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

时间: 2017-07-18 17:35:13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小说在线阅读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

文案:

陆散转生入了修仙界,本来以为可以安安静静地修仙,可事实却是,这修仙的世界被人为混入了网游。

当平行的两个世界产生交集,当修仙被混入网游,世界剧变,而两个本来已经错过的人,终于又站到了对方的面前。

本文设定修真境界: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化神、合体、渡劫、大乘、飞升、天仙/神只/罗汉、玄仙/主神/菩萨、金仙/神皇/佛陀、大罗金仙/主宰/佛主

ps:本文秉承传统,1vs1;主攻,升级流,慢热。

内容标签:强强 前世今生 仙侠修真 游戏网游

主角:陆散 ┃ 配角:姬哲等

卷一:修真卷

第一章

陆散手持阵图,一步步似慢实快地往前走。

这一片林子很安静,不闻鸟啼,不见虫鸣,甚至连风都是安静的。

空气中,有杀机暗隐。

陆散停了脚步,抬头仔细看了一阵,心里一动,手中阵图爆发一道青芒,将陆散护在其中。

他寻了一个方向,迈步向前,这一次,他走得格外谨慎。

不多一会儿,前方不时传来剑鸣破空、术法爆炸的声音。

陆散只停了一下,侧耳认真听了一会,又仔细检查了一番,才继续往前走。

前方密林中央,有五人战成一团。

陆散谨慎地找了一棵树,在树上躲藏好,这才看着那边。

被人围在中央,一直找不到机会突破的,是一个身着灰色道袍的青年男子。

他很狼狈,破碎的衣衫上血迹斑斑,身上各处沾了尘土碎叶,发髻散乱,只有一双眼睛依旧沉稳。

他其实很敏锐,每每总能找到四人的破绽,却总被拦下。

没有办法,修为相差太远了。

他只有炼气四层,而对方,却都是炼气五层的修为。

那四人都是闷头出手,却很有节奏,配合默契。说实话,那人能坚持到这个时候,陆散已经很惊讶了。

可陆散没有出手的打算。

他隐在树上,等着这场厮杀分出胜负,然后,他就会出手,摘取果实。

突然,那人转头似作无意地看了陆散所在地方向一眼。

陆散面上一顿,微微眯眼,还是没有出手的打算。

不过下一刻,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陆散耳边响起。

“小友,还请出手相助。”

陆散勾唇:“凭什么?”

对于陆散的态度,那人似乎没有怎么在意,只道:“若小友出手,我可送小友一份遗迹地图。”

闻言,陆散皱眉:“遗迹地图?”

他摇头:“前辈说笑了,我不过炼气五层修为的小修士,如何能打遗迹地图的主意?”

那人沉默了一会,那边的青年一个趔趄,身体摇晃,避之不及之下,又挨了一剑。

“小友手上的,怕是星辰图吧。如果小友出手,除了遗迹地图外,我还可送小友一颗星尘。”

星尘对陆散来说确实很重要,但他还是沉默。

“如果他死了,小友的星尘,可就没有了。”

陆散点头:“成交。”

那人的声音终于不再响起。

陆散从树上跃下,将手中的星辰图向着那边一抛,星辰图大张,不过眨眼工夫,便将还在厮杀的五个人裹了进去。

陆散站在原地,沉眉感知了星辰图中的情况。

五人已经被星辰图分开,此刻正惊魂不定地四处防范。

陆散理也不理那四人,只将视线落在那青年身上。

那青年似乎也知道发生了什么,竟然还在阵中就全身放松,直接一个屁股坐在地上,大喘粗气。

“左行九步,后退七步,出来吧。”

那青年得陆散传话,也没有再拖延,强撑着站起,按着陆散交代的话一步步走出阵来。

才出了阵,他便看见了陆散。

他走到陆散身边五丈远,就再不靠近,盘膝坐在地上调息。

陆散不理他,双手掐诀,星辰图得主人法力灌注,阵图内立时大动,有星尘变幻,有天火焚烧,又有陨石天降,不过片刻,星辰图里接连响起几声惨叫,便再无声息。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陆散信手一招,星辰图飞回陆散手中,又被陆散重新挂在腰间,原地就只留下四具尸体。

