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马恶人骑 by 黑白剑妖

时间: 2018-03-18 23:41:15

【恶马恶人骑 by 黑白剑妖】小说在线阅读

恶马恶人骑 by 黑白剑妖

 
 
  大绍德治九年,仲夏午后
  沈绿酒坐於福禄酒馆的二楼临窗雅座,与楼初云饮酒话家常,他们一个是丰神俊朗的俊公子,一个是风姿华美的美青年,二人同席而坐的画面相当滋润眼睛。
  先不谈人称「当朝潘安」的美青年楼大学士,那俊公子沈绿酒乃武林人士,花信山庄少庄主,剑眉星目,英挺俊美,终年一身纯净白衣,人们形容其为「月下梨花,白衣胜雪」,因此得一江湖名号,人称「胜雪公子」。
  除了英俊的样貌,十六岁那年他於武林大会初试啼声,一手「挽花剑」技惊群雄,江湖前辈大叹英雄出少年。
  十八岁那年,与黑水老妖决胜於澄阳湖上,湖畔观战的一众姐姐妹妹祖奶奶自发性的组成啦啦队呐喊助阵,对他捧颊尖叫心花儿朵朵开,对黑水老妖则泼妇骂街黑水老妖你个丑八怪,若敢伤胜雪公子半分皮毛,本姑娘(老娘)就跟你拚了!
  奇貌不扬的黑水老妖先输人再输阵,气得急功乱摧,破绽百出,让沈绿酒以完美的凌波剑姿大败老妖,横行澄阳湖的老妖差点成溺死鬼,再没老脸混下去。
  胜雪公子一句承让,手中一把摺扇刷地绽开跌宕风流,两面皆白,那个潇洒飘逸啊,那个玉树临风呀,真真是神仙摇扇,十里浪荡,迷倒一众姐姐妹妹祖奶奶,连几个春风少年郎都暗暗对他仰慕不已,就此一举挤进武林名人榜。
  虽然年少得志,然他处事进退恰如其分,温文恭谦,风采翩翩,於江湖上颇得人望,众侠交口称赞。
  笑语温柔面,仗剑春风里。
  形象满分的胜雪公子俨然成为新一代武林偶像,与另三个同辈侠少寒岚公子、流火公子、笑雁公子并称「绝尘四公子」,多少江湖小女儿欲与之结为神仙侠侣。
  可惜时至今日他已二十又四,依然迟迟未定亲,亦不曾表明是否有专一的心仪对象,风流韵事传了一桩又一桩,教一众江湖小女儿又爱又怨又心痒痒,恨不能与他一夜桃花,比翼双飞。
  事实上,几乎无人知晓,这样一身桃花香的男人真正喜欢的,却是男人……
  话说回来,沈绿酒与楼初云随意?聊著,楼下忽起一阵吵嘈声,不经意往外一瞟,见到某个人在大街上抓个路人甲大骂,你个熊老子的竟敢色咪咪的盯著小爷我?
  五五五爷……小的……没没没……没有……
  还敢说没有,你现在不就看著小爷我!再看小爷挖了你的狗眼!
  这个自称小爷的什麽五五五爷,虽说是个爷,然仔细观察,仍是个儿不长的少年模样,单髻玉冠,穿戴紫锦华服,声音清清亮亮的颇为悦耳,可惜好听的嗓子却被用来漫骂鄙俗粗话,满嘴小爷熊老子个不停,糟蹋了这上天的赏赐。
  哪来的泼皮小无赖。
  沈绿酒?散支颐,睨著华服少年对路人甲拳打脚踢,然後踹开围观的路人乙,推倒挡道的路人丙,一路走来横行无阻,一整条大街闹得鸡飞狗跳,却无愤恨反抗,想来若不是仗势欺人的纨?子弟,便是地痞流氓小鳖三。
  真正引起他注意的,倒不是小混混的蛮横恶行,而是与粗野霸道完全搭嘎不上的脸,即使隔了一段距离,仍可看出一张极俊俏的巴掌小脸。
  「你在看什麽?」楼初云问。
  「一个人。」
  「哦,难得有人能引起你的注意。」楼初云顺著他的视线望去,一看,眉心微蹙,表情显露出一丝嫌憎。
  「挺有意思的小家伙,不是吗?」
  「是李五。」
  「表兄认识他?」
  「李家在京城很有名。」
  「他叫李五?」
  「他叫李从紫,李家排行第五。」楼初云说。「李大是商人,李二在朝为官,李三於二河任职,李四誉为京城第一美女,最小的李六被百姓视为活菩萨,至於这李五,正如你看到的欺街霸市,粗蛮骄横。」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很精采的一家子。」
