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天羽天翔番外 by 香小陌

时间: 2013-03-19 18:14:55

【重生天羽天翔番外 by 香小陌】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天羽天翔番外 by 香小陌

正文地址:/?/xd/02-19/1032

122-124
122  各自肚肠的小算盘

  距离奥运会只有一个月时间,中国代表团的部分官员已经提前赶赴赛事地点,作为先遣队勘察巴黎当地的酒店住宿和饮食条件,为大部队到达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各支夺牌攻坚队伍旌旗飘展,气势高昂,跃跃欲试,蓄势待发。
  羽毛球队的队员每天早请示午动员晚汇报,摆放世界冠军照片的小会议室里响彻嘹亮的国歌声。队内封闭集训,一天八小时的训练课,周日不休息。运动员挥汗如雨,教练员喊破喉咙,高强度系统化的封闭训练就是大赛的成绩保障。
  封闭训练的最大好处就是将运动员集体圈养在与世隔绝的狭小环境内,屏蔽外界的一切干扰,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琢磨训练,心无旁骛。
  另一个好处,就是把媒体狗仔的骚扰挡在总局训练大院门外。
  那些追访“程辉究竟能否参加奥运会”以及“展翔膝伤到底严重到何等程度”的记者,只能站在铁栅栏门外踮脚瞭望,连招呼都打不上。门口一群保安屡屡扑上来,挡住记者的镜头,严禁拍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矿难事故的敏感现场。
  萧羽进入封闭训练之前,最后一次陪他老妈逛街聊天。萧爱萍极不放心地把儿子的衣食住行又叮嘱一遍,比赛服和比赛鞋合适吗?球拍好用吗?吃得好吗?坚决不能再吃猪肉了知道吗?
  “妈——您怎么也变得这么唠叨嘛!比小翔子那个局长妈还麻烦。”萧羽搂着他妈妈的肩膀撒娇。
  “小辉解禁了?能去奥运会?”
  “那家伙根本就没禁赛,网上的人瞎传的。队里还指望这小祖宗混双爆个冷呢!”萧羽不在意地笑道。
  萧妈皱眉嘱咐:“小辉那孩子惹事是常态,你平时要多关心他,管着他……你跟展翔挺好的?”
  “嗯,我俩挺好的。妈,您干嘛把俱乐部的工作辞了啊?不是干得挺不错么?”
  “不想在那个地方做了。”
  “多好一个工作啊,挣挺多的。再说大家都是熟人。”萧羽后来和展老板套磁套熟了,终于知道云翔俱乐部的那块金字大招牌嵌得是他翔老婆的名字。
  他转念一合计:“其实辞了也好。妈,我现在奖金挣得多,以后我养着您。等忙完奥运会的比赛,钱如果凑得够,我想在北京买个房子,以后就常住这里了……妈您以后就享儿子的福呗!”
  萧爱萍白了他一眼,笑道:“你妈才不会财迷你的房子,你挣的钱好好攒着,将来养你自己的小家。”
  萧羽笑嘻嘻地点头,钱是要攒着养家的。展二少在东二环那套几百万的高级公寓,这几年基本上变成两人周末幽会同居的小窝,萧羽的衣服行李生活用品全都搁在展翔那里,跟自己的家也差不多,可是他总觉得还缺点儿什么。
  男人想要在老婆面前抬得起头来,还是需要牢固的经济基础,房子、车一样都不能少。傍上一个有钱的老婆不是终极目标,萧羽认为终极目标是把自己变得比老婆更有钱,至少旗鼓相当,事业上平起平坐,让小翔子心甘情愿倒贴给自己。
  萧爱萍欲言又止,终于把萧羽拉到身旁坐好,正正经经地开口:“小羽,妈想跟你说件事,关于我……我个人生活的事。”
  “啥事啊?”萧羽挑眉,灵犀一闪,乐道,“妈,你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啊!”
  萧爱萍垂下眼,脸色微微红了。母子俩即使关系再好,平日有说有笑,无话不谈,谈到私生活这类关键要紧的问题,还是没有那么大方爽快。
  “妈快说啊,帅不帅啊?做什么工作的?妈您长得这么漂亮,您可得挑啊,睁大眼睛挑个好的!”
