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夜枫檀 by 笛迪猪

时间: 2017-08-22 15:38:21

【紫夜枫檀 by 笛迪猪】小说在线阅读

紫夜枫檀 by 笛迪猪

 
 
文案
 
一个是受万人敬仰的武林盟主,一个是人人谈之色变的黑道魔头。
他们理所应当是敌人,势不两立的敌人,可是谁又能猜想得到他们之间的那个约定?
“一切光明磊落风光的事都是你的,而所有卑鄙阴暗见不得人的事都交给我。”
本该生活在两个世界的孩子,一次偶遇,竟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命运纠缠间,多少爱恨暗暗滋生?
转头成空,只是当时已惘然……
注:此文完全是听了《紫檀香——祭英雄无泪》中那一句“一切光明磊落风光的事都是你的,而所有卑鄙阴暗见不得人的事都交给我。”大萌之后的RP产物,初步构思起于去年十月,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搁置下来,我想要是再不写出来,估计这个故事就要永远埋没在我脑海里了,于是……
汗!我会努力更新的,但速度依然堪忧,此文微虐,稍许阴郁,慎跳此坑!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强强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序
 江南,大雪——
“哇,好大的雪啊!”一个十岁左右的锦衣孩童欢叫着蹦跳,高高举着一双白生生的小手追逐捕捉那如鹅毛般纷纷飘扬的雪片,莹润的小脸儿上浮起一层彤云,也不知是因为冷风吹的还是跑跳兴奋的。
“哎哟,我的小祖宗喂——您跑慢点儿啊……老奴可要追不上了!”一个白发布衣的老人在后面气喘吁吁地地追赶,口中不住央求道,仿佛马上就要累瘫在地,不过脚下却丝毫不慢,始终紧紧跟在那孩子身后三步远处。
“哼,追不上更好!小爷我乐得逍遥自在!”锦衣孩童狡黠地转了转乌溜溜的大眼睛,调皮地向身后扮了个鬼脸,然后跑得更欢实了。
“唉……”老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喃喃道,“这么大的雪,在这儿可真是罕见!也难怪小主人兴奋成这样,算了,由他去吧……”然后苦笑着继续紧跟,生怕一个不小心让那小小的身影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弄丢小主人的后果他可万万担待不起!
锦衣孩童欢快地蹦跳奔跑,感受着冷风挟着雪片轻拂过自己的脸颊,快活得仿佛要插翅高飞起来,刚转过街角,忽然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顿时失了重心,扑地向前跌去,身后的老人见状一惊、身形一动,眨眼间便追上那孩子,将小主人险险接在怀里,老仆人将那孩子仔仔细细检查一番发现无恙,终于松了口气,连连擦汗直呼“好险好险”。
孩子毕竟是孩子,很快便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挣开老人的怀抱,掐腰站直,气愤地向街道转角处吼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竟敢绊小爷我!快给我出来,让小爷好好打一顿泄泄气!”
“呵~我一直坐在这里,是你自己不长眼从我脚上踏过去的,我不叫你道歉已经算仁至义尽了,你还要行凶打人?还有没有天理?!”一道脆生生的声音从街角的墙根处传了出来,却看不到人影。
难道这世间真有鬼魅?不会吧!即使有也不该在大白天就出来吓人吧!锦衣孩童暗道,终于鼓起勇气走到那处墙角低头察看,却仍然没有发现人影。
