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穿越症候群番外 by lililicat

时间: 2013-03-19 22:12:05

【时空穿越症候群番外 by lililicat】小说在线阅读

时空穿越症候群番外 by lililicat


  萧兔皇朝之一 喜相逢

  话说,萧寒玦终于在机缘的无限巧合下当上了玉氏皇朝第一位萧姓的皇帝,经过接近一个月的整顿,百废待兴,皇城里那些玉思明
留下的折磨人的机构逐渐被拆除,国家的一切都开始走向正轨,萧兔再次发挥了他强大的整顿能力,渐渐地,又过了三个月,终于萧兔
也树立起了自己新的威信——宫中的所有人等如今看待萧兔的眼光,和剑阁弟子、奇人府众没有什么两样了,甚至觉得,玦帝比玉思明
还要使得人敬畏。

  不过,苏水音却在玦帝的面前得到了最大的特权,他可以自由出入皇宫,是唯一可以在玦帝面前嘻嘻哈哈的人物,而且,他和玦帝
的关系不一般,大家都知道。

  苏水音对于那些议论自己是玦帝的男宠的言论,也早有耳闻,他觉得很沮丧,自己并不是萧寒玦的男宠,而是恋人。萧寒玦看出了
苏水音的忧虑,于是商议给苏水音一个名分。

  “你要我做男皇后?!”苏水音听到萧兔的建议之后,下巴都几乎掉在了地上。

  “没错啊,你来做我的皇后,就不会有人说三道四了。男皇后在各朝历史上也有记载,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萧寒玦穿着皇袍,一
身贵气,真是和以前不能比。

  “可是……可是……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苏水音对着手指,“大家会反对么?”

  “不。”萧兔缓缓转头,做出了他招牌的= =表情,苏水音打了个寒战,想必萧兔那家伙一声令下,没人敢反对的吧?他手段那么
毒的……

  于是萧兔着手去准备册封苏水音皇后的事情了,而且效率极高,下午萧寒玦就告诉苏水音,他们的大喜之日就定在三天后的大吉之
日。

  苏水音再次下巴险些脱臼。

  *****************************************************************

  “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成了皇帝了。”八千里捏着下巴,看着巍峨的皇宫,自言自语道。

  好不容易从沙漠游历回来的八千里,因为在路上处理了一些私人事情,最近才赶回来,但是得知那个被自己弹过小j、j,生下来就
行动不良、被人唾弃的私生子萧寒玦竟然成了皇帝的爆炸性新闻,真是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啊!

  八千里拍拍身旁背着行李的羊驼的屁股,驱使这些脚力朝皇宫走去,羊驼是她从沙漠带回来的一种牲口,因为八千里觉得它长得很
可爱,所以就捉了一只来驯养,作为背行李的脚力。

  羊驼郁闷地嘶叫了一声,带着八千里繁多沉重的行李,缓缓地朝皇宫的大门走去。

  这时正是下午时分,八千里凭着萧寒玦事先寄过来的令牌,顺利地进入到皇宫之内,但是通报的内侍告诉他,玦帝此刻正在上朝。
八千里咂着嘴道:“好家伙,这小子够勤政的,都这个时间了还在上朝。”

  内侍告诉她,是玦帝改了上朝的规矩,把上早朝改成了上晚朝,因为玦帝身体孱弱,早上起不来,所以都改成了晚朝。

  八千里= = 萧兔你是想睡懒觉的吧?

  而在朝政大殿上,此刻已经是炸开了锅。

  原来站在朝殿上的诸臣之中,有许多熟悉的面孔,有被启用,特许坐着轮椅上朝的司徒和萧洌月,有负责工部的席卷寿,有被侧封
为王爷的萧冽阳,还有一些朝中老臣。当萧寒玦宣布自己的男后计划之后,立刻遭到了众人的激烈反对。

  老臣们说,纳男子为皇后,有违伦常,天子身为天下表率,竟然实行如此荒诞之事,实在是败坏朝风,恐招致万民议论、损害天子
之威等等,而萧冽阳更是激烈反对,更建议萧寒玦娶个名门闺秀为后,延续萧家皇族的血脉。

  于是整整一个下午,都在大殿的激烈争吵中度过。

  但是,萧兔下令把朝殿大门关上,谁也不准出去,众人胆寒,俱都噤声了,因为大家都害怕萧寒玦会像玉思明一样大开杀戒,毕竟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萧寒玦的偏执狂一点也不比那些家伙少。所以当大殿的大门关上之后,众人都惊恐起来。

  昏黄的夕阳透过大殿优美的窗棂,在地上投射出木雕花纹的影子,大殿内气氛死气沉沉,萧冽阳低声道:“陛下,你准备一开朝就
要诛杀功臣么?”

