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by 下—夜随Bi

时间: 2016-04-11 17:43:08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by 下—夜随Bi】小说在线阅读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by 下—夜随Bi

第三十四章:开始想念

杨峰锐找到家时已经过了十点,又看了眼手机,并无新消息。

姑姑家在小市场旁临街的一栋公寓里,穿过街道时抬头能看见三楼窗户明亮的白光,不时被过往的车灯刷过,仿佛霓虹在上面流淌。每次这般看的时候,他会有一瞬间的惶然,不知道自己将走向哪里,那地方对自己意味着什么。那里不是家,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却被硬塞了进去,就像是拼图中被混进来的异类,永远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姑姑家的孩子也是今天放假,站在冰冷的楼梯边,杨峰锐觉得双腿沉重,一步也迈不上去。楼梯的声控灯坏了,黑暗中只有身体碰触不锈钢扶手时冰凉,摸索着往上爬,直到眼睛适应了黑暗,层叠的阶梯密密麻麻连缀着通向他一直逃避的地方。

手里拿着学校的行李,脑海里朦胧地勾画着一个身影,从脸型开始,柔软的线条,因瘦而略尖的下巴,明亮的眼,挺翘的鼻,微笑的唇,轻声喊着:“阿锐。”他会忍不住捏那人的脸颊,看着对方恼怒的神色,笑嘻嘻地凑上去贴着林旭的脸蹭。

他说:“小旭,我不想写作业。”林旭会生气道:“又犯懒!快写!”过一会,林旭会凑过来看一眼,“是在写英语吗?很难吗?”再过一会儿,林旭就会直接半个身子压过来,“算了,我教你吧,免得我又要陪你蹲办公室……喂!看试卷别看我!”

这就是他的小旭。

想了一会儿,杨峰锐自己先忍不住美了,掐了掐笑僵的脸,“没出息。”

从没人关心杨峰锐这个野孩子,只有林旭把他当个宝。

笨死了。

杨峰锐在口袋里摸索着钥匙准备开门,里面似乎听到了声音,有脚步声接近门口。

杨峰锐身体顿了一下,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下意识地想要逃跑,门哗一声开了,刺眼的白光照亮了暗黑的楼梯口,他听见了对方惊喜的声音:“小峰,回来了啊。”

杨峰锐怔怔地看着眼前得女人,压抑着出声:“妈。”

母亲三年前再婚后就去了别的省,逢年过节也不会回来一趟。杨峰锐记忆中的母亲停留在五个月前,也是这般,突然有一天回到家就碰上了。这仿佛平凡的生活中突然的魔术一般,母亲于他而言,就是魔术。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魔术,很绚丽,但是是假的。

“小峰,今天回来的好晚啊。姑姑他们都吃完饭了,你肚子饿了吧?妈妈帮你热一下饭菜好不好?”

“随便。”

“挺姑姑说小峰喜欢吃鸡翅,所以这次妈妈专门卤了很多鸡翅,等会吃吧。”

“哦。”

……

见到自己的儿子,杨母亲显得很高兴,进厨房间忍不住伸手想要摸一下儿子的头,却被杨峰锐猛地闪过了。杨母亲愣了一下,才收回手呐呐应道:“都这么大了,比妈妈都高了。”

杨峰锐低着头,换了拖鞋,把换下的球鞋踢到了一边。他突然觉得特别地可笑,在记忆中极少见到母亲这么温和的样子,怒骂、抱怨灰暗了他的所有关于家的记忆,他怎么幻想也得不到的东西反而在他不再希冀时到来了。

杨母亲把他当做一个五岁孩子般哄着,似乎怕多说一句话都重了般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似乎在多年后她终于找到了一个作为母亲需要承担的东西。

她脑海中的小峰停留在五岁,送回奶奶家的那一年;而现在的杨峰锐来到了人生中最叛逆的年龄,再也学不会向母亲示弱。

“我听说今天是你们放假的日子,本来想去学校接你的,不过想着还是多做点好吃的等你好了,没想到……是去同学家玩了?哪个同学家啊?离这里远吗?要不要妈妈也煮点东西送过去,麻烦别人照顾了。哦对了,妈妈给你带了一部笔记本电脑你看看喜不喜欢?妈妈也不知道现在小孩子喜欢什么……”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你能不能别说话,吵死了。”杨峰锐扒了几口饭,手里拿着遥控器把电视声音调大,嗡嗡闹闹的,整个客厅却更静了。

杨峰锐没有用余光去看母亲的样子,也没有心思去看,心里似乎有一块重铅狠狠压着,压着胸口似乎要穿透一般闷得他连呼吸都觉得艰难,深呼吸了两口气,继续埋头吃饭。

“杨峰锐你是怎么说话的,好歹那也是你妈!”旁边的姑姑看不下眼。

“我知道是我妈不是你妈,所以关你什么事?”

