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 by priest

时间: 2018-08-28 02:01:08

【锦瑟 by priest】小说在线阅读

锦瑟 by priest

 《锦瑟》作者:priest

文案:

仙侠背景的狗血人妖文……好吧,是人VS妖文

伪君子受VS偏执狂攻.1V1 HE 不坑

PS:本文纯属胡编,偶尔心血来潮考据,

大部分不可信……未成年人请勿模仿= =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江湖恩怨 强取豪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无端,白离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楔子 …

那一年天降异象,大雪封山,连月不停。平阳城中降星台竟被大雪压垮了半边,新皇适才登基,一月之内连下三道罪己诏,率文武百官亲往菩提山拜祭列祖列宗、诸天神佛,以求天命。
第九十二代大乘教宗宗主执叶大师亲自主持,祭天整整七七四十九日,云雾方开,大雪初歇。彼时殷晟大陆之上,饿殍遍地,冤魂成云,自北天直冲星汉而起,星辰之海动荡,七大神座偏移,白虎夺紫薇光,帝星暗淡。
九鹿山玄宗道祖窥破天机,自知天劫将至,遂闭门谢客,闭关三月,直至开春,方才重开山门,率一众弟子进京面圣讲法,相授天机,暮春方归。
传闻便是在那归途之中,道祖与其弟子路过荒山夜宿,偶然见一母狼,通体雪白,好似通人性一般,屈四肢跪在道祖之前,以头点地,竟似膜拜。道祖掐指算来,知晓自己命定有此因缘,便命弟子等候,自己随母狼而去,不过一时三刻,抱回一个男婴,周身锦缎裹身,并不哭闹,颈上挂玄铁,上书一个“施”字。
母狼远远缀在后面,远送三十多里不止,远远望见凡人乡镇,方才止步,口中“呜呜”长啼,再一看,双目之中竟似落下泪来。
见者无不称奇,以为这男婴定是有大造化之人,道祖赐其名“无端”,收为关门弟子。
时年乃大乾二年。

