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上—三千土豆

时间: 2017-07-18 17:35:01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上—三千土豆】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上—三千土豆

文案:

穿越到唐朝,开始过起种田的人生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美食

主角:唐品、阿牛

1、意外

唐品是一名大四学生,这天台风到来,唐品走在大马路上,一直都靠着边上走,突然前面一辆大卡车歪歪扭扭的冲过来,台风挡住了视线,等唐品发现时,来不急了,唐品惊恐的大叫,大卡车还是撞了过来,在级度的疼痛中,唐品发现自己被撞飞了起来,身体如无线的风筝,接着让人倒霉到家的是,小龙卷刚好经过,说是小龙卷风,就是比美国的龙卷风小一半,但吹飞个人是没问题的。

唐品不知道自己撞到了什以,晕了过去,等过来时,眼前是一片的陌生,好像是个荒山野岭,还有小兔子跑过,小鸟在树上叫个不停,几百只的同时叫,好不好听唐品不知道,就是吵的要死,从地上爬起来,四外张望,没有一点熟悉的印相,难得被吹到几百米之外的山上?

抱着晕晕的脑袋,背的上书包还在,找了好久才找到手机,打开一看,没有信号,唐品骂道:“靠,这什么破地方,连信号都没有。”

拖着无力的脚,唐品决定自己走出去,天上的太阳很熟,唐品才走了一会,就满头大汗,掏出手帕来擦汗,不要怀疑,就是手帕,唐品是个为数不多的,还在现代用着手帕的人。

突然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唐品本来就头晕,又被太阳一晒,又累又饿,还满身伤,伤到不重,但也够唐品受的了,心里暗骂那无良司机,又骂台风,很不好运的,倒了下去,唐品都闭上眼睛了,没力气反应,这里到处都是草,都快比人还高,摔一下也没事,最多就刚好砸在石头上,来个头破血流。

可是唐品很快就发现,他没有倒在地上,没有倒在石头上,身下是带着点点温度,还有一点轻微呼吸的人,这人还穿着奇怪的衣服,满身是血,要说唐品身上的血是受伤后流出来的,那这个人身上的血就跟倒水一样倒出来的,血啦呼呼的看着特吓人,在大太阳底下,体温却很低。

唐品吓的,急忙从这人身上爬起来,拍着胸口,被吓的不轻,随即就骂道:“特么的吓死老子了,这大白天的,演戏也不用这样逼真吧。”

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唐品伸长脖子去看,这人长的很帅,一看就是纯天然的帅,皮肤苍白细腻,闭着眼,看上去还有点斯贵公子的味道,唐品扒前去,仔仔细细的看个清楚,心里称赞,真是当明星的料,保准能大红大紫,思索了一偏,没有发现是那个明星长这样,平时唐品也看电视,所以对这穿着还是很了解的,这人穿的是唐装,不是一般群众演员穿的衣服。

摸着下巴,唐品很认真的深思,衣服被从胸前划开,里面血肉外翻,有一些血干枯,还有血是新鲜的,周围差了有动物叫声,没有一点人烟的样子,要说是演戏,这也太真了吧?剧组呢?怎么都没看到有人,唐品这才发现问题有点严重。

七手八脚的查看这人的伤口,是用大刀之类的所伤,伤口很大很深,这人手里拿着一把剑,剑上还留着干枯的血,周围却没有看见有血的痕迹,唐品拿出背包里的止血药,全部倒下去,没有沙布,学着古人的样子,从这人身上撕下一块布,简单的抱扎,从头检查到脚,这人的脚也受了伤,是被什么东西砸伤了,整个脚又肿又紫,唐血从背包里拿出活络油,轻轻的给他擦,手才刚碰到,就听到一声很轻微的痛苦声,帅气的眉毛皱了起来,很是痛苦,唐品给他喝饮料,饮料有糖,能很好的补充他现在身体里的糖分。