接着,陆散走到那四具尸体旁边,低头认真翻找,将那四人身上所有有点价值的东西都收入自己的储物袋,这才心满意足地走到那青年身边,等着他的报酬。

那青年一心调息,也没注意到陆散的动作。

陆散见状,便将那些东西取出,开始慢慢整理。

别的都还平常,倒是其中一小块黑色的石块让陆散很是好奇。

他将那石块拿在手里,放到眼前认认真真打量。

有棱有角,没灵气波动,一看就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而已。

可陆散却觉得,这块石头不普通。

他不知道这样的感觉来自何处,可他就是知道。

他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将那块石头仔细收回了储物袋里。

他不知道,那青年挂在脖颈处的那块玉佩里,有一个残魂惊讶地看着陆散,一直没有回过神来。

那残魂看了看陆散,又看了看那青年,满脸惊疑。

早前他心急,只看了陆散手里的星辰图,并没有细看陆散这个人,但如今有了闲心,却被吓了一跳。

天元界这是怎么了?居然一口气出现了两个大气运者!究竟是他眼花了还是他睡糊涂了?

这两人身上的气运,居然还都是重紫,要不要这么夸张。

不对,应该是这个世界变态了!

他绷着脸想了许久,最后却是不作理会,只心疼地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一颗光华璀璨的星点。

这星尘,果然还是留不住。

他沉默,哀叹自己即将离去的星尘,但随后又瞪了自己身边的青年一眼,要不是你不争气,我又怎会需要大出血!

你最好期待你能帮我顺利投胎,不然,哼哼。

约莫半天过去,太阳已经西斜,那青年才睁开眼。

他看着陆散,笑容温暖:“在下姬哲,多谢道友出手。”

陆散看着他,坦然地伸手:“报酬。”

姬哲脸上笑容有些僵,但还是态度良好:“道友这话,怎说?”

陆散有些不耐烦,视线一转,直接移到了姬哲的胸膛。

姬哲的衣服经过一场厮杀,已经是破破烂烂的,这下,胸膛上的里衣就露了出来。同样露在外面的,还有一小截玉绳。

姬哲有些莫名其妙,正要再问,便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两人中间响起:“小友,请取一块空白玉简。”

陆散看了一眼姬哲,翻手一个玉简就被扔了过去。

姬哲下意识接过,然后也不知道那人跟姬哲说了什么,他从胸膛处扯出一块玉佩,将玉简贴到玉佩上。

陆散似乎看见一道微芒从玉佩射出,落入玉简处。

姬哲将玉佩重新挂好,双手将玉简送到陆散面前。

陆散看了看姬哲,伸手取过玉简。

“星尘。给你了。”

那声音响起,又是一道光芒从玉佩里射出,直接落入陆散手中。

陆散看着手里的那一颗散发着点点星芒的尘土,点点头:“没错。”

他将那颗星尘送入星辰图里,点点头:“合作愉快。”

然后,他也不多留,直接转身就走。

姬哲急急叫住他:“等等,道友,你的名字是?”

陆散停了脚步,想想,还是点头道:“陆散。”

这人不错,干脆有潜力,以后应该还能合作。既然如此,那么名字和联络方式还是要留下的。

这样想着,他便又留了句:“西宸派弟子。”

他扔了一张小小的纸条过去:“你可以找我,如果还能像这次一样的话。”

原来他就是西宸派传说中的那个阵疯子啊。

姬哲接过那张纸条,细细一看,便将它收起。

不愧是阵疯子,居然用传音阵图来寻人。

要知道,传音阵虽然比传音符好用安稳,但也比传音符贵了很多啊。

他却是不知道,陆散不过是觉得,这姬哲出手大方,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合作人,而且,这姬哲明显有一个大金手指,给他一个好印象,日后好做生意而已。

