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门!少年!番外 by 月下蝶影(竞技文)

时间: 2013-03-19 11:09:50

【射门!少年!番外 by 月下蝶影(竞技文)】小说在线阅读

射门!少年!番外 by 月下蝶影(竞技文)

正文地址:/?/xd/03-17/3678

74

74、小番外五折 ...

  1
  
  某日,安亦池进了安小叔书房,准备用安小叔电脑玩小游戏,不过把待机状态的电脑一打开,他就看到了一个网页,而网页的注册用户名叫“黑犬黑犬”。
  早不是吴下阿蒙的安亦池对电脑的基本操作已经没有问题,所以点开黑犬黑犬的回帖记录,就饶有兴致的看了起来。
  他竟不知道小叔竟然在网上做过这样的事情,这些回帖各个言辞犀利,精彩至极,不过话语中尽是对他的回护之意,足见小叔在这些事情上花了不少精力。
  不过平时沉默寡言的小叔原来还有这样一面,安亦池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在看过小叔或威胁或阴损的言论后,安亦池满足的关上网页,并且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让自家小叔继续这样在网上玩下去。
  当天晚上,叔侄二人一起吃饭,安谨默发现安亦池频频打量自己,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怎么了?”

  安亦池思索片刻,犹豫的说:“别太沉迷网络,不好。”
  安谨默:“…”
  是他老了么,为什么小池的话他越来越不理解了?
  
  2
  “知名女艺人公开表示,对球星安亦池十分欣赏,并且表示,若是安亦池愿意娶她,她甚至愿意退出影视圈,安心做安太太…”
  “嗤啦!”脆弱的报纸在安小叔的手中变成了两半,然后迅速变成了小团,飞进了垃圾桶里。
  “老板,这只是炒作,”作为助理,石牧觉得自己应该尽责的提醒。
  安谨默面无表情的抬头瞥他,“我知道。”
  石牧视线扫过被安谨默扔到垃圾桶的报纸团,默默的默默的低下头,他什么都不知道。
  三日后,安亦池在国外踢比赛回来,安小叔把人接进车中后,突然开口问道:“你觉得邱雨如何?”
  安亦池不解的看着安谨默,“什么意思?”
  安谨默偏头看着安亦池,“你不明白?”
  “你不说我怎么明白?”安亦池觉得很无辜。
  “说得不够清楚?”安谨默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还是不明白,”安亦池摇头,随即疑惑的问,“邱雨是谁啊?”
  安谨默:“……”
  所以事情的真相就是自己想的太多了?
  “啪!”
  一张罚单拍在车窗上,安谨默与安亦池齐齐抬头,一个穿着交警制服的哥们满脸严肃的开口,“此处不能停车,希望下次不要犯这个错误。”说完,转身就走。
  就在两人愣神间,这哥们突然两步并作一步的转过身,唰的再拿出一个小本,仔细看了安亦池两眼,“请你帮我签个名。”
  “你是我的球迷?”安亦池拿出笔,工整的签下名字。
  “不,”哥们儿灿烂的笑了,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我只是想让其他人知道,即使是安氏总裁与安巨星违反交通,一样也会受罚,这个签名就是证据。”
  在这瞬间,安亦池觉得自己有想把签名抢回来的冲动。
  
  3
  烟雾袅绕,木桌旁的男子举止优雅,眉目如画,一身僧袍给他增添了几分出尘的味道。
  “普洱,要来点么?”中年美和尚面带微笑的把一只瓷盏推到对面的俊美男人面前,瓷盏上还绘着一副飞天图,身着羽衣的仙人凌空飞升,说不出的神秘。
  俊美的男人看了眼面前的杯子,良久才淡漠的开口:“谢谢,不用。”
  “没想到你竟然能找到这个地方,可见钱能使鬼是个真理,”和尚把男人面前的瓷盏移开,埋首吹了吹杯中茶面,“悟安还好么?”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男人冷眼瞧着和尚,“我并不认识悟安,大师想必记错了。”
  和尚握茶杯的手一滞,随即释然一笑,“我倒是忘了。”
  “你是否忘记并不重要,只要我记得就好。”男人垂下头,看着和尚手中瓷盏上的飞天图,“我来,是感谢你这些年对小池的照顾。”