唐品试着抬起这人,别看这人很瘦,死死沉沉的,唐品咬着牙,愣是没有搬动,丧气的坐下来,唐品从包里找东西吃,背包里还有买回来的菜,因台风雨,唐品把菜都装进背包了,生的菜这里是没法吃了,唐品找到一些火腿牛奶肉干,都是下午饿的时候准备的,现在刚好用的着,唐品自己吃了一些,又喂给这人一些牛奶,火腿这人都没法吞下去。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休息了一会,唐品开始在周围找路,找了一些树枝,做成一个很简单的架子,用枯草做成的绳子,半拖半堆的带着这人离开,咬着牙走了一个小时,唐品转过头去,这才走了几十米,自己累的要死,喊破了喉咙都没有人应,都是那台风害的,吹到这鬼地方,还有一个奇怪的人,万一要是死了,自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多年来良好的道德观念让唐品没有丢下这人自己跑了,而是想着法子把人弄出去,从中午走到夜里,天都要全黑了,唐品还没有见到有人,拉开喉咙喊了好久,除了几只鸟在叫,没有回音,唐品没有在野外过夜的经验,但也知道夜里不适合行走,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安全的地方,唐品双手流着血,在地上找了一些干柴生火,这人的脸色还是很苍白,伤口的血止住了,身体也在回暧,这是好现像,唐品又喂了他一瓶牛奶,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把弄成粉碎的火腿喂进他嘴里,自己吃了一点东西,唐品也是累的没法动了,又怕这山里有野兽,夜里的山上还是很凉的,唐品自己没有穿多少衣服,还是夏天穿的短袖和短裤,这下就后悔自己没有穿冬天的衣服出来。

点了俩个火堆,唐品在一棵树下,抱着这人,俩人抱在一起,再加上火堆,唐品很快就睡过去,夜里也是恶梦一片,梦见自己的家里人要找他,又梦见上课了,可自己还在山里,总之一夜都没有停过,最后梦见的是,家里人以为他死了,停止了寻找。

早上的阳光很剌眼,唐品是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才醒过来的,才睁开眼,就对上一双平静明亮好看的眼睛,这双眼睛没有一点情绪,平静的如婴儿,唐品笑了:“你醒了?伤口没裂开吧?”

这人没有说话,还是静静的看着他,唐品伸手去摸这人的额头,发现有点烧,可能伤口处理的不够好,还是昨晚上着凉了,唐品丢下这人,开始翻那背包,火腿吃完了,牛奶喝光了,还有肉干,唐品拿着肉干在原地打转,没有水这一大早的,伤者可吃不消这肉干,唐品回头道:“你等一下,我找点水来。”

也不管对方听没听明白,唐品奔着去水,这山里也分不清地方,怕走丢了,唐品没走多远,就在四周转,总算是被他找到了一个石头缝里的流水,用装肉干的袋子,装了满满的一袋水,这会也管不了这水干不干净,抱着水跑回去,这人还是睁着眼睛,就一直看着唐品,嘴唇上是明显的干裂,就着袋口,喝的很急,喝了有半袋子水,这才停下来喘气。

唐品又给他吃了点肉干,就这两包肉干,还得省着点吃,不然还没走出这山,就饿死了。

伤口重新包了一次,想到对方是伤者,唐品没好意思在去撕扯人家的衣服,把上衣脱了,自己身上也是小伤不少,唐品背包里没有药,只好在地上扯一些草来简单处理,都过了一天一夜了,唐品没有怎么说话,说话也是自言自语,这会也不知道这人有没有在听,唐品说:“我叫唐品,你叫什么?是演戏的吗?这地方一个人都没有,都是台风害的,现在都出不去,我们不会被饿死在这里吧?我还不想死,我想回家。”

“我都买好菜了,就等着回去煮饭吃,谁知道台风来的快,现在我们只有这一点肉干,吃完要是还出不去,我们就只能吃草了,希望这里会有野果子,最好还是有苹果树什么的。”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知道怎么出去吗?我都走了半天了,就没看到有人,你说外面的人会不会来找我们?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吗?”

吧啦吧啦的,唐品也没等这人回答,也没指望这人会回答,就伤成那样,能醒过来就不错了,在唐品好奇的问一堆话时,这人也正惊异的看着唐品,对唐品从头到脚都细看了一偏,手上的剑紧握了一下。

唐品说完了,该走的路还是要走,这人现在就只是醒了,还动不了,唐品很命苦的拖着堆着这人往前走,简单的架子在地上拖出又长又深的痕迹,唐品是顺着一条看似有点像路的方向走,这一走,就走到了天黑,两脚都磨出了水泡,手掌都磨烂了,远远的,唐品惊喜的看到,前面有火光,高兴的差点就跳起来。

