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下—三千土豆

时间: 2017-07-18 17:35:06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下—三千土豆】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下—三千土豆

42、朝廷官员的到来

富贵城对道路和河道都花了不少的心思,商业对道路很重要,没有一条宽大的道路,有商品都拉不出去卖,富贵城这两年来的饿民都多的数不清,都叫去修道路去了,河道更是重要,开荒出来的土地,要是下场大雨就把粮食淹没了,都没处哭去,还有浇地也要用到水,水系的修建更是马虎不得。

因为开荒有点多,山里的树木也砍了不少,唐品让官老爷把山面都建起一面石墙,不会有水土流失这些问题,整个富贵城都在两年的时间里成了一个全新的城市,干旱不怕,有藏水,洪水不怕,有水系完善,商业的发展更是繁荣,人口直超京城。

官府贴纸招工,要女工,每月有工作有吃食还有放一天假,富贵城里的人都种地去了,不然都是忙着自家的生意,真的抽不出人,官府的招工贴到了领城,招收了五千名女工,都是做羊毛衫的,大量的羊毛被运进了富贵城,就这一项收入,就比过两城的税收,朝廷没有收回这项产业,而是让富贵城来完成,交换的事都朝廷拿去了,却留下了羊毛产业,官老爷不止一次来阿牛和唐品面前哭诉,朝廷送来的一车羊毛的价格就要了羊毛布的一半,阿牛和唐品时,羊毛差不多是白送,朝廷这是看准了官老爷不敢吱声,把麻烦事都丢过来,只管收银子走。

年关将近之时,有朝廷的官员前来富贵城查看,官老爷穿着官服,早早就等在城门口,这两年来,还是第一次有朝廷官员进入富贵城,平时就连路过都没有,皇上重视富贵城,朝中官员是能躲就躲,出点差错都能怪罪在他们身上,官老爷以经不知道自己的上司是谁了,两年时间就换了不下十名上司,有事也不能通报上司,而是上报朝廷,直接送到皇上手里,官老爷连巴结上司的机会都没有。

官老爷也是想着这次见见自己的上司,朝廷官员来信说今早会到,还真是,官老爷才等了一小会,就见前面来人,朝廷官员从马车上出来,还离的很远,就下车走过来,官老爷还在不解中,朝廷官员先见过官老爷,这把官老爷吓了一大跳,按官级算,官老爷才是个最小的七品官员,别说是朝廷官员,就他的上极都有一大堆。

官老爷脚软的扶着朝廷官员进了官府,没想到朝廷官员马上拿出礼物,讨好的笑道:“一点手礼,都是京城的特产,听说大人在富贵城呆了七年都没有离开过,这次前来,特意带来给大人品尝。”

官老爷都不会说话了,接过礼物,感动的,都快要流泪了,皇上都没有一点特产赏下来,还是当官的了解当官的需要,京城的礼物啊,能一样吗?官老爷让厨子多加几样富贵城的吃食,点心糕点都排着上,茶水冒着清香,在冬天里,大厅里摆着几棵长的很好的西红柿,西红柿红果果的挂在枝上,朝廷官员眼睛都不够看了,这也好奇,那也新鲜,对桌上的吃食,更是一样都不放过。

晚饭时,一大桌的菜,青菜让朝廷官员惊呼连连,烤鸭更是吃了半只,卤味都想着打包了,官老爷笑笑,让朝廷官员随便吃,富贵城不比京城,吃食会差很多,朝廷官员脸都红了,不好意思的道:“在皇城里,在皇宫里,都吃不到这样的美食,在富贵城当官,比在皇城当官好啊。”

官老爷听了都快哭了,这富贵城就是皇上丢麻烦的地方,不升官不赏银,还整天想着怎么把富贵城的银子都拿走,说出来都是一把心酸泪,还有数不清的饿民们会来,粮食收成都不够救济的,充儿流浪汉乞讨都往富贵城里送,军队粮草不足让富贵城帮着点,几千年来,哪个当官会遇到这样的事,官老爷连饭都吃不下了,直摇头。

朝廷官员一点架子都没有,是不敢有摆架子,官老爷的七品官在皇城都能横着走,没有人敢得罪他,皇上不止一次的称赞官老爷,称赞富贵城的人,这是开国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朝廷这次下来官员,都是皇上亲自挑选,一切以不打扰富贵城的生活来查看,很多地方,还进不准朝廷官员过问,就了解富贵城的生活条件。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朝廷官员第二天,比官老爷起的还要早,不打扰人的情况下,简单吃过早饭,带着一些官兵上街,城里的大街在大早上都很热闹,商人们等着城门打开,就进来拉商品,叫卖声也传的很远。

街上的商品比京城的还要多,朝廷官员吃了几份早餐,都觉得不错,一路跟着商人前往,朝廷官员混在中间,没人会因为这是官员而多看几眼或是让开路来,都是为了生活而劳作的人,都把官员当一般的人看。

朝廷官员问道:“这是去哪里?”