第一卷

第一章 无端 …

有人三岁能看老,有人得经历十八变。
看着施无端,就知道毛虫是怎么化蝶的——很多年以后都有人感慨,小时候那么无法无天、顽劣成性的东西,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后来就长成了那么一副一张口就满嘴仁义道德、斯文到了有些木讷的人模狗样的呢?
殷晟大陆上,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王侯将相,自来有修仙问道的情结。
当世有修仙者与修道者,修仙者虚无缥缈,多在六合之外,人间寒暑阴晴、乱世盛世,概不插手,看的是百岁更迭王朝盈亏之万象,过得是餐风饮露与世无争的日子,比如那与九鹿山玄宗掌门人道祖交情甚笃的江华散人,便是个罕见的修仙者。
修道则分有很多门派,最大、最出名的修道门派有“九鹿山玄宗”“菩提山大乘教宗”“西极谷密宗”和“乐游崖乐游教宗”。
除那教义松散,以致门下修道弟子亦正亦邪、经常因为寻欢作乐做出些惊世骇俗的事的乐游教宗,其他三大门派在凡人心里自然是无比崇高的。
玄宗向来入世,弟子多被教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大乘教宗追求大善,笃信神明,门下弟子不食荤腥,一生只着布衣,平和中正,行善事,为善行。密宗则沉溺玄学,所追求不过“自然”二字,门下之人也大多神神秘秘,轻易不露形迹。
传说修道者千百年寿命不绝,能腾云驾雾、斩妖除魔,朝中文人武将、栋梁之才竟有不少都出自那深山之中的三大门派。
传说皇帝都对这三大宗宗主敬畏有加,不少凤子龙孙、王侯将相之后都挤破了头一般地想进去修习,也要挑根骨悟性好的,才能有幸被收为弟子。
施无端这小子,人如其名,无端走了狗屎运,出生没多久就被玄宗道祖宗主捡回来,不知瞧上了那襁褓中的小婴儿哪里,竟收做了关门弟子,简直是别人一辈子都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可惜本人是越长越歪,实在对不起这份天降机缘。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他小时候在九鹿山上做下的“丰功伟绩”,说出来那简直是罄竹难书。
那年江华散人到九鹿山与道祖饮酒论道,江华散人自来不拘小节,酒醉后干脆歇在饮水亭小憩,醒来只觉得脸上冰凉,头上生风,伸手一摸,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被人把那一脸仙风道骨的长胡子给剃了干净。
养了将近三百年的胡子就这么被一个豆丁大的小崽子偷走,搭了鸡窝养鸟蛋玩,江华散人暴跳如雷不提,反正挨了板子、还被道祖一怒之下倒挂在饮水亭上供众弟子参观的施无端,自那以后一战成名。
施无端大概从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是个胆大包天的东西,从狼窝里被道祖捡回来那会,不过是几个月大的小婴儿,却无论是见了大狼还是一大群生人,都只是转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东瞅西看,哭也不知道哭一声。
年幼的时候学步,他迈着两条胖嘟嘟的小短腿还摇晃,站都站不大稳当,就开始张牙舞爪乐颠颠地跑起来,照看他的师兄一个不留神,叫他一下摔在地上,圆得看不见骨头的下巴都给蹭破了,他却也不知道疼,不用人扶也不用人哄,像个小肉虫子似的自己爬起来,抬起小圆脸,又给了他心惊胆战的小师兄一个没心没肺的大笑脸,露出空荡荡没几颗牙的小牙床。
稍微大一点,施无端更是过上了每天上房揭瓦的日子。
玄宗道祖,传说活了五百多年,向来是谈吐优雅、一心向道的大智者,一言一笑都叫人如沐春风的那么个人物,偏偏打从收了这个关门小弟子,几百年的修为竟然破了功,据说每个月都要大发雷霆那么几次,打坏个三四把戒尺。
也不知是不是被打得多了,施无端竟给打出了一身铜皮铁骨,闯了祸,道祖一声大喝:“孽障还过来受打!”
