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君+番外 by 容恒

时间: 2018-03-19 00:08:17

【暴君+番外 by 容恒】小说在线阅读

暴君+番外 by 容恒

 
文案
 
强抢民男是家常便饭,
杀人放火是日常生活,
灭门屠城是娱乐消遣,
百姓恨不得将他抽筋扒皮,
大臣们恨不得让他赶紧死,
兄弟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白日能辟邪夜晚能驱鬼,
他是世人闻风丧胆的暴君,
创千秋基业建不世之功
他是后世争议不断的青帝。
 
内容标签: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幕 ┃ 配角:顾云州、云飞雨、柳熙、黄萱、叶清风 ┃ 其它:暴君,主受
==================
 
  ☆、穿越(主受文)
 
  甜腻的香味钻入少年鼻腔,昏暗中身体被火热撑开,颤栗的快感让他无法控制的低吟,还没接受完脑海中庞大的信息便沉沦在无边的快感中。
  金色的帷幔中,少年绝世的容貌若隐若现,如同安睡的天使。任谁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都无法将他和青国百姓口中的恶魔联系起来。
  秦业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面无表情的起身,看着床上熟睡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戾色,□□着身体走进太子寝宫后的巨大浴池,完全无视身上狰狞伤口带了的剧痛。
  苏幕缓缓睁开眼睛,一名蓝衣少女低着头,恭敬道:”殿下,奴婢为您更衣。”
  苏幕冷静的点点头,从纯金大床上起身,看着这间连地板和屋顶都是镶金镀金的后,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一下。
  蓝衣侍女很快为苏幕穿好了衣服,这期间她一直不曾抬头,想起前几天因多看了太子两眼就被挖掉眼珠子的侍女,不禁浑身发冷,生怕不经意间触怒这尊杀神,动作更加小心翼翼。
  苏幕能理解玉珠的惧怕,碰上苏墨池那个变态杀人狂,她能表现的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冷静,苏幕已经佩服至极了。
  但现在自己变成了变态杀人狂,苏幕心中微叹,果然是福兮祸兮。
  把他撞的稀巴烂的车主为了补偿他把他送到这个时空,以为可以开始新的美好人生,没想到还是步步危机啊!
  想到此处苏幕眼神微冷,虽然苏墨池该死千万遍,但是他可不想死第二次。
  正在给苏幕系腰带的玉珠浑身一颤,猛然浸入骨髓的寒意让她脸色一白,飞快系好最后一根带子,立刻退到旁边更加恭敬的垂着头,简直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苏幕有点担心这妹子以后会得颈椎病,看了她一眼,发现在这之前更可能被自己吓死后,大袖一甩道:”去御书房。”
  玉珠躬身道了声是,打开门跟着苏幕心想,太子几个月没去御书房了,难道又想到了什么新的乐子?玉珠打了一个寒战,不敢再想那些恐怖的事情。
  太子殿依霞搂秦业双拳紧握薄唇紧抿,看着太子寝宫的方向眼中涌动着疯狂的恨意。
  为什么消魂都杀不死你,为什么为什么......
  ”公子......”看着坐在书桌前一夜的秦业,小太监有些担心的喊道。
  秦业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他在等,等着太子来杀他。
  这样也好,这种毫无尊严日子终于要结束了。
  如血的夕阳照在他英俊坚毅的脸上,犹如神祗。
  秦业皱起了眉头,苏墨池又想玩什么花样,他跑去御书房干什么,难道觉得太子殿玩腻了,跑去宫里找茬?秦业坐了一天都没等到太子要把他怎么样的消息。
  只是他不仅没放松,反而更紧张了,心中想着太子肯定在想什么更残忍的办法来折磨他。
  而事实是苏幕看了眼御书房堆积成山的奏折后,早把昨晚的事忘到九霄云外了。
