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厨.神医 by 下—SJ姣儿

时间: 2017-07-18 17:36:01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下—SJ姣儿】小说在线阅读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下—SJ姣儿

第82章: 王家闺女打算下手了

“不错。”王雪茹立刻点头。

“想办法把叶珏引走,你过去,然后爹带一群人上山让他负责!”王德磕了嗑烟斗,眼中都是坚定。

前儿他们和大女儿说起过村里似乎来了个神医,大女儿听着也是错愕,表示刁财主家的确请到过神医,他家那个病秧子女儿已经能跑能跳了,铁定是真的了。

毕竟他那一直死不了的病秧子闺女,可是宝贝,吃了不少药也不见好,旁人都说这几年熬不住了。可,谁知对方活下来了,还活的好好的。

这么一想“让妹妹抓紧点!对方我可听说过,是京城卫家的,不论是他本身还是卫家,小妹就是进去为奴为婢都是高攀!”

这番话一说,不单单是给了王家一个定心丸,还浇了一把火。

王雪茹听着心道,不愧是他爹“怎么把人引下来?”

王德又用力吸了几口汗烟,眉头紧锁,心里似乎挣扎着。

刁红霞瞧着都觉得烦“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干脆点。”

王德瞥了眼自己粗俗的媳妇,又瞧向如花似玉的闺女,忽然下定决心“去张家放把火,我和你 娘现在就去挑唆几个对张家不满的,趁着最后一晚上,闹出点事儿,让张家也不安生!”这也顺带出口恶气“然后让人上山叫叶珏,让卫神医上山摘草药,说下面有人受伤!这样就岔开了。”

这番计谋到也简单,可行性也大,母女两立刻点头,分工行动。

这村子里对闹出事儿,让自家不安生的张家大有不满的人可不少,这张家给他们不痛快然后就拍拍屁 股走人。

平时张家还住着几个外村赵家的人,那些汉子瞧着身强体壮,他们不敢惹,现在最后一晚上气的睡都睡不好。

王家老两口分别一劝说,都眼前一亮。

对啊又不是和他们正面打,他们就偷偷放一把火,神不知鬼不觉的,谁知道了?

再说,他们这么多人,怕啥,烧死了最好!刚好出一口恶气,追究起来也不怕,这些家里有不少人要上战场,官老爷也不会抓他们。

村里那些心肠歹毒,却也多是胆小怕事,就算真去放火也不敢靠太近,而张家守着的几个也因今儿太累而睡死,这把火,意外的放了起来。

赵沔等人也算机警,察觉不对立刻让人去一探究竟顺带灭火。那时火不大,才烧着外围的墙,所以在场那些人也没当会事儿,眼下当务之急是抓 住几个人,连夜审问!真是胆子大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王德瞧着火烧起来,便立刻让村里说好的小伙子上山喊话,说张家陈翠花受了伤要找人,而王雪茹和刁红霞就跟着一同偷偷上山。

另一头,卫鹤轩缠着蠢狗打了水仗后,懒洋洋的叶珏便趴在铺着后毯的草地上,打着哈气,丝毫不知道被人算计着。

“搬家后,就去知府那告个状,把事情早点了了吧。”很快便要用兵,卫鹤轩知道自己离开的日子不远,因张家,叶珏这几日很少把心思花在自己身上,这让他有些……非常小的一些,不开心。

“哦。”温泉好舒服,刚刚做完人也好舒服……男人果然都是这种生物,无下限的小蠢狗舔 着爪子想“要不要再来一发咩?”

卫鹤轩掐指一算,知道自己有段时间没喂肉了,所以这是表现对他的不满?

想着便一把搂住那条软乎乎的蠢狗,揉揉 捏捏的,刚刚!!!两人要哼唧哼唧时,卫鹤轩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喊叫。

什么卫神医,叶先生的张家出事儿了,一声声传来怕是不远了,真是打扰他的性子。

“把衣服穿上,有人来了说张家着火,陈翠花受伤。”卫鹤轩一把抓过叶珏的衣服替他套上。

叶珏莫名其妙的被穿上衣裤,有些恍惚道“张家出事有人要来,那你先出去啊!!!”