他就乖乖地过去,挨上“噼里啪啦”的一顿臭揍,再揉揉屁股,十分混不吝地擦一把鼻涕,继续闹得九鹿山鸡飞狗跳。
按说男孩小时候淘气,实属正常,哪个孩子没挨过几顿板子呢?可施无端这个小东西实在是淘气得出了圈离了谱,仿佛天生少了根筋,不知道害怕似的。
剃了江华散人胡子去搭鸟窝这还是小事,五岁的时候,他赶羊似的赶着九鹿山神兽“青觕”溜出去玩,差点出山,被一群打柴的村里人围着青觕指指点点了半日,才被几个师兄追回来。
六岁的时候和一帮孩子捉迷藏,别人一个没注意,他就跑到了后山那妖物云集的苍云谷,与众小妖嬉戏游玩一番,最后道祖亲自出来搜山找他的时候,竟然心惊胆战地发现这傻大胆的小崽子跑到了大蛇窝里,正裹着一窝赤练蛇大被同眠。
七岁那年冬天,年关祭祖,道祖师兄弟四人请来九天玄火,结果被这小子半夜摸进来,想试试这九天玄火和普通的火烛有个什么不一样,就用偷出的一点火星跟一群半大孩子点了烟花炮仗玩,一不小心走水,把那玄宗祠堂给烧去了半边。
八岁偷偷爬进了道祖同门师妹苦若大师的留风园里,把里面八十一棵“留风盏”全给祸害了个遍。那留风盏三十年开花三十年休眠,传说风过时,闻其香能叫人梦见前世今生,采集蕊间一点露水入口,便如同喝下三十坛烈酒,任你怎么海量,也能醉得不知今夕何夕。
施无端干的事,就是辣手摧花,搬着小梯子爬上爬下,来了个雁过拔毛,八十一株留风盏无一幸免,全被他剃了秃瓢,连折腾再糟践,留风露采集了足足一瓶,折腾了一身大汗,他十分口渴,好死不死地就把满瓶留风露当井水似的“咕嘟咕嘟”一口喝干,之后足足昏迷了大半年,险些把小命都送了。
醒过来以后被道祖押着给苦若大师赔礼,苦若本来脸酸,还在心疼她那园子,一看这原本白白胖胖的小子,才不过半年多的光景,就瘦成了个可怜巴巴的小猴子,下巴尖都好似能戳人,可见也是没少受罪,哼了一声也就作罢。
道祖原以为如此这般地阴阳边界上走一遭,这小弟子心境自会提升,多少知道厉害,该有所收敛了。
谁知道他又想多了。
施无端好不容易娇弱消停了一阵子,玄宗众师兄师叔还道他是改邪归正了,不料又过了两个月,苍云谷谷主——那天狐妖王白紫依便找上了门来,指名道姓说施无端这小不要脸地拐了她幼子。
众人找到饮水亭,发现施无端正一本正经地拉着一个一身白衣的小女孩玩拜堂,那小“女孩”乍看不过七八岁的年纪,一身白衣,一头云鬓粗粗地用银色的缎子挽着,脸颊有些苍白,像也是大病初愈的模样,只是眼角一扫,便媚气横生,一看就是个已经修成了人形的小狐狸精,不知几百几千岁了。
道祖真是愁得头发也白了,不知自己是欠了哪般因果,弄了这么个命里魔障来,只气了个倒仰,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偏偏施无端还大大咧咧地拉着那小狐狸精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师父,您看您看,这是我媳妇。三师兄说了,娶了媳妇就能生小子,生了小子以后就能替我挨揍啦,啊哈哈……哎哟!师父别打,师父……”
打不死你个小孽障,找个狐狸精上门也就算了,连公母都不分!
苍云谷的妖物有天狐约束,一般不出来祸害人间,只是修仙练道,过自己的日子,在九鹿山之邻,向来往来不多,不过也井水不犯河水,那天狐白紫依见施无端只是个屁事不懂的顽童,又挨了罚,被道祖下了狠手打得叽喳乱叫,也不多纠缠,自行带着小狐狸精走了。
为这,以行为不端之名,施无端还没来得从“生出个儿子替他挨打”这个美梦里醒过来,就被打断了一条狗腿,一瘸一拐地足足跪了半年的祠堂。
这年他九岁。
道祖对这关门弟子真是爱之深责之切,放眼整个玄宗,上下几代,没有一个比这孩子根骨再好,悟性再高的。
聪明的时候是真聪明,无论教什么,都能一点就透,最难得的是,对天象算学他竟还有种天生的悟性,很小的时候就能托着脑袋坐在巨大的星盘前,一坐就是一整天,怎么也不烦,只有星盘能克制住他调皮捣蛋。
旁人看起来枯涩高玄的星辰轨迹,他竟能像玩游戏似的一五一十地一板一眼地算,还很有几分痴迷。
可除此以外,他又实在是个祸头,没有他不敢干的事,没有他不敢闯的祸。
九鹿山中提起这位混世魔王,都不觉苦笑——远看像块美玉,近看原来顽石——还是茅坑里的臭石头。

