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by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

时间: 2013-03-19 09:12:05

【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by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by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

正文地址:/?/gd/02-29/2582


70、番:雍正年间两三事(一) ...
  
  胤祯依照康熙的遗嘱,密立弘历为皇太子。但是朝臣都是精明的人,即便不对外宣称,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们皆是心知肚明。
  
  三年来,雍正勤政爱民,事事亲力亲为,颇得好评。
  
  年华盛世,寂静安好。
  
  晨曦,一缕微光撒入寝宫。高进悄声推门进来,闻声,斜靠在床头的男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高进了然,沉默额首悄然退下,顺手带上门。
  
  三年前,主子随着心中所属,走的毫不犹豫。这江山在他眼里,居然真的比不上曾经深深伤害过他的那个人。
  
  情爱,真的容易让人失去理智。
  
  高进又回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离开。他现在需要做的,是通知朝臣,皇上病重,今日不早朝。
  
  偌大的寝宫内,胤祥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神色隐隐不忍。连续熬夜,又不注意休息,最后终于逃不过体力不支,发起烧来。
  
  这人,怎么越来越不会照顾自己了呢?
  
  胤祯脸色有些苍白,浓眉微皱,似是很难受。胤祥凑近,低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胤祯的睫毛颤了一下,随后眼帘睁开,他茫然了一会才对上胤祥隐含担忧的眸子,张口,音色沙哑:“渴了。”
  
  “你等会,我这就去倒水。”
  
  胤祥下床走到桌边,摸了摸桌上的茶壶,是凉的。他蹙眉,对门外叫了一声,随即一个小太监推门进来。
  
  对不该出现在皇帝寝宫的和硕怡亲王,他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他只是垂着脑袋,听从吩咐。
  
  “换壶热茶过来。”
  
  话语简单明了,小太监退下,没一会,一壶新茶就端了上来。
  
  胤祥扶着虚弱的胤祯喝完一杯热茶,然后命宫女送进来洗漱用具,亲自服侍高高在上的皇帝。
  
  挥退宫女奴才,胤祯笑的虚弱:“只是小风寒,不用太担心。”
  
  身边的男人脸色突然沉了下去,他面无表情把胤祯扶好躺下,道了句‘好好休息’,就转身出了寝宫。
  
  他不仅是和硕怡亲王,还是议政大臣,皇上病重,朝中的要事和琐事自然需要他去打理解决。胤祯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微微失神。
  
  毕竟胤祯年轻,风寒再严重,经过太医们的细心他调理,不出三天,精神已好了大半。今日早朝,群臣微微看了几眼沉默的和硕怡亲王,才下定决定向皇帝提出选秀的提议。胤祯只沉默了顷刻,就回避了话题。
  
  群臣心照不宣,闭口不再多言。
  
  退朝后,胤祥陪着胤祯漫步在御花园中。春风吹在脸上,带着温热,极为舒服。御花园内,百花开的鲜艳,连空气中都隐隐飘散着淡淡的花香。
  
  “弘历最近的功课学的怎么样了 ?是不是又偷懒了?”漫步的胤祯随意问了一句,身边的胤祥回道。
  
  “弘历聪明伶俐,一点即通。”
  
  胤祯摇头,有些无奈:“连你也要糊弄我吗?弘历什么性子我又不是不了解,他会乖乖的坐下看书就奇怪了,只盼他别又捅出篓子就好!”
  
  在胤祥的面前,胤祯从不自称‘朕’,在他心里,眼前的人并不是自己的臣子,而是他的十三哥,也是他想厮守一生的人!
  
  在胤祥的面前,他也不过只是他的十四弟!仅此而已!
  
  “既然十四弟都知道,又何必多问。”胤祥的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看着脸色恢复正常的胤祯,终于放下悬着已久的心。“呵呵,如果十四弟不放心,不如去巡查一番,也好知道弘历是不是在认真读书。” [由118帝118Di.COm整理]
  
  同时,在胤祯的面前,只要身边没有大臣,胤祥也只会称呼胤祯为‘十四弟’。带在身边的近侍都是自己的心腹,他并不担心会有什么传言。
  
  “好提议,这就去。”
  
  于是两人兴致勃勃的朝弘历的住所去了。
  
  毓庆宫,胤礽曾住的地方。把弘历安置在毓庆宫,其心路人皆知,宫里的人看在眼里,自然不敢懈怠这位未来的继承人。
  
  而此时此刻,弘历的确待在毓庆宫里,但并非看书,而是拉着一众太监,练习射飞镖。他前天从一个小太监的口中得悉民间有一种游戏叫‘闭眼飞镖’,是说闭着眼睛,也能将原定的目标分毫不差的射中。
  
  弘历看书看得烦闷了,突然想到这个,当即就拉着内侍练习。那一群小太监吓得手脚冰冷,小祖宗一时兴起,倒霉的可是他们啊!
  