  玦帝坐在高高的龙座之上,衣袍上的金色龙饰在夕阳的映照下显得刺眼起来,他露出冷冽的笑容,司徒等人好像看到了一个已经掌
握了天下的自大男人。

  终于到了这一天么?司徒绝望地想,慕容绝虹也终于被权力腐蚀了心智了……他缓缓闭上了眼睛,等待玦帝下令将他们的生命结束

  但是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之内,萧兔的毒舌加席卷寿的超级打圆场使得这些人受到了一次冲击波一般的洗脑。那两个人一唱一和,席
卷寿尤其善于煽情,舌战众人,将萧寒玦和苏水音的伟大爱情煽得无以伦比,列举无数感人事例,等到朝殿的大门再次打开之时,因为
席卷寿的煽情,殿中的人无比流下了感动的热泪。

  而萧兔竟然自己早就走了,留下席卷寿把大家煽情得一愣一愣的,在萧兔看来,世界上再没有比在大庭广众下议论私人情感更s.b
的事情了。

  当然,在萧兔的雷厉风行和席卷寿的超级煽情之下,只用了一个下午,苏水音当皇后的事情就办好了。

  而当八千里牵着羊驼,从皇宫的侧门进入之后,看到许多人擦着眼泪从正门那里走了出来,她心中咯噔了一下,好像心中一块熟悉
的地方被唤醒了,很久以前,她也见过相同的情景,那表示,那个人一定就在附近……

  席卷寿!!!

  ********************************************************

  “萧兔万岁!”苏水音在寝宫里迎接萧寒玦的回宫,但是他那称呼怎么听怎么像是欢呼。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萧兔万岁?”苏水音帮忙把萧寒玦的外袍脱下来,给他捶背按摩。

  “一切顺利。”萧寒玦打了个手势,宫女们就把使人眼花缭乱的御膳端了上来,他们要开饭了。

  苏水音对萧兔道:“奇怪,八千里今日应该已经到了的,为什么还没有出现?”

  萧兔摇摇头。

  就在此时,内侍回报说席大人求见,萧兔准了,席卷寿就慌得连滚带爬地跑了进来,大呼:“陛下救我!”

  “怎么了?寿司?”苏水音大嚼着问道。

  “八八八……八千里来了!!”席卷寿一脸惊恐道。

  “那有什么好害怕的,八千里还是一个很随和的人。”苏水音无所谓地开始喝汤。

  “而且她就是你一直找的救命恩人不是么?你见到她,应该感到高兴才对。”萧寒玦道。

  “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不能见她!我一直在用书信和她联系!而且为了博取她的同情,我撒了谎!”席卷寿关上门,慌张地道

  苏水音眨巴眼睛:“寿司,你撒了什么谎啊?”

  席卷寿满脸通红道:“我说我是一个清高秀雅的奇士,但是身世坎坷,半身瘫痪,有心疾……等等,而我根本不是那样的人!!55
555!陛下,我刚才看到她到处在找我,为今之计,请你帮我过关!”

  萧寒玦道:“那你要怎么做?”

  “我希望司徒能假扮我,去见八千里,我会把该说的话写下来,给司徒看!而我站在一边看就好!”席卷寿双目通红道。

  “哈?古代版的大鼻子情圣么?”苏水音摊手做了个无奈的姿势。

  于是吃完饭后,萧寒玦写了个手谕,叫席卷寿去找司徒办这件事情,而席卷寿刚要走出大门,八千里就牵着她的宠物兼奴隶羊驼的
到了。

  席卷寿慌乱无比,连忙低头和八千里擦身而过,八千里奇怪地了看了他一眼,道:“这人真是个急性子,急的投胎去么?”