第二章 白离 …

窗口的白玉兰败了,风一吹,就大朵大朵地掉在地上,把地面都糊成了一团白。
道祖站在小窗边上,透过半敞的窗子往外望去。院子中间铺了一个巨大的星盘,几乎占了半个小院去,此时正是清晨,阳光落下来,那星盘上的微末光辉便暗淡下来,只有凝聚目力,才能看清上面隐隐约约的繁复的线,纠缠在一起,偶尔有花瓣落在上面,便像是被星盘吸干了似的,飞快地枯萎下去。
他的关门小弟子施无端正坐在星盘边上,裤腿微微卷起,露出一小节脚踝——施无端这年十岁,好像开始长个子了,吃的东西全变成了不停拉长的骨头,整个人开始显出少年特有的清瘦。他外袍里兜着几根鸟羽,手里缠着一把金线,十指如飞,正灵巧地编着一件“豆蔻缠”。
这豆蔻缠乃是有钱人家尚未及笄的女孩子带的,大多是丝线编织而成,中间穿插些珠子宝石之物。大乾年间,小女孩一般不像成人那样挽髻插笄,大多梳着发辫。约莫两三寸宽的豆蔻缠就编在女孩的辫子里,有些缠尾上还绑了金铃,随着女孩的脚步会叮铃作响。
施无端小小年纪,也没人教过他,最多不过是看到苦若大师门下有几个年纪还小的师姐妹们戴过,竟然就无师自通地自己鼓捣着动手起来,可见此子在歪门邪道上甚有天分。
等道祖定睛望去,登时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他那宝贝徒弟拿着玩的金丝线和鸟羽他竟都认识。
那金丝线乃是九鹿山大典年祭的时候用来铺星盘的“渡星丝”,乍看酷似金丝,拿在手里却极为柔软,清凉如水,又极其柔韧,神兵挥之不断,乃是九鹿山山顶一种常年生活在皑皑白雪里的金蚕织出来的,一年不过产上几两,这也就罢了,反正这东西放不坏,玄宗一年又一年的倒也存了些。
却是那鸟羽,绚烂非常,在日头下仿佛镀着一层琉璃似的,端是流光溢彩,若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仔细盯上不到片刻便会头晕目眩,神志都能被那颜色摄去一样。
道祖越看越眼熟,快步走到外间,掀开门帘一看,真是一阵一阵地气血上涌——只见他养得那只翠屏仙雀不知什么时候,竟给人剃光了毛,这被称为世间最美的鸟见他进来,仿佛受了惊吓,撅着一毛不剩的秃屁股,哀哀地叫了两声,便转过身去,好像无颜见主人一样。
翠屏仙雀传说是九天瑶池上仙人养的,人间难得见到几只,极北之地才偶尔得见,以雪莲为食,饮雪水,从不吃人间浆果草虫,向来是道祖的心肝宝贝。
道祖跟秃毛仙雀面面相觑了一阵,气得手脚发抖,一把捡起戒尺,猛地推开门:“施无端!”
他这败家徒弟给吓得手一哆嗦,下意识地把金线和鸟羽都捂进袍子里,颇为心虚地说:“嘿嘿,师父。”
碧潭真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他那掌门师兄正在上演玄宗保留节目——拿着戒尺满院追打上蹿下跳的施无端。
施无端的袍子撩着,兜着什么东西,两只手死死地抱着,一边缩脖端肩地抱头鼠窜,一边嗷嗷直叫:“师父,师父您听我解释,二师兄说娶媳妇得有聘礼,聘礼得是好东西,哎哟,疼疼疼……没有聘礼徒弟就得打光棍啦,哎哟!别拍脑袋,拍傻了!屁股上肉厚,您要打也打屁股啊……”
碧潭就在门口干咳了一声:“掌门师兄。”
道祖这才发现他,立刻放下戒尺,勉强把脸上的愠色压下去,又将袍子上的褶子抹平,清清喉咙,捋捋胡子,这才慢条斯理、好像他从来都不慌不忙一样地问:“碧潭师弟,来此何事?”
碧潭是道祖的师弟,在掌门之下,督管玄宗日常事宜,最是好说话的。施无端眼尖,两步蹿到了碧潭身后,在他身上扑打了两下不存在的灰,讨好地呲牙一笑,那模样就差摇头摆尾了:“碧潭师叔,您来啦。”
碧潭觑了一眼他怀里的赃物,就屈指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怎么又捣蛋?”
施无端找到靠山,揉着脑门没心没肺地“嘿嘿”一笑,被道祖狠狠地瞪了一眼:“小畜生,晚上在跟你算账——碧潭进来说话。”
算是大赦天下了。
施无端松了口气,揉了揉被戒尺边扫了一下的后脑勺和大腿,感觉碧潭师叔可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
他两下蹿上一边的大树上,哼着歌,把那豆蔻缠剩下的部分编完,然后得意洋洋地对着光看了看自己的成品,简直觉得这是件神作,再好也没有了——小孩都喜欢鲜亮的东西,此时的施无端还没有多高的品位,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珠光宝气的东西活活能闪瞎狗眼。
然后他就从大树上蹦下来,趁着碧潭拖住道祖,熟门熟路地越过看守,跑进了苍云谷,直奔天狐妖王的火莲洞,气沉丹田地在门口大吼一声:“白离!小离子!快出来!快出来!”
白紫依就眼皮一跳,心想怎么又是这个倒霉孩子。
可她一低头,却发现她向来不苟言笑的儿子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闻声便要站起来。白紫依忍不住一皱眉,叫住他说道:“你且先站着,我有几句话跟你说。”
“我并不精通命术算学,可瞧那小子面相,也知道他不像福泽深厚的平顺之人,恐怕将来命途多有坎坷,我粗粗一算,竟看不出他前因后果,想来他将来便是早早夭折也未可知……”
白离抬头瞧了她一眼,他此刻不过少年面相,目光中的冷意却叫千年妖王忍不住顿了顿,片刻,才听白离轻声说:“娘,您想说什么呢?”
他的声音还带着少年未变声似的柔软,慢慢地吐出话音来,仿佛在和人撒娇一样,可表情却远不是那么回事。白紫依便叹了口气:“你欠他因果,日后有机会,还了便是,切莫牵扯太多,人与妖,始终是……”
白离嗤笑一声,却仍是轻轻柔柔地说:“儿子省得。”
随后当着白紫依的面一转身,幻化成了一个小姑娘的模样,仍是那副眉眼,只是换了打扮穿戴,便显得说不出的柔和,叫人瞧不出端倪来,然后径自走了出去。
白紫依剩下的话音便卡在了喉咙里,好半晌,才轻轻地叹了一声,竟是十分无可奈何。
白离一出去,就看见施无端在门口蹦来跳去,好像脚底下有钉子扎他脚似的,一时片刻也闲不下来,一只手背在身后,笑得像朵花似的,另一只手对他招了招:“小离子快过来,我有东西给你。”
白离任他拉过去,问道:“什么?”
施无端道:“你闭上眼睛。”

