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驾到!—变身茄子

时间: 2017-07-18 17:35:39

【娘娘驾到!—变身茄子】小说在线阅读

娘娘驾到!—变身茄子

文案:

恋人同房不同床,只因总被踹下床。

第一章

艾海从小心思细腻,敏感脆弱,一受委屈就哭,被他老爸骂是娘娘腔,他那有大男子主义的老爸对他很不喜欢,妹妹出生后更是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在了妹妹身上,艾海对爸爸怨念颇深,跟他也不亲近,连带着也不喜欢妹妹,还好妈妈始终比较偏爱他,这一点让他在这个家庭里过得还算如意。

艾海上初中后开始变得不合群,小学的时候还好,一上初中,男孩女孩们开始出现第二性征,心理上也随之出现了变化。

男生和女生不再一起玩耍,只要有人多一句互动便会被大家起哄,取笑。

分班以后小学的同班同学都开始慢慢疏远了,于是本来朋友就少的艾海更孤独了。

早熟的女孩们对他有别于其他男生的秀气斯文和细致举动暗笑不已,常常在背后说他像女孩子,偷偷模仿他说话时细软的语气和走路的动作。

男生们在这个年纪大多把粗鲁当豪气,课间休息闹哄哄的玩你推我打的游戏,艾海不喜欢,于是男生也慢慢不跟他玩了。

艾海那一代不像现在的孩子那样人手一部手机,低头玩手机比打闹更有吸引力。当时对比其他人显得文静过头的艾海却是特立独行的,连开家长会班主任都会跟他爸爸说艾海不合群,性格有些孤僻,不能跟同学们打成一片。

回家后被老爸教训的艾海在心里默默骂道:谁要跟他们打成一片!一群粗鲁野蛮的家伙!

后来不知道谁学来一句“娘”,说艾海娘,像女人。

艾海虽然时不时会偷偷躲在被子里流眼泪,但不表示他是个软柿子,谁都可以捏,在一次一个男生当面对他说他娘,是女扮男装,艾海当时就揍了那男生一拳,一把将他扑倒在地,坐在他身上一顿乱拳猛揍。

可能平时艾海太过文静,他这一暴起让大家都没能及时反应过来,连那个被他扑倒的男生也是在吃痛之后才开始反抗。

不爱运动的艾海自然打不过这体育很好的男生,很快就被他制住反压,两个人扭打成一团,周围的同学们哇哇大叫,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艾海动粗太难得一见,竟然没人上来劝架,最后有人把班主任找来了才结束了这一场乱战。

脸上挂彩的艾海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等家长到了才能回家,那个跟他打架的男生也在,这家伙是隔壁班的,艾海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等隔壁班的班主任过来了他才知道这家伙叫彭帅。

艾海怀疑这家伙的老爹是彭德怀的粉丝,不然怎么会给自己儿子取这么一个名字,见他眼圈黑黝黝的像一只熊猫,艾海心里得意得想笑,结果一扯嘴角自己先疼了。

他摸着被打破的嘴角,愤恨的拿眼睛瞪彭帅,彭帅趁着老师没注意对他挤眉弄眼做出凶恶的表情,用嘴型对他无声的说“娘娘腔”。

其实艾海也不知道自己解读得对不对,但当时他就是这么认定了,气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但他忍了又忍,把手心都掐出一排印子来才止住了想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彭帅见他泪眼朦胧的样子,心里更肯定了这家伙是娘娘腔的事实,刚才凶狠的样子只是装出来的假象而已,不然他现在怎么是一副想哭的表情?一定是怕了!哼,死娘娘腔!

老师见这两个家伙在办公室里还敢互相瞪眼,顿时又教训开了,说他们不团结友爱,没有一点集体意识,特别是彭帅,刚申请入团就发生这种事,真是不守纪律,不尊重老师爱护同学,还能入什么团。

彭帅急了,打架是小事,顶多被教训一顿,但入团要是吹了,他那个一颗红心向着党的老爸非得把他揍得屁股开花不可。

“赵老师,不能啊!我我我……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姓赵的老师也没有答应他什么,只是不停重复要团结同学,友爱班级之类的老话。

艾海在旁边见了,心里乐开了花,骂彭帅活该,幸亏他聪明,才没有入什么共青团,傻逼!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家长来领人的时候照例跟着孩子一起被老师教育了一番,艾海偷眼打量了彭帅的老爸一眼,见对方是一个身高体壮的黑脸汉子,心里将他跟彭帅默默对比了一番,觉得这家伙跟他老爸长得真是像,当时他有些羡慕。

