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番外 by 南枝

时间: 2013-03-19 21:08:19

【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番外 by 南枝】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番外 by 南枝

1、第 1 章 ...


  虽然开了这个番外,但是我不是故意上来骗点击和回帖的。
  因为精神比较累,所以番外估计要过两天才能够开,对此我很抱歉。
  
  如果你是喜欢这篇文的,我很高兴你能够看这个番外,如果你本身就不喜欢这篇文,也不喜欢我,或者里面的人物,那么,你没有必要来这里找罪受。
  
  谢谢那些给予我支持和鼓励的人,我会继续努力的!!
  


2

2、书院一日 (上) ...


  书院一日
  
  思文书院坐落于京郊文仪山下,是魏家长孙魏归真出资修建,用来收养京城附近孤儿的孤儿院。
  最开始只有前后两个院落,现在已经扩大数倍,成了文仪山下最大的一个庄院。
  里面有专门照顾孤儿起居生活的人,并且给予很好的生活物资。
  
  里面的孩子从五岁开始入学,有从京城里请来的夫子给上课,按一旬为一周期,每旬休息两天。
  宋篱也在里面兼任老师,教授算学。
  
  他每天都有两节课,还要修改作业,所以总是忙忙碌碌的,即使旬休,也没见他放松过。不过,这样忙碌的日子并不坏,看到教出来的孩子一天天成长,就是一种欢喜。
  
  万宇是六岁被带进思文书院的,现在已经十二岁。
  这是阳春三月的上午,他坐在教室里靠窗户的位置,窗外是一片草地,草地上几株高大的桃树正好开花,桃花灼灼如同火烧的云霞,花瓣随着风飘落下来,有些落在草地上,有些飘出了围墙,他知道,围墙外面是一条小溪,这些花瓣若是落到水里,就能够随着水流飘向远方……
  也有花瓣会飘进教室里来,万宇从窗外回过神,就看到自己桌子上已经落下了几瓣粉色的花瓣。
  他把花瓣夹进书页里,正抬头看讲台,就被老师点名了。
  
  “万宇,你来算一算这一题,每只篮子里有七十九只鸡蛋,一共有三十六只篮子,一共有多少鸡蛋?”
  万宇有些懒洋洋地站起身来,看着讲台上的老师,魏老师是所有夫子里脾气最好的,即使有人打瞌睡,或者有人偷偷说话,或者传小纸条,或者如他一般望着窗外发呆……他也不会如其他夫子一样用戒尺打人,也不会让人出门去站着,他只会这样让他起来回答问题。
  万宇在他这个阶段的所有学生里是最骄傲而且不羁的,他的成绩在所有同伴里当然不是最好,只马马虎虎而已,不过,他的功夫课是所有人里最好的,他拳头硬,自然没有人敢惹他。
  不过,此时在宋篱的目光注视下,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把本来懒洋洋站着的身体站直,精神也打了起来,然后再问了一句,“魏老师,你再说一次问题吧?”
  
  他这样一问,班上同学都偷偷笑了起来。
  宋篱拿他没办法,目光把教室扫了一眼,又问了一遍,“就是七十九乘上三十六,是多少?”
  
  万宇先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苦思了一番,然后又捏着笔动摇了一下,最后只好抬起头来望向宋篱,宋篱叹口气,道,“既然心算不行,那就用笔算吧,你自己做不出来,望着我有什么用。”
  
  万宇无法,只好用笔算了一算,好半天才答道,“是不是二千八百四十四?”
  宋篱走过去看他在纸上算出来的东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对的。既然笔算可以,你刚才怎么就不愿意算一算呢。坐下吧!”
  
  宋篱说完,就又走上讲台去了。
  万宇慢吞吞坐下,望着宋篱的背影,三月的阳光在窗外明媚地照耀着,教室里也浮着一层最温柔的光芒,他看着那个站在讲台上的人一身淡蓝衣衫,就如同窗外天空一般地澄净而美好。
  他知道,书院里不只是他,很多人都很喜欢魏老师,因为魏老师好看,而且温柔,最重要是他收养了他们,给了他们房子住,衣穿,食物吃,让他们不用挨饿,不用受冻,有人照顾,还能够每天坐在明净的教室里学习,长大了可以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对他们说,要做一个对人们有益的人,这就是对他们的要求,并不要求他们多么优秀,只希望他们有益于别人而已。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万宇心想自己已经长大了,他的梦想是男儿志在四方,他想去踏遍山川大地,他想像落入小溪里的桃花一样能够走远,不过,他觉得自己应该继续待在书院里,为书院出一分力,也许可以做这个书院的护院,做里面的功夫老师。
  
  下课后,万宇被老师叫到了外面。
  宋篱在桃树下站着,他看着万宇,问道,“你最近怎么总是望着外面发呆,晚上没有睡好吗?打不起精神来?”
  