商人道:“去富贵村拉商品,上次来拉了一车粉条,卖的不错,现在再来拉多几车,在家里开了一间小店,专门来卖富贵村的粉条。”

朝廷官员问后面的商人道:“你又是去哪里的?”

另一名商人道:“也是去富贵村,订了一车茶叶,拉回老家去卖,那里读书人多,都喝这茶叶,其它地方没有。”

朝廷官员望着后面一排的商人道:“每天去富贵村拉商品的人很多吗?”

“是啊,在大唐就富贵村的商品最好卖,保准不会亏,大家都喜欢这里出的商品,价格也便宜,又好吃,领城的都来这里拉商品。”商人道。

朝廷官员点头,跟着商人一起,走了三个时辰的路,来到了宝贵村,刚好是学生们上学的时间,学生们在大道上跑来跑去,有商人的车子卡住了,学生们就跑去帮忙,有商品重的,也帮着推一下,还有好奇的学生跑过来问朝廷官员道:“你是官老爷的上司吗?”

朝廷官员笑着点头,学生们很有礼的问好,欢快的跑去上学,一名老头在学生的身后喊着大家要小心,手里还牵着比较小的孩子,一路上摇晃着去学堂,朝廷官员也走进学堂,学堂很大,里面还住着很多学生,先生们守在门口,清点着前来的学生,老头送来学生后,就去后面准备吃食,先生们看到朝廷官员,也只是点个头算是招呼。

第一堂课是教的数学,朝廷官员坐在最后面,听着先生们提出各种问题,下面的学生都能答出来,很多算法,就连朝廷官员都算不出来,吃惊的望着学生们,这都是十一二岁的孩子,就能有这般的学问。

第二堂课是背书,先生们泡了一杯茶放在桌子上,学生们一个一个的上去背,先生们不时的提出一些问题来让学生们答,不管答对还是答错,都不会受到处罚,先生们有时对背出课文和答出的学生训话,朝廷官员很是不解,对学生们背的课文,更是听都没有听过,一编文章中,都是佳句,能在皇城里当官,还能被皇上亲自选定来富贵城,学问都不会差到哪里去,可是跟这些学生们背的课文来,朝廷官员却从来没有读过。

到了下课,朝廷官员上前问先生,先生道:“背出来和答出都是他会的,从他背书来看,昨晚上没有听话回去再重新背过,而这些文章,都是阿牛先生写出来的,出处在哪里,没有人知道,教学的方法,是按照唐品先生提出,不能死板的教学。”

朝廷官员道:“先生们都接受?”

先生咬牙道:“进入学堂的先生们都得接受才能来教书,很多是输给了唐品先生,自愿教学一年,真是污了读书人。”

朝廷官员傻眼,不敢再问下去,先生甩着衣袖,对口里的唐品先生和阿牛先生很是有怒言,对他这个官员,更是没有多看一眼,没有巴结,没有讨好,更没有忙着结交关系,好像呆在这个学堂比去皇城当官还重要。

第三堂课却是什么生物课,让学生们去学种田,观察粮食的生长,研究果树的果子,对动物也有研究,包含了很多,在朝廷官员眼里,这就是放养呢,好好的书不读,跑去学什么种田。

先生看上去是个学问高深的学者,朝廷官员上前问道:“为何让学生前来种田?”

先生黑着脸道:“是唐品先生提议,读书人就该坐在学堂里上课,种田有村民们来种,摆了,等粮食研究出来,吃饱了肚子,也算是对读书的用处。”

朝廷官员听着新鲜,道:“读书人的用处?不是为国家效力吗?”