“……”卫神医挣扎“再让我待会儿……”能呆多久呆多久!说不准就……结束了呢?对吧。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叶珏抹了把脸,什么都不想说了。

匆匆跑来的是个面熟的小伙,对方自称张安,平时镇上打工做小二的“张,张重山是我未出三代的大伯,大晚上我听见有人喊着火了瞧见重山大伯家着火就和人一起赶过去。翠花二婶被烧着了,我也不知道严不严重反正他们让我来喊你,让卫神医快点找点药啥的,说等会儿会好好谢我我就跑来了。”

这说的合情合理,而且还说有酬金,到也不牵强。张家的人怕是现在都在灭火,自然没空亲自来叫人。

叶珏听着当即拉好衣服,扭头对卫鹤轩吩咐道“你去找点草药,我先下山了。”

张安计划顺利,心里自然得意他做小二已经好多年,察言观色什么的最是拿手“我陪你一起吧,好歹也能多个人帮个忙,留在这也没多大用处。”他可是收了王家的银子,自然不能办坏事儿。

叶珏听着反倒是感激的冲他点点头,两人立刻下山,卫鹤轩的鼻子很灵,之所以没阻拦也是因出了山洞他隐约嗅到一点气味,并未怀疑。

可,刚要扭头走,便有一粉衣女子,冲过来一把抱住他。

索性卫鹤轩警惕,立刻闪身,那粉衣女子脚下刹不住车,直接摔到地上。

“鹤轩,你,你怎么如此狠的心啊!”王雪茹见状干脆趴在地上嘤嘤的哭泣“你今晚明明约我出来,我不过来迟了会儿。”

卫鹤轩听着,心里就知道中计,心里烦躁的甩下袖子“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我能瞧得上你?”他在外闯荡多年,这种哭着寻死寻活要嫁给他的女人,真是不计其数。

卫鹤轩想,自己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接受叶珏这个男人,大概也有这部分原因,被女人逼急了,忽然还是觉得男人比较省心。

“你,你这是何意?前几日不是与我相会还好好的,说要娶我?”王雪茹就说着是是非非的话。

因为他知道附近不单单有他娘还有他爹,此外还有找来的人,等时机差不多,他们便会出现。

“哼,”卫鹤轩冷笑“难道你大姐没告诉你,我是卫家三子?京城里有多少女人要嫁入我卫家?你这种村野之女,不单单心肠歹毒,长得也不貌美,言谈举止更是粗俗,我又如何会看得上你?你自以为比得上公主或大臣嫡女?便是有人今儿威胁我要娶你,我也不怕。你一个女人都不要脸面,我又如何会委屈了自己和叶珏?明儿刚好叶珏要去知府那告状,顺带告一告你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这世界到有刑法是对那些勾三搭四的女人,若破坏别人家庭的,若偷情的,若与女干夫谋财害命的,刑法都极重。

自然,自甘堕落,勾引有家室男子,不守女德的,也是量刑不轻。

只是极少有人会去告,一般男人碰到这种事儿,都眼睛一闭把人纳入家门。反正也就多口饭的事儿,喜不喜欢,真不真爱啥的,都无所谓。

对男人而言,一个女子能这么不顾自己名誉,跑来哭着喊着要嫁进来,这可是极大的荣耀,让男人很是自得,所以真有这样的女子只要长得不是太丑,都会娶进来。

只是卫鹤轩这一番话说的毫不留情,那是大大打了王雪茹的脸面,说的王雪茹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躲在暗处的人,一听到觉得还真是有道理。

卫神医卫公子,可是京城里大门大户人家,他瞧过多少美人?就算王雪茹在他们村子里长得算是标致,顶顶好看了,可真能出去比?

再一想王雪茹还真不要脸,虽然他们也是被刁红霞一鼓动,想着若有个有钱有权的人能做后盾,他们村子也能富足,顺带能好好教训教训张家,可现在看来,人家根本看不上王雪茹啊,还很是厌恶。

若真一得罪,那可怎么是好?可不会连累他们吧?

刁红霞心里很是不甘,他女儿长得这么漂亮水灵,谁会不喜欢?眼下白送上门他居然还羞辱?!

想着便要冲上去,还拽上王德“你个不要脸的!勾引我女儿,现在还翻脸不认账?!”说着抬手便要扇上一巴掌解解气。

王雪茹见状立刻心都要吊起来,对方可不是他们一家能得罪的。若打到了,让卫鹤轩恼羞成怒,自己好事不成不提,料不准还会被连累。

想着顿时急了,尖叫道“娘!你在做什么?”

