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逐九州 by 烛露(上)

时间: 2018-07-31 20:46:45

【方寸逐九州 by 烛露(上)】小说在线阅读

方寸逐九州 by 烛露(上)

 
 
    文案:
 
    天元三年,北夷入侵社稷倾危,庙堂坍圮。中原烽火四起,诸侯各霸一方。 在这大争之世,人人机关算尽谋取天下。根本不会有人去关心:一个南方小镇中的一场相遇。也不会有人去在乎:一个行走江湖的奸商,与一个满身客尘的书生。更不会有人去深究:他是怎样破了他的棋局,他又是怎样将他拖入一个诡谲莫测的迷局。
 
    但这些,却在不久之后决定了天下大局!
 
    如果人生的际遇可以改变,故安情愿这辈子从来就没有遇到过李慕歌。
 
    若人心能够计算,慕歌却只想说:就算是一场阴谋,但我爱你是真。
 
    角色
 
    君子如玉,君子如竹。他虽如玉如竹,却满腹计谋,难当君子二字。
 
    上位者,无私情。他虽处上位,却一生为情所困。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悬疑推理 乔装改扮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慕歌,故安 ┃ 配角:季意然,洛秋离 ┃ 其它:乱世悬疑
 
=================================
 
    
 
    第1章 楔子
 
    
 
    天元三年。
 
    塞北蛮夷三十六部结盟进犯,十万铮铮铁骑挥师南下,踏破中原万里河山。
 
    曾经的天府之国,瞬间变为人间炼狱;昔日的千里沃野,此刻战火连天,哀鸿遍野。
 
    兴盛百年的“大襄王朝”,瞬间樯倾楫摧土崩瓦解,熊熊大火将皇宫连烧三天三夜,襄朝国主谨孝帝随国殉葬,太子彧年纪尚幼便葬身火海,皇亲妃嫔宫娥内侍,近千条人命尽数化做焦土。
 
    一夕之间,宫闱软语不再,天家威严亦逝,只有地狱般的火光卷着尸臭挟着哀嚎,在襄安城的上空扶摇直上,似在嘲笑着这座都城昔年的繁华与兴盛。
 
    而此时,襄朝九王爷季长风,尚在昆仑山修习武艺,因此逃过一劫。待他得知家国覆灭,中原沦陷之时,这天下早已易主。当他再次回到都城,目之所及遍地残败满城饿殍,万千宫阙只剩残垣断壁,家族至亲亦无处可寻,曾经所熟悉的一切已然物是人非。
 
    触及此情此景,他目眦欲裂,怒气攻心,双腿一软便扑倒在地,随之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夹着刻骨仇恨满身屈辱洒于这焦土之上,亡国之耻灭族之恨自此根种,绵绵再无绝期。
 
    之后,他隐姓埋名潜藏于都城之中,希望能探寻到当日侥幸逃出的族人下落,可接连数日等来的俱是噩耗。
 
    看着北方蛮夷每日在自己的国土上烧杀抢掠,在自己的国土上相互争战,自己却无力阻止,日复一日的绝望终于将他压垮。
 
    于是他提剑冲向蛮夷营地,准备杀到筋疲力尽,准备杀到至死方休,准备用他们的血去祭奠他的族人臣民。但却在双脚迈出的最后一刻停下了所有动作。
 
    可能没有人相信他这一刻的退却是因为贪生怕死,但他确实是因为“贪生怕死”。
 
    因为在准备赴死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的这条命已不再属于自己,自己的这一生,也不再属于自己。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如今,他是季氏一族仅剩的一点血脉。所以,他早已丧失了年少气盛、冲动妄为的资格。他的一举一动都关乎着大襄王朝未来的命运,他从没有一刻像现在如此深切的感受到:活着比死更加艰难。
 