姬哲转头恨恨地看着那四具尸体,扔了一张火符过去,看着它们被烧成灰,这才转身离开。

陆散也不再在秘境里晃荡了,他寻了一个地方,布置了一个简单的洞室,又仔细谨慎地套上阵法,设下陷阱,确认再无疏漏,这才开始闭关。

这次秘境不过刚刚开始,距离关闭还有两个多月时间,陆散掂量掂量,觉得足够了。

他取出自己的星辰图,拿在手里细细查看。

星辰图是陆散自己炼制的,图层不过是陆散自个用宗门常见的百年灵桂叶炼制的,图上的星辰也只是陆散多年收集而来的灵矿石所化,倒是星辰图上的线条最贵重,不过也只是陆散特意寻来的千年雪蝉丝而已。

但饶是这样,星辰图的炼制,也花费了陆散全部的心力了。

如今得了一颗星尘,更是足以让陆散的这一张星辰图往上晋两个台阶了。

陆散眼观鼻鼻观心,一洗灵台尘埃,一个皇座自灵台深处升起,高悬天中,双手掐诀,法力涌出,将星尘团团裹住,不断地侵入星尘。

星尘的星光渐渐染上紫色,更显威严华贵。

待到星尘通体泛紫,贵气缭绕,陆散心念一动,星尘带着紫光如倦鸟归林划入星尘图中,星辰图立时被染上紫色,群星震动。

不知过了多久,紫光淡去,星辰图中一颗帝星高悬,统御群星。

待到这时,陆散睁开眼睛,仔细摩擦着这张星辰图,拿在手中把玩了许久,才将它重新挂在腰间,又满足地拍了拍。

得了这一颗星尘,他这趟也就完满了。至于那遗址地图,先放着好了。

如今重炼星辰图也不过用了半旬时间,这秘境里还有好东西在等着他呢!

第二章

满湖莲花开遍,莲叶遮天,莲香盈鼻。

陆散站在一片莲叶之上,弯腰摘下一朵白玉幽莲。

莲瓣白嫩,莲蕊幽灰,上有剔透水珠点缀,很是可爱。

陆散将这朵白玉幽莲拿在手中把玩一阵,才满意地将它装盒收入储物袋。

他直起身,抬头看天,天空澄碧,有白云丝丝缕缕,阳光晴好。

“真是一个好天气。”

陆散感叹出声,忽而又点头道:“这么好的天气,时间也快到了,我也该回去再探看探看,将那里布下的阵再拾掇拾掇。免得到时出了篓子,毁了我的声誉。”

话音落下,就见他的身影一阵闪烁,在看去,那里已经不见了他的身影。

陆散身藏阵法中,双手捧着星辰图,丝毫不理会前面正在厮杀的两方,只顾着认真地查看星辰图里显示的情况。

话说,这些人打的好算盘。在这里等着,到时候要抢谁的还不由着他们?

就在陆散布置的阵法范围内,也有五六队人潜伏,其中还有两队正在厮杀,一决胜负以定地盘归属。

从现在到秘境大门现身还有五天的时间,为了争夺更好的位置,他们也是够拼命的。

不过,这样对他来说,不是很好么?

陆散抬头,含笑看着那两伙人,等着最好的机会。

双方厮杀,各有死伤,但渐渐的,也开始分出了个高下,落于下风的领头人刘成面色铁青,可也只得咬牙坚持。

该死,若不是莫青闭关突破,错过了这一次秘境,他们又怎么会被人翻盘!

是时候了,陆散看着刘成面上的不甘和愤恨,手一扬,风起,有雪白的纸条飞出,随风起舞,翩翩似蝶。

刘成见了这雪白纸条,便是激战中也不由分出一丝心神,想起前日莫名出现在他们扎守处的纸条。

纸条上面写了什么来着?

是了!