“娘帮你教训教训这不要脸的!”刁红霞气的眼都红了,可不管轻重。

卫鹤轩抬手三根银针没入刁红霞半个身子里,顿时刁红霞尖叫,疼的是满地打滚,这下把王德也唬住了。

“哼,明日公堂见吧。”卫鹤轩沉下脸“你那女婿贪赃枉法,也不是个省事的,让小珏一起解决也好。”

这话一出口,让王德和王雪茹吓得浑身发抖,他们家最大的靠山就是知县老爷了,眼前这个人的确有权有势,现在这是真得罪了?还要连累到他们大女儿?

“卫公子,卫公子您等等,我娘不是这个意思,不是的。”王雪茹匆匆赶上去想要拽住对方的手焦急的辩解道。

真是在村子里称王称霸久了,脑子都不用用,卫鹤轩是他们能得罪的吗?对方碾死他们,和碾死个蚂蚁似的,不费吹毫之力。

卫鹤轩一把甩开王雪茹,鄙视的瞥了眼那女子“哼!”了声,便要下山。

而此刻,到山下的叶珏隐约察觉似乎不对,张家的火明显烧的不大。又看了眼打算找借口离开的张安,顿时笑容满面的扣住对方手腕“走,和我一起进去,让张家好好谢谢你,这深更半夜的跑了一回。”

“这怎么好意思?”张安刚打算走,却发现自己一时挣脱不了,顿时有些急了。

“怎么不好意思了?”叶珏冷笑“今晚不是多亏了你了?”

“乡邻乡亲的,哪好意思?”张安抽了抽没抽 出手,顿时急了,额头都冒出一阵冷汗,他自然知道自己先前说的话看似天衣无缝,可不能和人当面对质啊,一对质就露马脚。

叶珏冲他笑笑,一把拽过他的手腕冲快要走到的张家喊了句“赵沔,来帮我把人扣下!”现在看对方反应,他还不知道有问题?那就傻了没脑子了。

赵沔还和人一起灭火整顿呢,听见叶珏的叫声立刻放下东西,招呼了几个人一同。

张安见状立刻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心提醒你,你居然诬陷我。”

“你心虚什么?我诬陷你什么事儿了?我只是让你一同与我见见张家几个老的而已。”叶珏冷哼。

这时,赵沔等人也赶出,见叶珏手旁那人立刻皱眉“怎么回事?卫先生怎么没和你一起下山?”

“这小子框我说张家着火陈翠花受伤,让鹤轩去找草药,我一急,脑子没多想就先下山了,看你们这么悠闲就知道瞎扯淡。”叶珏越说越火“这小子扣下,明天一起上衙门!你和其他几个人和我一起上山,带上刘茵他们。”

陈翠花等人也听见动静,今儿虽然着火,但也就外墙烧黑,刷一层漆也就没事儿了,忽然听叶珏的喊声顿时赶出,听着这些话立刻怒不可耻“那个王八蛋!居然敢算计到我们家了!”

“陈阿嬷先别说这么多,放火的人抓 住了吗?”叶珏自知自己手腕比张家的人狠,也来的利索切中要害,自然站到主场吩咐。

“抓到两个,还有些太贼,跑的太快。”赵沔说着脸色阴沉了几分。

“无所谓,反正就这个村子里的人,怎么也跑不掉,刚好明儿我打算去知府那告王家,这几个一起带上,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了真是,没抓 住其他人也无所谓,让知府审问审问,总能问出一两个,再不行就上刑啊,总能招供。”叶珏冷笑,看着四周一个个缩手缩脚躲在门口偷 窥的人“反正这村子里的人不想安生,咱们就别让他安生!”说着扫了眼赵沔“带上人,和我上山去!”

赵沔顿时被这条蠢狗镇住,夹紧尾巴,带上人就跑。

卫鹤轩这头刚要下山便瞧见叶珏带着赵沔等人冲上来,脸色阴沉的看着卫鹤轩以及想要拽着他的王雪茹。

几乎都没多想一个箭步冲上去,对着王雪茹便是一巴掌“贱人!赵沔,帮我把王家一个不漏的压下!明儿就去知府那好好讨教讨教,他管辖内怎么会有如此不要脸的!”