  既然接受了苏墨池的身体,苏幕想要好好活下去的话必须得做些什么,可是看着快堆出门外的奏折,额头上蹦出一根青筋。
  祖孙三代皆昏君青国没亡简直是奇迹中的奇迹。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深吸一口走进御书房看着地上有些折子都发霉了,恨不得踹死这父子俩。
  玉珠端着新鲜的人参鸡汤轻轻的走进来,看了眼神色不怎么好的苏幕,小声道:”殿下,请用。”
  看了一天措辞严谨语言简练的文言文,苏幕感觉头脑有些发胀,揉了揉脑袋从一堆折子里摆脱出来。
  一边喝着汤一边暗骂,苏墨池这个蠢猪脑子里除了杀人和男人就没别的了,连字都认不全。
  虽然在21世纪他还算是个精英,可这并不能让他毫无困难的理解这些咬文嚼字的古文。
  苏幕揉了揉又发胀的脑袋,简直想把苏墨池千刀万剐,刚拿起手中的金碗金勺就听到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守在苏幕身边到玉珠立刻向门外走去。
  小太监在玉珠耳边一阵嘀咕,玉珠脸色顿时难看起来,暗道这个秦公子怎么老是找事,还嫌太子不够惦记他吗。
  玉珠整理了自己的情绪,进屋对苏幕道:”太子殿下,秦公子把依霞楼拆了......”
  拿着汤勺的手一顿,苏幕道:”知道了。”
  太子没有发怒!
  玉珠庆幸的大大松了口气,秦公子昨晚才伺候过太子,要是今晚再被临幸,少说也要丢掉半条命。
  傍晚,苏幕带着一肚子郁闷回到太子殿,一走进门眼角就瞥见一道人影激射而来,手中长剑反射着让人胆战寒光。
  眼看剑锋还有不到半米就刺道了他的脖子,苏幕双眼微眯,右手化为一道幻影本能的挥出,强大阴邪内力猛地向前袭去,雪亮的长剑顿时化成铁片反射回去。
  ”锵锵”的声音不绝于耳,拇指大小的铁片如切豆腐一样陷入坚硬的岩石中。
  秦业被强大内劲猛然掀开,狠狠地撞在墙壁上,一道巨大的裂缝在墙壁上延伸开来。
  秦业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喷出一大口鲜血,充满仇恨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苏幕,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苏幕看了眼瘫软在地上的秦业,微微怔了下,毕竟他不是苏墨池,杀人跟喝水一样。
  感觉到体内强大的力量,苏幕心情很复杂,苏墨池修炼的魔功是用人命堆积起来的,这一笔笔烂帐势必要他来背。
  秦业,镇远将军次子,一年前被苏墨池抢回太子殿,要不是苏墨池用整个镇远将军府的人要胁,以秦业刚烈的性子怎么可能妥协。 
  半个月前苏墨池在大街上遇到了何雨竹,秦业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不知道怎么惹到他了,当街就把人杀了。
  秦业知道后悲痛欲绝提剑找苏墨池拼命,被好友死命拉住才冷静下来,直到昨天苏墨池招他侍寝,他将□□藏在自己嘴里喂给了苏墨池。
  可惜的是苏墨池一点事都没有,秦业等了一天见苏墨池没有任何动作便再也坐不住了,他和苏墨池绝不能共存,既然他杀不了苏墨池,那就让苏墨池把他也杀了。
  秦业躺在地上绝望的泪水从眼中滑落,如同濒死的野兽低声呜咽,声嘶力竭的朝苏幕的背影吼道:”苏墨池,有种你杀了我.....你这个禽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要将你千刀万剐,给雨竹偿命!”
  苏幕听着秦业绝望的吼声,心情有些沉重,他清楚的记得何雨竹是怎么死的。
  那时苏墨池闲极无聊上街闲逛,刚好就看到一个美丽女孩,何雨竹其实什么都没做,只不过穿了一件蓝色百蝶穿花裙,苏墨池就当街掐断了她的脖子。
  玉珠胆战心惊的跟在苏幕深厚,秦业吼一个字,她的心就跟着抖一下,生怕太子被激怒殃及池鱼。
  就在玉珠忐忑不安的时候,苏幕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去请御医,把秦业送到云飞雨哪儿,重建依霞楼。”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一生爱主受,爱反差,爱汤姆玛丽苏
 
