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番外 by 梦溪石

时间: 2013-03-19 12:14:26

【天下番外 by 梦溪石】小说在线阅读

天下番外 by 梦溪石

正文地址:/?/gd/03-11/3265

/?/gd/03-11/3266

/?/gd/03-11/3267


《天下》 无责任番外(糖葫芦)

1、这是一篇无责任的、崩坏的番外,跟正文完全无关,请勿纠结里面的前因后果,请勿对号入座,跟正文有关的番外从下一篇才开始。

2、因为太河蟹了,也不知道啥时候会删掉,所以不放正文,算是送给大家的福利,正文有2300左右,这几百个字应该只要1点晋江币^_^

3、为了防止被举报锁文,大家留言的时候请不要评论与河蟹有关的内容,可以说“今天天气真好”之类的

——————

赵肃绝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答应了对方口中“一个微不足道的请求”,结果竟演变成此刻这番情景。
而在朱翊钧看来,这绝对是毕生难忘,活色生香的一幕。
心上人的四肢被四个方向分别捆绑住大张着,外裳已经被脱去,里衣敞开了一点,露出锁骨以下一小片结实匀称的胸膛,裤子倒还完好地系在腰上,只是薄薄的布料遮挡不住什么,难免印出下面微微凸起的轮廓,令人浮想联翩。尤其当对方的双眼被蒙住,因为意识不清而呈现出迷惘无助的神情时,朱翊钧只觉得他都能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了。


“肃肃……”他试探地喊了一声。
对方没有回答,自然是神智已经有点迷乱,完全不复平日里的冷静和自持,也因为嘴里被绑上了口塞。
头微微仰起,汗水从额头上滑落下来,顺着优美的下巴曲线连着喉结和锁骨一路蜿蜒而下,融入领口,洇染了出一小片深色的痕迹。
周围空气似乎更热了些,赵肃那一丁点自制力早就消耗殆尽,眼睛看不见,耳朵的感觉就更灵敏,他好像听见有人在喊自己,但又不怎么清晰,只是忍不住把脸拿去蹭被子微凉的绸面,希望能更舒服些,可惜杯水车薪,甚至周身的热度因为这一磨蹭,反而更高了些,双腿间原本柔软的器官难以抑制地,微微勃起了。


梳理整齐的发髻被这一弄便散落开来,束发的簪子落在枕头边上,长长的头发铺满大半个被面,鬓间有几缕被汗水打湿了,粘在两颊。
双腿因为被绸带分开绑住而动弹不得,这显得那处地方的变化越发明显,不稍一会儿,白色的亵裤便已鼓起一个小块。
朱翊钧微微一笑,轻轻扯开他的腰带,将亵裤褪下来,那根东西没了束缚,立时迫不及待地弹跳出来,在空气中微微战栗,铃口已经渗出一点透明的液体,看起来可怜又可爱。
他扯了一根绸带,绕着挺立的器官缠了好几圈,打了个结子,虽然看起来松松垮垮,可是就在对方因为情欲而又涨了一圈之后,就显得有些紧了。


“唔……”赵肃难受地蹙起眉,似乎想要说什么,终究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别急,一会儿就让你舒服。”朱翊钧哑声道,拿起先前掉落的簪子,带了些恶趣味似的,用尖细的那一头,轻轻拨弄那被绸带缠住的玩意的顶端,在那小小的口子边上打转,轻轻刺了进去,又收回来,如此反复。
赵肃的汗水流得更急了一些,鼻息粗重,因为药性的缘故,**也没了往日里的压抑,一声一声或轻或重,直挠朱翊钧的心口。
他打开旁边的玉匣子,拿出一根比针略粗些,却比簪子要细很多的玉棒。
这是他让人搜罗来的器具之一,听说是经常用来**那些小倌用的,能让人欲仙欲死,又不会伤及身体,他等了许久,今日终于有机会用在这人身上,心情激荡之下,连手也不由颤抖起来。
忙定住心神,沿着铃口,慢慢地将玉棒插了进去。
赵肃软软哼了一声,头越发往后仰得厉害,朱翊钧怕他受伤,又垫了个枕头在他颈下,这才一心一意继续刚才的事情,待那玉棒缓慢地,过半没入铃口之后,他才停止继续深入的动作,又从匣子里拿出两只镶嵌宝石的蝴蝶夹子,将对方上身的里衣解开,分别将夹子夹在两边的乳头上,随着对方的动作,蝴蝶上的翅膀会跟着微微颤动,仿佛展翅欲飞。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这种夹子自然是特制了,只会有些许刺痛,从而达到刺激情欲的效果,却不会伤害到身体半分。朱翊钧夹好夹子,就停下来欣赏自己的杰作。


