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

时间: 2017-07-18 17:35:20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小说在线阅读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

第九十六章

林爸爸发来简讯的时候,林定正坐在餐桌前吃午饭。听到简讯响起的声音,林定动作慢了一拍,才放下手里的筷子,伸手点开简讯。

“如果真的决定了,绝不更改,那就都随你吧。”

林定看着那条简讯,沉默着僵在原地,只眼眶不知何时慢慢泛红。

很久之后,林定才伸手点上移动光脑,回复了一条简讯过去。

“对不起。谢谢。”

林定将手放下,双目无神地看着餐桌上的午饭。

那边再没有简讯过来。

林定看了很久,久到饭菜都冷了,才重新拿起筷子。

他吃饭的速度依旧很慢,但比起刚才的心不在焉,现在的林定心情好了很多。他慢慢咀嚼着,也像是在整理着自己的心情。

不知什么时候,餐桌上的碗盘已经空了,但他却没有注意到。直到又一次伸出筷子,他才看着只剩下汤汁的碗筷回过神来。

林定不自觉地弯着唇笑,然后毫不在意地将手里的筷子放下,拿过放在一边的水杯一仰头喝了个净光,又随手将水杯放在餐桌上,转身离开。

像往常无数次一样,他走到游戏室的门前站定,抬手将手腕上的移动光脑在门锁前轻快地一划,门无声无息地向两边滑开。

林定抬脚走了进去。

虽然只是四十多天没有走入这间房间,林定却已经觉得陌生。

但他没有时间多想,也没有时间磨蹭,只是熟练地换上一身游戏服,打开游戏舱躺了进去。

他才刚进入天元界,还未来得及呼吸空气,先就看见了那个双眼闭合盘膝坐在不远处的陆散。

斜飞的长眉,疏阔的眼,高挺的鼻梁,几近无瑕如最细腻白玉的面庞,林定不自觉地就摒住了呼吸。

他的五感里,就只看见了那么一个人。

这是多久,没有见过这个人?

林定贪婪地看着陆散,一边在心底里问自己。

距离那一次他仓惶逃出天元界,也不过就是四十多天而已。

只是四十多天而已,一个月多一点,两个月都不够。以前也不是没有分开过,时间还比这一次要长得多,但那时也绝对没有像这次这样煎熬。

陆散一直盘膝端坐,头顶那团光雾越渐稀薄,但每一次在光雾将将要消失的时候,头顶那一片天空上就又投下一柱柱的星光,星光没入光雾。得到星光滋养,光雾又渐渐地变得凝实厚重。

如此循环往复。

在那光雾上方,不断吞噬着光雾让光雾从凝实厚重化作淡薄稀疏的,是一座巨大的宫殿。

那是一座格外辉煌宏伟,庄重威严的宫殿。

宫殿连绵数百里,上托青天,下压黄土。

宫殿之上,有帝皇高踞皇座,有两班文武拜服其下,又有神兽在各处盘旋环绕。

林定只看了那么一眼,就被这一股浩浩荡荡的皇威镇压。头脑一阵昏眩,浑身乏力。

他急急收回视线,盘膝端坐在蒲团上,完全顾不上一波波冲击着身体的疲倦,只是睁着一双眼睛看着陆散,像是要将这些时日以来被浪费掉的光阴全部补上。

他想要,看见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

不知怎么的,林定心里涌起这样一个念头。这念头越来越强烈,让他坚持着清醒。

为了不至于在等候中睡去,林定看着陆散的脸,不断地回想着他们之间的往昔。

回忆一遍遍翻过,一次次停在那天他逃离天元界之前,陆散跟他说的话,也就一次次地想起那两个人。

开始之前的陆尔,和那个他……

已经不只是陆尔的他,和那个不只是他的他……

不知不觉间,林定头脑渐渐空白,竟然莫名地就笃定。

不只是陆尔的他是陆散,不只是他的他是他。

投胎,转世……

此世,彼世……

在这头脑一片空白之际,林定这个由符箓显化的身体开始飘出一个个符文,符文飘出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多。那些漂浮出来的符文也越来越复杂玄奥。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林定的身体此番突变,他的魂体也受这个暂时居住的身体影响,一道淡淡的青色光华自他的灵魂深处透出,又有隐隐的歌声响起。

歌声飘渺悠长,那是刻印在灵魂深处的声音。

《锻魂歌》!