  “不过是我和他的缘法,与你又有何干,”和尚直视男人的双眼,面上露出了然的笑意,“何况你所来并非为了感谢我,悟安下山不久便与你相遇,向来这也是你们的缘法。”
  “大师倒是通透之人,”男人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起身看着木窗外的景致,山间非常的幽静,可是太过幽静,他不感相信自己最重要的人就是在这山间度过了十八年时光。
  都说安家的人若是爱上某物,便再也改不了,他遇见小池是在幼年之时,不过是几面之缘,那个小团子般的孩子便在心中留下难以抹去的印记。再相遇时,他竟觉得幼时那短暂的回忆鲜活得心惊。
  走到今天一步,是他的期望,也是他的庆幸,幸好这份感情,得到了心爱之人的回应。
  如今他们彼此间早已经是最重要的人,而他也找到了自己此生也改不了的爱好。
  爱上小池,这辈子是别想改了。
  夕阳西下,男人早已经离去,青衣和尚坐在桌旁,面前的茶水早已经失了温度。

  “师傅,等我长大了,我就帮你下山扛米去。”
  “师傅,我已经抄完经书了,不过我不太明白为什么失去即是得到,失去了就该难过,为什么还要高兴呢?”
  “师傅,你别赶我走,我以后不会吃那么多了。”
  青衣和尚举起茶盏,冰凉的茶水入口,普洱茶并不十分苦涩,淡淡的茶香在唇齿间,莫名多了几分凄凉。
  得到了又失去,为什么还要高兴了?
  他的佛道终究还没有参透。
  
  4
  世界杯后,国内的球迷情绪非常的激动,非常的亢奋,虽说中国队没有在奥运会上拿到冠军杯,但是第二名这个成绩在中国足球史上,已经是最好也是不敢想的成绩了。
  在世界杯预选赛开始时,没有哪个球迷敢去想中国队能拿前几名,就连打入世界杯也是他们小心翼翼的一个愿意,如今这个愿望成真,还大大的超出他们的预期,他们如何不兴奋如何不激动。
  世界杯上,除了国足与思密达球员比赛得到球迷们高度重视外,巴西与日本也是中国球迷关注重点。
  巴西作为足球强国,在往日足球比赛上,从未重视过中国球员,甚至还闹出过不愉快的事件,不过当中国队以3比2赢下比赛后,中国球迷们觉得十分的扬眉吐气。
  与日本的比赛就更加激烈了,不论是日本在亚洲的足球地位还是某些其他严重而又不容回避的原因,国内球迷都十分期望国足们把他们踢得落花流水。_
  国足们没有让他们失望,而且这场比赛中,作为主力的安亦池表现得也格外好,截球传球进门都比以往显得杀气腾腾,惹得不少看比赛的女球迷欢呼尖叫。
  当年羞涩的少年如今已经是俊秀的青年,在球场上的表现也越来越精彩,但是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他脸上的笑容,永远干净而又灿烂。
  在这个复杂的网络时代,任何一个名人都逃脱不了被人辱骂或者泼脏水的命运,不过说安亦池坏话的网民就需要多考虑了。因为在网络世界中,有网络高手黑犬哥对安亦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维护,还有强大的球迷们保护,一个又一个的陷害人士被黑犬哥击倒,到了后来,黑犬哥已经是网络上最为出名的安亦池黄金牌骑士,不过至今没有谁人肉出这个黑犬哥真身。
  有人怀疑这位黑犬哥是暗恋安亦池的妹纸,有人怀疑他是安亦池铁杆球迷,也有人怀疑这位是对中国足球抱着强大期望的愤青,不过都有不少人跳出来反对。也有人怀疑这位黑犬哥是安氏总裁,安亦池的叔叔,证据就是这位总裁名字中有个默字,拆开就是黑犬。
  这种言论受到网络人士的强烈抨击,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大企业总裁会有时间在网上捣鼓这个,说出这种想法的楼主被被网民们冠上了金灿灿的脑残称号。
  所以说,有时候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不过这个真理再也没有机会让世人知道了。

