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

时间: 2017-07-18 17:35:31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小说在线阅读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

第三十九章

这么一晚上下来,本以为会输的最惨的胡毛毛却是大赢家,小捞了十来两银子。喜的胡毛毛许诺给大黄多买些排骨回来。白虎成了输的最惨的那个,这也怨不得别人,这家伙就是凭着个人情绪来打牌,它高兴这样出就要这样出,管你是输还是赢,这家伙钱输完了之后,便去黎真那边扒钱。

初一的早上,四周的小孩子纷纷上门去邻居家拜年,黎真家也来了不少邻家的小童,一堆小孩吵吵嚷嚷的就过来了。黎真买的点心零食炒货都是上好的,他也舍得拿出来招待人,不少人家压根就不舍得拿这些东西出来,黎真不在乎这个,只要来小孩子,就给塞好吃的,让那些小孩兴奋的就别提了。呆了好一会儿,这些小孩东西也吃了一轮,却怎么都不离开,眼瞅着家里的人越来越多,小石头就偷偷问刚认识的铁蛋,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两个都往他家聚了。

铁蛋悄声道:“这都是想问黎半仙要点符纸或者符水的,说是开年第一天能要到的,一年都会顺遂安康。就是你家的东西太好吃了,他们想多呆会儿。”

黎真知道是这个原因之后,也是哭笑不得,他也不会弄那些符咒之类的东西,琢磨了一会儿,想起后院的桃树来。便和胡毛毛一起去了后院,摘了些新抽出来的桃树叶,用黄纸一包,一个小孩给了一个。桃树本就有辟邪之说,给个桃树叶应该也能算是讨个吉利吧。

这些小孩拿了桃树叶后,便纷纷散去,有那皮实的,偷偷看过里面的东西,发现只是个桃树叶子,也就没再当回事。他们家中的长辈却极为看重,一个个都将这小黄纸包缝在了荷包里,挂在小孩子的身上。这桃树叶虽说没什么出奇的,可到底也是聚集了些日精月华才抽出来的叶子,自带一股清新之气,日久不散,味道十分好闻。常有小孩子把荷包拿在鼻尖嗅个不停,一直到后来,那桃树叶都干了,味道却还是没散。周围的邻居就愈发的看重这东西了,不过此时黎真他们已经离开了京城。

黎真他们走后,房主便在院后发现了那棵已经变得生机勃勃的桃树,枝繁叶茂,上面已经挂了些小桃子。当时房东还纳闷,这些桃子结的可要比往年早上不少。没过一个月,桃树上的桃子便陆陆续续的长成了,结的桃子个个足有碗口大小,闻着味道也是十分的香甜,房主是个吝啬的,这样好的桃子,竟一个也不舍得吃,便把熟的都摘下来拿去卖了,虽说他这价钱定的极高,可因为这桃子上市的早,比其他桃子要早快一个月了,所以买的人还不少。结果没想到,这些买了桃子的人,第二天竟都纷纷过来抢着要包圆,房主马上就意识到,自己这桃子卖亏了。等又有几个桃子熟了后,他就吃了一个,登时就觉得腹中暖意融融,十分的舒服。给家中老母吃了一个,结果第二天就看见他娘红光满面,精神头十足。房主虽说吝啬却也是个孝子,见这桃子这样好,后来的桃子他便一个也不肯卖了,全留给了在家中的老母亲。虽说没再卖桃儿,不过他家这株桃树的名号却是传出去了,都说这是仙人点化过的桃树,后来这院子连带着桃树被个贵人强花了千两银子给买了去。不过这桃树结的桃子也就是这一两年才有这功效,时日久了,也就会慢慢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这些是后话,暂且不提,京中的日子过的比黎家村要舒服许多,物资丰富,吃食也多,周围人也多。眨眼间,就快到了元宵节。这元宵节的花灯可并不只有正月十五一天的,一般是从初八一直到十八,整整十天,全城花灯。不过前几日的花灯并不算太多,等到了十五那天,才是最热闹的,这天皇室会放烟火不说,还有通宵达旦的花灯,各种活动游戏,全城的人都会出来赏花灯。就连日常在家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们,这天也会出来看看热闹。不过这天出事的也特别多,拍花子的,偷东西的。