小店开张,有事烧纸。

还有什么来着,救援,秘境所得五份;掩护,秘境所得三份。

落款是,陆散。

那个贪婪狡诈的阵疯子!

刘成咬咬牙,继续支撑了一阵,眼睛游移,想要寻找机会脱身。

对方似乎也看到了那些翻飞的白纸,似乎想到了什么,下手更狠,更辣。

身边有人惊叫:“刘师兄!”

他偷了个空回头看了一眼,原本十几人的师兄弟,如今加上他也不过九人之数。

不能等了!

咬咬牙,他手中长剑猛力一劈,全身的灵力喷薄而出,卷起一阵旋风。

力道十足,可惜对方反应极快,一个旋身闪过。

落空了,他面色惊骇,下一瞬间却又笑了起来,一道雪白纸张轻灵,飘荡到他的眼前。

他屈指一弹,一点灵火射出,落在那张纸上,火光不大,被风吹得似乎下一瞬间就会熄灭。

同时,他怒吼出声:“救援!”

陆散笑容加深,星辰图悬空展开,双手快速在图上星辰点过,接着,他身上灵气涌入星辰图。

一道星光凭空落下,地面又有星光浮起,将还在厮杀中的两伙人团团裹住。原本的山林,不过眨眼间,就换成了一片星空。

夜幕之上,有群星密布。群星拱卫处,更有一颗星辰当空高悬。

星光泛紫,华贵威严。

处于上风的那伙人脸色铁青,握着种种法器的手紧了紧,领头的张定脸上怒色一闪即逝,警觉地打量着四周。

有人忍了忍,终于还是按捺不住,怒吼出声:“陆散!你这是要与我们为敌?”

没有人回答,只有一张白纸不知从何处而来,随风飘飘荡荡竟然落到他们面前。

有人凭空一指弹出,射入白纸,一道声音响起:“小店开张,有事烧纸。救援,秘境所得挑五份;掩护,秘境所得挑三份。”

两句话说完,阵里再无动静,只有星光遍洒。

“见鬼的!谁要与你做生意!”

张定脸色难看,转头去问队里手拿阵盘的李峰:“有没有办法破了这个见鬼的阵法!”

李峰低头认真地看着阵盘,不时又抬头仔细地观察天上星辰,听得张定这样问,脸色也很难看,可他还是摇头:“阵疯子阵法造诣高我一等,我解不了,只能强破。但他手里的星辰图威力似乎又提升了……”

“那我们就要在这里等到阵疯子将阵法解除?”

队里的人脸色都很难看,当下也有人恨恨地道:“这该死的阵疯子!”

不过,他们也只能这样说说泄恨而已。他们现在就在对方阵法里,如果真的激怒了他,直接下狠手那就只能拼命了。

过得两刻钟,似乎是已经完成了交易,星空隐去,现出原本的山林。

张定此时已经收敛了怒色,他扫视了一圈,转头吩咐李峰:“李师弟,你去周围看一下,一定确认这里还有没有阵疯子摆下的法阵。”

李峰点头,拉了一个人跟在他身边,拿着阵盘就去了。

剩下的人,找了另一个地方远远地看着。

“张师兄,我们一定要放弃吗?”

张定板着脸:“那就要看李峰的了。”

不说张定一行人,就说刘成,他看着站在不远处的陆散,领着人上前道谢:“多谢陆道友相助。”

陆散摆摆手,没有与他多话,直接开口:“报酬。”

张定的手紧了紧,心中盘算着一旦动手他们会有几分胜算。最后,他还是将身上的储物袋解下,将里头的东西一一取出摆放在地上。

“陆道友,请。”

张定身后的人也缓过来了,看着地上的东西,犹豫了一阵,舍不得要开口,被张定一眼吓得站在原地,不敢作声。

陆散眼睛扫过地上东西,忽而笑得开怀:“你们这是,要毁约?”