“白养你这么大了!”

“你自己要养我有什么办法?有本事你别拿钱啊!”

……

面对大人,他全副武装,是张牙舞爪的怪兽。

旁边的姑父也出声了,“吵什么吵,都少说两句。杨峰锐你也是,这么大个人了,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这么任性?你妈难得过来一趟你就不能表现好点?”

“他要是知道就好了,都不知道这么孩子心里是怎么回事,怎么就是教不好……”姑姑忍不住附和两句。

“都是我以前没有带好他,小峰还小,可以慢慢来的。”杨母亲也出声了。

……

杨峰锐看着他们,就像是看一出大人演的戏,背景是几个奥特曼疯狂地殴打怪兽,所有的声音都被屏蔽了,只剩下他们一张一合的嘴,没有声音却仿佛有洪水呼啸而来把自己给淹没了。

他是坏孩子,教不好的,不懂得体谅别人、不懂事、任性、自私、自我、暴躁、独断……这些东西他听得都能背了,他甚至想帮他们复述完。

他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发现屏蔽效果也覆盖了他,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不想争辩了。他甚至恶意地觉得,只要他们不高兴,他就能高兴了。

在这一刻他无比地、疯狂地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杨峰锐面无表情地玩着手里的手机,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只想找一个缺口,一个能让他暂时躲开这个地方的缺口。

他脑海里只能冒出一个人,可那个人不在他身边,林旭没有手机,他甚至都没办法打电话给他。

他病态地一行一行刷着通讯录里的人名,仿佛希冀着什么,突然一行跃入眼帘:林旭的家,这似乎是初三毕业时班里发了一张同学电话号码时记下来的。

杨峰锐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发抖,目光盯着这一行有些出神。现在已经晚上十一点了。

杨峰锐猛地站起来从客厅穿过,直接进了房间把门锁上了。客厅里留下目瞪口呆的一列人。

滴——滴——等待的时间很漫长。

“喂,请问你找谁?”少年声音,略微急促,似乎刚刚赶来,还有喘气声。

杨峰锐突然就笑了,握紧了手机,那浮躁的心慢慢平静下来。那个人的声音很清明,即使在变声期,也没有任何哑音。即使是通过第三媒介电话传来,依旧不损那干净的音质。所以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各种骚扰,逼得那声线颤动,逼得那声音沙哑,逼得那喘息急促。

“喂?”

“小旭。”他喜欢这个名字,只是念着,就有神奇的魔力,让他欣喜,让他着迷。

“阿锐?”对方脱口而出。

杨峰锐咧开嘴笑了。

喜欢一个人,对方一个词、一句话、一个皱眉、一个微笑,都足以牵动你所有的情绪。

“怎么了?这么晚打过来?”家里人都睡了,林旭匆忙跑到客厅接电话,没开灯,也没套件外套,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脚已经冰凉。

“想你。”杨峰锐大言不惭。

林旭瞟了眼黑暗的客厅,缩起身子窝在了沙发上,贴着电话,小声回着:“白痴。”

那边笑声停不下来,“小旭,我好想碰一下你的脸。”一定又脸红得发热了。

“滚,再不说正事我就去睡了,明早一早就要赶火车。”

“明天就回去?东西收拾好了?”

“嗯,爷爷身体不太好,说是要多呆呆。行李早就收拾好了,你以为我是你啊?”

“不就是落了几件东西在你家吗……反正你也帮我收拾好了。得得得你别生气,你真的过完年也不回来啊?”

“嗯。”

那边安静了一会,才接上,“要那么久。”

林旭冷得身体僵硬,唯有贴着电话的半边脸颊是热乎乎的,他闭上眼,也默默地算了下日期,“是好久。”

其实一个寒假并不长,但刚刚喷薄的喜欢,习惯了时时不离的肢体接触,还有对方在耳边聒噪的吵闹声,一想起,就有些烦躁,恨不得此刻就能碰到对方。

“烦死了,我刚刚好想亲你。”杨峰锐贴着手机生气。

林旭抿抿嘴,不说话。

杨峰锐气呼呼地嚷道,“现在我又想亲你又想抱你。”

林旭身体自然就回忆起那感觉,滚烫的唇舌碰触,硬实的胸膛紧压……他想张口,却发现结结巴巴不知说什么好。

“小旭,你想我亲你我抱你吗?”