林定自筑基以后,就开始潜心研究的上古秘典《锻魂歌》!

《锻魂歌》来历玄奥,本是当时的林定自一处秘境中寻得的上古秘典,但因为《锻魂歌》修行的条件十分苛刻,林定当时也只是拿到手里而已。要说真正开始修习,就该从之前林定筑基开始算起。

但虽然如此,这玄奥神奇又贯穿林定前世今生的《锻魂歌》,到底还是保留了一点什么。

随着歌声响起,悠远飘渺的歌声越渐响亮凝实。

慢慢地,自脑海深处人类难以探寻的地方,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光屑渐渐飘出,轻飘飘地腾起,投入大脑更浅层表面的地方。

如果有人能够细细翻看,他就能看见,那一个个支离破碎的光屑里,是一个个同样支离破碎的影像,那一个个同样支离破碎的影像里,有一个个身穿长袍头挽道髻的道人。

而这些影像里,最多的,是一个有着明亮双眼意气风发的青年道人。

那些光屑又细又碎,数量还不多,等到歌声渐渐远去的时候,光屑已经没有了。

魂体里,那一道淡淡的青色光华骤然一亮,随即黯淡下去,重新归隐入林定的魂体,再也不见踪影。

而林定身体表面的那一个个字纹复杂玄奥透着亮光将林定整个身体团团护住的符箓在那一瞬间扭曲变动,符箓分化组合成一个崭新的符文。

这一个崭新的符文在半空中一闪,瞬间化光没入林定的身体。

这一切的变化发生得很快又很隐秘,沉寂在天地玄奥认真祭炼星辰图的陆散不知,一直睁着双眼的当事人林定也无知无觉。

他只是眨了眨眼睛,才算是回过神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发生了什么。

一直挂靠在林定身体上的系统,那一瞬间只是一个紊乱,等到所有平静下来,却也是一样什么都没有变化。

不,林定在系统里的信息变了。

筑基后期。

他的修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悄然突破。

而这个时候,林定还是无知无觉。他只是看着陆散,很久之后,才又一次将自己的记忆翻出。

也是到了这时,林定才发现,自己的记忆里,多出了一点原本根本不存在的东西。

至少,这些东西在他人生的这二十多年时间里,从未出现过。

他又定定地看了陆散很久,才终于将视线从陆散身上收了回来,闭眼仔细整理这些莫名其妙多出来的东西。

这些东西支离破碎,分散凌乱,林定花费了大力气,才算是将这些记忆一一理顺。但就算是这样,这些记忆还是有很多残缺遗漏。

可单就这样,已经足够。

林定沉默着,看着那破碎残缺的记忆里出现最多的两个人。

一个叫做陆尔的意气风发的骄傲青年,一个叫做归云子的随意懒散喜好捉弄徒弟的坏心师傅。

就算那记忆已经破碎,已经残缺,林定还是能抓住其中种种复杂微薄的情感。

后者,是他心敬之人;后者,却是他心悦之人。

这两个人,是那个同样叫住林定的青年修士最重要的人。

但他,已经不仅仅是那个林定。就像陆散那时说的,已经不仅仅是陆尔的陆尔,发现了那个已经不仅仅是他的他。

林定睁开双眼,看着对面那个还在祭炼秘法的陆散,眼神复杂地沉默。

良久,这片飓风不能侵的巨石上,响起了一声很飘渺很飘渺以至于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真的曾有过的叹息。

归云子此时在长榻上已经躺不住了,他负手站在那一片竹林里,抬头看着计都山的方向,像是能透过时间和空间的界限,直接看到那两个坐在计都山山巅之上的青年。

他的面上,已经没有了昔日常见的懒散随意,反而是少见的狂喜。但那狂喜里,又有着些许不太明显的心疼。

“终于,回来了啊……”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金乌升了又降,玉兔起了又落,等到陆散头顶上的那团光雾散去,辉煌宏伟的宫殿化作一卷图卷落入陆散腰间重新挂起,他终于睁开眼来死,已经是五月的光景过去了。

他才睁眼,对上的就是一双黑沉深长的眼眸。

他心漏跳了一拍,下意识地给了林定一个笑容,才反应过来:“你回来了?”