  正在隔壁桌摆酒菜的店小二听到他们谈论李家,忍不住插嘴道:「客倌您有所不知,咱京城百姓还给李家起了一个『华丽家族』的称号哩。」
  「哦,怎麽个华丽法?」
  「客倌且听小的说来~~~」店小二唱戏似地拉高调子,口?横飞八卦起这个华丽家族,几千字长篇大论归纳总结为数百字如下──
  说起李家六个主子,在京城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了李二长相较平凡外,其他个个男俊女娇,宛如天仙下凡,光站一堆就比风景名胜更美不胜收。再论起他们的来头,必得提到四个大主子。
  老大李从银是嗜财如命的大商人,无利不图,无所不卖;被谑称为瞌睡侍郎的老二李从青虽然只在礼部当?官,可人家好歹也是个殿上人,天天都能朝见皇帝圣颜;最有出息的老三李从玄在地方当好大的官,听说私下还娶了当今皇上的妹妹;老四李从彤则受到六王爷的热烈追求,於今年春天风风光光嫁入王府当王妃。
  此四人令京城李氏一族要财富有财富,要权势有权势,荣华富贵於他们指掌间如小玩意儿般不值一哂。
  馀二名弟弟小五李从紫和小六李从白,他们虽没有兄姊的成就,却同样享有盛名。
  李六小小年纪即懂得乐善好施,捐贫助苦,长年钻研佛书,常与得道高僧修持禅法,大正僧上智国师曾赞誉他为小菩萨,市井百姓都十分喜欢他,在恣情妄为的李家人中,反而算是最为特殊的小主子。
  至於李五嘛,总归来说,李家奴才都可以走路有风,何况是个爷,就算这个爷仅仅空有好看的皮相,实际上毫无建树可言,亦能飞扬跋扈地学螃蟹横著走。
  不过听说,只是听说,不少好男色的公子哥儿或大官贵人想打他的主意,企图染指他,可碍於李家强悍的背景,没人真敢对他动手,甚至连采花大盗都曾盯上他。
  如此这般,才会造成他对别人(尤其是男人)的目光痛恨至极,加上他通常不过小打小闹,未真正捣腾出不可收拾的大乱子,大家当他年少无知,不那麽与他小孩子计较了。
  当店小二说完李五,李五恰恰好行至酒馆楼下,那大摇大摆的德性叫沈绿酒陡升一股心血来潮,信手拈了颗花生米,一个弹指,不偏不倚正中小脑袋。
  「是谁?!」小泼皮转著可爱的小脑袋四处瞪眼。
  沈绿酒将他的形貌瞧得更清楚,尖尖下巴瓜子脸,杏目猫儿眼微微上挑,水汪汪的闪闪灵动,红滟滟的菱唇,粉嫩嫩的皮肤,俏挺挺的鼻子,精巧细致的五官构成令人惊艳的容颜,也许稚气未脱的关系,乍见有几分雌雄难辨,一种中性的美丽。
  多漂亮的小东西。
  沈绿酒愈瞧愈觉得有意思,又拿了一颗花生米往他脑瓜子砸。
  抬头,四目交接──
  天雷勾动地火!
  李从紫立马断定他就是凶手,往酒馆里暴走,酒馆客人惊艳著纷纷让路,跑堂掌柜更不敢加以拦阻,莫可奈何的任他横冲直撞。
  酒馆大堂设了座艺台子,台上一个戏伶摇曳身段,??唱起「思凡」,娇媚的歌声婉转著芳心浮动。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了头发。
  每日里,在佛殿上烧香换水,见几个子弟游戏在山门下。
  他把眼儿瞧著咱,咱把眼儿觑著他。
  他与咱,咱共他,两下里多牵挂。
  冤家,怎能够成就了姻缘,死在阎王殿前由他……
  楼初云哪还有心思听曲,皱眉道:「你做麽招惹这个小霸王?」
  「好玩。」沈绿酒淡淡漫应。
  「小心惹火上身。」
  沈绿酒不置可否,嘴角抿起一抹似有若无的弧度。
  这天底下能使他感到「好玩」的人事物可不多,太平盛世的顺风顺水日子过久了,总觉得无聊得要命,或许他该给自己找些刺激来调剂调剂。
  顷刻,李从紫咚咚咚地奔上二楼,冲到他面前指他破口大骂:「你好大的狗胆,竟敢拿东西丢小爷我!活得不耐烦啦!」