  ☆、早朝
 
  连续三天苏幕都在御书房渡过,更是奇迹般的没杀一个人,就连太子平时最爱玩的让人生吃青蛙蝎子蜈蚣什么的游戏都没玩。
  皇宫中人顿时热泪盈眶,魔王也有不杀人的时候。大臣们更是议论纷纷,太子有几斤几两,这些大臣是最清楚不过的,能把自己名字写成”苏黑也”的人,你跟他们说太子殿下安安分分看了三天奏折!
  呵呵,老夫把头给你当球踢!
  太子殿琼华阁,一身红色盛装的柳熙懒散的靠在紫檀木榻上,勾魂摄魄的凤眼闪动着魅人的光泽,无聊的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修长洁白的手指可与羊脂白玉一争高下,足以让女人嫉妒到眼红。
  柳熙冷哼一声,妖媚入骨的声音让人浑身酥软,凤眼中满是嘲讽,鲜红欲滴的双唇轻启,道:”关我屁事。”
  柳元化刚说完就听到儿子毫不留情的打脸,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喝道:”柳熙你什么态度,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你就用这种态度回报我!”
  柳熙猛地坐起来,瞪着柳元化吼道:”养大我的是我娘,你除了把我卖了有给过我一口饭吃?!”
  柳元化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指着柳熙的鼻子骂道:”你......你这个不孝子,你现在的荣华富贵哪来的?要不是老子当初把你献给太子,你早成了楚楼被人压的头牌......”
  ”放你妈的屁,你个老王八,要不是你那根$%}......老子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样,你个老不死的,我x你全家@#%*......”
  柳熙媚眼如丝,即使发怒也别具诱惑。当然前提是忽略他口中的不雅词汇。
  柳元化捂着胸口跌坐在椅子上,话都说不全。
  ”好好.....你个小杂种......”
  ”你、个、老、杂,种!”柳熙磨牙恨不得掐死他。
  当然柳元化也有同样的想法,狠狠的盯着柳熙,差点咬碎了一口黄牙,威胁道:”别忘了你母亲还在柳府,想让她好过点就乖乖给我听话。”
  柳元化说完就走再呆下去他非被气死不可。
  屋内传来柳熙的怒骂以及噼里啪啦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停止。
  柳熙脸色阴沉的待在满地狼藉的屋里,恨道:”更、衣!”
  苏幕回到了满是黄金的屋子,一群宫女麻利的给他换衣服洗漱,玉珠正给苏幕擦着手就听见门外的小宫女通报道:”太子殿下,柳公子求见。”
  ”让他近来。”看来已经有人察觉到了他的变化,苏幕暗想。
  柳熙一袭大红宫装,头戴金冠,黑色头发闪动着微光,一双凤眼魅惑天成,让人看一眼就心神荡漾。
  柳熙一边将瓷碗摆放在桌上一边温柔的笑道:”殿下在御书房劳累了一天,臣给殿下炖了雪梨汤消消暑。”
  苏幕点点头坐下,玉珠立刻拿出银针在汤中试了试,柳熙像没看到一样,动作优雅的盛汤。
  ”殿下,我喂您......”
  苏幕嘴角微抽,全身上下起了不止一层鸡皮疙瘩,心里却有些麻酥酥的。苏幕接过碗一饮而尽道:”本宫要歇息了,你回去把。”
  ”殿下......”柳熙有些委屈的低声唤道,真是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苏幕感觉自己心脏跳动加快,脑中不断闪过各种不和谐画面,一阵无语。
  虽然他不介意和自己有好感的人解决一下,但是他很介意跟对自己图谋不轨的人睡一张床。
  柳熙不死心的道:”殿下,就让我......”
  苏幕双眼微眯,道:”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柳熙微微一颤,不敢在多说一个字,低眉顺眼退出这间闪瞎眼的屋子。
  琼华阁内柳熙挥退左右后,脸色陡然变的无比阴沉,身上的妖媚阴柔之气消失的一干二尽。
  ”柳元化、苏墨池我迟早要剥了你们!”
  某个阳光明媚的中午,大部分官员爬起来吃早饭的时候,突然被自己管家告诉说,太子有旨自明日起恢复早朝,凡四品及以上官员必需在卯时(凌晨5点)到达太和殿。
