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小厨.神医 by 中—SJ姣儿

时间: 2017-07-18 17:35:57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中—SJ姣儿】小说在线阅读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中—SJ姣儿

第47章: 叶勤来找媳妇

刚巧回来的叶志德听了一耳,顿时阻拦道“娘,此事不可如此急躁。”

叶老太还是对自己四儿子很信服的,便拉着他的手问“那你说该怎么办?”

叶志德也觉得可以从林秀这入手,让叶珏好好吃吃苦头!便阴着脸说“快过年了,让叶勤带着些东西去看看林秀,多说些好话,便说想他了之类的,等哄得林秀心软了,便提出让她回来。”

柔怀政策,叶老太听着连连点头夸奖道“不愧是我做秀才的儿子!这主意就是好。”

叶勤知道这事时,其实心里也挺开心的,一个人在家,炕上连个人都没,他也难受。林秀虽然没当初的虎妞那么让他喜欢,可也毕竟过了近二十来年了。有媳妇和没媳妇的日子自然不同。

所以第二天一早就拿上娘准备的东西去赵家村,他觉得只要自己开口,林秀铁定会跟他回去。

赵家村是个较为封闭的环境,前儿也说了,三面环山,若要进村也只有一个口子,绝对是易守难攻。所以只要有陌生人一来村里,当即就会有警惕的村民瞧见。

和叶珏相熟较好的也有几乎人家,这村里对叶珏一家挺尊敬的,不单单因为弩,也因为卫先生与他相好,更因为叶珏那一手的厨艺……呵呵,人是铁饭是钢,啥都没吃的重要╮( ̄▽ ̄)╭

只要吃上一口叶珏做的肉,他们觉得自家儿子真要和叶珏好上,那也是能理解的嘛,毕竟拴住一个男人的心,得先拴住一个男人的胃。而叶珏属于,一出手就能拴住对方一家子胃的人。

反正家里一大家子人了,儿子又不只是一个,要抱孙子,其他儿子也能上,大不了让他们多生几个,过继过去不就成了?

赵家村的人都是出生入死的军人,所以很多事上比别家看的更开。

眼下一见这陌生男人立马有人上去询问“唉!找谁呐,这可是赵家村。”

“我,我找我儿子,叶珏和他娘。”叶勤被问顿时有些忐忑“他们是住在这吗?”

整个赵家村的人都知道叶家的事儿,也知道叶珏的遭遇,更知道这做爹的有多失败,他们铁血汉子,自然看不上这种连老婆儿子都护不住的“叶珏和他娘的确住在这,可他娘不是被休了吗?他儿子也被卖了,可没啥爹和丈夫的。”

这话挤兑的叶勤更急了“没,没有的事儿!”

“怎么没有?休书写了,林秀也过户了,和你毛的关系也没。”说着一个三十多岁,身形健壮,脸上带着一道疤的男人不快的皱着眉“去去,该上哪去就上那去,这没你要找的人!”

“不成的,不成的!林秀是我媳妇!当时她对我娘动手,还骂我娘我才写休书的,现在想来她知道错了就要接她回去!”连面都不让见,叶勤顿时急了。

那壮汉鄙视的耻笑了声“休都休了,再找回来干啥?”

“我想她知道错了,而且一个女人在外面总归不好。”叶勤以为对方是松口同意进村,顿时露出那种憨厚的笑容。

可谁知对方立马板起脸怒道“那位夫人可在这过的好好的,两个儿子孝顺,卫公子也尊敬,吃的穿的都是上好的,可跟你在一起时不一样!滚吧!这没人和你有关系!”

“啥?啥两个儿子?”叶勤顿时愣住了。

而这是叶安奔奔跳跳的上完早课,瞧见赵瑾,立马跑过去开心道“赵瑾叔,赵瑾叔,说好今天给我抓兔子的,抓兔子!”

“小馋猫!想让你哥哥给你做好吃的了?”那壮汉便是赵瑾,眼下见叶安顿时蹲下^身一把抱起已经被养的极好的叶安“书读好了?会写字了?可别被你哥追着满院子揍哦。”

“我哥才舍不得打我呢,也就和我闹着玩的。”叶安哈哈大笑,当他傻啊,他哥一个大人,连大老虎都敢抓,会抓不住他?“长大了我要和我哥一样!能做好吃的也能打猎,还能读书识字!”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真是乖孩子!好样的”赵瑾乐呵呵的笑道,心里嘟噜了句,别和你大哥一样找男人就成。