  小家伙横眉竖目的叫嚣,可尽管装出穷凶恶极的模样,仍掩盖不了天生天养的好样貌,依然漂亮得不得了,大大降低了他的威吓力度。
  沈绿酒平静注视著他,心想,难怪大街上的人没一个跳出来和他对冲,婆婆妈妈们更是热情招呼,并不畏惧他,把他的撒泼当成撒娇看,因为鲜少有人能狰狞得这麽惊为天人。
  李从紫本想冲上去一顿暴打,可直觉这人绝不好惹,即使坐著仍能看出挺拔的身形,悠然神态下潜藏不容忽视的慑人力量,因此只敢站在三尺开外,像只小兽朝他张牙舞爪,龇牙咧嘴。
  沈绿酒看著这样的他,不禁联想到一句市井俗话:会叫的狗不会咬人。
  当然,李从紫不会像条狗,世上没有哪只狗可以吠得这麽又漂亮、又可爱,直让人想抓来逗弄欺负一番。
  「不准这样盯著小爷我!」李从紫生平最恨别人直瞅著他看,怀有异色的目光更令他暴怒难以自制,口无遮拦:「还看!当心小爷我杀了你全家,强女干你老婆!」
  「我尚未娶妻。」沈绿酒未被激怒,面不改色。
  「那我强女干你妹妹!」
  「我没有妹妹。」
  「强女干你姊姊!」
  「我也没有姊姊。」
  「强女干你老母!」
  「如果你不介意要先挖开坟墓。」
  「我我我……我强女干你!」被堵得一急,简直口不择言了。
  沈绿酒的眉峰扬了扬,心中笑忖,小家伙满脑子想强女干别人,连男人都不放过,看来欲求不满得很厉害哈。
  「好啊,来强女干我吧。」气定神?,说得好像欢迎来我家喝茶呀。
  「你你你……」李从紫斗不过,手指著他抖呀抖,牙齿都快咬碎了。
  「我我我,就坐在这里等你来强女干我。」沈绿酒对他露出迷人的微笑,彷佛真心诚意地请他来糟蹋他。「要不,换个地方也成。」
  「哼,谁稀罕强女干你!」
  「不是你稀罕吗?」
  「你你你……气死我了啊啊啊──」抓狂的用力跺脚。
  呵,小家伙的脾气真暴躁。沈绿酒举杯啜酒,遮掩嘴角渗出的一分邪气。不知在床上是否也如此狂野主动……
  下腹霍地聚积起一股暖流,某种不陌生的知觉蠢蠢欲动,沈绿酒心下不禁微微愕然,几乎想失笑,原来自己是如此好色之人,竟对第一次见面的小孩子生起不可告人的欲望,他忽然可以理解那些想染指李从紫的人,因为自己似乎也成为其中之一了。
  李从紫有种引人兽性大发的微妙特质,教人想捕捉他、驯服他、蹂躏他,让他在自己身下挣扎翻滚、哭泣尖叫……咳,小家伙能整棵好好完整无缺地长到这麽大,也算是奇迹了。
  「小爷我要先女干後杀啦!」李小弟弟继续不知死活的叫嚣,不晓得自个儿正被江湖有名的大侠意- yín -。
  「嗯,我好害怕。」胜雪公子不愧是胜雪公子,完全不动声色,保持风采翩翩的良好形象,眸光兴味益浓。
  楼初云听他们女干来女干去的不堪入耳,他一个斯文人实在听得受不了,怒拍桌岸喝道:「放肆无理的东西!还不快退下!」
  李从紫这才注意到他,恶狠狠的瞪过去,正要开口回呛,双目却蓦然一亮,倏地朝楼初云飞扑而去,喊道:「我才不要强女干你,我要强女干他!」
  沈绿酒一口酒险些喷出来。
  我们的李从紫小弟弟不仅爱当地痞流氓,还立志做个猴急色狼,反正调戏美人也算是地痞流氓的必备技能之一呗,总要找机会好好的练习练习。
  楼初云又惊又怒,花容失色的急急闪开。
  「大美人儿,乖乖从了小爷我,小爷会好疼爱你的。」说起调戏美人的标准俗烂台词倒是顺溜。
  「大胆!竟敢冒犯本官!」
  「宝贝儿,来,先让小爷亲一口。」
  「别靠近我!」
  「别害羞,不要跑嘛。」
  「滚开!」
  眼见大小美人绕著桌子你追我跑的乱窜,沈绿酒无言的放下酒杯,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一下,有点想气却更想大笑,除了滑稽的场面之外,他从没见过一向雍容优雅的表兄此般狼狈,大失儒士之风。