“你们敢!我女婿可是知县!”刁红霞顿时急了,见赵沔等会人真上前要抓他们立刻急了。

“你女儿也就是个下 贱的妾而已,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正经主子了?”叶珏冷笑“既然敢算计卫家三公子,卫神医,就要知道代价!就算这的知县,瞧见卫鹤轩也要恭恭敬敬的磕头,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叶珏真是气的够呛“你女儿不是喜欢勾引人吗?明儿我便让知府把她判做军女支!好好勾引勾引男人。”

王雪茹听着顿时吓得脸色苍白“不,不要这样我,我们知道错了,真知道错了。我求你了,卫公子我求求你了,我们错了,我,我真的只是仰慕方才如此的,也不是有心的,求你看在我对你痴心一片上,原谅我和我的家人吧。”

“做错事,道个歉就好了?”叶珏冷笑“想的也太天真了吧?”

王德见此似乎不能善了顿时怒道“你一个村野之人,霸占卫公子,妨碍他纳妾,又是何居心?如此不孝不德的,卫公子怎么能容下你?”

“鹤轩爱我,我们之间忍不下任何人!”叶珏冷笑“我做为卫鹤轩的契兄,连世子王爷都不惧,这满世界哭着喊着要嫁给鹤轩的人多如牛毛,怎么我就替他纳了?就算如此,也轮不到你家那婊 子!”说罢脸色阴沉的呵斥道“还不动手!”

躲在暗处的人见状顿时害怕不易,只觉得自己今晚来了是多管闲事,说不准还会牵连。

待下山后,叶珏让赵沔在这留下两人,发现一个人下来,便记下是谁家的,等来征兵时,让他家多出个人。

卫鹤轩看着,一个声都没吭,心里还想着怎么给这只炸毛的小奶狗顺顺毛,不过想想这条叶小犬还真挺无法无天的,他卫家宠的,自己也有功劳。

等回到张家后,陈翠花见叶珏脸色不好,便想宽慰几句,但还没开口叶珏便对张进吩咐“明日 你和我一起去知府衙门告状,赵沔你去找白巡抚,带上我写的亲笔书信。”

赵沔跟着叶珏屁 股后面去书房拿信,然后又屁颠屁颠的连夜就往外跑。

这大清早都不算,深更半夜的白巡抚打着哈气被外头拿着官印的人吵醒,要不是听对方官位也不小,真会动怒。

白巡抚又打了个哈气,勉强算是穿着体面,其实里面光着呢,回房一扯衣服就能继续滚回去睡“从四品的?”这是赵沔的官位,还挺大“如此深更半夜前来何事?”

话音未落,外面鸡叫了……白巡抚决定今天中午加个餐,吃只鸡,红烧清蒸都可。

这么不给爷面子的蠢货!不吃了,难道留着过年吗?!

“大人,还请过目,看了大人便明白。”行礼后赵沔递上信,他也困QAQ但还要任劳任怨的,真忧伤。

白巡抚接过信看了经过顿时皱眉,又看落款只是个秀才,这有点微妙“是他托你告状?哼,一个秀才?还真有胆子了!”

赵沔偷偷抬头瞟了眼白巡抚,对方不过三十二,正直男人最俊朗最富有气度之时,白巡抚又是京城出了名的才子,后做官也颇有手腕,深的当今天子喜爱,所以被派到这个富足的地方做巡抚,怕要不了多久就能回京城做京官了“对方虽然现在是秀才……但也是卫神医的契兄,他告的是自己前夫枉死之冤。”里面故事,似乎略复杂。

白巡抚皱眉,这到有意思。居然是“神厨?”前儿把京城闹的无法无天,但还能竖着走,顺带得了天子赏识的?

“是……”现在和京城有点关系都了解这位了。

“既然如此,明儿我便亲自跑回。”白巡抚想着自己这段时间也是悠闲,去结识卫家三公子,卫神医和他的契弟神厨叶珏,怎么想怎么划算“信上所言都属实?”

“自然,人都看押了。”赵沔一说起这事儿就得瑟“叶珏做事也算周全,固然劳烦大人,却也不敢太耽误大人时间不是?”

白巡抚冷哼声,心想这武官年纪轻轻有是赵姓,难道是赵家的?想想赵家那傻大个,蠢得要命还真有可能,在京城谁都知道赵家人的耿直,也因此深的当今天子的信任。

更何况现在京城有心人都知道,赵家和卫神医的契弟走的近,那弩,十连 发的弩都是那小子弄给赵家,这深更半夜赵家人替他跑腿也理所当然。

“成吧,你留在这吃了早饭和我一起走。”想着见时辰差不多便挥挥手,吩咐人端上餐点。

巡抚家的餐点自然精致,既漂亮又精致,口感也不错。

可赵沔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这菜肴精致有余,滋味实在是太一般了,别说和叶珏比,就是他娘也不行啊。