  苏水音再次摊手。真是纠结的席卷寿啊。

  “小寒!小苏!我给你们带了沿途的特产来啦!!”八千里回过头来,热情地

  朝他们打招呼。

  “八姐你好!”苏水音道。

  八千里一点都不因为萧寒玦当了皇帝就拘束起来,而是大咧咧地坐下来,和萧兔他们一起吃饭,并大谈自己在沿途看到的奇闻趣事
。并把一些珍奇的小玩意从他带来的小箱子里拿了出来。

  而可怜地席卷寿,挂着宽面条眼泪,默默地离开庭院,去做让自己戴绿帽的事情——让司徒假扮自己和八千里见面。当他看到院落
里八千里拴在树上的羊驼时,一人一驼对上眼神,竟然刹那间放佛看到了相同的悲哀,于是席卷寿沉重地叹着气,和着羊驼悲哀的嘶鸣

  而八千里则把她从各地带来的奇药都摆放在桌子上给苏水音他们看。

  她用指甲挑起其中最小的一个瓶子道:“你们看,这瓶药是最最珍贵也是最最危险的,它的效力很特殊,据说是用最神秘的巫术凝
聚而成的,吃下去后,只要默念你心中相见的人,全心全意地想着,那个人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不过效力只有一天。”

  “奇怪的药,我都没听懂你说的什么意思。”苏水音接过药瓶,把玩起来。

  “你若是觉得听不懂,可以用来试试玩啊。”八千里奸笑着怂恿道。

  萧兔皇朝之二 不速之客

  八千里把奇药在苏水音面前晃晃,令苏水音和萧兔都觉得十分神奇。

  而另一边,席卷寿已经找到了司徒,把自己的要求告诉了司徒,百般恳求,但是司徒心高气傲,认为席卷寿是在拿自己开玩笑,断
然拒绝了他,叫侍童把大门一关,任凭席卷寿在外面哭天抢地也没有用。

  席卷寿心灰意冷,踯躅地站在月下,他突然想到,在这个皇城之中,还有一个人可以来做自己的替身,那就是萧家老四萧洌月,于
是他抱起试试看的心情,来到了皇宫中萧洌月的住处。

  此刻已经是深夜时分,萧家老大萧洌阳正在萧洌月的住处留宿。此刻那小楼里正是一片旖旎的时分,席卷寿自然不好意思进去,苦
闷的他拔着自己的头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难道,难道只有模仿那个万恶的萧寒玦,自己去假装瘫痪么?!!

  笑话!他身为天下第一能工巧匠,怎么可能会输在这种事情上!!席卷寿紧握拳头,在心中狂喊——八千里!就让你看看我席卷寿
的终极绝技吧!!!哦噢噢噢!!

  于是月下响起了席卷寿诡异的笑声。

  而另一边,八千里一边喝酒,一边开心地和萧兔、苏水音畅谈,为了显示药水的效力,她要苏水音先喝下去这种神奇的药水试试。

  苏水音在八千里的怂恿下拿起药水,惊疑道:“这该不会喝死人吧?”

  “不会不会,放心好了,绝对不会喝死人!”八千里拍着胸脯打包票。

  苏水音对于这种神奇的药效也很好奇,而且之后八千里还保证这药效只有一天的效力,并没有什么副作用,苏水音才打开盖子,将
瓶子靠近唇边,但是在即将喝下药水的时候,他突然道:“萧兔,我给你留一半,你也一定有想见的人吧?”

  他想,萧兔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母亲,怪可怜的,起码这瓶药可以给萧寒玦一个小小的安慰。

  于是,一瓶小小的药水被分成了两部分,八千里郑重地告诉他们,一定要想好见谁,然后喝下药水之后立刻拼命地在脑海中勾画出
那人的样子才好。

  苏水音吞了口口水,他拿出自己一直珍藏的手机,再次打开手机,看了又看,其实他很像再一次看看自己故乡的亲友,但是现在想
想,好像又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朋友。

  而他是个犹豫不决的人,心想什么人也好,只要让他再一次看看家乡的父老就好。

  于是就这般吞咽了下去,那药汁竟然十分好喝,入口有果汁的清香,清清亮亮,顺着喉咙就滑了下去。苏水音吞下药水之后就茫然
起来,他看看自己的手机,只见手机的屏保上是一名被偷拍的美少女,他眨巴眨巴眼睛,不料就在他喝下去药水盯着屏幕看的时候,他
们面前突然扑通腾起一股烟雾,紧接着,一名穿着时髦、一脸茫然的现代少女竟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啊啊啊啊啊啊!!!”苏水音绝望地尖叫起来,他竟然浪费了这唯一的机会,把不认识的少女拉了过来了!!

