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by 下——黑羽冥

时间: 2016-06-10 16:28:08

【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by 下——黑羽冥】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by 下——黑羽冥


第105章:做给你看

龙乘玉一晚上都没有睡好,早上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便去上学了,到车站的时候,杜媛媛问道:“玉哥哥,你昨天没有睡好吗?都快变成国宝了,你不是睡得很早吗?”

“没事,昨天看书看得比较晚。”龙乘玉随便扯了个借口说道。

一辆白色的跑车向车站开过来,车窗降下来的时候,里面坐的竟然是昨天的方瑞安。

“刚刚看见你们,正好顺路,上车吧。”方瑞安在车里招呼道。

“哇,是学长啊,真的吗,这太不好意思了。”杜媛媛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高兴的要命,说完还向前走了两步。

“当然是真的,上车吧。”方瑞安说完微微一笑,下车为两人打开了车门,看上去绅士无比。

早上等公交车的人很多,方瑞安的这一举动确实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

“哥哥,走吧。”杜媛媛高兴的拉着龙乘玉就要上车。

可龙乘玉却没有动:“今天时间还早,不会迟到的,我们再等一会吧。”

“哦。”杜媛媛失望的撅着小嘴没有再说话,毕竟现在真的很早。

“没关系,顺路嘛。”方瑞安保持着一贯的微笑看向龙乘玉,消瘦的身子却是一身的清风傲骨,漂亮的眉眼却从不做作,若是征服这样的人成就感应该很大。

龙乘玉刚要说话就见不远处一辆宝蓝色的跑车飞奔而至,跑车飞驰的速度在到达站牌前瞬间挺住,刺耳的刹车声让站牌前的每个人都皱起眉头。

跑车的门打开,徐萧走了出来,宽大的眼镜遮住了英俊的脸,紫色银边的衬衣更是魅惑十足。

徐萧走近两人将眼镜摘下,道:“看来我是来晚了,错过了一场好戏。”较好的唇微微挑起,脸上带有一丝戏谑。

“天啊。好帅啊!”周围的人见到徐萧那邪肆的脸孔不由得发出一丝感叹,许多女学生还兴奋的拿出手机拍照。

“徐……徐萧!”杜媛媛不可置信的指着徐萧说道。

“正是本大爷我。”徐萧狂妄的答道,说完还走到龙乘玉身边,伸手搂住龙乘玉的脖子。

“正主不在野猫就要来偷腥了。”徐萧将龙乘玉更搂向自己,嘴上带有一丝微笑,眼底却一片冰冷。

“徐萧,我不想和你吵。”方瑞安满脸严肃的说道,虽然徐萧是学校有名的阔少爷,但是自己并不畏惧他。

“哼,你这小白脸有什么资本和我吵?”徐萧冷冷一笑说道。

龙乘玉尴尬的站在那,手脚都不知道放到哪了,但是听徐萧骂别人小白脸的时候差点没笑出来。难道徐萧不照镜子吗,他不知道要是论谁脸白的话,他可是优胜者。

方瑞安忽然想起什么来说道:“杜瑞,你不是洁癖吗?”

“啊?是啊。”龙乘玉心中暗叫糟糕,就要拉开徐萧挎在自己脖子上的手。

“洁癖是对你这种不干净的东西才会有,对我自然不会有。”徐萧看着一脸铁青的方瑞安说道。

龙乘玉心中叹气,原来在这里也没有能说过徐萧的人。

“哼,我看是你硬要缠着杜瑞,这里不是学校,请你放尊重些。”方瑞安说完就拉住龙乘玉的手。

“是吗?”徐萧将龙乘玉拉到自己怀里,使方瑞安拉了个空。

“既然这样,那就免费让你看看是不是强迫的。”徐萧用手指滑过龙乘玉柔滑的脸颊,挑眉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方瑞安霸道的吻上了那两片微张的粉唇。

“唔!”感觉徐萧的舌头竟然大庭广众之下伸进自己的嘴里搅动,龙乘玉已经吓得失去了反抗能力。眼睛睁得大大的,双手抓着徐萧的衣服不知所措。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天啊!”周围的大妈和大叔们大早晨见到两个男子当众接吻差点没晕过去,许多初中女生尖叫的拿出手机疯狂拍照,一时间这个车站前热闹非凡。