  萧羽摇晃着他妈妈打趣,说得萧爱萍脸色更加不自在:“我漂亮什么啊,我都多大岁数了,别拿我开玩笑……”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妈您就告诉我呗!”
  “嗯,我就是……怕影响你训练,本来想奥运会以后再跟你说。”
  “您交男朋友能影响到我训练啊?”萧羽捧着脸笑得很奸猾,“嘿嘿,妈,您不会以为我就像那些无聊狗血连续剧里演的,像那些特别不通情达理的子女那样,撒泼打滚阻拦父母出去发展黄昏恋夕阳情什么的吧?我没那么庸俗,没那么不懂事儿!”
  “不是……”
  “妈你要是找到个合适的、对你好的男人,就结婚呗!关键是要真心对你好,这个最重要了,其它的都是虚的!”萧羽很有经验地一挥手。
  “嗯……”萧爱萍心想,关键是小羽你是否认可这个人做你的父亲,对我好不好的其实是次要。
  “妈,究竟是谁啊?”萧羽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放射激动蓬勃的神采。
  “你认识的人……就是,你们队里的总教练,钟全海。”
  萧爱萍小心翼翼地探寻。她看到萧羽脸上欢跃期待的神情如同退潮的水,一瞬间从眉梢眼底抹去,袒露出一片见棱见角的惊讶。
  萧羽轻轻“哦”了一声。
  萧妈心里一沉,一开始就这么糟糕?她连忙问:“小羽,你觉得不太好?”
  “哦,没有,没有不好……妈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也没有多久,一两年吧。”
  “这么久了?之前也没听您提过您跟钟总……”
  “小羽,你是不是对这人有什么……意见?我还以为,我看你们平时比赛场上挺亲热的?”
  “我对钟总没意见。”萧羽矢口否认,斟酌着说,“钟总平时对我不错,挺器重我。我就是觉得……妈,他平时关照我、对我另眼相待是不是因为你们俩……的缘故啊?”
  萧爱萍装作扯长裙上的衣褶,避开视线。气氛突然沉默,母子俩心里都憋着话,却又都盘算着要不要全部抖落出来,会不会让对方伤心亦或难堪。
  “小羽,我其实很想知道你的意思。如果你认为不好,如果你不喜欢他……”
  萧羽两只手在裤兜里攥成拳头,心头莫名地烦躁:“不是,我没别的意思。妈,我是真心希望您能找个可以依靠过下半辈子的男人。您跟钟总认识时间还不长吧?或许您还不够了解这人……再相处一段看看吧,您要是觉得好,那我,我没意见。”
  萧爱萍把最重要的后一半话生生地吞回肚子里,没讲出口。
  钟全海最近让奥运会整得焦头烂额,也没工夫顾及结婚的事。先前跟她提过几次,咱俩都人到中年了,又是二婚,甭跟年轻人那样折腾,小规模摆几桌酒,招呼一下局里的同事就够了嘛。
  萧爱萍答应了钟总的求婚,前提是这事需要儿子点头同意才行。
  若是不考虑孩子的心情,三年多以前就直接领着儿子到北京来逼钟全海认亲了,何需兜这么大一个圈子?
  钟总自信地拍着胸脯,萧羽那小孩一定会认可,老子这些年待他可不薄。队伍里这一群萝卜,老子待他最厚道,一手把他打造成了队内头牌偶像级球星!羽翔组合占据了国羽男模队广告价值的七成以上,每一次出门比赛和参加商业活动,大老板们点名要求萧羽出镜、上桌、敬酒、唱歌、陪客,萧羽不出场老板们不肯掏钱。总之将来都是一家人嘛,有钱一起赚呗!
  萧羽在归队的路上边走边琢磨。他其实想说,妈,以我活过四十岁阅遍各类男人的经历经验,我觉得钟全海那人配不上你。
  妈您怎么挑了半天挑上这人了?
  你就不能找个更靠得住、能踏踏实实跟你过日子的男人么?
  钟全海若是某一天当真变成自己的继父,每天训练馆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还真忒么的影响小爷的训练比赛情绪!都是进国家队惹得祸,上辈子没进国家队,也就不会摊上这么离谱的事。
  他转念又一想,或许是自己这些年与老妈相依为命,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丁点**的恋母情结,温柔漂亮的老妈永远是最好的,谁都不够格配得上。