他娘这些日子和叶珏学了手,做菜是有模有样,别说糊锅了,除了卖相差了点,可滋味绝对比这巡抚家的厨子好多了!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下—SJ姣儿】(本页完)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下—SJ姣儿》上一篇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中—SJ姣儿--预览

第47章: 叶勤来找媳妇

刚巧回来的叶志德听了一耳,顿时阻拦道“娘,此事不可如此急躁。”

叶老太还是对自己四儿子很信服的,便拉着他的手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叶志德也觉得可以从林秀这入手,让叶珏好好吃吃苦头!便阴着脸说“快过年了,让叶勤带着些东西去看看林秀,多说些好话,便说想他了之类的,等哄得林秀心软了,便提出让她回来。”

柔怀政策,叶老太听着连连点头夸奖道“不愧是我做秀才的儿子!这主意就是好。”

叶勤知道这事时,其实心里也挺开心的,一个人在家,炕上连个人都没,他也难受。林秀虽然没当初的虎妞那么让他喜欢,可也毕竟过了近二十来年了。有媳妇和没媳妇的日子自然不同。

所以第二天一早就拿上娘准备的东西去赵家村,他觉得只要自己开口,林秀铁定会跟他回去。

赵家村是个较为封闭的环境,前儿也说了,三面环山,若要进村也只有一个口子,绝对是易守难攻。所以只要有陌生人一来村里,当即就会有警惕的村民瞧见。

和叶珏相熟较好的也有几乎人家,这村里对叶珏一家挺尊敬的,不单单因为弩,也因为卫先生与他相好,更因为叶珏那一手的厨艺……呵呵,人是铁饭是钢,啥都没吃的重要╮( ̄▽ ̄)╭

只要吃上一口叶珏做的肉,他们觉得自家儿子真要和叶珏好上,那也是能理解的嘛,毕竟拴住一个男人的心,得先拴住一个男人的胃。而叶珏属于,一出手就能拴住对方一家子胃的人。

反正家里一大家子人了,儿子又不只是一个,要抱孙子,其他儿子也能上,大不了让他们多生几个,过继过去不就成了?

赵家村的人都是出生入死的军人,所以很多事上比别家看的更开。

眼下一见这陌生男人立马有人上去询问“唉!找谁呐,这可是赵家村。”

“我,我找我儿子,叶珏和他娘。”叶勤被问顿时有些忐忑“他们是住在这吗?”

整个赵家村的人都知道叶家的事儿,也知道叶珏的遭遇,更知道这做爹的有多失败,他们铁血汉子,自然看不上这种连老婆儿子都护不住的“叶珏和他娘的确住在这,可他娘不是被休了吗?他儿子也被卖了,可没啥爹和丈夫的。”

这话挤兑的叶勤更急了“没,没有的事儿!”

“怎么没有?休书写了,林秀也过户了,和你毛的关系也没。”说着一个三十多岁,身形健壮,脸上带着一道疤的男人不快的皱着眉“去去,该上哪去就上那去,这没你要找的人!”

“不成的,不成的!林秀是我媳妇!当时她对我娘动手,还骂我娘我才写休书的,现在想来她知道错了就要接她回去!”连面都不让见,叶勤顿时急了。

那壮汉鄙视的耻笑了声“休都休了,再找回来干啥?”

“我想她知道错了,而且一个女人在外面总归不好。”叶勤以为对方是松口同意进村,顿时露出那种憨厚的笑容。

可谁知对方立马板起脸怒道“那位夫人可在这过的好好的,两个儿子孝顺,卫公子也尊敬,吃的穿的都是上好的,可跟你在一起时不一样!滚吧!这没人和你有关系!”

“啥?啥两个儿子?”叶勤顿时愣住了。

而这是叶安奔奔跳跳的上完早课,瞧见赵瑾,立马跑过去开心道“赵瑾叔,赵瑾叔,说好今天给我抓兔子的,抓兔子!”

“小馋猫!想让你哥哥给你做好吃的了?”那壮汉便是赵瑾,眼下见叶安顿时蹲下^身一把抱起已经被养的极好的叶安“书读好了?会写字了?可别被你哥追着满院子揍哦。”

“我哥才舍不得打我呢,也就和我闹着玩的。”叶安哈哈大笑,当他傻啊,他哥一个大人,连大老虎都敢抓,会抓不住他?“长大了我要和我哥一样!能做好吃的也能打猎,还能读书识字!”