这两个不似父子的和亲父子一样嬉闹到也常有的事儿,因为赵瑾无子无女,刚成婚就去战场,一去十多年,等回来后才知道自己的妻子把他爹娘活活气死,还霸占了他家的家产带了个野男人回家。

赵瑾征战多年,血性重,回来时没说身怀军功和钱财,直接先上手把那男人打的半死,废了两条腿,他到是想把那女人下猪笼,但村里女方的亲戚多,更是村长的亲侄女,否则他也不会如此大胆妄为,甚至去衙门要告赵瑾,赵瑾这才亮出自己的官身,让那女人悔不当初,跪在地上哭天喊地的哀求,但事于至此赵瑾又如何看得起这种贪慕虚荣的女人?便卖了家产就来赵家村了。

其实他最看不起就是叶勤这样的男人,林秀多好的一个女人?虽然被毁容但也不是他本意,听说还是为了怕被羞辱,如此贞洁的女子就该好好护着,更何况跟着叶勤日子这么苦还给他生了三个儿子,从未抱怨过,为他操持家务生儿育女,这都是赵瑾说期盼的。可叶勤却不珍惜,甚至还亲手毁了自己好好的一个家,让跟了他十几年的妻子伤透了心还人挑拨离间而休!

叶勤指着自己被养的极好的小儿子,顿时结巴“小,小安你怎么在这?”

听到熟悉却不喜欢的声音,小安立马扭头看过去,随即扑到赵瑾怀里,不想理他。

可叶勤急了,当即过去要抢“你小子怎么在赵家村?你哥把你买回去了?”

“别碰我,我已经被卖给别人了,和你没关系!”叶安在叶勤刚伸手时就尖叫道。

这让叶勤顿时沉下脸“你这是怎么和你爹说话的!是不是你大哥教你的?他那个没教养的!就知道带坏人,跟爹回去!今后不许你和你大哥有来往。”

赵瑾立马护住叶安,几个看戏的也冲过来拦在叶勤身前。赵瑾见状这才开口“你甭管小安在谁家,总之小安现在是咱赵家村的人。当初花了十两银子买下小安时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今后小安和你们家一点关系也没,你们家也不许来看小安,如若反悔,可是要赔银子的,此外你既然把小安卖了,那他自然不是你的儿子,谁买了他,谁才是他爹!”

“瞎,瞎说!我才是他爹!亲爹!”叶勤顿时急了,他也知道现在叶家满世界要找小安呢,打算把他买回去“把小安还来,不卖了!”

“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还不把亲儿子当东西,说买就买,说卖就卖了?哼,”赵瑾鄙视的瞥了他眼“你们不把小安当宝贝,我们全村的人都宝贝着呢,瞧瞧来时多可怜,现在被养的又白又胖,圆^滚滚的。来的时候风一吹就倒,你这还是不是做爹的?眼巴巴的看着儿子被卖都无动于衷。”

“我,我这是为我儿子好!我卖的那户人家说给我儿子读书的!”叶勤急的眼睛都红了“小安你可别和你大哥一样不孝顺!爹会不认你的!快给我过来!”

“我哥才不是这样的人,我哥最好了!给我吃的给我住的还给我读书!不要我^干活!整天让我出去疯玩,读书!穿新衣服,我在叶家的时候连新衣服都没穿过,都没吃过肉!我在这天天吃肉!天天有点心吃,我哥还教我读书!”只要他哥有心思打理他的话……吼到最后,叶小安莫名有些心虚“而且,你已经把我卖给别人做儿子了,我就不是你儿子!我得给买我的人养老送终和你没关系!这是道理,咱国家的法律也是这样的。”

“你!你!不孝子!果然和你大哥一样!”叶勤气的半死,见今儿是见不着林秀也带不会叶安,便干脆扭头就走。

赵瑾抱着叶安,直接扛肩头,让他骑在自己脖子上说“这几天不许出村外玩知道吗?万一被抓回去,可有你的苦头吃。”

叶安搂住赵瑾叔的脖子,乖乖的“哦~”了声他最懂事了,而且他才不要去叶家呢,去了就没肉吃,没新衣服穿,还没书读,更会被人欺负,他才没这么傻呢。

第48章: 科考重要还是吃重要?