张定无辜地看着陆散,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陆散摸着腰间的星辰图,也不去看张定,只是不说话。

气氛一时凝重,甚至有些肃杀,似乎只要有一点火光落入,就能引发焚天大火。

张定额间冒汗,他身后有人恍然大悟:“等等,张师兄,你忘了。还有些东西放在我这里呢。”

他连忙取下自己的储物袋,将里头的东西又摆放在地上。

陆散这才点头,低头认真去看地上的东西。

沉天黑曜石、水晶原矿、朱砂原矿、百年南天竹、灵香草、肉豆蔻……

矿石、异草灵花等等应有尽有,虽然都不是太珍贵的东西,但也确实稀有难得。

陆散挑出五件,点点头:“交易完成。”

他将东西放入自己的储物袋,没再说话,独自离开。

张定上前,将地上的东西全部收入储物袋中。

有人凑上来,问:“张师兄,我们都已经恢复了,为什么还有怕他!”

他们人数不少,虽然刚刚经历了一场混战,但剩下的也有九人,张定修为更是到了炼气十一层巅峰,接近炼气十二层大圆满。而那陆散不过就是炼气五层的修为,凭什么那么嚣张!

张定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倒是他身后又有人没好气地等了那人一眼,道:“阵疯子敢在我们面前现身,敢插入混战,又怎么会没有后手!”

那人还要说话,他又开口了:“说话之前,先看看你自己还有几分余力吧!”

还有一个大家都心知的事实,炼气期的修士,也不过是有几分灵力的凡人而已。炼气十一层巅峰听起来很好,但和炼气五层比起来,察觉也不是很大。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本页完)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上一篇

男主你不可以黑化—百腐臣--预览

文案:

男主版文案

人前,他是温文尔雅气度非凡的修炼奇才。

人后,他是运筹帷幄聪颖精明的无情怪物。

只为追逐一个人的脚步,他不修魔道,却心似魔道。

世间多纷扰,繁华曾似景。

他眼里却只有那个冷漠的背影……

黎民版文案

坑爹的系统万恶的系统,

我已经不再爱你了,

我要离开这个世界!

身后的男主走过来:

“师兄,我和你一起离开好吗?”

呵呵,麻烦你放开你的手,喂喂喂!

黎民面无表情地抗拒着被吃豆腐。

“师兄要离开我?那就先杀了我吧。或者看着我杀了所有人来挽留你,如何?师兄……”

熟悉的气息喷散到脖子以上的地方……

被抚摸到脖子以下部位的黎民虎躯一震……

黎民(面瘫脸抽搐):……

男主,你不能这样黑化!

还有,我不是你的师兄!

注意你的形象!

妈的!

你的手!!!!!!!

内容标签:

时空 相爱相杀 系统

主角:黎民,殷白臣 ┃ 配角:小狗蛋,简云馨,殷九歌 ┃ 其它:情有独钟,穿书,养成,腹黑魔化攻,面瘫宅男受,双性

1、系统世界的满满恶意

黎民死了。

当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准确来说是尸体时,已经是幽魂的他试着握了握手,没有痛感,没有触觉,只剩下思维在转动。

这种感觉……真好。

黎民笑了。

在与病魔的两年抗争中,黎民最后放弃了。

病情的反复发作,化疗的带来的痛苦,每天的进食已经是噩梦的折磨了,甚至到最后,他亲手拔掉了氧气瓶。

解脱了,终于摆脱了……

这让人厌恶的人生……

也许,就应该早点放弃,他已经生无可恋了……

正当黎民还在适应这种灵魂体的状态时,“叮”的一声,一个看起来很高科技的对话框弹了出来。

“尊敬的黎民先生,系统世界选定您作为本次弥补系统世界BUG的使者,请您务必帮助系统修理好BUG。”

一个机械音一板一眼地念出了对话框上的字。

……

这是什么?高科技吗?

