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幸福番外 by 抽烟的兔子

时间: 2013-03-19 10:13:47

【我们要幸福番外 by 抽烟的兔子】小说在线阅读

我们要幸福番外 by 抽烟的兔子

正文地址:/?/xd/03-09/3192

53、第五十三章 番外·**节

  北风呼啸,刮在人脸上像小刀。
  然而再寒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人们的热情,每一家商场都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粉红色。
  粉红的气球,粉红的绸带,粉红的阳伞,粉红的衬衫,粉红的裙子,粉红的Hello kitty。
  因为今天是——**节!
  
  陈仓递给珠宝柜台的服务员一张取货单。很快,他定制的东西就被送了过来。打开这个挺精致的小首饰盒看了一眼,陈仓很满意。
  对售货员道了声谢,转身离开。
  
  丁宝山在车里目光敏锐的搜索了一遍某条繁华的商业街。
  据他目测,至少有十五个以上小贩在兜售玫瑰。坑爹啊!平时一两块钱一支的玫瑰花在今儿这日子口卖二十一支,十五一支还是蔫巴的!
  歪头冲葛振国打了个眼色。
  葛大叔悄无声息的下了车,刚要抬腿,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和一个小贩交谈,看样子似乎在砍价?
  葛振国敲敲玻璃,“老大,你看那是不是温小北啊?”
  这下车里的丁大叔和丁二叔全都伸着脖子看过去,可不就是温小北么!
  穿着军装,挺拔的身姿在商业街上一群红男绿女中间很显眼。
  
  “二十五?这太贵了吧?”
  小贩一看是个傻大兵必然要狠宰一刀,龇着牙奸笑,“今天都这个价码,没办法,我们上货就贵。您不知道啊,这一年就指望今天一天出钱呢,平时十块钱一大把都没人待见,我也得养家养孩子不是?要不,我咬咬牙,给您二十二一支,您来十支我再搭给您一束满天星怎么样?”
  温小北想了想,“我看网上说的花语有九朵玫瑰,有十一朵的,还有九十九的……”
  “那您来十一的?我免费送您玻璃纸包装,拿缎带一扎,再配上满天星。嘿!您瞧瞧,多漂亮。”
  小贩非常狡猾,一边说着一边麻利的抽出十一朵玫瑰花,拿批发几分钱一张的玻璃包装纸一裹,又往里面胡乱塞了几支满天星,看起来确实还不错。
  “一共二百四十二,再给您抹了零头,二百四,行了吧?”
  唔,确实……还可以。
  温小北伸手去摸钱包,手腕子被人攥住了。
  丁大叔笑眯眯的说:“买花儿呐?”
  丁二叔阴森森的看着小贩,“卖花儿呐?”
  
  郁宗恺盯着一张首饰城的海报发呆,反复思考之后,终于大步走向书房。
  “九哥。”
  元夜对着耳麦说了一句,“稍等。”关掉麦克风看着他,“什么事儿?”
  郁宗恺鼓足勇气,“我……我喜欢……”
  “嗯?”
  “我喜欢孤儿院的林老师!今天想过去一趟。”
  元夜抬着眉毛,“那就去啊,今天是**节,正是表白的大好时机,不要错过了。”继而略作沉吟,“咱们的事儿暂时不要告诉她。”
  郁宗恺期期艾艾的答应着,不安的挪动了一下脚步,“这个……我想买条珍珠项链送给她。但我个人的钱不够,您能不能借给我一点儿?”
  元夜一拍脑袋,“上个月的工资是不是忘记发给你们了?”
  郁宗恺点头,“还有上上个月的,和上上上个月的。”
  元夜掏出支票夹,刷刷刷的写了个数儿,递给他的好兄弟,“那正好你今天出去,把兄弟们的工资都领出来,晚上发下去。”
  “好!”
  看着兴高采烈出了门的郁宗恺,元夜笑着摇了摇头,但一看显示器上的画面,顿时怒了,打开麦克风咆哮,“牧师干嘛呢?加好MT的血!法师解诅咒!”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温小南扔开耳机,扭头冲简先生抱怨说:“今天这个指挥官的脾气真烂。”
  简绍雍正跟井一文讨论某个他们刚刚投标成功的项目,听了一笑,“什么职业?”
  “术士。”
  “那就对了,一般玩儿术士的人都比较扭曲。”
  “啊?还有这个说法呢?”
  简绍雍悠然抽了口烟,“是啊,不信你让你哥来玩游戏,你看他选什么职业?我猜必然是战士,像陈仓就会选牧师或者圣骑。”
  井一文摸了摸下巴,“我会选萨满。”
  温小南看看屏幕上自己那个已经变成一只大胖熊的德鲁伊,觉得似乎他们说的有点儿道理。
  简绍雍给井一文使了个眼色,一毛儿哥很识相的撤了。
  