方瑞安和杜媛媛看得目瞪口呆,方瑞安虽然喜欢龙乘玉但也没想过徐萧竟敢如此大胆。

“你……你!”方瑞安气得无话可说,只能一个劲的喘大气。

“观看结束。”徐萧双手扶住龙乘玉的侧脸,用舌头舔了一下龙乘玉的下唇说道。

“好了,你不是要送杜媛媛上学吗,那就辛苦了,会长大人!”徐萧故意加重了最后四个字。徐萧拍了拍方瑞安的胸口冷哼一声,带上眼镜拉着龙乘玉上了车。

徐萧开动车子,从后视镜中见后面石化的一众人微微一笑,吹了一声口哨。

徐萧侧过头见龙乘玉低着头脸红得要命。

“怎么了?”徐萧心情很好的问道。

“你……你怎么这样?”龙乘玉搂着自己的身子小声问道。

“怎么,不喜欢?”徐萧握着方向盘,斜睨了一眼身边的龙乘玉。

“没有。”龙乘玉低着头咬着自己的嘴唇。

学校本来就不是很远,没有几分钟徐萧的车子就开进了学校的停车场。

徐萧将车停好,为龙乘玉解开了安全带。

徐萧挑起龙乘玉的下巴,道:“怎么,害羞了?”徐萧用手抚摸着龙乘玉柔滑的脸颊,手下的触感让他春心荡漾。

徐萧的手滑向龙乘玉的脖颈,龙乘玉浑身一抖缩在车门边,眼睛里满是惊恐。

徐萧眼睛一转想起第一次与龙乘玉见面时的情景,龙乘玉的表情也犹如现在一般惊恐不安。

“杜瑞。”徐萧轻声唤道。

“嗯?”龙乘玉抬起头盯着徐萧那副大大的眼睛,呼吸也变得缓窒。

“我们交往怎么样?”徐萧贴在龙乘玉的耳边,龙乘玉可以明显感到耳上吹来的热气。

龙乘玉再电视看知道交往这个词的意思,听到徐萧这么说不由得心中窃喜,可是想到徐萧也许只把自己当做那些女人一般玩弄又觉得左右为难。

“我……我不是女人。”龙乘玉没有底气的小声说道。

“呵呵,我的眼睛好像没有问题。当然知道你是……男人。”龙乘玉瞟了一眼龙乘玉说道:“怎么样,要不要交往?”

“我……”好想,龙乘玉好想这样回答,可是,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自己被别人玩弄,即便是徐萧,就算自己为他死都可以,但是唯独这个不行。

徐萧看出了龙乘玉眼中的犹豫,不等他回答就将他搂过来吻住了那张熟悉的娇唇。

“唔……唔唔。”龙乘玉伸手推着徐萧,周围有不少的学生和老师过来停车,所以停车场内并不是没有人。

龙乘玉一面要经受徐萧在口中的掠夺,一面要注意从车前走过的人,紧张的不得了。

徐萧的舌头舔着龙乘玉口腔的每一处,柔软灵滑的舌头温热的拂过每一处,弄的龙乘玉全身酸软不已。

“唔……嗯嗯……别!”龙乘玉惊恐的看见方瑞安和杜媛媛朝这边走过来,龙乘玉羞得推开徐萧,两人的唇间顿时牵出一道银丝。

徐萧侧头看见方瑞安一行人又看见身边的龙乘玉缩起身子不由得好笑,自己这辆车经过特殊处理,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但是徐萧坏心的不想告诉龙乘玉。

就在方瑞安走近的时候,徐萧猛的将龙乘玉拉近吻上了龙乘玉的唇,还将龙乘玉已经松弛的衬衣拉到肩下,顿时雪白的肩头呈现在徐萧的眼前。

“唔……唔唔。”龙乘玉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自己简直不要见人了。

可没有料到的是方瑞安他们并没有看向这边,龙乘玉不知道他们是真的没有看见还是故意躲避。

直到方瑞安他们走远了徐萧才放开了龙乘玉。

“混蛋!”龙乘玉好想哭,他怎么可以这般羞辱自己,龙乘玉将衣服拉好,将手抬起来,眼看就要给徐萧一巴掌,可是龙乘玉的手最终还是停在了半空,他下不去手。

“我讨厌你!”龙乘玉哭着穿好衣服,拿着包离开了车子。

徐萧愣愣的坐在原地:“你是我的,没人能抢走。”