  某大臣被呛的老脸通红,饭粒喷了一桌。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太子浪子回头开始忧国忧民了,而是太子又想怎么折腾他们。
  记得上次早朝的时候还是去年,太子大半夜的说要上朝,然后打劫了所有官员的黄金,并嫌弃他们口号不统一,行礼动作不规范,生生让他们练了一天,期间不给吃不给喝,最凶残的是不给上厕所!!
  还好大晚上的大家都没吃东西,至于那几个没忍住尿裤子的,想想还有几个月就到他们的忌日了吧!
  虽然说太子下令卯时必到,可这些大臣哪敢真等到卯时啊,几乎是寅时刚过,大部分官员就在太和殿偏厅等候,猜测太子又要玩什么花样。
  柳元化身着朝服,一脸阴郁几名交好的官员立即围上来,连平时的客套话都省了,直接问道:”柳大人,你可知道太子为何突然宣布恢复早朝?”
  柳元化暗骂,柳熙这个没用的东西,冷哼道:”老夫怎么知道。”
  被甩脸的官员哭丧着脸,道:”这可怎么办,不知太子这回又要玩什么花样?”
  老太监请众官员进殿时,所有人都摆出视死如归的态度,当老太监宣布太子殿下驾到的时候,有几名官员膝盖差点瘫倒在地上。
  三呼太子千岁后,苏幕扫过跪在地上的文武百官抬抬手道:”平身。”
  众官员从地上爬起来后,低着头战战兢兢的等候太子吩咐。
  ”工部尚书,李高升。”太子恶魔般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李高升哆哆嗦嗦的站在最中间,豆大的汗珠瞬间浸湿了朝服。
  ” 臣,臣在......”
  坐在上方的苏幕看到李高升像死了全家的样子,不禁有些佩服苏墨池。
  这是怎样一种凶残啊!迄今为止他还没见过不惧怕他人。
  不过这也并非全无好处,至少他突然亲政绝不会有人敢在明面是跟他做对。
  看着这群抖跟鹌鹑似的官员,苏幕扬起了嘴角,道:”西江水患可有命人修筑堤坝?”
  咦!?太子今天怎么真问起朝政了,难道今天太阳会从西边起来。这是一部分官员的想法。
  另一部分则是,我去,太子不会是要杀人堆尸筑坝吧!娘啊!太子好可怕! 
  李高升是前一部分,不然肯定被吓得中风,饶是如此他也不敢放松半点,提心吊胆的道:”殿下,户部未拨款给臣,臣无钱筑坝啊!”
  户部尚书一口老血堵在喉头,去你妈的李高升,先前还跟老夫称兄道弟,转眼间就把祸水引导老夫头上,很好,老夫记住你了。
  孙维颤巍巍站出来道:”殿下,没有您和皇上的旨意,微臣怎敢私开国库。”
  苏幕点点头道:”即如此,本宫命你提三十万两用于修堤筑坝,再提三十万两用于赈灾。”
  孙维吞吞吐吐的道:”这个......殿下......”
  ”废话,快说!”
  孙维”砰”的一声跪倒在地,惨嚎道:”殿下,国库总共才五十六万三千二百五十两啊!”
  静,死一般的寂静,整个大殿连一声呼吸都听不到。孙维颤抖着跪伏在地上大气不敢出,生怕太子把他剁碎了。
  苏幕满脑子只有”五十万五十万”这几个字,拼命人心胸中翻涌的杀意,怕一不小心就在场所有人撕个粉碎。
  他想过这个国家很穷,但没想到会这么穷。
  此刻苏幕心中只有两种感觉。五十万两是多少?换成人民币也就五百万左右,一个国家的国库才五百万!!!发工资够吗!!!
  他那辆被撞的面目全非的法拉利限量版,十个五百万不止好不!胸中怒气翻涌一个没忍住。
  ”砰”的一声椅子上的纯金扶手被苏幕捏成一坨。
  良久,苏幕默默深吸一口气,阴沉着脸道:”退朝。”
  ”恭送太子。”
  苏幕一消失在金銮殿,刚才还落针可闻的大殿猛然炸开了锅。
  谁都没想到太子居然真的开始关心朝政,不过大部分人都认为太子不过是玩个新鲜罢了。
  但是也有人燃起了一丝希望,希望太子真的不在胡作非为,希望太子发奋图强治理国家。
  年老的礼部尚书彭汉走到工部尚书云景面前犹疑道:”云大人,你说太子真的决心开始执掌朝政吗?”
  ”这个老夫也不清楚啊!”云景忧心忡忡,太子不理朝政就能把青国弄的民不聊生,要是太子执政那还得了啊。
  ”不知宫内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彭尚书隐晦的提到。
  云景想起在太子殿儿子长叹一声,道:”也罢,我就去太子殿走一遭吧!”
  脸色青黑的秦坤宇上前道:”我随你一起去。”