摇醒晕睡中的人,唐品高兴的说:“你看,快看,前面有光亮,一定是找到有人的地方了,我们有救了。

2、连肉都没有得吃

唐品兴冲冲的拖着人,一步一步的困难前行,看山跑死马,看着就在眼前的光亮,唐品硬是走了三个小时才走到,近了一看,唐品就傻眼了,这都是什么地方呀,农村有这样穷的地方吗?还是泥房,只有十几户房子,只有几个房子从窗口透出微弱的亮光,唐品走到最近的一个房子,拍着门喊道:“有人吗?开开门。”

木板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穿着破旧唐装的老头伸出头来,两人同时一愣,唐品从头项凉到脚底,就差尖叫着跑走了,只是这时,两脚发抖发软,真是活见鬼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鬼村?

老头最先开口问道:“小伙子,那么晚了,有事吗?”

唐品抖着声音道:“我我经过。”

老头眯眼细看了他们一会,见有人受伤了,想着是上山打猎弄的,好心的开门让他们进来,唐品还脚软呢,这会不想进去了,想转身走人,就在这时,从房里跑出一个小女孩儿,只有五岁那样,好奇的看着他们,唐品看向地面,在微弱的灯光下,都有影子,唐品这才敢抬脚,半拖半抱着把人弄进屋里,老头打来干净的热水,唐品给他清洗着伤口,重新上了点区药,老头拿出一点食物,黑黑的也看不出是什么,放到唐品面前道:“先吃点东西,今天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我到外面去请大夫来看,这伤的不轻呀。”

唐品接过食物:“谢谢老人家,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在山上迷路了。”

老头坐下来,小女孩靠在老头身上,对他们很是好奇,估计没怎么见过外人,老头:“这里是李家村,离下一个吴家村还很远,这地方靠山,进山里的人很多都迷路。”

唐品接着问道:“老人家,这村里看着人不多,很多房屋都坍塌了,是不是都到城里去了?”

老头叹了口气道:“老头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几次的天灾下来,这村子里就没剩多少人,都快废了,年轻人都带着老人家离开,到外面去讨生活,这里的地种不出粮食,剩下的都是走不动的,就在这里等死了。”

唐品不知道原来农村这样艰苦,手里拿着的食物,也就不好意思吃下去,招手让小女孩来过,小女孩望着唐品,慢慢的走过去,接过唐品给的食物,马上就塞进嘴里,又跑回去,老头摸着小女孩,满是心疼。

“这孩子命不好,那么小就没有爹娘,跟着老头我都吃不饱。”

唐品疑惑的道:“老人家,这山里就有食物,为什么会吃不饱呢?”

老头:“这山上除了草和树就是一些动物,年轻人还能猎点,老年人就难喽,而且这山里容易迷路,那么多年来,好几个年轻人进去后就没再出来,时年不好时,就只能吃树皮过冬。”

老头看着也很晚了,就不再多说,让唐品先休息,唐品在不像床的木板上躺下来,总有种梦里的感觉,希望一觉醒来后,就能回去现实。

天才刚亮,老头就起床煮早饭,就是一些野菜煮成的汤,没有味道,唐品闭着眼睛硬喝下去,老头吃完早饭,就要到地里去忙农活,唐品闲着也没事,就跟着出门,也是想了解一下这里的环境,唐品问了老头很多问题,老头一直坚持说是在唐朝,老头道:“我是没出去过,但有年轻人回来带家人离开时有说过,现在是唐朝,我是老了,但我记性还是很好,不会记错的。”

唐品不死心的问道:“城里的人都是穿你们这样的衣服?”

老头笑道:“城里人穿的好啊,都不穿破衣服,有个年轻的小伙子,在长安回来,穿的衣服我一辈子都没穿过那样好的,都透了金边,得要多少银子喽。”

唐品哭丧着脸,不得不承认,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唐朝,还是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唐品身上穿着受伤男子的外衣,老头眯着眼看,骂道:“好好的衣服,怎么都撕成这样喽,败家子。”

唐品看着老头身上衣服,又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脸红的底下头,被老头臭骂了一顿,一个老妇人走过来,翻着唐品身上的衣服,惊叫道:“有钱人家的少爷喽,这衣服得多少银子呀,快脱下来,别弄脏了。”