艾海长得像妈妈,皮肤白,长相俊秀,气质又文静,跟粗黑的彭帅是两个相反的类型。他想要是自己长成这个样子就不会被人说娘了吧?此时的艾海并不知道自己长大之后会流行他这种长相的花美男,而彭帅这种会被归为颜值不够的爷们类型。

艾海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担心会被老爸一顿臭骂,没想到他老爹不仅不怪他,反而夸他做得好。

“男人就该这样,该动手时就动手,你从小就像个娘们似的,都是被你妈给宠坏了!今天总算像点男孩的样子,以后做事别总是扭扭捏捏的,要不是你出生的时候我检查过你长了小鸡鸡,还以为你是女孩呢。”

艾海本来还不在意,一听这话,那种被否定,被伤害的逆反心理一起,脑袋一热,顿时脱口而出道:“我就是像女孩儿,我就是娘娘腔,怎么了?!”

“啪!”

一声脆响,艾海傻眼了,看着老爸还停在半空中的手,他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完全无法思考,直到他老爸将手收回去,他这才明白自己刚才被打了一巴掌。

脸上火辣辣的疼,艾海下意识的去摸被打的地方。

“下次再让我听见这些话,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看着老爸变得凶狠的眼神,艾海觉得心里也被扇了一巴掌,他咬牙不让眼泪掉下来,转身就跑。

他一路跑回家里,不理妈妈的问话,将自己关进房间里,把头埋进被子里小声的哭泣。

艾海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全世界都觉得他错了,他生下来就是这个样子,为什么不说是他爸爸和妈妈的错,是他们将他生下来的,不是他自己要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为什么?为什么!

艾海此时只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他就是一只孤独飘零在大海上的小舟,在黑暗和风暴里摇摇欲坠,没有人来救赎自己。

当晚艾海完全不理父母的敲门询问声,连晚饭也没出去吃,硬生生的饿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更是连学都不去上,也不敢去。经过一晚的大哭,他的眼睛又红又肿,连带昨天没有收拾的伤,脸上红的黑的跟开染料房似的,好看极了。

他这副样子气得平日里温柔的妈妈也忍不住骂了他两句,见他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妈妈也没什么办法,只好给他班主任打电话请假,然后带他去门诊检查包扎,也因此艾海得到了三天的假期。

再一次回到学校时,艾海觉得一切都好陌生,自己像是一个外来者,这种感觉虽然一天之后就消失了,可艾海却比以前更加不喜欢跟同学交流了。

大家也不太敢惹他,毕竟艾海也是会打人的家伙,只有隔壁班的彭帅,每次一碰见艾海就仰起脖子用鼻孔看他,虽然他对艾海嗤之以鼻,但也不敢再来挑衅,显然在家里是被好好教育过了,懂得了分寸。

第二章

初中三年转眼就过,中考最后一科考完,艾海松了一口气,周围都是搭伴相约去玩的同学,他却只有一个人。

好歹毕业了,艾海觉得自己也该干点什么平时不敢干的事情了,于是他决定去传说中的网吧玩一玩。

当时网吧兴起,玩电脑成了继打台球和电子游戏之后另一个被老师和家长视为洪水猛兽的恶习,平时就警告孩子们不要去网吧玩,那里是小混混和无业游民聚集的地方。

就算家长和老师们禁止,但对世界满心好奇的学生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对新鲜事物的探索欲望,周末以睡在同学家为借口互相打掩护,结伴去网吧通宵的事情屡见不鲜。

但艾海却没有可以“同甘共苦”的朋友,以至于他对电脑的印象只有在每周一次的电脑课上那个用来打字和播放图片的方块形机器,那时他连打字都只会用两根手指慢慢拼ABC输入法。

这天他第一次用上了去同学家过夜的借口,特地换了一身看起来比较像社会人士的衣服去了网吧,他心情忐忑得就跟去买毐品似的,心跳得极快,他茫然的进了一家网吧,里面并没有老师表述得那么乌烟瘴气和可怕,放下心来的他满心好奇,却连该干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懂的他在热心的网吧老板的帮助下申请了自己的第一个QQ号,胡乱添加了一个网友,跟人家聊了起来。

只用两只食指打字的他在那一天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艾海这时才知道还有这样的世界,不用写信和打电话就可以跟远在千里之外的陌生人聊天,倾诉自己的烦恼和疑惑而不用怕被自己认识的人知道。各种信息可以直接从网站上获得,不用买不同类型的报纸和杂志,这些信息网上都有,而且更新的速度比报纸之类更快速。

那一晚是艾海第一次通宵不睡觉,但他却丝毫也感觉不到疲惫,只有满心的欢喜和对新事物的好奇。

公布成绩那一天,初三的学生们把平时积攒的试卷全都都扔出窗外,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情绪,试卷像雪花一样四处飘洒,耳边是毕业生们的吼叫,他们终于从无休无止的考试做题的地狱里解脱出来,他们怎么能不喊,不兴奋,不去抛洒一直压在他们身上的枷锁?