黎民冷淡的看了一眼,无视。

“尊敬的黎民先生,不要无视我QAQ”

……

这是……在卖萌吗?他眼已瞎。

“如果黎民先生不帮助系统维修,进入三次元世界的反派12306将危害人类。”

……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造成的 。

“黎民先生,如果你帮助系统世界,系统将会给予你奖励的。”

……

“可以死而复生?”

“……不可以。”

“……”

那还有什么用?

“黎民先生,您好像忘了是你自己拔掉了氧气瓶。”

……

黎民挑了挑眉。

好冷快要哭的系统急了。

“黎民先生,系统可以给你一具好身体!!就算您去投胎也不一定会有这么好的事情的!!T^T”

空气瞬间冷凝,安静的过分,黎民抬起头死死地看着眼前的对话框。

系统也意识到自己触碰到了黎民的逆鳞,没敢再说话,对话框默默地出现了三个字:

……对不起。

黎民没有表情地看着系统,脑子里却浮现了很多东西。

身体,缺陷,怪物,人妖,恶心……

如果他不是这幅不男不女的身体,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不会被父亲抛弃,不会被母亲厌恶,也不会为了麻痹自己拼命工作……

最后孤身一人地死去……

系统不安地打量着黎民,看着他没有表情的脸上并没有出现不悦,而是有点……忧伤。

虽然它只是一个系统,却也看出来那是面瘫忧伤的表情……

黎民:……

“黎民先生,系统之所以选定你,不是因为要挟你,而是您所拥有的意志力,在人类中是佼佼者。请原谅我对您的无礼。”

黎民黑色的眼睛幽深,他看着字幕,没有说话。

他突然发觉了一件事情……

这系统的属性,好像是白莲花……

系统:……

你才白莲花,你全家都白莲花【对手指】

黎民瞥了眼系统。

“身体。”

“嗯嗯^O^”

“要健康的。”

“一定会按照黎民先生您的特别需要给您特别定制。”

……

黎民面无表情的无语了……

他只需要一个好看一点的男性身体,特别需要毛线,特别定制毛线……为什么槽点这么多……

“任务是什么。”

“啊啊,就是顶替系统世界叛离的反派12306,补全《生无可恋》这本书里的剧情,顺便完成一些任务就好了。”

“嗯。剧情不可以狗血(狗血的不要),女主要心狠手辣(然后玩死男主),我要妹子(一般男主都有妹子),还有男主要比我丑(这样就一定不是种马文),PH没我高。(绝对不可以让我挂在男主手里)”

系统:……

黎民看着几乎是一个一个字蹦出来的对话框:黎——民——先——生——你——又——不——是——主——角——要——求——好——多

抽了?要死机了吗?

黎民挑了挑眉,为什么表情出来的就这么快?

系统:o(╯□╰)o

“我就这些要求。”

黎民面瘫地说。

既然这系统自己找上门,腹黑+肥水不流外人田+自己好才是真的好+完美主义+强迫症+精分的黎民不可能放过这只肥羊的。

“好吧,为了满足黎民先生的愿【私】望【欲】,作为高级系统的我(☆_☆)同意了!!”

私欲什么鬼,星星眼什么鬼,高级什么鬼,为什么感觉不好,黎民面无表情地吐槽着……

这样的→〒_〒系统突然觉得,面瘫好呀面瘫妙,面瘫呱呱叫。

黎民(面瘫):……

“成交。”

“好!系统还将免费提供虚拟世界的物品,只要先生你可以完成任务。”

后面那句才是重点吧,黎民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蠢萌的系统。

“嗯。”

“那么黎民先生,请做好穿越的准备……”

黎民还没有点头就被一个黑洞拉了进去。

黎民失去意识前的唯一想法就是:

你妹。

黎民现在还不知道,他已经被系统世界的深深恶意狠狠坑了一把,这还是万年坑的那种。

说好的剧情不狗血→_→

说好的身体没有→_→

说好的健康没有→_→

说好的妹子没了→_→

说好的颜值→_→呵呵

说好的不挂没了→_→

你确定你还是高级系统吗?不要以为你蠢萌我就不骂你蠢了→_→

系统:黎民先生,你还有我爱你呀,作为高级系统的窝还没有舍弃你呀QAQ

黎民(面无表情):……呵呵

系统:!!!!!