林定看着惊喜万状的陆散,也不自觉地回了他一个笑,点点头,说:“嗯。”

他眼里一个恍惚,竟然就脱口而出:“我回来了,陆尔。”

陆散僵在原地,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林定回过神,也听到了自己的话,他抿着唇,竟又重复了一次:“我回来了,陆尔。”

第九十七章

“我回来了,陆尔。”

陆散终于露出了笑容,笑容间,是林定有点陌生又有点熟悉的意气风发。

就在林定晃神间,却见陆散笑容一收,薄唇压下,整个人已经换了模样,沉凝端重:“林定,我是陆散。”

他定定地看着他,又一次重复:“我是陆散。”

像是告知,又像是宣告。

是啊,林定微微一叹,低垂着的眼眸一闭,再睁开时,却看着他点头:“陆散,我是林定。”

此世与彼世,他都有着同一个名字。无论是哪一个林定,都是他自己。

他是林定!

陆散点点头,看着他笑了笑,低头拿起茶炉,重又煮了一壶茶。

林定看着低头煮茶的陆散,是了,他终究不只是陆尔。陆尔不会像现在这样煮茶。他更随意豪放。

林定看着陆散煮了茶,分了一盏过来。

这一盏茶,却又和那日他初到这计都山时喝的那盏茶不一样。

陆散见林定低垂着头看茶水:“你的神魂和肉身有些不一样,这一盏青山云雾茶正适用。尝尝。”

林定点头,一手虚虚托着茶盏底部,一手轻轻掀起茶盖,鼻端凑近,轻嗅茶香。

茶香清淡沁凉,从鼻端落入腹中,又从腹部上涌至眉心穴堂。

林定享受地闭了闭眼,低头看着淡青色的茶水,赏着那舒展在茶水间犹如山涧水雾一样的茶叶,心下一赞,来不及多话,将茶盏凑到唇边,轻轻抿了一口。

暖和的茶水入腹,腹下被一阵滚烫的暖意包裹,不过瞬息间又扩散至全身,身心舒畅无比,如游山野,又如在山涧漫步赏玩。

陆散看着一丝不苟地品着灵茶的林定,恍惚间看见了久远的岁月里,那个早逝的挚友。

茶,需静心以待。而他彼世年少,心中多烦杂,对这些从来不曾讲究,不像林定,嗜茶。

一盏茶尽,林定和陆散两人相对而坐,执子对弈。

林定执黑先行,陆散执白居长,但他们的心思,并没有全在这一局棋里。

陆散将白子放入棋盘,听着棋子落在棋盘上的脆响:“你的记忆,有多少?”

林定手捻一枚黑子,低头认真思索局势,抬手将棋子落在一处:“没多少。只记得师父和你。”

陆散沉默了一会儿,又将一枚白子放下,才抬头看了林定一眼:“那你想要找回全部的记忆吗?”

林定接了一手,闻言抬头看了陆散一眼,摇头:“算了吧。”

归云子和陆尔在林定的生命里最为重要,如今重要的两个人都已经记起,那别的就不必再在意了。

陆散点点头,随手又下了一子。

三生石确实在沭天秘境里,但陆散测算过了,林定跟它无缘。本来他就在想着,要不要再想别的办法,但像林定现在这样,也足够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如像林定说的那样,就这样算了。

反正其他的也不是太重要。

林定随手落下一子,手一动,收了陆散的几枚白子:“这游戏是怎么回事?”

陆散没有看他,只低头看着棋盘上的局势,但也没有瞒着林定:“再过得四十九年,天元界就会和一个叫地堏界的世界虚空相接。到时,两界将会融合。我们需要早做准备。”

林定也是才听说过有这么一回事,他拿着一枚黑子在手里摩擦,看着陆散研究棋局。

“这些玩家……”

陆散终于找到了漏洞,伸手落子:“玩家,不就是玩家。”

林定琢磨着这两个意味不同的玩家:“玩家就只是玩家?”