    而在往后的岁月中,他将对此感受得更加深刻。
 
    满眼的血红被汹涌的泪水反复冲刷,那一夜,他瘫倒在月亮的阴影处流尽了一生的眼泪。
 
    是夜他潜进火场,找到暗道,从中取出襄国玉玺。于城外南山之顶他仰天长跪,指天立誓:国仇家恨,此生必报。
 
    同年,由于塞北三十六部同时觊觎中原王者之位,因此内斗不断,不到三个月便盟约破裂瓦解,遂开始了长达四年的部落混战,中原大地因此硝烟四起战火绵延,中原文明几乎被摧残殆尽,史称“胡塞之乱”。
 
    在这场战争的影响下,塞北三十六部均被牵扯住精力,因此对长江以南的控制鞭长莫及。于是,北方诸侯迅速南迁,江南诸侯也一夜窜起,天下枭雄纷纷在南方建国定都,称霸一方。但却无一方诸侯举兵北上,收复中原失地。
 
    而在之后四年的漫长争夺中,三十六部势力此消彼长,兼容吞并之下,最后只剩三大势力进行角逐:分别是后凉、南秦和中山,其中又属南秦皇甫家实力最为雄厚,定都襄安,纵横东西,封疆南北。
 
    后凉与中山均向北退守,一在西一在东,三国以黄河为界,成犄角之势。
 
    九王爷季长风一直在暗处召集旧部,韬光养晦,在乱世之中伺机而动。最后终在东边齐鲁之地建立东襄,以图霸业。成为北方唯一的一股中原势力。
 
    至此,天下局势初定——北方后凉、南秦、中山、东襄各据一方,互相虎视眈眈;南方侯国并连,晋、熹、楚、越四国坐大。
 
    极北有胡夏伺机,西北有吐蕃觊觎,西南有苗疆窥探,东南诸岛蠢动。
 
    天下烽烟四起,民不聊生。
 
    十年后,东襄大军西征,历时两载,大破南秦,后先灭中山,再伐后凉,一夕之间荡平北方诸国,席卷天下,威震四海。
 
    从此东襄统一北方,复立襄国,迁都襄安,设开国年号为“怀兴”。
 
    历经数载崎岖,惨遭灭亡的大襄王朝再次入主中原,迎来复兴。可惜立此霸业的东襄王季长风却并没有看到这一天,在襄军大败南秦凯旋而归的途中,他终因箭伤发作加之多年积劳成疾心力交瘁而溘然长逝,享年三十有七,一世枭雄戎马半生却抱憾而终,令人不胜唏嘘。季长风死后,他唯一的儿子季意然即位,子承父志复兴家国。
 
    复国后他欲追封季长风为襄光武帝,自封襄阳帝。却在丞相顾言曦的劝谏下,只复国体、行国制、尊国礼、封国号,却不称帝。
 
    只因天下并未一统,如果贸然称帝,一则会令其它诸国共同将矛头指向自己,对于刚刚统一北方元气尚未恢复的东襄实为不利;二则也会引起其他诸侯纷纷称帝,令帝制尊卑秩序大乱,破坏东襄在中原的正统地位。
 
    所以,东襄建国称帝一事,与其大张旗鼓不如心照不宣。待天下一统或时机成熟再名正言顺。
 
    季意然听后颇以为许,一切遵照丞相所言:改东襄为“襄”,昭告天下昔日襄国已经复立,但却称自己为“襄阳王”,令天下群雄难以借题发挥鼓噪生事。
 
    襄国建立后,剿前朝之余孽,履至尊而制六合,威加四海,恩及于民。对外严阵以待,对内休养生息,一年时间已将北方局势基本稳定。
 
    北方既定,大襄开始图南,举国上下均以完成季长风未竟之志为国策之本。
 
    
 
    第一卷:青玉案
 
    第2章 棋逢千里
 
    
 
    怀兴五年
 
    都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hou庭花”。所以在这乱世之中,无论如何战乱不断,民不聊生,都无法阻止江南一地的繁华似锦。
 
    尤其是在商旅络绎,权贵聚集的各大都城,更是上有醉生梦死的奢靡荣华,下有鱼龙混杂的市井喧嚣。
 
    而熹国的都城——盛乐,便位列其中之一。
 
    此地四季温润,花团锦簇。
 
    坊间青石古道沁润人心,道旁碧水浮花撩拨诗意。耳边尽是吴侬软语,唇间溢满曲酒流觞。所经之处,美人美酒美景美不胜收,实在让人禁不住赞叹一声:江南锦绣世无双!
 