“……嗯。”

“咳咳。”

同一时刻,电话两端的人都脸红了,脸热得发烫。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林旭就醒了,发呆半晌还是决定起床,顺便帮弟弟林远收拾下行李,肯定漏带了不少东西。大哥今年高三,正是最忙的时候,即使是过年回家这般大事也被对方给逃了,真不知道怎么说服爸妈的。

林旭打开了衣柜,从底下抽屉了拉出了两人回家乡过冬的棉袄,顺带把林远乱成一团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堪堪能入眼。

说起来还挺奇怪的,虽然家里三个都是男孩子,但大哥稳重颇有主见,即使是爸妈也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林远却是反着来,任性自我,即使慢慢长大,但小孩子心性从未抹去,爸妈倒更无奈纵容一些。反倒是中间的孩子,默默不吭声但从小就没让家里人操过心,照顾家和弟弟都相当好,懂事得让人意外。林旭从小就被人夸是个就很会照顾别人的孩子。

林旭依稀记得母亲曾开玩笑着说,当初一直想要一个女孩子,没想到一连三胎最后也没能如愿,现在看来,林旭就是来补偿这个遗憾的呢。

“是遗憾吗?”林旭比了比手里的衣服,手指顿了一下。

凌晨天还带着凉意,林旭却仿若未觉地穿着睡衣套着一件薄毛衣四处行走,直到手冻得僵硬了才回过神来,哈了两口热气,贴在脸颊上,那冰凉就沿着指尖渗进了皮肤里。他不经意就想起了冬天开始时杨峰锐皱着眉大骂的样子:靠,你哪养成的坏习惯,自己能湿着身子就穿衣服就算了,大冬天的你竟然要穿着拖鞋去晚自习?你是不是一离开要照顾的人就忘记自己也要照顾了?!幸亏我回来了。

那是个叽里呱啦的聒噪的家伙,当时被强迫着换上鞋袜的时候自己还有些发怔,连“天气也不是很冷”“我以前经常这样也没事”“关你什么事啊”这些话都没有说出口。

那种感觉很奇怪,突然一种被照顾了感觉让他哑口,却从不承认被这感觉稍稍蛊惑,就好像心中连他都遗忘了空缺突然被挖了出来,才发现那一块是空的。那个家伙不懂照顾人,即使关心也是心血来潮霸道蛮横的。更让人意料不及的,那声音,就像病毒一样,迅速安生立命,疯狂地滋生开来占领阵地。以至于到后来,生活中全部变成了那聒噪的声音。

林旭后来又跑去换了衣服,穿得严严实实后,身体才逐渐感受到暖意,手指尖却因为长时间的冰凉一直无法回温。

林旭等父母起床,摩挲着手掌坐在沙发上,看静了音的早间新闻,阳台门大开,整个人处在空荡的客厅内,没过多久,身体都因为长时间的没移动而开始僵硬。

——喂,小旭,把手拿过来。

林旭愣了一下,转头看了一下周围,一片空荡,略有些失神,低下头盯着自己的手指,渐渐发起了呆。

自己的手指还算好看,五指修长,指节分明,即使弯曲也是光洁而没多少皱痕,中指指盖下方因为长期写字支撑笔头而磨出了茧,手指尖冰得有些泛白。

林旭双手手指渐渐靠拢握在了一起,指间相交,迷蒙间,似乎是另一双更有力度和厚实的手握紧了它,耳边似乎有对方轻微的调笑声:这就暖和了吧?

“唔……都在想什么啊。”林旭突然轻喃了一声,用手掌捂住眼睛。

有没有那么一天?当你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开始不自觉想另一个人,想着想着就脸红了。

早上七点,林旭跟着父母踏上回家乡的旅途,坐的长途巴士,一天一夜才能到,昏昏沉沉一路,高速公路上偶尔有别人手机铃声响起,林旭都会迷糊地醒来四处去看。他吃着泡面的时候,窗外是飞快晃过的远处房屋,看得久了,眼睛有些酸涩,干干得发痛,脑海里只剩下那不断刷过的没有形状的糊影。