  而与此同时,萧兔也喝下了药汁,他与苏水音的草率不同,他闭上眼睛默想,很快,只听同样发出了“扑通”的一声响,在另一股
烟雾之中,出现了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苏水音再次尖叫起来,指着那个陌生的男人问道:“萧兔!!他究竟是谁?!”

  **************************************************************************

  席卷寿此刻正在自己的机关楼里埋头苦干,他双眼布满血丝,身穿着工作时专门的灰袍,戴着防止灰尘的帽子和保护眼睛的一种目
镜,在他的布满各种新奇玩意儿和仪器的操作台上劳作。

  他正在用自己这一生最大的聪明才智,研发着一种即将为皇宫带来恐慌的一种“东西”,而此时的席卷寿丝毫不知道他即将造成怎
样的混乱,在他看来,只要能顺利地在八千里面前蒙混过关就好了!!

  他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席卷寿举起手中的铁锤,拼命地捶打起零件来,于是从他的机关楼传出了叮当不断的声音、以及不时亮起的火花。

  而另一边,在萧寒玦的寝宫里,突然自烟雾中出现的两个陌生人,已经引起了第一波的混乱了。

  “啊啊啊啊啊!!”苏水音指着那个男人,又指指现代服装的美少女,惊恐道:“你们究竟是谁?”

  “我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你们究竟是谁?人家不过在逛街,就突然到了这么个鬼地方,你们是哪个摄制组的?拍古装剧么?”少
女抱着手臂,一脸郁闷地看着他们。

  “不是,这个……那个……”苏水音开始手忙脚乱地朝那个少女解释起来。

  而另一边,萧寒玦= =地看着那个从烟雾中冒出来的轮椅男子,竟然抹抹汗道:“好家伙,真的出来了。”

  “什么好家伙?”那轮椅男子拥有一双沉郁深邃的眼睛,狠狠地瞪了萧寒玦一眼。

  八千里呼了一口气,她就知道把这神奇药汁交给这两个家伙,结果一定很好玩,不过没想到情况出乎她意料地好玩啊!^_^|||

  于是她代替苏水音问萧寒玦:“这个人究竟是谁啊?我很好奇让萧寒玦都万分想见的人究竟是谁?”

  “在下冷残荷。”男子很有礼貌和风度地在轮椅上朝他们微微欠身行礼,并且道:“在下正在读书,不知道为何来到此地,不知道
各位乃是……?”

  “你就是冷残荷!!”这下八千里也变了脸色了,她转向萧寒玦道:“真是好家伙……”

  于是八千里用严肃凝重的语调道:“冷残荷,就是传说中数百年前的一位武林先贤,又被称作残荷圣医,一生流离坎坷,虽然出身
高贵,却自小体弱多病,十二岁时家门被仇人血洗,十五岁学成,却从此惹上一身血仇。先后与三位风华绝代的女性有过**悱恻、生
死离别的爱情,但却每一段感情都以悲剧结束;他的身世和萧佩玉一样悲惨,但是却没有走上邪路,而是默默地遵循自己的准则,就算
是被天下人误解,也依旧秉持自己的信念,最终因为受过的折磨太多,年仅三十岁就一身沉疴,残弱不堪。后来为了救自己的爱人,不
惜牺牲自己,享年只有三十一岁,看起来,萧寒玦你的偶像莫非就是他冷残荷?”

  原来如此,苏水音转过头来,看来萧兔召唤出来的是他的偶像,说起来那个冷残荷目光冷冽,虽然身体虚弱但是却把腰板挺得很直
,俊美的面容苍白没有血色,但是倔强傲然。看他的精神风貌,倒和萧寒玦有几分相似呢!

  萧兔缓缓道:“在我手少年时,就是看了冷残荷留下的笔记,才决定走上侠义道,他是我的精神导师,因为我想见他一面。”

  冷残荷淡然一笑,虽然不太明白这些人的目的,但是面对萧寒玦的眼神,让他有发自内心的理解,他瞬间明白,这个人和自己一样
,经历过太多的曲折但是百折不挠,是知己!