  这要是被扎进哪里,还不疼上一阵子,要是一个不幸,这条微不足道的小命恐怕就要交代了!
  
  因为是秘密探访,胤祯并没有让奴才通派派 酷 乐 购买报,和胤祥并肩进了毓庆宫,谁知刚踏进院子,一道寒光就朝胤祯的门面飞来。
  
  四周惊呼声响起。
  
  千钧一发之际,身子忽然往旁边一带,胤祯安然无恙的被胤祥护在怀里,也成功躲过横空飞来的一记飞镖。随行的太监们惊慌失措,忙叫‘有刺客,有刺客’,不一会御林军就奔了过来。
  
  胤祯微微皱眉,挥散了御林军,捡起地上的银白的飞镖,脸色深沉的走向院子中央的弘历。弘历此刻有些懵了,他没想到,自己一时贪玩差点酿成大祸,看到走近自己的皇阿玛,他缩了缩脖子,闭上眼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待胤祯走近看到他的表情,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四哥这儿子,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呢!殊不知,自己小时候,也是个混世魔王,折磨了一大群可怜的宫女太监。
  
  “弘历好雅兴,竟玩起飞镖 来了?”话语中的严厉又让对方缩了缩脖子,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化解叔叔的怒气。
  
  没错,是叔叔。弘历心里清楚,眼前的皇阿玛并非是自己的阿玛,但他也知道,他现在是皇子,而皇阿玛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不管这个胤祯是不是那个胤禛,如今坐在金銮殿上的是眼前的人,也是他的皇阿玛。
  
  他是大清的皇子,未来的皇帝!
  派派 酷 乐 购买
  
  弘历聪明的立马下跪,可怜兮兮的说道:“皇阿玛恕罪,孩儿知错了!”
  
  十三岁的少年,跪在自己的面前,吓得瑟瑟发抖。胤祯看着,内心不忍。他把弘历扶起来,才发现对方的脸一直带着笑意。胤祯忍不住在心底排腹,和他老子一样,都爱装模作样!而站在一边的胤祥,笑着腻宠而无奈!
  
  小小风波,有惊无险。
  
  胤祯督促弘历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又亲自试问了一番。不得不承认,这孩子和四哥一样,不仅聪明,还胸有谋略,的确是明君之选!
  
  胤祯回道寝宫时,已经过了用午膳的时间,他坐在御案上,自行批阅起奏折来。高进欲言又止,然后看向胤祥。胤祥对他微微点头,得到示意的高进立马退下,准备膳食去了。
  
  胤祥走到御案前,右手按下胤祯正看得仔细的折子。胤祯抬眸,满眼不解。胤祥无奈叹息。“刚刚才好的身子,你又想把他搞垮?”
  
  胤祯笑:“我哪有那么虚弱,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怎么说我曾经也是武将,你这样小心翼翼的,弄得我跟女人似的。”
  
  “你不是女人,你是皇帝,稍有差池,朝堂就会混乱,而且你只是肉体,并不是铁打的,国事固然重要,但若是身体垮了,你还怎么守护这片江山?”
  
  胤祯低着头,沉默不语。
  派派酷乐购买
  
  胤祥伸出手,温柔地抚上对方略微苍白的脸:“你这样昼夜拼命,可知道我有多心疼?四哥把江山赠给你,并不希望你把自己累死!”
  
  半响,胤祯抬起头,手里的折子已经被他握出一道褶皱,他眸中含着痛苦:“我害怕,只要我稍微停下,那些大臣就开始逼我选秀,我不想,把那些女人招进宫里无非只是摆设,我不可能去临幸她们,与其浪费别人的生命,不如……”
  
  “不如浪费你的?”
  