叶珏过了会儿就听见有人和他说了这件事的的经过,林秀那时也在。

叶珏一直看着林秀的神情,见她面带复杂,又有几分不安,但到底没有心软或记挂便安心了。

可还是打了预防针“娘,叶家怕是想打你的主意,让你回去做牛做马。”

“我知道,也没这么傻。”林秀脸上的疤痕开始慢慢淡化,有些变成淡粉色,气色也好多了,整个人看上去柔和而稳重。

“那就好,但要和你说清楚,若你回去了,小安和我的日子怕也不好过,叶家会用你拿捏着我们两个。”叶珏一边说,一边捏着肉,这肉要做熏肉的,熏前先入味,烤好后,会多一股清香,再加上他等会儿用收集了一夏天的果木还有荔枝壳啥的一起熏,味道更好。

林秀替他一起捏^揉,动作怪利索的“成了,其实从离开叶家后,我反而松了口气,其实当初我就开始后悔,若嫁给那屠夫那无赖,都比嫁给你爹好。”说着幽幽叹了口气“那无赖对媳妇虽然一般,可对他那儿子却分外宝贝,无赖自从有了儿子后便改邪归正,一门心思的赚钱给儿子,至于那屠夫,过去就是疼媳妇的,家里有没有儿子,你若在他家,日子肯定也好过。”

叶珏知道是那两家人,虽然都不是多好的人家,可的确比叶勤着调。

“可天底下哪来的后悔药吃啊。”林秀说着便摇摇头,苦笑了声。

叶珏把肉挂起来先风到不滴水,再烤“娘,别想这么多了,咱们过好眼下才重要。我瞧着赵瑾叔对叶安很好,你若想改嫁别顾忌我。”

林秀顺手抄起一旁的白萝卜就砸过去“卫公子果然没说错,你个没羞没臊的混账小子,连你^娘都调侃起来了?”

“没啊,娘还年轻,让鹤轩帮你调养调养,保证三年生两!”多好的事儿。

林秀低头想了想,其实不怪看上去温和宛如暖玉一般的卫公子每次看到他儿子就暴动,是在他儿子太欠抽了……

另一头,叶勤愤恨不平的回到叶家。叶老太还挺期待的,所以立马过去拉住他就问。

而叶勤怒道“我连村子都没进,赵家村的人个个古怪,守着村门口不让陌生人去。”

叶老太一听顿时扔开他的手“没用的东西!忙活了一天连人都看不见!”

叶勤也知道今天没办好事儿,立刻急着说“但我看到小安了,小安也在赵家村呢!”

“什么?!”这话顿时让在场的围了过来。

他们叶家找叶安也有些时候,可谁知一点动静也没,附近几个村子都一个个问过。这么久都没消息,也有点死了心,想着可能是那户人家把孩子买去有其他用处高价给买了又或者来买孩子的根本不是这个地的人。

这时也常有,毕竟若买孩子养老,地方太近,说不准父母就能找来,或者孩子还记得回去的路,自己就白养了,干脆去远的地方买。

叶志德想了想立马阴沉下脸色“看来我们是中了叶珏那小杂种的计了!”说着神色复杂的看向叶勤,他二哥没脑子,也懦弱没用。可生出的儿子却是有几分本事的,居然还能把他耍了。

“什么?你是说叶珏雇人来买叶安的?”叶老太当即气的半死“不行,咱们要去把小安要回来!可没听说过哥哥买弟弟的!”

“这事儿并不好处理。”叶志德也知道他家理亏“我先托朋友去查查叶安现在落户到何处,是不是赵家村,又是不是在叶安名下,若是,我们去要回来也理所当然,若是别人家,怕有些麻烦。”

叶老太也知道是理,便让四儿子快去。

这事还没忙上,就要过年了,叶志德也不可能在这跟前让人打听。

而叶珏家却过的喜气洋洋,主要是吃的多了,也有新衣服穿,叶安还拿到红包,全家人就属他最高兴。

其次便是卫鹤轩……别问,要脸。

年初一,叶珏先去了赵沔他家给拜年,住在后面的老头还挺喜滋滋的给了叶珏一个红包,里面有张十两的小银票,叶珏拿着挺开心的。

下午听着几个同样来拜年的说起当年在塞外边疆,那些蛮子烤全羊烤骆驼是怎么怎么个好吃,当时痛快的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日子多逍遥,虽然那的日子苦,可也痛快。

叶珏其他没听到,就听见烤全羊了。

然后,下意识看向卫鹤轩,卫鹤轩也看着他,两人目光相撞的瞬间,一切竟在不言中啊,我列个去,这位少爷要吃烤全羊了……

叶珏抹了把脸拍拍手拉来几个人的注意“那成,咱也来烤个全羊,还更有意思,全村人都够吃的那种!”

这话一出口,顿时汉子就先叫起来“好!咱去村里挑一头最好的羊,叶珏你说吧,还要啥?”