  自己没有女朋友,亲妈就是女朋友。美貌如花的妈妈突然之间结交了新对象,自己这边口口声声说要通情达理,为什么心里头的滋味极不舒服?
  大约是最近训练太紧张,肩膀上像扛着一块巨石,夫夫之间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机会放松一下。萧羽每天训练完累得往床上一趴,脑袋沾枕头就睡过去了,都没力气和心情跟展翔讲话。
  世锦赛后,羽翔组合世界排名稳居第二位。转过年来,又连夺羽联年终总决赛、全英公开赛、亚锦赛、印尼公开赛的冠军,与珠玉天王的差距缩小到只有一千多分。
  这一千多分距离世界之巅就仅只是一步之遥,触手可及。
  人们都说,羽翔组合打到世界第一是早晚的事,或许就在这一届奥运会上,再胜一次韩国老对手,彻彻底底毫无保留地夺取排名榜王座。
  决定命运的时刻一天一天迫近,压力逼得萧羽喘不过气,心里坠得沉甸甸的。奥运会就是胜者为王败者寇,更何况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要在奥运会后迈过那一道或许会让两家人晴天惊雷鸡飞狗跳的门槛。
  封闭集训之前,展二少也带萧羽回了一趟家,陪父母吃饭。
  一家人这顿饭吃得是硝烟弥漫,战火纷飞。展家老妈从头至尾用筷子戳着展翔讨论什么时候退役什么时候结婚以及什么时候生孩子,一系列终身大事排队等着展二少实践真理。
  展翔把脸埋在饭碗里,三十六计就只有一计,拖!
  展妈妈在单位里那说一不二一言九鼎的急脾气,被她儿子这种气场强大的闷葫芦噎得恼火抓狂。这孩子偏偏是那种一贯奉行非暴力不合作政策的闷罐,三脚都踹不出一枚响屁,肚子里蔫有主意,出了家门就我行我素目无家长!
  小翔你性格这样内向,你平时生活里一个朋友也没有,你以后娶不到媳妇怎么办?!
  什么?以后再说?你怎么又是“以后再说”!当年在香港拿冠军以后你给我推到全英赛,全英赛输了你又给我推到中国赛,中国赛搞出个什么兴奋剂然后你又给我推到世锦赛,好不容易世锦赛拿冠军了,你再给我推到奥运会!奥运会打完了你打算拿什么搪塞我?
  什么?这届奥运会完了还有下届奥运会?!
  小翔你已经过了二十六了,你打完奥运会转年就二十七了。咱退一步说,男孩子嘛,不像女孩过了二十五就急得满头包火上房了,你三十岁以后再结婚也不迟,可是小翔你都快三十了竟然没有谈过恋爱?我们从来没见过你往家里带女孩子见父母,你这样子情商白痴似的,将来可怎么办啊!
  “好了!你先让俩孩子专心把奥运会打完了行不行?”展爸爸“啪”一声撂下筷子,听唠叨听烦了,脸色很不痛快。
  展老板在饭桌上眼睛不停瞟向萧羽,觉得这小孩吃饭吃得两只脸颊红扑扑鼓囊囊的样子,怎么都这么讨人爱呢!至于顾桂枝你那一兜子娶儿媳妇的破事,着急着慌地晒出来干啥?老子这边还有更重要的事,都一直憋着没说,怕孩子心里闹别扭,不就是为了让两个儿子能毫无后顾之忧地打好这届奥运会么,你这人真没有眼力价儿,烦!
  “打球真是比什么都重要了,我这不是为孩子考虑么我!打球能打一辈子吗,将来小翔退役了就一个人,身边没人陪、没人照顾他怎么办呢,总要娶媳妇啊!”
  展妈妈急得也不避讳萧羽这个外人了,快要气出眼泪来,为什么全家就没有人能理解她的一番苦心呢。
  儿子就要出国打比赛了,孩儿他爹也要跟去国外看现场比赛,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家里独守空房。
  女人即使事业上再成功,外人面前风光无限肩扛半边天,回到家里,一个做妻子的摸不透丈夫的心,一个做母亲的搞不定自己的亲儿子,强烈的挫败感和不甘心让她的脾气酝酿得愈来愈烈,整个人像一堆缺乏水分滋润的干柴。
  她浑然不知,并非是打球这事比什么都重要,而是眼前桌对面坐的这位展家干儿子,在那爷俩心目中,已经比什么都重要。
  展老板是有心想要弥补,展二少是非小羽毛不娶。
  萧羽那天在饭桌上破天荒地沉默,对他干爸爸都懒得寒暄招呼,一声不吭地用钢叉和餐刀进攻一大块血淋淋的神户牛扒。一桌人就数他吃得最多,不停地切肉,几乎把厚重的镶珍珠白瓷盘子割成两半。