  萧寒玦也默默地注视着他。

  两个拥有相同信念的坚韧男人,就这样进入了神交的领域。

  而在苏水音看来,他们不过是双双进入了宅的最高境界——入定。

【时空穿越症候群番外 by lililicat】(本页完)

《时空穿越症候群番外 by lililicat》上一篇

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番外 by 南枝--预览

1、第 1 章 ...


  虽然开了这个番外,但是我不是故意上来骗点击和回帖的。
  因为精神比较累,所以番外估计要过两天才能够开,对此我很抱歉。
  
  如果你是喜欢这篇文的,我很高兴你能够看这个番外,如果你本身就不喜欢这篇文,也不喜欢我,或者里面的人物,那么,你没有必要来这里找罪受。
  
  谢谢那些给予我支持和鼓励的人,我会继续努力的!!
  


2

2、书院一日 (上) ...


  书院一日
  
  思文书院坐落于京郊文仪山下,是魏家长孙魏归真出资修建,用来收养京城附近孤儿的孤儿院。
  最开始只有前后两个院落,现在已经扩大数倍,成了文仪山下最大的一个庄院。
  里面有专门照顾孤儿起居生活的人,并且给予很好的生活物资。
  
  里面的孩子从五岁开始入学,有从京城里请来的夫子给上课,按一旬为一周期,每旬休息两天。
  宋篱也在里面兼任老师,教授算学。
  
  他每天都有两节课,还要修改作业,所以总是忙忙碌碌的,即使旬休,也没见他放松过。不过,这样忙碌的日子并不坏,看到教出来的孩子一天天成长,就是一种欢喜。
  
  万宇是六岁被带进思文书院的,现在已经十二岁。
  这是阳春三月的上午,他坐在教室里靠窗户的位置,窗外是一片草地,草地上几株高大的桃树正好开花,桃花灼灼如同火烧的云霞,花瓣随着风飘落下来,有些落在草地上,有些飘出了围墙,他知道,围墙外面是一条小溪,这些花瓣若是落到水里,就能够随着水流飘向远方……
  也有花瓣会飘进教室里来,万宇从窗外回过神,就看到自己桌子上已经落下了几瓣粉色的花瓣。
  他把花瓣夹进书页里,正抬头看讲台,就被老师点名了。
  
  “万宇,你来算一算这一题,每只篮子里有七十九只鸡蛋,一共有三十六只篮子,一共有多少鸡蛋?”
  万宇有些懒洋洋地站起身来,看着讲台上的老师,魏老师是所有夫子里脾气最好的,即使有人打瞌睡,或者有人偷偷说话,或者传小纸条,或者如他一般望着窗外发呆……他也不会如其他夫子一样用戒尺打人,也不会让人出门去站着,他只会这样让他起来回答问题。
  万宇在他这个阶段的所有学生里是最骄傲而且不羁的,他的成绩在所有同伴里当然不是最好,只马马虎虎而已,不过,他的功夫课是所有人里最好的,他拳头硬,自然没有人敢惹他。
  不过,此时在宋篱的目光注视下,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把本来懒洋洋站着的身体站直,精神也打了起来,然后再问了一句,“魏老师,你再说一次问题吧?”
  
  他这样一问,班上同学都偷偷笑了起来。
  宋篱拿他没办法,目光把教室扫了一眼,又问了一遍,“就是七十九乘上三十六,是多少?”
  
  万宇先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苦思了一番,然后又捏着笔动摇了一下,最后只好抬起头来望向宋篱,宋篱叹口气,道,“既然心算不行,那就用笔算吧,你自己做不出来,望着我有什么用。”
  
  万宇无法,只好用笔算了一算,好半天才答道,“是不是二千八百四十四?”
  宋篱走过去看他在纸上算出来的东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对的。既然笔算可以,你刚才怎么就不愿意算一算呢。坐下吧!”
  