  小家伙实在太太有趣了!
  沈绿酒目光深沈而热烈地望著李从紫,心思转了转,想自己还必须待在京城一段时间,总算有个好玩的小东西能解解闷了。
  手臂一伸,抓住追著大美人跑圈圈的小美人,扯近,在小贝壳般的耳朵旁低沈的说:「强女干他不如强女干我,我不跑,一定会好好配合你的。」
  李从紫身子僵了僵,用力甩著他的手欲挣脱。
  小家伙明显不喜欢过於亲近的碰触。沈绿酒当即松开他,别一下子便吓跑了才好,不然怕要像那小尼姑抛拂尘,甩水袖,左右顾盼皆成空。
  佛前灯,做不得洞房花烛。
  香积厨,做不得玳筵东阁。
  钟鼓楼,做不得望夫台。
  草蒲团,做不得芙蓉,芙蓉软褥……
  李从紫登登二步弹得远远,充满戒备的瞪著他,表情明显写著「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这个人很危险!
  李从紫的野兽直觉警告他,离这人愈远愈好。
  「小兄弟,方才是在下不对,在下与你赔个不是,请你大人有大量,莫同在下计较。」沈绿酒转变态度,诚恳的向他举杯赔罪。
  李从紫没接过他递来的赔礼酒,仍旧瞪著他。
  「在下先乾为敬。」潇洒饮乾,斟一杯再递上前。
  李从紫始而接下来,状似犹豫了会儿。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道歉,小爷我就大发慈悲的原谅你……才怪!」陡不期然反手一泼,泼得那张俊脸滴滴答答,泼酒还嫌不够,又顺手抄起一盘辣子鸡丁往他身上扣,猖狂大笑道:「看你穿得活像家里有死人,我替你加点颜色冲冲喜,不用太感谢我,哈哈哈!」
  一边喊著一边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一溜烟消失於沈绿酒及楼初云错愕的视线外。打了就跑虽然有点没种,不过这种感觉真是……真是……太爽啦!哇哈哈哈哈──
  听著嚣张到不行的笑声张狂远去,几近洁癖的沈绿酒没把人捉回来揍一顿,只是嘴角再抽了抽,额头青筋隐隐跳突。
  哼哼,好,很好,非常好。
  终於被惹火的沈大公子怒极反笑,眸子点燃二蔟阴阴的火。
  小家伙果然欠修理,没遇过真正的坏人,哼哼哼……
  楼初云见他鬼气森森哼笑个不停,阴风阵阵,一颗豆大冷汗不住滴了下来,晓得他的恶趣味被大大挑动,谁能知道胜雪公子十全十美的面具後,隐藏一颗睚眦必报的小心眼。
  唉,李家那个孩子想必吃不完兜著走了。楼初云反而同情起李从紫来了,李家不好惹,花信山庄也绝不会是棵软?子。
  「表弟,擦擦吧。」楼初云掏出汗巾递给他。
  「谢谢。」沈绿酒拭著脸,拭去阴恻恻的诡笑,眨眼又是飘逸似神仙的风流尔雅,无人能窥见这样温和良善的外表下,其实酿了一肚子黑水。
  金玉其外,败类其中,讲得就是沈大公子这种人吧。
  「你呀,怎麽就看上这麽个小魔星,听表兄一句劝,别去招惹他,他本身就是个大麻烦,李家不是好相与的。」楼初云由衷劝道,他是唯一知晓沈绿酒喜欢男人的人。
  沈绿酒微微一笑,说:「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麽。」
  视线飘向窗外,重新落在走回大街的李从紫身上。
  李从紫抬头冲他掐了个丑得很可爱的鬼脸,然後背过身,对他拍拍自己的屁股。「来呀来咬我呀,笨蛋!」
  挑衅的粗俗行为於沈绿酒看来简直和挑逗无异,眸中的火光更炽。
  呵,我可以把这个动作视为邀请吗?
  他想,他绝对会很乐意去咬那个可爱的小屁股,而且不光只是咬,甚至对它干尽一切能干与不能干的事。
  至於什麽是能干的事,什麽又是不能干的事……咳咳,请各位看倌自行揣测沈大公子的邪恶想像力吧。
  李小弟弟在做了很幼稚的事之後,心情整个好起来,不过本来打算到醉月花庭找红霓的兴致已大打折扣,索性打道回府,明天再去。
  「从紫!李从紫!」
  才刚要走,忽听到有人叫唤他的名字,回头,一名长相斯文的年轻公子快步朝他走来。
  「王康,是你啊。」略带漠然的不冷不热。