  是啊,小翔子快二十七岁了,离三十岁退役结婚的门槛已经不远,招招手就能看得见。萧羽一想起这件事就头疼,失眠,沮丧,一颗心飘在胸腔子里,扒不到岸边。
  两人已经相处这么多年,若是有一天硬要分开,就跟盘子里这块被撕扯割裂的牛扒一样,用钢刀切开断面时,披筋沥血,触目惊心,多疼啊……
  萧羽回到训练基地,展翔正在医务室做理疗,中西医结合的草药、冰敷、按摩各种方式全都用上,力求减轻高强度训练下髌骨磨损的痛苦。
  翔草腿疼的时候,上厕所和洗澡都需要萧羽搀扶。
  展家老妈的电话追到了医务室。
  展翔几次漠视手机铃声,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接了。
  “妈我知道了。
  “我忙,没空。
  “以后再谈这些事成么?等我退役以后再考虑。
  “妈,我说过不用了!您不要为我办那个聚会,别请那些不相干的女孩来咱们家!!!”
  萧羽站在门边,瞧着展翔最终被电话里尖锐的声音逼到不耐烦,眼底闪过暴躁的火星,低声吼道:“好,就胡老板的闺女挺好,我看就她就成!等我打完比赛就回去相亲,这样可以了吗?!”
  展翔躺在治疗床上,“啪”一声合上电话。印象里这还是第一次摔老妈的电话,虽然摔得不是听筒而是手机翻盖。他拆掉SIM卡,空中一个抛物线将手机扔进墙角的垃圾桶,烦得浑身的骨头都疼。
  从某一天开始,好像就是那一天,或许是因为伤病,因为奥运会的巨大压力,因为一朝成名后的各种纷乱**,亦或许就是因为展家老妈的锲而不舍,萧羽和展翔俩人绷不住吵过几次,最高纪录一个星期吵三个回合。
  一周七天,三天用来吵架,另外四天用来修好。
  每次吵架基本上是萧羽挑头拨火,用言语冷暴力逗到闷罐子的热火力喷发。俩人互不相让,都觉得自己特委屈,自己是被对方欺负了的受气包。
  嘴唇和肌肤已经习惯了对方的纹路和热度,冷战的每一秒钟都让人心痛欲裂。吵完之后第二天一定会迅速抱到一起,互相拼命向对方道歉,在愧疚自责的情绪里用最激烈的方式做/爱,弥补感情裂痕。
  萧羽问:“展翔,你这人为什么宁愿摔电话也不敢对你妈妈说实话?你打算就这么拖、拖、拖,拖到什么时候?”
  “能拖多久就拖多久,拖到咱俩退役。”
  “退役了然后呢?分手吗?你早说呗,你说出来我又不会跑了,我不会跟你分,要分也是你先甩我,我等着你甩我呢!”
  于是闷罐爆了,俩人哇啦哇啦开吵。
  展翔拼命解释:“我不能现在跟我妈摊牌,你不了解我妈那个人,她可以闹到咱俩人在这支队伍里混不下去!我不愿意因为我家人影响到咱俩打球,你懂吗小羽?!”
  下一次萧羽继续挑衅:“展翔你结婚吧,你多生几个孩子,自己留几个,顺便过继给我一个,反正我生不出来。”
  于是再次开吵。
  展翔快要被萧羽给折腾疯了。小羽毛找茬吵架就如同泼妇,而且偏偏还是个伶牙俐齿、能说会道、蛮不讲理的小泼妇。
  小羽毛抽风的时候会牙尖嘴利地说:“小翔子我跟你打个赌吧,再坚定的感情也禁不住如此执着的妈在一旁挖墙角,你早晚要向你妈举手投降吧?毕竟,老公可以随时换人,亲妈又不能换。你赶紧痛快利索把我换了!”
  小羽毛赔礼道歉的时候却又是另一副面孔,期期艾艾,人见人怜:“翔哥,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我气成吗?我就是希望,你能再坚持几年,多打几年球……我知道你伤挺严重的,膝盖很疼,我也知道我这人特别自私,就是希望你能再多陪我几年,别那么早退役,成吗?”
  萧羽也觉得自己这种状态非常恐怖。
  爱得痴狂时恨不得缠在展翔身上,把自己撕成八瓣毫无保留地奉献给对方;恼火发疯时又恨不能扑上去咬人,干脆一口把那玩意儿咬下来算了,看你妈妈还要不要再给你拉皮条介绍姑娘!
  或许就是太喜欢、太喜欢一个人,缺乏安全感与患得患失的心境把他扭曲得快要认不出自己的模样。
  相爱的日子越是甜蜜,就越害怕将来必然面对的波折。
  每每夜深人静躺在展翔怀里,黑暗中守着枕边人,某种深刻到烧灼感的疼痛沿着四面八方的经脉蜿蜒爬上心头,一张密不透风的网逐渐收紧,心房勒出血痕。