龙乘玉在厕所里将衣服整理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双眼微红明显是哭过的,红红的嘴唇上还有徐萧留下的咬痕。本就女气的脸上看上去更加可怜。

龙乘玉用冷水洗了洗脸,随意用袖子擦了擦便去上课了。

龙乘玉进教室的时候见徐萧坐在中间的位置,身边还有裴宜和段鹏。

“你最近来的可真勤啊,我们学校里有什么宝贝能吸引徐大少爷?”段鹏打开一个巧克力棒棒糖放进嘴里说道:“你来的勤也就算了,害的我们也得作陪,作陪也就算了,你还经常放我们鸽子。哎,你是不是应该抚慰一下我们弱小的心灵。”段鹏说完用手背拍了一下徐萧。

“好啊,今天晚上毒药见,我买单。”徐萧说完便站起来离开了,毒药是本市最大的娱乐场所,许多公子哥都是那的常客。

“喂,怎么又走了?!”段鹏对前面的徐萧招了招手。

“你的脑子还真不是一般的不好使。”裴宜将手中的西方古典文学合上说道。

“我又怎么了?”段鹏俯下身子问道。

裴宜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将段鹏口中的棒棒糖取出说道:“徐萧最近和谁走得最近看不出来吗?”说完便将棒棒糖放进自己的嘴里。

“你是说……”段鹏看了一眼裴宜恍然大悟的笑了笑:“没想到那小子竟然换爱好了。”

“是啊,越来越有趣了。”裴宜将棒棒糖拿出来看了看重新放回了嘴里。

第106章:原来是你

徐萧最终还是与龙乘玉坐在一起,一节课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下课的时候龙乘玉刚要走就被徐萧拉住了。

“干吗?”龙乘玉挣了挣自己的手臂,头也低低的。

“今天晚上带你去一个地方。”徐萧将手松开说道:“晚上六点我来接你。”徐萧说完便和裴宜他们一起离开了教室。

龙乘玉愣愣的站在原地,这算什么啊,完全没有问自己同不同意。

下午的课龙乘玉没有再见到徐萧,心里难免有些失望,但是想到徐萧早上的行为又举得自己真是没骨气。

放学的时候龙乘玉偷偷看了看周围,还好没有那辆蓝色的跑车,这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龙乘玉还没迈出校门两步就见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向自己开过来。

车子的后窗缓缓降下,徐萧坐在车里对龙乘玉说道:“没想到你还挺准时的。”