只是他们不知道更可怕的地狱还在前面等着他们,等上了高中他们就会明白初中那些只是小儿科。

艾海上高中住校了,他长大了许多,也学会了伪装和妥协,跟同学的关系也不像以前那样僵硬了,还交了几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

课业繁重的高中生们也没有多少心思会去管别人的性格行为是不是跟他们不同,有没有人跟社会的普遍审美相反,他们心里最重要的只有高考,高考!

当然有一些人是例外的,他们永远不跟着大部队的脚步走,别人做什么,他们就偏不这么做,老师和家长称这些人为叛逆少年。

艾海偏偏就认识了一位叛逆少年,虽然他在老师心目中是乖宝宝的类型,他学习成绩不算突出,却从来不会做出格的事情,但这不表示他的内在跟表现出来的一致。

杨开基,这个名字在当时很平常,现在却常常会被人拿来开玩笑的名字,在艾海后来的生命中起到了人生基石的作用。

这位留级两次的大龄少年以18岁的高龄在普遍是15、16岁的小萝卜苗里是鹤立鸡群,一枝独秀。成绩总是吊在班级末尾的他因为超出年龄的见识和别人都不知道的新鲜信息成为了班级里最受欢迎的第一人。

这时候的女孩们开始有了心事,男孩们看着身体特征越来越明显的女生们,也渐渐明白了男女之间的不同,异性之间天然的吸引力让他们蓬勃的青春充满了活力。

杨开基所具备的超龄知识让大家对他趋之若鹜,女生就算了,男生常常在课间围着他小声询问一些问题,他的座位周围一圈都是人,那里常常会爆发出惊人的起哄和笑声。

艾海对他也满是好奇,但是他却不敢主动过去聊天。

直到第二个学期调换座位,艾海和杨开基被分到隔壁,他们这才说上话。

就在那一年的暑假,艾海知道了世界上有同性恋这个存在。

手机闹铃响起,艾海在床上痛苦的呻吟一声,恋恋不舍的爬了起来,快速收拾好自己,将昨晚弄好的便当拿上,带着公文包就赶去上班了。

坐在公交车上,艾海不由想起昨晚跟几个基友聊起自己初识性向的事情,那还是在高一的暑假,他正是水灵灵的十六岁,那个皮肤真是,啧啧!想到这里,他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有点干,看来新买的润肤水效果不是很好。

当时杨开基坐在他身边一个学期,两个人算是成了朋友,放假前他神秘兮兮的对艾海说有个好玩的东西要跟他看,不知道艾海有没有兴趣暑假去他家玩几天。

艾海想了想,点头答应了,给家里的借口就用学校要补课,杨开基听说了还直夸他深藏不露。

“你看起来乖乖的,没想到居然也会骗老爸老妈。”

艾海腼腆的笑了笑,低下头,耳尖有些发红。

杨开基当时还伸手捏了他的耳垂一下,当时只觉得他在开玩笑,现在想来当时他是被杨开基给调戏了。

杨开基家里有一台电脑,当时家用电脑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艾海当时看到他的房间里放着这么一台电脑简直要嫉妒死了。

杨开基从电脑里找出一个电影给他看,那是一个欧美真人动作片,片里的主演是两个男人,一开始还很正常,一个农场主和牛仔在交谈,一个骑在马上,一个站在马下,夕阳之下还挺有西部风情的。

但很快艾海就发现不对了,这两个人谈着谈着就谈到马厩里了,然后两个人就抱着啃到一块去了,当时艾海的表情被杨开基后来学起来,就跟上课传纸条结果一不小心扔到老师身上,被老师当着全班的面读出来一样精彩。