【重生天羽天翔番外 by 香小陌】(本页完)

《重生天羽天翔番外 by 香小陌》上一篇

是邻居就得帮忙番外 by 铁板鱿鱼--预览

正文地址:/?/xd/02-17/516

39、番外-闲得慌 ...

  闲得慌
  
  医生大哥指指证件上的名字,有些哭笑不得地说:“你们名字都是怎么想出来的?”
  面前桌子上摆着三张他捎回来的身份证。一张的主人叫烟眉儿,另一张的主人叫左八子,剩下那张是程二三。
  “噢噢,”烟眉儿拿起自己的身份证仔细瞧着:“这个名字是那时候我妈的姐妹们给我起的,现在纪念纪念。”
  “填表格的时候我左撇子的‘撇’不会写,笔画太多,就改成八了。”
  “阿厉帮我起的。”
  三个人拿到了新身份证都挺高兴。之前他们用过一张又一张的假证件,如今终于有张真的了,虽然上面的名字看起来还没那些假的可信。
  “我说,身份证都有了,总得找些事干吧?”
  又一次的夕阳栏杆三人会议上,烟眉儿,不,黑长直提出来:“你们有没有觉得闲得慌?”
  “怎么,你想跟以前一样满世界乱跑?”
  “那不算平常人的生活,”黑长直嘴里喷着烟说:“平常人都需要一份工作。”
  左八子笑了:“你担心没钱花?”
  “老子怎么会缺钱,”望望楼下来来往往的车辆和行人,黑长直说:“只是想试试过平常人的日子。”
  