“啊?哦。”龙乘玉不知道自己说什么才好,早知道就不要走正门了。

司机下车为龙乘玉开了门,龙乘玉本不想上车,但这时正是下学的高峰时段,其他人投来的注目礼可想而知,龙乘玉皱了皱眉也就上了车。

徐萧穿了一件V字领的外衫,胸口的肌肤露出大片,龙乘玉瞥了一眼便脸红的不敢再看。

“还生气吗?”龙乘玉听见徐萧在一旁问道。

“没有。”龙乘玉小声的回答道。

“是吗,那你怎么不看我?”徐萧坐过去将龙乘玉的脸板了过来。

徐萧今天带了一副无框眼镜,看着斯文中带有一丝邪气,让人看了心动不已。

徐萧一手搂住龙乘玉的腰身狠狠的吻上了那张娇艳欲滴的嘴唇,霸道的唇齿汲取着龙乘玉口中的甜蜜。

“唔……唔唔”龙乘玉想要推开徐萧可是自己力气小根本就推不开。

这是徐萧的手滑进龙乘玉的衬衣抚摸着如羊脂般的雪背。

“你……你干什么?”龙乘玉好不容易推开徐萧喘着气问到。

徐萧轻轻一笑将车子中间的隔音板升了起来,道:“你说呢?”说完便将龙乘玉压在皮椅上。

“啊!”龙乘玉感觉胸口一片冰凉,自己的衬衣竟然被徐萧一下子推了上来,胸口的乳头顿时呈现在徐萧面前。

“不要!别看!”龙乘玉尖叫一声将双手挡在胸口,自己的双乳自从生过小思后边微微隆起,虽然没有成熟女人那般丰腴但却犹如十二三岁的女孩一般,犹如两个鲜嫩的小笼包。

徐萧看见眼前的美景不禁倒吸一口气,纤长的手包裹住一边的椒乳硬挺起来,柔滑软嫩的感觉让徐萧浑身发起热来,手掌间的茱萸也在徐萧的揉捏下慢慢挺立。

“啊!别弄!”胸口传来的酥麻让龙乘玉的声音都变得颤抖,本是推开徐萧的手却变成死死的拉住。

“口是心非的妖精。”徐萧将眼镜摘下俯身含住了另一边的椒乳。

由于龙乘玉的乳房并不是很大,所以徐萧几乎可以全都包裹在口中,徐萧用舌头逗弄着那小巧的乳房,口中的茱萸也在颤抖中绽放。

“啊!别……别这样”龙乘玉低头见徐萧趴在自己的胸口竟然整口含住自己的隆起羞得满脸通红。

徐萧抬起头见龙乘玉双眼微红,满面羞红,但是双手还在一个劲地反抗。

徐萧挑眉一笑从手边拿过一条领带将龙乘玉的手绑到一起。

“你要干嘛!放开我!”龙乘玉挣扎着说道,但此时脸色潮红根本没有什么魄力,只是让徐萧更有征服的快感。

徐萧将领带绑好还在龙乘玉的手腕上揉了揉,道:“这个是死结,越挣扎越紧,乖乖的不要动。”徐萧说完还在龙乘玉的耳边轻轻一吻,声音犹如绅士一般,但行为却让龙乘玉惊恐不已。

“混蛋!你要干嘛!我要回家,放开我!”龙乘玉试着挣了几下果真是越挣扎越紧。

“很明显,我要上你。”徐萧在龙乘玉的耳边吹了一口气说道,一只手从他的胸口一直摸到龙乘玉裤子的拉链。

“不行!我不要!”龙乘玉挣扎着哭喊道,他还不知道眼前的徐萧是否还记得自己,许多事情自己还没有搞清,若他不是自己的那个徐萧,那自己可不要活了。

“吵死了。”徐萧将龙乘玉脱下的衬衣塞入口中,不理会龙乘玉的哭闹将龙乘玉的裤子脱了下来。

龙乘玉白色的小内裤被徐萧一把扯下,小巧的嫩芽微微颤抖着,龙乘玉害怕的并上了双腿,他不想看见徐萧脸上的鄙夷。

“把腿张开。”徐萧拍了一下龙乘玉娇小的屁股说道。

龙乘玉哭着摇头,脸上尽是泪水,口被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里有着祈求。

这样的表情彻底激发了徐萧体内的兽欲,徐萧伸手将自己的上衣脱去覆在龙乘玉身上,徐萧在龙乘玉的胸口一咬趁着龙乘玉失神一把将龙乘玉的双腿分开,自己跻身在其中。

“呜呜……”龙乘玉见徐萧将自己的两条腿曲折起来,双腿间的秘密毫无保留的尽显在徐萧面前。

嫩芽的下方一道粉红色的肉封尽显在眼前,里面的蜜穴由于紧张一张一合的,不时吐出亮色的蜜液,眼前的一切让徐萧彻底失去了理智,徐萧将自己的裤子快速的退下,身下的巨大早已火热无比。

徐萧将自己抵住龙乘玉的花穴,龙乘玉由于害怕身体本能的向后退,可是徐萧却不给他这个机会,伸手握住龙乘玉雪白的大腿内侧迅猛无比的插入。

“呜~!”龙乘玉的双眼紧紧的闭在一起,许久没有开放的花穴被强行顶入,徐萧的那话本来就比常人要大,而龙乘玉的禁忌要比一般女子的小,这般一插到底龙乘玉险些晕过去。

“妖精,真紧!”徐萧没有多做停留便在龙乘玉的体内抽插起来,大量的蜜汁从两人连接的地方流下:“有许多人都喜欢被紧固着的感觉,例如我。”徐萧双手揉捏着龙乘玉胸前的乳房,上面由于沾染了徐萧的唾液变得亮闪闪的。