  5
  “给你。”
  “什么?”
  “奖牌。”
  随手接过,安谨默起身到了楼上,打开一个房间的门,里面放着不少照片与奖牌,这些东西上面没有一丝灰尘。
  小心翼翼的把奖牌放在玻璃柜中,安谨默面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些年来,安亦池已经养成把奖牌给他的习惯,而他竟也习惯接下这些代表荣誉的奖牌。
  掏出手帕擦去玻璃罩上的一粒灰尘,安谨默走出房间,面上又是那副淡漠的模样。
  “小叔,快要用晚饭了,管家叔叔说了,今天晚上有好吃的。”即使已经是青年,他看自己的眼神也从未变过,感情却越来越深。
  下楼,摸摸青年的脑袋,手感一如既往的好。
  角落里,管家抬了抬眼皮,轻哼了一声,“闷骚。”
  不过看着那两人之间亲昵的举止,他还是移开了目光,他只是管家,别的…与他有什么关系。
  反正现在安家很安宁,身为管家的他表示很满意。

  生活就继续平静安逸下去吧。
  

【射门!少年!番外 by 月下蝶影(竞技文)】(本页完)

《射门!少年!番外 by 月下蝶影(竞技文)》上一篇

我们要幸福番外 by 抽烟的兔子--预览

正文地址:/?/xd/03-09/3192

53、第五十三章 番外·**节

  北风呼啸,刮在人脸上像小刀。
  然而再寒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人们的热情,每一家商场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粉红色。
  粉红的气球,粉红的绸带,粉红的阳伞,粉红的衬衫,粉红的裙子,粉红的Hello kitty。
  因为今天是——**节!
  
  陈仓递给珠宝柜台的服务员一张取货单。很快,他定制的东西就被送了过来。打开这个挺精致的小首饰盒看了一眼,陈仓很满意。
  对售货员道了声谢,转身离开。
  
  丁宝山在车里目光敏锐的搜索了一遍某条繁华的商业街。
  据他目测,至少有十五个以上小贩在兜售玫瑰。坑爹啊!平时一两块钱一支的玫瑰花在今儿这日子口卖二十一支,十五一支还是蔫巴的!
  歪头冲葛振国打了个眼色。
  葛大叔悄无声息的下了车,刚要抬腿,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一个小贩交谈,看样子似乎在砍价?
  葛振国敲敲玻璃,“老大,你看那是不是温小北啊?”
  这下车里的丁大叔和丁二叔全都伸着脖子看过去,可不就是温小北么!
  穿着军装,挺拔的身姿在商业街上一群红男绿女中间很显眼。
  
  “二十五?这太贵了吧?”
  小贩一看是个傻大兵必然要狠宰一刀,龇着牙奸笑,“今天都这个价码,没办法,我们上货就贵。您不知道啊,这一年就指望今天一天出钱呢,平时十块钱一大把都没人待见,我也得养家养孩子不是?要不,我咬咬牙,给您二十二一支,您来十支我再搭给您一束满天星怎么样?”
  温小北想了想,“我看网上说的花语有九朵玫瑰,有十一朵的,还有九十九的……”
  “那您来十一的?我免费送您玻璃纸包装,拿缎带一扎,再配上满天星。嘿!您瞧瞧,多漂亮。”
  小贩非常狡猾,一边说着一边麻利的抽出十一朵玫瑰花,拿批发几分钱一张的玻璃包装纸一裹,又往里面胡乱塞了几支满天星,看起来确实还不错。
  “一共二百四十二,再给您抹了零头,二百四,行了吧?”
  唔,确实……还可以。
  温小北伸手去摸钱包,手腕子被人攥住了。
  丁大叔笑眯眯的说:“买花儿呐?”
  丁二叔阴森森的看着小贩,“卖花儿呐?”
  