母亲在举着电话聊些什么,和那边的亲戚漕着家乡的口音东南西北地侃着,声音在嘈杂的巴士内时高时低,仿若呕吐物在空气中渐渐蔓延开来的味道,林旭感到几分眩晕,泡面在胃里翻江倒海,最后抓起旁边的袋子就俯身大口大口吐了出来。

林旭这才恍惚想起:他似乎挺晕车。

吐着吐着就习惯了,第二天时林旭彻底虚脱了过去,半闭着眼睛靠在窗边,身子半歪又难以着力,昨晚又着了凉,难受得全身酸痛。因为难受而一声不吭,林旭习惯性不去麻烦父母,偶尔从昏睡中醒来满头的虚汗,在冰冷的空气里仿若要冻僵了。家乡北上,越接近家乡,天气越冻得厉害。

母亲安慰着:“再过两个小时就到了。”

林旭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越是脆弱越是闷声不吭的时候,越想一个人。

他明明不是那么容易委屈和抱怨的人,却在这漫长的时间流逝中嘟囔着无数的如果……忍不住想念被完全揽在一个怀里的感觉,或者在被子里厚实的用身体裹住的感觉,对方鼻息在耳边轻轻拂过,稍微贴近一些就能用唇碰到对方的下颚,抬起头就能轻咬一口报复地叫对方起床。

他并不喜欢对方双手搭在自己腰间的感觉,仿若整个人都被对方掌控在了手里,手掌所过之处都会泛起细微的战栗,却贪恋对方手掌环住自己时整个身体紧密相贴的肌肤触感,稍稍一摩擦就会泛起暖热,一闭上眼就能轻易地睡去。

——喂喂,小旭你绝对是故意睡着的吧!靠你装睡我就亲你啊,我真的亲啊,我亲了啊!

林旭睡梦中皱起眉头,微微舔了一下干涩的嘴角,动了动身子,轻哼了些什么又继续睡去。

杨峰锐的唇总是偏干,贴住时还能感受一些略硬棱角,直到唇瓣间渐渐湿润后才会变得柔软起来。

林旭忍不住张了张口,觉得喉咙有些干,想起昨晚那孩子气的对话:“小旭,你想我亲你抱你吗?”

杨峰锐特别喜欢咬他的嘴唇,一边吮吸一边小口咬着,又疼又麻,似乎恶劣地喜欢着身下的人忽轻忽重的喘息声,直到对方真的被疼得眼角湿润了一圈才低下头深深地吻住,含住里面舌头像是要攥取所有的呼吸。

“唔……”林旭蓦地翻了个身,眉头微皱,呼吸声似也重了些。即使亲吻许多次,也无法习惯那瞬间被完全侵略的感觉,似乎连体温也被对方给剥夺了,口腔内湿热的搅动会混乱了自己的大脑,全身的力气渐渐被抽离,连着偶尔泄露的喘息都盈满了对方的味道。男孩的唇吻上了颈项,一路滑上了耳垂下方,边细碎地留下痕迹边轻喃着一个名字,如同烙下了一个又一个独属于他的印迹。

“阿锐,”林旭抑制不住地出声,声音吞没在喉咙里,真正出声时反而是迷糊不清的无意识音节。他难受地睁开眼,头痛得要炸开,喉咙干涩疼痛,眼前又是窗外不断晃过的风景,突然觉得特别委屈:“混蛋。”

才离别,就开始想念。

第三十五章:最初的心动

“我擦,冬天还下雨还让不让人活了!”稍稍回暖的天气因为突如其来的薄雨复又陷入寒冷。

杨峰锐赤裸着脚下床伸手去关窗,细小的雨丝落在手背上,凉意一掠而过,不知怎么的突然没了兴致,望着窗外来往的车辆发呆。

大概是前天林旭回家乡后就没有联系了,现在应该早到了那地方,不知道怎么样了。想到这里,杨峰锐不禁有些怨念:“怎么连个手机都没有。”仿佛突然间斩断了所有能联系的路线,一下失去了对对方所有的感知。

“不知道打电话到他妈妈的手机上有没有问题?”杨峰锐抓起自己的手机里翻通讯录,划拉了几番,蔫了下来,“也没有号码啊。”

雨软绵微弱,仿若细密的雨帘,温柔地包住了这个城市,却一沾即灭,连一点声音都荡漾不开。

杨峰锐说不上这是什么感觉,只是偶尔从手机游戏亦或者玩乐中回过神时,感觉心里突然空出来了一块,想要四处寻找着什么却无所踪迹,复又低头继续玩着,只是没多久就关了躺在床上发呆。

这几日母亲的到来让他颇为烦躁,各式的唠叨也来了“不要熬夜啊”“怎么能天天玩游戏”“偶尔也要写写作业啊”“想不想和妈妈一起出去逛一下”……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by 下—夜随Bi】(本页完)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by 下—夜随Bi》上一篇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by 上—夜随Bi--预览

文案:

林旭觉得自己碰上杨峰锐真是前辈子犯下的罪过……倒了八辈子霉了。

杨峰锐也觉得奇了怪了,怎么以前的亲亲抱抱逗着玩的渐渐变了味?

