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

时间: 2017-07-18 17:35:35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小说在线阅读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

第六十五章

黎真绕着梅夏家看了一遍,发现这家里还是挺干净的,并没有什么冤魂恶鬼。黎真就让那小厮带他们去那绣娘的坟地看看。村里人见黎真他们面生,还绕着梅家指指点点的看了一圈,就有人过来问是来找谁的。

那小厮跟孙政来过几次,村里有好事的很快就认出了他来。“原来是那个大少爷家的人啊。”

“那丫头不是都死了一年多了么,怎么还有人过来啊?”

“谁知道,谁知道那丫头还做了什么,真是死了都不安分。”

“你就积点德吧,当时那大少爷过来的时候,你可是也跟着往前凑的。”

“啊呸,我那是想做媒,又不是那赶着倒贴的骚蹄子。”

黎真他们自然是懒得听村民的这些闲话的,转身就想走。大概是外面的议论声大了点,梅夏家出来了个妇人,穿的花红柳绿的,一看年龄就知道是那绣娘的婶婶。她一见那个小厮,立刻就四处张望起来,看了一圈,没见到孙政过来,面上就现出一抹失望之色来。不过这妇人还是一脸客气的将黎真他们往家里让,一边让一边道:“大少爷真是个实心的,三娘都没了一年了,还这样惦记我们家三娘,只可惜我们三娘是个没福的。”

一听这话黎真就知道,这妇人八成是误会什么了,他转脸低声问那小厮:“你们少爷过来的时候,是不是还会过来看看梅家娘子的叔叔和婶婶。”

小厮点头:“对,梅家娘子死后,少爷来过一次,哭了一场,因为听说丧事要花不少钱,走的时候还给留了些银子。上次来上坟的时候,少爷是悄悄的过来的,正好就遇到了她叔叔婶婶,又把身上的银子给了对方一些。”

“那他们知道你们家少爷是知府家的公子吗?”黎真问。

“应该不知道吧,那梅家娘子倒是知道,就是不知她和家里人说了没。”小厮回话的时候,那妇人已经端了三碗白水过来,十分热情的放到了桌上,笑着招呼道:“来,家里也不富裕,也没什么好茶,这山泉水,味道倒是甘甜的很。”

这妇人倒是会把握时机哭穷,黎真接过水就放到了桌上,淡淡道:“这位婶子不用客气,我来婶子家里其实也是有些事的。”

“什么事?”那妇人打量了下黎真和胡毛毛。黎真穿的看起来普通,可是那个架势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至于他身边的这个漂亮少年,穿的这样好,应该也是有钱的,就是不知这两人跟少爷家是什么关系了。若是关系好,也不知走的时候会不会留些银钱。

“三娘子死了有一年了,我就是想问问,家里这一年多里有人遇到过什么怪事吗?”黎真这话说的很是直接,就差没问,三娘子死后来你家里闹过没有了。

那妇人一听这话,顿时脸就沉了下来,这话里的意思,她也听出来了,便冷声道:“我们家又没做什么恶事,怎么会有怪事?”

黎真懒得和她打嘴仗,直接丢了个精神暗示过去,“那你家的侄女具体是怎么死的,跟我说说吧。”

妇人的眼睛顿时变得一片茫然,“三娘是病死的。她长的好,又会一手好绣活,这些年家里的家当都是她赚下的。我和她叔叔一直想将她嫁个好人家的。可也不知她从哪里认识了个有钱人家的少爷,要嫁给那少爷做妾。我们看那少爷也不错,就应了下来。结果没多久,那少爷家就有人过来,给了我们一笔钱,说要我们把她嫁出去,不许她和那少爷再有来往。”

“然后呢?”

“我们就应了,那可是五百两银子。我想着对方家里既然肯出这么多钱,那肯定是铁了心不会让三娘进门的,我们就想着赶快把她嫁出去,也省的夜长梦多。正好我那娘家侄儿看上三娘了,他也不嫌弃三娘和那大少爷的事,可三娘死活不答应。后来我那侄儿就想着来个生米做成熟饭,谁知三娘就闹着去跳河了。好在没死成,被人救回来之后,就一病不起了。我们也请了大夫过来,都说救不回了。家里的房子是新盖好的,若是有人死在家里总是不吉,我就把她送回老房子去了,天天去给她送些粥水。那天早上去的时候,发现人没了。”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胡毛毛听的直皱眉,这梅三娘给她叔叔婶婶也是挣了不少钱了,结果竟落了个这样的下场。这叔叔婶婶虽说没直接下手害人,可是对方却是因为他们而死的。利用对方捞了那么多钱,最后竟然因为怕弄脏了房子,就把人撵出去等死,真是心性凉薄。

