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

时间: 2017-07-18 17:35:47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

43、情到深处不由己

第二日秦煜起来时,便发现许藜正在练剑。

那道剑气冲天而起,气势如虹。

许藜在地上掐诀演变,那剑气便在天上蜿蜒走蛇,金光所到之处皆是迷蒙一片,风未动,剑先至,漫天的杀气笼罩整个天空!剑修的至高处,以杀止杀。

忽而那剑锋一转,竟是没了踪迹!

等到秦煜再寻到的时候,那剑已然离莫子元身前不过寸许。

莫子元一脸委屈:

“我一听说三师兄回来,立刻就马不停蹄奔到这儿,三师兄,你就用剑来迎接我吗?”

许藜听此,敛了敛眉,将剑收归己处,方才看向莫子元,

“若你下次再伤害大师兄,就莫怪我手下无情。”

莫子元听到这里,倒是笑了。那笑好似跟小时候玩闹时候笑一般,却又隐隐透出些不同来,

“三师兄从小就是最护着大师兄的呢。你这么喜欢大师兄,大师兄知道吗?”

说罢,莫子元就把脸看向了秦煜。

秦煜闻此,却是没有看许藜。

秦煜本就是个玲珑剔透的人,许藜的心思,他又哪会不知?只是许藜不说,他便也就当做不知罢了。

秦煜对着莫子元问道:

“子元来此,所为何事?”

莫子元将一眉轻轻挑起,然后说道:

“自是想让大师兄帮子元炼炉丹药。”

秦煜抬起眼来,

“什么丹?”

“极乐丹。”

秦煜听到这里,不由瞪大了双眼,

“你有极乐丹的丹方!”

莫子元笑意盈盈地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枚玉简,然后走向前去,恭恭敬敬地呈给了秦煜。

“柳元那老匹夫缠我缠得紧,总是想要些提升修为的东西,我没得办法,只得寻了这枚玉简来。可奈何我又是水木双灵根的资质,炼不了这丹,故而只能求求大师兄了。”

秦煜虽然也觉得颇为怪异,却是没有不收的道理。

这极乐丹一听名字就知道是旁门左道的功夫,可偏偏这旁门左道的功夫才是提升修为最快的方式。许藜天赋绝佳金系单灵根,十五年日夜苦练才能堪堪到达金丹初期,可那莫子元却已是元婴修士!

秦煜接了玉简,

“什么时候要?”

“越快越好。”

秦煜看着莫子元那与平时并无二致的神色,却不由想起了那日在柳家看到的景象。

念到这里,秦煜心里不由泛起了些怪异的感觉,子元啊子元,我可不敢小看了你啊。

秦煜对着莫子元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莫子元说道,

“三日后你来取丹,没事,你便先回吧。”

说罢,也不等莫子元回应,便就往屋子里去了。

而许藜,也是紧跟其后。

秦煜进了屋子,便就坐在那张梨花木椅上,然后用那玉简往额头上一碰,那玉简里的丹方,便就进了秦煜识海。

许藜见秦煜收了那丹方,不知怎么的,总是觉得万分不妥,好似什么阴谋正在酝酿一般。故而待秦煜出了定时,便就急忙说道,

“大师兄,你就这么答应子元了吗?我总觉得此事不妥。”

秦煜闻此,也是一片疑惑,

“我也觉得此事甚是诡异。现在最需要修为的,不是他柳元,而是我秦煜啊!昨日莫子元还想以寻梦为引,引我入梦,现如今又把极乐丹奉上,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秦煜的声音越来越弱,若说他是在回答许藜,倒不如说他是在回答自己。秦煜慢慢阖上了双眼,然后便闭目躺在了座椅内。

许藜见此,心中也是一疼。

大师兄,你何至于此啊。不羁放纵才是你啊。

许藜走向前去,双手各自撑着木易两侧的扶手,欺身挡在秦煜身前。

而秦煜在感到一片阴影将自己遮住以后,也是一派迷茫的睁开了眼。

然后,就看见了许藜目光灼灼的眼。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大师兄,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可我知道,你喜欢的人,是那张画像上的女子。你已经找到她了,对不对?”

秦煜一错不错地盯着许藜的眼睛瞧,然后发现自己怎么也移不开目光。那里的希冀,那里的悲伤,那里的无奈,好似一波一波,没个尽头。

秦煜没有办法骗许藜,

“是,我找到她了。”

许藜苦笑一声,然后便将头搁在秦煜的肩窝处,

“所以大师兄杀孟竹,杀同门,乃至帮助子元欺瞒宗门,都是为了她?”