  胤祯一怔,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胤祥。胤祥俯□凑近他,一字一句道:“我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十四弟去哪了?不管你选不选秀,我都会陪在你身边!别总想着折磨自己,你才是皇帝,才是大清最高的执权者!没人敢命令你,也没人能操纵你,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其他事,我来解决!”
  
  胤祯依旧有些恍惚,好在没过一会,高进就端上了膳食。
  
  胤祯坐 在桌边,看着琳琅满目的菜式,又看向正微笑着为自己布菜的十三。突然觉得自己太过多虑,没错,现在他是皇帝,放眼整个天下还有谁敢支配他?
  
  他有没有子嗣根本没关系,这江山未来的主人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吗?那他还在犹豫什么?如果是因为自己的生母德妃,呵,那人现在不已经是整个后宫最高贵的女人了吗?还有什么可求的!
  
  想开了,真心的笑意便不由自主的浮上嘴角。
  
  对面的胤祥有片刻失神,他笑的无奈,身体突然横过桌面,在那人唇上印上一吻。蜻蜓点水般的吻,却用尽了心底所有的感情!
  
  就这样,陪在这个人的身边,每时每刻,直到生命最后的一瞬!
  
  
作者有话要说:我知道雍正登基后,阿哥们的名字都有改动,但为写的方便,这里的十三,就不改名字了。
希望亲们别介意!
谢谢支持,爱你们!(哎呀,忘了,这是原创,嘿嘿!)

71、番:雍正年间两三事(二) ...
  
  午后的阳光很温暖,胤祯和胤祥忙里偷闲,两人面对面坐着,神色认真。微风透过敞开的窗户,轻轻地吹在两人的脸上。
  
  初夏,连风里面,都隐约夹杂着青草的芬芳!
  
  胤祯只稍微一愣神,就被对方毫不留情的将军了。胤祯颇为不甘,但也无可奈何。胤祥嘴角含笑,不发一语。
  
  胤祯舒展一下略微僵硬的身体,静候一边的高进见状,立马迅速的收拾好棋盘。走至窗边的胤祯深呼吸,顿时感觉轻松,他转身,对上正专注盯着自己的胤祥:“难得的空闲,怎么样?去切磋一下?”
  
  胤祥含笑点头。
  派派酷乐购买
  
  两人选择了一处空旷的地方,随行的丫鬟和奴才各有四个,均自觉立于一边,微垂着头。
  
  两人赤手空拳,力道适中。胤祯也没想过要比出胜负,所以与其说是切磋,不如说是胤祥在帮胤祯活动筋骨。
  
  一番打斗下来,两人的额角都有了些细汗,丫鬟适当的送上干净的棉巾。片刻后,胤祯意犹未尽:“再不活动活动,有些东西就真的忘了。”
  
  自从做了皇帝,每日被满桌的奏章折磨的根本没有力气再去挥霍。所以难得一次,胤祯觉得特别的舒心。
  
  胤祥微笑摇头,他走过去,将胤祯稍显凌乱的衣领理了理,举止温柔。**的气流在无形的飘荡,丫鬟奴才们各自低着头,似乎完全不在意这已经超出君臣之间的礼节。
  
  “等会李大人要觐见,商讨关于上次大坝修葺的事宜。”胤祥音色微低,透着沉稳:“今夜我会迟些过来,刚府上小厮传话,说是王府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你别弄得太晚,晚膳要记得准时吃。”
  
  “知道了,真是越来越啰嗦了。”
  
  胤祯嘴上埋怨,但眼底的欢愉却是瞒不住的。两人又聊了会,便各自散开。胤祥出宫回府,胤祯回寝宫看奏章。
  
  夜色渐渐来临,胤祥处理好府中事宜正准备进宫,谁知刚走到大门就被心腹叫住。眼前憨厚的奴才是跟着自己三年的人,如果不是严重的事情,是不会贸然地拦下自己。
  
  “何事这般惊慌?”
  