“那老房子在哪里,带我们去一下。”黎真的注意力却是一下就转到了老房子上面。本以为这里是梅三娘死的地方呢,没想到竟然不是,难怪这样的干净。

梅家当年是外来户,老房子的位置就有些偏,因为离山上的坟地不算远,几乎没什么人肯住在这边。还没到老房子跟前,黎真就已经觉出一丝不对来,胡毛毛也发现了,这屋子的阴气十分的重。单是这阴气的浓度,就足够吸引周围的鬼魂来此了。

“把钥匙给我,你们都回去吧。”黎真下了个暗示,让那小厮和妇人回了梅家,他们在这里也只是帮倒忙的,自然要早早打发走。

大概在梅三娘死了之后,这里就没人来了,门上的锁锈的厉害,院子也是十分的破败。此时正是夏日,屋里却是冷飕飕的,时不时有风打着旋卷着叶子吹过。黎真和胡毛毛刚要进屋,就听见一阵低泣私语声。两人顿时站住,一听,发现是一男一女,女的似是在求那男的什么,男的正在犹豫不决。

“难道孙郎又要把我丢下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孤苦无依,若不是前几日偶然见了孙郎,还要我在这里等多久。”那个女声说着就抽泣起来,男的马上软言温语的劝了起来,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后,屋内又安静了下来。

“屋里的可是孙政。”黎真话未落,已经抽了火云刀进了屋。本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妖鬼作祟,没想到只是这男的自己受困于情爱,被死去的老情人给缠的脱不了身,真是浪费他的时间。

黎真这一闯,一下就把屋里的这对小情人给吓的够呛。大概是以为他是来收鬼除妖的,孙政立刻就护在了梅三娘的身前,一副你敢动她我就要和你拼命的架势,梅三娘则楚楚可怜的躲在了孙政的身后。黎真对这种没害过人的鬼也没什么敌意,只是一把拽过孙政的生魂丢给了胡毛毛。又拿了锁魂环出来,准备将梅三娘收进去,回头超度了去。

谁知梅三娘一个闪身,竟躲到另一间屋里去了。黎真追了过去,一进屋,发现梅三娘竟然跑的无影无踪了。魂魄跑起来快是快,可却没有这样直接消失的。而且这会可是大白天,梅三娘一个刚死了一年多的小鬼,没那个本事跑出屋的。

黎真在屋里寻了一圈,完全找不见梅三娘的踪迹,心中就纳起闷来。这个女鬼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没影了。胡毛毛也拽着孙政进来了,他对于梅三娘竟然能一瞬间就跑掉也是颇为吃惊。

孙政见梅三娘已经跑了,顿时就放下心来,他看向黎真他们:“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欺负个弱女子?”

“什么弱女子,那是女鬼,把你哄过来。你这魂魄离体都快有半个月了,再不回去,你就一辈子也别想回去了。”黎真一边说,一边仔细的检查着屋里的东西。这梅三娘说不定不是逃跑,而是躲起来了。

孙政也是一愣,又叹气道:“你们误会了,三娘只是想我才会唤我过来,此事也怨我,只想着和三娘多呆些时日,就忘了回去。三娘虽说是鬼,却也没害过人,你们能不能不要为难她。”

黎真也没理孙政的絮叨,他盯着梳妆台前的一面铜镜看了起来,这铜镜造型很是古朴,镜面光亮如新。突然,黎真扭头问孙政,“梅三娘和你在一起的这几天,天天都要梳妆打扮很久吧?”

孙政一怔,道:“三娘已死,怎么还会去梳妆打扮?”

不需要打扮吗?那这镜子保存的可真是好,就好像有人天天擦拭一样,一个污点也没。

铜镜上残留了点阴气,黎真心中已经能肯定对方的消失八成跟这镜子有关了。要不要让毛毛用狐火烧下呢,黎真有些犹豫,若是这梅三娘真在这镜子里,这么一烧,对方也就完了。

黎真敲了敲镜面,“出来吧,知道你在里面了。”铜镜没有任何动静。

“你若是不出来,那便要放火烧你了?”黎真威胁道。一旁的孙政突然意识到黎真说的烧你,应该是烧梅三娘,他虽说不知为何黎真会对着一面镜子这样要挟,却还是慌道:“我这就跟你们回去,你们千万莫要害三娘。”