“呵呵,”清脆的笑声响起,宛若银铃般悦耳,伴着笑声,街角墙根处的积雪中现出一个小小的身影,原来,之前一直蜷缩在那里的孩童身上盖着张破毛毡,大雪落在毛毡上久久不化便与周围融在一处再难分辨,此时是那小孩儿自己掀开毛毡锦衣孩童才看得到他。
“啊,原来你藏在这里!”锦衣孩童轻叫一声,冲了过去。
蜷在角落里的孩子没有动,依旧缩着细瘦的双腿,双臂紧紧抱住自己只穿着一袭破旧单衣的瘦小身体,脸色如雪般苍白,淡紫色的薄唇紧抿成一线,一双大眼睛却是晶莹剔透灵动得紧,此刻正闪烁着嘲笑的光芒。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锦衣孩童看清楚了这个害自己险些跌一跤的罪魁祸首,不知怎的,刚才积聚起的怒气竟霎时烟消云散了,一点小小的怜惜从心底渗了出来,他愣愣地冒出一句连自己都莫名其妙的话来:“你想吃包子么?”
“哼,我又不是乞丐!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怜悯!”团着身体的孩子好像一头被激怒的小兽,虽然他已经三天没吃过东西,肚子早就饿扁了,却还是狠狠地一口回绝,他瞪着眼前这个穿着银缎夹袄的孩子,那夹袄一看便很暖和,领子上甚至还镶着一圈雪白的毛皮,衬得本来就白白嫩嫩的孩子更为玉雪可爱。哈!一看就知道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发泄他泛滥的同情心?那也要看看被怜悯的对象愿不愿意接受!
“我……我没有把你当乞丐……”锦衣孩童懊恼地挠了挠头,把梳得整齐油亮的小髻都抓乱了,看到那瘦弱的孩子冰冷倔强的神情,他竟不觉得可恶,反而更想亲近,“我只是想……只是想……交你这个朋友。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请你吃包子,刚买来的还热乎着呢!”锦衣孩童露出和善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一个还冒着热气的小纸包——这可是他最爱吃的林锦记小笼包。
“真的?”墙角的孩子疑惑不解地望着眼前这锦衣华服的同龄人,满怀戒备地审视着。
“嗯!当然是真的,也算是我给你赔礼道歉了!”锦衣孩童讨好地笑道,精致的面容笑起来可爱得令任何人都不忍心拒绝。
那孩子却皱起眉头,冷冷问道:“为什么?”
“嗯……不为什么啊……”锦衣孩童也为难地皱起了眉头,讷讷地解释道,“其实我也很奇怪,不知怎的,一看到你就觉得很顺眼,特别想交你这个朋友……我知道,是我太唐突了……你不愿意也是应该的……可我是真心想请你吃包子的……”说着,他又把拿着纸包的小手向墙角递过去几分,眼里满是期盼的光芒。
跟在后面的老仆人看到小主人竟会如此低声下气地讨好一个又脏又弱的小乞丐,感觉十分不解,但也不好僭越,只能在一旁静观其变,心里打定主意,一旦那个小乞丐敢对小主人造成威胁,他便出手。
墙角的孩子上下打量着眼前这突然出现的奇怪同龄人,锦衣孩童被那锐利的目光盯得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憨憨地笑着,直到他笑得脸都僵了,终于感觉身上冰寒刺骨的压力一松,仿佛瞬间春回大地,如坚冰一般的目光化为春水,缩在墙角的孩子缓缓站起身来,原本犀利的眼眸微眯,弯成一双新月,脏兮兮的小脸蛋上现出一对浅浅的梨涡,整个人似乎突然放出柔和的光芒来,让人完全忘记了他的狼狈处境,他伸手接过锦衣孩童递来的包子,淡然道:“我叫夜温凉。”
锦衣孩童高兴地拉住夜温凉的手,他感到从未像此刻一般快活,大声道:“我是纪颜枫!从现在起我们就是朋友了!”
两只小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彼此的命运从此交缠在一处,当时,谁也不曾料到,这一缠竟会是一生一世……
那一年,夜温凉十四岁,而纪颜枫刚刚十一岁。
 