秦煜点了点头:“不错。”

许藜听到这里,便把秦煜一把揽在怀里,然后把手臂收紧,再收紧。

好似这是最后一次抱秦煜了一般。

时光静静流淌,许藜却只希望时光能走的慢些,再慢些。好让这人的体温能在自己的怀里留得久些,再久些。

可时光总是无情。

许久之后,许藜终是放开秦煜,然后在嘴角挂上一了抹微笑。只是那笑在秦煜眼里,怎么看,怎么苦涩。

“大师兄,不管我是否是金系单灵根,十五年炼化金丹,都不是正常的速度。”

许藜说罢,便也在乾坤袋里拿出一枚玉简,

“这是我在一处秘境得来的,年代久远不知其何,只有这玉简上写着“损字诀”三个字。此诀损他人之修为化为己用,算是阴毒。不过,人各为己不是?何况大师兄有情种,练起此诀自当是事半功倍,想来二十年后,自能碎丹成婴。至于那极乐丹,且让那柳元去试,若是无妨,大师兄再去服食。”

秦煜闻此,自是明白,许藜这是全然为着自己啊!

可是秦煜此生,注定是无以为报。

许藜的身子映在初生的朝阳下,四周通体都是光亮。秦煜突然觉得此时的许藜像是天神一般,那么亮,那么亮。

可许藜却没有停顿。

许藜将那玉简递到秦煜手心,然后人便转过头去,从秦煜的屋子里出去了。

他怕克制不住拥那人入怀的冲动,他怕自己会不小心伤了那人。

他只能逃开。至少现在要逃开。

许藜知道,从自己转身的这一刻起,自己就再不可能拥有他了。

此生此世,自己便永远只能是那人的师弟了。

如此,也好。

至少,能伴你左右不是?

然后许藜突然想尝一尝喝醉的滋味。

十五年来,自己日夜苦修,时时刻刻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不过为了能在那人再被掳走的时候,能有一敌之力。可是现在他才发现,走了人不可怕,走了心,才可怕。

那人的心已被人夺走,自己再怎么努力,终究只是徒劳。

许藜闭上眼睛,缓了缓那在心口上叫嚣的疼痛,然后金光一闪,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在然后,便是千坛万罐的酒,不要命地,往肚子里灌。

自古酒入愁肠,便是化作刻骨相思。

如今那人虽在自己身侧,却依旧是只能相思。那些个远隔千里万里之遥的人,怕是也比自己这个近若咫尺却不得相亲的人,还要幸运吧?

许藜再从桌上拿起一个酒杯,然后酒坛倾泻,便在那空杯之中,斟满一杯。

“一人独酌,终是无趣,小友既是来了,何不现身相见?”

凤染听此,便从那阴影里踱了出来,与许藜相对而坐。然后右手拇指与食指轻握,就将那酒杯举至唇前。

再然后,便是凤染脖颈一扬,一饮而尽。

那辛辣之意顿时自口腔蔓延至胸口,胃里更是一阵翻腾。那酒像是那刀子一般,一刀一刀,皆在心口刻画,端是疼痛难忍。

“这酒,倒是比我之前酿的桃花酿,更厉害些。”

许藜再给自己斟了一杯,然后将那酒放至鼻前轻嗅,

“要是不厉害,不就白喝了吗?”

凤染看着许藜,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好像在未来的某一日,自己也会同他一般,只能借这酒,消了那心里的苦。

“我本来是想要杀你的。”

许藜将那酒一饮而尽,然后挑起眼来看向凤染,

“本来?那现在不杀了?”

凤染点了点头,

“哥哥不喜欢你,所以我不必再杀。”

许藜听到这里,竟是笑了出来,可他笑着笑着,却是流了泪,

“我倒要感谢大师兄不喜欢我喽?如此,我还能留得一条命在,当时是可喜可贺,是也不是?”

凤染见许藜笑得伤心,自己心里竟是怕了起来,然后也不管自顾自笑着的许藜,就要从那门里出来。

“你与我,又有何不同?大师兄不喜欢我,也不见得就会喜欢你。那我是不是,也该对你说一声,可喜可贺呢?”

凤染闻此,竟是急了,

“你胡说,我与你怎么相同!哥哥不喜欢你,可哥哥喜欢我!”