——

“呵呵,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男人笑了。

原来这个世界是虚幻的,他原本的人生就是被一个人给固定的,注定要死,注定是个垫脚石。

可是不甘心啊,那个穿着奇怪衣服,戴着奇异东西的人为什么就可以这样掌控他的人生……

那就让他去那个人的世界,也让他尝试这种滋味。

散失尊严,散失自由,没有一切的感觉,他会让他一一体会的……

男人丢掉手中的书,集齐所有的力量,撕裂了这个空间,消失在裂缝中……

……

书掉在了地上……

上面写着四个字——《生无可恋》

缓缓运转的命运齿轮,已经变更了原始的轨道,开始朝一个不可预知的方向转动……

缓慢而沉重。

2、糊了我一脸血!

黎民扶着头,他有点难受,不对,是胃好疼。

药,药,药在哪?

黎民想要按铃召护士过来,一定要狠狠说一顿,居然不给他服药!那个没事就知道哭的小护士!

撑起身,黎民才发现他躺在一个山洞里的石床上。

他被一层层布给裹着,这些层层包裹他身体的布料正阻碍着他的动作。

……

这是什么?

黎民面无表情地扯了扯……

嘶啦一声,一块破布就这样静静地躺在黎民手心。

……

黎民漠然的脸上,出现了高深莫测的表情。

黎民:……卧槽。

作为一个职业面瘫男,他已经快把持不住内心想要恶狠狠吐槽的欲望了。

这是什么破衣服!MD!这是哪里!该死的系统呢!!快TMD的出来!!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里面还穿着病服!!!为什么还是这具身体!!!!系统!!!!坑爹货!!!

跌跌撞撞好不容易坐起身来,黎民捂着抽疼的胃,打量着这个破山洞。

……

好吧,这也不算很破烂。

还没有他想的那么糟糕。有一张很大的石床,很精致的石桌石凳,上面放着一套看起来像玉制的茶具,以及嵌入石壁里的橱柜,放着许多不知名的瓶瓶罐罐……

看起来有人在这里住了很久。

在山洞里还有一个雅致的小水池,黎民站起来走到那里,看到他的倒影。

冷漠的表情,以及眉头轻皱,脸色有些苍白。

黎民死死握住了拳头,这还是他自己的身体……

为什么会这样……

黎民捧起水洗了个脸,脱下了身上这堆破烂不堪的衣服,露出了里面的病服。

现在要怎么办?

黎民躺在床上,被坑的他拖着这个病体要在这里等死吗?

不过胃疼的不像是胃癌,这是个好消息,应该只是普通的胃病,但是不按时吃饭,养胃护胃还是对身体不好的。

可是,他就要饿死了,MD好疼……死系统哪里去了!!居然骗他!!不能原谅!

正当黎民在这里捂着抽疼的胃面无表情地吐槽的时候。

对话框弹了出来。

一个冷漠的系统男声开口说出来对话框里的句子。

系统:恭喜黎民先生成功穿越到《生无可恋》。

黎民目光阴森地盯着它。

系统:鉴于系统世界出现BUG,你提出的条件未能实现,本系统在这里代表高级系统12135表示歉意。希望黎民先生你可以顺利完成任务,系统世界将满足你的愿望。

黎民挑了挑眉,看来系统世界出现的BUG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轻松,不过敢坑他,12135,他记住了……

12135正忙着修理不断崩溃的系统,黎民先生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想见你 55555

不知道系统13135会对先生怎么样,想想13135的冷漠样子,12135好怕怕(&gt_&lt)……

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被惦记的12135突然觉得有点冷……

为毛会有人类的赶脚,而且赶脚很不好呀……

系统:请你戴上这枚玉戒,它将满足你所需要的条件。

一个碧色的戒指浮现在空中,黎民接了过来。

系统:下次再见。

对话框闪了一下消失了。

黎民:……

再也不见。【挥手】

打量了手中的碧色玉戒指,黎民把它戴在了左手中指上。

没有反应。

黎民摩擦了一下戒指。“芝麻开门。”

没有反应。

“小兔子乖乖。”摩擦一下。

没有反应。

“爱过。”敲了敲。

还是没有反应。

……到底要怎么弄啊!!