  万宇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道,“不是。我在想,我是应该离开这里,还是应该留下来。”
  
  宋篱有些吃惊,对他温柔地笑了,道,“现在就开始想这个问题了吗?你还小呢,到十五岁才离开,还有三年啊。”
  
  万宇摇头,“我已经长大了。已经能够做事了。魏老师,我希望留下来在书院里做护卫,但是,我又想在外面去闯荡,能够踏遍山川河流。”
  
  宋篱没想到他这么小已经想了这么多问题,对他很是慈爱,说道,“你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好好学习。等你长到十五岁了,到时候先出门去走走,到处看看,会明白更多事情,如果那时候你还想回书院里做护院,那么,你再回来就是,如此,不是很好。你何必去烦恼思索。”
  
  万宇被他说得脸上露出顿悟表情,道,“原来可以这样吗?”
  
  宋篱道,“当然可以这样。没有走出门去看外面的人,心里向往着外面,便会慢慢厌恶起束缚住他的笼子,这样,是不会开心的。只有走出去看了,明白了,选择自己喜欢的,才能够让心平静下来,无论做什么,也就不要再后悔了。”
  
  万宇站在那里看着宋篱拿着书往歇息室走去,心想,能够被老师捡回来,在这个书院里长大,是一件多么有幸的事情。
  
  宋篱走了两步,和迎面过来的任夫子遇上,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严谨的人,对着主家宋篱点了点头,就走过去了,走过去一段,又停下来,叫宋篱道,“魏公子,董先生又在前面等你。”
  宋篱愣了一下才向他道了谢,往前面走去。
  任夫子看着宋篱加快的步子,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也算有一定名气的士人,因为一些事情与仕途无缘,但还不至于落得来这么一个书院里教书,是宋篱去他那里请了多次,他才来的。
  说实在的,他开始对宋篱一点好脸色都没有,而且很瞧不上他。
  原因无他,是魏家的名声已然不好,虽然当官的都要巴结魏家人,但清高的文人才不屑于对魏家人谄媚。且不说魏家的魏子琦实实在在是皇帝的男宠,就说魏归真,一度有人谣传说他也被皇上看上了,总之,那些言语实在不堪,而任夫子原来也是相信的,即使不信,也总觉得是有点影子才有人捕风捉影,但后来被宋篱的诚意所感动,来这书院里教书,看宋篱为人端正温柔,待人诚恳,而且没有和皇帝有任何接触,才明白,世上事多是三人成虎,去听信那些侮辱人的言语,实在是有辱他自己的声名,之后便愿意用正眼多看宋篱了,但是说话的时候依然少,今天这样招呼,也算是关系好起来的表现。
  


3

3、书院一日(中) ...


  书院一日(中)
  
  宋篱走过一座木桥,前面的桃花树后面是一座凉亭,三个才几岁的孩子在里面玩耍,看到宋篱,其中一个就从栏杆上翻了下来,跌跌撞撞跑过来,往宋篱怀里扑,笑着唤他,“爹爹,爹爹……”
  
  宋篱手里还拿着书,手指上沾着粉笔灰,虽然用手帕擦过了,但还是带着白粉的颜色,孩子扑过来,他也只得蹲□来一手将他搂了,道,“小翼,今天有没有听话?”
  
  孩子盯着宋篱看,脸上是无瑕又欢快的笑容,“有听话。诚哥哥有教我读书,”比出手指来,“这是一,这是二……”
  
  从凉亭里跑出来的另外一个孩子要大一些,估计六七岁,略微别扭地接近宋篱,道,“爹爹。”
  
  宋篱微笑着伸手摸摸他的头,道,“教弟弟读书,是很好的事情。你是大哥,年纪最大,最懂事,关爱弟妹们,是好样的。”
  
  魏诚点点头,黑黑的眼眸晶亮,他从一边将二妹拉过来,那个小姑娘很羞涩,宋篱笑着问她,“小鸣今天有学什么吗?”
  小姑娘赶紧点头,“我会写天和人字了。”
  