许藜闻此,更是大笑不止,

“若是大师兄喜欢你,你还需要来此杀我吗?你根本不信大师兄喜欢你,你又何苦自欺欺人?”

凤染大怒,双袖一拂便就转过身来看向许藜,

“我没有!哥哥喜欢的人就是我,只有我!”

“哈哈,大师兄喜欢你?哈哈哈哈,大师兄喜欢的,是那个日日挂在大师兄书房里的画卷上的女子,是那个自大师兄十四岁起,就心心念念想要找到的女子!与你何干!与我何干!”

许藜的笑里满是悲怆,那苍凉的语气就像是那在寒风里的烈烈作响战旗,好似不知在那一刻便会被风撕裂,然后不复踪迹。

忽而许藜止了笑,一双眼睛定定地盯着凤染瞧,

“是,我知道自己贱,可先爱上的那个哪有不贱的?我至少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人不爱我,没有心存侥幸地自欺欺人!对,不错,我就是这样心甘情愿地爱着一个不爱我的人,这又如何!我便是要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这又如何!”

凤染眼里满是慌乱,可是嘴上仍是说着不信的话,

“你胡说,你胡说!我日日与哥哥同吃同睡,哪里来的什么女子!”

许藜再笑,

“若你不信,你大可去大师兄的书房一看,你去看看大师兄的书房里,是不是挂着那么一个人的画卷!”

凤染看着许藜那笑着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心里却泛起些恐慌来。

其实自己早就很清楚了,不是吗?

其实自己早就知道,爹爹说全世界的人都喜欢凤染的话,都是骗凤染的,不是吗!

凤染的手死死地扣在门上,眼神却是从未有过的决绝。

我说过了,哥哥,你喜欢谁,我便杀谁。

然后人影一闪,便就没了踪迹。

44、大火一起前尘尽

今夜的月色甚是迷人,连半点乌云都不见,暖风更是阵阵,携带着若有还无的香气便就扑到人的鼻子里,端是暖人。

可凤染却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思。

此时的凤染正站在秦煜的书房门口,那门前的禁制对于凤染,早已是形同虚设。只要凤染轻轻一推,真相便在眼前。

可便就只是这半步路,却让凤染慌了神。

凤染突然想起了之前跟哥哥在桃花坞的日子。那里只有哥哥,哥哥也只有我。

那不才是最好的地方吗?

凤染将心神一定,然后伸手一推,就打开了那扇门。

而随着那门的寸寸开启,那月光便也就在后头步步跟随,光明,也就一点一点侵蚀着那黑暗。好似什么尘封已久的记忆,在霎时间被掀开一样。

凤染缓步而入,然后在那书桌前站定。

哥哥,你在过去的那些年里,是不是也同我现在一般,站在此处,看着此人?

此刻那墙上的人正言笑晏晏地看着凤染,好似在笑着凤染的自以为是,笑着凤染的自欺欺人!那笑里似是藏着千刀万斧,一招一式都在往凤染的心窝子里戳!

凤染半弯着身子捂住胸口,这,这就是心疼吗?

可凤染转眼就将那疼隐在心里,然后抬起小脸,露出那双通红的双眼,然后右手一起,便就将墙上那人的画像攒在手里。

“你又来这里做什么?”

秦煜的身影不知何时就站在了凤染身后,那声音更是于空中幽幽传来。

凤染拿着那幅画转过身来,他想看看秦煜。可秦煜背对这那月光,神色隐在阴影里,让凤染看不真切。

就好像过去的十五年一样。

“我想知道哥哥心里面装着的是什么人,所以便来此处看看。”

凤染的声音一反常态的平静,好似在刻意压着什么情绪。可手却是已经伏上画上那人的脸颊,

“这女子倒是一副好样貌,怪不得引得哥哥魂牵梦萦,连凤染都不要了。”

忽而凤染像是想起什么来似得,弯着眉眼就问秦煜,

“哥哥,若是这人的脸花了,你还会喜欢她吗?”

秦煜听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颤。

凤染的神色太过奇怪,竟让秦煜在这春日的夜里泛起丝丝寒意!

可凤染却没有等秦煜回答。

凤染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哥哥又岂是那贪念皮相的俗人?想来即便这女子没了容貌,哥哥也不会弃她而去的,还是死了干净。”

“你敢!”

秦煜此刻双目圆瞪,怒火滔天。

到了此刻秦煜终于明白是哪里不对了,凤染眼里满满的都是掠夺!那个成天跟在自己后头的小凤凰,什么时候竟然有了这么可怕的占有欲!自己是他的哥哥,他怎么敢,怎么敢!