铜镜中的黎真突然露出了个诡异的笑脸,黎真看的一愣,对方顷刻间又恢复了正常。

“毛毛,烧了这镜子。”黎真也不犹豫了,这镜子不对劲,绝对不能留。

胡毛毛还没放火,镜面突然一晃,一个人影从镜中闪了出来。这人竟长的和黎真一模一样,就连身上的衣服和火云刀都一样。胡毛毛一惊,对方已经一刀劈了过来。

黎真没想到还有这种东西,竟然弄出来个跟自己一样的人来,这镜子到底是什么鬼玩意。胡毛毛只挡了两招,便已经感觉到了这个镜中的黎真和真的黎真之间的差别了,镜中的这个只是看着像罢了,打起来却很是一般,完全构不成威胁。

“你先别过来。”胡毛毛见黎真想过来,连忙阻止道。这个假的跟黎真长的一样,黎真若是掺和进来,他估计很容易打错人。

假的那个黎真大概也是没想到,自己竟然完全不是对手,交手不过十招,他便已经吃不住了。就见他眼神一转,盯向了孙政。趁着一个空档,探身一扑,就要去砍孙政,黎真连忙去拦。这个假的却是趁机将身形一转,冲到了铜镜中。

那铜镜‘啪嗒’一声,跌落在地上。这是躲回去了?黎真用刀尖一挑铜镜,此时的铜镜看起来十分的正常。孙政却被刚刚的事吓的够呛,连话也说不出来,也不提什么不要害了三娘的话了。

“把这镜子烧了吧。”黎真几乎将刀尖顶在了镜面上,镜中的那个东西只要敢出来,先对上的就是他的刀。

胡毛毛放了把狐火,十分顺利的烧着了。可是一直到镜面烧到融化,那个变化成黎真的东西也没出现过,难道它就这样安静的等着自己被烧死?狐火烧的极其顺利,这镜子的阴气少的可怜。到了后来,黎真觉得他们烧的就像是一个普通的铜镜一样,若真是邪物,那身上的阴邪气息绝不会这样少,狐火几乎没烧到多少阴气。可是那东西确实是钻回铜镜中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还是那东西有其他的逃生手段?黎真心中猜测着。

烧掉铜镜之后,黎真他们就先带着孙政回了孙府。这位大少爷离体太久,不好继续耽误下去。

孙如德还在那边等着第二天收拾两人呢,谁知道黎真他们出去了半天就回来了。去了孙政的卧房之后,没一会儿,下人就过来禀报说,大少爷已经醒过来了。

孙如德大喜过望,虽说他心中很想整治下黎真这个不懂礼数的神棍,可是相对于他儿子能醒过来,教训黎真这事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得到消息的孙如德立刻就赶到了儿子的房间,他的夫人冯氏早就过来了,这冯氏此时也不顾什么避讳外男了,一脸感激的跟黎真他们说着话,就差给黎真和胡毛毛立个长生牌位了。

黎真见孙如德过来,就提出想再去孙政的书房看一下的要求。孙如德虽有些奇怪,还是答应了下来,黎真和胡毛毛又去了一趟书房。

“那东西不是妖物,我没感觉到他的精神波动,要么那东西是鬼,要么就是器灵。”黎真说着自己的推测,“若是鬼的话,应该也不是梅三娘,她只是执念未消,还没这个能力作乱。”

“也不是那铜镜的器灵,那铜镜就是个凡物,只是沾了点阴气。”胡毛毛补充道。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书房。黎真一进去,直奔书房的一面铜镜前。在梅家老宅烧那面铜镜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孙政的书房也见过一面铜镜,当然样式和这面镜子的样式是不一样的,当时他在书房翻看的时候却并没有太过在意,现在想来,那面镜子说不定也有些古怪。

黎真拿着铜镜仔细检查了下,大概是时间太久,上面只留了一点阴气,和整个书房的阴气浓度差不多,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之处。

“一会儿咱们最好再去趟梅三娘那边。”黎真扔下手中的铜镜道。胡毛毛点了点头,“也好,那东西倒不厉害,就是有些古怪。它那会打不过我,特意装着扑孙政,将你引开,就是为了往镜子里面钻,难道说它能通过镜子逃命吗。”

黎真沉吟道:“也不是没可能,说不定这东西可以来往与镜子之间……”他突然就想起了孙政书房的那面铜镜来。若真是这样,那倒解释得通了,这东西和梅三娘是通过镜子去了孙政的书房,后来又是从镜子里逃走的。他们在烧那面镜子的时候,对方已经逃了个没影,所以那镜子烧到最后也没烧出来多少阴气。只是他还从未听说过有这种邪物。能从镜中出现,逃走,真是这样的话,还真是有些防不胜防。毕竟稍微有点闲钱的人家,家中都是有镜子的。