  那奴才环顾四周,胤祥见状不再多言,领着心腹进了自己的书房。
  
  而另一边,皇帝的寝宫里,高进的眉头越皱越紧,他站在御案一边,思量着该怎么开口,才能让这位勤勉的皇帝稍微休息一下,顺便用掉晚膳。
  
  高进似乎都能想象的到,和硕怡亲王见到此场景后表情。他缩缩脖子,硬着头皮开口:“皇上,该用膳了。”
  
  “不急不急,等朕看完这本奏折。”
  
  面对不急不躁的胤祯,高进泪流,这句话他今晚已经听了不下五遍了,再继续问下去,保不准被皇帝定一 个啰嗦之罪。
  
  但不得不说,随着时间的推移,高进在胤祯身上竟渐渐看到主子的影子,特别的眉目,长的极像。但是,毕竟是独一无二,无可代替的。高进摇摇头,下去吩咐宫女重新添一壶新茶,想了又想,又差一名太监去给胤祥传了话。随后才继续站在胤祯身畔,添灯研磨。
  
  戌时刚过,胤祥就踏着步子进来。高进自觉的退下但被胤祥叫住:“高进,叫人送膳食过来。”这语气里竟有难以察觉的冷然和激动,两种极为矛盾的情绪。高进应了一声,悄声退下。
  
  胤祯知道胤祥来了,但是眼睛却没有从折子上移开:“我还以为你会子时才来,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
  
  没有回话声,胤祯正想抬头,手中的折子突然被撤走,随着折子的移开,胤祯看到了胤祥眸子里难得的怒意。他转了下眼珠,笑道。
  
  “其实我现在也不是很饿。”
  
  胤祥扶额,对眼前的人总有种无力感。他把桌上的奏章都收拾好,高进的膳食也刚好送上。胤祥拉着胤祯入座,叫住准备离开的高进。
  派派酷乐购买
  
  “高进你留下,其他人都撤了吧。”
  
  奴才宫女不敢逗留,恭敬的退下。高进心下思量,看来是王爷有事情要说。
  
  胤祥先让胤祯吃了点东西,才从衣袖中拿出两封书信,一封给胤祯,另一封递给高进:“你主子给你的。”
  
  简单的一句话,让高进睁大了双眼,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含笑的胤祥,颤抖着手接过信件。他感到惶恐,如此的殊荣,居然,居然……酸涩的感觉让他视线模糊,他强作镇定,奴才要有奴才的规矩,高进不会因为主子对自己的特殊而打破现有的平衡。
  
  他沉默地额首退下。
  
  胤祯也愣住了,他盯着手中的书信,一时间没了反应。胤祥叹息,他就知道会是这样,才让对方在看到信件之前先吃点,不然以对方的性子,肯定会空腹与自己大喝痛喝一顿。
  
  “发什么呆,不拆开看看?”
  
  胤祯看向胤祥,难得的露出紧张:“你事先看了吗?要不你先看,看完了你再告诉我内容!”
  
  胤祥将对方微颤的手握紧,笑的温柔:“别怕,这可是四哥和八哥写回来的信,你不想知道他们离开的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就因为太想知道,所以才害怕!”胤祯另一只手摩擦着信,眼睑微垂:“这五年里,四哥和八哥毫无音讯,我也不敢派人去打听,连梦也没有梦到过。有时候甚至会怀疑,和八哥在一起的日子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呵呵。”胤祯失笑:“我这是怎么了,还是快看看八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吧!”
  
  两人一起拆开信,两张薄纸,却说了很多东西,简洁明了。胤祯看着看着,竟掉下泪来。他用手臂遮住双眼,但颤抖的肩膀还是难掩他此刻的心情。
  
  胤祥将信收好,起身把痛哭的胤祯搂进怀里。
  
  他明白胤祯的心情,因为德妃而对八哥的愧疚,因为那段岁月里,他们几兄弟走到了如此的地步。说不遗憾,那是不可能的。派派酷乐购买
  
  信中渺渺数语,道尽两人这几年的快乐。他们相携游遍了整个山河,赏遍了美景。途中乐趣极多,只可惜书信能表达毕竟不全面,但哪怕只有这些,胤祯也能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他们的潇洒自在,相濡以沫。
  
  八哥和四哥,应该要得到幸福的!
  