清冷温柔受VS无赖撒娇攻

林旭(受) 杨峰锐(攻)

注意: 慢热,生活向,校园,少年,互掰弯

内容标签:花季雨季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甜文

主角:林旭,杨峰锐 ┃ 配角:林远 ┃ 其它:校园

第一章:浴室

林旭人不闹,不常说话,脾气特别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就是那种你拿着芝麻大点数学题去烦他一个晚自习,他都能陪着你慢慢把题算完,即使这道题他解释无数次。而且最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大家把自己的题目往他桌子上一摊,装可怜道,“我会做,就是不知道哪里错了和答案不一样。你帮我找找呗。”林旭都能拿着那潦草的计算过程,一步一步帮你验算下来。

这般好脾气,男女通吃。

最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在晚自习了,林旭多数是别人调了位置,又被缠着解题。一个小地方来回解释了三遍,对方还是一脸茫然,最后说着:“林旭啊,你干脆帮我做了吧。”

林旭抬头看了眼教室里的钟,目光闪烁两下,终是叹口气又低下头道,“我们再讲一遍吧,哪里不懂你就说。”刚没讲几分钟呢,脖子一热,一只手就横插了过来揽住了自己的脖子,林旭一转头,就差点贴到了杨峰锐的额头上,对方笑眯眯地碰了一下林旭的额头,“还没讲完啊?”

比起一大堆练习题,显然眼前这个家伙更让林旭无奈,“你干嘛又跑过来?回去回去。”

“都半节晚自习了,你再不回来,我准寂寞死。”杨峰锐蹭着杠子就往上爬,硬生生挤掉了林旭半个座位,搭在林旭的肩膀上望桌子上看,“啥题目啊?来本大爷看看?”

林旭拍开了杨峰锐的头,“老师在上面呢,还不快回去。”身体大半被对方环着,微冷的身体被稍稍暖热了。

杨峰锐得了趣,使劲拿头去拱对方的头,眼看着对方要失去了平衡,才把他捞回来可怜巴巴道,“没你在旁边都冷死了。我的暖炉啊暖炉啊暖炉……”林旭身体跟着一晃一晃,愣是表情都不变一下,低着头继续看那题。

倒是对面的小女生笑了,打趣道,“哟~来找你家那口子了?”

林旭和杨峰锐关系好早就传遍了全级,之所以能传遍全级,那还是在众多女生的不懈辛勤下的努力结果。林旭脾气好不计较,杨峰锐爱闹腾那是出了名的,平时就爱和女生打闹,听这消息更爱玩,有事没事就拿林旭开玩笑,最近愈发自然了。

“其实这道题最难的地方只有这里……”林旭刚一出声,杨峰锐就拿笔在上面划拉几圈,故意贴着林旭蹭,“嗯,这一步做出来就很简单了。”

林旭忍无可忍地要去拍杨峰锐,另一边已经疯上了,“呜哇好甜蜜啊,”那女捂脸,“帮媳妇讲题啊!”

这世界绝对是出了问题。

林旭刚想叹气,杨峰锐先一步凑了上来,“所以,把媳妇还给我啦?”

“拿去吧拿去吧,不要客气。”那女兴奋得不能自己,早把题目忘到了爪哇国。

林旭和杨峰锐被可怜地当做了群众脑补的牺牲品,但杨峰锐倒是挺乐呵的,越是闹腾他越爱玩。

杨峰锐拽着林旭的手就偷偷摸摸蹲下身往两人座位上摸,刚落座,林旭就甩开了手,吃痛地揉着手指,“你离我远点,别上瘾了。”

“你得谢谢大爷我,否则今晚你作业又得赶夜班了。”杨峰锐支起下巴,好整以暇地看着林旭满桌子的作业。林旭因为被别人拖去帮忙,作业老是完不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杨峰锐就充当起了这个负责把林旭提溜回来写作业的角色。