【锦瑟 by priest】(本页完)

《锦瑟 by priest》上一篇

铅华褪尽 by 恋人未醒--预览

 (每日更新精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www.118di.com 118帝。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书名:铅华褪尽
作者:恋人未醒

文案:

他,只是想认认真真地重新活上一次。
无所谓脸面身份,也再不求那长生仙途。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悠然自得。
然而,人生不如意事十之⑧⑨,他虽想褪尽铅华,却无奈孽缘缠身。
不过一念之差,便已进退维谷……
-----------------------
本文乃披着修真外皮的架空伪言情,偏悬疑向。
不天雷,少狗血,无节操。
PS:这绝对不是一篇伤春悲秋的酸文!

内容标签:修真 强强 灵魂转换 年下

搜索关键字:主角:轻什 ┃ 配角:韩朔、郝闻、魏明等 ┃ 其它:修真、耽美、BL


一、轻什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窗棂占领床榻的时候,轻什一如既往地睁开了双眼,睡眼朦胧地望着头顶的房梁,好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于是伸了个懒腰,起身下床。
像凡人一样穿衣洗漱之后,轻什走出自己的小院,前往山下的灵田检查即将收获的一批灵谷。
这样按部就班的生活已经持续了十年。自十年前筑基之后,轻什就从第三峰搬了出来,在楚华山的山腰处盖起了一座独门小院,并从内门管事那里领取了灵田种植的任务。时至今日,小院依旧,轻什却从一名种田的弟子变成了看田的大管事,照管着内门数千顷灵谷以及少量药田。
轻什正沿着山路前行,忽然间发现脚下的影子竟然消失了。
微微一怔,轻什抬起头,就看到天上的云朵不知何时已经多得遮住了太阳,而且大有越积越多的趋势。
——天劫?
轻什的嘴角不由抽动了一下。
——这是哪个家伙啊,大清早的渡劫,可真TMD会挑时间!
轻什一边在心里面抱怨,一边转身往回走去。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大能渡劫,但劫云聚集的位置是在内峰方向,十有八九是某位长老或是太上长老。按惯例,五大主峰的峰主以及门内所有金丹期以上闲人都是要出来镇场封山的,在那位大能的劫云散尽之前,内门所有活动都得暂停,他就是去了灵田也很快就会被遣散。与其到时候被赶到某个角落和一堆炼气期弟子挤得满身是汗,还不如赶紧回自己的小院安安心心看热闹呢。
怀着这样的心思,轻什加快脚步,用御器飞行般的速度跑向自己的小院。