等片子里的两个男人都脱光了滚到一起,艾海还没反应过来,杨开基就搭住他的肩膀,凑到他身边,气息有些不稳。

当时艾海就觉得有些不对了,杨开基这家伙看他的眼睛跟狼见到肉似的,眼冒凶光,让人不敢直视。

杨开基却没有再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示意他看屏幕,艾海一转头就看到其中一个男的把他的鸡鸡放到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屁眼里。

当时艾海的嘴巴张大得可以塞进两个咸鸭蛋了,他直愣愣的看着屏幕上两个男人在做活塞运动,脑子里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有两个男人不停的抽插抽插的动作在反复播放着,因为没有开声音,所以艾海脑子里播放的画面也是无声的,他的耳边只有杨开基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杨开基忽然拿起他的手,把艾海吓了一跳,刚想把手抽回来,杨开基却将他的手一把按在自己裤裆上,喘着气对他说:“小艾,我这里难受,你能不能帮我摸摸。”

艾海一直就没合起来的嘴巴这时张得更大了,手下挑动的物体虽然隔着裤子依然让人觉得滚烫,他浑身一抖,大叫一声,用力收回自己的手,夺命奔出杨开基家,不管他在后面怎么叫自己,他都不感停下,也不敢回头。

当天晚上艾海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不停浮现着今天看到的片子的内容,还有手覆在杨开基裤子上感受到的热度,脸一阵一阵的发烫,心跳得“嘭咚嘭咚”作响,他神差鬼使的就把手伸进了裤裆里,一碰到自己有些勃起的性器,就像被烫到手一样收了回来。

他用力拍打自己使坏的手,懊恼极了,心里乱糟糟的什么念头都有,在这样混乱的心境下,他最后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艾海做了一个梦,梦里他成了那个骑在马上的牛仔,他被农场主抱在怀里,农场主用他的鸡鸡捅进了自己的屁眼,然后自己也做出跟那个牛仔一样的表情和动作,最后射经的时候他看到了农场主的脸,竟然是杨开基那帅气阳光的脸。

艾海被惊醒,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然后他感觉到自己的下腹一阵黏腻,他梦遗了。

点评回复

艾海非常害怕,他也不是第一次梦遗,以前总是懵懵懂懂就发生了,但这次他却清清楚楚的记得自己是因为梦见和男人做爱才会梦遗的。

他惶恐不安,却没人可倾诉,他甚至以为自己变态了。

一整个暑假他都在惶惶不安中度过,直到开学见到了杨开基,杨开基拉着他到僻静地方跟他不停道歉,看到这样的情景,艾海心里有点失落,但他没有深究这一丝失落是为了什么,能继续跟杨开基做朋友他还是很开心的。

之后他又梦见了杨开基几次,他总觉得自己哪里不对,趁着周末的时候出校进了网吧,上网搜索了一番,最后得到一个同性恋的答案。

在看完整整两个多小时的资料后,艾海懵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所谓的同性恋。

遭受内心煎熬的他终于在有一天晚上将杨开基拉进了小树林,把最近的心事讲给他听,杨开基听完后沉默了。

就在艾海快要哭的时候,杨开基终于开口,竟然是安慰起他来。

杨开基说这同性恋也是普遍现象,其实他对男人也有一点感觉的,让艾海不要怕。

艾海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找借口安慰自己,但听到这种话的确让人安心很多,他很感谢杨开基,杨开基开玩笑说要艾海给他暖床报答,艾海自然不理他这玩笑话。

杨开基没有把他的事跟别人说,艾海感受到他的贴心,慢慢对他在意起来,等他发现自己的心意时杨开基却交了一个女朋友。

艾海满心失望,没想到杨开基说的真的是假的,他根本就不喜欢男人,艾海的初恋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开始,也糊里糊涂的结束了。

后来杨开基真的跟男人勾搭在一起的时候,艾海才知道这家伙就是一个没有节操的双插卡,男女通吃渣渣。

他还不时庆幸当时没跟这个家伙发展出深刻的感情,不然自己得被他伤心成什么样啊!

公车到站,艾海的回忆也结束,他带着雀跃的心情走进了公司的大门,他以前上班从来不会这么积极主动,现在这样主要是这公司的老板换了人,从大老板换成了老板的亲儿子小老板,一个刚刚三十岁的黄金单身汉。

艾海隐约觉得这个小老板是同道中人。

当然,像他这样的小职员也只能在心里默默意氵壬自己的老板,除此之外还能怎么样?难道上演一版男版的现代灰姑娘吗?别搞笑了,人家灰姑娘原来可是贵族!