孙家关于这件事的谢礼是五百两银子,黎真也没看在眼里,随手装到袋子里拎了起来。孙政在醒过来之后,已经记不得自己魂魄离体时发生的事了,连他昏迷那天晚上的事也记不得太多了,只是心中有种说不出的伤心感觉,却又不知道是为什么。黎真临走时,想了想,又嘱咐了一句,这段时间千万不要让孙政接触到类似镜子一类的东西。

这次虽说是将孙政的魂魄找了回来,可是黎真和胡毛毛都没有解决事情的感觉。虽说眼看着天马上就要黑了,两人也没回家。直接去了梅三娘的坟头,这梅三娘虽说不是那邪物,但是她肯定和那邪物有什么牵扯。

因为梅三娘是未出嫁的姑娘,未出嫁的女儿是不能葬在祖坟的。梅三娘就被葬到了挺偏远的地方。远远的黎真就瞧见后山有一座孤伶伶的坟头。看着可怜的很,梅家的人也够省的了,这坟修的真是寒酸。

走了没一会儿,黎真就停了下来,他发现自己刚刚看到那坟头有多远,这会还是多远,身边的环境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变化。这又是鬼打墙?他和胡毛毛怎么都没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黎真干脆从乾坤袋里拿了在龟甲中找到的那个水晶片出来。这水晶片可是能堪破龙宫幻境的东西,虚幻的东西在水晶片中都会恢复成真实的模样来,破一个鬼打墙应该没什么问题。

手环一拿出来,黎真头皮一下就麻了起来!在水晶片里,出现的景象简直让黎真后背都凉了,原来不知何时,在他们的身前身后,漂浮着越来越多的孤魂野鬼。而黎真和胡毛毛竟然完全没有发现,除了觉得身边的阴气越来越重,其他一切竟是毫无所觉。而且就是到了现在,黎真和胡毛毛也没能看到那些鬼魂,若不是有这个水晶片,只怕他们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些鬼魂一个个浮在半空冲向了黎真他们,黎真忙拿出锁魂环,那些鬼魂挣扎着被收到了锁魂环中,可黎真很快就发现了,这些鬼魂的实力竟然都挺强,一个锁魂环只能装进去两三只鬼魂。而周围的鬼魂已经聚了上百个之多,而且好像还在慢慢的增加中。

胡毛毛将狐火一口气放出了一个大圈,围在他们身遭的鬼魂几乎都被狐火给挡了下来。那些鬼魂却好像完全不在意狐火的焚烧,依旧朝着两人扑了过来。空气中很快便传来了阴气焚烧的味道,十分的腥臭难闻。过重的阴气让胡毛毛放出去的狐火竟现出了将要熄灭的态势,胡毛毛只得赶忙加了一把火势。

不对劲,正常情况下,这里绝对没可能会聚集过来这么多的阴魂的!这里离人类村庄并不算远,若真是聚集了这么多鬼魂,村里早就闹起来了。而且这些鬼魂一个个的实力看起来都不低,普通的孤魂野鬼哪里会有这种实力!而且普通的鬼魂也不会这样,完全不知道害怕。哪怕是厉鬼,那也是有惧怕的事物的,这些扑过来的,简直比厉鬼的神智还要低。有人在算计他们!

黎真意识到了这点后,他跟胡毛毛说了一声,便四处观察起来,他们是临时起意过来这边的,对方是怎么提前布置的?

梅三娘和孙政的那事难道也是个陷阱不成?难道是有人专门将他们诈到这里,好在这里对他们动手。而今天他们并没有来坟地这边,所以就没动手?黎真这会心中闪过各种阴谋来。突然,他在水晶片上看到了一个离他们颇远的黑影,这黑影好像从刚刚就一直没靠过来。在那些阴魂不要命的凑过来的时候,这个阴影却留在了原地。

“我要从那边冲出去,你先将火停一下,等我出去再放。”黎真是决定冒险一试了。

第六十六章

那黑影在见到黎真冲过来的时候,突然就向后退了起来。黎真心中就是一动,将精神力放出,这个黑影有精神波动!