怕挤着小姑娘,黎真还特意抱着榆儿,小石头和胡毛毛他是不用担心的。本来想留大黄在家中看家,不过大黄就一直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看样子是也想要跟着一起去看热闹,也是,这狗子是路上也没少听韩毅成说这京中的花灯,这些日子里,更是常听到邻居小孩对这元宵花灯的期盼,它其实也暗自期待许久了。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看着大黄这样子,胡毛毛就干脆一并将它也带了出去。一家几口就这样出了门。此时外面果然热闹的很,天还没黑透,街上的人已经多了许多,人挤人,人挨人,这样热闹的景象,倒是让黎真想起了末世没有到来之前的生活。各种吃食的摊子也都摆了出来,油果子,蒸酥酪,滚面鱼儿,水晶糕,杏仁茶,核桃酥,芝麻脆,小馄饨,桂花蜜汤,芝麻元宵,花生糕,香煎小鱼饼……

数不尽的美食,让人眼花缭乱的花灯,每个花灯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艺术品,特别精巧的,上面还绘有各种花草鱼虫,美人风景。更有那大商家摆在店门前的灯,一盏灯一米来高,足足三层,好似玲珑宝塔一般,上面点缀着美玉,丝缎,实在是精美至极。可惜这灯人家是不卖的,黎真他们看了一会儿,便又接着去了下一家。

这么一逛,便逛到了亥时,一行人便找了个小摊子,要了些吃食,那些大酒楼今日都已经被城中的达官贵人给定下了,黎真也不想去凑那个热闹。更何况,出来逛灯市,便是要配着这小吃才更有滋味。胡毛毛鼻子灵,寻的人家手艺都极好,吃的一家人极是满意。正吃着,突听前面一个妇人哭着问道:“你可见到我家孩儿了。他叫果儿,五岁大,穿着一身宝蓝色的衣服,头上还带着顶老虎帽。”

小摊上的老板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八成是找不回来了,这些拐子也真是该死,每年都要趁着这灯会拐些好人家的孩子。这么缺德,下辈子定要投生成个畜生。”

说着话,那妇人已经哭哭啼啼的走到了这边,一边喊着孩子的名字,一边跟路人叙述孩子的样子,可惜这人潮涌动的,谁也没见过一个小童。胡毛毛看的十分不忍,他拉住了那妇人,“你可有你家孩子身上的物品。”

真是个爱管闲事的狐狸,黎真默默想着,不过如果这家伙的心性要是跟自己一样,他估计也不会让胡毛毛呆在自己身边了。

小石头也是一副想帮忙的样子,白虎哼了一声,“真是没事找事。”说着,便趴在黎真肩头睡了起来。

那妇人大概也是病急乱投医,听见胡毛毛说要孩子身上的物品,便摸出来一张帕子,大概是给孩子擦嘴用的,上面沾了不少的油渍。胡毛毛拿过来给大黄嗅了一嗅,问了问那妇人在哪里和孩子失散之后,便和妇人一起去了那地方,小石头也想要跟过去。黎真只得丢下钱,抱着榆儿也跟了过去。

元宵节的人着实是不少,一股人流涌来,便将黎真和胡毛毛他们冲了开来,黎真也没想太多,紧了脚步,想要跟上去,可是周围的人好像都在往他这边挤过来一样。胡毛毛和大黄又走的极快,几个错身,竟不见了人影。此时黎真心中就是一动,他看向周围的人,这些人这会却又不朝着他身边挤了,慢慢都散了开来。

看来有问题啊,黎真心中啧了一声,都是那玲珑杀,将自己那读心的能力给屏蔽了,否则他便知道这些人此时在打什么主意了。白虎感觉到黎真在抱怨他的本体,不满的哼哼道:“那是你修为太低,若是你结丹了,便不会这样。”

黎真也没理会白虎,他走到了最后看到胡毛毛的那个地方,小石头愣了,“爹,咱们把胡叔也给弄丢了么?”

“丢不了,你胡叔虽说笨了点,可是逃跑的本事还是练得不错的。”黎真一边安抚着小石头,一边琢磨着要往哪里去,这地方是个岔口,前面是条大道,旁边还有个幽深的巷子。黎真低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便作出了决定,“走这条巷子。”

让黎真作出这个决定的,不是别的,正是地上的脚印,这京中的街道除了最要紧的那几条主干道铺了砖石外,其他的都是土路。很容易在上面留下脚印。胡毛毛走路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这要来自于他这狐狸的习惯,其实就是动物的习惯,化成人后,脚下用力的点和常人不太一样,他的所有脚印都是前重后轻。黎真扫了几眼,便找到了这家伙留下的脚印了。正是通向巷子的。

真是鬼魅伎俩,只怕那些人早就盯上胡毛毛了。不过那妇人应该不是对方的安排,毕竟他们不知道胡毛毛这爱帮人的习惯,用这样的妇人来吊人上钩,中招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只能说,对方抓住了机会。