先生道:“只会写几个字,背几编文章,念几首寺,能对国家有什么效力,读书识字除了这些,就要把学到了用出来,粮食的生长要是没有识字之人来记录,就不知道粮食的生长要求,这一年来,学堂对粮食的记录多很多种,分出了粮食的习性,对粮食生长要的环境和时间都有把握,现在村民们都按照这份记录来种地,过个几年,还会有更多的成果。”

朝廷官员吃惊:“让读书人来研究粮食?这从来没有过的事。”

先生道:“是啊,都是阿牛先生提出来的,就是污了读书人,也摆,有这份功劳,也不算是太难听,最多出去不说是教生物的先生。”

朝廷官员往学生们研究的作物里看去,连浇的水量都有记录,几个学生围着作物观察,种值的方法各种各样,还都写上了不认识的字,也就朝廷官员不认识,一名村民经过,指着其中的一棵作物道:“二号的快干死了,得多浇点水。”

学生抬起头来道:“这是花生,要干旱一点的沙地长出来才好吃,二号的研究就是看它能坑干到什么程度。”

朝廷官员别过学生,正是大中午的时候,学生们都放学去吃饭,有一些往村里跑,朝廷官员往前走,去最热闹的地方,小商街里人头蹿动,各种美食香味飘过来,朝廷官员买了好几份吃食,都吃的直点头,小商街后面就是一排大大的房子,里面有村民们走进走出,还拉出来好多的商品,朝廷官员想往里看看,被拦在了门口,很多商品只要富贵村里生产,没有教会大家,所有算是商业的机密,就是官员也不能看。

朝廷官员往小商街里去,就见学生们扒了一碗饭,就开始帮着商人们清点商品数银子记账,速度都很快,记的也很快,一个树枝串着几个珠子的长方形盘子,把打的啪啪响,商人和村民们都笑眯眯的看着学生记账,记完的账,就全部放起来,写上名子,说是每个月按这个记录来收商业税的。

大唐的商业一直都是不重视,可说是经商是被人看不起的,可是在这里,还有官兵守着,收了商人商业税,官府不能不做为,得来看管,下雨天商品拉不出去,官兵们还要来帮忙,交易大的,还能请官兵来做证。

43、养不起官员

在银子的做用下,商业得到了官府的许可,唐品当初交上商业税,绝不是单纯的给皇上送银子,而是寻求保护,让朝廷大力支持商业的发展,显明很成功,朝廷发起的商业税,收到了不少的银子,也让商人的地位提高了不少。

前往富贵村的村民家里,朝廷官员见到村民们正在吃饭,小孩子的碗里都能见到肉片,厨房里挂着羊肉干,家门口养着十来只鸡,蓝子里堆着鸡蛋,老人吃着炖烂的猪肉,壮年们揣着大碗扒饭,都是干饭,现在秋收刚过去,本来是无事可做等着过冬,可现在不一样,村民们还有很多事要忙,粮食堆在家里只会发霉,只有做成商品才能换回银子。

身上穿的都是羊毛布,小孩子也没有光着脚走路的,朝廷官员走了好几家,都能肉吃有干饭吃到饱,小孩子嘴里都能念出几编文章来,最迟到了十岁,都要送去学堂,本村的孩子都免费,但不包午餐,外村的孩子包午餐还免费,城里的都要交学费才能来读书,领城的更是收的贵,都赶过京城的学堂。

朝廷官员抬头往山里看去,一大片的茶树和果树,还有数不清的鸡在山里走动,听说是放养鸡,喂点粮食什么的,长的很快,也是宝贵村的一项收入,在富贵村里的中间,有一大户人家,是村里最大的院子,听说就是唐品先生的家,朝廷官员没有上前去,皇上不准任何人进入,就是朝廷官员都不许。

一名妇人抱着小孩子出来,手里挽着蓝子,蓝子里放着药草,一名穿着有点破的妇人前来,接过蓝子,谢过这妇人,转身离开,没有见到银子,朝廷官员上前问拿药的妇人道:“这是何药?”

妇人道:“村长家的闺女专门医治妇人的病,这是治病用的,我家里穷点,能免费来领,这都第三次了,一个铜钱都不收,秋收刚完,家里的粮食她也不收,真是过意不去。”

朝廷官员道:“免费治病?”

妇人道:“是啊,有时还会去十里八乡的送药,都是好药啊,吃有就能治好病,可厉害了。”

朝廷官员没有多停留,背着手,晃悠悠的往大道上走,富贵村的富贵是见识到了,可是完全看不懂,但不影响朝廷官员的心情,这才是富足,碗里有肉,身上有衣,眼里识字,走路有道,口袋里有钱,生病有药,皇宫也做不到这样。

在大道上,一名商人的商品太多了,三个年轻人推不动,一个小坑就让他们费了不少的力,见到朝廷官员带着几名官兵,商人跑过来道:“大人,帮个忙行吗?这车上不去,再不走,回去就太晚了,看不见路。”

朝廷官员愣了愣,看着商人平静的神色,好像这事很平常,就跟找村民们帮个忙一样,朝廷官员点头,让官兵们一起,把车子推上去,商人道谢,朝廷官员问道:“你们平时也这样叫人帮忙吗?”

