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by 寒梅墨香(四)

时间: 2018-03-18 23:37:05

【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by 寒梅墨香(四)】小说在线阅读

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by 寒梅墨香(四)

 
    第二百七十章一生一世挚爱你
 
    说句流氓的话,脱了衣服见老公,穿上衣服见父母。就连最私密的身休他都能亲能碰,那还干嘛跟他有什么隔阂啊。两口子就是两人一体,俱荣俱损,生死同命。好不容易爱上了,彼此相爱,那就好好的爱,深深的爱。爱一辈子。  
    哪怕他抽风在你面前跳脱衣舞,兴致来了非要马上去旅行,突然缠着你说要吃什么东西,或者病了哼哼唧唧的跟你撒娇,能力之内,随他去了,陪他疯狂一下。
    再不疯狂就老了,在不爱,人就走了。
 
    谷阳捏了一下白桦的手。                      
    “让我照顾你。我不想再让你孤单。”
    白桦头一歪,脑袋顶在谷阳的肩膀,谷阳伸手搂住他,亲了亲白桦的额头。
    崔勋一手搂着小结巴的后背,捏着他的手,两口子细声细气的说话,有时候小结巴着急了,说估又磕磕巴巴的,崔勋就蹦出来一句,再结巴我就亲你啦。                                                           小结巴会脸红,害羞的男孩子,一紧张更结巴,崔勋跟吃了老母鸡的坏狐狸一样笑着,偷偷的捏着小结巴的腰,亲他的嘴。
    邢彪头晕晕的,嘴角一个笑容,多好的过年呀,多好的日子呀,媳妇儿有些凉的手按着他的太阳穴,一会问问他要不要喝水,一会往他嘴里塞几辨桔橘子。
    麻痹,这才叫生活。                                          
    还不等他感慨完,九指儿就闯进来了,根本不用谁开门,他是神偷,想进来太容易了。
    前脚进来,后脚文哥就追进来。
    “啊,烦死了,不要追我了。”
    九指儿吓得乱窜。                                          
    “你把我的心偷走了,我不追你追谁。啊,彪哥,你家呀。”
    文哥一进屋才知道这是邢彪的家。
    这是什么情况啊,谁能告诉他们,九指儿怎么跟文哥勾搭上了?
    “彪哥打电话叫我来吃饭的,你进来干什么?”
    文哥也厚脸皮。                                        
    “彪哥,我们也是老哥们了啊,今天就在你家蹭顿饭。”
    屋里这群人都面面相噶,咋回事,谁知道咋回事?
    文哥堵着九指儿占据沙发,唧唧歪歪的吵架去了。白桦觉得他们争吵的内容,插不进去,虽然特别好奇。谷阳贴着他的耳边商量着婚期。
    小结巴的眼睛一直盯着九指儿,崔勋有些不高兴,把小结巴的脸扭过来,看我,就看我。
    大淘去靠着九指儿要红包,九叔九叔的叫得可亲了。又得到俩大红包,高兴的去跟奶奶显摆。
    苏大爷看着孙子去玩卡丁车。
    太阳很好,照在屋子里很温暖,他枕着苏墨的腿,感冒让他晕乎乎的,但是感觉很舒服。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一屋子的温暖,让他整个人都是暖哄哄的。
    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年少时吃苦受罪,可都是为了现在准备的,他能有一个知心爱人,有一个可心可意的件侣,以前的那些苦,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
    当初他强取豪夺,坑蒙拐骗,骗来一个苏墨,得到现在的幸福,如果有可能从新开始的话,他只想好好读书,做一个绝对有身份的人,足以匹配苏墨。不会再让别人问苏墨,你怎么跟一个流氓头子结婚了呢。
    苏墨很好,一直都那么好,要说不好的就是他是个流氓头 子,让其他人大跌眼镜了。
    不过他身份再怎么牛逼,他还是要把苏墨搂在身边,跟他过一辈子。
    这么个人啊,他割舍不下啊。好像把自己的心掏给他,也觉得不够。对他很好,虽然很少说爱你啊,不能没有你呀,这些话,但是,感情却是真真儿的,那对自己是真好。
    往后的日子,只能对他更好,加倍的好,给他最好的一切,才觉得对得起苏墨对自己的这份心。
    他是幸运的,能遇上苏墨,跟他过日子,能得到苏墨的爱情。他觉得他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才求来的苏墨,才有这么幸辐的生活。
    必须珍重,必须越来越珍宠。                                  
    耳边有好兄弟的谈话声,苏墨偶尔插一句嘴,可还是给他捏着肩膀揉着头,眯着眼睛想睡,更像是一只慵懒的大猫在晒太阳。儿子尖叫着,大笑着,开着卡丁车在客厅里横冲直撞,厨房传来丈母娘做饭的饭菜香。