叶珏要烤的叫套宝,也就是用在最高待遇招待客人的那种,一个套一个,和俄罗斯套娃似的。

烤羊里面有烤乳猪,烤乳猪里面套着个烤鸭,烤鸡,烤鸽子烤鹌鹑,最后还有个珍贵的鹌鹑蛋啥的。

最后村子里没找到鹌鹑蛋,但找到个小鸟蛋,先凑合着了。

杀和处理都有汉子们来干,叶珏看看天色以及自己做的调料,又看看背后一群闪闪发亮的眼睛不由头疼道“各位回去吃个晚饭,时间有点不够,或许只能等吃夜宵了。”

“没事,咱们不饿!”说话的汉子摸了吧口水,眼巴巴看着叶珏挑出来的调料道。

呵呵……废话才刚过午饭时候,能饿才有贵了。

靠这些有够麻烦的,叶珏先分开烤的差不多了,在一个套一个的一起烤,一起烤的时候还要注意火候。

晚饭忙的都没顾上,让卫鹤轩有些心疼也有些后悔自己心血来^潮,自己一个眼神一个想法叶珏就不管不顾的去做,午饭本来吃的不多,现在晚饭都不肯吃上两口的看着烤肉,这怎么成?

平时少吃一口他都能和自己急,想着卫鹤轩便从林秀手上接过面条,夹了一块喂到叶珏嘴边。

后者愣了下,仰头看向卫鹤轩,随即脸红着张嘴吃了……

这甜蜜劲,顿时闪瞎不少人的狗眼。

等烤完后,一村人觉都不睡了。原本还有不稀罕,打算明儿分到块热热再吃也一样。

可他们却忘了一点,烤的东西本来就香气扑鼻,叶珏手上还用了秘制的酱料,那香味是,让人谁都睡不着,一怒,撩起袖子就出门。

既然你不让我睡太平了,那我就把你烤的全吃了!

一村人在叶珏宣布烤好后,立码眼巴巴的瞅着想要说两句的村长。就连他儿子都丢他的脸“爹,少说两句,先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赵村长咳嗽了两声“咱少说两句啊,第一,祝大家新年快乐,第二吃好喝好,第三我开始分肉了……”说着,转身就开始切,别以为他们心急,他就不心急了,其实他也急!

叶珏烤的那肉的滋味,真是没话说了!外脆里嫩,几种动物一起烤,但各有各的滋味,各有各的风味,却又有几分融合的默契。

烤羊有烤羊的辛辣,烤乳猪有烤乳猪的皮脆肉^香,滋味略甜,而烤鸭带着一股果木香,甜咸适中风味独特,烤鸡又是烤鸡的味道。

反正各种都好吃,吃的时候也不会把味道都串起来。

这一顿,吃的整个村子都心满意足的回去睡了个懒觉,其后几日都能唠叨上许久,心里就盼着明年也能有这么吃一顿的。

过完年,卫鹤轩在纠结一件事儿。

回去说要和叶珏结契的事儿,可他又不想现在离开叶珏,毕竟再过两个月叶珏该去考秀才了。

家里林秀急,他也急,可偏生叶珏还是好吃好喝的悠闲着,甚至还隔三差五的上山找点啥,甚至又开始打算忙活起来了。

“小珏,毕竟科考重要!这事儿你来说娘来做。”厨房的事儿那会比科考重要?

可叶珏就是觉得厨房才最重要,没有比吃更重要的!“我就做个最后的步骤,没事儿挺快的,你在旁边唠叨,碍手碍脚的,我才会慢。”

第49章: 恩恩,叶秀才好

林秀不快的瞪了眼叶珏“我看你若考不上会被人如何耻笑!”

“才第一次好吗?考不上也正常,我才认识字多久?”叶珏说的厚颜无耻。

卫鹤轩也就听听,毕竟他也知道这的文字和他们那相差挺大,他看过叶珏写的他们那的字,和画画一样什么a啊,b啊一个个拼起来的。

恩,叶珏又忽悠卫神医了……噗~

原本想去赵家村闹事的叶家这太也太平了点,因为叶志德要去赶考,虽然全村知道第一次考举人不太可能考上,但还是盼着他们村子能出个官身,瞧着叶老太也尽说好话。

叶志德本来的确不想去赶考,那也是因为钱财。可过年前,他通过一个朋友认识了几个颇有财的人,其中个冬天地滑摔倒脑袋气虚衰弱,叶志德忽然想起家里还留有卫鹤轩当时给林秀配的药,想着那卫公子似乎医术了得,而这人和林秀一样是嗑着脑袋,便把那瓶送了过去,说是拖京城朋友开的良方,谁知对方一吃就好,便给了他一张百两的银票,算是谢礼。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中—SJ姣儿】(本页完)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中—SJ姣儿》上一篇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上—SJ姣儿--预览