这时商人才认真看朝廷官员道:“大人不是本地的官?”

朝廷官员摇头,商人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大人,我们习惯了叫官老爷帮忙,平时在路上见到官老爷,都会叫过来帮个忙,官老爷也不在意,有时官老爷也听我们帮着拉商品,官兵们都会主动帮我们,一时没有看清,大人不要介意。”

朝廷官员摆摆手,让商人可以先走了,商人笑着再次道谢,拉着商品往城门赶,朝廷官员带着官兵回官府,天都黑了,听管家说,官老爷还没有回来,还要等一等,朝廷官员问清官老爷在哪里,就过去看看。

就在官府的后院,有一块很大的院子,几千名女工在忙碌,官老爷就在他们中间,跟他们讨论着,对新拉来的羊毛都要看过,对羊毛布也看的很认真,官兵们对搬布时,还会搭把手。

朝廷官员就站在门口看了一会,没有进去,这里不是他能进的地方,回到客厅里,管家先上了菜,让朝廷官员先吃,官老爷要晚一点才能过来吃饭,桌上的菜跟昨天吃到的又不一样,都是没有吃过的,味闻着就很香,朝廷官员吃了一口,心情很是复杂,对官老爷不知要用什么心态来看,七品的官却比朝廷里的官还高,守在富足的城里,却有干不完的公事,今年的饿民们才刚走,在富贵城里一点都看不出救济过后的穷困。

去前二十万的饿民被富贵城救济下来,这在朝中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官老爷的上司逃走,其他的官员辞官回家,就官老爷坚持了下来,这份压力,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如今吃着好饭好菜,却也不得闲,朝廷下来的任务都能重要,每一样都能让一群官员掉脑袋,官老爷一声不吭的应下来,没有官升,没有银子赏,朝廷还伸手向官老爷要银子。

朝廷官员吃了几口,再美味的饭菜,都吃不下去了,回房把今日所见所听都一一记下,一直写到了深夜,朝廷官员没有多呆,第二天,官老爷就见朝廷官员打包行李回京,这让官老爷吓了一跳,难道在富贵城里遇到问题了?

朝廷官员却摇头道:“富贵城不是我等官员所能看懂,怕看多了误事,大人身为富贵城的官员,让本官不得不服,所有都超出了本官的认知,一切都比皇上所说的还要好,本官没有再留下来的必要,这就回宫报明皇上,大唐的国富民安指日可待。”

送走了朝廷官员,官老爷身后还有很多的事要忙,没有把他放在心上,阿牛的制铁很成功,但不知阿牛还有什么不满的,到现在,还说要研究,第一批武器运送出去了,产量很高,先在周边的军队里试用,为了保密,武器运送是由官兵来送,夹在粮食里,一起送往军队。

羊毛送来的量越来越多,木匠日夜不停的做机器,工人又不够了,领城的女人差不多都来了这里,官老爷连牢里的人都不放过,让他们上工,一样有银子,只要不是犯的大罪,就去上工,就是没有自由,要看管着。

老头不知第几次叫人来问阿牛的下落了,老头想孙子,要阿牛回家,唐品现在每在都无精打采的,盼着阿牛能早点完成,村民们见到官老爷都要问上一问,这让官老爷更是苦了脸,文书上去让皇上多派一些官员来,皇上只给了一句话,没有银子养官员,这让官老爷差点拍桌子。

唐品数着日子,阿牛离开有三个月了,其中只回来过三次,都是呆了五天就走,唐品弄着手里的辣椒,这里的人还不习惯吃辣椒,唐品把辣椒做成酱,还有炒干的辣椒,在饭食里放一点,还能开胃,冬天里吃了还会暖和,但大家都没吃过,就姑姑忍着眼泪直流的吃,吃了几次直呼好吃,新的品种总是一开始不被大家接受,唐品就打算自己种来吃。

姑姑做了很多点心让官老爷带去给阿牛,唐品也写了信给阿牛,这三个月来,唐品把以前学过看过都一一回记写下,希望阿牛能尽快回来,同时又有点担心,怕皇上不放人,把阿牛关起来就完了。