    邢彪闭上眼睛,在这么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里.他觉得往后每一年,都会如此热闹,都会跟现在这么幸福。
    苏墨低头看看他,笑了。                                      
    “大淘,上搂去拿一条毯子。”
    大淘颠颠的去拿毯子,把自己的花被被扯下来,还给邢彪盖在身上,撅着小嘴,一脸严肃的做着嘘的手势。
    “爸爸睡着啦,不要吵醒他。”
    小孩子特有的脆生生的声音,让邢彪咧着嘴笑了,翻个身,脑袋扎进苏墨的小腹,伸手搂住他的腰。
    恩,这个姿势很好,闻得到苏墨身上的味道,搂得着自巳的爱人。
    “把抱枕垫在他脑袋下边吧。时间长了,你的腿绝对麻了。”
    白桦把靠枕递给苏墨,苏墨摇摇头。
    “好不容易睡了,不动他了,不然醒了他更难受。”                  
    拨拉一下邢彪的头发,测了一下他的温度,没才发烧。这就很好。
    你看,幸福在阳光里跳跃呢。那眷恋的眼神,那轻柔的动作,都是爱情。
    爱情,在别人的眼里,在日常生活里,在柴米油盐里,甚至,在为了孩子的争吵里。
    也许他们的开始不是很和睦,但是,他们的结局是最好的。            
    不管是先上车后补票,还是先打票后上车,反正上车了,开往目的地才重要。
    先婚后爱,先爱后婚,结果不都一样,在一起过一辈子才是目的呀。
    一起磨合着,一起生活着,看不顺眼的不也爱上了吗?
    用你的真心去对待他,他又不是铁石心肠,都看在眼里,慢慢的,爱上了,慢慢的,分不开了,慢慢的,这就是一辈子了。
    跟所爱的人一起生活,几年就像几天一样快,时间就在睁眼闭眼的时候过去,还没过够的时候,已经垂暮。
    好好的对待爱你的人,他真的为你付出所有。
    爱情不是单方面的付出,知道感恩,知道回报。在享受他的付出的时候,也去爱他,这感情啊,就会越来越黏糊,越爱越深。
    谢谢你,包容我的一切缺点,谢谢你给我最好的生活,谢谢你陪我从壮年到老年。谢谢你爱我。
    年轻的时候,我们为了生活奔波,为了孩子父母争吵,努力赚钱让彼此生活的更好。老了的时候,孩子飞走了,身边就剩你了,到时候我们拄着拐棍去买菜,拿着垫子去晒太阳,手拉手的往家里走。
    父母养育我们,陪伴我们多半生。
    抚养儿女长大,他们二十几岁的时候就会出去打拼了。       
    看看,到最后,陪在身边的,也只有彼此了。
    对你好点,更好点,包容你疼爱你,为彼此保养身休,不能中途抛下你先走一步,不怕死,怕的是,死后没有人像我这么照顾你,你吃苦了怎么办?
    所以呀,我们都好好活着,活得很老的时候,真的卧病在床了,说一句,老头子,活得够久啦,在拥抱一下,我们就走吧。那时候,我们在手拉手的离开吧。墓地都买好了,下去了也不孤单啊。
    亲爱的,我爱你,庆幸有生之年,在我们最风华正茂的时候彼此相遇。
    亲爱的,我爱你,庆幸这么多年,我们互相扶持彼此依靠的走过风雨。
    亲爱的,我爱你,庆幸相伴这些年,你给我最踏实贴心的照顾,最好的感情。 
    阳光温暖,爱人在怀,儿子嬉笑,父母康健,朋友幸福。   
    这样的日子,才最舒服啊。
    “媳妇儿。”
    邢彪嘟囔了一句。
    苏墨低下头。                                              
    “恩。”
    “往后每一年,我们都这么过年。”
    “好。”
    邢彪拉着苏墨的手笑了,那对新的婚戒被阳光照的发出璀璨的光,很漂亮。                                  一生唯一挚爱的人,只有你啊。
    每个人,都该得到疼爱,不管他是强悍的爷们,还是温顺的娘们。不管是什么性格的人,不管是受过多少苦,命中注定,总有一个人会爱你如珍似宝。抓住哦,抓住那个人,幸福的过一生吧。
    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可这一生,挚爱的只有那个人。心之所系,情之所牵。无怨无悔的爱着。              ————邢彪跟苏墨的故事,讲到这里就搞定啦。
    接下去,就是谷阳白桦,小结巴,九指儿,小江的故事,会简短得很。一个故事接一个故事的都交代清楚了哦。
    实体书的故事也就到这里,白桦他们一群人的故事不会放在实体书里,一方面,听说你要娶老子,主要的还是苏墨跟邢彪。另一方面,全放在实体书里的话,价钱会很高。为了平衡价格,实体书里就到这里了。不过,我会新增三万字番外,那三万字番外,是网络版不会有的哦,吼吼,我已经撸出来了,不负众望,看了不少钙片,撸出来了啊。其实,不管是,听说你要娶老子,还是有种你试试,有种你再跑,这三本实体书的番外都是新的,都是我重新写的,所以值得你收藏拥有。不会让买书的各位吃亏的。价格我也是砍了自己的稿费,才压下来的,如果还嫌贵,那我只能把自己倒贴给你们啦,哈给。
    因为没有写系列文的打算,所以,这些人我也都放在一起写了。爱你们啊。还有嗨哟,收藏新坑,过来傻警帽儿。