徐萧将龙乘玉口中的衬衣取下,龙乘玉此时已经合不拢嘴:“哈……哈哈!嗯……嗯”无意思的声音从龙乘玉的口中传出,龙乘玉紧闭着双眼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身上的一切。

【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by 下——黑羽冥】(本页完)

《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by 下——黑羽冥》上一篇

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by 中——黑羽冥--预览
第62章:淑玉谏言

清晨的第一缕阳关洒在龙乘玉的龙床上,今天不用起的太早,麟宫外一片热闹,龙乘玉自然知道外面为何一大早就如此热闹,因为今日是祥龙国的皇上龙乘玉的大婚之日,举国欢庆,但是龙乘玉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的喜悦。

几个宫女在李公公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李公公走到床边说道:“皇上,要换喜服了。”

龙乘玉双眼微闭只是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龙乘玉坐起身来,几个宫女立即走过来为龙乘玉穿上龙靴,几个为首的宫女将一件红色的大红喜服展开,喜服十分华丽,红衣黑边下袍还绣有一条金龙,龙乘玉站起身展开双臂,几个宫女为龙乘玉穿上喜袍又为他束上金冠,龙乘玉皮肤白皙,此时衬上一身大红喜服更是一派偏偏佳公子,一条金龙更是尊贵无比,不怒自威。

徐萧已经下葬,但是纳兰送回来的骨灰并没有葬在墓中,龙乘玉偷偷的留下了那骨灰将它埋在了麟宫前的茉莉园中,虽然有一点自私,但是他就是不想离开他。

李公公说道:“皇上,百官已经在宁园等候祝贺皇上大婚了,之后您还有进祖庙祭祖。”李公公报上了龙乘玉的行程,李公公偷眼看了龙乘玉一眼,发现龙乘玉镇定异常,根本面无表情。

李公公又再次的小声说了一声:“皇上?”

“知道了。”龙乘玉摆了一下手示意为自己梳头的宫女退下,龙乘玉径自走出了麟宫,李公公见状立刻跑上前去。李公公忽然感觉身边的皇上变得与往常不同了,皇上虽然本就性子冷,但是现在几乎变成了冷漠。

宁园中百官拜见皇上后,无非是说一些祝贺之语,龙乘玉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中午休息之时,龙乘玉正在宁园的侧院休息就听身边的小太监通报淑玉公主求见。

龙乘玉的眉头在不经意间微皱,但还是宣了进来。

自从徐萧出征之后就连龙乘玉也感觉到了淑玉的变化,淑玉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刁蛮的小公主了。

淑玉进来后请安后说道:“皇兄,今日是你大婚,皇妹还没有好好的祝贺你了呢。”说完就做到了龙乘玉的对面。

“朕听说淑玉前一阵生病了,朕前一阵比较忙没有去看你,你不要怪皇兄才是。”龙乘玉不想说自己的婚事,所以随口转开了话题。

“没什么,只是小病不碍事。”淑玉淡淡一笑,但是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龙乘玉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淑玉要多多注意身子才是。”龙乘玉拿起桌上的茶盏。

“皇兄,我想问你徐萧……真的死了吗?”淑玉咬了咬唇还是问出了口,淑玉听到徐萧的死讯后大病了一场,虽然徐萧说过不喜欢自己,但是徐萧还是将自己当成妹妹,往日的欢笑犹在眼前,可是没有想到一场战争竟然让徐萧一去不回。

龙乘玉的茶盏停在了半口,隔了一下后才饮一口,可是龙乘玉只觉得这口中的茶真是苦不堪言。

龙乘玉看着茶杯中的茶叶说道:“怎么这么问,骨灰不是都送了回来,还有什么好说的,今天是朕大婚的日子不要说这些。”龙乘玉不想听这些,因为他怕自己会失控。

淑玉看龙乘玉脸色不佳,低头说道:“我曾经问过他是否喜欢我,可是他说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只当我是他的妹妹,此生只喜欢那个人。”淑玉像是自言般的说道:“但是他可知道,我此生也只有喜欢他。”