官老爷为了不让唐品太过担心,有时会把阿牛的情况漏出一些,朝廷正在准备过年后,把制铁的地方搬到皇城,由朝廷亲自看管,阿牛会回来,皇上没有送他的意思,就是阿牛得要制出好铁。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下—三千土豆】(本页完)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下—三千土豆》上一篇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上—三千土豆--预览

文案:

穿越到唐朝,开始过起种田的人生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美食

主角:唐品、阿牛

1、意外

唐品是一名大四学生,这天台风到来,唐品走在大马路上,一直都靠着边上走,突然前面一辆大卡车歪歪扭扭的冲过来,台风挡住了视线,等唐品发现时,来不急了,唐品惊恐的大叫,大卡车还是撞了过来,在级度的疼痛中,唐品发现自己被撞飞了起来,身体如无线的风筝,接着让人倒霉到家的是,小龙卷刚好经过,说是小龙卷风,就是比美国的龙卷风小一半,但吹飞个人是没问题的。

唐品不知道自己撞到了什以,晕了过去,等过来时,眼前是一片的陌生,好像是个荒山野岭,还有小兔子跑过,小鸟在树上叫个不停,几百只的同时叫,好不好听唐品不知道,就是吵的要死,从地上爬起来,四外张望,没有一点熟悉的印相,难得被吹到几百米之外的山上?

抱着晕晕的脑袋,背的上书包还在,找了好久才找到手机,打开一看,没有信号,唐品骂道:“靠,这什么破地方,连信号都没有。”

拖着无力的脚,唐品决定自己走出去,天上的太阳很熟,唐品才走了一会,就满头大汗,掏出手帕来擦汗,不要怀疑,就是手帕,唐品是个为数不多的,还在现代用着手帕的人。

突然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唐品本来就头晕,又被太阳一晒,又累又饿,还满身伤,伤到不重,但也够唐品受的了,心里暗骂那无良司机,又骂台风,很不好运的,倒了下去,唐品都闭上眼睛了,没力气反应,这里到处都是草,都快比人还高,摔一下也没事,最多就刚好砸在石头上,来个头破血流。

可是唐品很快就发现,他没有倒在地上,没有倒在石头上,身下是带着点点温度,还有一点轻微呼吸的人,这人还穿着奇怪的衣服,满身是血,要说唐品身上的血是受伤后流出来的,那这个人身上的血就跟倒水一样倒出来的,血啦呼呼的看着特吓人,在大太阳底下,体温却很低。

唐品吓的,急忙从这人身上爬起来,拍着胸口,被吓的不轻,随即就骂道:“特么的吓死老子了,这大白天的,演戏也不用这样逼真吧。”

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唐品伸长脖子去看,这人长的很帅,一看就是纯天然的帅,皮肤苍白细腻,闭着眼,看上去还有点斯贵公子的味道,唐品扒前去,仔仔细细的看个清楚,心里称赞,真是当明星的料,保准能大红大紫,思索了一偏,没有发现是那个明星长这样,平时唐品也看电视,所以对这穿着还是很了解的,这人穿的是唐装,不是一般群众演员穿的衣服。

摸着下巴,唐品很认真的深思,衣服被从胸前划开,里面血肉外翻,有一些血干枯,还有血是新鲜的,周围差了有动物叫声,没有一点人烟的样子,要说是演戏,这也太真了吧?剧组呢?怎么都没看到有人,唐品这才发现问题有点严重。

七手八脚的查看这人的伤口,是用大刀之类的所伤,伤口很大很深,这人手里拿着一把剑,剑上还留着干枯的血,周围却没有看见有血的痕迹,唐品拿出背包里的止血药,全部倒下去,没有沙布,学着古人的样子,从这人身上撕下一块布,简单的抱扎,从头检查到脚,这人的脚也受了伤,是被什么东西砸伤了,整个脚又肿又紫,唐血从背包里拿出活络油,轻轻的给他擦,手才刚碰到,就听到一声很轻微的痛苦声,帅气的眉毛皱了起来,很是痛苦,唐品给他喝饮料,饮料有糖,能很好的补充他现在身体里的糖分。