  这三个孩子都是宋篱的养子,因为抱回来的时候太小,他们都没有名字,宋篱就干脆收了他们做养子,都是很乖的孩子,魏诚虽然才六岁,却已经颇有做大哥的稳重,经常带着弟弟妹妹们。
  只是,魏锦翼身体是有毛病的,抱回来的时候才几个月大,但是已经被诊出来心脉受损,也就是心脏有问题,这个孩子从出生就注定活不了多久,宋篱对他很是疼爱,给他起了“锦翼”这个名字,希望他能够有双美丽的翅膀,飞得高远。
  因为宋篱对魏锦翼的特别疼爱,这个孩子便也是最粘他,最不怕他的。
  
  虽然这三个孩子都是宋篱的养子,但是魏诚和魏思鸣已经大些了,明白不少事情,知道自己是宋篱的养子,虽然他们叫宋篱爹爹,但是,宋篱似乎对于他们也并没有比对书院里的那些孤儿们关爱更多,甚至有书院里的大哥哥们直接说他们不过是因为本身没有名字才被收为养子的,并没有什么可倚仗,把自己当成少爷小姐。
  
  虽然魏诚想说自己对于爹爹是特别的,但是每次也只是在心里嘀咕而已,并不能反驳出声来。
  
  宋篱想把魏锦翼给抱起来,无奈魏锦翼已经长大了,他一只胳膊抱他还真是吃力,只得让魏诚给拿了自己的书,然后两只胳膊抱着魏锦翼往前面走,道,“你们董叔叔来了,你们可看到了。”
  
  魏诚闷声应了一句,“看到了,他从前面去了你的书房里。”
  然后再也不说话。
  魏诚是个非常早慧的孩子,三岁就开始记事了,现在实岁近七岁,对于一些事情,他小小的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看法,和自己的一些小心思。
  他不大喜欢爹爹嘴里的董叔叔。
  这个董叔叔是他们魏府上的管家,做了很多年了的样子,魏诚觉得从自己记事开始,他就是管家,有时候要出门去巡查魏府的铺子很长时间,但在府里的时候就总是和爹爹在一起把爹爹占着。
  以前董叔叔时常抱他,每次出门回来给他带玩的小玩意儿和吃的东西,虽然现在依然,但是,他现在已经不喜欢他了。
  要说原因,也许是他几个月前因为躲在爹爹的园子里,看到了董叔叔抓着爹爹的手欺负爹爹吧。
  当时他觉得自己应该闯进屋子里去把董叔叔打一顿,把爹爹救下来,但不知怎么心里又想着不能这么干,于是只是偷偷摸摸地从园子里的树丛里爬出去了,因为院门关着,他只得从排水沟里出去,外面有狗守着,还害得他被狗追,脸上身上都被沾了泥和草汁,被嬷嬷训了一顿。
  现在想来,也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
  从那以后,他就觉得自己不喜欢董叔叔了。
  而且对于董叔叔和爹爹的关系有一种忌讳感,他知道这不是好事,故而也没有给任何人说过,甚至照顾他的嬷嬷也没说。
  
  宋篱抱着魏锦翼,带着魏诚和魏思鸣去后面他的书房,这个书房其实是他在这书院里的院长办公室,书房附带着一个小休息间,旁边的阁楼是书院里的图书楼,他走过两株绿叶葱茏的木槿,看到书房门果真是开着的,窗户也开着,从窗户看进去,董武坐在里面,在帮他批改作业。
  
  因为宋篱是教算学,故而作业答案不像任夫子的文化课那样具有灵活性,董武自学能力一流,看了宋篱编写的教材,也就学得非常好了,怕宋篱改作业累着,他在家的时候,而且有时间,就会来帮着宋篱把作业改了,还照着宋篱的样子给写评语,颇像那么回事。
  
  宋篱走进书房里去,朝董武笑道,“你来了。”
  董武放下手里的笔,过来把赖在宋篱怀里的魏锦翼抱到自己怀里去,道,“今早上回来的,刚才你在教课,我就过来看这里有没有要帮忙的。”
  
  董武比起抱着怀里的孩子,他多想能够给宋篱一个拥抱和一个亲吻,他出门去查看临近京城这一圈几个城里的商铺生意和账目,虽然走得不远,但也是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宋篱了,急急地赶回家来,却也只能这样两眼看着他,虽然心里那般渴望能够拥抱他,在有孩子在的情况下,也只能这般努力压抑自己,和他守礼地说话。
  
  宋篱看到董武脸上还带着风尘疲惫,挺心疼他,就说道,“既然早上才赶回来,怎么不在家里好好歇着,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董武望着他没有说话,但那温柔而温暖的眼神,明明白白地表达着他对宋篱的感情。
  宋篱又哪里不知道他为什么跑来这里。
  于是说道,“今天没有课了,我们回去吧!”
  