“敢?这天底下就没有我不敢做的事。”

凤染右手一扬,那画卷便就飞天而起,升至半空。

可凤染却是连看都没有看那画卷一眼,一双美目只是盯着秦煜瞧,他想要好好看清楚这人脸上的神情,他想要知道这人在乎的究竟是不是这个女子!

然后凤染就看清了那人脸上的惊疑和愤怒。

哈哈哈哈,哥哥,你果然很在乎她呢。

所以她又怎么能活?

凤染右手又往后头一指,一簇火焰便直击那画卷而去,顿时火光一起,那画卷便就被火焰吞噬了个干干净净!

哥哥,没有她,你没有她,你只有我!

秦煜不相信凤染竟然真的就将那画卷烧毁了,眼睛里难掩惊意。在那火焰一起的时候,便就纵身一跃,想要将那画卷收到怀里。

可凤染由又岂会如秦煜所愿?

凤染亦是飞至空中,然后右手一揽,就将秦煜揽在怀里。

二人从空中徐徐落下,那画卷的灰烬也就随风远去,再也不见。

凤染将秦煜死死地扣在怀里,然后凑上头去,就吻在了秦煜嘴角。

这吻再不同于之前的任何一吻,再也没有了那浅尝辄止、蜻蜓点水的少年情动!凤染吻得霸道蛮横,用力的吮吸令秦煜几乎不能呼吸,像是要将秦煜生吞活剥了一样!

而被扣在怀里的秦煜则是不停地左右挣扎,想要从凤染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可奈何凤染抱得太紧,想躲开却被凤染箍得更牢固。忽而秦煜觉得一条湿湿滑滑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牙齿,秦煜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秦煜心里气极,张开牙齿就往凤染的唇上咬了一口,顿时一股血腥味就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可凤染却好似不知疼一般,就着秦煜张开的牙齿就将自己的舌头递了进去,好像这样便就能离秦煜再近些。

忽而凤染身子一转,就将秦煜抵在了门上,而原本扣在秦煜腰际的手,更是要往秦煜的衣服里头钻!那带着凉意的手一触到秦煜,秦煜便打了个激灵,秦煜心里一惊,凤染这是想……

秦煜哪里能让凤染如愿?运起灵力就往凤染身上拍了了一记,然后趁着凤染双手略微一松的空挡,就从旁边的门逃了出去。

可不待秦煜跑出门口三两步,后背就被一具温热的身体给包围了。

凤染那细碎的吻密密麻麻地都落在了秦煜的脖颈,而抱着秦煜的手更是不规矩地在秦煜的袍子上撕扯。

转眼之间,秦煜的袍子便就已经七零八落。

秦煜心里气极,想着从前世到异世,自己何曾受过此等羞辱!手下的动作愈发狠辣,从烈焰掌到赤颜扣,从焚如心经到九转雷火,都往凤染身上使了个遍。

可凤染根本不顾秦煜使得这些招数,只是一门心思地抱着秦煜。

可偏偏此时,一道火光自身侧向凤染袭来,凤染侧身一避,将秦煜隐在身后。

而秦煜在看清来人之后则是大喊一声,

“爹爹!”

秦怀来本来是想来此找秦煜孩儿说些事情,却不妨看到了这凤染欺负秦煜的一幕!这叫从小就将秦煜疼在掌心里的秦怀安如何能忍!

原本以为阿煜喜欢这人,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们闹腾,可刚刚那一幕明明是那凤染在用强!就算他真是那凤族少主又如何?我秦怀安可不是好拿捏的主儿!故而秦怀安双手往后头一撩袍子,就摆出了个战斗的架势,

“放肆,你当我飞阳峰是什么地方,由得你在此撒野!”

而凤染在看清来人是秦怀安时,也将秦煜往自己身后扯了扯,

“我要带他走。”

“笑话,我秦怀安的儿子岂是你想带走就带走的!”秦怀安似是被凤染的话激怒了,一双本就凌厉的双眼更是马上就能喷出火来!

“不管你让不让,今日,我还真就要带走他。”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本页完)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上一篇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上—暂满还亏--预览

文案:

秦煜自现世穿越而去,到了个练气修仙的九渊大陆,养了个傻白甜糯的痴心凤凰。

本来是一副情意浓浓的修真卷,奈何秦大少忘不了前世一段缘,生生造就了一场你来我往的痴心恋。惹得小凤凰黑了心肝硬了心肠,将人锁进了黑黑暗暗的凤凰窝。

秦大少只得无奈表示,这画风不对!咱修的是仙,不是抖M啊摔!