黎真很快就想通了这一切,他这会还未曾把对方放在心上,在他看来,不过就是些人贩子罢了。可是走了半天,黎真就发现,这巷子好像一直就走不到头一样,他回身看了看他进来的那个路口,路口已经看不到了。巷子里漆黑一片,安静的像是坟地,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发出的声音外,就再没有其他的动静了。

嗬嗬嗬,一阵怪笑不知从何处传来。几道黑影在黎真前方不远处一闪而过。

有人装神弄鬼?黎真立刻就抽出了腰间的火云刀,白虎只是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几个小鬼也敢来闹,我先睡了。”反正现阶段的黎真是没可能使唤它的,它也出不了什么力。

从黎真那刀抽出来之后,巷子里的怪笑就跟按了停止键一样,戛然而止。周围又恢复了安静,只是那巷子的入口还是看不清楚,周围似乎被黑暗笼罩着,没有光线,没有声音,榆儿有些紧张的攥着黎真的衣服,小石头突然叫了起来,声音慌乱,“有人抓我的脚!”

黎真低头一看,一只白惨惨的手正抓住了小石头的脚脖子,顺着手往前看,却是什么也没有,这手就像是凭空中冒出来的一样。黎真眼一眯,一刀就砍了下去,就听嗤的一声,刀过之处,竟起了一阵黑烟,周围传来一声刺耳尖叫。黎真将那鬼手剁成了几段后,丢在了一旁,冷哼了一声:“装神弄鬼。”

火云刀兴奋的嗡嗡颤动着,好像已经迫不及待要大开杀戒。两边的墙壁上突然就泛起了波纹,只一眨眼,这个巷子竟不是巷子了,成了一座废弃许久的宅子。断壁残垣,荒草丛生,入眼的几间屋子已经是摇摇欲坠之势。就见一个人影在正中的屋中晃了一下,那屋子里燃起了一点莹绿色的火光。那火光十分的黯淡,只能隐隐照出一点地方。那人影背着身,站在那丝微不可见的光线中,缓缓的转过了身体。小石头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口水,愣愣的盯着那个鬼影,就像是在等着对方转过身来。

黎真却突然一个旋身,手中的刀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半圆,赤红色的刀气将那只从他身后偷偷靠过来的东西直接劈成了两半,黎真冷眼瞧了下地上的那具尸体。又回身看了下屋中那个还未转过身的鬼影。

声东击西啊,还会用计了。可惜就是靠过来的时候,身上的气息没遮住。

小石头没想到,除了屋中的那个鬼影之外,这外面竟然还有一只鬼,不,那好像是一具死了许久的人的尸体,悄无声息的就靠了过来,若不是他爹及时发现,这会只怕,想到这里小石头只觉得起了一身的冷汗。

屋内的那只鬼好像对外面的事毫无所觉。慢慢转过身,一张极其扭曲的脸就那样出现在黎真他们面前。饶是黎真在末世见过不少血肉模糊的场面,可是看到这个脸后,还是忍不住有些恶心。无他,这脸实在是扭曲的过了,七八双眼睛都嵌在了一张脸上,嘴巴小小的,好像婴孩,内里却是一嘴细密的尖牙。这简直是让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都要觉得恶心的节奏啊。

这鬼怎么长的,怎么长成这么个隔应人的样子。那鬼对着黎真他们扯出来一个怪异的笑脸,便有一只只的小鬼从它的那眼中钻了出来,一个个呲牙咧嘴,就想要扑到黎真他们身上。趴在黎真肩头的白虎突然醒了过来,眼中精光四射,“好恶毒的手法。”

黎真还没见过这种阵势呢,这只鬼里面还塞了一堆小鬼?难道这些小鬼日常里都在这么一只鬼的身体里么。白虎冲着那些小鬼吼了一声,那些小鬼竟就被吓的呆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的看着他们。

“快点,快放血在你的刀上,这些小鬼是被人强行炼在一起的,怨气极大,若是我的本体没受损伤,兴许你还能镇一镇。这会我也只能是吓唬吓唬它们了,等它们反应过来,你可就要吃大亏了,这些小鬼可是最擅吞噬生气的。”

黎真一听这话,顿时脸上就有些发苦,又是放血,又要咬舌尖,前阵子他在那蜘蛛洞中咬过一次舌尖了,这才刚好没多久。算了,咬就咬吧,反正他好的也快,黎真心一横,噗的一下,咬出血来,一口喷在了刀身上。刀身上迅速窜起几朵小火苗来,那些小鬼见了这火苗,竟又一个个的想要缩回那只大鬼的眼中,黎真一个横劈,砍向那只大鬼。刀气卷着火苗就像是翻滚的火浪一般,直接将挡在前方的东西焚了个干干净净。那大鬼反应也快,将那些小鬼一吸,挡在了自己前面,接着身影就是一淡,看样子是打算逃跑了。白虎轻轻一跳,踩着那些火苗,就跳到了大鬼的身上。