文案:

叶小犬总觉得自己的剧本和别人的不同,穿越冲喜,别人剧本好好过日子斗斗极品亲戚啥的,为什么跑他这总觉得有点怪怪的?相公还没喜欢上就死了啥的有点捉急……

别人说长得好能当饭吃吗?叶珏觉得能,他看着卫饲主那张脸能多吃一碗饭,而这世上没比吃更重要的了,所以他打算把卫饲主骗回家,括弧用一条鱼括弧。

可剧本不太对,卫宿主给他钱了……而他收了……

卖艺不卖身,说这话还来得及吗?

大概就是从小被宠坏的叶小犬穿越被冲喜,死了相公,捡个医术高超的饲主,斗斗极品亲戚亲戚,撒撒欢啥的,不种地,有美食,有金手指,有甜蜜,温馨,互宠。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美食

主角:叶珏卫鹤轩

第1章: 就这么来了

叶珏头昏眼花的来到这个世界已经第十五天,后天他就要出嫁了……以一个正儿八经的大男人身份出嫁,从小被父母和兄长捧在手心里养的白白胖胖没受过一点累,吃过一点苦的叶珏真心觉得在这十多天,自己的三观都粉碎的干干净净。

听着窗外指桑骂槐的叫嚷,而这身体的娘苦着脸摇着头又出去干活,叶珏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点没说错,自己犯贱不肯反抗,怪得了谁?

看看这前面几间青砖房,轮到他家就是泥砖的了。就连墙内的稻草都能看得清,叶珏刚来时还想手贱的去拔,但被他这身体的二弟给阻拦了,说拔了会房子塌了的,奶奶不会给钱修房子,让他们住宿野外,大哥很快就不是咱们家的人了,别拖累咱们家。

这话听的叶珏一阵心寒,实在无法想想这话居然是从一个十岁小孩嘴里说出来的。固然叶珏没把这破屋子有没有当一回事儿,可对这家多了几分生疏,从前任记忆中得到的亲情也消失了大半。

过去叶珏的日子那叫泡在甜水里,他是第二胎,上有一个能文能武年幼从军的兄长,父母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哥身上,所以对家庭较为富裕,爷爷有点小权的叶家而言富足日子过多了就开始宠孩子玩。

全家老小恨不得把这小子宠上天,幸好叶珏三观正,除了好吃如命,十二岁开始下厨房,十八岁开始会为了一口吃的上山下水外,到也没做过缺德事儿。这破习惯唯一问题就是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瞧着万分喜人。与他哥哥挺拔魁梧的身形背道而驰,站一起压根不是兄弟,反倒像隔壁王大叔的……

这回叶珏听说哪个深山沟沟里出了个肉灵芝,这东西可不是普通的肉灵芝,肉质洁白晶莹剔透,瞧得出皮,毛孔,还有淡粉色的血管。不论是入药还是入嘴都是绝佳,叶珏想着他家两个老的以及自己这张嘴,就拼了!

于是来这鬼地方了……因为他最后发现,这的确不是普通的肉灵芝,而是太岁啊!我列个去……

叶珏捶胸顿足半宿,早知道是太岁他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大哥,娘说你后天要出嫁,不能出门。”本还想出去走走,却被一个流着鼻涕脸上脏兮兮的小家伙给拦住。

这是二房家的三小子,长得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

他们一家二房长子和小末都瘦的可怜也就二子稍微好点,但二子却也最为女干诈。来的这些日子叶珏也看清了,他那二弟为了一口吃的可是死命的拍人马匹讨好家里几个管伙食的。

可偏偏吃的时候自己吃独食,丝毫不知道让给辛苦一天的爹娘或年幼的弟弟。

这么个弟弟,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更何况叶珏差点死在这小子身上。

不过,叶珏听到这出嫁两个字就头疼,他是得到过这身体的记忆,自然知道这一大家子有多奇葩。

至于为什么他叶珏一个大男人会出嫁,这还得从头说起。

这地方叫龙伞村,身后是盘旋数百公顷的龙伞岭,此处风调雨顺,老一辈的记忆中就没受过灾,因此龙伞岭下错落着不少村子,人口颇多。而龙伞村就在龙伞岭的伞下,一大片肥沃的土壤。这四季如春,只要人不懒是怎么都饿不死的。