唐品试着抬起这人,别看这人很瘦,死死沉沉的,唐品咬着牙,愣是没有搬动,丧气的坐下来,唐品从包里找东西吃,背包里还有买回来的菜,因台风雨,唐品把菜都装进背包了,生的菜这里是没法吃了,唐品找到一些火腿牛奶肉干,都是下午饿的时候准备的,现在刚好用的着,唐品自己吃了一些,又喂给这人一些牛奶,火腿这人都没法吞下去。

休息了一会,唐品开始在周围找路,找了一些树枝,做成一个很简单的架子,用枯草做成的绳子,半拖半堆的带着这人离开,咬着牙走了一个小时,唐品转过头去,这才走了几十米,自己累的要死,喊破了喉咙都没有人应,都是那台风害的,吹到这鬼地方,还有一个奇怪的人,万一要是死了,自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多年来良好的道德观念让唐品没有丢下这人自己跑了,而是想着法子把人弄出去,从中午走到夜里,天都要全黑了,唐品还没有见到有人,拉开喉咙喊了好久,除了几只鸟在叫,没有回音,唐品没有在野外过夜的经验,但也知道夜里不适合行走,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安全的地方,唐品双手流着血,在地上找了一些干柴生火,这人的脸色还是很苍白,伤口的血止住了,身体也在回暧,这是好现像,唐品又喂了他一瓶牛奶,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弄成粉碎的火腿喂进他嘴里,自己吃了一点东西,唐品也是累的没法动了,又怕这山里有野兽,夜里的山上还是很凉的,唐品自己没有穿多少衣服,还是夏天穿的短袖和短裤,这下就后悔自己没有穿冬天的衣服出来。

点了俩个火堆,唐品在一棵树下,抱着这人,俩人抱在一起,再加上火堆,唐品很快就睡过去,夜里也是恶梦一片,梦见自己的家里人要找他,又梦见上课了,可自己还在山里,总之一夜都没有停过,最后梦见的是,家里人以为他死了,停止了寻找。

早上的阳光很剌眼,唐品是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才醒过来的,才睁开眼,就对上一双平静明亮好看的眼睛,这双眼睛没有一点情绪,平静的如婴儿,唐品笑了:“你醒了?伤口没裂开吧?”

这人没有说话,还是静静的看着他,唐品伸手去摸这人的额头,发现有点烧,可能伤口处理的不够好,还是昨晚上着凉了,唐品丢下这人,开始翻那背包,火腿吃完了,牛奶喝光了,还有肉干,唐品拿着肉干在原地打转,没有水这一大早的,伤者可吃不消这肉干,唐品回头道:“你等一下,我找点水来。”

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明白,唐品奔着去水,这山里也分不清地方,怕走丢了,唐品没走多远,就在四周转,总算是被他找到了一个石头缝里的流水,用装肉干的袋子,装了满满的一袋水,这会也管不了这水干不干净,抱着水跑回去,这人还是睁着眼睛,就一直看着唐品,嘴唇上是明显的干裂,就着袋口,喝的很急,喝了有半袋子水,这才停下来喘气。

唐品又给他吃了点肉干,就这两包肉干,还得省着点吃,不然还没走出这山,就饿死了。

伤口重新包了一次,想到对方是伤者,唐品没好意思在去撕扯人家的衣服,把上衣脱了,自己身上也是小伤不少,唐品背包里没有药,只好在地上扯一些草来简单处理,都过了一天一夜了,唐品没有怎么说话,说话也是自言自语,这会也不知道这人有没有在听,唐品说:“我叫唐品,你叫什么?是演戏的吗?这地方一个人都没有,都是台风害的,现在都出不去,我们不会被饿死在这里吧?我还不想死,我想回家。”

“我都买好菜了,就等着回去煮饭吃,谁知道台风来的快,现在我们只有这一点肉干,吃完要是还出不去,我们就只能吃草了,希望这里会有野果子,最好还是有苹果树什么的。”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知道怎么出去吗?我都走了半天了,就没看到有人,你说外面的人会不会来找我们?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吗?”