陆散带笑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玩家用的身体,不是真正的肉身,只是符箓衍化出来的。这符箓,他们研究了很多年,花费了很多心血才得到的成果。能自由行动,能提升修为,能温养魂魄……功能多着呢。”

林定仔细想着,手里拿着的那枚黑子不经意地落在某个角落。

陆散眼睛一亮,右手已经夹着一枚白子落下,就听“啪”的一声脆响,棋局局势瞬间变幻,本来已经处于上风的林定立刻就丢了一片地盘。

林定的眼睛都微微瞪大了,但陆散却得意洋洋地看着他,口里还不住地催促:“快下快下……”

林定禁不住狠瞪了陆散一眼,低头重新研究棋局。

其实就算林定拼尽全力,也未必一定就能胜过陆散这个老鬼,但陆散就是坏心地不愿让林定认认真真地下这盘棋。

看着比起刚才认真仔细了一倍的林定,陆散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又开口说道:“我看着符箓确实好用,配合修行提升,能增强人的神魂。如果神魂足够强,就算是没有修行过的凡人,也能激发体内灵根,得到和灵根相符的能力。”

他想了想,像是诱惑一样:“对玩家来说,就算不能证道长生,但能得到这样的能力,也很不错了。”

林定看中了一处破绽,伸手落子,听到陆散这话,想到那个连战,想到他们林家,也不自觉地点点头。

他点头的同时,还抬头看了陆散一眼,示意自己对这样的话题很在意。

陆散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棋局上被插入的那枚黑子,见林定点头,便饶有兴致地更深入详说:“其实我也曾研究过,如果一个人的神魂足够强,那他的寿元也会相对延长。虽然还是比不上我们这些修士,但比起普通人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他叹了一声,很快又转了一个话题:“也不知道你们那边的天地灵力怎么样?”

说到这个,林定就真的是注意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我没有注意过。”他拧着眉头,“星际太过辽阔,各个星球都不一样。”

林定觑着机会落了一子,点头道:“如果天地规则允许,天地灵力足够,说不得你们那边也能修真入道。”

听陆散这样说,林定又是一晃神,只随便将手里的黑子放在棋盘上。

如果真能入道……

陆散见林定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棋盘上了,他随手将手里的棋子扔回棋盒里,抬头看着林定。

林定却没注意到陆散的视线,兀自沉思,等到林定回过神来,陆散才问:“怎么了?”

陆散明知故问,林定也没要隐瞒:“如果可以,我希望能领父母兄长入道。”

陆散点点头,低头沉思:“入道,是吸纳天地灵气入体,锻造己身,孕养神魂,参悟造化,以明玄机。”

“我们天元界里,各门各派有的是引人入道的道典。但世界不同,天地规则不同,入道不同,道典也就不同。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绝对不能混用。”

在这一点上,陆散最有权威。

他自地球而来,在这天元界入道修法,当年陆尔还是少年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等到他晋入大乘,隐居山谷林海,潜心研究地球中华古典和天元界妙法,意图将地球中华古典中记载着的玄机妙理融入天元界妙法里。虽然颇有收获,但这中间到底花费了多少心血,也只有陆散他自己明白。

林定点点头,将陆散的话放在心上。

陆散看着林定的样子,仔细想了一下,还是点道:“你既然已经激发了异能,想来异能还是被那个世界规则允许的。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就算异能不得长生,只是小道,但谁能说,旁门小道不能入道?

被陆散这么一点,林定也想到了,他恍然大悟:“我知道了。”

陆散看着他:“但你暂时不能忙活。”

林定拧着眉头,陆散不为所动:“你对这一切了解太少了。”

看着林定的目光,陆散无奈:“再说,异能出自灵根。如果没有灵根,那也就没有异能。”

灵根!

这一点也是麻烦。

林定也想到了,他只能点头:“嗯。”

陆散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却又见林定想到了什么,问他:“天元界里,大乘期的修士很多?”