“真是乖孩子!好样的”赵瑾乐呵呵的笑道,心里嘟噜了句,别和你大哥一样找男人就成。

这两个不似父子的和亲父子一样嬉闹到也常有的事儿,因为赵瑾无子无女,刚成婚就去战场,一去十多年,等回来后才知道自己的妻子把他爹娘活活气死,还霸占了他家的家产带了个野男人回家。

赵瑾征战多年,血性重,回来时没说身怀军功和钱财,直接先上手把那男人打的半死,废了两条腿,他到是想把那女人下猪笼,但村里女方的亲戚多,更是村长的亲侄女,否则他也不会如此大胆妄为,甚至去衙门要告赵瑾,赵瑾这才亮出自己的官身,让那女人悔不当初,跪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哀求,但事于至此赵瑾又如何看得起这种贪慕虚荣的女人?便卖了家产就来赵家村了。

其实他最看不起就是叶勤这样的男人,林秀多好的一个女人?虽然被毁容但也不是他本意,听说还是为了怕被羞辱,如此贞洁的女子就该好好护着,更何况跟着叶勤日子这么苦还给他生了三个儿子,从未抱怨过,为他操持家务生儿育女,这都是赵瑾说期盼的。可叶勤却不珍惜,甚至还亲手毁了自己好好的一个家,让跟了他十几年的妻子伤透了心还人挑拨离间而休!

叶勤指着自己被养的极好的小儿子,顿时结巴“小,小安你怎么在这?”

听到熟悉却不喜欢的声音,小安立马扭头看过去,随即扑到赵瑾怀里,不想理他。

可叶勤急了,当即过去要抢“你小子怎么在赵家村?你哥把你买回去了?”

“别碰我,我已经被卖给别人了,和你没关系!”叶安在叶勤刚伸手时就尖叫道。

这让叶勤顿时沉下脸“你这是怎么和你爹说话的!是不是你大哥教你的?他那个没教养的!就知道带坏人,跟爹回去!今后不许你和你大哥有来往。”

赵瑾立马护住叶安,几个看戏的也冲过来拦在叶勤身前。赵瑾见状这才开口“你甭管小安在谁家,总之小安现在是咱赵家村的人。当初花了十两银子买下小安时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今后小安和你们家一点关系也没,你们家也不许来看小安,如若反悔,可是要赔银子的,此外你既然把小安卖了,那他自然不是你的儿子,谁买了他,谁才是他爹!”

“瞎,瞎说!我才是他爹!亲爹!”叶勤顿时急了,他也知道现在叶家满世界要找小安呢,打算把他买回去“把小安还来,不卖了!”

“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还不把亲儿子当东西,说买就买,说卖就卖了?哼,”赵瑾鄙视的瞥了他眼“你们不把小安当宝贝,我们全村的人都宝贝着呢,瞧瞧来时多可怜,现在被养的又白又胖,圆^滚滚的。来的时候风一吹就倒,你这还是不是做爹的?眼巴巴的看着儿子被卖都无动于衷。”

“我,我这是为我儿子好!我卖的那户人家说给我儿子读书的!”叶勤急的眼睛都红了“小安你可别和你大哥一样不孝顺!爹会不认你的!快给我过来!”

“我哥才不是这样的人,我哥最好了!给我吃的给我住的还给我读书!不要我^干活!整天让我出去疯玩,读书!穿新衣服,我在叶家的时候连新衣服都没穿过,都没吃过肉!我在这天天吃肉!天天有点心吃,我哥还教我读书!”只要他哥有心思打理他的话……吼到最后,叶小安莫名有些心虚“而且,你已经把我卖给别人做儿子了,我就不是你儿子!我得给买我的人养老送终和你没关系!这是道理,咱国家的法律也是这样的。”

“你!你!不孝子!果然和你大哥一样!”叶勤气的半死,见今儿是见不着林秀也带不会叶安,便干脆扭头就走。

赵瑾抱着叶安,直接扛肩头,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说“这几天不许出村外玩知道吗?万一被抓回去,可有你的苦头吃。”

叶安搂住赵瑾叔的脖子,乖乖的“哦~”了声他最懂事了,而且他才不要去叶家呢,去了就没肉吃,没新衣服穿,还没书读,更会被人欺负,他才没这么傻呢。

第48章: 科考重要还是吃重要?