    如此风水宝地,自是客从八方来,气由四面生,城内行人往来不绝。
 
    今日的市集,人气似又比往日更胜一筹,只见长街一侧凑着一群人争抢围观。
 
    但闻人群中伴着竹板声声传来一位老者铿锵有力的颂喝:“自古英雄出少年,指点江山须臾间,长驱直入胡虏地,收复中原帝堂前。今儿个咱要说的是北方襄国的前丞相——顾言曦,话说这位大人可是了不得,那是真儿真儿的少年英雄乱世豪杰。
 
    据闻,他十岁便以诡谲兵法助东襄王大败中山,十三岁于朝堂上舌战群儒,以铁腕手段对东襄进行政治改革,隔年孤身潜入南秦卧薪两载。
 
    十六岁,凭襄秦一战横扫北方名满天下,后东襄王燕城托孤,他临危受命一力承担,仅用两年时间,就率领东襄荡平诸国一统北方,自此顾言曦之名冠绝天下,“军神”一名流芳于各国之间,当时他年仅十八,已成神话。
 
    在襄国,他官拜丞相加封镇国一等公,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只可惜天妒英才,年纪轻轻就因积劳成疾而英年早逝,委实令人捶胸顿足惋惜不已。北方襄阳王更是为他一夜间青丝尽白华发不再,一时传为君臣间一段深情厚谊的绝世佳话。
 
    前言已表闲话少叙,现在就由老朽为大家讲一讲关于这位“军神”一生中最为精彩的一段,襄秦之战,话说那年……”
 
    听着说书者声情并茂的讲述,人群渐渐越聚越多,方寸之地瞬间就被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讲到精妙处更是叫好声不绝于耳。
 
    这时忽闻一人在人群中抚掌打断:“这位老者所讲果然生动,放佛令人亲眼所见当年种种。只是流于戏说演义,略显失真了。”
 
    这时在场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声音来源处,但见一名背着木箱的蓝衣青年,执扇而立含笑自若,一双桃花眼弯出一抹艳色,撩人心弦。
 
    说书老头见有人砸自己的场,立即高声反驳:“公子说小老儿信口雌黄,可有真凭实据?”顾言曦的一生虽然短暂却留下疑团甚多,放眼世上几乎无人可道清其中原委,他自然不信这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青年能说出个一二三。

 
    闻言四周的看客们立即将目光齐齐投向蓝衣青年,有人揶揄有人希冀有人伸长了脖子等待一出好戏。
 
    蓝衣青年哼哼两声,装模作样的用折扇掩在唇畔神秘道:“据我所知,军神顾言曦其实并没有死,而是避免功高盖主所以急流勇退,现正隐居尘世一隅浮生偷欢。”此言一出登时满场哗然,不信者过半一时间哄声四起嘘声阵阵。
 
    见状,被戛然打断的说书老头立即面露得意,附和着众人嗤笑道:“小老儿觉得公子此言实在过于惊世骇俗令人不敢苟同,若你只为博取他人注意,目的已经达到,公子可以功成身退了。”
 
    蓝衣青年闻言不怒不恼,只把玩着手中折扇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摇头兴叹:“哎!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别人看不穿,叱咤天下的一代军神,怎么可能如此轻易魂归西天?何况早不死晚不死,偏偏在大业已成名利双收时去死,其中隐情浩浩历史之中自可窥见一二。”
 