白色的小爪子轻轻一按,那只大鬼竟然被按的动弹不得。黎真用刀气放了把火,只觉得身上的力气都被放出去了三四成。

白虎道:“你快去找个能锁魂的东西,我教你封印鬼物之法。”

黎真以前被胡毛毛科普过一阵子,知道玉石也能封鬼,便从荷包上解下来个小玉坠子,问,“这东西可以用么?”

白虎嗅了下,撇嘴道:“勉勉强强吧。”说着,便将封印鬼物的符文传入黎真脑中,“照着这个弄,这只鬼很古怪,应是被人炼制出来的,你刚刚将它体内的那些小鬼焚尽,这家伙实力大减,反抗应该不会太大。等封印好之后,拿着这块玉坠子说不定还能找到它真正的主人。”

小石头见黎真将那只大鬼封入了玉坠,一下就松了口气,可一看周围,顿时就又发起愁来,他们这是在哪儿啊,明明是在城中走着的,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个鬼地方,这要怎么回去找胡叔。而且这么久了,胡叔他不会跟他们一样也遇到这种东西吧。

“先离了这地方。”白虎跳上墙头,四下里望了望,就见远处一片灯火辉煌,看样子他们还是在城中,并没离开多远。

刚出荒宅,那宅子的大门就砰的一声自己关上了。黎真又朝后看了一眼,那座废弃的宅子中传来一阵女人的低语声,星点光芒在宅子里飘荡着。

白虎扫了一眼,淡淡道:“这本就是个鬼宅,不过里面的鬼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积了些怨气,应该害不到人,刚刚那两个找死的跟这宅子中的应该没什么关系。”

黎真点点头,一阵狗叫声在他身后响了起来,这是大黄的叫声!黎真忙回身,却发现胡毛毛并没有跟大黄在一起,还没等黎真询问,大黄已经咬住了黎真的衣服,将他拖向那座荒宅的后面。

“胡毛毛他怎么了?”想到刚刚的那些古怪的鬼,黎真心中猛的一紧,胡毛毛那家伙该不会出事了吧。

“笨蛋,不过是几只小鬼,你都没事,那只狐狸就更不会有事了。”白虎感觉到黎真那纷乱的思绪,忍不住斥了一句。

“别哭啊,一会儿你们的爹妈就会过来了。”胡毛毛手忙脚乱的给一个正在低声抽泣的小娃娃擦着脸,周围七八个小孩都聚在他的身边,这些小孩年岁不大,眼中满是恐惧,紧紧的攥着刚刚救下他们的胡毛毛的衣服不肯撒手。

黎真提心吊胆跟过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情景,在废弃的小院里,胡毛毛被一群小屁孩们围了个严实,好像带着鸡崽子的母鸡一般。而那个跟胡毛毛在一起的妇人,却是昏倒在树边,听呼吸声,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在那妇人身边还蹲坐着一个幼童,看那模样,应该就是这妇人丢失的那个叫果儿的孩子了。

见到黎真带着两一大一小两孩子过来,这群小孩先是惊恐的朝后一退,接着就纷纷抱住了胡毛毛的大腿,结果胡毛毛却开口跟这人说起话来,“这地方有古怪,我正想去找你,还好你来了。”

黎真仔细打量了下胡毛毛,发现对方身上只是沾了点污渍,并没有什么外伤,这才放下心来,问道:“这些小的还能走路么?”

胡毛毛看了下那些小孩子,总共有九人,最大的不过六七岁,最小的也就三岁多点,一个个可怜兮兮的,“这样,大的牵着小的,这两个最小的,你我一人抱一个。”黎真做好安排后。又让那个叫果儿的小孩将那自己母亲拍醒。

第四十章

“我这是怎么了,鬼,有鬼啊。”那妇人醒过来便嚷嚷了起来,黎真也懒得安抚她,一个精神暗示过去,那妇人顿时收了声,抱起自己的孩子,乖乖跟在了黎真他们身后。

白虎晃了晃脑袋,赞道:“你手这本事倒真不错。”

“只是懒得和她啰嗦罢了。”其实这些幼童在刚刚都被黎真下了微弱的精神暗示,毕竟这些都是小孩子,被人抓走已经很是惊恐了,那些吓死人的鬼怪估计也都看见了,可以说这些小孩的精神状态已经接近崩溃的地步了。他用精神力暗示他们,也是没办法的事。