  董武背上背着魏锦翼,宋篱手里牵着魏思鸣,魏诚走在旁边,几个人一起往外走出了书院,书院门口的护卫和门房都对宋篱笑着打招呼,“魏夫子回去了?”
  宋篱笑着回应,又见他们和董武打招呼。
  
  宋篱他在文仪山上有一座别院,除了冬天里书院放寒假,他不住回京城里去外,别的时间都住在这座别院里。
  这座别院距离思文书院不远,走路二十分钟,而且还有马车道上去,而且也是夏天避暑之所在。
  夏天炎热的时候,魏颐不想去皇家避暑山庄,还会来宋篱这个别庄里和他一起住。
  里面并不大,但是,却真正像一个家的温暖又细致,里面的一景一物都是宋篱亲自设计的,因为他设计了这个别院,还有达官贵人慕名来请他给设计自家别院的,不过,宋篱从来没有应过罢了,给予一定参考意见的忙会帮一点。
  


4

4、书院一日(下) ...


  书院一日(下)
  
  三月天气,接近午时,阳光正是明媚的时候,照在人身上,异常温暖。
  几人没有走上山的马车道,而是从石阶小路走,路旁是枫树,还有松柏,树木并不密集,阳光能从树叶缝隙里落到地上,星星点点的光点。
  枫树叶还是嫩绿色的,那种鲜嫩的颜色,带着初生的生机与美丽,随着风吹过,听到沙沙的树叶声响,还有地面上晃动的斑驳的光点。
  
  青石阶上还有嫩嫩的草芽从石缝里冒出来,显示出它们的勃勃生机。
  魏锦翼不要董武背他了,小手在董武肩膀上拍了拍,嫩嫩的声音道,“董叔,我下,下……”
  
  宋篱只得从董武背上把魏锦翼抱着放下来,魏锦翼被放下地,就高兴地往山上爬,脚故意去踩石阶上跳动的光点,欢快地笑着。
  宋篱看他那么欢快,也跟着笑起来,又道,“慢点,别摔到了。”又赶紧交代魏诚,“小诚,去把小翼护着点,别摔跤了。”
  
  魏诚走到弟弟身边去,牵着他的手,魏思鸣也跑了上去,跟着哥哥弟弟一起走。
  孩子心思总是单纯的,即使只是天上的阳光,还有翠绿的树叶,也足够他们高兴不已,卖力地往上爬。
  
  宋篱和董武渐渐地就走到了后面,说起话来,宋篱问了几句他出门路上的事情,董武回答,“铺子里都好。路上也遇上了些新鲜事,回去了正好说给你听。在景阳城里恰好遇到了几块白狐皮,质量上乘,正好用来给你做一件狐裘,我已经让陆师傅拿去做了。”
  
  宋篱听他这般说,就道,“皇上去年不是赏赐了一件下来,而且还有前两年你给我做的几件旧的,我冬天何至于要那么多狐裘,你让陆师傅来给小诚他们量量,给他们做吧。而且,你自己做一件怎么了,你总是把这些给我,我哪里穿得过来。”
  
  前面孩子已经跑远了,山路上只剩下风吹过树梢的声音,两人走在这阳光缀满的石阶上,董武无法压制心中的渴望,伸手将宋篱的手握在了手里,牵着他走,宋篱手缩了一下,又反握住董武的,董武的手依然宽大有力,因为再不做以前的那些粗活,手上的厚茧变成了一层薄茧,但是一如以前的温暖而富于力量。
  董武脸上是温柔的笑意,看着前方向前不断延伸的石阶,道,“你那么怕冷,总担心你冷,有多少件狐裘都不觉得多。我就不一样了,我可不惧寒,穿棉衣就行。”

【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番外 by 南枝】(本页完)

《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番外 by 南枝》上一篇

漂在北国番外 by 颜凉雨--预览

正文地址:/?/xd/02-20/1540


61

61、番外 大圣的花果山秘境 01 ...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番外来迟了,实在这两天事情多,狂加班T T..之前有人问凉凉是做什么的,呃,以前做人力资源,闲得要命,目前转行从事与建筑工程有关的工作,就变成各种忙了……
那个,说到番外,本来想一章把金大圣的心路历程搞定,结果写着写着发现一章不够,囧。
番外的更新速度可能会慢一点,俺争取周末多写点>_<