  今天是**节,他给小南准备了一个惊喜。
  伸出手,缓慢但坚定的关掉了电脑。
  温小南一惊,“哎呀,我们还在打副本呢!”但抬起头时,看到简先生的眼神,他就明白了。
  简绍雍俯身和他接了个吻,拉着他的手,慢慢的走向楼梯,上台阶,来到他们的卧室门外。
  “打开。”
  哎?温小南看着简先生眨了眨眼。
  开着思维屏蔽,证明这门后会有惊喜?那是什么样的惊喜呢?
  温小南忽然有点儿小紧张和小兴奋。
  简绍雍从身后搂住他的腰,扶着他的手搭在门把手上,“打开看看。”
  温小南点头,“好!”
  一二三,来着!
  哗啦!
  铺天盖地的玫瑰花瓣喷涌而出,顿时把门口的两个人淹没。
  温小南不停的挥舞双手,总算从花瓣里探出脑袋,咳嗽着说:“这……好大的惊喜。”
  简绍雍的脸都绿了。
  他确实让林绡给他们的房间堆满花瓣,他也确实说了多多益善,但他的想法是用玫瑰花瓣铺出厚厚一层鲜花地毯,这样就可以和小南试试在花瓣里那个那个……结果!
  结果林绡那个傻女人就记得“多多益善”了是吧?堆满了还不够,还要压缩吗?!
  温小南看着头发里夹杂着若干个花瓣,鼻子上还粘着一片花瓣的简先生,喷笑。
  “我很喜欢,很喜欢。”
  
  另一边,元夜正对着麦克风继续咆哮,“二队的德鲁伊呢?人呢?!”
  一个软软的声音说:“RL,今天是**节耶,那个小德德也许被女朋友叫走了,不要这么火大啦~你不用陪你的女友吗?”
  元夜口水乱喷,“老子没女朋友。”顿了顿,眯起眼看着屏幕里说话的一队女牧师。
  阿喵?猫?好可爱啊~
  “那按你这么说,目前所有在线的都是单身?好吧,是单身的在团队频道打‘1’。”
  刷刷刷,一大串的“1”……
  元夜看到阿喵也打了个“1”,嘿嘿嘿。傻笑ing~这丫头不错哦。
  言归正传,元夜还是自有一套**节理论的,“筒子们,**节什么的,就是给二货们预备的节日。你看,二月十四,214,等于‘二的要死’,懂?”
  又是一大串“1”,还有人在语音里高呼:“RL威武!”
  元夜洒然一笑热血沸腾,“好啦,那咱们继续!冲啊!”
  