 
 
 
    听说,你要娶老子  第一章这梁子结大了
    
    第一章这梁子结大了
 
    谷阳是个超级大面瘫,白桦怀疑他没有笑神经,曾经问过谷阳,你小时候是不是去过漠河,那里零下四五十度,把你脸上的神经冻坏了吧。
    也不知道咋地就跟谷阳混一块了,马勒戈壁的,一混就是他妈的一辈子,操蛋的。
    因为一个合同啊,他负责保全公司的生意,人员部署啥的,就因为一个部署谷阳不同意,非要约白桦好好,深入,单独研究。
    白桦就去了。
    谷阳约他去了一个私人会馆,白桦一进去,就知道这是烧钱的地方。      
    也对,谷阳有钱,开着珠宝公司,在国外据说还有他自己的矿山,家族企业很多年,这哥们典型的大户啊。
    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白吃谁不吃啊。
    私人会馆的饭菜可都味道好极了,别管什么小桥流水,古筝叮咛,白桦的眼睛再身穿旗袍的服务员身上绕了几圈,恩,据他混了多年夜店的经验,这服务员身材一流。                                              
    “吃什么?”
    白桦的眼睛从服务员身上回到菜谱,麻痹的,菜谱都他妈是刺绣的?
    谷阳脑门上就差写着,冤大头三个宇了,白桦眼睛一转。专桃贵的点,那就不是点菜,那是念菜谱。
    服务员笑着。                                              
    “先生,你们吃不完的。”
    “我胃口大,我要的这些都要。谷先生,你不会抠门的不让我吃饱了吧。”
    谷阳站起来。
    “这个桌子有些小,要二十人那种包厢。”                          
    大款就大款,白桦觉得他白天在谷阳这受的气,终于平息了一些。他花了一个晚上赶出来的报告,计划书,谷阳几句话就说不行。他火大了。
    进了包厢,那桌子大的,二十个人围在一起都可以。
    盘碗的摞着,这么大桌子都摆满了,白桦本想坐在谷阳的对面去,谷阳拉开一张椅子。
    “坐这。”                                                
    面无表情,但是语气很强硬,直接就把白桦的脚步给打断了。
    “太远,说话听不好。坐这里。”
    白桦耸了一下肩膀,坐到他拉开的椅子上。谷阳抿了一下嘴角。坐在他的身边。
    白桦取到白酒,谷阳把酒瓶子拿到一边去。                        
    “你开车,不许喝酒。”
    哎.卧糟,他谁呀,他以为他是谁,什么都要管?
    还不等拍桌子,谷阳正巧坐在他的左边,看见他从左耳往上延伸的那道伤疤,五厘米左右。算是破相了,但是,很爷们的一道伤疤。
    “怎么弄的。”                                        
    “打架抢地盘弄得,谷先生,你对我的部署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可以说说。我再改一下。”
    白桦真的是觉得工作重要。
    “什么时候.谁弄得。”