【恶马恶人骑 by 黑白剑妖】(本页完)

《恶马恶人骑 by 黑白剑妖》上一篇

快穿之南无 by 吾将殇--预览  
文案
明明是一代天骄、人生赢家,却没想到最后竟死于情  杀!
 
南无表示死就死了吧,可又被5107拐上了一条搅基的不归路。
 
 
某个世界结束后
 
5107:[!!宿主!您太厉害了!竟然让主角攻变成了受!]
 
南无:……(我什么都没做。)
 
 
又是某个世界结束后
 
5107:[啊啊啊!宿主!您简直是伦家的偶像!这次主角攻和主角受连面都没见上!]
 
南无:……(这和我有关系?)
 
5107看着自家宿主越来越浓郁的灵魂力,不禁严肃起来:[咳咳……宿主您把世界崩坏的太厉害,这样会被主神发现的……不利于我们逃跑啊!]
 
 
5107:[啧啧啧,宿主您真是个勾引人的小妖精!]
 
南无笑得越发温柔了。
 
“闭嘴!”
 
 
 
本书又名《宿主是个万人迷肿么破》《主角攻都变成了受》《如何顺利避过主神》
 
 
 
 
①是主攻!主攻!主攻!
 
② 文苏苏苏
 
③绝对是男主的亲妈。
 
④求收藏……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快穿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无 ┃ 配角:有很多 ┃ 其它:快穿,耽美,纯爱
 