  宋篱说完,就又走上讲台去了。
  万宇慢吞吞坐下,望着宋篱的背影,三月的阳光在窗外明媚地照耀着,教室里也浮着一层最温柔的光芒,他看着那个站在讲台上的人一身淡蓝衣衫,就如同窗外天空一般地澄净而美好。
  他知道,书院里不只是他,很多人都很喜欢魏老师,因为魏老师好看,而且温柔,最重要是他收养了他们,给了他们房子住,衣穿,食物吃,让他们不用挨饿,不用受冻,有人照顾,还能够每天坐在明净的教室里学习,长大了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对他们说,要做一个对人们有益的人,这就是对他们的要求,并不要求他们多么优秀,只希望他们有益于别人而已。
  万宇心想自己已经长大了,他的梦想是男儿志在四方,他想去踏遍山川大地,他想像落入小溪里的桃花一样能够走远,不过,他觉得自己应该继续待在书院里,为书院出一分力,也许可以做这个书院的护院,做里面的功夫老师。
  
  下课后,万宇被老师叫到了外面。
  宋篱在桃树下站着,他看着万宇,问道,“你最近怎么总是望着外面发呆,晚上没有睡好吗?打不起精神来?”
  
  万宇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道,“不是。我在想,我是应该离开这里,还是应该留下来。”
  
  宋篱有些吃惊,对他温柔地笑了,道,“现在就开始想这个问题了吗?你还小呢,到十五岁才离开,还有三年啊。”
  
  万宇摇头,“我已经长大了。已经能够做事了。魏老师,我希望留下来在书院里做护卫,但是,我又想在外面去闯荡,能够踏遍山川河流。”
  
  宋篱没想到他这么小已经想了这么多问题,对他很是慈爱,说道,“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好好学习。等你长到十五岁了,到时候先出门去走走,到处看看,会明白更多事情,如果那时候你还想回书院里做护院,那么,你再回来就是,如此,不是很好。你何必去烦恼思索。”
  
  万宇被他说得脸上露出顿悟表情,道,“原来可以这样吗?”
  
  宋篱道,“当然可以这样。没有走出门去看外面的人,心里向往着外面,便会慢慢厌恶起束缚住他的笼子,这样,是不会开心的。只有走出去看了,明白了,选择自己喜欢的,才能够让心平静下来,无论做什么,也就不要再后悔了。”
  
  万宇站在那里看着宋篱拿着书往歇息室走去,心想,能够被老师捡回来,在这个书院里长大,是一件多么有幸的事情。
  
  宋篱走了两步,和迎面过来的任夫子遇上,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严谨的人,对着主家宋篱点了点头,就走过去了,走过去一段,又停下来,叫宋篱道,“魏公子,董先生又在前面等你。”
  宋篱愣了一下才向他道了谢,往前面走去。
  任夫子看着宋篱加快的步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也算有一定名气的士人,因为一些事情与仕途无缘,但还不至于落得来这么一个书院里教书,是宋篱去他那里请了多次,他才来的。
  说实在的,他开始对宋篱一点好脸色都没有,而且很瞧不上他。
  原因无他,是魏家的名声已然不好,虽然当官的都要巴结魏家人,但清高的文人才不屑于对魏家人谄媚。且不说魏家的魏子琦实实在在是皇帝的男宠,就说魏归真,一度有人谣传说他也被皇上看上了,总之,那些言语实在不堪,而任夫子原来也是相信的,即使不信,也总觉得是有点影子才有人捕风捉影,但后来被宋篱的诚意所感动,来这书院里教书,看宋篱为人端正温柔,待人诚恳,而且没有和皇帝有任何接触,才明白,世上事多是三人成虎,去听信那些侮辱人的言语,实在是有辱他自己的声名,之后便愿意用正眼多看宋篱了,但是说话的时候依然少,今天这样招呼,也算是关系好起来的表现。
  


3

3、书院一日(中) ...


  书院一日(中)
  
  宋篱走过一座木桥,前面的桃花树后面是一座凉亭,三个才几岁的孩子在里面玩耍,看到宋篱,其中一个就从栏杆上翻了下来,跌跌撞撞跑过来,往宋篱怀里扑,笑着唤他,“爹爹,爹爹……”
  
  宋篱手里还拿着书,手指上沾着粉笔灰,虽然用手帕擦过了,但还是带着白粉的颜色,孩子扑过来,他也只得蹲□来一手将他搂了,道,“小翼,今天有没有听话?”
  