【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by 寒梅墨香(四)】(本页完)

《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by 寒梅墨香(四)》上一篇

重生之劲敌+番外 by 冷鱼卡--预览  
文案
 
重来一世,你会做什么?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等等,劲敌,我们有话好好说。
不过,这个劲敌为什么好像一点也不讨厌自己呢?
为什么这个劲敌死之后还为他料理后事甚至还哭了呢?
劲敌,你是不是暗恋我?
等等,别跑,劲敌我有场恋爱要和你谈谈。
前生商界大BOSS竞争对手后一代名医攻X前生商届BOSS后复仇诱受,主受,强强,1V1。
作者关于医学界的所有设定纯属虚构,不含任何映射。
常识不够,接触医院也不多,大家看看不要深究,但欢迎指正。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商战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辰海 ┃ 配角:霍铭 ┃ 其它:劲敌
 
 
    
    ☆、chap.1
 
  人生最得意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顾辰海觉得大概就是洞房花烛夜的时候,经历过那么多次失败的恋情之后,顾辰海从来没有对爱情失望过,而这段持续八年的感情如今也终于走到了婚姻的殿堂之中。
  他很感激在二十二岁的时候遇见了年彤,并且在八年的相处中两个人彼此认定,他的身边走过了许多人,有人喜欢他带来的虚荣,也有人喜欢他给予的被人真心相待的感觉,但他总是留不住任何人,许多人在他生命中匆匆而过,只留下他一人狼狈不堪。只有年彤一人,留在了他身边八年,两个人步入婚姻殿堂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当顾辰海站在教堂的牧师身旁,憧憬地望着入口的时候,见到那披着婚纱动人的女子在他岳父的带领下缓缓地走近他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心跳如雷,三十而立,如今的他有一个在业界赫赫有名的公司,即将迎娶娇妻,人生大概已经圆满了吧。
  “顾辰海,你愿意娶年彤作为你的妻子吗,与她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她、安慰她、尊敬她、保护她?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她永远忠心不变? ”
  “我愿意。”顾辰海几乎想也没有想地回答道,两个人对于彼此的信任,两个人对于彼此的理解,早就已经超越了寻常的爱情。
  说完这话的时候,顾辰海微笑着偏过头去,眼神中充满了温柔,见年彤紧张得根本不敢看向自己的时候,他心中也只是微微地一暖。
  从今天开始,他就要和一个人一起生活了,一起组建一个家庭了。
  “年彤,你愿意嫁顾辰海作为你的丈夫吗,与他在神圣的婚约□□同生活?无论是疾病或健康、贫穷或富裕、美貌或失色、顺利或失意,你都愿意爱他、安慰他、尊敬他、保护他?并愿意在你们一生之中对他永远忠心不变? ”
  那一刻,顾辰海的心突然停了那么一刻,他怀着既期待又紧张的心情等待着他的新娘说出这句誓言,这句,已经在他心中重复了无数次的誓言。
  “等一下。”突然有人在他们身后大声喊着,顾辰海转过身,看着从入口来的他的司机柯山,柯山的额头上满是汗,连气都来不及喘匀,就用力地大声喊着。
  年彤转过身,看到是他,感动到泣不成声,她几乎没有等柯山说出任何话,就迫不及待地走上前,将手交到了柯山手中。
  顾辰海的心一下子跌入了冰冷的深海,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竟然有了私情,他竟然一点也不知道,但是想到自己都是派柯山去接年彤的时候,顾辰海竟然有些理解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他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仿佛沉入海底深渊之中,让冰冷的海水不断地击打着他的心脏。
  顾辰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难看了,他需要有个人来告诉他这只是个玩笑,而不是让他丢了那么大的脸。
  年彤看着顾辰海,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有一丝愤怒,“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非要说等结婚之后才要碰我,所以一直怀疑你是不举或者GAY,你根本爱的不是我,不能给我幸福。”
  如果不是爱一个人,怎么会满足一个人的所有条件?如果不是爱一个人,怎么会让一个人陪伴在自己身边八年?如果不是爱一个人,为什么当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如此地钝痛呢?
  顾辰海没有请亲人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他早就说过他已经无父无母,在场的人都是业界和他关系比较好的人,丢了那么大的一次脸,顾辰海的情绪非常地低落,但好在他的死对头霍铭没有来,若是他来了,顾辰海觉得自己以后在自己死对头面前说话都抬不起头来了。
  这些话已经引起下面的议论纷纷了,年彤自觉已经说出了心声,便带着柯山跑了。