  天色渐晚。
  温小北抱着一大堆丁大叔没收的玫瑰回到研究所。
  推开宿舍门,医师正坐在写字台前对着笔记本飞快的打字。
  “回来了?这……”陈仓傻眼了。
  “**节快乐。”温小北挠挠头,“不是我买的,正好遇见丁大叔,他在抄那些无照花贩子,然后把这些玫瑰花就都给了我。”
  呼~还好!
  陈仓的心总算放下了。今天一朵玫瑰什么价钱?如果这一大捧是买的,那就是败家啊!
  “医师,你喜欢吗?”
  “喜欢!哦,对了,我也有礼物送你!”陈仓手忙脚乱的从抽屉里拿出那个小盒子递过去。“你看看,喜欢吗?”
  温小北扔下花,高高兴兴的接了,打开一看,“哇!”
  是一根项链,缀着他们俩的姓氏字母缩写。
  可是温小北的笑容突然有点儿僵化,“医师,这个……咱们俩的姓儿连起来的缩写好奇怪啊。”
  “嗯?怎么了?”
  陈仓探头一看,两个镶了小钻石的字母——W.C,闪闪发光。
  
  蔡飞收回遥视静静的微笑了。
  果然没有最二,只有更二!
  看看表,快到晚饭时间。把摊了一桌子的图纸卷起来,拿上饭盒打算去吃饭。
  突然有人敲门,走过去打开,却是裘睿站在门外。
  “哟,你今天怎么有空儿过来了?”
  裘睿隐藏在帽檐阴影下的眼睛闪了闪,“不,我是出来躲一躲。能进去坐坐吗?”
  “当然!”蔡飞侧开身。
  裘睿进屋之后,一直背在后背的左手终于伸了出来,手里拎着个袋子,袋子里头是一大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
  “送我的?”蔡飞一点儿都不客气的接了过来。他特别爱吃巧克力,这个礼物真是……等一下,**节送巧克力?!
  裘睿绷紧下巴,“这是我们处里一个傻丫头送我的,我不爱吃,拿过来送你。”
  “哦~~”蔡飞微微翘起眉毛,神色间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反正很别扭。
  从袋子里拿出巧克力,一张纸片飞了出来,飘啊飘啊落在地上。
  裘睿一抬脚踩住,假装看窗外。
  蔡飞抽了抽鼻子,突然往前一踏步,一个重拳打在裘睿肚子上。
  “啊!”裘上校捂着腹部倒退了几步。
  蔡飞悠然的弯下腰捡起被踩了个黑脚印的纸片。
  XXX超市结账小票,购买物品:某某牌巧克力礼盒装,原价206元,优惠价186元。
  “现在送礼还流行把小票一起送?那姑娘得多二呢?”蔡飞用手指夹着小票意味不明的盯着裘睿,嘴角边一丝无法形容的微笑。
  裘上校站直了身体,拉了拉军装,压一下军帽,干巴巴的说:“我先走了!”
  
  此时恰好有一个军官路过蔡飞的宿舍门口,看见门把手转了一下,紧接着门板“砰”的一声响,吓了人家一跳。
  然后就听门板后一阵叮了咣啷的动静,就像有俩人在里头打架似的……
  军官甲支棱着耳朵听了一会儿,没动静了,想不明白因为所以,只好挠挠头走人。
  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天知道。
  
  默默的看着发情的众生的老天爷黑下了脸,其实那黑黑脸上的群星闪烁是他老人家的荧光粉刺,这个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的。
  
  多么美好的夜空啊。
  北风呼啸了一天的成果,是把城市上空的浮尘吹得干干净净,让站在阳台上的元夜能更清晰的欣赏老天爷的粉刺……不对,是漫天群星。
  郁宗恺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
  看到阳台上负手而立的九哥就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
  元夜扭头看了他一眼,闻到他一身浓重的酒气,“你怎么了?”
  郁宗恺打了个酒嗝,情绪低迷,“林老师……林老师的儿子都五岁了!”
  元夜一愣,随即哈哈大笑,抱着郁宗恺的肩膀高声说:“欢迎你加入光棍党!”
  呜呜呜~~阿喵姑娘也拒绝他了呀!他好苦啊!
  郁宗恺苦笑了一下,“为什么我看上的姑娘都已经嫁作他人妇?我他妈真点儿背啊!九哥啊~~我只剩下你啦!”
  元夜沉重的点头,“是啊,我也被拒绝了啊!214果然是个二的要死的日子啊!宗恺啊!我也只剩下你啦!”
  紧紧相拥,抱头痛哭。
  
  李贺隐着身,贴着墙角溜走了。
  他喜欢佩佩,可是佩佩喜欢王大叔,他也是个……桑心人啊!
  老天爷如此不公平,姑娘们的眼光越来越BT,在YY上唱歌的时候,人人都叫他小受,为什么呀!他很爷们的!
  这就是所有人都在逼他,逼他去搞基?!那他就……搞一个试试?
  