“有精神波动就好!”黎真挥刀砍退了围过来的几只阴魂,眼中闪过一抹冷意,精神力好似金色的箭矢一般,对着感知中的那个精神力团狠狠的射了过去。

金色的精神力和一团污黄色的精神力团急速碰撞在一起,金色精神力在接触到污黄色精神力的一瞬间,便嘭的一下分了开来,一道道精神力针在污黄色的精神力团中直穿而过,像是刺穿一块烂肉一样,瞬间便将那团污黄色的精神力插成了筛子。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本页完)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上一篇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预览

第三十九章

这么一晚上下来,本以为会输的最惨的胡毛毛却是大赢家,小捞了十来两银子。喜的胡毛毛许诺给大黄多买些排骨回来。白虎成了输的最惨的那个,这也怨不得别人,这家伙就是凭着个人情绪来打牌,它高兴这样出就要这样出,管你是输还是赢,这家伙钱输完了之后,便去黎真那边扒钱。

初一的早上,四周的小孩子纷纷上门去邻居家拜年,黎真家也来了不少邻家的小童,一堆小孩吵吵嚷嚷的就过来了。黎真买的点心零食炒货都是上好的,他也舍得拿出来招待人,不少人家压根就不舍得拿这些东西出来,黎真不在乎这个,只要来小孩子,就给塞好吃的,让那些小孩兴奋的就别提了。呆了好一会儿,这些小孩东西也吃了一轮,却怎么都不离开,眼瞅着家里的人越来越多,小石头就偷偷问刚认识的铁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两个都往他家聚了。

铁蛋悄声道:“这都是想问黎半仙要点符纸或者符水的,说是开年第一天能要到的,一年都会顺遂安康。就是你家的东西太好吃了,他们想多呆会儿。”

黎真知道是这个原因之后,也是哭笑不得,他也不会弄那些符咒之类的东西,琢磨了一会儿,想起后院的桃树来。便和胡毛毛一起去了后院,摘了些新抽出来的桃树叶,用黄纸一包,一个小孩给了一个。桃树本就有辟邪之说,给个桃树叶应该也能算是讨个吉利吧。

这些小孩拿了桃树叶后,便纷纷散去,有那皮实的,偷偷看过里面的东西,发现只是个桃树叶子,也就没再当回事。他们家中的长辈却极为看重,一个个都将这小黄纸包缝在了荷包里,挂在小孩子的身上。这桃树叶虽说没什么出奇的,可到底也是聚集了些日精月华才抽出来的叶子,自带一股清新之气,日久不散,味道十分好闻。常有小孩子把荷包拿在鼻尖嗅个不停,一直到后来,那桃树叶都干了,味道却还是没散。周围的邻居就愈发的看重这东西了,不过此时黎真他们已经离开了京城。

黎真他们走后,房主便在院后发现了那棵已经变得生机勃勃的桃树,枝繁叶茂,上面已经挂了些小桃子。当时房东还纳闷,这些桃子结的可要比往年早上不少。没过一个月,桃树上的桃子便陆陆续续的长成了,结的桃子个个足有碗口大小,闻着味道也是十分的香甜,房主是个吝啬的,这样好的桃子,竟一个也不舍得吃,便把熟的都摘下来拿去卖了,虽说他这价钱定的极高,可因为这桃子上市的早,比其他桃子要早快一个月了,所以买的人还不少。结果没想到,这些买了桃子的人,第二天竟都纷纷过来抢着要包圆,房主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这桃子卖亏了。等又有几个桃子熟了后,他就吃了一个,登时就觉得腹中暖意融融,十分的舒服。给家中老母吃了一个,结果第二天就看见他娘红光满面,精神头十足。房主虽说吝啬却也是个孝子,见这桃子这样好,后来的桃子他便一个也不肯卖了,全留给了在家中的老母亲。虽说没再卖桃儿,不过他家这株桃树的名号却是传出去了,都说这是仙人点化过的桃树,后来这院子连带着桃树被个贵人强花了千两银子给买了去。不过这桃树结的桃子也就是这一两年才有这功效,时日久了,也就会慢慢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京中的日子过的比黎家村要舒服许多,物资丰富,吃食也多,周围人也多。眨眼间,就快到了元宵节。这元宵节的花灯可并不只有正月十五一天的,一般是从初八一直到十八,整整十天,全城花灯。不过前几日的花灯并不算太多,等到了十五那天,才是最热闹的,这天皇室会放烟火不说,还有通宵达旦的花灯,各种活动游戏,全城的人都会出来赏花灯。就连日常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们,这天也会出来看看热闹。不过这天出事的也特别多,拍花子的,偷东西的。

怕挤着小姑娘,黎真还特意抱着榆儿,小石头和胡毛毛他是不用担心的。本来想留大黄在家中看家,不过大黄就一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看样子是也想要跟着一起去看热闹,也是,这狗子是路上也没少听韩毅成说这京中的花灯,这些日子里,更是常听到邻居小孩对这元宵花灯的期盼,它其实也暗自期待许久了。