 
 
 
 
 
第2章 章一
“阿凉,阿凉,我们今天去后山抓野鸡吧!”终于被先生放过的小少爷,第一时间拉着他的书童向外冲。
唉,又来了,这小鬼真是贪玩!夜温凉无奈地摇了摇头,挖苦道:“嘁,一天到晚就惦记着玩,就不怕你爹抽查到你的功课没完成,又是一顿好打?”
哪知那欠扁的小破孩儿竟有恃无恐地说:“才不会呢!反正阿凉你会帮我做得好好的啊!”
夜温凉忍不住想要逗逗他,故意板起脸来:“哼,那我今天就偏不帮你,看你怎么办!”
“啊?不要不要!”原本阳光灿烂的脸立刻变成皱成一团的包子,纪颜枫厚着脸皮扯着好友的手摇来晃去,软语相求,“阿凉你对我最好了,肯定舍不得看我挨打的,对不对?”
夜温凉揉了揉像可怜的小狗一样一点一点的头,口气软了下来:“唉,真拿你没办法,好了好了,陪你去就是了,不过等回来,你一定要好好做功课才行,知道了吗?”
纪颜枫欢呼一声抱紧他:“耶!阿凉你最好啦!”
两个孩子手拉手肩并肩向后山走去……
要说这小乞丐夜温凉怎会突然变成纪家堡少堡主的书童,其中还有一小段颇为曲折的故事呢——
自从两人初次见面之后,纪颜枫经常吵着要去看他新交的朋友,纪家堡堡主纪君天从那天跟随的老奴口中得悉缘由后,痛斥小儿无知胡闹,竟然和乞丐交起朋友来了,自然不许他再去与夜温凉见面。
但是小孩子总是有一种不可理喻的固执,对某件事情正在兴头上时,万万受不得被人打断,而且,越是阻止便越是想去。
这孩子,是他深爱的妻子用性命才换来的,简直是捧在手心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宠溺得不得了,于是,纪君天在几次三番抓住偷溜出去看朋友的儿子且教训无效之后,也只好无奈地由着宝贝独子胡闹去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的宝贝儿子居然把小乞丐给带回家来了,还要找最好的郎中来给他这个朋友看病,纪君天虽然气得不轻,但当他看到儿子拉着烧得奄奄一息的病弱小孩儿的手哭得一塌糊涂的样子后,再也狠不下心来叫人把那小乞丐给赶出去了,还请来了医术高明的郎中为他诊治,并吩咐下人悉心照料,嘱咐他们一定看着少堡主好好休息,千万别让他累坏了。
等夜温凉病好之后想要离开,纪颜枫却更粘着这唯一的朋友,说什么也不让他走,缠着他爹说一定要留下阿凉做他的书童,纪君天虽然千不愿万不愿收留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小乞丐在家里,但实在架不住纪颜枫的软磨硬泡,而且想到留下这个小乞丐还省得自家儿子天天往外乱跑,他也就答应下来。
待他看到梳洗干净、整整齐齐地穿着纪家仆人衣服的夜温凉时,纪君天顿时明白了儿子如此执着于这个朋友的原因,不可否认,这是个极俊秀的孩子,低眉顺眼的样子令人忍不住想要怜惜,但不经意间与他的目光交汇,却会感到他骨子里透出的坚韧倔强,然而如此矛盾的外貌与气质融合得恰到好处,形成一种奇异的魅力,引得别人不由自主地想要亲近他了解他。
而且,他还惊喜地发现,夜温凉是个极聪慧的孩子,回答他的盘问时不卑不亢,答案又让人觉得进退得宜,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纪君天也开始欣赏起这个孩子来,心里暗自打起了小算盘,如果可以证明这个孩子确实可靠,让他留在儿子身边,日后一定会是个得力助手。
他拉着夜温凉的手和蔼地问:“孩子,你今年多大了?”
“回堡主的话,温凉今年十四岁了。”夜温凉恭敬地答道。
“哦?”纪君天有些惊讶,不住打量着面前瘦小的孩子,“你真的有十四岁了?看起来明明和枫儿差不多大。”
“是,也许是温凉长得小吧。”
纪君天点了点头,话锋一转,故作漫不经心地问:“你原本是哪里人?家里还有什么人?要不要一起接过来?”
“回堡主的话,温凉自幼孤苦,一直流落街头,没有家,自然也没有家人。”夜温凉的语气无波无澜,仿佛说的是另一个不相干的人。
难怪这孩子长得如此瘦小,原来身世这般凄惨,纪君天心下难免恻然,不再追问下去,只是嘱咐道:“以后你就是少堡主的书童了,呵呵,说是书童,其实也算贴身小厮,他的一切你都要顾虑周全,你可明白?”
“温凉明白。”夜温凉垂首道。
“好,具体事宜,一会儿劳管家会向你细致交待的。”纪君天摆了摆手,“你下去吧!”
“是!温凉告退。”夜温凉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纪君天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你说你自幼流落街头,但看你的表现却是知书达理,你不觉得蹊跷吗?”