叶家算在这龙伞岭过的不错,大大小小三姑六婆七婶八姨的也挺多,叶家人真不少。

而他们这一房的老爷子叶安图娶过两个媳妇,前一个生了两个儿子后死了,后面那个叫刘娟的却是个厉害的,带了个女儿,寻了个好亲,嫁到镇上,此外还给叶安图又生了三个,两儿一女。

前头的两个儿子自然是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大儿子早早被逼着出去当兵再也没回来过。而二小子叶勤他娘死的早,家里没个人帮衬有口饭吃就不容易,性子又被养的懦弱无能。刘氏还非等闲,整日出门说自己做后妈不容易,这二小子多坏多坏。

这不孝的罪名把叶勤压的头也抬不起来,他爹也从不吭声随自己媳妇去闹。弄到最后都二十多快三十也没娶到个媳妇,自己两个弟弟的儿子都能满院子跑了,旁人也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刘氏那婆娘打什么注意,说三道四的不好听。

这才让叶家的族长出面给叶勤找了个逃难来的女人,这女人半张脸还是被毁了的。

但就算这样也让叶勤乐呵了许久,以为很快能抱上儿子。可谁知他媳妇林秀足足过了三年都没怀崽子,林秀也是有苦说不出。

逃难的日子难熬,可来到叶家日子依旧难熬,整日起的比鸡还早做的却比牛还多,身子都垮了要怎么生?

刘氏可不管,当初被叶家族长强压着给这小子娶了媳妇,家里又多了张嘴,怎么能便宜了她?使劲的使唤,别说三餐,就是下地也做的不比男人少。

而林秀和他丈夫一样也是个软弱无能的,被刘氏欺压的一句话都不敢反驳,她只觉得自己没用生不了崽子,却也不想想三房,四房好吃好喝的供着也就一人生了一个儿子。

好不容易怀上了,生了叶珏,日子依旧没好过。叶珏六岁开始就跟在他娘后面干活,他几个弟弟也没什么好日子过。都十六岁的人了,还没尝过一口鸡蛋。这说说,还是人活的日子吗?

至于叶珏一个大男人为什么会出嫁这还要从另一家子说起,龙伞村张家是村子里过的最富足的,良田多的自己都种不了,租出去给旁人种,年年买田,天天吃肉。

而他家有一根独苗,也上进,是个秀才,可谁知刚考上秀才没多久被邻村同期赶考的人怀恨在心推入河中,险些淹死。

但就算没淹死也半吊着一口气,看了不少郎中也没用,求了多少大神也毫无办法。最后一个在镇上颇有名气的道士给了法子,说必须是龙年龙时生的云云,说了一堆,最后给了个生辰八字。大意便是要这么样个人给他儿子冲喜,或许尚有一丝机会。

张家疯了一样找这么个人,可道士给的条件苛刻,苛刻到还算了刻,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连分秒都算上。

张家人找了大半年就快绝望时,叶家的三房媳妇王翠闲着没事嗑着瓜子却听了一耳,立刻就拍着大腿道“我家那个扫把星就是!”

这事儿她可记得呢,叶珏出生的时候还有个道士说此子非同寻凡,将来必有一番作为云云。

可是把她嫉妒的不轻,等叶珏稍微长大点,她和四房那娘们可尽的使唤,也不让他去读书,看他能成个屁才!

他家儿子才会成才呢,在书院里读书读的可好了!

王翠忽然眼珠子一转又道“他张家给多少钱?”

旁人都说瞥了眼这个见财眼开的婆娘嗤笑到“对方可是要冲喜,得是个闺女,你家那个扫把星可是带把的吧?”

王翠可不在乎,甩了甩手道“这时辰生的才几个?还要咱龙伞岭的人,他张家找了这么久到是找到一个吗?”说着冷笑声“我瞧连根毛都没!我家那个扫把星就算带把但时辰能合上!”说着仰着头,似乎有多骄傲一般“怎么他张家还真打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秀才儿子死啊!”