  顾辰海有些难以理解,打算等到结婚之后才碰她的决定竟然会让年彤有那么多意见,而年彤竟然之前也没有反对,他越想越乱,但还是故作洒脱地开始整理这一堆乱麻,“哦,你也看到我的新娘跟着别人跑了,很抱歉婚礼取消了。”
  在顾辰海的示意下,众人开始退场,他整理了一下后续,这才开着自己那款限量跑车沿着海边公路跑了一大圈。
  他大概是个很失败的人,在结婚这个时候,他没有能够邀请的亲人,感情也很失败,唯一的成功就是他手底下的公司吧,但是永远都处于他的死对头的下风。
  “喂。”顾辰海不耐烦地接起了电话。
  “老板,网上传出了你是骆家私生子的消息,而且我们的财务出了些问题,现在警方已经查封了我们公司。”
  顾辰海狠狠地砸向了方向盘,没想到屋漏偏风雨,在他最被人打脸的时候,偏偏公司还出了纰漏。
  “宇阳呢?他开始处理这件事情了吗?”宇阳是他最信任的手下,大概在这个时候,整个世界都与他为敌的时候,只有这个人还是会选择站在他这一边吧。
  “这。”
  面对下属明显犹豫的声音,顾辰海马上就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一下子的情绪崩溃让他眼睛花了一下,但是很快他便整理好了他的情绪。
  “等我回去就处理。”他挂断了电话,眉宇之间的愁绪非但没有散开,反而越来越浓厚,他边开着车,边思考着对策。
  这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顾辰海瞄了一下屏幕,无声地挂断了电话,但对面的人锲而不舍地打着电话,顾辰海终于不耐烦地按下了接通。
  “辰海啊,结婚怎么样了?你看你也成家,你表弟最近要讨老婆了,家里钱紧张,你看你也赚那么多钱了,接济一下你表弟怎么样?”
  顾辰海愤怒地握着方向盘,除了这些事情,他们还能因为什么事情来找自己?他们想要从自己身上得到这些东西之外还要得到什么?非要让自己变得和他们一样落魄,一无所成才甘心吗?
  愤怒的顾辰海直接将再次打来的电话拉近了黑名单,世界终于恢复了清净。
  只有这个时候,顾辰海才是自由的,才能够静下心来好好地思考自己的事情,也唯有此刻他才觉得自己真正逃离了现实世界的所有负担。
  沿着长长的海边公路开下去,打开的车窗透过来的风让顾辰海逐渐清明起来,眼前他所面临的一切不再乱成一团麻,逐渐地有了一个清晰的思路,等到他回去之后,他就开始慢慢地处理好这些事情,事情还没有他想象得那么糟糕,一切都还有机会。
  想到这的顾辰海微微松了一口气,又听到电话铃声,看见那熟悉的虽然没有备注但是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他心中闪过一丝疑惑,怎么他的竞争对手会打电话来,是来嘲笑自己的吗?不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原来是早就知道自己在婚礼上出了洋相,这背后的一切莫不是都是他搞的鬼?
  顾辰海脑海中闪过那个总是穿着西装,身姿挺拔,梳着整齐的头发,一丝不苟的男子,每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总是板着脸,五官分明的侧脸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而每每开口说话,低沉的嗓音足够让人沉迷其中,顾辰海就是个声控,每每听到他说话总忍不住再多听一些,但真正让人震惊的是他所说的话背后蕴藏的含义。这样的人,是一向不屑于用这种手段来击败对手的。
  每次和这个男人交流,都让顾辰海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但事实上,两个人却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两个人的观念很多都是相同的,每次相见都让顾辰海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但每次都是以顾辰海落败作为结束,而他也被业界称为“万年老二”,这让顾辰海并不开心,于是卯足了劲想要超过霍铭。
  但是,偏偏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家伙就是所有事情都比他做得好,也让他真心实意地佩服,但也真心实意地想要超过他。
  据说这家伙当年可是医学系的高材生,还没毕业就被各大医院争先抢要,祖上几代都是名医,谁都以为这家伙将来肯定能成为一代名医,没想到21岁的霍铭出了意外,右手虽然不是废了,但是受到严重的影响,根本无法应对那么高强度的手术,而不甘心就这样子的霍铭也不想就这样过着得过且过的生活,为了自尊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医学,走上了从商的道路。
  当年,他放弃医学把家里人都气得半死,虽然霍铭的右手不能用了,但是也可以做中医,也可以从事外科,世界上的路千百种,但偏偏这个执拗的家伙觉得上不了手术台就当不了医生了,于是他放弃了医生这份职业,走上一条没有人走过的也没有人相信他能够走好的路。
  但是,霍铭就是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就成为了业内的老大,让顾辰海这个在这个行业十几年的家伙都自愧不如,这样的人仿佛就是天之骄子,无论到哪个行业,都能够创造出一番新天地,顾辰海不由得感慨了一番。
  刚想接通电话的顾辰海微微低下头,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突然有一辆车冲向了他,他迅速地打了方向盘,但还是不可避免地撞上了,就像对方特意为他而来一样。
  手机铃声不断地响着,似乎他不接就不会善罢甘休一样,意识混沌的顾辰海竟然还有心思想着,霍铭这家伙就是这样人,大概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放弃吧。
    