    这话很有说服力,所谓百姓观事往往没有立场,谁说的有道理舆论就偏向谁,墙头草两边倒常常是时左时右忽前忽后。
 
    于是围观者们又开始偏向蓝衣青年,纷纷点头称是附和声此起彼伏,原先对其怀疑敌视的态度俱转化为猎奇探究,一时间催促声四起,等待青年详叙下文。
 
    毕竟比起历史演义民众更爱听宫室秘闻。
 
    蓝衣青年见形势大好,洒然一笑,手中折扇啪的一声破空展开,高声道:“举世皆知,军神之姿风华绝代宛如谪仙,若有幸望之自是此生之大幸;军神之智惊才绝艳冠绝天下,若可受其指点一二定是功成名就前途无量。此外,如今各国逐鹿天下抢夺王者霸位,谁若是能将军神行踪奉上,金银赏赐必是成千累万。”
 
    “在下不才,机缘巧合下得到军神遁世前所布一残局,里面隐藏着军神去向的信息,破此局者即可得知军神的下落,找到军神顾言曦,即是找到天下至宝,可保一生荣华。”
 
    说书老者还未放弃,闻言高声质问:“你若有这等好东西,干嘛不自己破局寻人,却要把到嘴的肥肉让别人咬了一口去?”
 
    蓝衣青年眨巴着一双桃花眼,像看白痴一样看向说书人,惊讶道:“在下若是有能力‘破局寻人’自不会将这等吃独食的机会拱手相让。”言罢哀叹一声:“老爷子果真是年纪大了。”
 
    说书的老头被他一句话噎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为了老命着想别让这小子气出个好歹,他立马收拾摊子走人,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见“砸场成功”,蓝衣青年放下身后木箱,慢条斯理的从中拿出一件件形状怪异的物什——先是两张木板,七折八折后,一块折成了一张木桌另一快则被拆成了两方矮椅,然后是一件样式古朴的铁盒,打开后里面装着一张羊皮棋盘一套白玉棋子,最后是一大袋金银珠宝装在一个极其轻薄的纱袋之中透出令人晕眩的金灿。
 
    准备妥当后,他双目含笑看向在场众人,眉弯弯眼弯弯,像只狡狐般轻摇着手中折扇,朗声道:“俗话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所以想要破此棋局携宝而归者定要付出一定代价,俗话又说无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想要破在下这局棋也是有规则的。”
 
    全场屏气凝神,静待青年说出下文,方才集市上最热闹的一角此刻安静的只有呼吸声清晰可闻。
 
    “在下不才,首先将会摆出三局棋,凡是连破三局者即可获得破解“军神棋局”的资格,若破解成功找到军神,其所有秘闻由破局者终生所有,我只抽取其所获钱财的四成。但是小生有言在先,想要对弈前三场棋局是需要下注的,赢者可选择拿取我桌上的一部分金银放弃继续破局,也可选择继续破局放弃金银。当然,只要连赢三关者这桌上的金银自当全数奉上,同时还将获得破解‘军神棋局’的资格”。
 
    蓝衣青年拿起桌上的“金银袋”掂了掂,耀眼的光芒与哗啦哗啦的摩擦声撩拨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此时已有好几个儒生摸样打扮的公子按耐不住跃跃欲试了。
 
    眼尾扫过四周人群,在目光擦过一道素色身影时,蓝衣青年嘴角的弧度有一丝几不可闻的拉伸:“诸位请稍安勿躁,在下还有最后一项规则未说。”
 
    此言一出,四下一片厌烦之声,类似“你这小子好不啰嗦”“有完没完”的斥责已从好几个地方传来。

【方寸逐九州 by 烛露(上)】(本页完)

《方寸逐九州 by 烛露(上)》上一篇

仗剑江湖(重生) by 戏楼蒹葭--预览

  《仗剑江湖(重生)》戏楼蒹葭

  文案:

  苏倾拜入华山十年,也喜欢了他的小师弟封彦十年,直到最后自己的心思被师父知道,逐出师门。

  过后,华山剑宗被魔道一夜灭门,封彦被苏倾拼死救出。

  后来,封彦回来了,苏倾陪着他,重掌华山。曾经的师兄弟误会颇深,封彦一直以为是苏倾害的他爹走火入魔,害了华山上下,对他冷眼相待。苏倾也一直陪在他身边赎罪,无怨无悔。

  后来,封彦曾经喜欢的小师妹带着魔道众人上了山,封彦被困,苏倾为了救他惨死在断肠崖,自此真相大白。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什么又是人性?