“你就是无聊。”林旭瞥眼。

“被你发现了啊。”杨峰锐挑眉,眼里笑意不减。

林旭懒得理他,低头写作业。

“唔不会这样就生气了吧。”杨峰锐凑近了林旭,撇了撇周围人有意无意飘来的视线,蓦地右手一拉直接勾住了对方的肩膀,把头埋在了对方的肩窝子里轻蹭着,“好啦好啦都是我不对,下次我一定乖乖的。”

温热的气息吐露在脖颈上,酥麻得泛着微痒,林旭往后偏了偏身子,依旧没躲开,对身上这只无尾熊没了折,“你再玩今晚就没你夜宵吃了。”

“唔!好狠。”杨峰锐不甘不愿地退下来,抱怨道,“坏蛋,就知道拿这个威胁我。”

“谁说的,”林旭对付这个家伙来回就这个几招,“今晚你一个人睡也行。”

“靠靠靠!你明明知道我没带厚棉被,大冬天的要命哟!”杨峰锐萎了。

将近11月,寒气来袭,南方独有的湿冷浸入皮肤,更显冰寒。

也因为这样,每天傍晚的热水时间都金贵得很,每次都是一场血战。

而杨峰锐和林旭呢因为傍晚需要数学竞赛辅导,就把洗澡时间挪到了晚自习后,而十点到十点半是第二个热水时间。

这下可好,一下晚自习,杨峰锐就直接蹦腾起来抓起林旭就跑,“快点快点,抢完夜宵就冲凉。”

林旭还埋头做着语文阅读呢,杨峰锐急了,上去就是一顿乱挠,一把扯下了林旭的笔,另一只就开始拿林旭的桌上的语文练习册,同时已经在拿英语书了,“你英语的练习册也没做是吧,还有物理的试卷也没写完吧。”

杨峰锐那手叫个快,一阵风卷后,一手抱着林旭的作业,一手提溜着林旭就窜了。

班里一群人再次满足了。

高一的宿舍在三楼,杨峰锐边进门边脱外套,把衣服甩在了林旭的床上,叫嚷道:“林旭啊,我要校服和内裤啊,要是内裤没干就到我柜子里拿。”

自从天冷开始和林旭睡一窝后,杨峰锐就爱把各种杂物往林旭床上扔,衣服袜子不胜枚举。林旭咬牙切齿之际,不得已专门床脚专门悬挂了几个小钩子,就负责整理那懒货的东西。

林旭从小就算宿舍内半个灰姑娘,常年被求帮忙,而杨峰锐来了后,变本加厉,到了最后快成了其专属打杂的。

也就林旭这般好其脾气任其揉捏,正常人早跟那厮大战三百回合了。

但结果也好不到哪去,林旭已经开始显露黑化的迹象了。

外面天冷,林旭一推厕所门就满面的热气,刚满足地眯眯眼就听得里面的抱怨,“小旭快关门!傻站着发啥愣?”

林旭懒得和里面人计较,透过热气,能看到淋浴下赤裸的少年的身体,对方正弯腰挤沐浴露。林旭干脆大开了门,任冷空气往里面窜。

杨峰锐冷得哆嗦,一边匆匆用手抹着身体,一边怒吼:“林旭你故意的吧!”

要知道杨峰锐一高大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冷!因为怕冷,可没少把林旭当暖炉拱着。林旭心里愉快几分,才慢悠悠地关上了门。

和杨峰锐呆久了,真是佛也得有脾气。

可他再次高估了杨峰锐能惹人的程度。下一秒,一个湿漉漉的黑影扑来,直接把林旭给拱在了浴室台上。

“小旭这么不听话可不行啊,”杨峰锐毫无廉耻地把自己一身粘稠的泡沫往小旭干净的校服上蹭,并恶意地把自己是湿透了头发往林旭肩窝子里拱,“好媳妇,咱俩要来个鱼水之欢!”

林旭感觉到校服沾水即便得湿冷,偏偏身上驾着一个火热的身体,嘴角忍不住抽搐,任是深呼吸几次也难以平复,“我去杨峰锐你上辈子是狗吧!你这浪样给谁看啊!我我……”操你八代祖宗!

粗口卡在了喉咙里,硬生生还是被林旭被憋下去了。家教太好没办法。

林旭想一脚把杨峰锐给踹下去,拧打之下,被光身子不怕穿衣服的给硬生生扭到了洒浴下。呼啦啦的热水淋了满身子,校服是彻底湿了。

整个浴室都沉浸在暖热的白雾气中,唯有杨峰锐得意的小人嘴脸在其中十分碍眼。

“爱妃,怎样?还要再来一发?”杨峰锐把林旭脸上的水珠子抹了下来,啧啧两声,“好手感!”