轻什走进院子的时候,劫云已经聚集完毕,第一道雷光在云层中隐隐若现。
——也不知道这人能不能成功。
事不关己,轻什很是轻松地从百宝囊中拿出一套茶具和一些灵果小吃,摆在院子里的石桌上,一边吃茶一边看起了热闹。
劫云的颜色纯白而不黯淡,说明渡劫之人体内的灵气很是纯正干净。劫云浓重密集,但雷光却不急不躁,也预示着此人功法正统,心态平和,几乎没有心魔的困扰,成功渡劫的概率很高。
轻什这边悠闲地品鉴着天上的劫云,仙楚门的各路人马也已经行动起来,时不时就有一道灵光从小院的上方掠过,向着五大主峰的方向集合。
雷劫已经正式拉开了帷幕,第一道雷光在天空中撕开一道金色的裂缝,随之而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剧烈声响。然后第二道、第三道……落雷的速度越来越快,第十声雷鸣之后,落雷的数量变成了每次三个,而当第四十道雷光消逝之后,新的落雷又恢复为每次一个,只是其中蕴含的杀伤力却是之前的数倍,持续的时间也延长了不是一点半点。
——四九天劫?
——化神?
数着雷劫的数量,轻什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元婴期的雷劫最多不过三十三道,超过四十的雷劫只能是元婴晋升化神。
——仙楚门里竟然又增加了一个化神期的老怪!
轻什暗暗咋舌。整个上界里活着的化神期修真者数量就没达到过两位数,仙楚门原本就占了一个,现在又增加了一个。有了这两个化神期的怪物坐阵,仙楚门在上界的地位自是不可同日而语,比肩传统的三大仙门成为上界的新贵已经指日可待。
这场天劫整整持续了四个时辰。当第四十九道天雷落下的时候,天雷落处突然射出一道银光,紧接着,一柄盘龙的银白大剑直冲云霄,将漫天劫云斩出了一道霞光。
——竟然是他?
轻什不由站了起来。
——竟然这么快就化神了吗?
轻什感慨了一会儿,再次坐了下来。而这时,天劫已经完全结束,劫云正在霞光的催促下逐渐散去,将天空还给了午日的烈阳。
“恭贺韩老祖晋升化神!!!”随着阳光的再现,掌门十三楚的声音也响彻山门。
紧接着,所有在刚刚的天劫中担当护法之责的仙楚门人也跟着齐声高贺——
“恭贺韩老祖晋升化神!”
“恭贺老祖!”
“恭贺老祖!”
高昂的贺喜声一波波地在山峦中回响,整个仙楚门霎时间便沉浸在无尽的喜悦之中。
“尔等辛苦,休息去罢。”一个低沉的嗓音压过了所有贺喜声,淡然而清彻地飘过每个人的耳畔。
——果然是他。
——韩朔。
轻什想起了这人的名字。仙楚门唯一一个剑修长老,曾是仙楚门中最年轻的元婴修士,现在则是上界中最年轻的化神修士——有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化神修士,仙楚门真的是要大肆庆贺一番了。
想到庆贺,轻什不由又想起了自己看管的灵田。要庆贺就免不了开宴席,广发请帖邀请各大仙门的头头脑脑们到仙楚门来羡慕嫉妒一番。而开宴席就要准备吃喝,美味佳肴要有,最基本的灵谷更要有。
——希望底下那帮混蛋们没把库里的灵谷折腾光。
轻什赶紧站起身,一挥手收起石桌上的茶杯茶具,转身向第五峰的库房赶去。