  我叫金云海,朋友们都喜欢叫我金子,我很乐意接受这个昵称,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考量这都是个吉祥如意大富大贵的名字。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发光并闪瞎那些有眼无珠的家伙比如曾在我九岁打破同学脑袋时就断言我将来肯定是个混世人魔的父亲老战友葛大爷。不过好像我现在已经金光闪闪了。嗯,我这个人自我感觉贼好。
  我不是一个善言辞的人,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木讷或者呆头呆脑,事实上我很健谈并且风趣,有我在的场合通常气氛都会亲切热烈。冷场?那是火星上才会有的事儿。但,是的,重点在于这个转折——我的话总说不到点儿上。这情况几乎发生在我每一个人生的关键时刻,也就是说,我总是在没用的抬杠打屁里无往不利,然后到了见真章的时候就成了一个绕着跑道狂奔的足球运动员,永远意识不到自己应该一个侧空翻滚进绿茵场。
  我问包子,他说这是粗线条。我问凌飞,他说包子真抬举你,你哪儿还有线条,肯本就是一个什么都滤不下的方框框。
  我就喜欢我媳妇儿这个劲儿,多辣,多够味儿,多镇宅(^o^)/~
  不过人无完人,太阳还有黑子呢,所以我原谅他最近总在做丨爱前问我“那时候你到底怎么想的啊”并且回答不上来就不给亲亲摸摸蹭蹭的非人道行为,但他从不礼尚往来,比如原谅我的“答不到点儿上”,所以我已经睡了三天客房。
  你看,同是生活在一起的两口子,做人的差距就是这么大,所以我决定在今天这第四个孤枕难眠的夜晚借着凄苦的寒灯,滋滋两口酒,叭叭两口菜,扑扑两口烟,捋捋我俩一路走来的起承转合。完了,又拽文了,包子说我和怪物一起之后越来越文艺,一张嘴就像刚吃完两筐酸菜或者三盘麻婆豆腐。我恨这种改变,但当你十句走道看着点儿车人家鸟都不鸟还很可能丢过来一记白眼而一句宝贝儿我等着你回来却换到有力的香吻一枚和甜甜微笑时,不进化的是傻子o(╯□╰)o
  【那时候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那时候自然是指我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可怎么想的呢?这真不是个一时半会儿能答到得分点上的问题。我试图从决定南下把媳妇儿扛回山寨开始往前推,结果刹车失灵,这记忆的破桑塔纳就一溜烟儿滑到了大雪纷飞的贝鲁斯兰……
  那阵子我的生活很平淡,平淡到了无趣乏味的地步。公司平静的屁事儿没有,全然不需要我操心,沈锐那边儿我倒是想操心,可人家不需要也不稀罕,日子就像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混着。
  于是我把更多精力投入到了虚拟世界。
  在那里我是大闹天宫,全区超过一半的人都知道我——这还是在我刻意的行事低调下。我和包子组了个军团叫活雷锋,每一个纯爷们儿都渴望当英雄,这就是军团名字的寓意,结果十个人里有九个都以为我们是来搞笑的,靠!
  兰博基尼是什么时候加入活雷锋的我没什么印象,因为人力资源模块儿包子主抓,加什么人进来踹什么人出去他比我有分寸,因为我是那种一发火就不管不顾的,指不定哪天怒火攻心脑袋发热就把全团解散了,所以包子为了世界和平担起了军团长的重任。
  其实兰博基尼比我有名,我红遍半服,他是红遍全服,出了名的外形党,我们军团仓库都得挪出来一半给她当衣柜。我对这样的人向来敬谢不敏,玩游戏就是升级下副本杀人要塞战,只有小姑娘才爱搞那些乱七八糟的。可她是我们团的,我这个副团长再不乐意也得基于人道主义照看照看,所以有时候爆了外形的装备,就便宜给她,算是半卖半送。我俩不熟,说过的话拢共不超过四句——
  状况一:
  大闹天宫:XX外形,要么?
  兰博基尼:要,多少钱?
  大闹天宫:XX万。
  兰博基尼:好。
  