本来胃疼的他已经没有很多耐心等待,直接将戒指扔在地上,黎民无趣地笑了,大不了再死一次。

早知道就不应该答应什么,也不该去奢求什么……

就不会带着希望又再绝望一次……

就不会再这么无力……

黎民想起了治疗的那段记忆,那时的他还没有恶化每天做着检查,吃药打针就像是生命中的一部分。

对了,还有个讨厌的小护士,看到他就要哭,他又不是洋葱,哭毛线呀……

“黎民,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总是哭哭啼啼的小护士看着被胃镜插入嘴里痛苦的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这些没有意义的话,明明她在那里怕得要死,却在他面前故作坚定……

真是让人听了心烦。

为什么要坚持?已经没有人会在意他了,为什么要坚持?

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看着你无能为力,看着你为生存挣扎,却轻而易举地把最后一丝生机从你手中夺走。

或许多余的他,就不该活着……

黎民遮住眼睛,无力地躺在石床上,胃还在抽疼。

他没有注意到掉在地上的碧色玉戒指发出一道白光……

那道白光朝黎民冲去,一下子消失在黎民的额头里。

一大堆突然涌出的东西让黎民头疼……

直到黎民艰难地理清好这个世界的设定,爬起来看着躺在地上的玉戒指,黎民已经对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无爱了……

这个世界有点像修真的世界,有一块大陆,名为灵泽大陆,由名而来自然是这里灵气十分充足,生长着许多灵草灵药,和灵兽,盛产灵石。

这里以吸收灵气修炼为主,统称修灵,分为人修、魔修、妖修。

其中人修也称之为道修。其实人修也包括魔修,但是魔修者性残嗜血,而在几千年前,魔修界和道修界为了争夺灵气充足的修炼虚境不断交战,魔修心狠手辣,违反修灵者的规定,杀害道修,从此道修者和魔修者势不两立。

反正是老死不相往来,道见魔砍,魔见道杀。

只要是修灵,不管是道修还是魔修,都分为天地玄黄四个阶级,每个阶级又分为下期、中期、上期三个等级。

说到道修,就不得不说三大修道门派了。清修派、太虚宫、元心殿就是赫赫有名的修道界的三大道修门派。

而那个碧色玉戒则是一个储存空间。

刚刚的记忆就是这个世界的记忆传承。

黎民面无表情地将碧色戒指戴在手上。

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要他来干吗?打酱油?好无聊……

问题是他的胃还在隐隐作痛……

****

“滴滴”

——至高级12135

《生无可恋》剧情已变更,注意!注意!注意!

忙碌的12135为了快点去见它的尊敬黎民先生没有注意到这条消息……很快,这条消息就被其他涌出来的消息掩没了……

——

“求你杀了我……求你……恩啊……不要……恩呜……”

红发的男人被绑定在一张黑色的大床上,赤着上身上面布满红*肿的鞭*痕,凌乱地求饶,原本犀利的眼色涣散着,让站在床边的俊雅青年讥讽地笑了笑。

“呵,就这样就受不了了吗?

青年走上去狠狠地拽起男人的头发,男人痛苦地哼了声,涣散的眼神清明过来。

男人朝青年吐了一口唾沫,青年没有避开。

“恩哼,就这点手段吗?本座当初杀死你爹,灭你全族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手软的。”

“手软?魔尊,你觉得我会被激怒然后了断你吗?”

冰冷的手指触摸到男人的身后……

“恩!!!别碰我!!

《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当修仙混入网游(修真)上—柳明暗》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