  最信任的背后捅刀,任你欺凌的以命相救。

  这是一个前世种种误会,到死了才明了真相,明了自己的心的故事。

  然而哔→事实并非如此

  重生前:

  封小彦:师兄我错了,我想你。

  重生后:

  封小彦:上辈子到底还有多少事我不知道?!作者你出来!我们谈谈!

  其实这是一个我以为我知道了阴谋,我以为我报了仇,其实他喵的我根本不知道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故事。

  在诺大的江湖里,重新走到一起的两个人一步一步揭开前世的谜底。

  本文双重生,甜。

  师兄攻师弟受,大概是对外冷只宠师弟攻×对外精明只对师兄蠢美人师弟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倾,封彦 ┃ 配角:华山上下,魔道众人 ┃ 其它:

  【118帝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118帝www.118di.com 】

  第1章 重生(修)

  华山顶上,一位墨发墨衣的男人站在那里,男人面容很精致,狭长的丹凤眼,眉毛弯出漂亮的弧度,好看却不带女气,他眺望着远方。

  但仔细一看,年轻的男人眸中一片死气,没有半点年轻人该有的精神气。

  “师兄,我想你了。”那个男人喃喃自语,呼啸的风掀起他的衣摆,似乎下一秒就要消失。

  “掌门,该回了。新掌门的传接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从山下上来一个弟子着装的人对着发呆的年轻人恭敬地说。

  那位墨发墨衣的男人就是华山剑宗的现任掌门封彦,他曾经经历了两次魔道的击杀,在重重困难下重建华山剑宗,变成世人闲谈的一段传奇。

  但没人知道这位掌门为什么年纪轻轻就放弃了掌门之位,从前见过他的人都觉得这位华山曾经的少宗主,现任的掌门是那样骄傲不可一世,可是自从十年前那次魔道来袭,他整个人都变了,变得深沉,不苟言笑。

  有人说,是因为他痴恋十年的师妹投靠魔道背叛华山所致。

  但是否真的如此,恐怕只有封彦才能知道了。

  “好,我知道了。”封彦说着就下山了。

  那一天他主持完任命新掌门的仪式就独自一人上了断肠崖。

  他飞身而下的那一瞬间,想起了很多事情,是关于他的大师兄苏倾的。

  那个时候,寡言少语的苏倾,只会一个人在小树林里默默练剑,他练剑的身影,翩飞的衣角,招式行云流水。

  因为苏倾总是沉着脸,不善跟人交谈,这对于骄傲的少宗主来说是巨大的耻辱,从来都是大家捧着他,恭维他,所以来了这么一个“异类”,他无比生气。

  所以从苏倾拜入他爹名下成为大弟子后,封彦就没有给过他好脸色,连带着华山上下的师兄弟也不待见他,他这个大师兄是名存实亡的。

  直到十八岁的他发现了二十岁的苏倾喜欢他后,他就更加厌恶他,避之不及。当时小师妹张燕将苏倾喜欢他的事情告诉了封彦他爹,苏倾就被驱逐出华山。

  后来华山被魔道灭了之后,只有他和他的小师妹张燕被他爹藏在后山没被杀害,苏倾拼死把他们救了出来,自己却受了重伤。

  再后来,他陪自己重建华山,上下打点,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好好几次走火入魔,自己也将丧父的伤痛强加给他,直到十年前魔道再次袭来,苏倾为了救自己被打下断肠崖。

  苏倾死了,他这十年也是行尸走肉,查明了真相,两次魔道来袭皆是小师妹为了珍贵丹药勾结。

  他想他,很想他,终于可以卸下这副担子去找他了。

  苏倾,师兄,奈何桥边等我。

  华山一间华丽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少年缓缓醒来,看着床顶繁琐花纹的帷帐,有些不可置信。