吧啦吧啦的,唐品也没等这人回答,也没指望这人会回答,就伤成那样,能醒过来就不错了,在唐品好奇的问一堆话时,这人也正惊异的看着唐品,对唐品从头到脚都细看了一偏,手上的剑紧握了一下。

唐品说完了,该走的路还是要走,这人现在就只是醒了,还动不了,唐品很命苦的拖着堆着这人往前走,简单的架子在地上拖出又长又深的痕迹,唐品是顺着一条看似有点像路的方向走,这一走,就走到了天黑,两脚都磨出了水泡,手掌都磨烂了,远远的,唐品惊喜的看到,前面有火光,高兴的差点就跳起来。

摇醒晕睡中的人,唐品高兴的说:“你看,快看,前面有光亮,一定是找到有人的地方了,我们有救了。

2、连肉都没有得吃

唐品兴冲冲的拖着人,一步一步的困难前行,看山跑死马,看着就在眼前的光亮,唐品硬是走了三个小时才走到,近了一看,唐品就傻眼了,这都是什么地方呀,农村有这样穷的地方吗?还是泥房,只有十几户房子,只有几个房子从窗口透出微弱的亮光,唐品走到最近的一个房子,拍着门喊道:“有人吗?开开门。”

木板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穿着破旧唐装的老头伸出头来,两人同时一愣,唐品从头项凉到脚底,就差尖叫着跑走了,只是这时,两脚发抖发软,真是活见鬼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村?

老头最先开口问道:“小伙子,那么晚了,有事吗?”

唐品抖着声音道:“我我经过。”

老头眯眼细看了他们一会,见有人受伤了,想着是上山打猎弄的,好心的开门让他们进来,唐品还脚软呢,这会不想进去了,想转身走人,就在这时,从房里跑出一个小女孩儿,只有五岁那样,好奇的看着他们,唐品看向地面,在微弱的灯光下,都有影子,唐品这才敢抬脚,半拖半抱着把人弄进屋里,老头打来干净的热水,唐品给他清洗着伤口,重新上了点区药,老头拿出一点食物,黑黑的也看不出是什么,放到唐品面前道:“先吃点东西,今天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我到外面去请大夫来看,这伤的不轻呀。”

唐品接过食物:“谢谢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在山上迷路了。”

老头坐下来,小女孩靠在老头身上,对他们很是好奇,估计没怎么见过外人,老头:“这里是李家村,离下一个吴家村还很远,这地方靠山,进山里的人很多都迷路。”

唐品接着问道:“老人家,这村里看着人不多,很多房屋都坍塌了,是不是都到城里去了?”

老头叹了口气道:“老头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几次的天灾下来,这村子里就没剩多少人,都快废了,年轻人都带着老人家离开,到外面去讨生活,这里的地种不出粮食,剩下的都是走不动的,就在这里等死了。”

唐品不知道原来农村这样艰苦,手里拿着的食物,也就不好意思吃下去,招手让小女孩来过,小女孩望着唐品,慢慢的走过去,接过唐品给的食物,马上就塞进嘴里,又跑回去,老头摸着小女孩,满是心疼。

“这孩子命不好,那么小就没有爹娘,跟着老头我都吃不饱。”

唐品疑惑的道:“老人家,这山里就有食物,为什么会吃不饱呢?”

老头:“这山上除了草和树就是一些动物,年轻人还能猎点,老年人就难喽,而且这山里容易迷路,那么多年来,好几个年轻人进去后就没再出来,时年不好时,就只能吃树皮过冬。”

老头看着也很晚了,就不再多说,让唐品先休息,唐品在不像床的木板上躺下来,总有种梦里的感觉,希望一觉醒来后,就能回去现实。

天才刚亮,老头就起床煮早饭,就是一些野菜煮成的汤,没有味道,唐品闭着眼睛硬喝下去,老头吃完早饭,就要到地里去忙农活,唐品闲着也没事,就跟着出门,也是想了解一下这里的环境,唐品问了老头很多问题,老头一直坚持说是在唐朝,老头道:“我是没出去过,但有年轻人回来带家人离开时有说过,现在是唐朝,我是老了,但我记性还是很好,不会记错的。”

唐品不死心的问道:“城里的人都是穿你们这样的衣服?”

老头笑道:“城里人穿的好啊,都不穿破衣服,有个年轻的小伙子,在长安回来,穿的衣服我一辈子都没穿过那样好的,都透了金边,得要多少银子喽。”

唐品哭丧着脸,不得不承认,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唐朝,还是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唐品身上穿着受伤男子的外衣,老头眯着眼看,骂道:“好好的衣服,怎么都撕成这样喽,败家子。”

唐品看着老头身上衣服,又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脸红的底下头,被老头臭骂了一顿,一个老妇人走过来,翻着唐品身上的衣服,惊叫道:“有钱人家的少爷喽,这衣服得多少银子呀,快脱下来,别弄脏了。”

“这是路上捡到的,我没有衣服穿,就顺手拿了。”唐品随口说道,总不能说是这衣服是躺在床上男子的吧?不过,唐品也算知道,那男子家里还是有点钱的,这衣服看样子,是有钱人家才穿的起。