小攻十一章粗线,文笔慢热。

我会告诉你其实是穿书吗?

主角:秦煜,凤染 ┃ 配角:孟竹,许藜,莫子元等 ┃ 其它:养成攻,后期黑化,受有点渣

1、世外浮萍落九渊

“靠!”

就算秦煜是个享受过高等教育的文明人,猛然在镜子里头看到那个软软糯糯的小包子时,也不由地爆出一句粗口。只见铜镜里的小人儿朗眉星目,婴儿肥的脸颊上还带着刚睡醒的薄红,头发松松用一支碧玉簪在头顶上挽了个髻,那眉心的一点朱砂更是让这小人儿多了一派仙风道骨的气韵,端是一派王母娘娘座下金童的样貌。

可秦煜心中却是惊骇万分,眼前的小人儿若是除却眉心的那一抹朱砂,便是自己五六岁时的样貌!

劳资快长了三十年的健美身躯呢?

去!哪!里!啦!

秦煜似是不肯相信,身子一转,就开始打量眼前的陈设。

屋子正前头是一张红木金披八仙桌,上头搁着香盒汝窑茶盏果碟各式器具,旁边立着个半人多高的博古架。而一下子就夺了秦煜眼球的,则是上头熙熙攘攘,开得颇为热闹的黄色小花。要说这黄色小花有甚特别之处,倒也不尽然,只是这空中弥漫的淡淡暗香让秦煜颇感难得。馥郁却不甜腻,清幽又不至寡淡,轻轻一嗅,四肢百骸竟是说不出的畅快。

不过要是到了现在,秦煜还以为自己不过是到了什么个爱好古典布置外加养花弄草的人家,那他就是脑子里灌了水。

事已至此,也顾不得秦煜不承认,自己穿越了,还是穿到了古代。不过秦煜未料到的是,他不仅穿到了古代,还穿到了一个修仙大陆——九渊大陆。

而现如今秦煜的脑子里头,更是被自己穿越的事实填得满满当当,然后便就又想起自己前世的最后一刻。念及这里,秦煜不由苦笑一声,老天让自己重活一世,究竟是何用意?算是,死也不得安生吗?

秦煜终是闭上眼睛,遮住了自己眼睛里那藏也藏不住的慌乱。

此时房门吱呀一响,门外出现了一个身着碧绿长衫的俊秀男子,那人一双剑眉轻挑,眼神更是凌厉,在瞧见铜镜前站着的小人儿时,眼神却闪过一丝柔和。

这名俊秀男子径直走进外间,在那正门所对的梨花木椅上坐定,转过身来,对上秦煜的眼睛。看那小人儿的眉头轻轻蹙起,眼神里满是慌乱,俊秀男子心里竟先软了三分。微微叹了口气,这才对着秦煜说道:

“过来。”

秦煜从铜镜前缓步而来,心中自是疑虑不定,一步恨不得分成十步走,这俊秀男子到底和这身体的原主人是什么个关系?自己不会一说话就被识破了吧?话说这个世界有没有什么火烧妖孽的刑罚?

秦煜这么天马行空地想着,那眉头不由就跟着蹙得更深了些。

待到走到俊秀男子身前三尺时,秦煜便停了步子,好歹留着点安全距离不是?

不过那俊秀男子可没有随了秦煜的意,

“再过来些。”

秦煜无法,只得硬着头皮再往前走了几步。却不妨一只大手伸向前来,握住了自己的小手。而那手侧传来的温度更是让秦煜一阵无措,秦煜愕然,猛地抬头,就与那人四目相对。

不思量间,秦煜更是已被那俊秀男子领到跟前。

那俊秀男子一手握住秦煜的手,另一只手则是抬起,轻轻磨平了秦煜蹙起的眉峰。

“我是你父亲。”

“也是道俢一脉正阳宗飞阳峰长老秦怀安。六年前下山历练之时遇到了你的母亲。”微微一顿之后,才又开口:“我不知道她怀了你。许是我留下的丹药折了她的寿数,我闭关出来再去寻她之时,她已然去世三年。只留下了你。”

说罢便用手揉了揉秦煜的头发,不过秦怀安显然没有做过类似动作的经验,这亲昵的举动让秦怀安自己都有些僵硬。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接着说到:

“你也算有仙缘,与我一般都是火木双灵根,修丹炼药再合适不过,今后便留在我身边,修习仙法以证大道吧。”

然后说完之后,就开始盯着秦煜瞧。

愿不愿意你至少发个话啊!再不济哼哼呀呀吱个声也算啊。

可奈何秦煜小朋友只是睁大了眼睛瞧着秦怀安,愣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也算是绝了。

秦怀安见自己说了这么多,眼前的小人儿却只是一副呆呆愣愣的痴傻样儿,不由自嘲一笑:“你不过五岁大小,我与你说这些自是多余了。”

嗯,就当是有了个台阶下吧。

不过秦煜之所以是一副痴痴傻傻的模样是因为心中太过骇然,这修仙证道的事情竟然真真存在,还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这脑袋跟不上,脸上的表情那便更是跟不上了,于是就这么雨里雾里的将自己的身世听了个大概。

诺,眼前这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便是秦煜的便宜老爹啦。

“叫爹爹。”

“啊?”

“叫爹爹。”这口气似乎有几分不愉?

“爹爹~”

“嗯。”那几分不愉立刻便消失不见。

秦煜看见自家便宜老爹那变得飞快的脸,不由腹诽,您好歹也是一峰之主,这么好哄真的好吗?

之后秦怀安又细细讲解了这院子里的各处禁制,之后修行的作息,以及这正阳宗的各峰长老和座下弟子,总之就是让我们这小小人儿快快熟悉熟悉他老爹待的地方,以便和他老爹一起在这飞阳峰愉快的玩耍。

而秦煜也总算是装傻充愣的听完了他那便宜老爹透完了正阳宗的老底,待到他颇不雅观的大字型躺回到床上时,才又喃喃低语,“我这就又来一辈子?还修仙?”

想起自己的前世,想起自己最后开车冲破护栏,掉下悬崖的那一刻,秦煜忽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就连副驾驶上坐着的那个铭记于记忆深处的人,也都仿佛隔着了万千迷雾,怎么也看不清了。

所谓前尘往事相携而来,情天欲海叠叠而兴,秦煜终是于这昏昏沉沉之中,睡了过去。

2、一代纨绔初长成

“听说丹峰的秦煜已经成功筑基了,才不过十七岁的年纪,想当年秦怀安秦师叔祖可是三十岁才筑基的。想我今年已是二十三岁的年纪,才不过练气四层,想想真是自愧弗如啊。”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仗着是秦师叔祖的亲生儿子罢了,想他能十七岁筑基,比天灵根凌云师伯还早一年,怕是用飞阳峰的丹药堆出来的吧。若我是秦师叔祖的亲儿子,自然也能十七岁筑基的。况且秦煜那人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我可是万万不敢与之接近的。”不过这青年虽是这样说,可那眼神里的艳羡却是瞒也瞒不住的。

待二人渐渐走远,路边老松背后便闪出一人,这人穿着一身宝蓝色长袍,腰间光彩琉璃,想那腰带上必是缀了些许不凡宝器,手中折扇支着下颌,整个人斜倚在老松旁,整个人就那么随意一站,便是一派风华,挡也挡不住的贵气。

再看那人的眉眼,一双似挑非挑桃花眼,两片似笑非笑薄情唇,那眉心的一抹朱砂全没了当初的出尘气,竟生生凭添了几分艳色。

说来这也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多年不见的秦煜秦大少爷。

要说我们的秦大少爷也是个与众不同的,那正阳宗里的各个人物都拼了命地把自己往仙风道骨上装扮,只有我们的秦大少,楞把自己装扮成了一个俗世里的小少爷,还是不学无术的那种。

诸位不信?看看秦大少手里那把乌骨扇就是了。怎么,没看清?我让他打开给诸位看官瞧瞧。

且说秦煜看那两人渐渐走远,嘴里不免喃喃说道:

“自己这人缘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人家正阳峰掌门吕致一座下大弟子便是程皓师伯,我这飞阳峰长老亲生儿子秦煜便直呼名姓,真真不公啊。”

秦大少展开手中那把乌骨扇,在胸前轻摇了几下,也亏得秦大少摇了这几下,我们得以窥见这把乌骨扇的扇面。

只见这扇面上的女子蛾眉螓首,体态风流,只是这衣裳半解的模样着实让人脸红,不过这笔锋游走处浓淡合宜,断与不断间惹人遐思,真真好一副美人出浴图。

待秦煜发完感慨之后,便唤起紫乌,也就是那把乌骨扇,往自己的山野小住而去。

霎时紫光一闪,人便没了踪迹。

且说秦煜回到了自己的山野小住,便看到了院中围桌而坐的三个少年,其中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见秦煜回来便兴致冲冲的跑向前来。