  信中还提到了九哥和十哥,想不到九哥竟成了商人,不仅在当地极有威望,甚至几年下来,财富已达到富可敌国的地步。

【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by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本页完)

《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by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上一篇

东方不败之总管番外 by 两只流浪猫--预览

正文地址:/?/tr/02-22/1883


61、葵花向阳

葵花,性喜温暖,耐旱。

无名高手一手挽袖,一手执笔,看着窗外的璀璨温暖的阳光,提笔在一本小册子上写下《葵花宝典》四字。

只要心中有向往,总有一天会迎到阳光……

“你在写什么!”因为某些原因,最近越发火爆的某人夹着重重的怨气走过来,扫了一眼封面,用冷冰冰的的声音念到……“葵花宝典……”

“哼!”来人怒不可抑的一掌呼过去,道:“朕都这样了!你还有心情养花养草!朕要斩了你这个恶奴!!”

“皇上,保重龙体啊!”无名高手瞬间弯腰弓背,熟练的扶着大发雷霆的主子,低声软语道:“皇上,您先站稳了再打奴才……要不奴才给您找个棍子……别打疼了手……”

“你……你……”皇上大人抚着胸口,挺着肚子,气的说不出话来,顺手拿过桌上的册子砸过去“你给我滚!”

册子掉到地上,书页翻开,里边竟是两个男子交合的图片……

皇上大人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随即目光森冷的瞪过去。

无名高手心里咯噔了一下……忙捡起书解释道:“皇上,您别气,你真的误会了,这个是武功秘籍……真的是武功秘籍啊……”

皇上大人面无表情的接过书,翻了几页,除去最后两页有几张不堪入目的图,前边到真的是武功秘籍,神色这才缓和了些……可看最后几张图还是不顺眼的很,随手扯了下来,两下撕成碎片……碎成一地的图片上隐隐能看到一句话——雨露灌溉,神功大成。脱胎换骨,珠胎暗结。

无名高手肉疼的看着,却不敢阻止……

皇上大人这才舒服了些,冷哼一声问:“这是什么淫邪秘籍,怎么会有这种恶心的图片?”

“这个……就是奴才自创的武功啊……”无名高手心疼道:“要不是有它,奴才怎么能和皇上有了爱情的结晶呢……”??什么?原来这就是朕悲催命运的罪魁祸首!!皇上大人死死的盯着手里的册子,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把它撕成粉末……只是刚一用力,肚子就传来一阵剧痛……手中的册子掉落在地上……

“皇上,您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无名高手冲过去抱着皇上大人。

“册子……给朕……撕……撕了!”怨念的皇上大人吃力道。

“您身体要紧,那个回头再说……”无名高手抱着皇上大人冲了出去……

……

四个时辰之后……

皇帝大人顺利产下一名男婴……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是:“你去给朕把那个东西烧了!”

想了想又厉声吩咐一旁的太监道:“小德子,你去跟着他,一定要看着他把那本东西给朕烧了!”

无名高手无奈的领着小太监出去,奉旨烧书。

片刻后,两人一左一右蹲在屋里。

面前摆着火折子一个,书一本。

无名高手不舍的抹了抹书皮,闭了闭眼睛,站起来道:“烧书的事就交给你了……”

小德子瞧了无名高手两眼,好奇的问:“陈公公,这个是什么啊?怎么皇上非要烧了它?”

“这是本能让太监生孩子的奇书啊……”无名高手叹了口气,决绝的转身离开……

生孩子?小太监手顿了顿,左右看看,把册子塞裤腰带里了……

……

N年后,小太监弥留之际,哆哆嗦嗦的从枕头地下掏出一本书递给儿子,道:“儿子啊,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娘是谁吗?你娘其实就是……你王叔叔啊,如今爹也要随着你王叔去了。这是本书就留给你吧……这可是本能让男人生儿子的奇书啊……但是,只有太监能练……”

小太监说完最后一句话,就断气了……

小太监的儿子摸了摸裤裆……条件不符合啊,他有小鸟……

于是在书中第一页写下修炼条件:“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然后继续塞到衣柜里压箱底了……

……

又过了若干年……

小太监的儿子因为生的清秀,被某个大魔头XXOO了一百遍。

他决定要报复……要狠狠的报复……

报复的方法就是让大魔头给他生儿子!

小太监的儿子到底成功了没有,没人知道……

只是那本奇书葵花宝典成了日月神教教主必学的镇教之宝!