陆散既没摇头也不点头,实在是他不知道近四十位的大乘期修士算不算多:“等我突破,就是四十数。”

林定一惊,问他:“你快要突破到大乘期?”

陆散哑笑,只摇头:“哪儿能那么快?”

林定点点头。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本页完)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上一篇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中—柳明暗--预览

第五十一章

要说他们能和林朗搭上线,都是各家的精英子弟,身后又有家族加持,在现实世界那可真的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但到了这天元界,却落魄到连自己都不能直视。

他们看着林定,眼神复杂。而人群里,有一个人却是抓头挠耳,眼神奇怪,但愣是找不到着力点。

林定转过视线扫了那几个人一圈,点头:“进来吧。”

他当先转身往回走,后头几人对视一眼,便也都跟着走了进去,落在最后的人识相地顺手关门。

林定转过屏风,在陆散身边的位置坐下。

那几个人见林定就这样坐下,不理不管的,当下就有些楞眼。但他们都是精英级人物,并不怎么失态,转眼间就收拾了脸上表情,他们整齐躬身见礼:“赵卓(王礼)(钱嘉)(端木圭)(林追)(马碧疏)拜见上人。”

他们行礼的动作利索干脆,没有一点不敬。

陆散将手里的那盏茶随手递给林定,冲着林定笑了笑,便转过头,看着他们道:“嗯,起来吧。”

都是些很识时务的聪明人啊。

陆散扫过这几个人,视线在那端木圭身上停了停,又在所有人察觉之前转开。

这个叫端木圭的,不就是那个和林小定一起被扔进山谷林海以试大阵的倒霉蛋么?

他小心地瞥了一眼林定:话说,林小定应该没有人出来吧?

他想归想,小动作也有,但在这几个人面前,却是滴水不漏。

他问:“你们能找到这里来,也算是有些缘法,那么,你们想要什么?”

听得陆散这么一问,所有人面色一整,就连那个似乎有些静不下来的端木圭,也都安安分分的,不敢稍有分神。

他们对视一眼,视线落在林追身上。

林追是林家的人,和那边坐着的林定是堂兄弟。既然林定在这位元婴nρC面前这么有脸面,那么……

林追定了定,往前站出一步,低头垂眉,当先一礼,才道:“晚辈修行不得其道,还请上人指教。”

听得他这话,跟着一起来到那几个人都不由偷眼看他。

这小子,可真是敢啊。

不过,他们的视线偷偷转到林定那边,有这位在,怎么也能帮衬一二。

虽然传闻中,这位的性情太冷太淡了些。但到了这个时候,怎么着也会出手。

只有林追自己知道,他的手心里,有细汗沁出。

说实话,他和这个堂弟真不熟。但林朗之前和他说过,让他尽量争取。

现在天时地利人和,他要不有所行动,那就真是太浪费了。

作为大家公子,决断和魄力,林追还是不缺的。

陆散高坐上首,很有兴趣地仔细看了看这个胆大的人,想要找到些什么。

林定则是瞥了林追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但耳边,却忽然响起陆散的声音。

他听见他问:“林小定,这个,是你的堂兄弟?”

林定摩擦着杯沿的手指一停,同样送了一句出去:“嗯。”

然后,他就看见陆散转过眼来,颇有兴趣地看了他好几眼,才又听见他问:“林小定,你和他,真的是堂兄弟?”

这会,林定没有说话。

“他和你,有几分相像?”

说实话,不知是不是因为林定这个肉身显现的是林定的本相,林定现在,可和林追没有半分相似的地方。

也是看到了林追,陆散才好奇,他才想要知道,林定肉身的样貌,究竟是怎样的。

其实林追他们见了林定也奇怪,明明他们都没有在登入天元界的虚拟空间里找到修改形象的功能,但林定偏偏就不是他本来的样子。

林定沉默了一会,抬眼看了林追一样,想了想,才道:“三分吧。”

他其实也不是那么肯定。

这怪不得他,他对自己长什么样子根本就不太在意,不过难得的是,他对自己现在的相貌很满意。

陆散斜看了林定一眼,继续传音:“你确定?”