“大师兄~”这一声软软糯糯,含羞带怯,一连带着九曲十八个弯,生怕不能将人萌化了的声音的主人,就是咱秦煜的小师弟莫子元。

莫子元一头扑倒秦煜怀里,手紧紧拽着秦煜的衣襟,语气里竟是说不出的哽咽:

“自三年前大师兄闭关之后,二师兄便仗着大我五岁,处处欺压我,别的地方也就罢了,我也不予他计较,还偏偏不让我去偷仙鹤蛋,我可想养只仙鹤都好久了,大师兄可要帮我找个蛋,嗯,还要帮我教训教训二师兄,嗯,稍微教训一下就好了,不用太狠。”

莫子元说完就抬起头来看秦煜,眼睛里似有水光波动,秦煜一见,心就被萌化了。

待秦煜用眼睛向二师兄孟竹那里一挑,孟竹便心头一跳,心中更是不由思量:大师兄这闭关三年怎么越发,嗯,怎么说,妩媚了?

所以我们还是得说,尽管这孟竹是飞阳峰上下认定的木头,这次还真是真相啦。

“子元如今十五岁了,却还在练气七层徘徊,整日不是想着偷蛋就是下山,心性不定,思虑飘忽,长此以往,修行上难以精进。”这声音无波无澜,一丝起伏也没,惹得莫子元更是委屈。

秦煜听到这里,便又看向怀里的莫子元。此时莫子元的眼睛可不敢看秦煜了,眼神左右乱瞥,小手更是抓着秦煜衣襟前后磨蹭,待到觉得蒙混不过去了,只得又软软糯糯的喊了一声:“大师兄~。”

小师弟都卖萌了,咱这大师兄还好意思拒绝吗?秦煜无可奈何,只得在莫子元脑袋上赏了个爆栗后,放了软话,

“明日便让你三师兄给你偷个仙鹤蛋回来,他心思机巧,定能安然来回,省的你每日念想。”

“还是大师兄最疼我了,不像二师兄。”莫子元说罢,还向孟竹冷哼一声。

只不过那小模样仍是可爱的紧。

见他们两个都闹完了,老三许藜这才说道:

“就算大师兄心里高兴,也别叫我做那偷蛋的事儿啊。这宗里哪个不知道我们四个都被那些个执事死死盯着?我怕是还没上了正阳峰的半山腰,就得被一群老头子赶下山来了。”

秦煜闻此,立马就乐了,

“我都闭关三年了,那些执事还记着呢?”

这时脸孟竹也不由帮腔了,

“可不是还记得呢!大师兄,你可别带着我们做那偷鸡摸狗的事情了,再怎么下去,我们怕是出门都得跟着人了。”

“可咱们的子元,就想要个蛋啊。”

秦煜平日都是恣意风流,哪里有过这么个扭捏姿态?顿时惹得除了莫子元以外的两个人,一阵恶寒。

许藜似是受不了了,

“得了得了,我去就是了。”

听到许藜应承下来,秦煜似是比莫子元还要开心,一把揽过许藜在他脸蛋上偷了个香,

“还是许藜知道疼人!”

那偷袭人的半分不觉,被偷袭的人却是念念不忘。谁知在什么时候,谁就在谁心里留下一个影子了呢?

3、焚如心经窥门径

待得打发完那三位狗腿子后,秦煜这才有空打量起自己的小院来。

而这首先入了秦煜眼的,便是那院子里开得灿烂的芙兰。

说起这芙兰,诸位也是认得的,就是秦煜刚刚穿来时,在屋子里开得颇为热闹的黄色小花。这芙兰在诸多灵草中,也算得上是贵重的,因为它能收集天地灵气汇于己身,再通过自己的香气释放出来,对修士的修行大有裨益。普通人家能有一盆已是天大的造化,而秦煜秦大少偏偏有一院子,当真是羡煞旁人。

不过秦煜也没在这花田旁边逗留很久,而是径直往那书房去了。

说起来这院子里有两处旁人去不得,这一是秦煜的卧房,二来就是这书房了。

说话间秦煜已然推门而入,然后站在自己的书桌前,抬眸凝视。

这墙上挂着副少女的画像,画中的女孩明眸皓齿,言笑晏晏,嘴角处梨涡浅浅,自是一派轻柔可人的样貌。而画卷左侧更是题词:“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三句十四言,只为了中间那个“暮” 字。