“这是路上捡到的,我没有衣服穿,就顺手拿了。”唐品随口说道,总不能说是这衣服是躺在床上男子的吧?不过,唐品也算知道,那男子家里还是有点钱的,这衣服看样子,是有钱人家才穿的起。

老妇人心疼的从家里拿来针线给唐品缝衣服,老头从家里翻出压箱底的衣服,说是年轻时候穿的衣服,都要些年头了,衣服上缝过好几处,但在这些人身上看来,是新衣服了,唐品没得选,换上衣服,老妇人把衣服缝好了,叠的很好,小心翼翼的拿给唐品,这里人都很纯补,也没多问唐品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很容易就接受他们。

小女孩啃着树技,听说这树技有点甜味,小孩儿最喜欢了,村里的年轻人很少,都是一些老人家,还有一些小孩子,听说有一些小孩子是被丢弃在路上,是村里人险回来的,这小女孩就是老头险回来的孩子,在天灾年,到处可见被丢弃的孩子,唐品慢慢的了解到,唐朝人的生活有多艰难,跟电视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根本无法想像他们的生活有多苦,终年都吃不上一顿饱饭,好几年都吃不上一口肉,整个村子人守着几块地,靠天吃饭。

唐品站在地里,看着他们在忙农活,可是看了一会,唐品就想撞墙,又看其它地里的长生,望天无语,这样的劳作怎么可能吃上饱饭?种子丢到地里,只除草,松土,作到死也就一点收成,唐品蹲在老头面前,指着地里的农作物道:“这样子是不会有收成的,要拔掉一些作物,只留下几棵让它生长。”

老头骂道:“年轻人懂什么,这好好的长着,你拔完了,还收成什么?”

唐品急了,这样的劳作是不可能有结果的,唐品又道:“长的太密了,作物生长不开来,就没什么收成,你要让它有空间长生,它才能长的好。”

老头不理会唐品,一看唐品就是没有下过地的有钱少爷,老头在这地里劳作了一辈子,还会不懂怎么种作物?要这一个少爷在这里说道?都不懂得种作物的苦。

唐品被赶到一边去,中午时,一个老大夫背着个药箱子,来给伤者看病,也是很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就是包扎,上点药草,唐品看了看药草,皱着眉头道:“不消毒处理吗?还有缝针呢?”

这伤口都裂开好大一个长口子,就这样包扎一下能好?药草就是一些止血的,而且这些药草的止血效果也不好,唐品在山里采的草都好过这些药草。

老大夫被唐品一问,愣了会,道:“这伤太重了,能不能好起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还能活到今天,也算他命大,老夫尽力了。”

唐品怒了:“就这点伤,还尽力了?你不给他缝针消毒,好人也能死去。”

老大夫道:“缝针?为什么要缝针?”

唐品这才发现,他们就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他,这些人都听不懂唐品在说什么,唐品深吸几口气,为了不让这人死在这里,唐品跟老妇人要来针线,让老头给烧了开水,针在火里烤过消毒,一针一针的给伤口缝针,早知道老大夫就这点水平,唐品昨晚上就自己动手缝了。

老大夫眼睛都快要瞪出来了,眨都不眨一下,老头想要拦唐品,却被老大夫拉住了,对唐品这样处理伤口,老大夫还是第一次见到,带着满肚子的凝问,就想看唐品在搞什么,开水消毒,从山里带来的草敲碎了,重新上药,老大夫拿出纸笔,在纸上记录着,这样的重伤,在老大夫眼里,这就是个快死之人,而唐品刚才的缝针,让老大夫脑子有一瞬间的清醒,而唐品用过的草,被老大夫收走了,要拿回去研究,男子有时清醒,唐品见他脸色苍白,就是失血过多,这村里饭都没得吃,补血什么的就不要想了,身上又没钱,还是老头坐在屋门口,抬头对唐品道:“我看你很想救好他,可这里没有吃的,我看你那衣服能换不少铜钱,换点吃的回来,还可能救活他。”

唐品马上拿出衣服,给老头去换吃的,老头带着一点柴和衣服,就去另一个村子,走了一天时间,到了深夜,老头才回来,带回来了一只鸡,一些粮食,还有十几个铜钱,老头乐呵道:“我还没见过一件衣服能换那么多钢钱,这有钱人家穿的都是金子喽。”