……

又是N年后的某一天,任我行在自己房间里,将从暗格中拿出来的《葵花宝典》递给一个样貌绝美的少年,拍着他的肩膀道:“……这本《葵花宝典》是我魔教历代教主必学秘籍,如今本座有了《吸星大法》,索性就将这本秘籍传与你吧……”

之后的某一天,少年翻开秘籍……只见第一页写着八个大字“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一刀下去,这世间上多了一个强受——东方不败!

又过了两年,东方不败遇见了齐白……就好像干枯的植物碰上了水壶。

虽然水壶小了点,好在够勤劳……虽说不能管饱,却每日都有雨露……

话说量变到了极致,总能引发质变……

于是,某一日。

齐小白又喘着气道:“我……我不行了……”

然后拱进被窝里死都不动一下。

教主大人无奈的坐床上打坐,却觉得今天的身体……异常的火热……

体内仿佛有一团火越烧越旺,最后沿着四经八脉飞快的游走。

不是走火入魔了吧?教主大人心里一惊,却怎么也停不下来。

只觉得体内那团火仿佛把他整个人焚烧过一遍似得……无一处不疼……

教主大人难得的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教主大人再醒来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他疑惑的朝四周看看,还是在卧室里,齐小猪在他旁边睡的昏天暗地的……暗自调息一番,却发现体内内力充盈,没有丝毫中毒或者走火入魔的迹象……唯一不对劲的地方就是浑身浑身粘腻腻的……

教主大人皱了皱眉,命人备水,沐浴。

……

浴池的水很轻……薄雾袅袅,却不阻隔视线……

教主大人瞪着眼睛,看着池水里,自己两腿间那个似曾相识,却又很久不见的部位……

手有些发抖的伸过去……摸了摸……

手感很实在……

但是……是做梦吧?

曾经空欢喜过一次的教主大人抹了抹脸,擦擦身体……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很久不见的小东方……毅然决然的上床,睡觉!

他一向是个务实又理智的人,这种虚幻的梦虽然美好,到底不是真的,只是徒增失落罢了……倒不如早点醒来的好……

……

所以,中午,太阳已经照屁股的时候,齐小猪揉揉眼睛从被窝里坐起来,却发现教主大人居然还没起床……

……是我起的太早了吗?齐白看看窗户外头的大太阳,有看看闭着眼睛端端正正躺着的教主大人……迷惑了……

却看见教主大人一脸纠结的睁开了眼睛,道:“你睡醒了吗?”

齐白愣愣的点头……

却听教主大人又问:“你确定你现在是醒着的吗?”

齐白挠了挠头,迟疑道:“本来挺确定的,现在又不太确定了……”

“那我们就来试试吧……”教主大人猛地扑过来,说了如是的梦话。

“嗷——疼疼疼疼疼——”片刻后,齐小白嚎出了如是的梦话……

……

等到天蒙蒙黑的时候,齐白的嗓子已经喊哑了……只能咬着被角断断续续抽泣道:“不能试了……再试就弄死我了……”

已经化身为兽的教主大人瞧了瞧已经凄惨兮兮的齐白……颇为不舍的直起身……就算是梦里,也舍不得将自家兔子欺负的太狠……不过,这梦也太长了吧……

齐白委屈的摸了摸疼的麻木了的屁股……心里也嘀咕……这梦也太长了吧……而且也太疼了吧……

……这真的是梦吗?

齐白和教主大人对视了一眼……

齐白突然有很不妙的预感……

不会吧……生出小JJ什么的,那可是九天神雷啊……这样的剧情太狗血了……不会这么玩我吧?

齐白正崩溃着,就听教主大人语气很飘忽的道:“你说做梦的时候,会不会觉得饿啊?”

齐白张张嘴,肚子很应景的附和道:“咕~”

……

吃完饭,齐白趴在床上装死,教主大人决定出来考察考察。

外边已经是晚上,星光闪烁……

教主大人勾勾手指头,叫出来一个侍卫,眯着眼睛问:“你现在清醒吗?”

清醒?……难道是刚刚做错了什么?

侍卫大惊,忙跪下道:“属下知错,求教主恕罪……”

东方不败挑挑眉,问道:“你做错什么了?”

侍卫支支吾吾了半天,哭丧着脸道:“属下不知道……求教主恕罪……”

“……”

教主大人揉揉额头,道:“你只要跟本座说你现在是不是清醒的就好。”

侍卫偷眼看看东方不败,心说难道是教主有重要的事吩咐,所以才这样问?