林定无声颌首,他不会骗陆散。

虽然他自己是不怎么在意,但据说,他们林家的人,彼此间最少都有三分相像。

陆散和林定两人传音,可外人看着,却都只是沉默。

林追一人,站在陆散和林定两人身前,头低垂,额际间有豆大的汗珠密布,心底更是忐忑。

他是不是,要求太过分了?

赵卓等人站在林追身后,心头也没多轻松。

正彷徨间,林追忽然看见林定无声颌首,不知怎么的,心底的彷徨不安瞬间散去。

怕什么呢?

成与不成,还在两说。再说,他话都已经出口了,自然就要有那个承担后果的觉悟。

他想通了,眉宇间的拘谨就退了下去,整个人就显出几分潇然洒脱来。

陆散饶有兴趣地看着林追,忽然也点头:“不得法,便寻法。很好!既然这样,本尊就帮你一把又如何?”

他想了想,翻手拿出一枚玉牌。

这枚玉牌上,有灵光暗藏,还有西宸派的门派符箓。

这却就是西宸派的升仙玉牌。

天元界宗派挑选弟子,通常都是从升仙路上挑选的。

过升仙路者,得升仙法。

这在天元界可是人尽皆知的事实。随着玩家到来,天元界各宗门都得到了前辈大能符令,十年一次的升仙路提前开始。想来不久,这消息就会传出来了。

他将这枚升仙玉牌随手一扔,玉牌轻巧落在林追手里。

林追看着手里的这枚玉牌,激动不已。

他还不知道这玉牌是什么东西,但听陆散的意思,这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果然,他听到陆散说:“这是西宸派的升仙玉牌。半月后,升仙路开,你可去走一趟。”

升仙路!这居然是升仙玉牌?

林追这时候反而镇定下来了,他双手捧着手里的这枚玉牌,恭敬对着陆散一拜:“晚辈谢过上人所赐。”

陆散看了林追一眼:“这只是任务的报酬而已。”

林追肃容,听着陆散说话。

“入西宸派后,找到西宸派季时,听其差遣三年。”陆散顿了顿,问,“你可愿?”

陆散这么一问,林追耳边便响起了系统提示。

任务:拜入西宸派后,找到西宸派季时,听其差遣三年。

奖励:西宸派升仙玉牌一枚,陆散上人好感度+1。

是?否?

林追再拜:“上人所遣,晚辈莫不敢辞。”

叮!玩家林追寻得上人陆散,拜而求道。上人感其心诚,赠升仙玉牌。玩家拜谢上人大恩,愿意听随上人好友西宸派季时差遣三年。

西宸派升仙玉牌一枚。

陆散上人好感度+1。

他退了回去,又小心地将升仙玉牌收入储物格子里,才垂手站定。

居然是升仙玉牌!

赵卓等人都忍不住妒忌了。

有了这升仙玉牌,就算升仙路过不了,也能在西宸派里当一个外门弟子啊!而如果能过,那就是实打实的实权内门弟子。

现在天元界里的玩家,混得最好的也不过是林定,炼气中阶修为。

但就算是林定,撇开陆散不提,他也只是一个散修而已。没有宗门,没有家族,所有资源都要靠自己搜寻。

这本来没有什么,但更为艰难的是,他们这些玩家,没有门路!

他们这些大家子弟,哪里能不知道门路的重要性!

而这枚升仙玉牌,就是他们一直寻而不得到门路。

再说,这个元婴nρC给点那个任务,说是任务,不如说是帮助。

季时是什么人,他们不知道。但能和元婴期的nρC结交的,最少也是金丹期的高阶nρC。

他们修为还只是炼气低阶,站到人家面前,人家都不一定能看你一眼。

想归想,但见林追已经回来,便该轮到他们了。

这几个人对视一眼,站在最左边的赵卓向前跨出一步,深拜一礼:“昔日晚辈年轻气盛,见一老者遭难,问其缘故,得其所托,欲寻白灵草。但晚辈见识浅薄,不识灵草,不知该往何处寻。今日得见上人,晚辈斗胆,请上人提点?”