这话闷不好听了点,几个常一起说话的纷纷皱眉懒得搭理那娘们,叶家其他媳妇也瞧不上王翠,谁都知道刘氏是多苛刻的一个长辈,他两个媳妇也绝非等闲,一个赛一个的不安生。就连刘氏的小女儿也是,虽然已经定了一门亲还没嫁,可对方是不知道叶卓秀这姑娘有多好吃懒做,他们村子里却清清楚楚。

连自己侄子的东西都会抢来吃,不给便大声咒骂,连田都不下,两双手养的白白胖胖一点粗活都没干过,这种女人可成不了好媳妇,所以一直到了十八九,才好不容易寻了门亲。

眼下不是说叶卓秀怎么地的,而是王翠一听又见其他人理都不理她,心里愤恨转头回去就找刘氏,打算好好的和张家商量上。

而张家刚开始听说找到符合时辰的自然开心,但一听是个男人自然不快,更何况叶家黑心肝的可是把价格开的老高老高,转头想想缠绵病榻的儿子又心疼又无奈。

最后还是村长劝说“张家的,你家儿子可是个秀才,咱村子虽说富足可没两个秀才的。把叶家那小子娶进门冲喜,若成了,今后放了叶珏那小子,张秀才还能再娶。毕竟男子与男子成婚可算不得数,为今之计是要先救了张秀才的命才是关键。至于叶家那,一百两的确胡诌!由我出面,五十两你们瞧如何?”

第2章: 冲喜

张家老两口也知道轻重,他们倒不是拿不出这一百两,只是瞧着叶家那狮子大开口的模样恶心的慌。更何况,就连那道长也不知冲喜有没有结果,张家老两口还不希望人财两失。

村长上门说了价格,叶家那个自然撒泼打滚的不吭,就连村长都不耐烦这刘氏怒道“你若是不愿那就干脆别拿!等张家的儿子死了看你叶家怎么在这龙伞岭混下去!”

这话顿时让叶家的人不吭声,张家固然在他们村里人丁稀薄,可隔壁两个村可都是他张家人啊。

闷闷不乐的刘氏收了银子,给了王翠三两,却连一个铜板也没给叶家二房。只是通知了声找了个黄道吉日,把他儿子给嫁了。

叶珏毕竟是叶勤的长子,自然舍不得,苦苦哀求自然无果。这一家子多黑心,旁人又不是不知道,叶勤看没用不敢大闹,只敢回家唉声叹气。

而叶珏见自己父母居然都无动于衷,心中只觉得绝望,撞了墙,醒来便换了现在的叶珏。

刘氏知道后足足骂了叶珏一晚上,骂他败家不要脸,要不是过几天就要把他嫁给张家,刘氏怕交不出人,她是一个铜板都不会出,还喝什么药!

叶珏脑袋上抱着布坐在床上,看着唉声叹气的父母和他两个弟弟。他娘自从生了他后,这肚子好想点着了一样的能生。

看着明明才三十出头的父亲母亲,苍老的可怕,那双手和沙皮一样粗糙,站在他爷爷身旁压根不像父子,反倒是像兄弟。虽然不是上一世的亲爹亲妈,但还是有几分于心不忍,便试探道“娘,我不想嫁人。”

林秀哭丧着脸“儿啊,你奶奶已经收了对方的钱了啊,他毕竟是你奶奶。”

“爹,他今天卖我,说不准过几天就会卖了弟弟他们,到时候可怎么办啊。”叶珏有些不喜这一家子的懦弱无能,怒其不争,但毕竟初来乍到没直接开口,侧面提醒道。

可叶勤只是重重叹了口气“哎!”什么屁都没一个。

叶珏是被宠着长大的,见不理他当即不快道“爹是打算眼睁睁的看着奶奶先卖了我,再卖了弟弟?”

叶勤顿时怒了,支起身子“她是我娘!就算要卖我有啥法子?!”

叶珏这话听得也是目瞪口呆“她可不是我什么亲奶奶,谁家亲奶奶会卖孙子的?!”外头人怎么说刘氏对叶家二房的?怎么说他糟践前妻留下的儿子的?大儿子送去参军赶死,连个坟都没,二儿子在家做牛做马,他们一家子到是享福着!

上不慈下不孝!叶珏可不是不会去伺候那一家子极品。整个叶家现在都靠他们一房养着的,真不要脸!

可话音刚落,别说认同的话,叶珏立马挨了一巴掌。

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亲爹”,叶勤也被气得够呛“这种话谁教你的?说!”

这时,叶珏也冷下脸,自己既没说分家,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这叶勤就能动手打他?

过去在家里别说动手了,就连自己被骂都没有过!

想到这叶珏当即冷下脸“既然父亲打算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卖给张家,等日子一过我就不是你们的儿子了!”