  午夜时分。
  简绍雍家的别墅里活色生香,研究所的宿舍楼里也各种生香,整个世界在这二的要死的日子里都生香,老天爷的脸更黑了。
  然而,有些叔叔们还在为自己的职责忙碌着,比如……抓捕午夜场最后的疯狂的玫瑰花贩子的城管大叔们。
  酒吧一条街。
  丁大叔看了一眼已经把小卡车堆满的鲜花,正在盘算要不要哥儿几个分了拉回家让自家媳妇高兴高兴,顺便明天把花瓣都揪下来给孩子做点儿玫瑰酱什么的。
  突然,丁宝泉一拍老哥的肩膀,“这周围有间谍。”
  “嗯?!”
  “我刚截取了一段外国打进来的电话,就在前面的小胡同里。”
  丁大叔精神一振,冲两个老伙计一摆头,“走!”
  
  两个人高马大的外国人鬼鬼祟祟的穿行在小胡同里,玻璃珠子似的蓝眼睛狡猾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突然!一个黑影从他们身边掠过。
  猛抬头,只见胡同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背光,只能看到一个圆滚滚的肚子,活像个大土豆插着四根火柴……
  “你们是干嘛的?”
  “What’s up!”(发音无限接近“卧槽”的苦逼英语)
  丁大叔怒了,“问你们话呢,张嘴就骂人是怎么的?你卧槽,我还卧槽呢!”
  其中一个老外潇洒的一抖风衣,昏暗的路灯下,只见他的手掌中有一团橙色的光,映亮了他阴郁的面容。
  丁大叔哂笑,“小样吧,来练练啊!兄弟们,上!”
  
  三个月后。
  异能五处的表彰大会上,丁宝山,丁宝泉和葛振国红光满面的站在主席台上,胸前佩戴着大红花。
  丁宝山作为发言代表上前一步,从兜里掏出一份稿子,高声朗读:“那是一个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和我的兄弟们肩负着国家赋予的使命,日日夜夜巡查着大街小巷……”
  二十分钟后,结束语:“为了国家,为了党,为了人民,我们愿意贡献自己所有的力量,不畏艰难,不怕辛苦,和恶势力斗争到底!”
  看台下哗哗的掌声。
  
  一年后,在某个世界级国家领导人峰会上,一个隐蔽的房间里,正在进行一场秘密的公约签订仪式。
  隔着层层的保安人员能看到肖副司令大笔一挥,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伸出手。
  坐在他对面的某国国防要员神情严肃,嘴角绷得紧紧的,无奈的也伸出手。
  公约成立!
  这份标记为绝密的公约文件夹合拢的一刹那,能看到一行中英文对照的小字:
  我国承诺,绝不对外率先使用城管……
  
————————全文完————————

【我们要幸福番外 by 抽烟的兔子】(本页完)

《我们要幸福番外 by 抽烟的兔子》上一篇

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by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预览

正文地址:/?/gd/02-29/2582


70、番:雍正年间两三事(一) ...
  