  郁宗恺盯着一张首饰城的海报发呆,反复思考之后,终于大步走向书房。
  “九哥。”
  元夜对着耳麦说了一句,“稍等。”关掉麦克风看着他,“什么事儿?”
  郁宗恺鼓足勇气,“我……我喜欢……”
  “嗯?”
  “我喜欢孤儿院的林老师!今天想过去一趟。”
  元夜抬着眉毛,“那就去啊,今天是**节,正是表白的大好时机,不要错过了。”继而略作沉吟,“咱们的事儿暂时不要告诉她。”
  郁宗恺期期艾艾的答应着,不安的挪动了一下脚步,“这个……我想买条珍珠项链送给她。但我个人的钱不够,您能不能借给我一点儿?”
  元夜一拍脑袋,“上个月的工资是不是忘记发给你们了?”
  郁宗恺点头,“还有上上个月的,和上上上个月的。”
  元夜掏出支票夹,刷刷刷的写了个数儿,递给他的好兄弟,“那正好你今天出去,把兄弟们的工资都领出来,晚上发下去。”
  “好!”
  看着兴高采烈出了门的郁宗恺,元夜笑着摇了摇头,但一看显示器上的画面,顿时怒了,打开麦克风咆哮,“牧师干嘛呢?加好MT的血!法师解诅咒!”
  
  温小南扔开耳机,扭头冲简先生抱怨说:“今天这个指挥官的脾气真烂。”
  简绍雍正跟井一文讨论某个他们刚刚投标成功的项目,听了一笑,“什么职业?”
  “术士。”
  “那就对了,一般玩儿术士的人都比较扭曲。”
  “啊?还有这个说法呢?”
  简绍雍悠然抽了口烟,“是啊,不信你让你哥来玩游戏,你看他选什么职业?我猜必然是战士,像陈仓就会选牧师或者圣骑。”
  井一文摸了摸下巴,“我会选萨满。”
  温小南看看屏幕上自己那个已经变成一只大胖熊的德鲁伊,觉得似乎他们说的有点儿道理。
  简绍雍给井一文使了个眼色,一毛儿哥很识相的撤了。
  
  今天是**节,他给小南准备了一个惊喜。
  伸出手,缓慢但坚定的关掉了电脑。
  温小南一惊,“哎呀,我们还在打副本呢!”但抬起头时,看到简先生的眼神,他就明白了。
  简绍雍俯身和他接了个吻,拉着他的手,慢慢的走向楼梯,上台阶,来到他们的卧室门外。
  “打开。”
  哎?温小南看着简先生眨了眨眼。
  开着思维屏蔽,证明这门后会有惊喜?那是什么样的惊喜呢?
  温小南忽然有点儿小紧张和小兴奋。
  简绍雍从身后搂住他的腰,扶着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打开看看。”
  温小南点头,“好!”
  一二三,来着!
  哗啦!
  铺天盖地的玫瑰花瓣喷涌而出,顿时把门口的两个人淹没。
  温小南不停的挥舞双手,总算从花瓣里探出脑袋,咳嗽着说:“这……好大的惊喜。”
  简绍雍的脸都绿了。
  他确实让林绡给他们的房间堆满花瓣,他也确实说了多多益善,但他的想法是用玫瑰花瓣铺出厚厚一层鲜花地毯,这样就可以和小南试试在花瓣里那个那个……结果!
  结果林绡那个傻女人就记得“多多益善”了是吧?堆满了还不够,还要压缩吗?!
  温小南看着头发里夹杂着若干个花瓣,鼻子上还粘着一片花瓣的简先生,喷笑。
  “我很喜欢,很喜欢。”
  
  另一边,元夜正对着麦克风继续咆哮,“二队的德鲁伊呢?人呢?!”
  一个软软的声音说:“RL,今天是**节耶,那个小德德也许被女朋友叫走了,不要这么火大啦~你不用陪你的女友吗?”
  元夜口水乱喷,“老子没女朋友。”顿了顿,眯起眼看着屏幕里说话的一队女牧师。
  阿喵?猫?好可爱啊~
  “那按你这么说,目前所有在线的都是单身?好吧,是单身的在团队频道打‘1’。”
  刷刷刷,一大串的“1”……
  元夜看到阿喵也打了个“1”,嘿嘿嘿。傻笑ing~这丫头不错哦。
  言归正传,元夜还是自有一套**节理论的,“筒子们,**节什么的,就是给二货们预备的节日。你看,二月十四,214,等于‘二的要死’,懂?”
  又是一大串“1”,还有人在语音里高呼:“RL威武!”
  元夜洒然一笑热血沸腾,“好啦,那咱们继续!冲啊!”
  