艾海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第三章

中午艾海趁着去茶水间热便当的空挡去小老板的办公室外面晃悠,想要来个不经意的一瞥,没想到小老板居然不在。

【娘娘驾到!—变身茄子】(本页完)

《娘娘驾到!—变身茄子》上一篇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预览

第六十五章

黎真绕着梅夏家看了一遍,发现这家里还是挺干净的,并没有什么冤魂恶鬼。黎真就让那小厮带他们去那绣娘的坟地看看。村里人见黎真他们面生,还绕着梅家指指点点的看了一圈,就有人过来问是来找谁的。

那小厮跟孙政来过几次,村里有好事的很快就认出了他来。“原来是那个大少爷家的人啊。”

“那丫头不是都死了一年多了么,怎么还有人过来啊?”

“谁知道,谁知道那丫头还做了什么,真是死了都不安分。”

“你就积点德吧,当时那大少爷过来的时候,你可是也跟着往前凑的。”

“啊呸,我那是想做媒,又不是那赶着倒贴的骚蹄子。”

黎真他们自然是懒得听村民的这些闲话的,转身就想走。大概是外面的议论声大了点,梅夏家出来了个妇人,穿的花红柳绿的,一看年龄就知道是那绣娘的婶婶。她一见那个小厮,立刻就四处张望起来,看了一圈,没见到孙政过来,面上就现出一抹失望之色来。不过这妇人还是一脸客气的将黎真他们往家里让,一边让一边道:“大少爷真是个实心的,三娘都没了一年了,还这样惦记我们家三娘,只可惜我们三娘是个没福的。”

一听这话黎真就知道,这妇人八成是误会什么了,他转脸低声问那小厮:“你们少爷过来的时候,是不是还会过来看看梅家娘子的叔叔和婶婶。”

小厮点头:“对,梅家娘子死后,少爷来过一次,哭了一场,因为听说丧事要花不少钱,走的时候还给留了些银子。上次来上坟的时候,少爷是悄悄的过来的,正好就遇到了她叔叔婶婶,又把身上的银子给了对方一些。”

“那他们知道你们家少爷是知府家的公子吗?”黎真问。

“应该不知道吧,那梅家娘子倒是知道,就是不知她和家里人说了没。”小厮回话的时候,那妇人已经端了三碗白水过来,十分热情的放到了桌上,笑着招呼道:“来,家里也不富裕,也没什么好茶,这山泉水,味道倒是甘甜的很。”

这妇人倒是会把握时机哭穷,黎真接过水就放到了桌上,淡淡道:“这位婶子不用客气,我来婶子家里其实也是有些事的。”

“什么事?”那妇人打量了下黎真和胡毛毛。黎真穿的看起来普通,可是那个架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至于他身边的这个漂亮少年,穿的这样好,应该也是有钱的,就是不知这两人跟少爷家是什么关系了。若是关系好,也不知走的时候会不会留些银钱。

“三娘子死了有一年了,我就是想问问,家里这一年多里有人遇到过什么怪事吗?”黎真这话说的很是直接,就差没问,三娘子死后来你家里闹过没有了。

那妇人一听这话,顿时脸就沉了下来,这话里的意思,她也听出来了,便冷声道:“我们家又没做什么恶事,怎么会有怪事?”

黎真懒得和她打嘴仗,直接丢了个精神暗示过去,“那你家的侄女具体是怎么死的,跟我说说吧。”

妇人的眼睛顿时变得一片茫然,“三娘是病死的。她长的好,又会一手好绣活,这些年家里的家当都是她赚下的。我和她叔叔一直想将她嫁个好人家的。可也不知她从哪里认识了个有钱人家的少爷,要嫁给那少爷做妾。我们看那少爷也不错,就应了下来。结果没多久,那少爷家就有人过来,给了我们一笔钱,说要我们把她嫁出去,不许她和那少爷再有来往。”

“然后呢?”