好在这个荒宅到底还是在城中,走了没多久,便已经走到了人流较多的地方。那些小孩子在看到这么多人之后,精神明显放松了许多。

黎真他们这一行也极是引人注意,两个大男人,面上脏乱,怀中抱着三个娃娃,身后还跟了一群娃娃,还有个妇人,一群人臭气熏天的走在路上。有人就怀疑这些人是不是拐子。刚要捏住鼻子去盘问一二,黎真却带着这些娃娃直接找了正在街上当差的几个差役,将那些孩子和妇人一并交给了这些差役,又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当然,那些鬼魂之类的东西,黎真是一个字也没提的,他只说那些拐子都逃了,他们并没能抓住。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本页完)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上一篇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上—大假发--预览

文案:

黎真是一个在末世摸爬滚打了几年的小人物,偶然得了个宝珠,到了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朝代

ps:本文的种田内容不多,主角不靠种田发家致富,他靠抓鬼赚钱。

极品们领便当的速度奇快无比

警告:金手指粗壮有力,特别特别特别粗的金手指,叫金大腿,金身都可以

不走修真路线

感情线不是很多,主走剧情,主攻文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真

楔子

“火狼王,你没有想到吧,你现在这幅样子正是你最爱的女人给弄出来的。”邱振看着眼前那个一身是血的身影,忍不住狂笑起来。

火狼王的眼珠已是一片通红,作为异能已经达到八级巅峰的超级高手,这个世界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是他的对手,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对他造成危害,可是他竟然会栽在这样一个卑鄙的小人物手里。“我死之前就想问一件事,梦雨为什么会替你办事”

“呵呵,你就是不问,我也要告诉你,梦雨她最恨的人就是你,当年你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父母被丧尸群活活吞吃干净,那时候的梦雨还是个小丫头,你自然没有认出来。不过她倒是把你的样子记得很清楚。”邱振说着,低下头,用脚碾着火狼王的脸,一边碾一边冷笑,“而我,末世前是你最好的兄弟,你得到的那本功法却一直瞒着我,末世后,我数次为你身陷险境,你也全当这是理所当然。而你收的那些女人,只是因为她们陪你睡了几觉,你便把功法传授给她们,兄弟们拼命打回来的晶核,也被你拿去给那些什么都不干的女人。你以为你是谁,天下人都要捧着你不成,兄弟们都要卖命替你养女人!”邱振越说越愤怒,脚下一个用力,火狼王半边的脸皮被他生生踩了下来。

躲在不远处的黎真心脏砰砰砰的跳着,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撞见这种事,康城最大的势力内斗。他不敢动一下,火狼王就不说了,绝顶的高手,就算是邱振,在康城也是数一数二的牛人。不管这两人今天谁能活着回去,只要他被发现,就难逃一死。自己的异能也很一般,不管是战斗还是逃跑,压根派不上多少用场。现在只希望这两人赶快解决了对方,离开这里,他也好赶在天黑之前回城,毕竟晚上的丧尸会更活跃。虽说他倒是不太害怕一般的丧尸,但是万一里面有个高阶的,他就惨了。

“快说,那本功法在哪里,还有上个月我们打下来的九级丧尸王的晶核在哪里。你要是不说,这双腿就别要了。”邱振举着砍刀,对着火狼王的双腿比划着。

火狼王啐了他一口,“我说了,我这条命就别想要了。”

此时黎真却听到了另一个声音‘还好那宝珠被我缝在胳膊内侧了,邱振这小子就是搜遍全身也找不到’这声音的主人也是火狼王,不过却是他心中的话。黎真的异能正好是不太受人待见的精神系。偷听个对方的心声,那几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可是又有多少人愿意被人听到心声呢。黎真不傻,自然不会暴露出自己的这个能力,他不暴露,可架不住其他的精神能力者犯蠢,没多久,大部分人就知道精神力者可以偷听到人的心声,因此这能力也就被不少人所排斥。

黎真也不想找一堆天天猜忌防备自己的队友,就只能自己出城去猎杀丧尸。他猎杀丧尸的手段倒是不费什么力气,就是用精神力去迷惑丧尸,来赚取晶核,只是单打独斗的他异能进阶速度比其他的异能者要慢上许多,弄的他现在还只敢找四阶以下的丧尸下手。要知道现在大部分异能者都升到五阶了,他却还在四阶徘徊。其实像火狼王这种高阶异能者的心声,他日常是听不到的,不过现在火狼王中了毒,又受了重伤,实力大减,他自然就听了个清清楚楚。