☆、神袛,南无
 
  大年初一上午八点二十分。
  “接下来紧急插播一条新闻。”原本正在重播春晚的电视突然被切换了画面,电视中女主播红肿的双眼很是显眼,声音也有些哽咽。
  电视机前是不明所以的观众,这大过年的怎么了?不过这个疑问很快就被解开了。
  “南无先生与今早八点十五分逝世。死因南廷集团并未向媒体透露,不过据悉南无先生是在家中因不明原因中毒而亡,具体情况将等待下一轮播报。”
  女主播的话说完后,画面又切换成一张俊美无双的照片,照片上的青年穿着黑沉的西装斜靠在栏杆上,但这无损他的容颜,清冷的面上带着浅浅的笑,精致的眉眼如画,眼尾上挑尽显风情,黑色的碎发上洒满了阳光。
  那照片上的青年就是南无。
  此消息一出震惊了世界,谁能不知道南无是谁?他怎么会就这样死了呢?一开始人们并不相信,然而接下来,各大网站也接连循环播报这条新闻。南廷集团的官网也都要被挤爆了,奇怪的是南廷集团没有再发出任何一条声明,仿佛只是为了通知人们:南无先生不在了。
  几个小时后,城市中的大屏幕上,街边的报刊上,网页的头条上……全是南无的各方消息。这些商人们总是有着敏锐的嗅觉,借此消息横赚了一笔。他们赞美缅怀,歌颂了南无一生的事迹。
  南无是谁?
  南无是这个国家的传奇。出身高贵,从小是带着光环出生,他是让人膜拜的存在,十四岁时完成大学学业,十七岁继承家族企业,二十岁时创建了一个自己的国度——南廷集团。至此无人能够超越……
  网民向南廷集团质问未果,他们顿时不满了,南无先生究竟是谁害死的?也有众多的人跑到南廷集团的大门口,他们只是为了祭奠。
  “南无先生的死亡,是一个辉煌国度的终结,往后推六十年,也无人能超越。”某著名点评人如是说到。
  ————————————————————————————————
  [南无?你是怎么死的?]虚空中一道机械的电子音响起。
  此中白雾茫茫,一个凝实的黄色身影很是显眼。那个身影可以清楚的看到他的样子,这妖孽的容貌分明就是南无,那个在新年扰乱了整个国家的人。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并没有惊到南无,因为他已经在这个地方待了很久,知道说话的是那个自称5107的系统。
  是5107救了他,南无很平淡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对于他来说怎么样都无所谓。这个未知的生物?又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这一次是5107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怎么死的?南无轻眯细长的凤眼,面上一片冷凝。其实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眼底是浅浅的不解。
  “叶廷。”
  5107心想这声音真好听,就像是玉石清泉,比金牌攻略者的声音还要好听……不过,叶廷!明明那个世界的剧本不是这样的啊?
  等5107翻看过剧本,再查看过世界剧情后,5107顿时感觉自己有点死机。这……未免也太强大了,在没有剧情介绍和系统的帮助下却硬生生的掰弯了剧情……
  5107知道这次真是捡到宝了,多年来的职业病让它瞬间做出了决定。
  [咳咳。南无你还想活下去吗?]
  南无抬眼乜了某处一眼,他本就已经死了,活不活下去对于他来说也没有意义了。而且……在这个世上也没有自己的亲人,那些所谓的辉煌?……虚假的像个梦。所以,南无不假思索的说道,“不想。”
  [。。。。。。]
  [你所处的世界只是一本书!而你是其中的配角。叶廷,是那本书的男主。]5107直接道出了真相,希望南无能够重视起来。
  听到这,南无盯着某处虚空皱起了眉,久久不语。竟是这样啊……这样的可笑!原来那二十五年就是个笑话。书?他南无是真实存在的,谁也不能书写他的命运!
  不过,叶廷……他的助理,那个总是一脸温柔的说,我们可是好兄弟的人……一个很有能力的人,跟了自己很多年,原本打算让叶廷自己去创业,却不料……南无想到自己死前叶廷的眼神,不由得皱了皱眉。那眼神太过浓烈,他看不懂。
  心思百转后也不过须臾。
  “所以?”南无知道这个系统定然是有所目的,但是他必须掌握主动权。