叶珏过了会儿就听见有人和他说了这件事的的经过,林秀那时也在。

叶珏一直看着林秀的神情,见她面带复杂,又有几分不安,但到底没有心软或记挂便安心了。

可还是打了预防针“娘,叶家怕是想打你的主意,让你回去做牛做马。”

“我知道,也没这么傻。”林秀脸上的疤痕开始慢慢淡化,有些变成淡粉色,气色也好多了,整个人看上去柔和而稳重。

“那就好,但要和你说清楚,若你回去了,小安和我的日子怕也不好过,叶家会用你拿捏着我们两个。”叶珏一边说,一边捏着肉,这肉要做熏肉的,熏前先入味,烤好后,会多一股清香,再加上他等会儿用收集了一夏天的果木还有荔枝壳啥的一起熏,味道更好。

林秀替他一起捏^揉,动作怪利索的“成了,其实从离开叶家后,我反而松了口气,其实当初我就开始后悔,若嫁给那屠夫那无赖,都比嫁给你爹好。”说着幽幽叹了口气“那无赖对媳妇虽然一般,可对他那儿子却分外宝贝,无赖自从有了儿子后便改邪归正,一门心思的赚钱给儿子,至于那屠夫,过去就是疼媳妇的,家里有没有儿子,你若在他家,日子肯定也好过。”

叶珏知道是那两家人,虽然都不是多好的人家,可的确比叶勤着调。

“可天底下哪来的后悔药吃啊。”林秀说着便摇摇头,苦笑了声。

叶珏把肉挂起来先风到不滴水,再烤“娘,别想这么多了,咱们过好眼下才重要。我瞧着赵瑾叔对叶安很好,你若想改嫁别顾忌我。”

林秀顺手抄起一旁的白萝卜就砸过去“卫公子果然没说错,你个没羞没臊的混账小子,连你^娘都调侃起来了?”

“没啊,娘还年轻,让鹤轩帮你调养调养,保证三年生两!”多好的事儿。

林秀低头想了想,其实不怪看上去温和宛如暖玉一般的卫公子每次看到他儿子就暴动,是在他儿子太欠抽了……

另一头,叶勤愤恨不平的回到叶家。叶老太还挺期待的,所以立马过去拉住他就问。

而叶勤怒道“我连村子都没进,赵家村的人个个古怪,守着村门口不让陌生人去。”

叶老太一听顿时扔开他的手“没用的东西!忙活了一天连人都看不见!”

叶勤也知道今天没办好事儿,立刻急着说“但我看到小安了,小安也在赵家村呢!”

“什么?!”这话顿时让在场的围了过来。

他们叶家找叶安也有些时候,可谁知一点动静也没,附近几个村子都一个个问过。这么久都没消息,也有点死了心,想着可能是那户人家把孩子买去有其他用处高价给买了又或者来买孩子的根本不是这个地的人。

这时也常有,毕竟若买孩子养老,地方太近,说不准父母就能找来,或者孩子还记得回去的路,自己就白养了,干脆去远的地方买。

叶志德想了想立马阴沉下脸色“看来我们是中了叶珏那小杂种的计了!”说着神色复杂的看向叶勤,他二哥没脑子,也懦弱没用。可生出的儿子却是有几分本事的,居然还能把他耍了。

“什么?你是说叶珏雇人来买叶安的?”叶老太当即气的半死“不行,咱们要去把小安要回来!可没听说过哥哥买弟弟的!”

“这事儿并不好处理。”叶志德也知道他家理亏“我先托朋友去查查叶安现在落户到何处,是不是赵家村,又是不是在叶安名下,若是,我们去要回来也理所当然,若是别人家,怕有些麻烦。”

叶老太也知道是理,便让四儿子快去。

这事还没忙上,就要过年了,叶志德也不可能在这跟前让人打听。

而叶珏家却过的喜气洋洋,主要是吃的多了,也有新衣服穿,叶安还拿到红包,全家人就属他最高兴。

其次便是卫鹤轩……别问,要脸。

年初一,叶珏先去了赵沔他家给拜年,住在后面的老头还挺喜滋滋的给了叶珏一个红包,里面有张十两的小银票,叶珏拿着挺开心的。

下午听着几个同样来拜年的说起当年在塞外边疆,那些蛮子烤全羊烤骆驼是怎么怎么个好吃,当时痛快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日子多逍遥,虽然那的日子苦,可也痛快。

叶珏其他没听到,就听见烤全羊了。

然后,下意识看向卫鹤轩,卫鹤轩也看着他,两人目光相撞的瞬间,一切竟在不言中啊,我列个去,这位少爷要吃烤全羊了……

叶珏抹了把脸拍拍手拉来几个人的注意“那成,咱也来烤个全羊,还更有意思,全村人都够吃的那种!”