在吃了几天野菜后,唐品受不了了,上山去抓野味,让老头买回来一些小麦,大的野味抓不到,就抓小鸟,小时候玩儿过的方法,一个蓝子倒过来,下面用木棍顶着,木棍上绑着绳子,地上撒一些小麦,唐品躲的远远的,扒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等有小鸟过来时,看准时机,快狠准的下手,这里的小鸟对人类还是很友好的,抓起来也容易,一上午的时间,唐品抓了几十只小鸟,老头还在骂道:“败家子喽,金子一样的小麦拿来喂小鸟,就不怕被天收了去。”

在这村里人认为,小麦比黄金还贵重,老头一生也就吃过两次小麦,有些人家一生都没有吃过,粮食在这个时代,就是命,黄金不能吃,人真饿起来,就粮食才珍贵,唐品提着几十只小鸟,老头的眼睛都亮了,抖着手,跟其他邻居借来笼子,几十只小鸟叫起来很吵,老头却乐的眼都看不见了,宝贝一样的放在床头,门窗关的很紧,生怕小鸟飞走了,这可都是肉。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上—三千土豆】(本页完)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上—三千土豆》上一篇

一品青竹酒—颜子然--预览

文案:

在【正常文案】人生的漫漫长河中,你终是会遇见那么一个人。或许又不是非他不可。但你会知道他的存在会让你欢喜、沮丧亦或是忧伤。他的离开也是你永远无法阻止的,因为你清晰的知道他不会被强迫而驻足。也许他的美好被大家所赏,也许他的迷人只有你知道。但若干年后,你的心里总有个地方,安安稳稳地放着他。    会有一个人。    ……   【无节操版文案】 哈士奇的项圈上刻着“申狗蛋”这几个字,而这只名叫申狗蛋的犬类此时却毫无节操的对着一只并不大的白色小猫摇晃着尾巴。    申狗蛋:“汪汪汪~”(聿小猫,让我舔一下嘛~)    小猫:“喵!”(滚!)    申景然X高聿    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情有独钟

主角:高聿,申景然 ┃ 配角:赵晓,李如意,申景逸 ┃ 其它:年上,天作之合,纯情,he

第一卷:酿酒计划

1、邀君一品

“沙沙……”风吹过地上的竹叶传来一阵阵响声。竹林里只有一个少年倚在竹椅上半眯着眼睛,逍遥又自在。

风动了。一小片竹叶在空中打了个小转儿,缓缓落在了少年的脸颊上,遮住了他的双眼。昨天晚上才下过雨,湿润的空气中还带着几分泥土的清香。竹叶上竟然还有着一小颗露水,也慢慢的顺着少年的脸颊滴落,最后流到了他的唇上。

少年舔舔唇,露珠顺着他的舌尖到了他的嘴里。“竹叶青啊。”少年伸个懒腰,他还得去摘些竹叶呢。

青竹酒据说在古代就已经很是盛行了,也是当时贵族们闲来无事时畅喝的饮品。一般是用黄酒再加竹叶而酿成的,而少年今早的任务就是摘取一些新鲜的竹叶。

雨后的竹叶是青竹酒上好的配料,而这清晨的竹叶更是为其上乘者。被雨水清洗后的竹叶是最为干净的,叶片上带着的露水更是为其添了几分。

梁简文帝有曰:“兰羞荐俎,竹酒澄芳。”今儿个他高聿要说,“一杯竹酒赛神仙。”

少年提着竹篮顺着小道一路走过,他的篮子里已经装好了半篮子的竹叶片。过不了多久又能喝到青竹酒咯!

……

“汪!汪!汪~”走出了竹林,不远处传来了犬吠声。“小黑,别吵了。我回来了。”少年对着小黑犬招了招手,它马上奔了过来。“奶奶在做什么呢?你吃了早饭没?”少年接连问了小黑犬几个问题。而黑犬像是能听懂他的话似的,跳起来“汪汪”的应和了几句。

顺着泥巴路走过去,就到了一个红砖小楼面前。门口还有几只小鸡喳喳的在地上寻找着土里的小虫,“喳喳喳!!喳喳喳喳喳!!”其中一只叼着一截蚯蚓得意的摇晃着脑袋。

“奶奶,我回来了。”少年跑着进了屋子里,小黑犬也紧随其后。“呵呵,聿宝回来咯。”老人家正在灶台上煮着什么,炉子里的干柴还在“噼里啪啦”的响着。“汪汪!”黑犬对着老人摇晃着尾巴,示意主人也来注意注意它。“知道咯,你也回来咯。”老人笑眯眯的摸了摸小狗的脑袋。

用井水再次洗刷过的竹叶有些凌乱的呈在瓷碗里,小狗攀着灶台偷偷摸摸的凑过去用鼻子嗅了嗅。

再些时日,邀君一品青竹酒咯!