  自己不是死了吗?从断肠崖上跳下去不可能有人能够救回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

  封彦抬起手,望着变小了一倍的手,白白嫩嫩,上面连茧都没有,不可能是他拿了十几年剑的手,而且我是躺在以前的房间?这里跟魔道烧掉的华山剑宗里他的房间一模一样。

  “少宗主,你醒啦?没事吧,下次可不要丢下小若去爬树了,不然掌门又要生气了,你先躺着,我去叫掌门。”进来的小厮看见少年醒来,匆匆忙忙就要跑出去。

  “哎,等等,你是小若?”

  看到本来应该死在那场魔道屠杀的人又活回来了,封彦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少宗主,你怎么啦?你摔的是腿可不是脑子啊,怎么连小若也不认得了,别吓我啊!”小若紧张地语无伦次,要是掌门知道,肯定骂死他。

  这么说,他是重生了?

  那么苏倾呢?他一定还在的吧?

  “小若,现在几年?”封彦为了确认自己的猜想问道。

  他记得自己八岁那年贪玩跑去后山爬树,不小心摔了下来,腿也伤了,难道重生回到那个时候了?

  “现在盛元九年五月十八,少宗主怎么啦?”小若疑惑地回答。

  是真的,他真的重生了,重生回八岁那年。

  等等!五月十八?

  那么后天就是苏倾拜入爹爹门下的日子,上辈子苏倾就是那天来到华山剑宗的。

  太好了,我还可以看到他!这一次,他绝不负他。

  “臭小子,整天上窜下跳,就不能让爹省心,这次是摔伤腿,下次怎么办?这样以后我怎么放心把华山掌门之位交给你。”

  一位中年男子进来了,华服加身,虽然说的是责备的话语,却透出浓浓的关心。

  “爹!”看着还健在的父亲,封彦不自觉就红了眼眶。

  这一世,他一定要阻止张燕进来华山,阻止她和魔道勾结。

  “好了好了,真是的,说两句也不行了,这两天好好养伤,过两天跟爹下山,收徒仪式也该开始了。”封烈宠溺道。

  第2章 收徒(修)

  今天就是收徒仪式了,封彦记得上一世,苏倾就是今天一大早跪在华山脚下,求爹收他为徒的,当时他身无长物,家里唯一的亲人也去世了,他已经无处可去。

  今天得赶紧下山,省得苏倾这个傻子又跪那么久。

  封烈一行人来到山脚的时候,这里各个门派都已经派了代表过来招收资质好的徒弟。

  这一种收徒仪式是五年一次的,方便各个门派填充各派人员,以及那些走投无路的少年有个安身之处。

  距离封彦他爹继任掌门过去了四年,这还是封烈第一次下山收徒,所以当时跪在山脚的苏倾理所当然变成了大师兄。

  封彦一到山脚就寻找记忆里单薄的身影,可是没有,那个跪着的人影没有出现。

  怎么回事?难道师兄出事了,为什么没有来?封彦着急地想,满脑子都是苏倾出事的猜想。

  “彦儿,愣着干什么,跟爹过去。”

  封烈看着自家儿子东张西望心不在焉的,莫不是看上了哪家姑娘?哈哈哈,封家老爹自顾自的乐着。

  “爹,你先过去,我一会过去,我先逛逛。”封彦假装很好奇,骗过他爹。

  他得去找师兄,这里那么多人,万一看漏了怎么办?也许他已经在路上了呢?

  封彦在每个门派前都转了一圈,峨眉派,嵩山派,等等,都没有发现苏倾,他去哪里了?

  封彦垂头丧气地回到自家地方,远远走来一对父女。

  张燕?看清不远处走来的小姑娘,封彦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杀了她。

  就是这个看似无害的姑娘,出卖了华山上下两次,否则,爹爹怎么走火入魔而不敌魔道的人,若不是她,苏倾怎么十年前故去。这一世,我不能让她再拜入华山门下!