此时床上的人,双腿大张,玉棒将那唯一的宣泄口死死堵住,缝隙里却依旧有液体慢慢渗出来,如同整具身体已经彻底浸染在情欲之中无法自拔。乳头被夹子弄得红肿通透,衬得原本就白皙的皮肤,颜色对比带来的视觉冲击更加明显。
“嗯……嗯……”他不时地发出鼻音,银丝从嘴角边缘流了下来,连蒙眼的绸布似乎也有点湿润起来。
这样脆弱的,任人宰割和品尝的男人,就像一头华丽的淫兽。
单单这么看着,就能让人失去一切理智。


朱翊钧喘着粗气,不比床上的人好过,可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并不想太早浪费掉,所以竭力忍耐住,又从另外一边拿起一个雕工精美的紫檀木盒,打开盖子,拿出里头的血玉冰糖葫芦。
“还有最后一样。”他俯下身,在对方耳边道,“我吃一口,你也吃一口,好不好?”
对方自然回答不了他,朱翊钧一笑,拿起这串玉做的糖葫芦,放入口中,一点点舔湿,直到整根糖葫芦被他的舌头舔得温热起来,这才拿出来。
又拿出一盒香脂,涂满手指,沿着臀间的穴口插了进去,轻揉慢弄,将浓浓的香脂涂满里面,把手指拔出来,笑道:“来,吃糖葫芦了。”
便将整根血玉糖葫芦,一点点地推进那早就扩张准备充分的小穴里。
“嗯……唔……”赵肃忍不住用力摇着头,脸上露出说不清是痛苦还是快乐的神色,身体也禁不住跟着扭动起来,似想迎合,又似抗拒。
这一迎一退之间,已经将血玉齐根没入,只留下糖葫芦的“柄”还留在外头。
穴口一张一合地吞吐着,似乎在“品尝”美味,看得他血脉贲张。


“好吃吗?”朱翊钧轻轻咬住对方的喉结,避开那两只蝴蝶夹子,在上面留下细碎的吻。
眼看这人有些吃不住了,他才将玉棒小心地,慢慢地往外挪,却像故意折磨对方似的,抽出三分,又入了一分,直弄得对方浑身紧绷,**不断。
朱翊钧将糖葫芦抽了出来,身体覆了上去,咬着他的耳朵:“糖葫芦吃够了,吃点更大的,好不好?”
不待说完,就已冲杀进去,那涨大的**像一个楔子,一下子打入属于自己的容器中,满满当当,塞得一点空隙都不剩。
“舒服?”
对方当然回答不了他,他仿佛也没有想要得到回答,忍耐已久的**已经容不得半刻停歇,便如暴风骤雨般袭了过来。


赵肃只觉得自己就像一艘在巨浪中行驶的小舟,任由对方将自己带上**,又重重摔下来,如此反复,在天堂与地狱之间徘徊,身不由己,想要他停止下来,又希望能继续这种折磨。
直到许久之后,紧紧抱着自己的人一口咬住他的喉结,身体猛烈一动,将精华全数射入他的体内,几乎是同时,拔出那根玉棒。
“嗯……”他跟着一阵颤栗,似乎有什么释放了出来,然后,意识沉入黑甜的梦乡。
“肃肃……”对方再说什么,却是听不清了。
番外·泰昌年间
“此番吏部的改革由京察开始,恰逢今年乃京察之年,往后京察都将由六年一察改为三年一察,外察亦然。”