【暴君+番外 by 容恒】(本页完)

《暴君+番外 by 容恒》上一篇

[穿书]红粉杀 by 青衣成白--预览  
文案:
容氏姐弟这对并蒂美人,被有收集癖的皇帝收入后宫。
容情X龙漳
美貌皇妃X穿越皇帝
皇妃以后会变成皇帝,不能接受点X
美攻非强受
 
内容标签:宫斗 美食 强强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情、龙漳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第一章并蒂莲
  “陛下可大安了?”
  “安。”龙漳简短的说道。
  容情微微一笑,替皇帝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龙漳僵硬着,对着这位小美人却是一点欣赏的心思都没有。
  任谁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自己书中的炮灰皇帝心里都会这个想法的。
  他面前这位即使只有十五岁,但那也是容情啊。
  容情是谁?
  本书男主角,十五岁被好色的老皇帝收入后宫,入宫第八年,也就是他二十三岁的时候出宫。
  第八年也不是被放出来的,而是人家干掉了末帝。
  如此凶残的男妃,他现在把人送出宫来得及吗?
  就算真的要穿,能不能穿越到这位进宫前?
  容情母亲是福柔长公主,父亲是前首辅兰驰洲。
  大齐皇室姓龙,他爹姓兰,怎么也轮不到容姓上。
  但谁让容情姐弟是长公主和这位前首辅大人偷=情所出的呢。
  长公主有夫,兰驰洲有妇,两人搞在一起驸马爷没啥办法,只能捏着鼻子认了这一对便宜儿女。
  尽管该知道的都知道这对姐弟和他没什么关系。
  长公主一死,容驸马便把这一对姐弟当物品一样献给了好色的天启帝。
  这其实怪不了别人,只怪他们老娘。
  龙漳还没有见过容情的姐姐,但容情一个男孩子姿容都如此上佳,不知香妃何等美貌。
  香妃就是容情的姐姐容仙。
  容情也是有封号的,叫做兰妃。
  “听闻前些时候香妃病了,如今可大安了?”
  容情笑,“难道是我侍奉的陛下不够好,才叫陛下想起香妃来?”
  他如兰似麝的气息盖下来,柔软的红唇贴上龙漳的唇。
  龙漳先是一荡,随后就被自己吓得呆住了。
  这是猥3亵未成年啊。
  天启帝好男色,喜欢容情明显多过容仙。
  龙漳却是个正常男人,至少在穿越前他是个直男,虽然还没有结婚,但明显,容仙这种人间绝色才是他的爱。
  香妃的称号来源于这位少女身上有着天生的(?)体香,面对着少女毫不含蓄的勾7引,龙漳还是吓得跑了。
  这一对姐弟实在太热情了呀,完全不是他想象中的威武不能屈模样。
  既然不是因为被皇帝弄进宫生气,那到底为何杀了皇帝,难道是因为争宠?
  好可怕,既然这样,他遣散后宫,只留容情一个行不行?
  什么,直男的节CAO?
  命都没了,要节CAO干什么,能吃吗?
  