  胤祯依照康熙的遗嘱,密立弘历为皇太子。但是朝臣都是精明的人,即便不对外宣称,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们皆是心知肚明。
  
  三年来,雍正勤政爱民,事事亲力亲为,颇得好评。
  
  年华盛世,寂静安好。
  
  晨曦,一缕微光撒入寝宫。高进悄声推门进来,闻声,斜靠在床头的男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高进了然,沉默额首悄然退下,顺手带上门。
  
  三年前,主子随着心中所属,走的毫不犹豫。这江山在他眼里,居然真的比不上曾经深深伤害过他的那个人。
  
  情爱,真的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高进又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离开。他现在需要做的,是通知朝臣,皇上病重,今日不早朝。
  
  偌大的寝宫内,胤祥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神色隐隐不忍。连续熬夜,又不注意休息,最后终于逃不过体力不支,发起烧来。
  
  这人,怎么越来越不会照顾自己了呢?
  
  胤祯脸色有些苍白,浓眉微皱,似是很难受。胤祥凑近,低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胤祯的睫毛颤了一下,随后眼帘睁开,他茫然了一会才对上胤祥隐含担忧的眸子,张口,音色沙哑:“渴了。”
  
  “你等会,我这就去倒水。”
  
  胤祥下床走到桌边,摸了摸桌上的茶壶,是凉的。他蹙眉,对门外叫了一声,随即一个小太监推门进来。
  
  对不该出现在皇帝寝宫的和硕怡亲王,他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他只是垂着脑袋,听从吩咐。
  
  “换壶热茶过来。”
  
  话语简单明了,小太监退下,没一会,一壶新茶就端了上来。
  
  胤祥扶着虚弱的胤祯喝完一杯热茶,然后命宫女送进来洗漱用具,亲自服侍高高在上的皇帝。
  
  挥退宫女奴才,胤祯笑的虚弱:“只是小风寒,不用太担心。”
  
  身边的男人脸色突然沉了下去,他面无表情把胤祯扶好躺下,道了句‘好好休息’,就转身出了寝宫。
  
  他不仅是和硕怡亲王,还是议政大臣,皇上病重,朝中的要事和琐事自然需要他去打理解决。胤祯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微微失神。
  
  毕竟胤祯年轻,风寒再严重,经过太医们的细心他调理,不出三天,精神已好了大半。今日早朝,群臣微微看了几眼沉默的和硕怡亲王,才下定决定向皇帝提出选秀的提议。胤祯只沉默了顷刻,就回避了话题。
  
  群臣心照不宣,闭口不再多言。
  
  退朝后,胤祥陪着胤祯漫步在御花园中。春风吹在脸上,带着温热,极为舒服。御花园内,百花开的鲜艳,连空气中都隐隐飘散着淡淡的花香。
  
  “弘历最近的功课学的怎么样了 ?是不是又偷懒了?”漫步的胤祯随意问了一句,身边的胤祥回道。
  
  “弘历聪明伶俐,一点即通。”
  
  胤祯摇头,有些无奈:“连你也要糊弄我吗?弘历什么性子我又不是不了解,他会乖乖的坐下看书就奇怪了,只盼他别又捅出篓子就好!”
  
  在胤祥的面前,胤祯从不自称‘朕’,在他心里,眼前的人并不是自己的臣子,而是他的十三哥,也是他想厮守一生的人!
  
  在胤祥的面前,他也不过只是他的十四弟!仅此而已!
  
  “既然十四弟都知道,又何必多问。”胤祥的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看着脸色恢复正常的胤祯,终于放下悬着已久的心。“呵呵,如果十四弟不放心,不如去巡查一番,也好知道弘历是不是在认真读书。”
  
  同时,在胤祯的面前,只要身边没有大臣,胤祥也只会称呼胤祯为‘十四弟’。带在身边的近侍都是自己的心腹,他并不担心会有什么传言。
  
  “好提议,这就去。”
  
  于是两人兴致勃勃的朝弘历的住所去了。
  
  毓庆宫,胤礽曾住的地方。把弘历安置在毓庆宫,其心路人皆知,宫里的人看在眼里,自然不敢懈怠这位未来的继承人。
  
  而此时此刻,弘历的确待在毓庆宫里,但并非看书,而是拉着一众太监,练习射飞镖。他前天从一个小太监的口中得悉民间有一种游戏叫‘闭眼飞镖’,是说闭着眼睛,也能将原定的目标分毫不差的射中。
  
  弘历看书看得烦闷了,突然想到这个,当即就拉着内侍练习。那一群小太监吓得手脚冰冷,小祖宗一时兴起,倒霉的可是他们啊!
  