这画作于秦煜十四岁冲击筑基闭关那年,与孟竹等人,为自己多方打听而用。

只是三年光阴匆匆而去,仍是毫无音讯。只是自己年年岁岁的临摹,到将那美人图画了个天上有,地下无,紫乌上的那副美人出浴图就出自秦煜之手。

秦煜不由思虑,莫非来这异世的,只有自己一人?一时间又是百千感叹聚于心头。

秦煜摇了摇头,便就坐到对面的矮榻上,开始打坐。

练气之时,秦煜用的正阳宗的练气功法,未分灵根,只是收天地火木二灵气于自身,不断压缩汇聚,直至丹田初成,筑基方至。如今自己既已筑基,则应开始修习新的吐纳之法和法术口诀,于是便决定研习秦怀安留给自己的焚如心经。

从乾坤袋里拿出玉简,秦煜在额头轻轻一碰,这焚如心经扬扬洒洒的千字真言便进入秦煜识海。

焚如心经,至阳至刚,至纯至险。这焚如心经正是要聚纷繁杂乱之灵气,筑刚健中正之血肉。

秦煜始读这焚如心经,便已知晓这火系法决虽是招式千万,变化无端,可丹田之内的灵气皆是出自一源,丹田内的灵气愈是纯净厚重,这外在的招式愈是凌厉狠辣。这焚如二字大有一往无前,摧枯拉朽,焚天地万物于虚无的气概,虽说天下万事不破不立,可这般肆无忌惮的破坏力仍是让人心惊。

故而念及此处,秦煜不由心中一跳,冷汗涔涔。若是真能冲破阻隔,直达焚如至境也就罢了,若是处前明之尽,抑或是后明之逼处,那可真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只得落个死如、弃如,修为尽散的下场。

想来自己便宜老爹那凌厉的性子,也与这焚如心经脱不了干系吧。

思虑过罢,秦煜便盘腿坐起身来,从丹田运起一股灵气,周游四肢经脉会于右手,然后右手骈指一指,一道赤色火光便跃于指尖。

见到这火焰成形,秦煜也是大喜。

这赤颜扣的第一步就凝气为形,将无形的灵气化为有形的火焰!作为一种火系锁链,这赤颜扣不仅可以锁住敌方,更是能灼烧对方灵力,要知对战两方有时拼的不是法术技巧,而是丹田之中灵力储备的多少。不然低阶修士面对高阶修士时也不会完全没有一战之力。

秦煜得了鼓励,更是再接再厉,将灵气源源不断地向右手汇去,只见指尖火焰大炽,化成一条绳索模样向前飞去,秦煜本欲再送一股灵气使之盘旋缠绕,却不料丹田灵气竟已不足。

这焚如心经果真霸道无比,竟耗费了这么些许灵力,秦煜忽而转念一想,这五行之中,由木生火,这木系灵力或有帮助亦未可知。

于是从丹田运起一股木系灵力向赤颜扣而去,只见火焰愈发炽热,内里还隐隐泛有青光,真真像一条正燃烧的火藤!秦煜见此不由大呼一口浊气,幸而当真有用。当下收了灵力,又作了些许吐纳,走出书房。

进来之时还是日上中天,如今却已是月辉遍地了,忽而想到自己还未进食,秦煜正欲叫侍童准备饭菜,却看到许藜正坐在石桌前看着自己。

“何时来的?”秦煜与许藜相对而坐。

“刚来不久,想是大师兄刚刚闭关回来,这院子须有些许整顿的地方,就过来看看。见大师兄的小侍童打扫了一日,累的连眼睛也睁不开了,只好让他先去休息,由我等大师兄用晚膳了。”说完还抱一抱拳,戏谑地看了秦煜一眼。

秦煜白了许藜一眼:

“怎么着,等我吃饭就这般难为你许大公子?”

“不难为不难为,我心里可是欢喜的很呐。”若不是秦煜此时丹田枯竭,见那许藜摇头晃脑的样子,还真想将他用赤颜扣锁起来踹两脚。

秦煜再不多说,拿起桌前的筷子聚开始大吃大喝。

“话说小藜子,你做的东西还真不赖。”

“大师兄若是喜欢,日日做给你如何?”

&ldqu

《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之仙君御凰 by 下—暂满还亏》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