 
  ☆、第 2 章
 
  第二章美人宴
  天启帝喜欢美人,各色各样都喜欢,不过相比起来他还是更喜欢男美人一点,而且喜欢的是那种高雅如兰清华如莲这一款。
  看看后宫美人的封号吧,容情是兰妃,宫中还有莲妃,梅妃,茶妃,牧丹妃,除了容仙因为体生娇香被封为香妃,其他人全是花名。管你男人女人,能有一个对应的花名妃位,说明皇帝中看你,不然就是妃位一下的低阶小老婆了,皇帝也不会特意给赐花名(喂)。
  宫中除了皇后是女人外,其他四大妃位全是男人。
  皇帝现在年二十五,宫中无所出,早有臣子建议让这些占着茅坑不拉屎的男妃滚回去,换成一批可以生娃的女妃进宫。
  这个提议被天启帝乐呵呵接受了。
  人一大堆一大堆女人没看上,就看上了一大堆男的,眼冒绿光将男人全弄进来。容驸马送上来的并蒂莲姐弟,他本来不想要容仙的,但觉得并蒂莲不能拆开,遂捏着鼻子将容仙接手了。
  他本来打算给容情莲妃的封号,谁想莲妃早已经有人了,而且是他还挺喜欢的青年,想了想他便随意给了一个兰妃的称号。
  兰妃也不错啦。
  龙漳想死。
  容情的亲爸就姓兰,这死鬼前任真的不是有意讽刺人家的?
  宫中一年月弄一次美人宴,所有妃嫔都要在场供皇帝欣赏。
  龙漳还没担惊受怕完呢,皇后就给他问这事,忍不住让他火大。
  马丹你一个皇后不知道劝谏皇帝,居然跟着这个二货胡闹你不亡国谁亡国!
  容情微笑着凝视怒气冲冲的皇帝。
  他的容貌端丽,语气温和:“却也怪不得皇后,这规矩原本就是陛下定下的。皇后喜陛下之喜,这是陛下之福。”
  龙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怎么,你是觉得可以在美人宴上大出风头?”
  不由他不火大,原书中上至皇后下旨低阶温柔美人,全都入了容情的后宫,而且一个个都是处-女。
  原著是怎么说的?
  天启帝龙漳X无能!去他的X无能!
  容情失笑:“怎么会?听说陛下的牧丹妃绝艳,茶妃清丽,莲妃清雅,梅妃秀致,臣怎么都拔不了头筹。”
  天启帝想起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妃子就头大。
  那几个他当然也见过。他们每一个都美的诗情画意,但是一想起那是一群男人,却比之女人还美貌,怎么都有些违和。
  他忍着容情是为小命,还有就是容情再怎么样也不会是那群伪娘。
  
 
  ☆、第 3 章
 
  第三章牧丹妃
  “陛下是不是都忘了牧丹了?”牧丹妃眼波流转,吹气如兰,带着些委屈的看着龙漳:“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龙漳满脸怒色,指着他半天才喝道:“滚!”
  容情负手凝视龙漳,温和道:“陛下不必生气。”
  龙漳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很久才说道:“我不喜欢这样的。”
  他若是知道自己会穿越成这个皇帝,肯定会给比主角还要高的待遇。
  千金难买早知道。
  容情依旧微笑着,眼睛中却没有任何情绪。
  “你也许不喜欢。”容情不疾不徐的说道:“但天启帝喜欢。”
  龙漳微微一惊,猛地看向容情。
  容情的目光不闪不避看着他。
  “不怕我杀了你?”
  “你以为呢?”容情带着笑意问他:“你杀得了我吗?”
  “真是可笑,一个皇帝杀不了一个犯错的妃子?”
  “皇帝可以,但妖孽不可以。”容情缓缓一笑:“一个连字都不认识的皇帝?别开玩笑了。”
  龙漳这才知道对方不是没哟看到他的异常,只是不说罢了。
  他设定的男主角明明是个武力值天下第一但心地善良的人啊。
  至于杀皇帝?拜托,被皇帝逼得受不了了嘛。
  皇帝怎么逼他的?没有那个脑容量的写手龙漳同志直接用春秋手法了。
  该死的春秋手法!该死的世界意志!
  龙漳的种马小说《千秋色》,男主容情,至于炮灰皇帝,他哪里用名字,龙漳直接就是皇帝来皇帝去的,谁想他来这里后才知道皇帝和他同名。
  这位男主真的是他创造的吗?
  一般来说,男主的智商上限就是作者的智商上限,但容情虽然是主角,却并非《千秋色》里面的智慧担当。
  男主容情有的是如画的美貌和善良的心胸,天下第一武力值,还有汤姆苏光环,其他的事情都是他的女人小弟搞定的。
  原著容情有这么难搞吗?
  所以,这是他的男主吗?
  “你想要什么?”
  容情微微一愣,随后笑了起来。
  他其实不想要什么,只是讨厌一潭死水的生活罢了。
  他如此尴尬的身世,注定要比别人来的艰难。
  若兰驰洲和福柔长公主是正儿八经的夫妻,那他的身份是天下都难出的尊贵。
  兰氏作为天下第一世家,兰驰洲又是嫡系嫡长子,时任首辅,福柔长公主作为先帝嫡出的公主,大权在握,他们的儿女,本是比帝姬皇子可媲美的尊贵。
  但他们不是夫妻。
  