夜温凉停住脚步蓦然转身,直视着纪君天的眼睛坦然回答:“谁说流落街头就一定是粗鄙不堪的?曾有一位落魄的教书先生与我同住过一段时间,他教会我很多东西。好了,堡主的话我回答完了,您还满意吗?温凉可以退下了么?”
纪君天神色复杂地盯着他,叹道:“唉,枫儿遇到你,真不知是福是祸……”
夜温凉的眼睛如同一汪看不到底的深潭,但其中的坚定却不容错认:“请堡主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少堡主,绝不会让他受到半点伤害!温凉还有事要做,这便告退了。”
从此,夜温凉成了纪颜枫的书童,每天伴着他的主人,寸步不离。
 
“哈哈,阿凉你可真厉害!布置的小机关一下子就抓到这么肥的一只野鸡,今天晚上有口福咯!”两人一直玩到傍晚才尽兴而归,纪颜枫拎着今天的收获兴奋得手舞足蹈。
夜温凉轻抿嘴唇,抓紧小主人的手,加快了脚步:“赶紧回去吧,要不被堡主发现你又偷溜出去玩,那可就糟了!”
纪颜枫毫不在意,大大咧咧地笑道:“嘿嘿,放心吧!有本少爷罩着你,我爹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顶多最后打我两下,还一点都不疼。”
“你呀,真是……”夜温凉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不再说话,只是专心赶路,不一会儿,纪家堡已近在眼前,刚要踏入后门,他突然用手捂住纪颜枫的嘴拉进一旁的草丛里蹲了下来。
纪颜枫挣开他的手,不解地问:“怎么啦?”
“嘘——”夜温凉做出噤声的手势,凝神聆听堡内传来的动静,很模糊,但还是能听得出来有很多外人在。多年残酷的训练令他的感觉无比敏锐,预知危险几乎已成为一种本能,他刚才隐隐感到杀气,甚至闻到了极淡的血腥味,顿时心生不祥之感。
纪颜枫也从他凝重的神情中察觉到了什么,不安地轻声询问:“到底怎么了,做什么神神秘秘的?”
“有人,而且,来者不善。”
 
 
 
 
 
 
第3章 章二
“啊?那我爹他们会不会有危险?阿凉,我们赶紧进去吧!”纪颜枫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顿时慌了神,既害怕又担心。
夜温凉知道此时应该避得越远越好,但看到纪颜枫焦急的神色,不免一阵心软,沉声道:“进去可以,但千万要小心,切记不可被人发现,知道吗?”
纪颜枫已急得双目微红,狠狠点了点头:“阿凉,我好害怕,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就是!”
“嗯,动作轻一点,跟我来。”夜温凉抓紧纪颜枫的手,小心翼翼地迈进后门,沿着后院的墙壁一点一点向前厅的方向溜去,轻灵敏捷得犹如一只悄然接近猎物的猫。
“纪某自问掌管纪家堡多年来并无任何大错,纪家堡在江南武林正道也算得上小有威名,你们同为正道中人,今日却伤我家仆闯入堡内,意欲何为?”终于,纪君天正气凛然的话音清晰地传入夜温凉的耳中,他拉住纪颜枫停下脚步,靠在院墙上,小心地听着从一墙之隔的地方传来的声音。
“哈哈,赵某听闻你窝藏魔教妖孽,特意叫上周兄和魏兄一起来这纪家堡搜上一搜,你派人阻拦,岂不正表明心里有鬼?”一道稍尖的男声传来,理直气壮的口吻。
“哼,一派胡言!我纪家堡历来与魔教势不两立,怎么可能窝藏魔教中人?快剑门与鸿意庄好歹算是名门正派,竟同早已没落的赵家搅在一起来这里胡闹!纪某对周掌门和魏庄主素来敬仰,希望你们今日可以看在往日的薄面上,就此罢手!”纪君天的声音已带上几分怒意,还有一丝对挑起事端的赵家的不屑。
“罢手?我们好不容易来一趟,纪兄红口白牙几句话就让我们这么轻易罢手,恐怕说不过去吧?”一道略微低沉的男声响起,字字透着威胁的意味。
“周浩云!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还想让我用什么东西请你回去不成?”
“不错。纪兄你是聪明人,我们也就不再拐弯抹角,听说纪家家传一柄稀世宝剑名唤吟风,我等爱剑之人自然心痒难耐,想向纪兄借剑一观,纪兄不会如此小气吧?”这次的声音又换了一个,浑厚有力。
“吟风乃是纪家先祖在江湖闯荡时使用的佩剑,代代相传只不过是祖上为了告诫后辈不要忘记纪家是如何起家的、督促纪家子孙不要松懈武艺以振兴纪家之用,根本称不上什么宝剑,恐怕你们要失望而归了!”