“我们就应了,那可是五百两银子。我想着对方家里既然肯出这么多钱,那肯定是铁了心不会让三娘进门的,我们就想着赶快把她嫁出去,也省的夜长梦多。正好我那娘家侄儿看上三娘了,他也不嫌弃三娘和那大少爷的事,可三娘死活不答应。后来我那侄儿就想着来个生米做成熟饭,谁知三娘就闹着去跳河了。好在没死成,被人救回来之后,就一病不起了。我们也请了大夫过来,都说救不回了。家里的房子是新盖好的,若是有人死在家里总是不吉,我就把她送回老房子去了,天天去给她送些粥水。那天早上去的时候,发现人没了。”

胡毛毛听的直皱眉,这梅三娘给她叔叔婶婶也是挣了不少钱了,结果竟落了个这样的下场。这叔叔婶婶虽说没直接下手害人,可是对方却是因为他们而死的。利用对方捞了那么多钱,最后竟然因为怕弄脏了房子,就把人撵出去等死,真是心性凉薄。

“那老房子在哪里,带我们去一下。”黎真的注意力却是一下就转到了老房子上面。本以为这里是梅三娘死的地方呢,没想到竟然不是,难怪这样的干净。

梅家当年是外来户,老房子的位置就有些偏,因为离山上的坟地不算远,几乎没什么人肯住在这边。还没到老房子跟前,黎真就已经觉出一丝不对来,胡毛毛也发现了,这屋子的阴气十分的重。单是这阴气的浓度,就足够吸引周围的鬼魂来此了。

“把钥匙给我,你们都回去吧。”黎真下了个暗示,让那小厮和妇人回了梅家,他们在这里也只是帮倒忙的,自然要早早打发走。

大概在梅三娘死了之后,这里就没人来了,门上的锁锈的厉害,院子也是十分的破败。此时正是夏日,屋里却是冷飕飕的,时不时有风打着旋卷着叶子吹过。黎真和胡毛毛刚要进屋,就听见一阵低泣私语声。两人顿时站住,一听,发现是一男一女,女的似是在求那男的什么,男的正在犹豫不决。

“难道孙郎又要把我丢下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孤苦无依,若不是前几日偶然见了孙郎,还要我在这里等多久。”那个女声说着就抽泣起来,男的马上软言温语的劝了起来,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屋内又安静了下来。

“屋里的可是孙政。”黎真话未落,已经抽了火云刀进了屋。本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妖鬼作祟,没想到只是这男的自己受困于情爱,被死去的老情人给缠的脱不了身,真是浪费他的时间。

黎真这一闯,一下就把屋里的这对小情人给吓的够呛。大概是以为他是来收鬼除妖的,孙政立刻就护在了梅三娘的身前,一副你敢动她我就要和你拼命的架势,梅三娘则楚楚可怜的躲在了孙政的身后。黎真对这种没害过人的鬼也没什么敌意,只是一把拽过孙政的生魂丢给了胡毛毛。又拿了锁魂环出来,准备将梅三娘收进去,回头超度了去。

谁知梅三娘一个闪身,竟躲到另一间屋里去了。黎真追了过去,一进屋,发现梅三娘竟然跑的无影无踪了。魂魄跑起来快是快,可却没有这样直接消失的。而且这会可是大白天,梅三娘一个刚死了一年多的小鬼,没那个本事跑出屋的。

黎真在屋里寻了一圈,完全找不见梅三娘的踪迹,心中就纳起闷来。这个女鬼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没影了。胡毛毛也拽着孙政进来了,他对于梅三娘竟然能一瞬间就跑掉也是颇为吃惊。

孙政见梅三娘已经跑了,顿时就放下心来,他看向黎真他们:“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欺负个弱女子?”

“什么弱女子,那是女鬼,把你哄过来。你这魂魄离体都快有半个月了,再不回去,你就一辈子也别想回去了。”黎真一边说,一边仔细的检查着屋里的东西。这梅三娘说不定不是逃跑,而是躲起来了。

孙政也是一愣,又叹气道:“你们误会了,三娘只是想我才会唤我过来,此事也怨我,只想着和三娘多呆些时日,就忘了回去。三娘虽说是鬼,却也没害过人,你们能不能不要为难她。”

黎真也没理孙政的絮叨,他盯着梳妆台前的一面铜镜看了起来,这铜镜造型很是古朴,镜面光亮如新。突然,黎真扭头问孙政,“梅三娘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天,天天都要梳妆打扮很久吧?”

孙政一怔,道:“三娘已死,怎么还会去梳妆打扮?”