不过……教主站在跟前,他敢不清醒么……侍卫忙道:“清醒,非常清醒,教主要是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那你记住了,你现在非常清醒……要是本座发现你骗了本座……”教主大人危险的眯了眯眼睛,吓得侍卫一个哆嗦,忙道:“不敢……不敢……”

教主大人满意的踱着步子回去了,更衣的时候还专门看了一眼……小东方还在……

……

如是过了三四日……

教主大人总算能够确定,自己的小东方是真的长出来了……

教主大人抹了一把辛酸泪,心说以后总算能吃饱了……

齐白悲催了……

“我要跟你分手……”齐白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哭道,“再这样下去我非被你弄死不可……我要分手……”

“乖……听话……”

……

如是又过了三四个月……

教主大人把齐小白吃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心满意足的搂着齐白道:“……是不是越做越舒服了,你看,你都胖了好多……”

“靠……”齐白哆嗦着腿,把教主大人踹到一边,转身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有点纳闷的想:“好像……真的胖了……”

……

如是又过了两个月……

教主大人看着齐白越来越大的肚子,忧心忡忡的请了个大夫……

大夫把了半天的脉,沉吟道:“……有喜了!”

“什么?!”齐白道。

“什么~”教主大人道。

“我不要生……”齐白凌乱了。

“儿子~”教主大人也凌乱了。

……

孩子最终还是生了下来……

是个很可爱的男孩。

教主大人抱着儿子,眼睛有些湿润道:“……齐白,你想要什么?你想要什么本座都给你!”

齐白看了教主大人一眼,坚定道:“我也要学葵花宝典!”

只要心中有向往,总有一天会迎到阳光……

只要意志够坚定,总有一天也让你给我生儿子!

教主大人:“……”


2012年3月20日感谢派派会员 yunxu88688 补齐3番外


62、番外二:合欢门(上) ...
  由于齐白的非暴力不合作态度,再加上教主大人无奈的纵容,四川之行变得异常的缓慢……
  
  花了一个多月,也不过走了一半的路程。
  
  某个晚上,就在教主大人望着四川的方向摇头兴叹的时候……
  
  忠叔一脸纠结的蹭了过来,吞吞吐吐道:“教主,我们还是别去四川了……”
  
  齐白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难道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抗争,终于唤起了忠叔的良知么……
  
  齐白感动的握紧了忠叔的手,扭头对教主大人瞪眼睛道:“……看吧看吧,连忠叔都看不过眼了,你真该好好反省一下!”
  
  “像我这样有理想有抱负的有志青年怎么能学那种丢人邪门功夫呢!要学也该学九阴真经、九阳真经……那类的绝学!”齐白傲娇的抬了抬下巴道“你现在如果反省的话,我可以考虑原谅你!”
  
  忠叔默默的拽开齐白的手,朝远离齐白的方向蹭了蹭。
  
  教主大人伸手把自己兔子拽过来,在怀里按老实了,才抬头问忠叔道:“怎么回事?”
  
  “……属下……昨天晚上接到一个消息……”忠叔抹了抹汗,有点难以启齿的道:“听……听说合欢门的功夫……好像很邪门……能把人那里给弄没了……”
  
  “?”教主大人不解的挑挑眉。
  
  忠叔咬了咬牙,干脆道:“四川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说合欢门的门主朱寻欢前一段时间和四川唐门的七公子关系密切……结果后来……那个七公子突然不对劲儿了……家里的妾侍全打发了……居然跟身边的侍卫搞上了……据说……还是在下边的那个……听说……是JJ没了……”
  
  “现在江湖上都传说朱寻欢的功夫,能把男人那里给吸没了……四川唐门的已经放话要抓朱寻欢回去抵命了……听说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吸没了?”教主大人怔了怔神……迷茫的道:“那……到底吸到哪里去了?”
  
  根据食疗的常识,一般应该是吃哪补哪……要是真的吸身体里一个JJ,那究竟会再长一个JJ,还是把原来的JJ变得更大……
  
  教主大人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瞄了瞄齐小白的屁股……

《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by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本站提供《重生之爱新觉罗番外 by 花过谢桥(穿越为胤禩)》小说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