  孩子盯着宋篱看,脸上是无瑕又欢快的笑容,“有听话。诚哥哥有教我读书,”比出手指来,“这是一,这是二……”
  
  从凉亭里跑出来的另外一个孩子要大一些,估计六七岁,略微别扭地接近宋篱,道,“爹爹。”
  
  宋篱微笑着伸手摸摸他的头,道,“教弟弟读书,是很好的事情。你是大哥,年纪最大,最懂事,关爱弟妹们,是好样的。”
  
  魏诚点点头,黑黑的眼眸晶亮,他从一边将二妹拉过来,那个小姑娘很羞涩,宋篱笑着问她,“小鸣今天有学什么吗?”
  小姑娘赶紧点头,“我会写天和人字了。”
  
  这三个孩子都是宋篱的养子,因为抱回来的时候太小,他们都没有名字,宋篱就干脆收了他们做养子,都是很乖的孩子,魏诚虽然才六岁,却已经颇有做大哥的稳重,经常带着弟弟妹妹们。
  只是,魏锦翼身体是有毛病的,抱回来的时候才几个月大,但是已经被诊出来心脉受损,也就是心脏有问题,这个孩子从出生就注定活不了多久,宋篱对他很是疼爱,给他起了“锦翼”这个名字,希望他能够有双美丽的翅膀,飞得高远。
  因为宋篱对魏锦翼的特别疼爱,这个孩子便也是最粘他,最不怕他的。
  
  虽然这三个孩子都是宋篱的养子,但是魏诚和魏思鸣已经大些了,明白不少事情,知道自己是宋篱的养子,虽然他们叫宋篱爹爹,但是,宋篱似乎对于他们也并没有比对书院里的那些孤儿们关爱更多,甚至有书院里的大哥哥们直接说他们不过是因为本身没有名字才被收为养子的,并没有什么可倚仗,把自己当成少爷小姐。
  
  虽然魏诚想说自己对于爹爹是特别的,但是每次也只是在心里嘀咕而已,并不能反驳出声来。
  
  宋篱想把魏锦翼给抱起来,无奈魏锦翼已经长大了,他一只胳膊抱他还真是吃力,只得让魏诚给拿了自己的书,然后两只胳膊抱着魏锦翼往前面走,道,“你们董叔叔来了,你们可看到了。”
  
  魏诚闷声应了一句,“看到了,他从前面去了你的书房里。”
  然后再也不说话。
  魏诚是个非常早慧的孩子,三岁就开始记事了,现在实岁近七岁,对于一些事情,他小小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和自己的一些小心思。
  他不大喜欢爹爹嘴里的董叔叔。
  这个董叔叔是他们魏府上的管家,做了很多年了的样子,魏诚觉得从自己记事开始,他就是管家,有时候要出门去巡查魏府的铺子很长时间,但在府里的时候就总是和爹爹在一起把爹爹占着。
  以前董叔叔时常抱他,每次出门回来给他带玩的小玩意儿和吃的东西,虽然现在依然,但是,他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
  要说原因,也许是他几个月前因为躲在爹爹的园子里,看到了董叔叔抓着爹爹的手欺负爹爹吧。
  当时他觉得自己应该闯进屋子里去把董叔叔打一顿,把爹爹救下来,但不知怎么心里又想着不能这么干,于是只是偷偷摸摸地从园子里的树丛里爬出去了,因为院门关着,他只得从排水沟里出去,外面有狗守着,还害得他被狗追,脸上身上都被沾了泥和草汁,被嬷嬷训了一顿。
  现在想来,也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从那以后,他就觉得自己不喜欢董叔叔了。
  而且对于董叔叔和爹爹的关系有一种忌讳感,他知道这不是好事,故而也没有给任何人说过,甚至照顾他的嬷嬷也没说。
  
  宋篱抱着魏锦翼,带着魏诚和魏思鸣去后面他的书房,这个书房其实是他在这书院里的院长办公室,书房附带着一个小休息间,旁边的阁楼是书院里的图书楼,他走过两株绿叶葱茏的木槿,看到书房门果真是开着的,窗户也开着,从窗户看进去,董武坐在里面,在帮他批改作业。
  
  因为宋篱是教算学,故而作业答案不像任夫子的文化课那样具有灵活性,董武自学能力一流,看了宋篱编写的教材,也就学得非常好了,怕宋篱改作业累着,他在家的时候,而且有时间,就会来帮着宋篱把作业改了,还照着宋篱的样子给写评语,颇像那么回事。
  