  状况二:
  大闹天宫:XX外形,要么?
  兰博基尼:好丑,不要。
  大闹天宫:……
  当然,以上对话不限制次数。
  
  那次在贝鲁斯兰,是我第一次认真打量她,或者说是他捏的那个小人儿,彼时我还不知道兰博基尼是人妖,更不知道未来的某一天我会和这个虚拟人物背后的家伙生活到一起,如果早知道,那时候我就会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人掳走。可当时,大闹天宫只是立在不远的地方看着兰博基尼,然后想,这人站在冰面上不打怪不移动纯粹东张西望看风景是不是有毛病。
  不得不承认凌飞在审美上有着旁人无可匹敌的实力,那个御姐让他捏的娇艳欲滴,真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我不喜欢女人,但不妨碍我欣赏美。
  可惜美好的时刻总有人喜欢来煞风景,然后那个天族小姑娘就出现了,我本没注意,等反应过来时兰博基尼已经一个暗袭让对方安息。我听包子提过兰博基尼RP贼好,如今亲见了,就一下,出个暴击,天族小法师就被秒掉了,然后兰博基尼站在她的雪白尸体旁边叹息,唉,本想多看看她那套衣服的。
  我当时想,谁将来要娶这么个败家娘们儿那真是倒了十八辈子血霉。
  所以说呢,人不可以随便乱诅咒,会遭报应的。
  那之后偶然跟包子聊起兰博基尼,包子说对方是人妖,我眼珠子差点儿没掉出来。一小姑娘爱臭美爱得瑟我可以理解,一大老爷们儿整天穿个布料少得要命的皮甲挺着34E的波涛来回晃荡,心理没毛病吧?偏偏包子喜欢他喜欢得紧,我就纳闷儿了,你一直男,图个啥!
  不过打那以后,我时不时会关注下这个特殊的团员,偶尔他在群里说话,我总要瞄上一眼,然后试着在心里做个人像拼图。可惜从没成功,这他妈太难想象。但慢慢我信了他是人妖,虽然爱臭美爱得瑟且自恋得像朵水仙,但性格倒还成,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也从不跟人发嗲更别说装小萝莉骗人,做人妖做成这样,也挺潇洒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公司为等新政策,基本停转,沈锐也忙得成天不见人,一打电话找他便是各种借口出不来,我就没白天没黑夜的泡在网上,成了黑本狂人。我这人有个毛病,那就是我要认准了什么就非得做尽兴了,做出名堂了,不然我死不罢休。兰博基尼和我搭伙纯属阴差阳错,后来想想我真挺强权政治的,可那时候怪物真就没半句怨言陪我起早贪黑地下本,整得全服盛传我俩有基情。我是GAY,但他不知道,他是GAY,当时我也不知道,所以那个时候的大闹天宫和兰博基尼真是纯哥们儿,比自来水都纯。
  无数个下黑本的日日夜夜,现在想想,回味无穷。不过那时候我没觉出来,就觉得我们的小分队太黑,死活爆不出极品,另外兰博基尼这人也挺有意思,所以再黑的下本之旅,也兴味盎然。
  曾经,我一度以为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也挺好。每天宅在家里,看看电视,上上网,打打游戏,跟兰博基尼唠唠嗑。我喜欢看他抓狂,暴走,包子说我是S,我不承认,因为我不是逮谁都虐的,那还得看我心情。可就这么一好哥们儿,问我借两千块钱之后就没影儿了。我还真不在乎那点儿钱,事实上往出借的时候我就压根儿没想让他还,可我不想是一回事,你他妈卷钱跑了是另外一回事。而且并肩作战这么长时间,就值两千块?包子说怪物不是那样的人,没准儿是号被盗了。我开始也这么想,但你号被盗了总可以登个小号上来说一句吧,可是没有,一天没有,两天没有,三天没有,十几天也没有,没有任何小号上线说我对兰博基尼盗号事件负责,而兰博基尼本尊,也再没上线。事实胜于雄辩,我被人耍了,当时心头那把火让我想砸了显示器!我想换做别人我可能还不会这么生气,但兰博基尼不行,因为我是真把他当自己人了,虽然只是一个游戏,可不是每一个虚拟ID都会让我掏着心的对待,甭管这心掏了多少,总归没半点虚假,所以我受伤了。不过这话我没和任何人说,连包子都没有,因为生气可以,受伤丢人。
  一个月之后,他回来了,顶着包子的账号告诉我,他被盗号了。如果他早半个月说,我就信了,可时隔太久,这可信度就不得不打了个折扣。结果很快,我收到了一大笔游戏币,有多大,无法形容,反正大闹天宫就是在游戏里躺着花也得耗上个三年五载——那还得是无比骄奢淫逸的生活。有时候我觉得怪物任性,有时候我觉得怪物喜怒无常,有时候我觉得怪物脾气好,有时候我觉得怪物性格差,怪物就像个矛盾体,可当我看见他发过来的那句“没用你就换成钱,精神损失费^_^”时,心里莫名就热乎了一下,尤其是那个小笑脸真他妈治愈,我清晰地感觉到心底的那道细小伤口在长肉,痒得要命,所以我当时脑袋一热就做了个现在看来英明无比的决定——问他要手机号。
  我当时的想法真的很单纯,就觉得这么好这么实在一人不扯到现实里当哥们儿都说不过去,况且都积累了那么深厚的黑本友谊,也足够做个看得见摸得着的朋友了,而且最最重要的,下次他号再被盗,我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
  我无数次想过兰博基尼的样子,没成功,但我一次都没想过他的声音,可他一张嘴,话从听筒传到我的耳朵,我居然一点不觉得陌生,好像他就该是这么个懒洋洋的音色,声调也是低低的,因为吼要用力,用力会累,而他懒得累。不过偶尔他还是会跟我叫两句,因为我老挤兑他。
  也赶巧,那之后的周末正好有军团小孩儿过来,于是我约他一起。包子很期待,无数次的问我你说小兰会是个什么样儿。说实话我也挺期待,于是很没出息的跟包子一起勾勒了一下怪物的样貌,但都没中,因为直到看见真人,我俩才意识到自己的眼界有多局限,凌飞那女王范儿已经突破了我俩的想象,其实我觉得我俩可以代表全人类。
  我找了个很有才的媳妇儿,直到现在我都这么认为。
  因为他可以在游戏里捏出自己的元神。
  