他这话一出,后头站着的那些人都有些吃惊,但也确实在意料之中。

赵卓不是林追,他和林定没有关系,林定不会也不可能像刚才那样帮他。也就是说,升仙玉牌什么的,赵卓就不要想了。

但赵卓也有赵卓的难处。

他接下这桩任务已经有三个月了,但一直找不到线索。这是个限时任务,任务奖励丰厚,但失败惩罚也不轻。

现在好不容易找着个靠谱的人,不抓住机会才是个傻子。

需要白灵草?

陆散看了他一眼,问:“你确定你要问本尊这个问题?”

赵卓耳边响起了系统提示的声音。他念头一动,打开系统界面。

任务:未知

奖励:白灵草相关信息和下落。

是?否?

赵卓只是一个衡量,便接受了。

“是,还请上人指点。”

陆散见他眉眼清正,便点点头:“白灵草,生有五叶,花长半指,叶白花红,有镇灵定魂之效。”

“常居湿地,喜山雾,你可往定岸谷一趟。”

叮,玩家赵卓得上人陆散指点,寻得白灵草位置。任务一完成,获得低级灵石十枚,开启任务二。

任务二,摘得白灵草,交给麻衣老人。

奖励:洗髓丹一枚。

是?否?

赵卓面上一喜,垂手恭敬问道:“上人大恩,晚辈难报一二,不知上人可有差遣?”

陆散不在意地道:“且先放着吧,日后再说。”

叮,玩家赵卓寻得上人陆散,求而解惑。上人见其心正,详解白灵草,指点白灵草踪迹。玩家拜谢上人大恩,他日上人有所差遣,不敢辞。

他日上人有所遣拆,不敢辞。

赵卓品读着这些用词,心里隐隐有所猜想。

几近是任人差遣,这样的任务太重了。但系统讲究公平,既然任务这么重,那就只能是因为奖励不轻。

也就是说,白灵草少有人知,而且很难得!

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从那麻衣老人手里得到的任务,也绝对不会简单。

想到这里,赵卓心头豪气大发。

不简单就不简单,我还怕它太简单了呢!

第五十二章

林追和赵卓之后,王礼钱嘉等人也都在陆散手里接了任务。

事情了结,陆散抬手拿过旁边案桌上放着的杯盏,给自己倒了一杯温茶。

“此间无事,你们就退下吧。”

陆散发话了,林追和赵卓等人也不敢再多逗留,只得齐齐告辞。

出了酒楼,走得远了,端木圭才像是想起了些什么。

他一拍自己的脑门,惊呼:“原来是他。”

他的话终于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他们各自回神,纷纷拿眼去看端木奎。

端木圭没有在意,还在自己跟自己较劲。

“可是不对啊……”

他和林定是见过的,林定相貌变了,可他的没有变啊,怎么当时林定就没认出他来?

他自己是逃出生天了,可不知林定当时怎么样了?

不过想想,应该也没事才对。他都混成现在这样了,还会有什么事。

林追看了看端木圭,第一个出声问:“怎么了?”

这次找上陆散可是他们林家牵的线,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端木圭回过神,他看着林追,摇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忽然想起来了,原来我和林定之前是见过面的呢。”

至于当时见面究竟是个什么状况,端木圭却没有说。

这些人也都只是点头,没有细问。

他们又走了一阵,出了街道,林追转身看着众人:“这里也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告辞了。”

赵卓等人也都点头,各自告辞。

他们,也都要去忙自己手里的任务了。

外人终于走了,陆散放下杯盏,站起身来,随意地伸了一个懒腰。

林定手里拿着一盏茶,慢慢地品。

陆散转过头,眼睛含笑,笑意横溢。

他像是才想起了什么,看着林定道:“我倒是忘了你了。嗯……林小定,你要不要也接一个任务?看在是你的份上,我给你个容易些的,怎么样?”

林定抬眼看他,半个字都没有。

陆散却像是来了兴趣:“你也觉得很好吗?那,嗯,让我想想。”

他也没理会林定的沉默,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转了起来。

他边来回转动,边不断念叨:“找灵草?找人?送信?……还是,当一个随身道童?”