  这要是被扎进哪里,还不疼上一阵子,要是一个不幸,这条微不足道的小命恐怕就要交代了!
  
  因为是秘密探访,胤祯并没有让奴才通派派 酷 乐 购买报,和胤祥并肩进了毓庆宫,谁知刚踏进院子,一道寒光就朝胤祯的门面飞来。
  
  四周惊呼声响起。
  
  千钧一发之际,身子忽然往旁边一带,胤祯安然无恙的被胤祥护在怀里,也成功躲过横空飞来的一记飞镖。随行的太监们惊慌失措,忙叫‘有刺客,有刺客’,不一会御林军就奔了过来。
  
  胤祯微微皱眉,挥散了御林军,捡起地上的银白的飞镖,脸色深沉的走向院子中央的弘历。弘历此刻有些懵了,他没想到,自己一时贪玩差点酿成大祸,看到走近自己的皇阿玛,他缩了缩脖子,闭上眼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待胤祯走近看到他的表情,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四哥这儿子,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殊不知,自己小时候,也是个混世魔王,折磨了一大群可怜的宫女太监。
  
  “弘历好雅兴,竟玩起飞镖 来了?”话语中的严厉又让对方缩了缩脖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叔叔的怒气。
  
  没错,是叔叔。弘历心里清楚,眼前的皇阿玛并非是自己的阿玛,但他也知道,他现在是皇子,而皇阿玛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不管这个胤祯是不是那个胤禛,如今坐在金銮殿上的是眼前的人,也是他的皇阿玛。
  
  他是大清的皇子,未来的皇帝!
  派派 酷 乐 购买
  
  弘历聪明的立马下跪,可怜兮兮的说道:“皇阿玛恕罪,孩儿知错了!”
  
  十三岁的少年,跪在自己的面前,吓得瑟瑟发抖。胤祯看着,内心不忍。他把弘历扶起来,才发现对方的脸一直带着笑意。胤祯忍不住在心底排腹,和他老子一样,都爱装模作样!而站在一边的胤祥,笑着腻宠而无奈!
  
  小小风波,有惊无险。
  
  胤祯督促弘历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又亲自试问了一番。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和四哥一样,不仅聪明,还胸有谋略,的确是明君之选!
  
  胤祯回道寝宫时,已经过了用午膳的时间,他坐在御案上,自行批阅起奏折来。高进欲言又止,然后看向胤祥。胤祥对他微微点头,得到示意的高进立马退下,准备膳食去了。
  
  胤祥走到御案前,右手按下胤祯正看得仔细的折子。胤祯抬眸,满眼不解。胤祥无奈叹息。“刚刚才好的身子,你又想把他搞垮?”
  
  胤祯笑:“我哪有那么虚弱,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怎么说我曾经也是武将,你这样小心翼翼的,弄得我跟女人似的。”
  
  “你不是女人,你是皇帝,稍有差池,朝堂就会混乱,而且你只是肉体,并不是铁打的,国事固然重要,但若是身体垮了,你还怎么守护这片江山?”
  
  胤祯低着头,沉默不语。
  派派酷乐购买
  
  胤祥伸出手,温柔地抚上对方略微苍白的脸:“你这样昼夜拼命,可知道我有多心疼?四哥把江山赠给你,并不希望你把自己累死!”
  
  半响,胤祯抬起头,手里的折子已经被他握出一道褶皱,他眸中含着痛苦:“我害怕,只要我稍微停下,那些大臣就开始逼我选秀,我不想,把那些女人招进宫里无非只是摆设,我不可能去临幸她们,与其浪费别人的生命,不如……”
  
  “不如浪费你的?”
  