宝珠,那是什么东西,黎真心中有些意动。不用猜都知道这东西对火狼王来说一定是极其重要的东西,才会被他藏在肉中。邱振说的修炼的功法,难不成和这宝珠有关联。想到火狼王的实力,黎真的心头就是一阵火热,作为一个实力低下的异能者,又有谁不想提高实力的。不过东西虽好,却也要有命去拿,黎真的实力太低,他也只能默默的看着场上的发展。当然,如果有机会得到那宝珠,他肯定是不会放过的。

因为火狼王的缄默,他的双腿被邱振一刀砍了下来,高高的血柱喷的老高,火狼王的脸色一下就变得铁青。邱振见他还是不说,脸上扯出一抹奇怪的笑意,伸脚便将火狼王的身下那物给踩了个稀烂,火狼王此时再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他的眉心处闪过一抹红光,热意在周围迅速的凝聚起来,“姓邱的,老子和你同归于尽。”

这是要自爆,黎真自然听到了火狼王的心声,他打了个哆嗦,自己离他们这么近。怎么办。“想自爆,老子先收了你的异能。”就见邱振拿出一个长的颇为古怪的虫子。往火狼王的眉心一放,那虫子的口器便一下扎了进去,火狼王眉心的那抹红光竟慢慢就散了开来。就见火狼王张着口,却发不出什么声音来。

‘啊啊啊啊啊啊!’黎真脑中传来火狼王心中的痛呼,那声音似是痛到了极处,只听声音,黎真的头都有些晕眩。不过这声音也只持续了几秒,便消失无踪,看样子火狼王已经被那虫子给弄死了。邱振将那虫子收到手中,有些犹豫的割开了手腕,将虫子放到了不断涌出鲜血的伤口上。

正在那怪虫吸吮鲜血的时候,就听得“吼”的一声巨响,一只巨型的变异虎从邱振的身后跳了出来,这老虎正是被火狼王的鲜血所吸引过来的。异能者的血肉向来是丧尸和变异动物的最爱,而像火狼王这种高阶异能者,那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东西,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已经引来了变异虎。这变异虎的等级貌似还挺高,和邱振竟然打了个不分上下。

这就是机会,黎真此时也顾不得太多,从树上跳了下来,几个箭步窜到已经没气的火狼王身边,手中的刀子在他的胳膊内侧轻轻一划,一颗灿亮亮的宝珠便现了出来。而正在厮杀的变异虎和邱振自然也发现了这边的异样,变异虎盯着的是火狼王的尸体,对那宝珠倒是没多少感觉,可邱振却是为了火狼王的功法,看到那藏在火狼王胳膊中的宝珠,这会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把那东西放下,我还能饶你一命。”邱振厉声喝道。

黎真可没那么多废话,他从兜里掏出来自己高价买回来的保命宝贝,这东西花了他存了一年多的晶核,他在野外遇险多次也没舍得用,没想到这次就派上了用场。

就听轰的一声巨响,一股诡异的奇香从周围蔓延开来,黎真早已经吞下了那粒解药,而在他的对面,那打的死去活来的一人一虎,却是浑身瘫软,瘫倒在地,挪动起来都极其困难。黎真刚松了口气,脸色就是一变,就在前方不远处,一堆高阶丧尸不知何时跑了过来。卧槽,这些家伙要不要反应这么快,黎真也不敢停留,转身就跑。

可惜他没跑出去多远,身后就传来轰隆一声巨响,黎真扭头看了一眼,原来是邱振扔了个晶核炸弹,可惜他这会有气无力,那炸弹并未能炸死几只丧尸。就在这时,天空中不知怎的出现了一个黑洞,那黑洞旋转着,周遭的一切在靠近黑洞的时候俱被扯成了尘雾一样的碎片,顷刻间便消失。黎真看的魂飞魄散,只恨自己不是速度系异能。那黑洞越压越低,越来越靠近黎真,数秒之后,这个在末世挣扎了数年的小人物便被黑洞给卷了进去。

当黎真被卷进去之后,那宝珠却发出莹莹的光芒,将他整个人护了起来,黎真有些惊奇的看着保命符一样的宝珠,下意识的攥的更紧,想了想,还不放心,干脆放到嘴里,一口吞了下去。也幸好他吞了下去,没过多久,黑洞的旋速就加快了数分,黎真很快就被转的晕了过去,整个人无意识的飘在了黑洞中。