龙乘玉惊讶的看向淑玉,没想到淑玉竟然如此喜欢徐萧,而那人对自己的爱已经让自己弄丢了,现在连一个弥补的机会都不复存在。

龙乘玉深吸一口气说道:“淑玉不要再想他了,毕竟……他已经不在了。”

淑玉站起身来说道:“皇兄,既然徐萧已经不再了,我想请求皇兄一件事。”淑玉跪在龙乘玉的身边说道:“请皇兄务必成全淑玉。”

龙乘玉秀眉微皱说道:“淑玉你这是干什么,你有什么要求是皇兄没有答应过的。”

淑玉低头说道:“皇兄,刚才我听舅舅说了,瓦剌的新单于想要与我国和亲,皇兄正在发愁想要另找一个郡主,淑玉谢谢皇兄的好意,但是淑玉已经心死,与其这样不如就将我嫁到瓦剌以表我祥龙国的诚意,请皇兄务必成全,这是妹妹唯一能为祥龙国做的。”淑玉低着头看不见表情,但是听得出语气十分的坚定。

“淑玉,你难道不知你若是嫁到瓦剌这一辈子就回不来了吗?”龙乘玉的声音有着一丝动容。

淑玉点了点头,抬起了一张秀气的小脸说道:“哥哥,我自小生在皇家,这些我岂会不知,哥哥若是不同意也就罢了,但是我这一生都不会再嫁人了。”淑玉的眼角滑下了一滴泪,但是眼神中没有一丝的犹豫。

龙乘玉擦掉了妹妹眼角的泪水说道:“你都想好了吗?”

“嗯。”淑玉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但是那一丝笑容里龙乘玉却看不到任何的欢愉。

“朕明白了,过几日朕就拟旨。”龙乘玉抚了抚淑玉前额的碎发说道:“你永远是哥哥的好妹妹。”

淑玉趴到龙乘玉的腿上说道:“哥哥在我走之前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能告诉淑玉吗?”

“说吧。”龙乘玉看着外面抚摸着淑玉的一头乌发说道。

“哥哥也喜欢他吗?”

龙乘玉的手顿了一下:“嗯。”一生低不可闻的声音带出了淑玉的轻轻一笑。

朝帝宫外一顶十六人的轿子平稳的落在门外,百官都全都跪地相迎,李公公走上前去带领一干宫女太监说道:“奴才们恭迎皇后娘娘。”

龙乘玉的身边走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宫女低头说道:“皇上,请您过去踢轿门。”

龙乘玉走过去象征性的踢了几脚,那名老宫女打开轿门后搀扶着一身凤装盖有红盖头的新皇后,两人一人牵着红纱的一头走进了麟宫,太后一身华服的坐在上座,下面依次坐着太后娘家的官员,个个官员都笑得合不拢嘴,这一次的迎娶只是再一次巩固了太后的家族势力。

龙乘玉扫了一眼太后身边的官员嘴角划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第63章:狠绝

龙乘玉牵着红纱走进大厅,所有官员立马跪地相迎,太后坐在上座一脸的笑容,李公公在念过一串贺词后龙乘玉与王婉儿便拜了天地。

凤安宫

凤安宫是祥龙国历代皇后居住之处,此时王婉儿坐在喜床之上,两侧站了不少的宫女。

几个时辰后龙乘玉走了进来,几个宫女连忙走过前去见礼说道:“皇上大喜,奴婢们恭喜皇上。”

龙乘玉只是随口应和一声便走到了喜床前,一位老宫女走了过来说道:“皇上,您改掀喜帕了。”

龙乘玉面无表情的走到王婉儿面前,一下便掀开了喜帕,那动作实在算不得温柔。

王婉儿被这动作吓了一跳但是看到龙乘玉时又变得腼腆娇羞起来。

旁边的喜娘说道:“皇上,喝过交杯酒皇后娘娘从今以后就是您的结发妻子了。”说着递过来两杯淡酒。

龙乘玉没有接过那酒只是看着王婉儿对喜娘说道:“把酒放在桌上,你们都出去!”龙乘玉的话十分严厉,几个宫女不敢有违立刻照做。

凤安宫顿时变得冷冷清清,龙乘玉坐到王婉儿的身侧说道:“表妹,你喜欢我吗?”

