方是一个无须担心他人攻击的废弃村子。若非如此,在夏薇娅说要离开这里的时候。D恐怕会选择先离开人群密集的地方,再作打算。
  从以前D就是这样,如非必要,他绝对不想给别人添麻烦。
  也幸好D做出如此选择,他骑马所经之处不论荒废的建筑物,还是长得歪七扭八的杂木林,都被无形巨力破坏殆尽。要是在人群密集的村落,这么一来可不知道会死多少人。最初夏薇娅还担心D会受到攻击,后来发现这些攻击追不上D的行动,老是会晚上那么一点后,便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黑色马匹与马上黑衣青年与夜色融为一体,D驱使马匹的速度非常快,转眼就跑出村子,可追踪者仍然没有放弃。击打在D身后的区域攻击,在D身后地面凿出一个又一个深坑,可D始终没看见造成如此大动静的对手的身影。
  就在夏薇娅还以为D打算往前疾奔时,D勒马人立起来,对方瞬间锁定D的身影,同时D也挥剑向后斩去。
  “D!”
  眼见头顶箭雨与电芒同时落下,夏薇娅绝望的闭上眼睛,结果她本以为会将自己撕得粉碎的攻击并未落下。她偷偷睁开眼睛,看到了惊人一幕。那些原本看不到身影的敌人,此刻站在不远处,散落在马上的D和夏薇娅四周,呈包围态势。

  不过,看到D刚才那一击,所有人只是冷冷看着D,似乎都不忙着对付他了。
  其中又一个半露出丰满胸脯,看似领头的金褐色秀发的美艳女性,弯起如血红唇问道:
  “在攻击的同时防御?你是怎么办到的?”
  手握长剑的D,根本没有理会美艳女性问话的意思。
  美艳女性脸色一寒,眯起那双眼角吊起幽绿色的狐狸眼,右手一挥。
  “不想说话,我可以让你说话,不要以为你知道我们在哪里,就能胜过我们。”
  美艳女性身影一阵模糊,消失在原地,虚空传来一阵笑声。
  “更何况,你还没有完全识破我们的伪装。”
  “用那个的话,一招就能消灭他们哟。”
  嘶哑的声音适时响起,D将手中长剑立起,驱使黑马退了半步,淡淡答道:
  “不需要。”
  他手中雪刃一闪,向眼前景象劈去,影像如同被扰乱的水波纹一般变得紊乱起来。可不等D破坏这片影像,影像中便横插出一柄弯刀,架住了D的长剑。
  作者的话:
  公布一下上回漏的一个伏笔,老实说,应该是漏掉没解释,却能看出的伏笔,有时间会补上这段吧。
  为什么村人会对D产生膜拜的感情?
  一般人类或许震惊于D的容貌,却很少臣服之情。
  因为D有神祖的血统,而这里村人全部是牺牲者,骨子里是会对居于上位的殿下臣服的。原著梗里,有一点非常怪,虽然吸D的血会让下位贵族产生不良反应,平时却没见过D本人对牺牲者有啥影响,这里上个事件已经解释为D收敛住这些东西。
  
 
  ☆、D~去往永恒的国-2
 
  那柄凭空出现的弯刀架着D手中长剑,如水的波纹荡开涟漪,略带梦幻的浮光掠过D的宽檐旅人帽上。
  在这个角度夏薇娅可以看见微微抬起头的D,真正的脸庞。
  一时间,夏薇娅眼前的画面便静止了。
  眼前的吸血鬼猎人有着一张线条堪称完美的俊美面孔,其瞳仁并没有反射出眼前浮光,一如往常般充满着绝对的暗。
  显然对方也看见了D的真面目,他们没有第一时间继续展开攻击就是证据。
  若是平日夏薇娅看到D这般长相的人,少不得要脸红心跳一番,在面对危机的此刻,夏薇娅可没有欣赏俊美青年的余裕,而对方却似乎并非作此想。
  “喔,你的长相……”美艳女性妖异的嗓音在那片紊乱的影像背后响起,“要不是你白天出现过,我恐怕会以为你是贵族。”
  女性概叹几句后话锋一转,开始邀请起D来。
  “这么说来?莫非你也是半吸血鬼?不要管这个女孩了,要不要加入我们呀。”
  D握着剑的手微微用力,弯刀格挡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压力,刀锋微微与长剑剑刃错开,长剑顺着弯刀方向,穿破影像试图刺向对方握刀的手腕。对方一时反应不过来,本能地后退半步,长剑一回撕破影像,眼前敌人的身影又清晰起来。
  可惜就算D能暂时破坏对方为隐匿行迹所制造的幻影,他没有破坏幻影的来源的话,他就很难直接消灭对方。虽说凭借D的第六感,并不是不能发现对方隐藏在何处,但过度使用第六感本身对D而言,并非是一件好事。
  何况如今的D手上有神祖那把神器之剑,就算他把神器之剑放着不用,单单持有都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因为这把神器之剑是受神祖支配之物,D对其有一定控制权限,却谈不上完全操纵它,弄得不好反而会被这把剑影响。其中最容易达成的便是神祖利用神器进行间接暗示,使D或者左手依言行事。像左手这样作为神祖的造物,一直未和神祖完全脱离联系的情况也就罢了,因为D一开始就知道反倒好防备,D自己也受到影响就很不好办了。在这种身边有威胁情况下,任何超感知类的能力,最好不要动用。
  使用第六感虽然方便,却有可能会接收到不应该接受的信息。如若不使用第六感,就必须在短时间内找到制造幻影的东西。
  但是劈开幻影的D并没有发现那样的东西,那样的话,只有在对方

《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三)》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三)》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