不需要打扮吗?那这镜子保存的可真是好,就好像有人天天擦拭一样,一个污点也没。

铜镜上残留了点阴气,黎真心中已经能肯定对方的消失八成跟这镜子有关了。要不要让毛毛用狐火烧下呢,黎真有些犹豫,若是这梅三娘真在这镜子里,这么一烧,对方也就完了。

黎真敲了敲镜面,“出来吧,知道你在里面了。”铜镜没有任何动静。

“你若是不出来,那便要放火烧你了?”黎真威胁道。一旁的孙政突然意识到黎真说的烧你,应该是烧梅三娘,他虽说不知为何黎真会对着一面镜子这样要挟,却还是慌道:“我这就跟你们回去,你们千万莫要害三娘。”

铜镜中的黎真突然露出了个诡异的笑脸,黎真看的一愣,对方顷刻间又恢复了正常。

“毛毛,烧了这镜子。”黎真也不犹豫了,这镜子不对劲,绝对不能留。

胡毛毛还没放火,镜面突然一晃,一个人影从镜中闪了出来。这人竟长的和黎真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衣服和火云刀都一样。胡毛毛一惊,对方已经一刀劈了过来。

黎真没想到还有这种东西,竟然弄出来个跟自己一样的人来,这镜子到底是什么鬼玩意。胡毛毛只挡了两招,便已经感觉到了这个镜中的黎真和真的黎真之间的差别了,镜中的这个只是看着像罢了,打起来却很是一般,完全构不成威胁。

“你先别过来。”胡毛毛见黎真想过来,连忙阻止道。这个假的跟黎真长的一样,黎真若是掺和进来,他估计很容易打错人。

假的那个黎真大概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完全不是对手,交手不过十招,他便已经吃不住了。就见他眼神一转,盯向了孙政。趁着一个空档,探身一扑,就要去砍孙政,黎真连忙去拦。这个假的却是趁机将身形一转,冲到了铜镜中。

那铜镜‘啪嗒’一声,跌落在地上。这是躲回去了?黎真用刀尖一挑铜镜,此时的铜镜看起来十分的正常。孙政却被刚刚的事吓的够呛,连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提什么不要害了三娘的话了。

“把这镜子烧了吧。”黎真几乎将刀尖顶在了镜面上,镜中的那个东西只要敢出来,先对上的就是他的刀。

胡毛毛放了把狐火,十分顺利的烧着了。可是一直到镜面烧到融化,那个变化成黎真的东西也没出现过,难道它就这样安静的等着自己被烧死?狐火烧的极其顺利,这镜子的阴气少的可怜。到了后来,黎真觉得他们烧的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铜镜一样,若真是邪物,那身上的阴邪气息绝不会这样少,狐火几乎没烧到多少阴气。可是那东西确实是钻回铜镜中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还是那东西有其他的逃生手段?黎真心中猜测着。

烧掉铜镜之后,黎真他们就先带着孙政回了孙府。这位大少爷离体太久,不好继续耽误下去。

孙如德还在那边等着第二天收拾两人呢,谁知道黎真他们出去了半天就回来了。去了孙政的卧房之后,没一会儿,下人就过来禀报说,大少爷已经醒过来了。

孙如德大喜过望,虽说他心中很想整治下黎真这个不懂礼数的神棍,可是相对于他儿子能醒过来,教训黎真这事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得到消息的孙如德立刻就赶到了儿子的房间,他的夫人冯氏早就过来了,这冯氏此时也不顾什么避讳外男了,一脸感激的跟黎真他们说着话,就差给黎真和胡毛毛立个长生牌位了。

黎真见孙如德过来,就提出想再去孙政的书房看一下的要求。孙如德虽有些奇怪,还是答应了下来,黎真和胡毛毛又去了一趟书房。

“那东西不是妖物,我没感觉到他的精神波动,要么那东西是鬼,要么就是器灵。”黎真说着自己的推测,“若是鬼的话,应该也不是梅三娘,她只是执念未消,还没这个能力作乱。”

“也不是那铜镜的器灵,那铜镜就是个凡物,只是沾了点阴气。”胡毛毛补充道。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书房。黎真一进去,直奔书房的一面铜镜前。在梅家老宅烧那面铜镜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孙政的书房也见过一面铜镜,当然样式和这面镜子的样式是不一样的,当时他在书房翻看的时候却并没有太过在意,现在想来,那面镜子说不定也有些古怪。

黎真拿着铜镜仔细检查了下,大概是时间太久,上面只留了一点阴气,和整个书房的阴气浓度差不多,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之处。

“一会儿咱们最好再去趟梅三娘那边。”黎真扔下手中的铜镜道。胡毛毛点了点头,“也好,那东西倒不厉害,就是有些古怪。它那会打不过我,特意装着扑孙政,将你引开,就是为了往镜子里面钻,难道说它能通过镜子逃命吗。”