感谢派派会员 pinkeicu 补齐番外4篇

☆、番外 大圣的花果山秘境 下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久等了,金子的内心,华丽丽补完,本来想拆分两章的,还是放一起好啦~~

  有人说,爱情就是遇见对的人,而幸福就是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要我说,都他妈胡咧咧。你不争取不出力,没什么时间是对的,人家又不是白素贞,千里迢迢从峨眉山上下来就为找你这不开眼的报恩。同样,你肯豁得出去,有决心有信念有毅力,那再烂的相遇时机也不妨碍你娶媳妇儿——
  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然后才能对媳妇儿下手更狠o(╯□╰)o
  遇见怪物那阵儿,我的状态不咋地。我是有老婆等于没老婆,整个一柏拉图,这还不是客观原因造成的,什么两地分居天各一方之类情思隽永的都用不上,沈锐跟我在同一地界儿,可就是他妈的不乐意跟我一块住,好像我身上带刺儿似的。我怀疑他是性冷淡,但这话我没跟任何人说,包括包子。我总觉得家务事尤其是搞不定的家务事跟哥们儿念叨太丢人,而且我从来都认为只要够热乎,再硬的坚冰也能让我给捂化了。当然后来我才知道这有多傻逼,冰块可以捂化,但石头不能,搞不好还会把手扎得鲜血淋漓。不过这些烂事儿都揭过去了,没必要翻出来膈应人。
  那时候怪物也好不到哪去。男人结婚了,媳妇儿不是他,好端端坐车里不动,也能被撞个满天飞。少年时期有阴影,青年时期被颠沛,好容易挣吧着活到三十而立了,就摊上这些,他没失足就算是世界第八大奇迹。不过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些,只觉得这人游手好闲整天就是东晃西晃,现在是来沈阳了,指不定明儿就直奔马尔代夫,活脱脱一贵公子败家子儿光花钱不挣钱的富二代。也就模样和性格可取,但,交朋友不就图个性格么,脾气相投了我管你高矮胖瘦贫穷富贵。梁山那一百零八好汉怎么聚上的,还不就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弟弟就跟哥哥走。后来包子曾问过我好几次,说沈锐和凌飞从外表到性格均八竿子打不着,你怎么就能都看上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爱上沈锐是真的,爱上凌飞也是真的,只能说岁月擦亮了哥的心眼儿。
  言归正传。
  那年冬天的雪很多,左一场右一场好像下不完似的。我摸出个规律,下雪天找怪物这个懒蛋出来得瑟的成功率最高。他好像就是冲着这里的雪来的,一沾上冰花,他整个人都会染上不一样的风情。当然现在看来是风情,那时候只觉得他神神叨叨。
  买个满级号给怪物这事儿不是心血来潮,因为我发现少了兰博基尼的魔族大陆变得死气沉沉,包子时来时不来的时候我都不觉得什么,可怪物不来,就没意思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想来想去应该是怪物太能得瑟太爱招风,所以一没,就冷清了。只是后来每回看到海绵宝宝四个字在屏幕上动,我就总想把手伸进去把人抓出来然后试着看能不能捏出一汪水……
  把沈锐介绍给他纯属心血来潮,当然前提是我确实想把凌飞升华成包子那一类的哥们儿,那么喜欢男人就是我金云海的一部分,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不过呢,我也是真想看看怪物的反应。我拿这事儿吓过包子、强子、大刚等若干哥们儿弟兄,我承认,我的业余生活比较乏味= =