赶到库房,轻什出示了自己的身份玉牌后便直接进了存放灵谷的库房。和他预计的一样,库房尚存里的灵谷数量远不足以应付一次超大型的庆典。门内各处本就没有什么节约的概念,近几年又连连丰收,门内消化不掉种出的灵谷便被管理库房的管事们私下转出,或送人情或换灵石,总之是不会放在库房里发霉。
一起进来的小杂役看着轻什的满脸不愉是心惊胆战,生怕轻什要拿库存数量生事。要知道那些管事们可都是各有靠山,真要追究起来,最后倒霉顶缸的只能是他们这些一没资历二没背景的小人物。
其实轻什此刻想的只是还需要准备多少灵谷才能满足此次大宴的需要。轻什管的是灵田,灵谷只要出了灵田进了库房便和他再没关系,增多减少发霉损坏都牵扯不到他的身上。但灵谷缺口太大,上面的总管大人也不可能自掏腰包用灵石把欠缺的灵谷补齐,扯来扯去的,别管中间罚下多少人,最后都免不了要把这摊烂事再推回到最初的产地灵田上——仙农堂的人不会挨罚,但灵谷的缺口却还是要由他们去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照管灵田的弟子可有得忙了,空闲的田地要加种,已经种下去的灵谷要催熟,灵田里的法阵也要休整强化……
轻什越想越头大,脸色自然也是越来越不好。
就在身边的小杂役心惊胆寒快要吓得哭出来的时候,库房里又进来一人。
“轻什师弟?”来人看见轻什在这里,不由一愣。
“西门师兄。”轻什转回头,连忙拱手见礼。这位西门师兄全名西门郝,筑基的时间比轻什早,年纪也比轻什大,又是掌门的亲传弟子,经常代掌门行总管之事,在门中既有地位又有声望。
“师弟怎么也到这里来了?”西门郝走到轻什身旁,笑着问道。
“韩老祖晋升,掌门必要为他举办化神大典,我来,自是为了看看库中灵谷是否足够大典使用。”轻什也微笑作答。
“师弟果然聪颖,极善未雨绸缪。”西门郝赞道。
“师兄来此恐怕也是为了此事吧?”轻什问道。
“正是,掌门已命我等筹备大典宴席,为兄来此也是为了点数库中存货,做到心中有数。不过……”看着空荡荡的库房,西门郝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师兄莫急,大典总不会明天就要举行,掌门肯定会留给我们准备的时间。”轻什没兴趣火上浇油,当即引开话题,“不过,既然在这里碰上了,师兄不妨给师弟点便宜——此次大典到底需要多少灵谷,您说个准数吧。”
西门郝顿时失笑,对轻什的知趣很是满意,“师弟莫急,准确的数量我也要在掌门定下了大典规模之后才能知晓,届时一定会及时告知师弟就是了。”
“这可是化神大典,大办是肯定的吧?”轻什试探着问道。
“虽是大办,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不请自来的,咱们仙楚门现在可也是有着两位化神老祖的仙门呢!”西门郝眨眨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
“小弟懂了,多谢师兄。”轻什拱手致谢,心里却在暗骂,真TMD麻烦,不能只凑数量了,还得把灵谷的品级拉上去!
“哪里,这几年,吾门的灵田在师弟的执掌下越发葱郁,灵谷的品级亦是年年上涨,门内长辈都对师弟的本事赞不绝口呢。”西门郝也笑着恭维了两句。这位小师弟十五岁便筑基成功,此后虽有些不务正业,却也攥着年轻的本钱。更何况,这位师弟的姨姥可是第四峰的峰主金丹修士凤熙仙子,而今日晋级化神的太上长老韩朔正是这位凤熙仙子入门时的接引人,对她也一直是照顾有加。有着这样的背景的小师弟,就是掌门亲至,也免不了要多加几分笑模样。
“师兄谬赞。”轻什连忙谦虚几句,给西门郝也送上几顶高帽。
又和西门郝你来我往地温吞了几句,急着去收拾灵田的轻什便率先离去。
出了库房大门,轻什掏出几张传音符,分别发给灵田的几个小管事,叫他们赶紧撂下手中事到山下灵田汇集。然后,轻什自己也快步向山下走去。
——得去灵兽堂借只代步的灵兽了。
想到今后一段日子免不了山上山下来回折腾的辛苦,轻什不由打起了脚力的主意。虽然筑基期即可御器飞行,但轻什因为种种原因,至今只能依靠双脚四处奔波。虽说速度并不比筑基期的飞行法器慢,可它累啊!
——或许也可以考虑自己养上一只,不过得找那种好养活的。
胡思乱想中,轻什已经到了山下。

经过十年的经营,轻什在灵田这一亩三分地中已到了近乎说一不二的地步。他的传音符一发出去,小管事们便飞快地应声而出,当轻什到达灵田的时候,接到他传音符的管事们已经齐刷刷地站好了。
轻什也不废话,把门内即将为韩长老举行化神大典的消息一说,然后便开始分配任务。他不指望一天就把所有事都办好,今天叫这些小管事过来也只是筹备的开始,该统计的统计,该准备的准备,人力物力都齐全了,正式开始干活的时候才能按部就班,一步到位。
安排好灵田里的事宜,轻什正打算去一趟灵兽堂所在的第二峰,一张火红的传音符却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姨姥找我?
轻什微微一怔,抬手接住传音符,将灵力输入进去。
“速来第四峰见我,别磨蹭!”凤熙仙子的声音马上钻入耳膜。
——姨姥能有什么事?难道要把我引荐给韩朔?
轻什不禁有些头大。他筑基之后并没拜师,这事便成了凤熙仙子的一块心病,三不五时地就拿出来啰嗦,大有不给他找个师傅就誓不罢休的架势。
轻什不想拜师,他也不觉得韩朔会想收他做徒弟。但姨姥召唤又不能不去,轻什只好硬着头皮转向了第四峰。