这话一出口,顿时汉子就先叫起来“好!咱去村里挑一头最好的羊,叶珏你说吧,还要啥?”

叶珏要烤的叫套宝,也就是用在最高待遇招待客人的那种,一个套一个,和俄罗斯套娃似的。

烤羊里面有烤乳猪,烤乳猪里面套着个烤鸭,烤鸡,烤鸽子烤鹌鹑,最后还有个珍贵的鹌鹑蛋啥的。

最后村子里没找到鹌鹑蛋,但找到个小鸟蛋,先凑合着了。

杀和处理都有汉子们来干,叶珏看看天色以及自己做的调料,又看看背后一群闪闪发亮的眼睛不由头疼道“各位回去吃个晚饭,时间有点不够,或许只能等吃夜宵了。”

“没事,咱们不饿!”说话的汉子摸了吧口水,眼巴巴看着叶珏挑出来的调料道。

呵呵……废话才刚过午饭时候,能饿才有贵了。

靠这些有够麻烦的,叶珏先分开烤的差不多了,在一个套一个的一起烤,一起烤的时候还要注意火候。

晚饭忙的都没顾上,让卫鹤轩有些心疼也有些后悔自己心血来^潮,自己一个眼神一个想法叶珏就不管不顾的去做,午饭本来吃的不多,现在晚饭都不肯吃上两口的看着烤肉,这怎么成?

平时少吃一口他都能和自己急,想着卫鹤轩便从林秀手上接过面条,夹了一块喂到叶珏嘴边。

后者愣了下,仰头看向卫鹤轩,随即脸红着张嘴吃了……

这甜蜜劲,顿时闪瞎不少人的狗眼。

等烤完后,一村人觉都不睡了。原本还有不稀罕,打算明儿分到块热热再吃也一样。

可他们却忘了一点,烤的东西本来就香气扑鼻,叶珏手上还用了秘制的酱料,那香味是,让人谁都睡不着,一怒,撩起袖子就出门。

既然你不让我睡太平了,那我就把你烤的全吃了!

一村人在叶珏宣布烤好后,立码眼巴巴的瞅着想要说两句的村长。就连他儿子都丢他的脸“爹,少说两句,先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赵村长咳嗽了两声“咱少说两句啊,第一,祝大家新年快乐,第二吃好喝好,第三我开始分肉了……”说着,转身就开始切,别以为他们心急,他就不心急了,其实他也急!

叶珏烤的那肉的滋味,真是没话说了!外脆里嫩,几种动物一起烤,但各有各的滋味,各有各的风味,却又有几分融合的默契。

烤羊有烤羊的辛辣,烤乳猪有烤乳猪的皮脆肉^香,滋味略甜,而烤鸭带着一股果木香,甜咸适中风味独特,烤鸡又是烤鸡的味道。

反正各种都好吃,吃的时候也不会把味道都串起来。

这一顿,吃的整个村子都心满意足的回去睡了个懒觉,其后几日都能唠叨上许久,心里就盼着明年也能有这么吃一顿的。

过完年,卫鹤轩在纠结一件事儿。

回去说要和叶珏结契的事儿,可他又不想现在离开叶珏,毕竟再过两个月叶珏该去考秀才了。

家里林秀急,他也急,可偏生叶珏还是好吃好喝的悠闲着,甚至还隔三差五的上山找点啥,甚至又开始打算忙活起来了。

“小珏,毕竟科考重要!这事儿你来说娘来做。”厨房的事儿那会比科考重要?

可叶珏就是觉得厨房才最重要,没有比吃更重要的!“我就做个最后的步骤,没事儿挺快的,你在旁边唠叨,碍手碍脚的,我才会慢。”

第49章: 恩恩,叶秀才好

林秀不快的瞪了眼叶珏“我看你若考不上会被人如何耻笑!”

“才第一次好吗?考不上也正常,我才认识字多久?”叶珏说的厚颜无耻。

卫鹤轩也就听听,毕竟他也知道这的文字和他们那相差挺大,他看过叶珏写的他们那的字,和画画一样什么a啊,b啊一个个拼起来的。

恩,叶珏又忽悠卫神医了…&helli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下—SJ姣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农家.小厨.神医 by 下—SJ姣儿》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