黎真沉吟道:“也不是没可能,说不定这东西可以来往与镜子之间……”他突然就想起了孙政书房的那面铜镜来。若真是这样,那倒解释得通了,这东西和梅三娘是通过镜子去了孙政的书房,后来又是从镜子里逃走的。他们在烧那面镜子的时候,对方已经逃了个没影,所以那镜子烧到最后也没烧出来多少阴气。只是他还从未听说过有这种邪物。能从镜中出现,逃走,真是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防不胜防。毕竟稍微有点闲钱的人家,家中都是有镜子的。

孙家关于这件事的谢礼是五百两银子,黎真也没看在眼里,随手装到袋子里拎了起来。孙政在醒过来之后,已经记不得自己魂魄离体时发生的事了,连他昏迷那天晚上的事也记不得太多了,只是心中有种说不出的伤心感觉,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黎真临走时,想了想,又嘱咐了一句,这段时间千万不要让孙政接触到类似镜子一类的东西。

这次虽说是将孙政的魂魄找了回来,可是黎真和胡毛毛都没有解决事情的感觉。虽说眼看着天马上就要黑了,两人也没回家。直接去了梅三娘的坟头,这梅三娘虽说不是那邪物,但是她肯定和那邪物有什么牵扯。

因为梅三娘是未出嫁的姑娘,未出嫁的女儿是不能葬在祖坟的。梅三娘就被葬到了挺偏远的地方。远远的黎真就瞧见后山有一座孤伶伶的坟头。看着可怜的很,梅家的人也够省的了,这坟修的真是寒酸。

走了没一会儿,黎真就停了下来,他发现自己刚刚看到那坟头有多远,这会还是多远,身边的环境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变化。这又是鬼打墙?他和胡毛毛怎么都没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黎真干脆从乾坤袋里拿了在龟甲中找到的那个水晶片出来。这水晶片可是能堪破龙宫幻境的东西,虚幻的东西在水晶片中都会恢复成真实的模样来,破一个鬼打墙应该没什么问题。

手环一拿出来,黎真头皮一下就麻了起来!在水晶片里,出现的景象简直让黎真后背都凉了,原来不知何时,在他们的身前身后,漂浮着越来越多的孤魂野鬼。而黎真和胡毛毛竟然完全没有发现,除了觉得身边的阴气越来越重,其他一切竟是毫无所觉。而且就是到了现在,黎真和胡毛毛也没能看到那些鬼魂,若不是有这个水晶片,只怕他们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些鬼魂一个个浮在半空冲向了黎真他们,黎真忙拿出锁魂环,那些鬼魂挣扎着被收到了锁魂环中,可黎真很快就发现了,这些鬼魂的实力竟然都挺强,一个锁魂环只能装进去两三只鬼魂。而周围的鬼魂已经聚了上百个之多,而且好像还在慢慢的增加中。

胡毛毛将狐火一口气放出了一个大圈,围在他们身遭的鬼魂几乎都被狐火给挡了下来。那些鬼魂却好像完全不在意狐火的焚烧,依旧朝着两人扑了过来。空气中很快便传来了阴气焚烧的味道,十分的腥臭难闻。过重的阴气让胡毛毛放出去的狐火竟现出了将要熄灭的态势,胡毛毛只得赶忙加了一把火势。

不对劲,正常情况下,这里绝对没可能会聚集过来这么多的阴魂的!这里离人类村庄并不算远,若真是聚集了这么多鬼魂,村里早就闹起来了。而且这些鬼魂一个个的实力看起来都不低,普通的孤魂野鬼哪里会有这种实力!而且普通的鬼魂也不会这样,完全不知道害怕。哪怕是厉鬼,那也是有惧怕的事物的,这些扑过来的,简直比厉鬼的神智还要低。有人在算计他们!

黎真意识到了这点后,他跟胡毛毛说了一声,便四处观察起来,他们是临时起意过来这边的,对方是怎么提前布置的?

梅三娘和孙政的那事难道也是个陷阱不成?难道是有人专门将他们诈到这里,好在这里对他们动手。而今天他们并没有来坟地这边,所以就没动手?黎真这会心中闪过各种阴谋来。突然,他在水晶片上看到了一个离他们颇远的黑影,这黑影好像从刚刚就一直没靠过来。在那些阴魂不要命的凑过来的时候,这个阴影却留在了原地。

“我要从那边冲出去,你先将火停一下,等我出去再放。”黎真是决定冒险一试了。

第六十六章

那黑影在见到黎真冲过来的时候,突然就向后退了起来。黎

《娘娘驾到!—变身茄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娘娘驾到!—变身茄子》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