身为峰主的嫡亲血族,轻什在第四峰自然是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进入火寰大殿,站在凤熙仙子的面前。修真之人一向不显老,凤熙仙子的年纪早已过百,此时看来也不过是一个三十左右的艳丽妇人。
“姨姥。”轻什躬身施礼。
“轻什啊,赶紧过来,姨姥给你找了个好差事。”凤熙仙子似乎心情极好,笑眯眯地把轻什拉到身旁。
听到这话,轻什先是松了口气,随即便又重新紧张起来——他已经够忙了,再接差事可是要忙死人的!
轻什心里不愿,脸上却是一点都不敢流露,赶忙也笑嘻嘻地反问,“什么差事啊,姨姥?”
“去帮韩长老修整药田。”凤熙仙子得意洋洋地说道,“赵孟森那老不修一心想给他第二峰的徒子徒孙篮下这个美差,可人家韩长老更愿意给我面子,一听说我有个善农事的徒孙,马上就把进出洞府的玉牌给了我。”
轻什愣了愣。这确实是个好差事,给化神期的太上长老做事可不是白做的,门里给的酬劳就不用说了,只要讨得太上长老的欢心,人家手指头缝里随便漏出点什么小玩意都能让干活的人大赚一笔。万一看对眼收入门下,那好处更是泼天的——韩朔可是至今未成收徒呢!化神老祖的首席大弟子,听起来就不是一般的威风!
可千好万好,却抵不住他轻什一个自由身。给太上长老做事哪能像现在这样自在,而且他也不知韩朔的药田是什么模样,何种规模,会占去他多少时间精力。
“姨姥,我现在可是担着仙农堂的差事。”想了想,轻什试探着问道,“你也知道,韩长老的化神大典眼看在即,田里必须抓紧时间催生出一批高品灵谷以供大典使用,这种时候再接管韩长老的药田……我怕我忙不过来啊。”
“这是当然的,所以我让他们把你在仙农堂的差事给撤了,你专心照管韩长老的药田就好。”凤熙仙子一脸赞同地答道。
——啊?!!!
轻什一下子就懵了。
——他辛苦了近十年才坐稳的位置,她一句话就没了?!
这一刻,轻什真想跳起来狠狠地咬上凤熙一口。
“你别是心疼那个破差事吧?”凤熙仙子也看出轻什的表情不对,立刻出言训道,“一个灵田管事,做的再好能有什么出息?提高修为早日结成金丹才是正途大道!你筑基都十年了,到现在一点进境没有,还不就是因为在这些杂事上浪费了太多心思?”
“姨姥……”轻什赶紧收敛表情,认真撒娇。
“少来,今天说什么我也不会再让你去做那个破管事,回去好好准备,明天早上我就送你去韩长老的洞府。”凤熙仙子板着脸说道,“把你那院子里的东西好好收拾收拾,在韩长老那里安心住下……”
“住下?”轻什一怔,连忙开口问道,“我在韩长老那里住下,这……方便吗?不会打扰他老人家?”
“韩长老有事离开了,化神大典前才会回来。”凤熙仙子的脸色猛地一黑,咬牙切齿起来。
“咦?刚晋级就离开,连休息几天稳固境界都顾不得?”轻什眨眨眼,一脸好奇地问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姨姥,说给侄孙听听?”
“不该你问的事少打听!赶紧回去收拾!”凤熙仙子给了轻什一记响头,把他赶出了大殿。
——你不想说,其实我还不想知道呢!
走出火寰大殿,轻什面朝天空翻了个白眼,同时在心里暗暗竖起了中指。
——哎!十年功,白做了!
轻什一边离开第四峰,一边哀悼着自己的管事一职。可再怎么心疼也于事无补,只要他还想在仙楚门混下去,就不可能反抗凤熙仙子的意志。
——算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药田里也是能捞到不少好东西的。
——就是不知道韩朔那家伙的药田里都有什么宝贝。
——呃,话说回来了,貌似真没听说过韩朔那家伙有耍剑之外的本事呢!
想着想着,轻什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二、洞府

第二天,当凤熙仙子将轻什带至韩朔在内山的洞府时,轻什便知道自己的预感成真了。
一个剑修的药田里能有什么?
正确答案是:杂草。
——他果然不该对韩朔的药田抱有幻想!
望着眼前满是杂草根本看不出“田”模

《锦瑟 by priest》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锦瑟 by priest》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