 
  ☆、第 4 章
 
  第四章祸水
  “我想当皇后,你觉得怎么样?”容情随意问道。他真的是随意问的,天启帝好色,但只是观赏罢了,他还没有听说这位和谁有更深的交情。
  盛传这位可能不行,大约是真的,他平时只逗逗这个好玩的伪帝罢了。
  “皇后?”
  “你觉得怎样?”容情笑眯眯:“要真为难,做个贵妃皇贵妃?”
  龙漳惊讶:“你……?”
  “不愿意?”容情低落:“那就算了,我总是不忍陛下为难的。”
  龙漳渗得慌,连忙道:“愿意愿意,皇贵妃,求别弄死我就行。”
  容情目光微微一闪,却什么都没有说,只笑吟吟的道:“谢陛下隆恩。”
  龙漳叹口气。
  第二天,兰妃升任皇贵妃,两人之下,万人之上。
  容情入宫一个月,就当上如同副后的皇贵妃,可谓红颜祸水,前朝后宫一体,必须参!参容驸马教子无方,皇贵妃蓝颜祸水。
  参的人正是御史大夫兰援州,容情的亲叔叔。
  容情坐在龙漳身侧,冷笑着泼了兰御史一脸水。
  “不好意思哈,兰御史。”容情眨了眨眼睛,笑吟吟看着兰援州:“我看到您这张脸,就有些情不自禁,哎。”
  龙漳有些茫然看着容情,不知道他的画风为何突然变了。
  “陛下,您觉得臣妾是红颜祸水吗?”容情眨着眼睛,泫然欲泣问龙漳。
  龙漳被他的“臣妾”雷的差点跳起来。
  这是……被哪个宫斗出身的女妃附身了吗?
  “当然不是。”龙漳连忙说道。
  “既然我不是祸水那就是兰御史扯淡吧?”容情笑眯眯的,随后脸色一变,森然道:“你竟然诬陷皇贵妃,罪该万死,还不自杀谢罪!”
  龙漳:“!”
  兰援州:“!”
  “你既然下不了手我可以帮你,我一向善解人意。”容情温和一笑,扣在他心口,掌心内力一吐。
  这是龙漳第一次见到人死在自己面前,脸色不由一白。
  容情笑吟吟:“陛下现在害怕的不应该是一个死人,而是兰家的报复。”
  “陛下啊,活人,永远比死人可怕。”
  
 
  ☆、第 5 章
 
  第五章杜陵
  皇帝对容情的宠爱已经达到了可怕的地步,只要是容情说的,皇帝很少反驳。
  他会笑的春花失色,温柔的说没关系,不是你的错,一边和皇帝讲什么是非节义。
  第一个倒在他脚下的就是他生父的家族兰家。