第一章

黎家村

“哼,你们这两个丧门星,克死了爹妈,还要死赖在这里,想克死我们黎家所有的人吗?”一个有些呱噪的女声高声叫道。

一个瘦巴巴的小男孩紧紧攥着一个看起来只有两岁多的幼童,站在门前有些哆嗦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壮妇人,结结巴巴的回道:“我、我们不是丧门星,我爹也、也没有死。”

“你说你爹没死他就没死!啊呸,别做梦了!你金二叔都看到了,你爹被那老虎给扑住了,被咬的一身的血。他要是不死,难道会是那老虎死了不成!”壮硕妇人说着一把揪起那小男孩的耳朵,“你给我乖乖的,跟着杜师傅去当个学徒,学个几年,还能混口饭吃,至于你妹妹,我已经给她说好了人家了,清水河的王村,有人家想要个童养媳,那可是个富裕村子,正好把你妹妹送过去。”说着,这壮硕的妇人一把将对方丢开,便进了小男孩身后的屋子。

这屋子中的采光极差,气味也颇难闻,那壮硕妇人却丝毫不在意,直奔炕头上摆的箱笼就过去了,这家里的房契和地契八成就装在这箱子里。

那箱笼上面歪歪的锁了把发绿的铜锁,这妇人本想寻个石头砸开,后又一想这锁头也是好好的,怎么说也能换些钱,何必砸坏了当废铜去卖。便在炕上四处寻摸起钥匙来。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这屋子又黑又闷不透气,只把她热出了一身汗,正想唤那两个小童进来盘问之时,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似是有人在说,“找到了,还活着,小心的抬着。”

这是找到什么了,没等那妇人出去看个究竟,院外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接着就是七八个人一起抬着个血糊糊的人跑了进来。

那妇人吓了一跳,忙拦住那些人,怒道:“黎大,你们这是做甚,怎么胡乱抬人到我家。”

黎大有些厌弃的看了她一眼,道:“五婶子,你可看好了,这可不是你家。这人可是黎真,这房子的主人,我们把他抬回自己家有什么不对。”

“黎真!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五婶先是一声惊叫。接着两只手就去扒开那些人,要看个究竟。

“五婶子,你快停手,真哥儿他可是受了重伤的,你这么乱扒乱弄的,人要是救不回来可怎么办?”黎大一把拦住五婶那没轻没重的手,用身子挡在了黎真的前面。

“就是,五婶子,这边一会儿就要来大夫,六哥他现在身上都是伤口,虽说你是六哥的娘,可留在这边也是不太方便的。”另一个年轻人说着,眼睛朝外瞅着,那意思很明白,快点走人吧,这边不方便你在。

“呸,感情你们还知道我是他娘啊,我想留在自己儿子家里怎么就不行了。我就要看着你们打算怎么诊治我家真哥儿。”五婶说着,干脆一屁股坐到了炕上,看样子是不打算走了。

黎大也给气乐了,他一直知道五婶混,却没想到混成这样,便冷笑道:“既然五婶这么关心真哥儿,等一会儿李大夫来了,那诊费就麻烦五婶结了吧。唉,还好五婶在这边,我们几个都没什么钱,本想跟李大夫求求情缓缓诊费的,没想到五婶这样关心真哥,那这诊费五婶出的必定是心甘情愿了。”

五婶一听这话,便如火烧屁股一般,麻利的从炕上跳了下来,恨恨的瞪了黎大一眼,道:“我看真娃子这伤都在身上,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留下,我先回去给你五叔做饭了。”说着,一拍衣服,甩开草帘子就出了门,步伐如飞的走了。

“什么东西。”黎银低声骂了一句。“闭嘴,阿银,好歹她也是咱们婶子。”黎大淡淡的说了一句。

“她也配,真哥生死未卜呢,她就急着占房子。我听说她已经给榆儿找好了人家做童养媳。就算真哥真不在了,哪有人还没下葬就卖人儿女的,就算真哥不是她亲生的,好歹也叫了她二十多年娘,怎么就这么黑心。”

黎真半梦半醒中就听耳边的这些人嗡嗡的说个不停,内容倒是有些像末世前那些狗血乡土剧,他不是被吸入了黑洞了么,怎么听到声音了?声音!他听到声音了,这么说,这里不是黑洞了!黎真想到这里,奋力睁开双眼,在末世呆了这么多年,有一点是必须要记得的。没有确定自己在安全地点之前,是绝对不能丧失神志的,否则就等着去死吧。

强撑着睁开了双眼,就看到身边围了一圈人。头发盘着,身上穿着古装剧中的一些服饰,见他醒来,这些人都十分激动,“阿真,你可算醒了。”“真哥你可真命大啊。”“阿真,你先忍忍,大夫马上就过来。”