【紫夜枫檀 by 笛迪猪】(本页完)

《紫夜枫檀 by 笛迪猪》上一篇

遇见 by 蔡小桢--预览  
  遇见
 
  「刘伯,有笔支出的数目怎麽怪怪的?!」
  李悯祯看著帐簿,不经皱起眉并看著刘总管「少爷,您说的是……」
  「布料……t前几日怎麽会买进这麽多?!」
  「这……二少爷说要给小倌的……」
  他叹了气、摇摇头。再这样花下去真的……他推开门走往凉亭,夜晚吹起了凉风,不由得缩起身,却没意思要回房内拿取外衣披著抬头看著明月,李悯祯不由得叹息,自从爹娘走了以後他撑起家内外所有的事,而自己的弟弟却……
  「祯哥哥,在发什麽呆呀?!连外衣也不披著」貌若天仙的女子走向他,并顺道帮他披上外衣,当李悯祯笑起向她道谢时,就连亲妹妹不由得脸红「筱涵,子轩带回来的人走了吗?!」
  其实说真的,他已有几次不想管二弟也不想撑了,不过碍於还有小妹及其他人,只好戴起面具,继续当著自己不喜欢的角色「这……」
  「我知晓了,你先回房休息吧!」
  等到李筱涵离开後,他前往李子轩的房并把门踹开,房内的两人吓了一跳,李子轩快速把带回来的人藏在背後「大……大哥」李悯祯不理会就快速走向床边,把那人抓了下来,摔至地上「以後别再来这了,再来我可不像现在这麽客气」小倌看看自个儿手腕清楚明显的红手印且刚已体会到眼前的人虽看是瘦弱却有著无比的力气,马上拿著衣物奔走。李子轩无辜地看著他,并趁李悯祯不注意时正要拿起衣服时,立即被李悯祯一掌拍掉「刘伯,你叫几个大汉来把二少爷困绑起来并吊在树上,给他放一天一夜。传令下去,谁都不可放他下来,敢者一并吊上去」李子轩听完傻了,他宁愿大哥对他破口大骂或拳打脚踢,也不要这样惩罚他。而刘总管虽是疼惜二少爷,毕竟是看著他们长大的,不过当家的吩咐又不能不执行,只好照做。
  「李子轩小弟弟,你要大哥说多少次才听得懂?!就说你要玩可以,不要太超过。结果呢?!把人带回来,还订名贵的布料进来,做上好的衣服给一个不会真心对你好的小倌穿,真的是……你给我好好反省」李悯祯马上转头回房,而却不知有人正坐在屋顶上看著◎ ◎ ◎ ◎ ◎各位大大好,这是小生第一次提笔有何评价都可说喔!!
 
  遇见2
 
  张俊文因刚好做完一笔生意,只等交差!不过交差是一早的事,并不太急就顺道休息一下,却没想到看见这麽有意思的画面,他不经意笑了起来,那笑是多麽地迷人却暗藏著不为人知的奸诈看被挂在树上的人似乎挺难受的,他跃下了屋顶,快速地把李子轩用点穴的方式来点昏,并他从树上解下。让李子轩靠著树躺著,他环视周遭的景物,挺大器的。再走去别的庭院,又是不一样的景色,他心想若是白天,相信所看到的又是一番风味,真不知以後是否还可以看见相似的地方……
  当张俊文踏入松院时,目光被一间房的灯光给吸引过去,他好奇地走了过去,稍微打开一点窗口,看著里头的人。是刚才吊人的人,仔细瞧……不知为何自己的胸口突然有莫名地起伏,他不解的摇摇头李悯祯卸下衣物,泡进澡桶内,不由得放松起来。靠著桶边,想著店的所有事又想到李子轩的事,他头快爆了,真不知道拿那个弟弟怎麽办。忽然感到一些冷风,他皱了皱眉头,看向冷风进来的地方,何时打开的窗他都不知道,他离开水面并随抓一件外衣就走去关窗张俊文看到李悯祯走近,他低下头、靠著墙,不让他发现。等到没事时他轻呼一口气并想要快速离开时,却被背後的门声给吓住了「你站住」李悯祯冷静地叫张俊文转身「我……我……我不是故意要闯进来的」张俊文转过来,看到李悯祯的打扮差点喷鼻血,要不是他从小就练出好底子,真的会有鼻血霹哩啪啦地流下来李悯祯充满书味气息又有气质的脸,身体看似白嫩又纤细,再加上他身上只披件外衣。若不是看到他胸口及无意间眇到李悯祯的胯下,张俊文真的会把他当作女的「你是怎麽进来的?我记得没看过你」「疴……我只是不小心翻墙进来,因……因我被人追杀」他竟然说出连鬼都不信的屁话「追杀?若真的被追,那那些人到现在早已出现在我府外大喊要人了」李悯轩看著眼前的根本是习武之人,且底子应该很好「若不赶时间,就先住下吧!我会请下人带你去客房,如何?」
  「那……好吧」张俊文跟随下人前往客房,进入房内时不惊叹一声,虽说大却一点都不华丽且摆设方式别有一番风味,就像它主子一样……美丽惊豔却耐看不腻隔早,李悯祯准备去巡店时交代刘总管有客人在,必要好好对待。也顺便去看他二弟李子轩,一见到二弟靠在树干旁睡著,而不是吊著睡,他晓得是谁放下来的。他轻笑并把李子轩叫醒「快起来,要不然罚你一个礼拜都不准洗澡」「我醒了、我醒了。恩,我怎麽会在地面上?难道是哥……」
  「想太多,你哥可没有这麽菩萨心肠。快去洗澡,洗好记得去总店那帮忙珊姐,我还要赶著去巡店,快去」李悯祯作势若李子轩再慢吞吞,就往他的屁股踹一脚,这时张俊文已离开,前往某处交差「真是极品、极品呀!这是给你的报酬,不知张大侠今晚是否有空?」
  张俊文正收好已到手的银两,不解地看著正坐在大位上的人「今刚好是敝人的六十大寿,正想请你参与」「徐老爷,若今晚行的话,我必定参加」「哦,是吗?那敝人就期待看到你的出现」他恭敬地先行离去,徐老爷会邀他一定没好事,毕竟就有一次经验令他很火大
 