    ☆、chap.2
 
  这种人有些事情能做得很洒脱,但对有些事情又偏偏执拗得很。
  顾辰海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状态,但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能看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却没有任何知觉,他看到倒在被撞歪了的车中的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死了,死了的他原来就变成了一抹魂魄,却还要受尽人世的苦。
  他冷眼跟着自己的尸体,看着他被抬上救护车,当然他已经死了,根本救不回来了,之后的他兜兜转转,三大姑八大姨都纷纷地争着处理他的后事,只为了分得他的财产的一杯羹。虽然他的公司已经破产,但是积蓄还在那里。
  但可惜,若是顾辰海还能冷笑的话,他早就冷笑了,可惜他早就立下了遗嘱,等他死了之后这些钱他就捐掉,宁愿白给别人也不愿意白白让这群好亲戚们占了便宜。得知这个消息的三大姑六大婆一窝蜂地散了,似乎把他当作那凶神恶煞一般。
  死之前他最信任的下属宇阳,呵,原本他想着若是他死了,能为他处理后事的恐怕就只有这个人了,可惜树倒猢狲散,连一个能为他处理后事的人都没有。
  顾辰海站在太平间里,独自守候着这份平静,他死去已经一天了,却没有人能够把他领走,要是再呆久了,他就变成不知名的人被医院处理掉,到时候连个墓碑连个姓名都不会留下来。
  直到,一群人出现,带着自己的尸体走了,顾辰海有些好奇会是哪个衷心的下属竟然还会挂念着自己,能从太平间领走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定费了一番周折。顾辰海的情绪有些低落,自己生前大概从来没有意识到还会有这么一个人能够如此挂念自己吧。
  尸体装上车,顾辰海不用想便知道向着火葬场的地方驶去,他不由得想到,当自己的尸体变成灰之后,是不是他在这人间的最后一点意识也会消失了呢?
  他跟着车来到了火葬场,看见自己的尸体被运进了火化车间,而门口姗姗来迟的一人却是顾辰海怎么也想不到的一个人。
  他依旧穿着西装,往日精心打理的头发竟然有一些凌乱,而面容有些憔悴不复往日的精神,胡须因为匆忙没有打理竟然有些青青的痕迹,他的眼神中有一丝暗暗的沉痛,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他似乎又疲惫又烦躁,眉眼间有种不加任何掩饰的急躁。