“珏儿啊,你别和你爹动气。”林秀见状立刻哭丧着脸,她和叶勤不一样,他是真心疼儿子,也怕几个小儿子一个个被卖掉“我们也不想如此,可,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

房内一时沉默的可怕,叶珏看着他那几个饿的皮包骨头的弟弟,再想想他那十六岁就去军营,还不放心自己恨不得把他挤在身上的哥哥,终于于心不忍道“我嫁给张家势在必行,那借此爹提出分家吧,分了家奶奶也不能再动手卖我那几个弟弟,爹要孝顺奶奶也没拦着你。”这种愚忠不动脑子的,叶珏自然不敢把话说死。

张家是个秀才,先不说冲喜这伪科学的事儿能不能成,就算成了要不了两年,张秀才势必会再娶个女人,而自己便会被“休”回来。他爹分家,自己也能有个暂时落脚的地方,更何况叶珏是真不忍心瞧见那五岁的弟弟还没他三岁的堂弟长得壮。

若是他哥哥在,该多好……

至于冲喜没冲成,自己又该如何脱身又是另一回事儿了……哎。

叶珏这话让林秀眼前一亮,忐忑的看向自己的丈夫,可瞧见叶勤阴沉着脸顿时心哇凉哇凉的。

叶勤不快的皱眉“你爷爷还在呢,分什么家?这种事今后不许再提!”

叶珏冷哼声,不打算再管。看了眼那几个小的,自己的儿子都照顾不好,只敢在窝里横,教训媳妇和儿子,还真是个男人。

本来这件事儿也就这么过去,可谁知他二弟不是和他爹一样没脑子,就是歹毒心肠,第二天就把这话说出去。

说他哥想分家,分家了,奶奶就不会卖他和弟弟了。

这话和捅了篓子一样,刘氏跳起来就把叶珏从床上拖起来打。

叶珏捂住头避开要害,一边喊要出人命了,一边对刘氏下毒手。他虽然是个男人,可没打不还口的习惯。对方理亏,凭什么自己挨揍?

叶勤还在外面干活,家里压根没人帮他,他二弟拎着三弟神情木讷的在一旁看着,连开口帮帮都没。

叶珏毕竟伤到脑子等他再昏过去,刘氏踹了脚地上的孙子冷哼“这个不要脸的扫把星!还敢分家?!呸!把他扔到柴房里,不许给吃的!”

等林秀回来又哭又跪求了一夜都没用,第三天叶珏被拖出来时也就剩一口气了。

这时叶珏觉得其实嫁给张家也没什么不好的,这一家子除了林秀还有点人性,全都是牲口!他被关在柴房的时候,他爹可没求过请!

不过,这穿越可真够糟心的……

分家的事起了头,叶家也觉得叶珏平时看着老实木讷,但实则反骨,怕他结婚前逃了,干脆锁了门。

成婚那日,叶家别说嫁妆呢,就连喜服都没。

最后还是张家的人瞧不过去,找了间红衣衫一套,把人接走了。

叶家是把叶珏卖给张家做媳妇的,所以,从此之后叶珏和叶家毫无瓜葛。

叶珏头也不回,看都没看叶家众人一眼的离开。林秀想哭却不敢在儿子喜事这天哭,怕丧气。而其他人,谁又知道呢?

叶珏在张家洗了个澡,和公鸡拜了堂,神情淡漠。直到被送入喜房,这才瞧见那面容俊秀却带着病态的张秀才,张怀德。

张怀德身材单薄,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里衣算是喜服,手里还拿着本书。

听到动静放下书本对叶珏轻笑道“你便是爹娘安排给我的夫人?”

叶珏在叶家受了半个多月苦,没人给他一个好脸色,别说吃顿饱的,就是有口饭吃都难。

忽然瞧见这样一个男子,顿时有种松了口气的滋味。

浅笑着走到床头,神态自然,嘴角含笑“显然是。”叶珏知道,自己并不排斥男人。

想着便垂下眼帘,心里死静了半个多月的小人终于又舞动起来!~

嗷嗷,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极品亲戚,被迫嫁人啥的狗血桥段,但相公是个好的?

成吧,只要给口饭吃,叶珏觉得不是多大问题!他都半个月没吃肉了!没吃肉了!肉肉肉肉!!!!!

他是一个能为了吃而奉献生命的男人啊!!!!

上辈子他最羡慕就是那种怎么都吃不胖的,可偏生他一吃就胖,啧啧~太忧伤了。

想到这,叶珏下意识瞟了眼龙凤蜡烛旁的饭菜。

张怀德本是不信那道士的话,但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娶的妻子是谁对他而言并不重要。可谁知寻寻觅觅半年终于找到了,对方却是个男子。

张怀德自然百般不同意,他到不是排斥男人,而是觉得不该如此对待另一个无辜的男人受到他

《农家.小厨.神医 by 中—SJ姣儿》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农家.小厨.神医 by 中—SJ姣儿》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