林旭继续深呼吸:忍!

“你滚边去。洗完就出去,看校服被你祸害的。”林旭扯扯身上黏答答的校服,伸手开始脱,水珠顺着衣服粘连处往下滑。

杨峰锐心满意足,见好就收。目光略略在林旭身上停留,愣了一下。

平时两大男生一块冲凉那是常有的事,可谁没事也不会盯着人家身体死瞧,都是一背身各招呼各的。这么说来,倒是第一次发现林旭身体挺……白的?

林旭拉起校服的下摆,衣服从小腹到胸口到颈项,从粘连到逐步脱离,身上水痕一路滑下,在灯光带着晶莹的光。腰肢线条略带弧度,水珠贴着平滑的小腹打旋渗进了裤缝间。

“咳。”杨峰锐别开眼。

偶尔也会听到周围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林旭人软腰柔好压啥的,但从未过脑子。这下似乎有所顿悟。

林旭身体并不瘦弱,四肢修长,挺拔好看。只是不喜运动,常年在室内捂着,皮肤偏白些。

高一近一米七三的身高也很有少年的骨架子,合身的校服贴在身上,是受人欢迎的温雅少年一枚。

倒是不知道那些人怎么看出这家伙腰肢柔软的?

“你还没洗完啊?我沐浴露都抹完了,快把你那泡沫冲了走人。”林旭用手推了推杨峰锐的肩膀。

嘶!杨峰锐莫名觉得那手滑腻的厉害,触感不太对劲。瞥了林旭一眼,见对方刘海湿润地遮住眼帘,鼻翼上水汽凝聚,黑眸疑惑地略抬,“怎么了?”

靠!杨峰锐这才发现哪不对劲了,“林旭你头发多久没剪了?你多像个女的知道不?瞧这……”伸手就去撸对方的头发,抓了个团乱,“娘的,我说我怎么回事呢。”再瞅瞅对方在灯光下白嫩的身子,抓起对方的胳膊,“我才发现,小旭你还是个白斩鸡啊?瞧这水嫩的,你多久没运动了你知道不?拎出去老子都觉得丢人。”

“我去你管的着吗?”林旭觉得这货又犯蛇精病了。

“我还真管的着了!心理膈应懂不懂?”杨峰锐扯着林旭的身子来回翻腾,评头论足,“连你小兄弟都跟你一样……噗疼……”杨峰锐被林旭糊了一片泡沫,眼酸得都是泪花花。

林旭冷脸要走,却没想手腕还被对方死扯着,杨峰锐还想报仇猛地回拉,这下可好,一打滑——

砰的一声,胸口前撞上热物,杨峰锐闷哼一声不得已靠在了背后的瓷砖墙上,冷得哆嗦了两下。

“作死啊。”杨峰锐满脸的泡沫,酸涩得眨着眼,口里呜咽出声,“小旭,快帮我把泡沫弄掉。”

“滚。”林旭不理,杨峰锐就不放,死扣着对方的手。

赤裸的肌肤相碰,因为泡沫的存在而显得滑溜,微微蒸腾起的热气渲染了室内。杨峰锐眼睛疼得已经睁不开了,泡沫变得黏腻开始成水往下贴着肌肤下淌,兴许是出了什么问题,杨峰锐觉得身体顺着水流而下的地方腾升起微弱的热意,仿若趁风的火苗,逐渐胀大。

只有热水不停在地洒在两个人的身上,缓慢地冲去两人身上的白泡沫,可相贴的黏腻感也愈发明显。

杨峰锐干脆闭上了眼睛,扣着林旭的手也渐渐松了力。过了一会儿,才感觉身上紧贴的身体松开,水沫在空中粘连拉起黏腻的线,火热的温度仿佛还残留在身上。

杨峰锐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又过了一会儿,感觉到有人用手轻柔地拂开脸上的泡沫,用温水冲洗。

杨峰锐紧闭着眼,却莫名觉得心跳得有点快,呼吸也急促起来。

似乎煎熬许久,才听得旁边轻声道,“可以了吧,你睁开眼看看。”

杨峰锐突然害怕张眼,抹了把满脸的水珠,才迫不得已睁开眼,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林旭发呆。

“傻了?”林旭嗤笑一声,不理会杨峰锐,径直挤到洒浴下冲洗身体。

杨峰锐这才开始跟着一起冲洗,视线偶尔飘向林旭,只捕捉到对方白皙的后颈和垂下的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

见了鬼了。杨峰锐瞥开眼。

“喂林旭。”

“干嘛?”