  “请问是封掌门吗?幸会幸会,这是我家小女儿。燕儿,快问好。”牵着张燕的中年人堆起笑容对封烈道。

  “封伯伯好,燕儿给你请安。”张燕羞涩地一拜,一张稚嫩的脸蛋也起了红晕。

  “张老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令爱也想入我华山剑宗?”封烈看着张燕弱不禁风的样子,微微皱眉。

  其实上一世封烈开始是不同意张燕入门的,认为她不是学武的材料,但是封彦当时被她活泼可爱的样子迷住了,非要封烈收她为弟子,后来才酿成了惨剧。

  “封掌门,燕儿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你看要不就收了她做弟子,这跟令公子也有个伴儿。您说是不是?”姓张的尝试说服他。

  封彦听到这句话心里在冷笑,有个伴儿?我看是看上了掌门夫人这个位置吧。

  封烈听到这话,又犹豫了。彦儿一个人的确有些孤单,要是他实在想要个人陪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收下她。

  “彦儿,你也长大了,你怎么想?”封烈决定还是问问儿子的意见。

  “爹,彦儿已经长大了,要好好练剑,将来帮爹的忙,不需要玩伴,而且燕儿妹妹这么柔弱,我不小心伤到了她就不好了。”封彦装出一副乖样子回答道,滴水不漏。

  “好,好,爹听你的。”封烈看到儿子的样子也笑了,他这臭小子终于长大了。

  “封掌门,这,要不你再考虑一下?”那个张老爷还想争取。华山剑宗在众多门派里隐隐是领头人,若是他家燕儿做了掌门夫人,将来也会风光无限。

  “抱歉,张老爷,令爱实在不适合我们华山剑宗。”封烈回绝道。

  张姓男人带着张燕不甘的离开了。

  封彦舒了一口气,就张燕的资质,不会有门派会收她,就是上辈子的自己蠢而已。

  收徒仪式持续了三天就结束了,像华山剑宗这样属于中上的门派也基本招收了弟子,除了远在海外的蓬莱派。

  蓬莱派也是以剑修为主,但他们的门派更有修仙的功法,不像这些小门小派,只能出来招收弟子,他们是趋之若鹜,资质不够的人去到蓬莱派也只有被赶出门的下场。

  封烈看着这次新来的几个弟子,虽不是资质平平,但也没有过人之处,只能先好生教导,希望他们日后能够成为华山剑宗的左膀右臂,将来好为彦儿分担一些。

  这边封彦却担心不已,不知道是哪里出错了,本该出现的师兄竟不见踪影。他记得苏倾已无亲人,家境也穷困,那他现在能够去哪里呢?

  第3章 选择(修)

  这般炎热的天气,蜿蜒的山路上却有一个瘦小的少年在赶路,风尘仆仆。

  少年虽瘦小,但是却身姿挺拔,面容带着一股凌厉之气。

  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浸湿了,日头高高挂着,山路上连个遮阴的地方都没有,苏倾只想快点赶到破晓湖去。

  是的,少年就是苏倾。

  本该在那场大战死去的,睁眼发现回到了自己十岁唯一的爷爷刚刚去世那年,苏倾也不可置信,但是他相信轮回,不一会儿就接受了。

  现在他要赶到破晓湖,那里有他需要的东西,可以防身,将来保护小师弟的东西。

  当年被逐出华山剑宗后,他无意间流落到那里,得到了一本秘笈,那本秘笈不仅改变了他的体质,还有助于他的武功提升。

  重活一次,他决定,不管发生什么事,变强才是最重要的。否则,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想起上一世,因为自己的妄念,害的师父走火入魔,师弟家破人亡,那么这一世,就做一个无悲无喜的工具吧,一定要保护好小师弟。