  胤祯一怔,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胤祥。胤祥俯□凑近他,一字一句道:“我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十四弟去哪了?不管你选不选秀,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别总想着折磨自己,你才是皇帝,才是大清最高的执权者!没人敢命令你,也没人能操纵你,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其他事,我来解决!”
  
  胤祯依旧有些恍惚,好在没过一会,高进就端上了膳食。
  
  胤祯坐 在桌边,看着琳琅满目的菜式,又看向正微笑着为自己布菜的十三。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多虑,没错,现在他是皇帝,放眼整个天下还有谁敢支配他?
  
  他有没有子嗣根本没关系,这江山未来的主人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吗?那他还在犹豫什么?如果是因为自己的生母德妃,呵,那人现在不已经是整个后宫最高贵的女人了吗?还有什么可求的!
  
  想开了,真心的笑意便不由自主的浮上嘴角。
  
  对面的胤祥有片刻失神,他笑的无奈,身体突然横过桌面,在那人唇上印上一吻。蜻蜓点水般的吻,却用尽了心底所有的感情!
  
  就这样,陪在这个人的身边,每时每刻,直到生命最后的一瞬!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雍正登基后,阿哥们的名字都有改动,但为写的方便,这里的十三,就不改名字了。
希望亲们别介意!
谢谢支持,爱你们!(哎呀,忘了,这是原创,嘿嘿!)

71、番:雍正年间两三事(二) ...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胤祯和胤祥忙里偷闲,两人面对面坐着,神色认真。微风透过敞开的窗户,轻轻地吹在两人的脸上。
  
  初夏,连风里面,都隐约夹杂着青草的芬芳!
  
  胤祯只稍微一愣神,就被对方毫不留情的将军了。胤祯颇为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胤祥嘴角含笑,不发一语。
  
  胤祯舒展一下略微僵硬的身体,静候一边的高进见状,立马迅速的收拾好棋盘。走至窗边的胤祯深呼吸,顿时感觉轻松,他转身,对上正专注盯着自己的胤祥:“难得的空闲,怎么样?去切磋一下?”
  
  胤祥含笑点头。
  派派酷乐购买
  
  两人选择了一处空旷的地方,随行的丫鬟和奴才各有四个,均自觉立于一边,微垂着头。
  
  两人赤手空拳,力道适中。胤祯也没想过要比出胜负,所以与其说是切磋,不如说是胤祥在帮胤祯活动筋骨。
  
  一番打斗下来,两人的额角都有了些细汗,丫鬟适当的送上干净的棉巾。片刻后,胤祯意犹未尽:“再不活动活动,有些东西就真的忘了。”
  
  自从做了皇帝,每日被满桌的奏章折磨的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挥霍。所以难得一次,胤祯觉得特别的舒心。
  
  胤祥微笑摇头,他走过去,将胤祯稍显凌乱的衣领理了理,举止温柔。**的气流在无形的飘荡,丫鬟奴才们各自低着头,似乎完全不在意这已经超出君臣之间的礼节。
  
  “等会李大人要觐见,商讨关于上次大坝修葺的事宜。”胤祥音色微低,透着沉稳:“今夜我会迟些过来,刚府上小厮传话,说是王府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你别弄得太晚,晚膳要记得准时吃。”
  
  “知道了,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胤祯嘴上埋怨,但眼底的欢愉却是瞒不住的。两人又聊了会,便各自散开。胤祥出宫回府,胤祯回寝宫看奏章。
  
  夜色渐渐来临,胤祥处理好府中事宜正准备进宫,谁知刚走到大门就被心腹叫住。眼前憨厚的奴才是跟着自己三年的人,如果不是严重的事情,是不会贸然地拦下自己。
  
  “何事这般惊慌?”
  