他每念叨一种任务,还不时偷眼去看林定的反应。

但林定的反应就是,没反应。

陆散唇边的弧度不断往上提,最后,他终于拿定了主意。

他转过身,看着林定的眼,很认真地说:“本尊偶至此地,见红尘万丈,忽起凡心,欲暂居半月,于红尘中磨练道心。林定,你可愿随侍身侧?”

陆散的话一落,林定耳边就响起了系统的提示。

任务:在上人陆散身边随侍半月。

奖励:上人陆散好感度+20。

是?否?

林定看着他,忽然问:“你很闲?”

陆散也很诚实地摇头:“就是觉得这里很不错,想在这里玩上半月。”

林定低头,饮了一口茶水,随意一点。

是。

叮,上人陆散偶至揆东城,见红尘万丈,尘世百态,忽起凡心,欲于红尘中磨练道心。上人见玩家林定心正神明,心甚喜,收玩家林定作侍。半月之内,随侍身侧,不得轻离。

那边陆散见林定接受了任务,当下笑得更加灿烂。

他向林定伸出手:“来,我们走。”

林定将嘴里的那口茶慢慢咽下,随手将茶盏放到一旁,伸手搭了上去。

陆散拉着林定的手,稍一用力,直接将林定从椅子上拉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林定也没问陆散要去哪里,只是跟着他走。

陆散带着林定出了酒楼,也没去别的地方,就从街头走到了街尾,又从大街小巷里来回。

这几日,揆东城里的人多了近十倍,大多都是来找人的玩家。但就算是这样,陆散和林定两个人光明正大无遮无拦地从他们面前走过,他们也都毫不知情,还在孜孜不倦地来回找人。

陆散全然没有理会,他拉着林定的手,走过每一个摊子店铺。

大肉包子、素包子、豌豆黄……

等等等等,就连冰糖葫芦,陆散手里都拿了一串。

他一路走一路吃,还不时回头招呼林定:“林小定,这个拿着,趁热快吃,凉了味道就不那么好了。”

林定面无表情,但也没有拒绝,他拿过陆散递过来的一个梅菜肉烧饼,一口一口吃了个干净。

陆散笑看着林定将最后一小块烧饼咬下,递给他一块手帕子。

林定接过手帕子,认真地将手指擦拭了一遍。接着,他也没将那手帕子还给陆散,而是拿在了自己的手里。

陆散挑眉:“哎呀林小定,这就是一块手帕子而已,你要的话,我这里还有呢。”

林定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自己往下一个摊子走了。

下一个摊子,是一个馄饨铺子。

铺子小是小了点,但却收拾得很干净。

林定挑了一个桌子坐下,陆散跟上,也在另一边坐了。

照旧还是陆散作主,他看了林定一眼,忽然笑得有些贼。

“大叔,来一份清馄饨。”

大叔?一份?

林定看了陆散一眼,终于绷不住开口:“你叫他大叔?”

你一个元婴期的修士,岁数比人家大了不知多少,还叫人家大叔?

陆散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难道,要叫小子?”

林定没话说了。

倒是陆散还在继续:“那样很没有礼貌。没有礼貌的话,在这红尘人间里,是会吃大亏的。林小定,你要注意。”

他居然还在教训他?

林定抬眼,对上陆散溢满笑意的双眼,不知怎的,也有些想笑。

他在陆散面前,和在别人面前,从来就是不同的。想笑,他也就笑了。

他点点头,唇角微勾,问:“那么,我要怎么叫你?”

陆散还真的很认真地想了想,才慢慢道:“你是换个称呼?”

他扒拉了很久,终于将那个很少用到的字从记忆的角落里翻了出来。

“靖辰。你可以叫我靖辰。”

林定正了神色,看着陆散,很郑重地叫了一声:“靖辰。”

终于又再听到有人这样叫他了。

陆散笑着应了声:“嗯。”

他的笑容灿烂,可比夜间最明亮的星辰。

林定沉默地听着自己加速的心跳,稍稍移开了视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下—柳明暗》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