“原本官员考察,分四格八法,以守、政、才、年为四格,贪、酷、无为、不谨、年老、有疾、浮躁、才弱为八法,符合四格者,按称职、勤职、供职进行拔擢,八法中得其一者,按提问、革职、降级、退休进行处置。然而,这样的考察制度,以上官的喜好为主,如不谨、浮躁、才弱等,难免有失偏颇,因而才有这考核新法。”

“新法与旧法之异,在于从今往后,无论京察抑或外察,一律定为三年。京察,按六部及其它各衙门堂官分类出题考核,所出题者应与本衙门职责范围有关,交由内阁审议通过之后,再进行考核。外察者,分吏治、农事、商事三类,具体由抽签而定,譬如被抽到农事的知府,则需进行农事考核。考核未通过者,按降职论处,若降无可降,则立即革职……”

春日的气息已经悄然来临,外头雏鸟清啼,小爪子轻轻摇晃着枝头的繁花。

累累海棠簌簌落下,铺满一地的深绯浅粉,偶尔有小宫女穿着嫩色宫装走过,裙角带起的微风让地上的花瓣也飞扬起来,就如她们嘴角那抹可爱的笑靥。

外头春色如斯,文渊阁内,却依然是一片庄重的。

曾朝节拿着奏折,一边念,一边补充,围坐在长桌边上的人听得十分认真,申时行更是不时点头。

只不过他说完之后,御案后头那个人,久久没有回音,托着腮,似在走神。

申时行只好咳嗽几声:“陛下?陛下?”

朱常洛回过神,噢了一声:“朕听着呢,直卿方才不是讲到新法考核了?继续啊。”

曾朝节点点头:“那臣就继续了。关于考核新法的,大致就是这些,后续兴许还有一些需要补充,待我列出条陈,再请陛下与诸位过目。”

朱常洛道:“朕这里也有个想法,正好与你们商议商议。”

“陛下请讲,臣等洗耳恭听。”

“自隆庆以来,开放海禁已数十年有余,诸事渐上轨道,一年中总有外国使节前来拜访,或要求交好,或要求通商,礼部人手不足,且本来不擅此事,已不足以应付。太傅在时,曾与朕提过此事,不过那会儿还不是时候,现在时机成熟,也该在礼部之外,单独建一部,专门用于外事交流了,依你们看如何?”

皇帝这个提议有点突然,可又在意料之中,众人都不是很惊讶,早在赵肃还当首辅的时候,就曾经为大明制定过未来二十年的发展蓝图和计划,其中就提到六部扩充的事宜,只不过当时很多事情刚起步,时机并不成熟。

曾朝节不愧为赵肃最得意的门生,他的反应很快,只思忖了片刻,便道:“臣以为,不仅礼部需要扩充。”

“喔?”

“农为天下之本,单单涉及农事的,除了每年春耕秋种,还有其它许多问题。如南北地域差异,导致江南富庶,而西北贫瘠,但西北气候,并非一粒粮食也种不得,却需因地制宜来开垦。前段时间贵州巡抚上折,言道贵州因干旱,有大半土地歉收,幸而朝廷拨款赈灾,但是这毕竟只能解一时之困,臣派人勘察过,贵州地形气候,有利于种植红薯、包谷等西洋农物,易活而又高产,这些东西看似不起眼,一旦出了天灾,是可以活命的,也不至于让朝廷负担过重。以此为例,大明涉及农事的枚不胜举,臣请可单立农部、商部,术业有专攻,独立于户部之外。”