看着大黄这样子,胡毛毛就干脆一并将它也带了出去。一家几口就这样出了门。此时外面果然热闹的很,天还没黑透,街上的人已经多了许多,人挤人,人挨人,这样热闹的景象,倒是让黎真想起了末世没有到来之前的生活。各种吃食的摊子也都摆了出来,油果子,蒸酥酪,滚面鱼儿,水晶糕,杏仁茶,核桃酥,芝麻脆,小馄饨,桂花蜜汤,芝麻元宵,花生糕,香煎小鱼饼……

数不尽的美食,让人眼花缭乱的花灯,每个花灯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艺术品,特别精巧的,上面还绘有各种花草鱼虫,美人风景。更有那大商家摆在店门前的灯,一盏灯一米来高,足足三层,好似玲珑宝塔一般,上面点缀着美玉,丝缎,实在是精美至极。可惜这灯人家是不卖的,黎真他们看了一会儿,便又接着去了下一家。

这么一逛,便逛到了亥时,一行人便找了个小摊子,要了些吃食,那些大酒楼今日都已经被城中的达官贵人给定下了,黎真也不想去凑那个热闹。更何况,出来逛灯市,便是要配着这小吃才更有滋味。胡毛毛鼻子灵,寻的人家手艺都极好,吃的一家人极是满意。正吃着,突听前面一个妇人哭着问道:“你可见到我家孩儿了。他叫果儿,五岁大,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衣服,头上还带着顶老虎帽。”

小摊上的老板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八成是找不回来了,这些拐子也真是该死,每年都要趁着这灯会拐些好人家的孩子。这么缺德,下辈子定要投生成个畜生。”

说着话,那妇人已经哭哭啼啼的走到了这边,一边喊着孩子的名字,一边跟路人叙述孩子的样子,可惜这人潮涌动的,谁也没见过一个小童。胡毛毛看的十分不忍,他拉住了那妇人,“你可有你家孩子身上的物品。”

真是个爱管闲事的狐狸,黎真默默想着,不过如果这家伙的心性要是跟自己一样,他估计也不会让胡毛毛呆在自己身边了。

小石头也是一副想帮忙的样子,白虎哼了一声,“真是没事找事。”说着,便趴在黎真肩头睡了起来。

那妇人大概也是病急乱投医,听见胡毛毛说要孩子身上的物品,便摸出来一张帕子,大概是给孩子擦嘴用的,上面沾了不少的油渍。胡毛毛拿过来给大黄嗅了一嗅,问了问那妇人在哪里和孩子失散之后,便和妇人一起去了那地方,小石头也想要跟过去。黎真只得丢下钱,抱着榆儿也跟了过去。

元宵节的人着实是不少,一股人流涌来,便将黎真和胡毛毛他们冲了开来,黎真也没想太多,紧了脚步,想要跟上去,可是周围的人好像都在往他这边挤过来一样。胡毛毛和大黄又走的极快,几个错身,竟不见了人影。此时黎真心中就是一动,他看向周围的人,这些人这会却又不朝着他身边挤了,慢慢都散了开来。

看来有问题啊,黎真心中啧了一声,都是那玲珑杀,将自己那读心的能力给屏蔽了,否则他便知道这些人此时在打什么主意了。白虎感觉到黎真在抱怨他的本体,不满的哼哼道:“那是你修为太低,若是你结丹了,便不会这样。”

黎真也没理会白虎,他走到了最后看到胡毛毛的那个地方,小石头愣了,“爹,咱们把胡叔也给弄丢了么?”

“丢不了,你胡叔虽说笨了点,可是逃跑的本事还是练得不错的。”黎真一边安抚着小石头,一边琢磨着要往哪里去,这地方是个岔口,前面是条大道,旁边还有个幽深的巷子。黎真低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便作出了决定,“走这条巷子。”

让黎真作出这个决定的,不是别的,正是地上的脚印,这京中的街道除了最要紧的那几条主干道铺了砖石外,其他的都是土路。很容易在上面留下脚印。胡毛毛走路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这要来自于他这狐狸的习惯,其实就是动物的习惯,化成人后,脚下用力的点和常人不太一样,他的所有脚印都是前重后轻。黎真扫了几眼,便找到了这家伙留下的脚印了。正是通向巷子的。

真是鬼魅伎俩,只怕那些人早就盯上胡毛毛了。不过那妇人应该不是对方的安排,毕竟他们不知道胡毛毛这爱帮人的习惯,用这样的妇人来吊人上钩,中招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只能说,对方抓住了机会。