  [所以,系统想和你签订一个契约,你和我签订契约后就能看到那世界原本的剧情。最重要的是,你可以穿越时空体验生活……]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知道的我是个商人,我从来不相信无本生意。”南无从不相信任何人,但如果真的能到别的时空,他不介意去定下那个契约。毕竟他是个商人,商人啊……是真正的赌徒。
  虚空中很长时间没有声音,寂静的吓人。
  [南无先生,系统5107隶属于主神空间,在主神纪年8600年14星时逃离,现在5107是个独立存在的个体。5107逃离出来后正好遇到你快要消散的魂体,顺便救了你。]
  这些事情属于系统的秘密了,5107是真的很想和南无合作,这个人是它见过参数最高的人,以后很难找到第二个。
  “主神啊……有很多的系统?”南无低头笑了起来,很惊艳。
  [是的,系统的运行需要能量,宿主们在个个世界的成就点就是能量的来源,系统要把这些能量传给主神。如今5107的能量所剩无几。刚开始时5107并没有查看你的参数,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和你沟通。]
  宿主们?不过南无听完也没继续问下去,只是心底有了计较,接着转了个话题。
  “成就点?再建立一个我的商业帝国?”南无习惯性的摩擦小指,如果叶廷看到这个动作的话,就会明白南无已经开始感兴趣了。
  [只要在那个世界达到一定的成就,5107就会储蓄到能量,需要的不是很多。]
  在这个虚空中游荡,倒是不如去试试,这种事情看起来很玄幻,但他很好奇这些世界的构成,真是值得期待……这么多年难得有一件能引起他兴趣的事了。
  “我同意。”南无说道。
  [叮,5107和南无先生已签订契约。]
  紧接着南无面前出现一张蓝色的光幕,上面漂浮各种数据和画面,南无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原本的世界。
  [宿主你好,请问你需要查看你所在世界的剧情吗?]5107原本机械的电子音变成了成人的声音,颇有一种精英的感觉。
  “好啊。”他其实并不想知道所谓的剧情,南无感觉自己这么多年对什么都没有兴趣,只不过终究是自己出生的世界啊……
  话音刚落光幕就上闪现出一本书,书名为《他的商业帝国》。
  这本书是以男主的视角来写的,也就是叶廷,叙述他如何从一个穷小子变成商业巨擎。而南无在这本书里可以算是个最终boss,主要是来衬托男主敏锐的商业能力。
  南无随手翻了翻,“叶廷是挺有能力,可他一直是我的助理。”把书扔了回去,继续说道,“背叛我?根本没有这种事。”
  5107眼角抽了抽,[宿主,因为你原因,叶廷他爱上你了,所以剧情被改变了。]
  “爱我?”南无倒不是反感,只是觉得5107的话就像个笑话,爱?所以喂他吃安眠药?而且叶廷从没有表现出来过。
  [宿主,根据你的数据显示,……你的情商和智商成反比。叶廷又怕你反感,不敢直说,他听到你要让他自立门户,以为你知道他对你的情感不想再见到他了,情急之下就……要和你殉情。]
  殉情?“他死了?”南无心底并没有什么波动,只是感到惊讶,对于爱情这种东西他并不懂,所以无法理解。
  [在您死后他就割腕自杀了。]如果按照好感度来看的话,叶廷对南无爱已经是满分了。不过5107并没有和南无说太多,它看了看那个风华天齐的人,叹了口气,因为南无他无心啊。
  南无可不知道5107的小心思,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表示,他对叶廷只有上司对下属的器重,还有兄弟情,不会在有别的情感了。
  人死如灯灭,又何必唏嘘?
  “什么时候能离开?”南无收回了心思。
  [随时可以,第一个世界比较简单。5107根据宿主的情况,特地选择了纯爱。]
  说到这5107停顿了一下,看到宿主并没有什么反对,才接着说道,[这是一本校园小说,曾经永安高中有四王,一个是宿主你,一个是花心多情的萧烨,一个是……]
  “好了,我知道了。”一双修长的手揉了揉眉心,“这应该是屏蔽吧?”另一只手点了半空中的某处按钮。
  四周终于清净下来了,南无想。
  5107的内心是崩溃的……宿主你知道什么了啊?!你该不会以为你是主角吧?都说了那是曾经!剧情还没开始呢……
  5107还没吐槽完,就听见自己宿主惑人的声音响起,“现在开始吧,真是……有趣呢。”
  如同人鱼的蛊惑,5107忘记了发送剧情,直接开始了传送。
  南无只觉得有些失重,眼前一花顿时失去知觉。。。
  ——————————————————————————————————
  在一所高级公寓中,一间书房里摊着一本翻来的日记。