“我发现你挺矮的嘛。比我肩膀高一点?”

“你他妈的滚!”

……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原在贴吧连载,现重修在晋江。

重贴时,晋江比帖子至少提前更新十章。

修后质量比原文高一个档次。

曾近有一段时间疯狂迷恋校园文,越到后面越希望看到一种感觉。

一种属于校园文不能替代的青涩的、胆颤的而又青春飞扬的不断接近的情感。

却发现这种小文章越来越难找了。

在各种机甲、重生、魔幻等满天飞的大背景下,我希望这样描写生活琐事的文字一样令人驻足。

笔力不足,但在尽力。

勿和作者认真。

看文而已,作者与读者不都是图个愉快吗、

第二章:宿舍(一)

陆陆续续的外面宿舍的人也就回来了,在外喊着,“你们两夫夫就算是恩爱也够久了吧!兄弟三急啊!!”

“没事,憋憋更健康,锻炼你的持久力!”杨峰锐顺嘴就回了一嗓子,乐呵着就钻进了林旭的洒浴下抢热水去了,还拿肩膀去撞林旭,“亲爱的啊,咱俩继续恩爱哈!”

话虽这样说,两家伙冲凉都是糊弄一通,林旭收拾的比较快,身子也不怎么擦,就咕噜地窜出去了,钻进被窝,放下蚊帐,摆好小台,搭上作业,这就武装完毕了。

林旭的被子是自家带的,舒服得紧,冬天往里面一裹,按杨峰锐的话就是老天爷来了也别想让他挪一下。

林旭刚准备突击最讨厌的语文练习册,远远就传来了杨峰锐的叫喊声:“林旭啊,你跟我拿的内裤放哪了啊?怎么找不到啊,你是不是又忘拿了?”

林旭皱眉,不理,继续写。

“喂——喂——林旭——”

这仗势,怕是要把宿管叫过来。

“亲爱的啊,不带这样的啊,难道是咱没有满足你吗?”

“小旭啊,一切好商量啊,虽然知道你对我的内裤情有独钟,但现在是正经事啊,大不了上床后再脱了给你嘛!”

旁边已经传来了舍友的憋笑声,“林旭你还是去一趟吧,杨峰锐他也太逗了。”“林旭,我为你默哀。”

你说林旭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家伙,杨峰锐自从知道了林旭的好了后,那是使唤习惯了,纯粹就跟自家是的。林旭啪得放下水笔,阴着脸就出去了。

话说也绝了,林旭这好脾气碰上杨峰锐就跟气球被戳了是的,三两下就得没影。

林旭打开自己的柜子,从里面翻了一会儿,抓出一条皱巴巴的深色四角裤,气势汹汹地就进了浴室,正对上一位正在镜子面前边哆嗦边自我欣赏的裸少年。

杨峰锐转头,可怜巴巴道,“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靠,是谁每次都把内裤扔我的柜子啊。”

“呃……不是想着方便嘛,就在门口。”

“杨峰锐,下次在这样我就把你的内裤从窗户里扔出去!”

杨峰锐三两步窜上来,一把拽过内裤,手疾眼快地就往腿上套,“别呢,三十块一件呢。咱命根子的战袍啊。”

“去死吧你!”林旭忍无可忍地关上了厕所的门。

“嘿嘿,亲爱的你去床上等我吧!咱马上就来啊——别急啊!”

林旭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再理这二货他就绝对是傻瓜。“今晚你别想上我的床!”

“别嘛,亲爱的——”

杨峰锐一出来,大刀阔斧地就直奔林旭的床,“林旭啊,爷来宠幸你了!”几步窜到林旭的床前,就开始掀蚊帐,眼睛直溜溜地看着林旭的被子,满口水地流,“林旭,我好想念你……的被子啊!”

“出去!”林旭写作业同时还不忘另一只手抓着蚊帐,姿势虽别扭了点,但这次他可是坚定了的,不给这家伙一点教训他能闹腾一晚上。

“讨厌!亲爱的这么害羞!”杨峰锐这不干了,撺掇了几下都没进去,刚刚冲完凉现在那个冷啊,也不管了,直接就用头就撺

《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by 下—夜随Bi》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by 下—夜随Bi》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