“另外,还可扩充太医院,单辟医部,于各地设立官办医所,由中央统一管理,一旦地方上有瘟疫等,医所的医官须立即进行救护,并上报朝廷,由朝廷派人协助,瘟疫初期蔓延最甚,如此一来,于活人性命,安抚民心,彰朝廷仁德,大有助益。地方各县府医所也需定期派遣医官上京接受考核,不合格者则撤销医官资格。”

曾朝节纯属灵感爆发,福至心灵,一口气说了许多,这才缓下劲来,见大家都盯着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朝皇帝拱手道:“臣一时就想到这些,妄言之处,还请陛下恕罪。”

“朕不过抛了一块砖头,就引来你这一车子的美玉,也值得了。”朱常洛的话引来一阵笑声,屋里的氛围霎时轻松许多。“这样吧,直卿,就着你这些想法,连带朕之前提的外务部,你草拟一份折子,呈上来看看,其他人如无异议,就照此执行了。”

“是。”

议事完毕,众人陆续退了出去,余下申时行看着又在发呆的皇帝陛下,有点担心地询问:“陛下,可是有事?”

朱常洛叹了口气,没说话。

申时行越发感到不安,他没有赵肃与这位年轻皇帝的默契,所以常常揣摩不透圣心。

自从赵肃致仕之后,论资排辈,也终于轮到张四维当上首辅,只不过那会儿,一切都上了轨道,游戏规则已经定下,以张四维之能,也不能断然把大明这架马车调转车头,走上另外一个方向,而且张四维只任了一年的首辅,便因病去世,所以这才轮到申时行。

申时行很有自知之明,他虽然头上也有顶太傅的帽子,可毕竟没能达到赵肃那种高度,既无赵肃的政绩,也无赵肃的战功,所以他老老实实,萧规曹随,按照赵肃定下来的计划走,所幸这位被赵肃一手培养出来的新帝,能力才干,一点儿不逊于他父皇,所以君臣二人,相处融洽。

“陛下,可是因为选秀的事情烦心?”申时行试探着问道。

明朝大臣自诩气节,不会主动上折呈请皇帝开展选秀这种劳民伤财,又有可能让皇帝成为沉迷美色的昏君的活动,最多也就是在皇帝专宠某个妃子的时候,提醒他要雨露均沾,不能冷落了皇后之类的。

当年万历帝在位时,除了早年纳的皇后与数名宫人,基本都不再进新人,也仅有朱常洛一子,洁身自好,堪比弘治皇帝。当今皇帝即位以来,后宫也只有一位皇后和一位懿妃,年过十七,正是血气方刚之时,膝下却仅有懿妃所出的宁德公主。

前阵子偏偏有个不长眼的家伙在大朝时上折子,说陛下子嗣尤少,皇家血脉稀薄,呈请选秀纳妃,为天家开枝散叶。结果话没说完,就被皇帝指着鼻子骂,说那人是想撺掇着自己当个昏君,竟敢提什么劳民伤财的选秀,简直不安好心,指不定是想坏朱家两百年基业的千古罪人,当场把那人骂得呆若木鸡,狗血淋头,众人哭笑不得,劝的劝,说的说,总算才把皇帝的怒火平息下去。——这位新帝不肖他的父祖,骨子里不知为何带了点痞气,有时候总会做出点出人意料,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来,虽然赵肃以此为乐,曾说他不拘常理,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但这行为,终究是与申时行这等正统读书人格格不入的,却反而与赵肃长子赵耕,颇有意气相投之处。

眼下申时行见皇帝叹气,思来想去,想道莫非是那人说陛下无子的话,还是让他上心了?也是,天底下的男人,谁乐意无后的,更何况这位皇帝的好胜心不比常人少。

便劝道:“陛下还年轻,那等闲言闲语不必放在心头,想当年太上皇亦是万历六年才诞下您的。”

朱常洛被他丰富的脑补能力打败了,扶额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朕是在挂念父皇和太傅,也不知如今船只航行到何处了,一切可还顺利。”

申时行噎了一下,干笑道:“想来应该是平安到达了。”