2、酿酒第二天

“早上好”高聿与又一个同班同学打招呼。把书包放进课桌里面之后赵晓又凑了过来。

“阿聿,下午去打球吧?”赵晓是高聿从小学玩到现在的好哥们。“嗯,下午来一场”高聿笑了笑“等着我虐你。”

……

初三上学期余下的日子就在他们挥

洒汗水的时间里,不知不觉的度过了。

初三下学期如约而至。对于初三党而言这就意味着马上就要毕业了。

忘记是谁说的:时间不是越过越快了,而是你度过的时间对你来说越来越重要了。

老赵又扶着他百年不变的黑框眼睛缓缓而至。教室里不知道是谁又说了一句“皇上驾到!”。让全班都乐了一会儿。等到班上同学都笑的差不多了老赵才咳了几句“就要毕业了,你们别太嘚瑟了啊”看到班上都安静了下来,老赵又点了点头“嗯,今天咱们班来了个新同学,大家鼓掌欢迎”随着老赵一句话讲完。一个背着书包的男生走到了讲台上“大家好,我叫申景然,景色的景,自然的然。”只看外貌和声音这是一个十分温和的人。

“申景然,你就坐那儿吧”老赵指了指高聿旁边的一个空桌。又小声的半开玩笑的说“你同桌是咱班第一名呐。”说完又呵呵笑了一句。

老赵也不亏是教语文的,又发表了一番关于新学期打算的演讲。而他这条讲的一句“今天,我们一定要成功。”也再次成为大家闲来没事拿来嘘调的例句。

终于下课了。高聿的新同桌用手碰了碰他。“我叫申景然,第一名你叫什么名字?”

离近了看这个新同桌他是长得很不错的,笑起来的时候还有酒窝。高聿觉得他一定能让班上的女生着迷。

“高聿。”高聿拿着钢笔在躺开的笔记本上写下这两个字。“我叫高聿”说完也回了一个微笑。

“聿。聿怀多福?”申景然看着笔记本上着着的两个字说,又看着高聿,“你钢笔字写的真不错。”

“名字是我妈取的,字还成吧,我练过几年。”高聿挺诧异申景然居然会知道自己名字的意思,又点了点头一边把报名发的收据放到课桌里面,这等会儿还要收的。

“我前不久才在书上看到过的。名字很好听呢。” 高聿是发现了,申景然喜欢笑。这不,又露出了他的两个酒窝。

“可以帮我写几个字吗?”新同桌用他那双扑闪扑闪的眼睛看着高聿,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嗯。”高聿点点头,又把钢笔从桌子里拿出来。“写什么?”

“会是我的。”高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新同桌的声音变得有些奇怪。“什么?”高聿抬起头又问了他一遍。新同桌像是猛的清醒了过来似的,不好意思的摇了摇头还羞涩的冲着高聿笑了笑。“没什么,可以帮我写这几个字吗?‘会是我的’。”

虽然觉得奇怪但高聿还是动笔了。申景然凑近了挨着高聿看他写字,不得不说高聿的字真的不错,行云流水似的。钢笔尖在白色条纹纸上摩擦带过的墨水汁留下了“会是我的”四个字,申景然接过纸条时甚至还能闻到纸上留下的淡淡墨水香味。“谢谢了。”申景然把纸条折好夹在刚发的课本里一边对高聿说。“真的很喜欢呢。”高聿以为他说的又是自己的字,没太大的反应就只是点了点头答了句“没事。”从小到大被人表扬的次数太多了,他都要麻木了。

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学校食堂还没有开餐,所以领完教科书就可以回家了。今天高聿没骑自行车来,等到他走到车站时又看到了今天那个新同学。那个人好像也看到他了而且还挥了挥手。“好巧啊,高聿你也坐公交回家?”