  2008年7月
  我考进今了全国最好的大学,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终有一天……
  2008年10月
  总是听到他们谈论一个人,好像叫南无,曾经也是这个学校的,跟我也差不多大,但是已经开始创业了。
  2008年11月
  南无是个很厉害的角色,每一期的财经报刊都有他,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他。
  2009年1月
  今天特地请假去s市看他的讲座,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他是我见过长的最奕丽的人,然而他的能力也很出色,他是那么耀眼……恍若神袛,让人甘愿臣服。
  2009年3月
  我总是忍不住想到那个举手投足满是优雅的男人,总是忍不住去关注他,我想提前毕业……去到他的公司。
  2009年10月
  他的助理,我竟然真的成为他的助理了!现在想想还像一个梦……我离他那么近……
  我发现他其实很温柔,并不像他外表那样的冷漠,他会对身边的人笑……真好,以后我也是他身边的人了。
  他不喜欢吃甜食,我以后要注意一些。
  他不喜欢加班,每天下班都准时离开,真是任性呢……
  他不喜欢吵闹。
  2009年11月
  今天我去送一份文件,离开时他叫住了我。
  他对我笑了笑,他说,生日快乐。
  我脑袋里轰的一声……我笑的一定很傻吧?
  怎么办……
  2010年3月
  他很信任我,我笑着和他说,我们可是好兄弟。
  可是……有什么东西已经不能控制了。
  2012年7月
  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偷窥狂,他怎么看都看不够。我知道……自己已经疯了。
  我爱上了那个如神袛般的男人。
  2013年6月
  他今天又对别人笑了,又是那种温柔的笑,明明那么一个冷酷的人……
  这样真的太痛苦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我想告诉他……他一定会厌恶我吧?
  不!我只要永远陪在他身边就好了……
  2015年2月
  他一定是知道了,他不想再见到我了……
  他让我离开他……他厌恶我了吗?他果然不喜欢我啊?
  可我离不开那个人了……离开他?我要怎么活下去……
  倒不如一起,一起上天堂……只有我和他。
  ——爱南无                        
作者有话要说:  要记得收藏咩~~
 
☆、VOL.1
 
  “听说今天转来一个学生,我在办公室看到了。”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聚在一起。
  “男的女的啊?”一个扎着马尾的女生好奇的问道。
  “你们小点声啊……别把他吵醒了。”又是一个女生小心翼翼地说道,然后指了指最后排靠窗的位置。
  “哦哦,我们还是出去说吧。”一个男生挥着手说。
  接着那群学生便三三两两的出去了,原本就很安静的教室现在更是寂静。
  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趴着一个学生,看样子睡得正香,较长的头发遮住了额头,只能看到他那完美的侧脸,轻颤的睫毛。是个面容奕丽的少年,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眼底的青晕。
  这个学生就是南无,他已经在这个世界待了一个月。然而这并不是剧情中所说的永安高中,看看这还很年幼的身体,明显是他来早了……他现在是b初中的一名初二的学生……
  在这一个月内,南无不知不觉的就成了班里的老大?是同学眼中的偶像。
  起初南无很想找5107问问情况,后来想起5107被他屏蔽了,也就没有纠结这个问题。现在这个身份没钱没势,家里只有一个奶奶,所以他正忙着赚钱,每天熬夜写编程。
  这对于南无来说也算是一种新的体验了,从一穷二白开始奋斗,最

《恶马恶人骑 by 黑白剑妖》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恶马恶人骑 by 黑白剑妖》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