  天色渐晚。
  温小北抱着一大堆丁大叔没收的玫瑰回到研究所。
  推开宿舍门,医师正坐在写字台前对着笔记本飞快的打字。
  “回来了?这……”陈仓傻眼了。
  “**节快乐。”温小北挠挠头,“不是我买的,正好遇见丁大叔,他在抄那些无照花贩子,然后把这些玫瑰花就都给了我。”
  呼~还好!
  陈仓的心总算放下了。今天一朵玫瑰什么价钱?如果这一大捧是买的,那就是败家啊!
  “医师,你喜欢吗?”
  “喜欢!哦,对了,我也有礼物送你!”陈仓手忙脚乱的从抽屉里拿出那个小盒子递过去。“你看看,喜欢吗?”
  温小北扔下花,高高兴兴的接了,打开一看,“哇!”
  是一根项链,缀着他们俩的姓氏字母缩写。
  可是温小北的笑容突然有点儿僵化,“医师,这个……咱们俩的姓儿连起来的缩写好奇怪啊。”
  “嗯?怎么了?”
  陈仓探头一看,两个镶了小钻石的字母——W.C,闪闪发光。
  
  蔡飞收回遥视静静的微笑了。
  果然没有最二,只有更二!
  看看表,快到晚饭时间。把摊了一桌子的图纸卷起来,拿上饭盒打算去吃饭。
  突然有人敲门,走过去打开,却是裘睿站在门外。
  “哟,你今天怎么有空儿过来了?”
  裘睿隐藏在帽檐阴影下的眼睛闪了闪,“不,我是出来躲一躲。能进去坐坐吗?”
  “当然!”蔡飞侧开身。
  裘睿进屋之后,一直背在后背的左手终于伸了出来,手里拎着个袋子,袋子里头是一大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送我的?”蔡飞一点儿都不客气的接了过来。他特别爱吃巧克力,这个礼物真是……等一下,**节送巧克力?!
  裘睿绷紧下巴,“这是我们处里一个傻丫头送我的,我不爱吃,拿过来送你。”
  “哦~~”蔡飞微微翘起眉毛,神色间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反正很别扭。
  从袋子里拿出巧克力,一张纸片飞了出来,飘啊飘啊落在地上。
  裘睿一抬脚踩住,假装看窗外。
  蔡飞抽了抽鼻子,突然往前一踏步,一个重拳打在裘睿肚子上。
  “啊!”裘上校捂着腹部倒退了几步。
  蔡飞悠然的弯下腰捡起被踩了个黑脚印的纸片。
  XXX超市结账小票,购买物品:某某牌巧克力礼盒装,原价206元,优惠价186元。
  “现在送礼还流行把小票一起送?那姑娘得多二呢?”蔡飞用手指夹着小票意味不明的盯着裘睿,嘴角边一丝无法形容的微笑。
  裘上校站直了身体,拉了拉军装,压一下军帽,干巴巴的说:“我先走了!”
  
  此时恰好有一个军官路过蔡飞的宿舍门口,看见门把手转了一下,紧接着门板“砰”的一声响,吓了人家一跳。
  然后就听门板后一阵叮了咣啷的动静,就像有俩人在里头打架似的……
  军官甲支棱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没动静了,想不明白因为所以,只好挠挠头走人。
  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天知道。
  
  默默的看着发情的众生的老天爷黑下了脸,其实那黑黑脸上的群星闪烁是他老人家的荧光粉刺,这个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的。
  