  遇见3
 
  等巡完店後都已是傍晚了,李悯祯走进总店,店内的人准备要叫时他挥挥手「就说不用这麽讲究了,都已经把大家都当作一家人且我不喜欢那麽拘束」「可是大少爷……」
  「既然悯祯都这麽说,就顺他的意吧!」
  林荞珊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看著李悯祯长大,会不知道他的个性吗「珊姐,店里生意如何?」
  她叫小昕拿帐簿过来,并翻了翻「是没什麽大碍,不过你还是先看一下比较妥当」李悯祯看著帐簿时,都会站在柜台内翻阅,不但店内的客人目光都看向他,就连之後进来的客人也是,还差点撞到东西,毕竟他们没看过这麽美到脱俗的人「你真不该这时来的,客人只顾眼睛却忘记要动手吃饭了」不过被看的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是吗?」
  他抬头看了周遭,客人似乎避免被发现都低下头吃饭「珊姐,没有的事!你想太多了,帐簿没问题。不过近日可有客人闹事?」
  「这倒没有」「那就好,若有一定要说一声。子轩做得如呵?」
  「记性好又懂得应付客人,不过就是懒了点,有时还会见不到人」这个弟弟实在是……
  「珊姐,不要因他是我弟就对他客气或让他。该适时地骂他是好的,毕竟这客栈是爹临终前说要给他做的」「这我知道,我会注意的」此时,张俊文走了进来并往固定的位子坐下,毕竟他请店小二留住这位子「张大爷,今日要些什麽」「我要上好的女儿红和几盘下酒菜」「好的,马上来」他每次结束交易都会在这休息并等待下笔生意,且想找他做生意的人也比较好找到他,看著街道的人来来往往,喝著刚来的酒,正想著若没生意的话要去哪时「怎麽一个人在这里,等人?」
  张俊文抬头看说话的人,竟然是李悯祯,他差点把酒喷出来。不知道为何一看到他,心总是碰碰跳,还是超快速的那种,不行……要镇定、要镇定「一半是,一半是在等生意上门」「喔,是吗?!听起来似乎挺有趣的,昨晚住得还习惯?」
  顺势坐在张俊文旁并倒了一杯酒来喝「习惯,你呢?怎会在这?」
  「累了就进来休息一下,还不知你的名」「张俊文」「李悯祯」此时却有一支箭射飞进窗内,张俊文赶紧把李悯祯拉进自己的怀里并把箭握住「你没事吧?!」
  「没……没事」张俊文发现箭上有绑著纸条,把它解开来看,顿时脸色大变
 