黎真眨了几下眼,下意识的想用异能听这些人的心声,头部却是猛的一痛,糟糕,他的异能不会因为那个黑洞出问题了吧。黎真心中一惊,面上却是丝毫未露,有些木讷的看着四周的这些人,装出一副极其虚弱的样子,其实他也不用装,他这会确实是虚的厉害。那宝珠虽说护住了他的命,可是他的身体在黑洞中也受到了不小的损伤,在离开黑洞后,更是被直接摔到了山脚,这会他身上的伤大部分都是摔出来的,如果不是异能者的身体够强悍,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黎真也不是没受过伤,不过这次却是难受的厉害,五脏六腑如同火灼一般,身上的骨头也疼,更别提那些数不尽的擦伤。他的异能这会用不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个,身体受到这样严重的损伤,自保都是极为勉强,哪里还有余力去启用异能,能保持这短暂的清醒都是他意志坚定。

不管如何,黎真在暂时确定了这里是个安全的地方之后,便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黎真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透,在他的身边蜷缩着两团小小的黑影,黎真也不知自己躺了多久,他只觉得自己喉咙干的像要裂开一样,嘴唇微微一动便扯出几道血口。用尽所有的力气,也不过是让手指勉强动了下。他这点微微的动作,却好像一下就惊动了身边的那个小黑影。那小黑影一下便坐了起来,喜道:“爹,爹你醒了!”声音中充满了惊喜。接着另一个小小的黑影也动了动,只是没有醒过来。

黎真有些晕,怎么这个小男孩管自己叫爹的?那个醒过来的小男孩似乎很是激动,小手乱摸了一阵后,终于找到了黎真的额头,“好像不发热了,李大夫说不发热就是要好了。”小男孩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十分的高兴。

“水。”黎真哑着声音道,他已经快渴死了。小男孩听到后,忙摸索着就要下炕。外面这会已经是晚上了,屋里就一扇小小的窗户,还是用油纸糊住的,白天能隐隐透进来些光线,可是到了晚上后,那是一丝光线也透不进来,家里也没钱买灯油,每天早早就睡了。

过了一会儿,那小男孩端着碗水,摸着墙边走了进来。黎真虽说受伤严重,可是异能者的五感毕竟是比常人要好上数倍的,这屋里啥样子大概也看了个明白。若不是这会身上实在疼的厉害,起不来身,否则他早就去接过那小孩手里的碗了。

“爹,喝水。”好甜的水,黎真只觉得自己从未喝过这么甘甜清爽的水。末世到来之后,大部分的水源都被污染了,他们能饮用的水除了水系异能者提供的之外,就只有从天上接的雨水了,雨水的味道自然不怎么样。像这种没被污染过的清甜井水,在末世是极其少见的。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从那天他从身边人探知的一些情况来看,这里好像并没有什么丧尸,变异动物,这是个很安全的地方,就是穷了点。穷倒是不怕,关键是没有丧尸,没有丧尸这个词在黎真的脑海中不断徘徊,让他无比的激动。末世到来后,他曾经做过无数次的梦,在梦里重新回到了没有丧尸的安全世界。

黎真几口就喝了个干净,肚子却又咕噜噜的叫了起来,这些水就像是打开了饥饿感觉的阀门一样,胃部开始死命的抽搐起来,这种饥饿的感觉在末世最开始的日子里,他倒是常常体验。后来有了异能,杀的丧尸多了,倒是也摆脱了饥饿的困扰。虽说饿的要命,可也不是忍不了的,这黑灯瞎火的,黎真也没那个脸让一个小孩子去给他弄吃的,就打算忍一忍,等到天亮再看看情况。

说起吃东西,黎真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他在那黑洞中,把那宝珠给吞了下去,这宝珠在自己的肚子里呆了多久了?该不会被他的胃酸给消化了吧。唔,应该不会吧?那东西可是宝贝,能在黑洞中护住自己的,不会这么简单被消化的。不过还有另一种可能,黎真在腹部摸索着,想找到那颗珠子的所在,他这会有些担心那珠子会不会已经被他排出去了。因为几天没有进食,肠胃里几乎是没有东西的,没一会黎真便摸到了那个圆滚滚的东西,看位置,还在他的胃里呆着。还在就好,等他缓缓,就把这珠子吐出来。

第二章

好容易挨到了第二天早上,微弱的光线从油纸中透了进来,空气中传来一阵草药的腥苦气息。黎真迷迷糊糊睁了眼,昨天晚上不知何时又睡了过去,和他躺在一张炕上的那个小男孩不知何时已经出去了。另一个看起来只有两岁

《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从末世到古代(穿越)中—大假发》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