  最近大楼附近新开了一家便利店,店名叫二八眉,卖些生活用品和零食。
  二八眉开业的时候居民们都挺高兴,因为周边地区小店不多,离得也也远,他们想着这家店以后应该能带来不少方便。
  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居民们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完全错了。
  二八眉的开门时间难以捉摸,有时候太阳的位置都在头顶了那店门还是紧闭着的,而有时候在凌晨三四点就能听见二八眉的卷帘门拉起的声音。
  接着是那三个看店的男人。
  有人私下里抱怨那个一副黑社会模样的疤脸态度很恶劣。
  “请、请请问酱油在哪里?”
  “你自己找找。”
  “我、我找过了,找不到。”
  “怎么会找不到?”黑长直皱着眉,放下翘在桌子上的脚,站起来走到货架边:“不是在这里么?哎?人呢?”
  有人抱怨那个辫子头傻乎乎的,每次都算错价格。
  “十六加十五怎么会是二十一呢?小伙你算错了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看看,噢!应该是四十一。”
  那个左撇子男人虽然整天笑眯眯的,但那笑总让顾客觉得背后一阵阵发冷。
  “我买了这么多,总该打个折送点东西吧。”
  男人笑笑说:“店长说了,本店不讲价,也不提供任何优惠”
  “可我是老顾客了呀!不行,一定要给点优惠!”
  男人脸上依然保持着的笑容,他忽然掏出把闪着寒光的小刀,拿起一旁的苹果嗖嗖嗖把果皮削得干干净净:“送您个苹果吧,算我个人送的,记得别告诉店长。”
  “......不、不用了。”
  
  “队长,你能早点起来么?每次都是睡到下午才去开门。”
  “哎?不是让左撇子替我去开了么。”
  “对,副队长他凌晨三点去开门,然后早上八点关了门回来睡觉。那有什么用!”
  杀手把一张通知单塞给黑长直:“明天有人来检查,好像是九点钟,队长你记得早点起来。”
  “噢噢,行的。左撇子你记得叫醒我。”
  结果一到晚上黑长直就亢奋地完全忘了这回事,一夜烟酒伴游戏,直到天亮才揉着酸疼的眼睛躺下睡觉。
  感觉才闭上眼没多久,他就被左撇子揍醒了,满屋子正响着吵死人的铃声。
  热热闹闹和左撇子打完一架,已经是九点了,黑长直直接顶着一头乱发和满脸胡渣往店里跑。
  赶到二八眉时,检查的工作人员还没来,他在结账处坐下,抽根烟。昨晚喝了太多酒,现在头痛地厉害,身上还有股浓浓的酒气。
  工作人员走进店里,看到正吞云吐雾的黑长直。 感谢派派会员12.2.27纯天然 补齐番外一篇
  “啊,来了,欢迎欢迎。”黑长直站了起来。
  工作人员看看他,又低头看看手中的表格,再看看黑长直:“请问店长烟眉儿小姐在吗?”
  “我就是。”黑长直拿出了自己的店主证。
  “呃......其他店员呢?是叫....程二三和左八子?”
  “程二三待会就过来,左八子今天早上打架受伤了。”
  “噢噢,好的,”工作人员绕着店内走了一圈,回到结账处:“能拉开抽屉让我看看吗?”
  黑长直‘唰’的一下拉开了第一个抽屉。
  里面排列着十几把银光闪闪的小刀。
  他又迅速把抽屉合上了。
  黑长直抬头对着面露异色的工作人员挤出尴尬的笑,解释道:“呵呵,左八子平时喜欢收集这些。咱们看看就好,人家隐`私,别看太仔细。”
  他又拉开第二个抽屉。
  工作人员的脸一下子白了。
  抽屉里面排列着四五把漆黑的手枪。
  “我X!这两个平时都在干什么啊!!!”

《重生天羽天翔番外 by 香小陌》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重生天羽天翔番外 by 香小陌》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