黎真很快就想通了这一切,他这会还未曾把对方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些人贩子罢了。可是走了半天,黎真就发现,这巷子好像一直就走不到头一样,他回身看了看他进来的那个路口,路口已经看不到了。巷子里漆黑一片,安静的像是坟地,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发出的声音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动静了。

嗬嗬嗬,一阵怪笑不知从何处传来。几道黑影在黎真前方不远处一闪而过。

有人装神弄鬼?黎真立刻就抽出了腰间的火云刀,白虎只是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几个小鬼也敢来闹,我先睡了。”反正现阶段的黎真是没可能使唤它的,它也出不了什么力。

从黎真那刀抽出来之后,巷子里的怪笑就跟按了停止键一样,戛然而止。周围又恢复了安静,只是那巷子的入口还是看不清楚,周围似乎被黑暗笼罩着,没有光线,没有声音,榆儿有些紧张的攥着黎真的衣服,小石头突然叫了起来,声音慌乱,“有人抓我的脚!”

黎真低头一看,一只白惨惨的手正抓住了小石头的脚脖子,顺着手往前看,却是什么也没有,这手就像是凭空中冒出来的一样。黎真眼一眯,一刀就砍了下去,就听嗤的一声,刀过之处,竟起了一阵黑烟,周围传来一声刺耳尖叫。黎真将那鬼手剁成了几段后,丢在了一旁,冷哼了一声:“装神弄鬼。”

火云刀兴奋的嗡嗡颤动着,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大开杀戒。两边的墙壁上突然就泛起了波纹,只一眨眼,这个巷子竟不是巷子了,成了一座废弃许久的宅子。断壁残垣,荒草丛生,入眼的几间屋子已经是摇摇欲坠之势。就见一个人影在正中的屋中晃了一下,那屋子里燃起了一点莹绿色的火光。那火光十分的黯淡,只能隐隐照出一点地方。那人影背着身,站在那丝微不可见的光线中,缓缓的转过了身体。小石头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愣愣的盯着那个鬼影,就像是在等着对方转过身来。

黎真却突然一个旋身,手中的刀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半圆,赤红色的刀气将那只从他身后偷偷靠过来的东西直接劈成了两半,黎真冷眼瞧了下地上的那具尸体。又回身看了下屋中那个还未转过身的鬼影。

声东击西啊,还会用计了。可惜就是靠过来的时候,身上的气息没遮住。

小石头没想到,除了屋中的那个鬼影之外,这外面竟然还有一只鬼,不,那好像是一具死了许久的人的尸体,悄无声息的就靠了过来,若不是他爹及时发现,这会只怕,想到这里小石头只觉得起了一身的冷汗。

屋内的那只鬼好像对外面的事毫无所觉。慢慢转过身,一张极其扭曲的脸就那样出现在黎真他们面前。饶是黎真在末世见过不少血肉模糊的场面,可是看到这个脸后,还是忍不住有些恶心。无他,这脸实在是扭曲的过了,七八双眼睛都嵌在了一张脸上,嘴巴小小的,好像婴孩,内里却是一嘴细密的尖牙。这简直是让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要觉得恶心的节奏啊。

这鬼怎么长的,怎么长成这么个隔应人的样子。那鬼对着黎真他们扯出来一个怪异的笑脸,便有一只只的小鬼从它的那眼中钻了出来,一个个呲牙咧嘴,就想要扑到黎真他们身上。趴在黎真肩头的白虎突然醒了过来,眼中精光四射,“好恶毒的手法。”

黎真还没见过这种阵势呢,这只鬼里面还塞了一堆小鬼?难道这些小鬼日常里都在这么一只鬼的身体里么。白虎冲着那些小鬼吼了一声,那些小鬼竟就被吓的呆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的看着他们。

“快点,快放血在你的刀上,这些小鬼是被人强行炼在一起的,怨气极大,若是我的本体没受损伤,兴许你还能镇一镇。这会我也只能是吓唬吓唬它们了,等它们反应过来,你可就要吃大亏了,这些小鬼可是最擅吞噬生气的。”

黎真一听这话,顿时脸上就有些发苦,又是放血,又要咬舌尖,前阵子他在那蜘蛛洞中咬过一次舌尖了,这才刚好没多久。算了,咬就咬吧,反正他好的也快,黎真心一横,噗的一下,咬出血来,一口喷在了刀身上。刀身上迅速窜起几朵小火苗来,那些小鬼见了这火苗,竟又一个个的想要缩回那只大鬼的眼中,黎真一个横劈,砍向那只大鬼。刀气卷着火苗就像是翻滚的火浪一般,直接将挡在前方的东西焚了个干干净净。那大鬼反应也快,将那些小鬼一吸,挡在了自己前面,接着身影就是一淡,看样子是打算逃跑了。白虎轻轻一跳,踩着那些火苗,就跳到了大鬼的身上。