  遇见4
 
  李悯祯急忙地推开他并赏他一巴掌,张俊文不解地看著他,应该是说客栈内上下的人都往他们俩的地方看,因突然啪了很大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只知道刚才那一瞬间他心跳得很快,林荞珊赶紧上楼向张俊文赔不是,并把李悯祯拉走「你在干甚麽,悯祯?自己是当家的,还在其他客人面前打客人,真是……」
  林荞珊在李悯祯面前边念边走来走去,李悯祯也晓得自己的不是,所以都不敢回嘴。直到晚了些,他才离开店内回到府内,刘总管看见主子回来,立即报上有客人来府的事,李悯祯快步走入大厅。有个人悠哉地坐在大位喝著上好的茶,看见来人,马上放下杯子,他的手不安分地拉住李悯祯的腰,靠近自己并闻著许久没闻到的香气「好久没看到你,真是让我越来越著迷了」「这是我府内的大厅,不是你府内的某处且我们俩的关系没好到你可以对我动手动脚,叶于帧」叶于帧无奈地松开手,笑笑地看著眼前的美人儿,从小至大都是一个样「我难得回来,最近可有事发生?」
  「你可希望有事?」
  「当然不希望有,尤其是身旁的人。我出外参战时,有否好好照顾身子?有定期服药及泡药澡吗?」
  「有,现在身子比较不会像以前这麽容易生病及起疹子了。在境外可有看到新奇的事?!」
  两人已聊了许久,李悯祯频打呵欠才停止,他叫仆人带叶于帧去客房休息。而他正要回房时看见屋顶上有人,他走了过去「你坐在这多久了」「没很久」「在客栈的事,真是对不起」「那倒没关系。你会弹琴吗?」
  「不会,你会吗?」
  「嗯,弹给你听」张俊文跳了下来,拉著李悯祯走向庭园内的石桌边并让他坐在石椅上,不知何时出现的古筝就躺在桌上,等人弹奏琴声。张俊文轻轻地弹奏琴乐,整个琴声悦耳,让原本就想睡的李悯祯不自觉地靠在他身上,他立即停止弹琴,抱起已睡著的人儿,回到自己房内,让他躺在床上,自己坐在床边看著李悯祯的睡庞轻轻抚摸著,不经叹息,因那张纸条摆明就是冲著他来,只能说自己做事再怎麽小心注意,还是有露出破绽的时候「原来你在这呀」门口处突然冒出声音,令张俊文提高警觉并把床廉拉下「叶大哥,你怎会在这?」
  「我跟悯祯是熟识,不过今日看到你,也挺令我高兴的」叶于帧一掌打了过来,张俊文反击了回去「去林子内打,李悯祯在这。」
  「好」
 
  遇见5
 
  一阵秋风吹起,竹林及两人的发丝随风飘动「你继承了师父的事业?」叶于帧看著眼前的人问道,其实一知道关於师父的事业之後,他就离开了。他不能认同师父为何要做这样的事,为了交易而不择手段,虽说师父在他们两的面前是个温和的男人,不过没想到那次的跟踪与亲眼看到的事……让他对师父的崇拜已破灭「是,不过师父没强迫我接!」
  「不用多说」叶于帧一掌打了过去,张俊文闪开。叶于帧多次出招後,张俊文尚未出过一次手,他不想对他出手,毕竟两人不单只是跟随同个师父且叶于帧昔日很照顾自己「我不想跟你打」「给我出招就是」正要打中张俊文胸口时,张俊文单手紧拉住叶于帧的右手并用右掌重重地打上他的肚子,让叶于帧飞了出去并躺在地上「呵,以前我们两互相练习时你不但闪不开,还一直被我打到。现在却能闪得很轻松且还能看出我的破绽,真的……」
  「你先不要说话」张俊文快速地把他点穴,让他好运气,以免内伤太重「俊文,你做这实在浪费你的武功。何不投靠门派?」
  「那我没兴趣,且现在自由自在。虽说不好但开心多了,小心」他们两各自闪开,跳至树上「来者何人?」
  「张俊文,今日一定要跟你算一笔帐」声音从前方某处传来「大哥,你是谁呀,况且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笔?我做过那麽多交易,谁会记得?」
  「一对麒麟玉佩」这时他才想起那珍奇的玉佩「难道下午那信……」
  「没错,正是我用的。且听说你还偷了不少东西给达官贵人,想必也贿络他们不少,要不怎麽能这麽如鱼得水?」
  叶于帧不解地看著张俊文,他摇头表示那人说的不是真的「今天若没有抓到你,怎麽回去交代?」