朱常洛闷哼:“那欧罗巴人个个似毛熊一般,有甚好看的,我大明地大物博,太傅连大明都没逛遍呢,就要远渡重洋去那茹毛饮血的国度了,到时候吃不饱穿不暖……”

他嘟嘟囔囔的抱怨,怎么听都像是被失宠抛下的小孩儿。

申时行忍笑安慰他:“陛下无须担忧,随行有御厨太医,一应饮食料理俱都准备齐全,太上皇他们不会不习惯的。”

朱常洛闻言又叹了口气,托着下巴,颇有点伤春悲秋的惆怅。“先生若是无事,就回去罢,朕再在这里待会儿。”

“那臣就告退了。”

早几个月,台湾建了省,派驻了官员和军队,正开始迁移大陆移民过去,一切刚刚起步。

时间再倒退一个半月,濠境终于收复,重新成为大明国土的一部分,这回不用等待佛郎机人和红夷打仗再趁虚而入,大明水师磨剑十年,堂堂正正打了过去,佛郎机人迫而退守印度,并遣使前来抗议。不过无济于事,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大明水师自此纵横南洋,海盗望风而逃,大明海商扬眉吐气。

再往前一年,科举也进行了改革,原先的八股文并没有废除,而是在此基础上又增加各门分科考试,根据士子的选择而进行不同的考核。譬如说以后想去刑部的人,那么你光会做一手漂亮的八股文是没用的,起码大明律例要倒背如流,要分析案情,刑部出的卷子里会从历年已审和悬疑尚未定论的案子里拎出几个来考核,这是为了培养更加专业的官员,以免个个只会做人不会做事。

虽说以后世的眼光来看,这些改革不是全然没有漏洞可钻,八股文也没有完全废除,但饭要一口一口吃,从万历到泰昌的这一系列新政,经过两代皇帝和内阁的努力,无疑将一个原本摇摇欲坠的帝国从深渊中拉了回来,而且正在往强盛的道路上奏。

而根据赵肃的提议,英魂碑也早已立了起来,就在北京城中单辟了一大块空地出来,上面镌刻的名字,都是在朝鲜战事,又或南边抵抗红夷,收复濠境的战役中阵亡的将士。碑石用汉白玉所铸,高五丈有余,在其下仰望,仿佛亘古伫立,直入云霄,令人肃然起敬。

而此刻,被载入史册,在史书上拥有极重分量的“万昌之治”的主角之一,正看着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儿继续发呆,良久,又长长地叹了口气,那语气中的哀怨,堪比深闺怨妇。

【天下番外 by 梦溪石】(本页完)

《天下番外 by 梦溪石》上一篇

射门!少年!番外 by 月下蝶影(竞技文)--预览

正文地址:/?/xd/03-17/3678

74

74、小番外五折 ...

  1
  
  某日,安亦池进了安小叔书房,准备用安小叔电脑玩小游戏,不过把待机状态的电脑一打开,他就看到了一个网页,而网页的注册用户名叫“黑犬黑犬”。
  早不是吴下阿蒙的安亦池对电脑的基本操作已经没有问题,所以点开黑犬黑犬的回帖记录,就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他竟不知道小叔竟然在网上做过这样的事情,这些回帖各个言辞犀利,精彩至极,不过话语中尽是对他的回护之意,足见小叔在这些事情上花了不少精力。
  不过平时沉默寡言的小叔原来还有这样一面,安亦池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在看过小叔或威胁或阴损的言论后,安亦池满足的关上网页,并且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让自家小叔继续这样在网上玩下去。
  当天晚上,叔侄二人一起吃饭,安谨默发现安亦池频频打量自己,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怎么了?”

  安亦池思索片刻,犹豫的说:“别太沉迷网络,不好。”
  安谨默:“…”
  是他老了么,为什么小池的话他越来越不理解了?
  