“嗯,不过我一般是骑自行车来学校”高聿也挥了下手走到了车站的挡风帘子下面,刚放学现在外面正出着大太阳。“你也坐车啊?” 申景然看起来十分高兴“我不久前才搬过来的,就住在天骄花苑呢。”两个小酒窝又露了出来。

高聿知道这个小区,这是市政府去年就修好的家属房。“那我们家住的挺近的。”“真的啊?那我以后可常去你家玩啊”高聿是不知道申景然是自然熟还是怎么的。

他突然觉得班上一个女生说的话十分正确。“同桌之间有一种特别的联系。”

“抵达大顺福超市,下车的乘客请注意携带随身行李……”公交车的提示音响起来了,高聿按了下车铃。车门打开时申景然也跟着奔了下来。没怎么关注他,高聿继续一心一意的往家里面走。但快走到分岔路口时申景然还大声对着高聿说了声,“阿聿!明天见!”还引来了路边的老奶奶的关注。这嗓门,可以去当大喇叭了。

晚上老爸要加班,老妈又去外面出差了。高聿准备去超市买盒方便面吃。嗯,就吃红烧牛肉味的!

“阿聿?”景然同学你知道吗?你的出镜率太高了!“景然也在这儿?”听到他叫的那么……自然熟……,高聿也不好意思叫的太生份“你也上超市买东西啊?”申景然又点了点头,指了指手里的袋子,“我来买菜的”。

高聿像是受到了惊吓“你居然会做菜?!”现在的小孩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在家都是跟个宝似的。摔倒了,都是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一群人围上来扶的。哪有几个人会舍得让自家宝贝蛋儿去动手做饭什么的。

看到高聿的目瞪口呆,申景然又露出了酒窝“是啊。”又偷偷瞄了两眼高聿手里的方便面“你来我家吃饭吧。” 这绝对是肯定句。

“这不好吧……”高聿有点招架不住景然的热情。“没事儿,我家常年就我一个人”申景然很热情,继续劝说高聿。“真的不好哎。”高聿觉得和人家才刚认识虽然是同班同学但就这么粗率的就到一个不太熟的“认识的人”家里去真的是不太好。

“去吧去吧。” 申景然直接动手开始把高聿往他家小区的方向拖走。就这样高聿被他半拉半扯的拖了回家。

“真的不太好哎!”还能够听到高聿想要挣扎的声音。

如果你此时也在现场,就一定能看见这基情四射的场景哟!#(滑稽)

【小剧场——景然:阿聿,我只在乎你着不着迷。你看,我美吗~【——哗】(?&gtω&lt*?)】

3、酿酒第三天

走到申景然家里,果然像他说的那样,家里没有一个人。申景然把客厅的灯打开,又从鞋柜上拿出两双拖鞋马上往厨房里冲了进去。等到高聿换上拖鞋时,申景然已经把菜兜里的菜拿了出来整齐的放在了洗菜的绿色脸盆里。

“阿聿你随便坐啊,我房间是中间那个里面还有不少书,你去看看?” 申景然脑袋一撇发现高聿正兴致颇高的看着自己的时候突然有了一种“小媳妇在家为丈夫做菜”的感觉。

“嗯。”高聿走到申景然房间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墙的书。高聿想起申景然之前说的在书上看到聿字,看到这么多书,他也觉得理所当然了。在书柜里随便看看,抽出了一本《达芬奇密码》,他倒是没想到申景然还喜欢看推理小说。这本书他之前也看过,还是挺不错的。

书柜的顶部还放了几个动漫手办人物。高聿挑了挑眉,原来申景然也喜欢动漫?仔细看了看这还是他也喜欢的《夏目友人帐》里的喵喵老师。高聿又在书柜里发现本《诗经》。看起来这本书是经常翻阅的,书皮有点微微卷起了。恰好翻到了大雅·大明这一节。

“阿聿”在寂静的环境下突然耳边响起了声音,高聿下意识回了头。这一回头……

【——哗】

好吧……两个人的嘴唇就这么贴在了一起。楞了一下马上又分离开了。申景然这小子还要死不死的舔了舔嘴唇。“=_=”高聿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了,“我的初吻啊……”

本来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发生这么“巧合”的事。但之前申景然把脑袋凑了过来,再加之俩人差不多高……狗血就这么酿成了。

“阿聿……我是来叫你吃饭的。”看到申景然被口水浸渍过的的唇瓣以及像是恍惚是蒙了一层水雾的眼睛。高聿越发觉得他不能说什么了。只能捂脸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和申景然一起走到了客厅。高聿只是隐约记得书上那一页写了两个字“高聿”。又想了想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他看错了吧……