  那奴才环顾四周,胤祥见状不再多言,领着心腹进了自己的书房。
  
  而另一边,皇帝的寝宫里,高进的眉头越皱越紧,他站在御案一边,思量着该怎么开口,才能让这位勤勉的皇帝稍微休息一下,顺便用掉晚膳。
  
  高进似乎都能想象的到,和硕怡亲王见到此场景后表情。他缩缩脖子,硬着头皮开口:“皇上,该用膳了。”
  
  “不急不急,等朕看完这本奏折。”
  
  面对不急不躁的胤祯,高进泪流,这句话他今晚已经听了不下五遍了,再继续问下去,保不准被皇帝定一 个啰嗦之罪。
  
  但不得不说,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进在胤祯身上竟渐渐看到主子的影子,特别的眉目,长的极像。但是,毕竟是独一无二,无可代替的。高进摇摇头,下去吩咐宫女重新添一壶新茶,想了又想,又差一名太监去给胤祥传了话。随后才继续站在胤祯身畔,添灯研磨。
  
  戌时刚过,胤祥就踏着步子进来。高进自觉的退下但被胤祥叫住:“高进,叫人送膳食过来。”这语气里竟有难以察觉的冷然和激动,两种极为矛盾的情绪。高进应了一声,悄声退下。
  
  胤祯知道胤祥来了,但是眼睛却没有从折子上移开:“我还以为你会子时才来,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
  
  没有回话声,胤祯正想抬头,手中的折子突然被撤走,随着折子的移开,胤祯看到了胤祥眸子里难得的怒意。他转了下眼珠,笑道。
  
  “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很饿。”
  
  胤祥扶额,对眼前的人总有种无力感。他把桌上的奏章都收拾好,高进的膳食也刚好送上。胤祥拉着胤祯入座,叫住准备离开的高进。
  派派酷乐购买
  
  “高进你留下,其他人都撤了吧。”
  
  奴才宫女不敢逗留,恭敬的退下。高进心下思量,看来是王爷有事情要说。
  
  胤祥先让胤祯吃了点东西,才从衣袖中拿出两封书信,一封给胤祯,另一封递给高进:“你主子给你的。”
  
  简单的一句话,让高进睁大了双眼,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含笑的胤祥,颤抖着手接过信件。他感到惶恐,如此的殊荣,居然,居然……酸涩的感觉让他视线模糊,他强作镇定,奴才要有奴才的规矩,高进不会因为主子对自己的特殊而打破现有的平衡。
  
  他沉默地额首退下。
  
  胤祯也愣住了,他盯着手中的书信,一时间没了反应。胤祥叹息,他就知道会是这样,才让对方在看到信件之前先吃点,不然以对方的性子,肯定会空腹与自己大喝痛喝一顿。
  
  “发什么呆,不拆开看看?”
  
  胤祯看向胤祥,难得的露出紧张:“你事先看了吗?要不你先看,看完了你再告诉我内容!”
  
  胤祥将对方微颤的手握紧,笑的温柔:“别怕,这可是四哥和八哥写回来的信,你不想知道他们离开的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就因为太想知道,所以才害怕!”胤祯另一只手摩擦着信,眼睑微垂:“这五年里,四哥和八哥毫无音讯,我也不敢派人去打听,连梦也没有梦到过。有时候甚至会怀疑,和八哥在一起的日子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呵呵。”胤祯失笑:“我这是怎么了,还是快看看八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吧!”
  
  两人一起拆开信,两张薄纸,却说了很多东西,简洁明了。胤祯看着看着,竟掉下泪来。他用手臂遮住双眼,但颤抖的肩膀还是难掩他此刻的心情。
  
  胤祥将信收好,起身把痛哭的胤祯搂进怀里。
  
  他明白胤祯的心情,因为德妃而对八哥的愧疚,因为那段岁月里,他们几兄弟走到了如此的地步。说不遗憾,那是不可能的。派派酷乐购买
  
  信中渺渺数语,道尽两人这几年的快乐

《我们要幸福番外 by 抽烟的兔子》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我们要幸福番外 by 抽烟的兔子》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