王婉儿听到龙乘玉这么问不解的看向龙乘玉说道:“皇上为什么会这么问?”

龙乘玉淡淡的一笑说道:“没关系,不想说就算了。”

龙乘玉起身拿过酒杯说道:“表妹,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吗?”

王婉儿眉头轻皱摇了摇头说道:“婉儿不知,可是皇上,这大喜的日子您怎么能说丧气话。”

“呵呵,丧气吗?”龙乘玉喝了一口酒继续说道:“当你知道真正的我时,也许你死都不愿嫁给我了。”

“皇上,您喝醉了。”王婉儿不悦的看向龙乘玉,不知道龙乘玉究竟是怎么了。

龙乘玉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很清醒。”龙乘玉将头贴近王婉儿的耳边说道:“婉儿表妹,表哥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

“什么秘密?”王婉儿由于龙乘玉的贴近双颊微红。

龙乘玉轻轻的说道:“其实太后骗了你,皇子是我生下的,我根本就是个不男不女的妖怪。”

“什么!!”王婉儿一把推开了龙乘玉一脸震惊的看着龙乘玉,而龙乘玉此时脸上没有任何的慌乱相反的嘴角却带着一丝冷笑。

“你……你……说什么?什么不男不女?”王婉儿惊讶的看向龙乘玉,此事真是觉得恶心极了,皇上怎么会这么说,可是若是假话,谁又会这样说自己,王婉儿一直怀疑皇子的身份,龙乘玉这一年根本未曾出过宫何来的宫外女子,可是当自己质疑时太后又十分坚定的告诉自己,孩子就是龙乘玉与宫外女子所生,所以王婉儿也不曾多问,此时想一想也不是没有可能。

“怎么了,觉得恶心?”龙乘玉一步步的重新走回喜床前,双眼危险的眯起:“你不是一直说要嫁给朕吗,怎么?现在不乐意了?”

“你……你……”王婉儿害怕的向床里面退了几下说道:“你……你这个妖怪别过来!”

“呵呵,妖怪?”龙乘玉一下将王婉儿抱紧怀里说道:“怎么?你不是一直想要朕抱你吗,现在不愿意了,既然你知道了朕的秘密,那也要用你身上的东西来交换才是。”龙乘玉不顾王婉儿的挣扎从靴子中抽出一把刀捅进了王婉儿的胸口。

“啊!!”王婉儿立马停止了挣扎,一会儿便死去了,龙乘玉为王婉儿合上眼睛说道:“父皇,你曾经说过不杀人的皇帝做不得好皇帝,儿臣今日起便要做个狠绝的皇帝。”

龙乘玉的半身衣服已经被血液染红,脸上也溅了不少的血液,此刻的龙乘玉再也没有了当初的柔弱。

龙乘玉对着空旷的宫殿说道:“出来吧。”

十几个黑衣人立马出现在殿前跪倒在地,龙乘玉放下王婉儿的尸体说道:“做好了吗?”

“是。”为首的黑衣人答道,在烛光的映照下,依稀可见此人为烈火。

龙乘玉从袖口掏出一块方帕,隐约可见上面绣有一朵茉莉,龙乘玉擦了擦脸上的血说道:“此事若再不成功……”

底下跪着的人不禁各个浑身一抖,烈火说道:“奴才明白。”

“去通知成亲王,好戏开始了。”龙乘玉最后擦了擦手上的鲜血从袖口中掏出另一把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狠狠的划了一刀。

当晚京城火光冲天,百姓不知何事,只知道不少的大官被炒了家,今天不是皇上成亲吗?为何又有那么多的官员被抄家,百姓们不得而知,但也知道大部分被抄家的官员都是往日欺负百姓的贪赃枉法之徒。

几个宫女慌慌张张的跑进太后的居所大声喊道:“太后,不好了,不好了!”

太后刚刚睡下十分不耐的起来说道:“臭丫头,都活腻了是不是,竟敢惊扰哀家!”