  顾辰海看着他在签字,在文件上留下龙飞凤舞般的霍铭两个字,他竟然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这个人在自己死后,还会为了自己奔波辗转那么久,就为了在这偌大的天下,能有自己的一番容身之所。
  看见自己的尸体进入火中的时候,顾辰海的心情是非常平静的,大概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有那么一刻,会这样在一片孤寂中,看着自己的尸体被火化,细数自己的人生,自己的生命中,对自己恶的人依旧对自己恶,而对自己善的人却背叛了自己,唯有一人却不按套路出牌。
  顾辰海看着身旁略憔悴的男人,从来没有想到这人会把自己看得如此重,两人都觉得彼此是最大的对手,在商场中处处交锋,一来一往之间也有了友情,这份友情能让他在自己死后为自己处理后事,顾辰海已经觉得大概这也算是自己不枉此生的唯一的一件事吧。
  顾辰海猜不到霍铭在想什么,但看见霍铭郑重地接过他的骨灰盒的时候,心情陡然一轻松,事情终于算是有了个终结。
  若是让他一辈子这样以魂魄的状态活着,顾辰海真心觉得自己无法忍受,但是能看看在自己死后,往日对他真心的,对他不真心的人都是怎样的嘴脸,对他来说倒也算是一件趣事,最有趣的事大概就是自己这位死对头了吧。
  顾辰海也没有想到过这位死对头真狠心为自己出钱,给自己买了最好的陵园,让自己葬在里面,收拾好了一切,霍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让下属们都退到一边,只留下了他和墓碑。
  顾辰海就站在霍铭的对面,见这个样子的霍铭,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个人想说些什么?难不成是真的嘲笑自己傻?亦或者只是同情自己?
  “辰海。”这个名字仿佛在他心中依旧默念了数百遍数万遍,而现在从他内心的最深处钻了出来,带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情愫。
  霍铭从来不会这么亲密地喊自己,顾辰海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困惑,这个人永远只会称呼自己为顾总,何时会如此亲密地称呼自己的名字?
  “你确实是个傻子。”霍铭心中闪过一丝苦涩,如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无所畏惧地说出这些话,“大概你也只能在这时候才能愿意见我。”
  顾辰海心中猛一沉,霍铭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呢?”这话,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顾辰海听,“很多时候,执拗的东西到最后又变成了什么呢?还不是要放弃很多东西吗?”
  顾辰海这才想到当年这个人在医学界算得上是赫赫有名,不光是他们祖上的名气,还有他年纪轻轻就足够在整个医学界崭露头角了,21岁的霍铭被称为医学界最杰出的人,当时的霍铭甚至还没有毕业,名气就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但也是在那一年,霍铭的手因为事故受伤,让无数的医者扼腕,但同时几个科室的名医纷纷摩拳擦掌,想要拉拢霍铭进自己科室,虽然霍铭没办法做手术了,但是也可以从事医学研究,为病人治病。
  但谁也没有想到,当年的霍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医学,走上了从商的道路,让无数的医界人士跌破眼镜。
  顾辰海一直觉得让霍铭放弃医学一定是件非常痛苦而又非常后悔的事情吧,但同时又感慨这个家伙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很好。
  他时常会忍不住看着霍铭那双修长的保养得很好的手,那双手仿佛是天生为手术而生的,不知道的人很难想象这双手一旦握着笔几个小时就会神经抽痛,根本握不住笔了,这对于一台精密的手术需要数几个小时的要求来说,根本无法负荷。
  霍铭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顾辰海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这样沮丧的样子,往日的他总是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你且,放心地去吧。你所受的这些,我会替你找到该负责任的人的。”
  顾辰海忍不住看着霍铭那张脸,那双眼睛里面有顾辰海无法理解的感情,原来自己和这个人的友情已经深到这个人愿意为自己报仇的地步

《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by 寒梅墨香(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听说,你要娶老子+番外 by 寒梅墨香(四)》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