  2
  “知名女艺人公开表示,对球星安亦池十分欣赏,并且表示,若是安亦池愿意娶她,她甚至愿意退出影视圈,安心做安太太…”
  “嗤啦!”脆弱的报纸在安小叔的手中变成了两半,然后迅速变成了小团,飞进了垃圾桶里。
  “老板,这只是炒作,”作为助理,石牧觉得自己应该尽责的提醒。
  安谨默面无表情的抬头瞥他,“我知道。”
  石牧视线扫过被安谨默扔到垃圾桶的报纸团,默默的默默的低下头,他什么都不知道。
  三日后,安亦池在国外踢比赛回来,安小叔把人接进车中后,突然开口问道:“你觉得邱雨如何?”
  安亦池不解的看着安谨默,“什么意思?”
  安谨默偏头看着安亦池,“你不明白?”
  “你不说我怎么明白?”安亦池觉得很无辜。
  “说得不够清楚?”安谨默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还是不明白,”安亦池摇头,随即疑惑的问,“邱雨是谁啊?”
  安谨默:“……”
  所以事情的真相就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啪!”
  一张罚单拍在车窗上,安谨默与安亦池齐齐抬头,一个穿着交警制服的哥们满脸严肃的开口,“此处不能停车,希望下次不要犯这个错误。”说完,转身就走。
  就在两人愣神间,这哥们突然两步并作一步的转过身,唰的再拿出一个小本,仔细看了安亦池两眼,“请你帮我签个名。”
  “你是我的球迷?”安亦池拿出笔,工整的签下名字。
  “不,”哥们儿灿烂的笑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我只是想让其他人知道,即使是安氏总裁与安巨星违反交通,一样也会受罚,这个签名就是证据。”
  在这瞬间,安亦池觉得自己有想把签名抢回来的冲动。
  
  3
  烟雾袅绕,木桌旁的男子举止优雅,眉目如画,一身僧袍给他增添了几分出尘的味道。
  “普洱,要来点么?”中年美和尚面带微笑的把一只瓷盏推到对面的俊美男人面前,瓷盏上还绘着一副飞天图,身着羽衣的仙人凌空飞升,说不出的神秘。
  俊美的男人看了眼面前的杯子,良久才淡漠的开口:“谢谢,不用。”
  “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这个地方,可见钱能使鬼是个真理,”和尚把男人面前的瓷盏移开,埋首吹了吹杯中茶面,“悟安还好么?”
  男人冷眼瞧着和尚,“我并不认识悟安,大师想必记错了。”
  和尚握茶杯的手一滞,随即释然一笑,“我倒是忘了。”
  “你是否忘记并不重要,只要我记得就好。”男人垂下头,看着和尚手中瓷盏上的飞天图,“我来,是感谢你这些年对小池的照顾。”

  “不过是我和他的缘法,与你又有何干,”和尚直视男人的双眼,面上露出了然的笑意,“何况你所来并非为了感谢我,悟安下山不久便与你相遇,向来这也是你们的缘法。”
  “大师倒是通透之人,”男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起身看着木窗外的景致,山间非常的幽静,可是太过幽静,他不感相信自己最重要的人就是在这山间度过了十八年时光。
  都说安家的人若是爱上某物,便再也改不了,他遇见小池是在幼年之时,不过是几面之缘,那个小团子般的孩子便在心中留下难以抹去的印记。再相遇时,他竟觉得幼时那短暂的回忆鲜活得心惊。
  走到今天一步,是他的期望,也是他的庆幸,幸好这份感情,得到了心爱之人的回应。
  如今他们彼此间早已经是最重要的人,而他也找到了自己此生也改不了的爱好。
  爱上小池,这辈子是别想改了。
  夕阳西下,男人早已经离去,青衣和尚坐在桌旁,面前的茶水早已经失了温度。