  千年兰氏,在这位看似白莲花一般的皇贵妃手底分崩离析的悄无声息。
  容情早就想动兰氏了,龙漳心中清楚。
  他到这里不久,虽然熟知剧情,但是男主这东西都脱马了,剧情这东西有用吗?
  他对这里的一切一无所知,只能看着容情轻描淡写的收拾了兰家。
  他肯定准备了许久,不然这样的千年世家,容情不会如此轻松。
  容情并不似原著中和众多妃嫔有染,他温温柔柔在众妃嫔之间都吃得开。不光是女妃,男妃们都和他关系不错。
  这些人都和他书中描写不同,就比如牧丹妃不是在他面前表现出的伪娘,他人如牧丹风姿雍容,性格大气爽朗,和容情是好友。
  皇帝的喜欢真的那么让人难受?
  “在想什么?”容情笑吟吟的问他。
  “他们,不喜欢皇帝为何进宫?”龙漳问他。
  “大部分男人的理想并不是做皇妃。”容情一笑,带着温柔的意味:“陛下现在还喜欢杜陵吗?”
  龙漳愣愣的问:“杜陵是……原主……我以前的真爱吗?”
  容情被龙漳的说法逗得笑起来。
  杜陵算是他书中给容情安排的小弟之一,天生的将才,助容情成事的功臣之一。
  这位天启帝,难道还喜欢杜陵?
  “你知道杜陵是谁吗?”还真爱,这亏他说得出口。
  “你小弟?”
  “他比我大三岁,可不是什么小弟。”容情摆了摆手,直接告诉他:“牧丹妃的名字就叫杜陵,你可记牢了。”
  杜陵=牧丹妃?
  这个世界大约不是他写出来的世界吧。
  “他不想当皇妃?”
  “他更喜欢当大将军。”
  “那这样,不如放他出宫。”原主也真是作孽。
  “不如把后宫妃子都放出宫?”容情提议。
  “包括皇后吗?”
  “皇后……。”容情淡淡一笑:“皇后姓夏,作为你的原配发妻,对方又没有大错,你是无法出妻的。”
  “后宫只留下你和皇后?”龙漳问道。
  “你不同意吗?”
  “这样也好。”
  龙漳智商放在大环境下大约就是中上,但和容情相比,大约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没得比。
  算了,按照容情说的做吧。
  
 
  ☆、第 6 章
 
  第六章天阉
  天启帝莫名其妙的要遣散宫妃,大多朝臣震惊,接着就是狠劲的参,参的就是女干妃容氏,反正罪名多多。
  但是,架不住人男妃们想出宫啊,他们的家族也想让他们出宫,赞同的居然也不少,到最后就是皇帝的计划顺利实施了。
  宫中就容皇贵妃和夏皇后,就连容情的姐姐容仙都放归了。
  容仙如大多数女妃一样,把容情恨个半死。
  容情没有在意。
  恨他的人多着呢,结果是他活着,恨他的人大多进了黄土。
  龙漳虽然是皇帝,但谁不知道奏折都是容情批的,作为一个实际上的皇帝,他把这个国家管理的不错。
  他实在是个非常聪明的人。
  他一开始也是磕磕绊绊的,但随着处理政务的时间加长,他明显已经逐渐成长为合格的君主。
  他比龙漳合适,这是龙漳都无法否认的。
  他自己前生是个优秀的种马写手,但优秀的种马写手和合格的皇帝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他的文笔和脑回路倒是对应大众男性消费者,但这个时代的人并不买他的账。
  他的学习能力也不是很好,最主要的是他不是个爱好学习的人,看见除了小说意外的书就燥火不耐烦。
  容情用了十年时光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几乎无人可动摇的君主,龙漳却依旧停留在把这个世界字认不全的情况。
  夏皇后薨逝后不久,容情就被龙漳封为皇后,代理龙漳处理政事更是名正言顺。
  容情却不太喜欢这个称呼,他不久之后,就让龙漳下旨加封他为秦王。
  龙漳当年确实把妃嫔全部放出宫了,但架不住大臣一次又一次进谏,他后宫陆陆续续又进了十几个妃子,这回全是女妃,奔着留后的目的。
  遗憾的是,十年过去了,皇帝还是无所出。
  后宫妃子不是没想过办法,但连夏皇后都倒在容情的手段下,其他人鹌鹑一般,不敢再轻易试法。
  若是皇帝喜欢她们,她们自然敢。
  遗憾

《暴君+番外 by 容恒》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暴君+番外 by 容恒》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