  可是怪物的反应很微妙,你说他被吓着了吧,人家说话接词儿还都井井有条,巨镇定,可你要说没被吓着呢,那眼睛直勾勾盯着沈锐像要把人吞进去。不过后来火锅一上我就没脑袋想他了,怪物不奇怪那就不叫怪物了,所以相比之下,其实我更在意沈锐的表现。确切的说,人家一点儿没给我这老公面子,家里咋样外面还咋样,私下咋样人前也咋样,我和他说过很多次不管你对我有什么意见看法起码面儿上你得让我在朋友面前过得去,我觉得这是一个大老爷们儿最基本的面子,可他没一次配合,哪怕是装相。我看不起打老婆的男人,不过如果媳妇儿是个贼不省心的男人呢?我不知道,反正我那点儿有限的耐心是快到极限了。我觉得可能我俩迟早得干一次架,拼个头破血流你死我活的,或许沈锐也这么想,因为我总觉得我在憋着气儿,他在憋着劲儿。
  那一年的农历十二月二十九,当时没觉得什么,无非是碰上了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忆的事儿,除了证明我有多缺心眼儿,没其他功效。可现在回过头来看,真是拉起了我人生后半段□的序幕。呃,好像又文艺了,那换个说法吧,没那个晚上我跟我媳妇儿注意是现任媳妇儿走不到今天。所以我有时候想想也该谢谢沈锐,知道自己不咋地,就自动自觉给合适的人让道,因为我有时候比较死心眼儿,没人搁后面推前面拽侧面踹,可能就一条道走到黑了。
  我到现在也不清楚那俩狗男女什么时候好上的,别怪我说话难听,怪物能跟周航分手还是朋友,我觉得挺稀奇,反正要搁一人那么对我,又是结婚又是家庭暴力的,我不把他灭了就算发善心,包子说我不大度,我觉得冤枉,因为我毕竟没把沈锐弄死,确切的说我压根儿没碰他一根汗毛,所以他现在还可以和那女的恩恩爱爱,当然日子过得顺不顺那是他自己的事儿。可你要让我把以前的全忘了然后见面微笑还是朋友,对不起,办不到,我又不是玛利亚,王婆还跪地上求武松呢,武松不还是把她给剁了,这种美好的品德叫嫉恶如仇。
  当时到底有多愤怒我真记不住了,就跟2012大洪水铺天盖地袭来似的,我那脑袋轰的一下,那是我第一次揍沈锐,我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那时候要不是怪物拦着,我没准就把人揍死了,脑袋热的时候我下手从来没有轻重,所以也把怪物打得够呛。直到现在,我认识的哥们儿弟兄里也没一个说怪物性格好的,什么自恋,得瑟,傲娇,阴阳怪气,没耐心,顶多跳出来一个包子说他对朋友还成。呸!什么叫还成?他是那种把你当朋友就时时刻刻为你想的人,比如做装备的时候会想着要不要给你也做一套,有了好看衣服的时候会想着要不要留给你,虽然嘴上说不出好话,可行动在那儿呢,我那天把他的纯色羽绒服都快踹成印花款了,他愣是一声没吭。这叫对朋友还行?那世界上就没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了,包括上帝。
  那天也是怪物第一次跟我实打实的说话,所谓实打实,就是不再抬杠,不再逗屁嗑,而是实实在在说说自己的事情。他和姓周的那事儿,说实话,让我挺震惊。不是说他也喜欢男人这事儿让我震惊,而是他能为了那个男

《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番外 by 南枝》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番外 by 南枝》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