  宋篱走进书房里去,朝董武笑道,“你来了。”
  董武放下手里的笔,过来把赖在宋篱怀里的魏锦翼抱到自己怀里去,道,“今早上回来的,刚才你在教课,我就过来看这里有没有要帮忙的。”
  
  董武比起抱着怀里的孩子,他多想能够给宋篱一个拥抱和一个亲吻,他出门去查看临近京城这一圈几个城里的商铺生意和账目,虽然走得不远,但也是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宋篱了,急急地赶回家来,却也只能这样两眼看着他,虽然心里那般渴望能够拥抱他,在有孩子在的情况下,也只能这般努力压抑自己,和他守礼地说话。
  
  宋篱看到董武脸上还带着风尘疲惫,挺心疼他,就说道,“既然早上才赶回来,怎么不在家里好好歇着,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董武望着他没有说话,但那温柔而温暖的眼神,明明白白地表达着他对宋篱的感情。
  宋篱又哪里不知道他为什么跑来这里。
  于是说道,“今天没有课了,我们回去吧!”
  
  董武背上背着魏锦翼,宋篱手里牵着魏思鸣,魏诚走在旁边,几个人一起往外走出了书院,书院门口的护卫和门房都对宋篱笑着打招呼,“魏夫子回去了?”
  宋篱笑着回应,又见他们和董武打招呼。
  
  宋篱他在文仪山上有一座别院,除了冬天里书院放寒假,他不住回京城里去外,别的时间都住在这座别院里。
  这座别院距离思文书院不远,走路二十分钟,而且还有马车道上去,而且也是夏天避暑之所在。
  夏天炎热的时候,魏颐不想去皇家避暑山庄,还会来宋篱这个别庄里和他一起住。
  里面并不大,但是,却真正像一个家的温暖又细致,里面的一景一物都是宋篱亲自设计的,因为他设计了这个别院,还有达官贵人慕名来请他给设计自家别院的,不过,宋篱从来没有应过罢了,给予一定参考意见的忙会帮一点。
  


4

4、书院一日(下) ...


  书院一日(下)
  
  三月天气,接近午时,阳光正是明媚的时候,照在人身上,异常温暖。
  几人没有走上山的马车道,而是从石阶小路走,路旁是枫树,还有松柏,树木并不密集,阳光能从树叶缝隙里落到地上,星星点点的光点。
  枫树叶还是嫩绿色的,那种鲜嫩的颜色,带着初生的生机与美丽,随着风吹过,听到沙沙的树叶声响,还有地面上晃动的斑驳的光点。
  
  青石阶上还有嫩嫩的草芽从石缝里冒出来,显示出它们的勃勃生机。
  魏锦翼不要董武背他了,小手在董武肩膀上拍了拍,嫩嫩的声音道,“董叔,我下,下……”
  
  宋篱只得从董武背上把魏锦翼抱着放下来,魏锦翼被放下地,就高兴地往山上爬,脚故意去踩石阶上跳动的光点,欢快地笑着。
  宋篱看他那么欢快,也跟着笑起来,又道,“慢点,别摔到了。”又赶紧交代魏诚,“小诚,去把小翼护着点,别摔跤了。”
  
  魏诚走到弟弟身边去,牵着他的手,魏思鸣也跑了上去,跟着哥哥弟弟一起走。
  孩子心思总是单纯的,即使只是天上的阳光,还有翠绿的树叶,也足够他们高兴不已,卖力地往上爬。
  
  宋篱和董武渐渐地就走到了后面,说起话来,宋篱问了几句他出门路上的事情,董武回答,“铺子里都好。路上也遇上了些新鲜事,回去了正好说给你听。在景阳城里恰好遇到了几块白狐皮,质量上乘,正好用来给你做一件狐裘,我已经让陆师傅拿去做了。”
  
  宋篱听他这般说,就道,“皇上去年不是赏赐了一件下来,而且还有前两年你给我做的几件旧的,我冬天何至于要那么多狐裘,你让陆师傅来给小诚他们量量,给他们做吧。而且,你自己做一件怎么了,你总是把这些给我,我哪里穿得过来。”
  
  前面孩子已经跑远了,山路上只剩下风吹过树梢的声音,两人走在这阳光缀满的石阶上,

《时空穿越症候群番外 by lililicat》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时空穿越症候群番外 by lililicat》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