  多么美好的夜空啊。
  北风呼啸了一天的成果,是把城市上空的浮尘吹得干干净净,让站在阳台上的元夜能更清晰的欣赏老天爷的粉刺……不对,是漫天群星。
  郁宗恺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看到阳台上负手而立的九哥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
  元夜扭头看了他一眼,闻到他一身浓重的酒气,“你怎么了?”
  郁宗恺打了个酒嗝,情绪低迷,“林老师……林老师的儿子都五岁了!”
  元夜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抱着郁宗恺的肩膀高声说:“欢迎你加入光棍党!”
  呜呜呜~~阿喵姑娘也拒绝他了呀!他好苦啊!
  郁宗恺苦笑了一下,“为什么我看上的姑娘都已经嫁作他人妇?我他妈真点儿背啊!九哥啊~~我只剩下你啦!”
  元夜沉重的点头,“是啊,我也被拒绝了啊!214果然是个二的要死的日子啊!宗恺啊!我也只剩下你啦!”
  紧紧相拥,抱头痛哭。
  
  李贺隐着身,贴着墙角溜走了。
  他喜欢佩佩,可是佩佩喜欢王大叔,他也是个……桑心人啊!
  老天爷如此不公平,姑娘们的眼光越来越BT,在YY上唱歌的时候,人人都叫他小受,为什么呀!他很爷们的!
  这就是所有人都在逼他,逼他去搞基?!那他就……搞一个试试?
  
  午夜时分。
  简绍雍家的别墅里活色生香,研究所的宿舍楼里也各种生香,整个世界在这二的要死的日子里都生香,老天爷的脸更黑了。
  然而,有些叔叔们还在为自己的职责忙碌着,比如……抓捕午夜场最后的疯狂的玫瑰花贩子的城管大叔们。
  酒吧一条街。
  丁大叔看了一眼已经把小卡车堆满的鲜花,正在盘算要不要哥儿几个分了拉回家让自家媳妇高兴高兴,顺便明天把花瓣都揪下来给孩子做点儿玫瑰酱什么的。
  突然,丁宝泉一拍老哥的肩膀,“这周围有间谍。”
  “嗯?!”
  “我刚截取了一段外国打进来的电话,就在前面的小胡同里。”
  丁大叔精神一振,冲两个老伙计一摆头,“走!”
  
  两个人高马大的外国人鬼鬼祟祟的穿行在小胡同里,玻璃珠子似的蓝眼睛狡猾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突然!一个黑影从他们身边掠过。
  猛抬头,只见胡同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背光,只能看到一个圆滚滚的肚子,活像个大土豆插着四根火柴……
  “你们是干嘛的?”
  “What’s up!”(发音无限接近“卧槽”的苦逼英语)
  丁大叔怒了,“问你们话呢,张嘴就骂人是怎么的?你卧槽,我还卧槽呢!”
  其中一个老外潇洒的一抖风衣,昏暗的路灯下,只见他的手掌中有一团橙色的光,映亮了他阴郁的面容。
  丁大叔哂笑,“小样吧,来练练啊!兄弟们,上!”
  
  三个月后。
  异能五处的表彰大会上,丁宝山,丁宝泉和葛振国红光满面的站在主席台上,胸前佩戴着大红花。
  丁宝山作为发言代表上前一步,从兜里掏出一份稿子,高声朗读:“那是一个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和我的兄弟们肩负着国家赋予的使命,日日夜夜巡查着大街小巷……”
  二十分钟后,结束语:“为了国家,为了党,为了人民,我们愿意贡献自己所有的力量,不畏艰难,不怕辛苦,和恶势力斗争到底!”
  看台下哗哗的掌声。
  
  一年后,在某个世界级国家领导人峰会上,一个隐蔽的房间里,正在进行一场秘密的公约签订仪式。
  隔着层层的保安人员能看到肖副司令大笔一挥,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伸出手。
  坐在他对面的某国国防要员神情严肃,嘴角绷得紧紧的,无奈的也伸出手。
  公约成立!
  这份标记为绝密的公约文件夹合拢的一刹那,能看到一行中英文对照的小字:
  我国承诺,绝不对外率先使用城管……
  
————————全文完————————

《射门!少年!番外 by 月下蝶影(竞技文)》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射门!少年!番外 by 月下蝶影(竞技文)》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