  “师傅,等我长大了,我就帮你下山扛米去。”
  “师傅,我已经抄完经书了,不过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失去即是得到,失去了就该难过,为什么还要高兴呢?”
  “师傅,你别赶我走,我以后不会吃那么多了。”
  青衣和尚举起茶盏,冰凉的茶水入口,普洱茶并不十分苦涩,淡淡的茶香在唇齿间,莫名多了几分凄凉。
  得到了又失去,为什么还要高兴了?
  他的佛道终究还没有参透。
  
  4
  世界杯后,国内的球迷情绪非常的激动,非常的亢奋,虽说中国队没有在奥运会上拿到冠军杯,但是第二名这个成绩在中国足球史上,已经是最好也是不敢想的成绩了。
  在世界杯预选赛开始时,没有哪个球迷敢去想中国队能拿前几名,就连打入世界杯也是他们小心翼翼的一个愿意,如今这个愿望成真,还大大的超出他们的预期,他们如何不兴奋如何不激动。
  世界杯上,除了国足与思密达球员比赛得到球迷们高度重视外,巴西与日本也是中国球迷关注重点。
  巴西作为足球强国,在往日足球比赛上,从未重视过中国球员,甚至还闹出过不愉快的事件,不过当中国队以3比2赢下比赛后,中国球迷们觉得十分的扬眉吐气。
  与日本的比赛就更加激烈了,不论是日本在亚洲的足球地位还是某些其他严重而又不容回避的原因,国内球迷都十分期望国足们把他们踢得落花流水。_
  国足们没有让他们失望,而且这场比赛中,作为主力的安亦池表现得也格外好,截球传球进门都比以往显得杀气腾腾,惹得不少看比赛的女球迷欢呼尖叫。
  当年羞涩的少年如今已经是俊秀的青年,在球场上的表现也越来越精彩,但是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他脸上的笑容,永远干净而又灿烂。
  在这个复杂的网络时代,任何一个名人都逃脱不了被人辱骂或者泼脏水的命运,不过说安亦池坏话的网民就需要多考虑了。因为在网络世界中,有网络高手黑犬哥对安亦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维护,还有强大的球迷们保护,一个又一个的陷害人士被黑犬哥击倒,到了后来,黑犬哥已经是网络上最为出名的安亦池黄金牌骑士,不过至今没有谁人肉出这个黑犬哥真身。
  有人怀疑这位黑犬哥是暗恋安亦池的妹纸,有人怀疑他是安亦池铁杆球迷,也有人怀疑这位是对中国足球抱着强大期望的愤青,不过都有不少人跳出来反对。也有人怀疑这位黑犬哥是安氏总裁,安亦池的叔叔,证据就是这位总裁名字中有个默字,拆开就是黑犬。
  这种言论受到网络人士的强烈抨击,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大企业总裁会有时间在网上捣鼓这个,说出这种想法的楼主被被网民们冠上了金灿灿的脑残称号。
  所以说,有时候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不过这个真理再也没有机会让世人知道了。

  5
  “给你。”
  “什么?”
  “奖牌。”
  随手接过,安谨默起身到了楼上,打开一个房间的门,里面放着不少照片与奖牌,这些东西上面没有一丝灰尘。
  小心翼翼的把奖牌放在玻璃柜中,安谨默面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些年来,安亦池已经养成把奖牌给他的习惯,而他竟也习惯接下这些代表荣誉的奖牌。
  掏出手帕擦去玻璃罩上的一粒灰尘,安谨默走出房间,面上又是那副淡漠的模样。
  “小叔,快要用晚饭了,管家叔叔说了,今天晚上有好吃的。”即使已经是青年,他看自己的眼神也从未变过,感情却越来越深。
  下楼,摸摸青年的脑袋,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角落里,管家抬了抬眼皮,轻哼了一声,“闷骚。”
  不过看着那两人之间亲昵的举止,他还是移开了目光,他只是管家,别的…与他有什么关系。
  反正现在安家很安宁,身为管家的他表示很满意。

  生活就继续平静安逸下去吧。
  

《天下番外 by 梦溪石》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天下番外 by 梦溪石》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