几个小宫女立刻跪倒在地,为首的丫鬟连忙说道:“启禀太后大事不好,刚才宫外来人传话说宰相被抓了起来,说是在宰相府搜出了龙袍,宰相密谋造反,当诛九族,还有不少宰相的亲信官员现在一并都被抓了起来。”

“什么!”太后立马站起身来拉起那个宫女厉声问道:“是谁带兵搜查的,他们凭什么搜查堂堂宰相的府邸!”

小宫女一边哭泣一边说道:“刚刚凤安宫传来消息,皇后密谋行刺,已经……已经被皇上赐死了,皇上派成亲王彻查此事,成亲王以此为由搜查宰相府,没想到竟然搜出了龙袍!”

太后身子不稳倒退了几步,瞪大了眼睛说道:“怎么……怎么会这样,婉儿死了?”

几个小宫女不敢抬头回答,屋子里的宫女都跪了一地,太后扶着自己的头叫道:“天啊!”之后一个不稳便瘫倒在地晕了过去,几个宫女立即跑上前来叫道:“太后!太后!”

第64章:死心

为首的宫女立刻拿来提神汤给太后灌下,另一个宫女一边按着太后的人中一边轻呼:“太后,太后……”

太后缓缓转醒,张开眼睛说道:“哀家……哀家要见皇上,他不能这样对我!”太后扶着自己的胸口,感觉胸闷异常。

一个宫女突然跑了进来说道:“太后,皇上来了!还带了好多的侍卫!”

宫女的话刚刚说完就听到外面喊道:“皇上驾到!”

龙乘玉走了进来,看见太后一脸怨恨的看着自己,似乎要吃了自己一般。

龙乘玉走上前去说道:“儿臣给母后请安。”虽然龙乘玉口中这么说,可是眼神中却没有半分的恭敬。

“皇上!哀家听说您查抄了宰相的府邸,哀家不知宰相到底何罪之有?!”太后坐起身来厉声说道。

“何罪之有?母后,恐怕这是明知故问吧,宰相私藏龙袍,篡位之心昭然若揭,母后还用问吗?”龙乘玉一脸淡然的摸着手上的扳指说道。

“诬陷!这一定是诬陷!宰相为何要篡位?难道你忘了你这个皇位就是你舅舅帮你得到的吗?”太后歇斯底里的喊道。

龙乘玉冷哼一声说道:“母后,你要清楚这个皇位是父皇传位与我的,舅舅虽然帮过我,但是这些年他提拔了多少自家亲戚,买官卖官贪赃枉法,这些事母后以为朕不知道吗?”

太后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颓然的说道:“哀家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是你要我李家家破人亡!”

龙乘玉坐到一旁的椅凳上说道:“朕可没有那么说,龙袍之事证据确凿,朕来是有一件事情要做,那就是从今天起母后不必住在慈宁宫了,儿臣想母后应该十分想念父皇,所以就请母后移居东郊皇陵吧。”东郊皇陵一般都是废妃和一些出家的太妃居住之地,平日鲜少有人十分荒凉。

太后睁大了眼睛说道:“什么?你……你竟敢让哀家去东郊!”

龙乘玉站起身来走到太后的身边说道:“母后曾经教导过儿臣对于那些无关痛痒的人死了也就死了,没什么值得思念的,是不是啊,母—后。”龙乘玉将最后一声故意加重,对这个母亲已经没有了半点的眷顾,都说皇家无亲情但是又有几人知道,这些都是被逼出来的。

太后不稳的走下床说道:“你……你已经疯了!”

龙乘玉冷然一笑说道:“对,我已经疯了,自从他死后我就疯了!来人!为太后移驾。”

龙乘玉的一声令下使侍卫立刻开始整理慈宁宫的东西,一时间慈宁宫乱成一团。

“你们……你们……”太后气得说不出话来,手撑着自己的额头眼看就要倒下,几个宫女立刻上前搀扶。

这时门外忽然跑进一人来扶住太后:“母后!母后!”此人便是淑玉。

淑玉满面泪容的跪在龙乘玉面前说道:“哥哥,淑玉求求你,放过母后吧,母后年纪大了,经不住东陵的苦寒生活啊!淑玉过几天就要远嫁瓦剌了,求哥哥看在我的面上放过母后吧!”

龙乘玉看见妹妹这

《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by 下——黑羽冥》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之恋上双性小皇帝(生子) by 下——黑羽冥》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