申景然炒了三个菜,不得不说他的速度是非常快的。青椒肉丝,红油茄子以及西红柿蛋汤。光看这五颜六色的菜色是很不错的,再加上刚才发生的那件事。高聿也只能低着脑袋吃饭了。中途申景然还帮他添了一碗。

一顿饭下来高聿是一直低着脑袋,而脑海里还反复放映着之前的画面。所以,也没能发现对面那个人看他的那种如狼似虎的眼神【哟】

两个半大的小孩子吃饭速度还是很快的,等申景然收拾好碗筷,高聿马上提出了时间不早该回家了。而申景然也没有阻拦。

“我送你吧顺便可以知道你家在哪。” 看着他那期盼的小眼神儿,高聿也只有点头的份儿了。一路上俩人一前一后走着,也没有一个人吱声。没过多久就到了高聿家楼下。

“我到了”高聿指了指楼上“602。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家吧。”“嗯,我走了,明天见”申景然又笑了笑。

等到高聿回到家站在阳台上往下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人似乎才刚走。

也许是因为一个人,申景然走的比之前更快。回到房间后打开了高聿之前翻开的那本《诗经》,在大雅·大明里的聿怀多福被红笔圈了起来。旁边还写了那个他心心念念记挂了五年的人的名字。

高聿。

申景然又把书放回了原处,他又打开了书桌的第一个抽屉,拿出了一张照片。

在照片上只有一个捧着证书的孩子。依稀可以看出这是小时候的高聿。他亲昵的摸着照片里那个精致人儿的脸颊,有什么东西要呼之欲出……

而那证书上写的“全国绘画儿童组·特等奖·高聿”更是验证了那个猜想。

亲爱的,高聿。

手里拿着照片的少年又微微笑了起来,他对那个人的感觉变了质是他所没预料到的。但想起了他当初执念的人已经长成了之前泛红了脸,耳尖也通红的人儿。

申景然又舔了舔唇,开始回味他迄今为止品味过的最美味的佳肴。

夜还漫漫长着。

房间的灯被关上了。

床上的被子被盖上了。

一个不被他人所知晓的梦——即将开始。

月光透过窗户洒进了室内,从床边的闹钟可以知道现在是凌晨三点。

在这静逸的夜晚,而床上的声音却能宁人浮想联翩。凑近了只见一个满脸潮红身子不断扭动的少年。

“阿聿……”“给我。”他在低喃着。

4、酿酒第四天

清晨五点半,申景然从床上跳了起来。换了身衣服洗个澡再把床单收拾好之后。他从客房里翻出了那辆前不久买的自行车。

六点半了,他推着自行车走进了电梯。按下“1”键。“阿聿应该还没起来吧?”又是一个自言自语的人。

蹬着自行车到了高聿家楼下。大概过了十多分钟,高聿也推着自行车出来了。“申景然?”高聿对这个突然而至出现的人感到了诧异。他并没有想到申景然会出现在他家楼下。“等我的吗?一起走吧。”

学校是七点半迟到,他们还有时间。“你起的很早吧?”一边骑车高聿一边说着。等到路过一家包子铺高聿又停了下来回头说:“这家的包子和粥都挺不错的……老板,两笼小笼包再加上两碗绿豆粥……打包带走。”

到了教室又看了看教室墙上的钟表,离迟到还有十五分钟,这个点教室里的人还并不多。  按照以往的惯例等到7点25时大部分的人才会到学校。掐点的更是不少,但迟到的倒没几个。没办法迟到一次罚15块。这可是一顿饭钱。

申景然咬了一口包子,一时没注意还溅了不少汤汁出来。想起那个人以及昨晚做的梦。申景然的一双眸子又沉了沉,看了看坐在一边的高聿眼里却又冒出星星。高聿从书包里拿了张纸巾递给他,“刚才忘说了,这家包子里的汤汁挺多的。”说完还捂着嘴笑了会儿。“……”为什么不能早点儿说呢?还能不能愉快的做同桌了。申景然眼神变得正常了点,接过纸擦了擦脸,他还不想一上午顶着一脸的肉包子味。

开学第二天,各科老

《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上—三千土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唐朝来种田 by 上—三千土豆》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