  那人一说完就立即往张俊文他们那边冲去,准备要攻击时就立即被打倒在地上昏去「怎麽这麽不堪一击」「我还以为可以爽快的打一场勒,真弱!」
  一人一句,也似乎不在意後面偷袭的人,他们两有默契地负责各自一边,把人撂倒。导致还不知道该不该上去打的人脸上三条线,并快速奔逃「你肚子还好吧?」
  「嗯,不过你还是让我休息一下。刚消耗一些体力,挺累人的」「我看我背你回去李府,免得怕李悯祯找不到你人,不过他挺辣的」「挺辣的?!听不懂」「哇哈哈哈~听不懂也好」张俊文背起叶于帧趁天亮前,赶紧回到李府李悯祯慢慢睁开眼,奇怪~这不是他房间,是客房。但他为什麽会在客房,想到後面才惊觉自己听某人弹琴,听到後来觉得挺舒服就睡著了,不过原本就想睡,他还想起了一个人,那个只要一回来就会顺道骚扰自己的家伙,一想到就头疼心想不管了,先去吃早饭时就刚好遇到他们两「你们……疴,我就不打扰了,房间我会请下人晚点再过来打扫」他苦笑并不知何时自己的口气变成像总管一样「等一下,你先别走」张俊文拉著李悯祯进房,并把叶于帧扔在床上「你很过分ㄋㄟ,好歹我也是你长辈」「是是是,好好休息!李悯祯,我跟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同门的师兄弟,除了这点之外就再也没任何关系」李悯祯看了张俊文,又看了叶于帧「喔」「就这样?」张俊文讶异地看著他「那你要我做甚麽反应?我肚子饿了,要去吃饭」说完他就掉头走人「他从以前就这样子,别看他现在已是做当家的人,虽说在公事上是个大人,私下却像个孩子」「你跟他很熟?」
  「比认识你还久,好了啦~我要休息,去吃饭。」
  「睡我床还这麽嚣张,真是」他关上门,往大厅走去
 
  遇见6
 
  「筱涵,子轩呢?」李筱涵正帮著仆人摆设碗筷「二哥还在睡。小郁,去请二少爷起床吃早饭了」「是」小郁转身下去,李悯祯坐下并看到桌上的菜,马上嘟嘴「又是这些呀,都吃将近一个月了」看到自己的大哥小声抱怨,不经笑了出来,难得看到他在抱怨「厨娘说你们都太挑嘴了,所以就……」
  「哪里挑嘴呀?只是不爱吃而已嘛」「不爱吃什麽呀?」
  张俊文踏入大厅,看到李悯祯嘟嘴样,实在是很想上前捏一把「没有啦!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妹李筱涵。小妹,这位叫张俊文,有事会在这住几日。对了,叶大哥昨晚到府内且也会住在这几日」「嗯」其实李筱涵看到张俊文时,似乎喜欢上了!清秀斯文且还带点阳刚气息,她害羞地低著头吃著饭「你们真的是师兄弟?」
  「嗯,你不要挑食啦!青椒给我吃下去,不准丢给我」李悯祯闷闷地吃下青椒「好苦,真不知道谁才是主子……」
  「好了啦,再挑嘴小心被厨娘听到,换她闹脾气不煮」果然如叶于帧说的一样,不过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吃饱了。刘总管,你来一下!」
  「少爷,有何事?」
  「你帮我去姑妈那拿些东西过来,就说是我要的,她就知道了。对了,你多带个人一起过去,东西还蛮多的,知道吗?」
  「是,那我就去」李悯祯起身,正准备去药材房时顺道问张俊文要不要一起去「好」走在路上,总是走走停停,两人看著有兴趣的摊子就会停下脚步,路过的旁人总是会回头看著他们「抱歉,原本是要去药材房的,拖到现在都还没去」两人坐在茶坊内喝著茶「无彷,反正我也想逛逛」「过几天似乎会有个小夜市,到时我们两再一起来」「嗯」这时有个人走过来并坐了下来「这位大哥,您……」
  「悯祯,我知道他要来干嘛的。说吧,这次的交易是甚麽?」
  「龙犽棒」龙犽棒?那可是武当第一大派最重要的交接物,张俊文看著眼前的人「这……我没办法,你另请高就」「我已打听过,能偷到这物的就只有你,除非你要我去找你去世已久的师父」「师父若在,他也未必会接下。先说

《紫夜枫檀 by 笛迪猪》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紫夜枫檀 by 笛迪猪》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