  傍晚时分,苏倾终于赶到破晓湖。

  这个湖泊是在深山中自然孕育的,灵气足得很。根据上辈子的记忆,苏倾潜入湖底,果然,那个隐秘的洞穴还在。

  洞穴里面放着一本“无情剑”秘笈,剑虽无情,人却有情,要想练成这套剑法,必须把情爱根除,不悲不喜。

  上一世他因为惦记着小师弟,练到第五成就无法继续下去了,否则魔道不会那么容易将他打败。

  这一次,要好好修炼,等到五年之后,希望门派的收徒仪式可以进去华山。

  苏倾就此在破晓湖旁住了下来,朝饮白露,夕眠苍霞,每天唯一做的一件事就是练剑,风雨无阻。

  五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瘦小的少年也已经十五岁了,身姿更加挺拔,眉宇间透出一股不可冒犯的冷冽的气息。

  “无情剑”苏倾已经练到第七成,放眼华夏大陆,可能只有蓬莱派的修仙者可以与他相比。而且这套剑法有一个好处,它融会贯通在剑招中,别人看见他出剑,也只会当他是普通的剑法,丝毫不会引起怀疑。

  这一天,苏倾收拾好自己,换了洞穴里前辈留下的一套衣服,向湖中拜了拜,就离开了,再有一个月就是门派的收徒仪式,他该出发了。

  华山上

  封烈看着树林里舞剑的少年,很是欣慰,练剑的正是封彦。

  这五年来,这孩子不知道开了什么窍,拼命练剑,丝毫不见当初的玩劣。这样将来他也能放心把华山剑宗交给他了。

  “爹,你来了。”注意到来人,封彦收起了剑,扬起笑容道。

  “嗯,不错,虽然内劲不足,但剑招熟练,往后你要多提升内力。对了,还有几天就是五年一度的收徒仪式了,你跟我去。”封烈笑着说。

  “好。”封彦答应了。

  不知道这次师兄会不会出现,五年了,没有一点他的消息,他年纪尚小,又不能擅自下山,只能靠练剑缓解一下思念。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飞快,苏倾总算来到了知临镇,再往前一点就是收徒仪式的地方了。

  这一世,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苏倾默默地想,当初他再无出路,是师父收留了他,教他武艺,还有那个明媚张扬的师弟。

  但是自己行差踏错了一次,这一次就必须管好自己的感情,护好小师弟。

  “请问是要进华山剑宗吗?是的话先把名字报上来,一会我们掌门会亲自考验。”正在埋头整理的封彦头也不抬地说道。

  今天一大早就跟着爹爹来到这里,却依旧没有发现师兄,别提多郁闷了,连带着对来人也没好脸色。

  “苏倾。”苏倾面无表情地报上了名字,其实他早就发现封彦了,那个身影刻在心底多年,割舍不下,但是他不能,他必须控制好自己,不然还不如早早离去的好,省的害了他。

  “苏倾!”封彦听到名字猛的抬起头来,果然,眼前的人虽然年轻,但还是与当年那个剑眉星目的人重叠在一起,是他来了。

  “嗯。”苏倾收敛好心绪答道,虽然不知道小师弟为何如此激动。

  “哦,好,你要拜师吗?”封彦期待地问了一句。

  “嗯。请问在哪里考验?”苏倾应了一声。

  “啊,等等,爹!快过来!有人来了!”终于听到肯定的回答,怕人等久了,封彦赶紧喊自家老爹过来。

  “苏倾?会什么?是为徒还是打杂?有没有家人?”封烈循例问道。

  “会剑,希望掌门收我为徒,只有我一人。”苏倾言简意赅地答道,整个人还是面无表情,连带着周边的空气都冷了几分。

  “来来来跟我走,这边来,我带你上山熟悉一下。”没等封烈开口,封彦直接说道,废话,老子等了那么久,还考验什么,他师兄厉害着呢。

  封烈看见自家儿子这忘了爹的样子,无奈地瞪了他一眼。

  “好了,看你资质不错,那就留下来吧,你跟彦儿先上山熟悉一下。”

  “多谢掌门。”苏倾鞠了个躬,上辈子是他对不起师父。

《方寸逐九州 by 烛露(上)》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方寸逐九州 by 烛露(上)》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