老妇人心疼的从家里拿来针线给唐品缝衣服,老头从家里翻出压箱底的衣服,说是年轻时候穿的衣服,都要些年头了,衣服上缝过好几处,但在这些人身上看来,是新衣服了,唐品没得选,换上衣服,老妇人把衣服缝好了,叠的很好,小心翼翼的拿给唐品,这里人都很纯补,也没多问唐品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很容易就接受他们。

小女孩啃着树技,听说这树技有点甜味,小孩儿最喜欢了,村里的年轻人很少,都是一些老人家,还有一些小孩子,听说有一些小孩子是被丢弃在路上,是村里人险回来的,这小女孩就是老头险回来的孩子,在天灾年,到处可见被丢弃的孩子,唐品慢慢的了解到,唐朝人的生活有多艰难,跟电视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根本无法想像他们的生活有多苦,终年都吃不上一顿饱饭,好几年都吃不上一口肉,整个村子人守着几块地,靠天吃饭。

唐品站在地里,看着他们在忙农活,可是看了一会,唐品就想撞墙,又看其它地里的长生,望天无语,这样的劳作怎么可能吃上饱饭?种子丢到地里,只除草,松土,作到死也就一点收成,唐品蹲在老头面前,指着地里的农作物道:“这样子是不会有收成的,要拔掉一些作物,只留下几棵让它生长。”

老头骂道:“年轻人懂什么,这好好的长着,你拔完了,还收成什么?”

唐品急了,这样的劳作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唐品又道:“长的太密了,作物生长不开来,就没什么收成,你要让它有空间长生,它才能长的好。”

老头不理会唐品,一看唐品就是没有下过地的有钱少爷,老头在这地里劳作了一辈子,还会不懂怎么种作物?要这一个少爷在这里说道?都不懂得种作物的苦。

唐品被赶到一边去,中午时,一个老大夫背着个药箱子,来给伤者看病,也是很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是包扎,上点药草,唐品看了看药草,皱着眉头道:“不消毒处理吗?还有缝针呢?”

这伤口都裂开好大一个长口子,就这样包扎一下能好?药草就是一些止血的,而且这些药草的止血效果也不好,唐品在山里采的草都好过这些药草。

老大夫被唐品一问,愣了会,道:“这伤太重了,能不能好起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还能活到今天,也算他命大,老夫尽力了。”

唐品怒了:“就这点伤,还尽力了?你不给他缝针消毒,好人也能死去。”

老大夫道:“缝针?为什么要缝针?”

唐品这才发现,他们就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这些人都听不懂唐品在说什么,唐品深吸几口气,为了不让这人死在这里,唐品跟老妇人要来针线,让老头给烧了开水,针在火里烤过消毒,一针一针的给伤口缝针,早知道老大夫就这点水平,唐品昨晚上就自己动手缝了。

老大夫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眨都不眨一下,老头想要拦唐品,却被老大夫拉住了,对唐品这样处理伤口,老大夫还是第一次见到,带着满肚子的凝问,就想看唐品在搞什么,开水消毒,从山里带来的草敲碎了,重新上药,老大夫拿出纸笔,在纸上记录着,这样的重伤,在老大夫眼里,这就是个快死之人,而唐品刚才的缝针,让老大夫脑子有一瞬间的清醒,而唐品用过的草,被老大夫收走了,要拿回去研究,男子有时清醒,唐品见他脸色苍白,就是失血过多,这村里饭都没得吃,补血什么的就不要想了,身上又没钱,还是老头坐在屋门口,抬头对唐品道:“我看你很想救好他,可这里没有吃的,我看你那衣服能换不少铜钱,换点吃的回来,还可能救活他。”

唐品马上拿出衣服,给老头去换吃的,老头带着一点柴和衣服,就去另一个村子,走了一天时间,到了深夜,老头才回来,带回来了一只鸡,一些粮食,还有十几个铜钱,老头乐呵道:“我还没见过一件衣服能换那么多钢钱,这有钱人家穿的都是金子喽。”

在吃了几天野菜后,唐品受不了了,上山去抓野味,让老头买回来一些小麦,大的野味抓不到,就抓小鸟,小时候玩儿过的方法,一个蓝子倒过来,下面用木棍顶着,木棍上绑着绳子,地上撒一些小麦,唐品躲的远远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下—三千土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下—三千土豆》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