白色的小爪子轻轻一按,那只大鬼竟然被按的动弹不得。黎真用刀气放了把火,只觉得身上的力气都被放出去了三四成。

白虎道:“你快去找个能锁魂的东西,我教你封印鬼物之法。”

黎真以前被胡毛毛科普过一阵子,知道玉石也能封鬼,便从荷包上解下来个小玉坠子,问,“这东西可以用么?”

白虎嗅了下,撇嘴道:“勉勉强强吧。”说着,便将封印鬼物的符文传入黎真脑中,“照着这个弄,这只鬼很古怪,应是被人炼制出来的,你刚刚将它体内的那些小鬼焚尽,这家伙实力大减,反抗应该不会太大。等封印好之后,拿着这块玉坠子说不定还能找到它真正的主人。”

小石头见黎真将那只大鬼封入了玉坠,一下就松了口气,可一看周围,顿时就又发起愁来,他们这是在哪儿啊,明明是在城中走着的,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个鬼地方,这要怎么回去找胡叔。而且这么久了,胡叔他不会跟他们一样也遇到这种东西吧。

“先离了这地方。”白虎跳上墙头,四下里望了望,就见远处一片灯火辉煌,看样子他们还是在城中,并没离开多远。

刚出荒宅,那宅子的大门就砰的一声自己关上了。黎真又朝后看了一眼,那座废弃的宅子中传来一阵女人的低语声,星点光芒在宅子里飘荡着。

白虎扫了一眼,淡淡道:“这本就是个鬼宅,不过里面的鬼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积了些怨气,应该害不到人,刚刚那两个找死的跟这宅子中的应该没什么关系。”

黎真点点头,一阵狗叫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这是大黄的叫声!黎真忙回身,却发现胡毛毛并没有跟大黄在一起,还没等黎真询问,大黄已经咬住了黎真的衣服,将他拖向那座荒宅的后面。

“胡毛毛他怎么了?”想到刚刚的那些古怪的鬼,黎真心中猛的一紧,胡毛毛那家伙该不会出事了吧。

“笨蛋,不过是几只小鬼,你都没事,那只狐狸就更不会有事了。”白虎感觉到黎真那纷乱的思绪,忍不住斥了一句。

“别哭啊,一会儿你们的爹妈就会过来了。”胡毛毛手忙脚乱的给一个正在低声抽泣的小娃娃擦着脸,周围七八个小孩都聚在他的身边,这些小孩年岁不大,眼中满是恐惧,紧紧的攥着刚刚救下他们的胡毛毛的衣服不肯撒手。

黎真提心吊胆跟过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情景,在废弃的小院里,胡毛毛被一群小屁孩们围了个严实,好像带着鸡崽子的母鸡一般。而那个跟胡毛毛在一起的妇人,却是昏倒在树边,听呼吸声,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在那妇人身边还蹲坐着一个幼童,看那模样,应该就是这妇人丢失的那个叫果儿的孩子了。

见到黎真带着两一大一小两孩子过来,这群小孩先是惊恐的朝后一退,接着就纷纷抱住了胡毛毛的大腿,结果胡毛毛却开口跟这人说起话来,“这地方有古怪,我正想去找你,还好你来了。”

黎真仔细打量了下胡毛毛,发现对方身上只是沾了点污渍,并没有什么外伤,这才放下心来,问道:“这些小的还能走路么?”

胡毛毛看了下那些小孩子,总共有九人,最大的不过六七岁,最小的也就三岁多点,一个个可怜兮兮的,“这样,大的牵着小的,这两个最小的,你我一人抱一个。”黎真做好安排后。又让那个叫果儿的小孩将那自己母亲拍醒。

第四十章

“我这是怎么了,鬼,有鬼啊。”那妇人醒过来便嚷嚷了起来,黎真也懒得安抚她,一个精神暗示过去,那妇人顿时收了声,抱起自己的孩子,乖乖跟在了黎真他们身后。

白虎晃了晃脑袋,赞道:“你手这本事倒真不错。”

“只是懒得和她啰嗦罢了。”其实这些幼童在刚刚都被黎真下了微弱的精神暗示,毕竟这些都是小孩子,被人抓走已经很是惊恐了,那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下—大假发》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